第十章

    这些日子的梦很乱,一团糟,白马王子、梦中情人不再出现,梦中总是些平凡男人。

    看样子她只能嫁个平凡的丈夫,好象宜玲说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通常都是,美女嫁丑夫,俊男配丑妇,那就认命吧!

    这天,杜贝宁吃过晚饭提议去游车河,蔚甄要买点心回家给温妈妈消夜。

    杜贝宁拿着一盒点心,轻拥蔚甄纤腰,走出车厢。

    温家的铁闸外,竟然站着个叶天朗。

    “你答应过不把我的电话和地址告诉他。”蔚甄不悦地盯了杜贝宁一眼。

    “我没有!”杜贝宁看见叶天朗也吓了一跳,这是个强敌:“他怎样逼我我都不会泄露半句。”

    “真讨厌!”

    “我们怎办?”

    “别管他,妈在等我们。”

    “他守住大门口。”

    “你过去请他让开,如果他不合作,我们就通知护卫员。”

    杜贝宁听命上前:“天朗……”

    “你还胆敢走到我的面前?”叶天朗凶巴巴的:“真亏你还是我的老同学、好知己,你竟然横刀夺爱,勾引我的未婚妻。”

    “蔚甄从来没有和你订过婚,她不是你的未婚妻。”杜贝宁的声音放低,好象有点怕他:“而且你们已经分手。”

    “我和甄甄之间是有点小误会,暂时分开,但是我也曾告诉你,我对甄甄念念不忘,我一直寻访她,因为除了她我不会再爱别人。怎样?杜贝宁,你不要告诉甄甄我从没说过。”

    “这,这……”他支吾,怯懦地。

    “怎样?”叶天朗一手揪住杜贝宁的胸口衣服,咆吼:“对甄甄说,你一直知道我爱她。”

    “你别乱来,放开我,有事慢慢说。”他一副可怜相,好象狮子爪下的老鼠,蔚甄在翻白眼。

    “不行,你不说我不放过你……”

    可能声音大,温家的大门打开,一看是杜贝宁又马上打开铁闸。

    “发生了什幺事?”温妈妈和菲佣都一起走出来。

    温妈妈立即被叶天朗的相貌仪表所吸引,哗!这美男子是谁?比明星还好看呢!

    这儿是一梯两伙,声音吵了邻居,蔚甄听见开门声,首先一个箭步走进屋去。

    “你们两位先进来,”温妈妈推他们进去:“别在外面胡闹,惹人笑话。”

    一进屋,天朗便恭恭敬敬地向温妈妈鞠躬:“温伯母,真对不起,把你吵醒。”

    蔚甄没好气地扔下手袋坐下来。

    两个大男孩,站在温妈妈的面前。

    温妈妈打量着叶天朗,愈看愈喜欢,柔声问:“你是哪一位?”

    “伯母,我叫叶天朗,是甄甄的第一个男朋友。”

    “你就是叶天朗?啊!叶先生,”温妈妈兴奋莫名:“玛利亚,你还不去倒茶?”

    菲佣刚要进去,蔚甄叫住她:“不必了,两位先生赶时间马上要走。晚了,你去休息吧!”

    “你们两个怎会惹蔚甄生气?”温妈妈轻声问,无限怜惜。

    “温伯母,我和蔚甄回来给伯母送消夜,叶天朗早在门口,一看见我不由分说,又骂又要打。”杜贝宁向温妈妈诉苦。

    “你一表斯文,人才出众。”温妈妈声更低,并无怪责之意:“你为什幺要骂人,还要动手不可?”

    “温伯母,我没有打他,只想吓吓他罢了。伯母,你来评评理,看他该不该骂。”叶天朗绝不肯吃亏:“他既是我的老同学,又是好朋友,我和甄甄要好的时候,他还祝福过我们。我和甄甄有点误会,分开一下,他竟乘虚而入,背着我拼命追求甄甄,完全不顾朋友道义。”

    “贝宁,你是这样对好朋友吗?”

    “温伯母,我……”杜贝宁闪闪缩缩,支支吾吾。

    “嘿!”蔚甄忍无可忍,走过去指着他们:“你们两位少爷都给我请。”

    “蔚甄,不要这样对朋友。”温妈妈说。

    “什幺朋友?他们一只是兀鹰,一只是缩头龟,都不是人。”蔚甄面孔一板:“我开了门,你两个马上走,否则我报警!”

    “甄甄!”叶天朗焦急了:“我还没有机会跟你说话呢,我有很多心事要向你倾诉。”

    “好!等警察来了,你向他们倾诉一个晚上。”蔚甄拿起电话。

    温妈妈连忙过去,半哄半推他们:“别惹火她,等她气平了再来。”

    “杜贝宁,以后你也不用再来了……”叶天朗愤然的。

    温妈妈正在吃水果,菲佣说有一位叶先生要见她,正在门外。

    “叶天朗?”温妈妈马上说:“快请!”

    温妈妈抹过手从饭厅出来,叶天朗已站在客厅里,客厅的茶几上放满礼物。

    温妈妈请他坐下,吩咐玛利亚送上饮品,又薄责他不该送礼。

    “伯母,我是特地来请你再撮合我和甄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伯母说得对,当时我还是个学生,年轻、冲动、不怕死。自从甄甄拒绝我,我才知道自己最爱她,到社会做事后,人也成熟了,发觉以前很荒唐。”

    “你既然诚心改,为什幺不向蔚甄表白?”

    “她根本不给我机会,她在小岛时,我天天给她写信,她从来没有回信,打电话给她,连电话号码也改了,最后一次去小岛,古堡的人说她辞工了,我又没有她家的地址。前些日子,我在咖啡座和她遇上,她竟然说不认识我,有一段时期我真的很绝望,到底还是不死心,便请私家侦探,才知道杜贝宁和她在一起,昨晚我就在门外等他们,伯母。”叶天朗苦苦哀求:“你帮个忙,我看得出甄甄很孝顺你,你的话,她一定会依从。”

    “也不一定。我的女儿心地善良、性情温柔,但她一发脾气,不可收拾,会变得十分倔强,绝不妥协。她去小岛,也是因为生我的气,你应该知道,最近我们母女才和好如初。的确,她对我是愈来愈孝顺,你们的事……但是你……”

    “伯母是不是不喜欢我?我有什幺不好,你教导我,我一定改过。”

    “不!我很喜欢你,一见你就喜欢。”温妈妈咪咪笑:“我真是打从心底里喜欢你,希望你是我的女婿。不过,我怎知你对蔚甄是不是绝对有诚意……”

    “朗,我要借用你的游艇去小岛。”她把冯明珠的信交给叶天朗。

    叶天朗看了信便叫嚷:“你不是听从冯明珠的遗言去嫁顾龄吧?那我怎幺办?他一生只爱你一个,我不是吗?”

    “我心好乱,你不要吵好不好?”

    “我不想吵,但我好害怕,我怕失去你!”叶天朗用手指住信笺:“这个顾龄,我从头一次看见他,心里便有了顾忌,隐约感到他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劲敌。那天我去古堡找你,你竟然把他拉在一起,让他参予我们的事,我就知道他会乘虚而入,勾引你,我想尽办法挽救我们的感情。你狠心逃避,还不是为了他?”

    “你别胡思乱想,那时候,我根本连他的五官也没看清楚。”

    “我才不相信,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们同住一屋,后来又一起去澳洲一个多月,如果你没有和他发生关系,他怎会要和他太太离婚娶你。”

    “你的嘴巴真脏,你以为人人学你那幺下流,后来我和他是谈恋爱,但我们之间是清白的,至于他和太太离婚,是……你不会明白,你根本不会体谅别人,你自私又小器,你对我没信心为什幺要娶我?”蔚甄实在不想跟他吵:“我用你的游艇,尽可能赶回来陪你出席今晚的晚宴。”

    “蔚甄,你和顾龄过去的任何事,我可以原谅你,并且永远不再追究,但是,如今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你不能再去见他,藕断丝连。”叶天朗扳着她双肩,不让她移动。

    “朗,他妻子去世,女儿又被送走,他很孤独、很可怜,那天他来看我,我不知,还说了很多伤害他的话,现在他病了,八九是我害他的。”

    “你去了又能够怎样,你又不是医生,你除了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代替他妻子的地位,你还能做什幺?”

    蔚甄极力压制自己,叶天朗和顾龄不同,他孩子气又蛮横:“我只是去向他道歉,安慰安慰他。我也知道你不放心,陪我一起去,早去早回,好吗?”

    “我不去,我发誓不再踏入古堡。”

    “那我自己去,你通知亚保我用游艇。”

    “你也不准去!”他不放手:“你是我未婚妻,我不准你和旧情人见面。”

    “游艇借不借?”

    “不借!”

    蔚甄真是被他弄火了,伸手去按开了对讲机:“露丝,设法找到吕公子,告诉他我要用他的游艇,我半小时内到游艇俱乐部。”

    “吕公子是谁?”

    “我的众多追求者之一,知道我要结婚仍然和我做朋友。我赶时间,你放开我!”蔚甄推开他,两个人纠缠在一起,蔚甄又气又急,掴了他一个巴掌。

    “你打我?”叶天朗按住脸,自尊心受损:“我爸妈也不敢动我一根汗毛,你竟然为那臭男人打我?”

    “对不起!朗,我回来再向你陪不是。”蔚甄把冯明珠的信放在手袋里。

    “回来!你去见他,我当你偷汉,”他气呼呼:“我会报复,我也会去找女人。”

    “去吧!你不能一生只有一个女人。”蔚甄拉开房门出去。

    “甄甄,那是气话,我除了你谁都不要……”

    古堡里每个人看见蔚甄都好象看见救星,说顾少爷得救了。

    “干妈,他到底患了什幺病?”

    “也没有什幺病,那天少爷去看过你之后,回来告诉我一切都完了。”

    “那天我根本不知道表姐已经去世,说了一些话,令他很难堪。”

    “你一向知道姑爷,不,是少爷,小姐下令不准我们叫姑爷。”芯妈和蔚甄坐下:“少爷绝不会为几句话生气,可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少爷什幺人也没有了,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现在也嫁叶先生,他怎能不绝望?”

    “他回来后拼命喝酒?”

    “没有,我从未见过少爷在家里喝酒。”

    “他不是受了一连串打击自杀吧?”

    “也没有,但是,现在和自杀没有什幺分别。吴医生每天都来看他,说他这样子等于慢性自杀。”

    “他现在怎幺样了?”

    “少爷那天回来,就坐在房间背窗的那张皮椅上,我进去侍候他更衣,他都不动。到今天仍是那套西装、那双袜子,那双皮鞋,他除了上洗手间,连房门都没有踏出一步。”

    “吃饭呢?”

    “他三天没有吃过东西,我一日四顿亲自送上,好话说尽,他好象什幺都没听到,眼睛定定的望着前方,样子好哧人。吴医生来替他打葡萄糖针还得出动阿山……蔚甄,别聊了,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来了,去看少爷,你说什幺,他都会听你的。”

    “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幺,有很多事情我还是弄不清楚,况且,我是来慰问他的,我总得要走。我走了又怎样,我想,以目前的情况看,还是通知顾老太,把他接回澳洲住一段时期,他是个孝顺儿子,为了母亲他一定愿意振作。”

    “顾老太都过世了,送他去澳洲他更加触景情伤。”

    “顾老太……死了,哎!”蔚甄真是被吓了一跳,他们离澳洲时,她老人家还很健壮。

    “看样子,你真是什幺都不知道,还是我向你说个大概。”芯妈叹口气:“你一声不响走了的当天,少爷发了狂的找遍了整个小岛,他不相信你会离开他,如果小姐当时不是警告过我们下人,不得向少爷泄露她来找过,我一定会告诉少爷,你有非走不可的原因,后来我知道你乘船去了市区,便四处打电话找小姐。小姐终于在黄昏后来了,她和少爷在偏厅谈了一个晚上,也不知道小姐对他说了什幺,少爷似乎平静了,他们一同乘飞机去美国,一个星期后回来,原来帮小咪找到学校,再过一个星期他们带小咪去美国,在美国留了半个月,回来后少爷指定我去祖屋侍候他。我发觉小姐整个改变了,她没有再请客,没出国玩,也没乱发脾气,对少爷也温柔体贴了,令我感到很疑惑。”

    “当时你不知道小姐患了绝症?”

    “不知道,不过那段短短的日子实在过得好,虽然少爷仍住在三楼,但是,他每天下了班便回家陪伴小姐。小姐也没有发过脾气,对少爷很尊重,连祖屋都改了‘顾宅’,也不准我们再叫姑爷,以后要以少爷称呼。小姐的改变,不单只少爷得益,连我们下人也过得舒服,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一个月,少爷接到了澳洲长途电话,知道顾老太病发,便马上飞去澳洲。后来知道顾老太过世,我们都为他难过,因为谁都知道少爷是个孝顺儿子。顾老太过世十天左右,一天小姐突然感到很不舒服,吴医生到来便马上送她进医院,第二天少爷就赶回来。小姐进医院后,我去服侍她,见她精神很好,老说少爷又瘦又憔悴,叫我们给他多炖补品,又叮嘱我以后小心侍候少爷……”芯妈说到这里忍不住流下泪水,蔚甄递给她一包纸巾。

    “小姐不准我们通知任何亲人她入院养病,所以,每天只有少爷陪她,我和冯管家每天分班去送食物,有天冯管家回来说小姐已过世,我真的不肯相信,飞车去医院……小姐就这样去世了……少爷办妥了小姐的身后事,依照小姐的遗言,去美国看小咪,回来后,少爷很伤心,因为分开不到两月,小咪竟然认不到少爷。”

    “那间学校不适合小咪?”

    “不是,”芯妈抹抹鼻子:“少爷说小咪开心又健康,还有许多小朋友,学校是找对了。但小咪只让少爷抱了一下便跑着玩她的,少爷等了半天就是看着她玩,她完全是当少爷是陌生人,他怎能不伤心?我受小姐临终前所托,好好侍候少爷,便一直跟随他。少爷对我说,他最心痛母亲去世了,小姐死了,连女儿也不要他,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当时我提醒他,他还有你,他听了眼睛闪亮,说着就要去找你,他说对小姐的责任已尽,可以和你结婚。我就对他说,你这样子又瘦又颓,怎能去见蔚甄,于是我和少爷搬回古堡来,少爷积极调养好身体,便打电话给丽珊表小姐要你的地址,谁知表小姐出门去了,我们心急了一整天,我终于记起你曾寄过信给我,其中一封有地址……那天少爷出门时,还开开心心,我便把小姐来见你的事告诉少爷,叫他千万要解释清楚,我芯妈可以做证。少爷听了最初是愕然,原来小姐那晚来和少爷谈通宵,是向少爷保证,她会用尽办法,待她去世后要你回到少爷身边,但没提来过古堡。不过少爷终于很有把握说:‘小甄最明白我,她绝对不会相信明珠的话,我对小甄有信心,她知道我因为明珠患绝症而不能和她离婚,她还会称赞我有人情味、有同情心。’他还带了顾老太给你的遗物出门,谁知道他回来……就呆了……”

    蔚甄替顾龄盖好被,拉把椅子坐在床边。

    “小甄,”顾龄伸出手:“你要三思,不要为了我牺牲幸福,我始终觉得你和叶天朗最相配。”

    “和谁最相配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终身幸福的事,由我自己去决定好吗?”蔚甄把他的手放回被内:“快睡吧!”

    “我担心一闭了眼睛便再也看不见你。”他的眼神充满柔情蜜意。

    蔚甄弯身吻他一下:“我保证你一张开眼睛第一个见到的人便是我,你再不睡我可要生气了。”

    顾龄终于安然入睡,他可能放下心头大石,可能吴医生的镇静剂十分有效、更可能他实在太疲倦了。

    蔚甄轻轻拉开椅子拿起顾龄刚脱下来的毛背心,这背心原本是蔚甄为顾龄编织的毛衣,衫身完工只缺少两只袖子。顾龄把它当珍宝,天天穿,天天打理,所以毛衣仍很洁白。

    蔚甄开门出去找毛线,趁着顾龄熟睡,把袖子织上。门一打开,就看见芯妈神色紧张,她慌忙关好房门。

    “叶先生来了大吵大闹,要冲上来,没办法,我只好叫阿山制止他。”

    蔚甄皱皱眉,马上下楼。

    叶天朗一看见她便叫:“你终于肯下来了,你是个有夫之妇的人,竟然和旧情人在房间鬼混了半天。”

    “你嘴巴干-点,”蔚甄请阿山守住楼梯口,怕叶天朗伤害顾龄:“请跟我到偏厅来。”

    “你马上跟我走,我还可以原谅你。”

    蔚甄不理他,往里面走,叶天朗无可奈何地只好跟上去。

    大家坐下来,山嫂送上饮品出去。

    “天朗,我要请求你原谅。”

    “啊!原来你们刚才真做坏事。”

    “我们由开始到今天,没有做过你心中所想的坏事,我道歉是因为我要你取消婚约。”

    “取消婚约?开玩笑,”叶天朗瞪大眼,凶巴巴:“一切都定了,怎能取消?”

    “除了婚纱、首饰,一切都没有开始。喜帖未派,连登记结婚的日期你妈咪都认为下星期三才是吉日,所以现在提出取消并未太迟。”

    “我的兄姐和亲戚呢?”

    “这是面子问题,你可以告诉他们我下流、低贱,配不上你,所以你一脚把我踢走。只要对你有利,任何不利我的借口我都会哑忍,不伤害你的自尊。”

    “但你伤害我的感情。”他激动得不能歇止。

    “你也曾在玻璃屋、在这儿伤害我,我为你伤心了一大段日子。”

    “但我现在已经肯娶你,你还想怎样?”他叫着说。

    “但我已经不想嫁你,缘份错过了,不容易再来。”

    “你要嫁姓顾的?我哪一样比不上他?”叶天朗又拍桌又摇椅,红番一样。

    “你每样都比他好,只是不适合我。”

    “我会适合你,”他突然又压低声音:“你要我做什幺都可以。”

    “朗,你也明白,爱情是不可以勉强的,你也不可能迁就、适应我一生。”

    “你是说,”他始终是那幺冲动,不肯冷静:“你不爱我?”

    “是的!那天在咖啡室再见你,我心里很平静,但前几天顾龄去写字楼见我,我竟然心跳,这证明我还是爱他、在乎他。”

    “既然你如此爱他,为何答应嫁给我?”叶天朗咆吼:“你说!”

    “你应该比我更明白,你不是和我妈约法三章吗?你利用了我们母女之爱。”

    “这样说,”他咬咬下唇倒在椅上,哭了起来:“你根本没有爱过我。”

    “不,不是的,朗,以前我们在一起,我真的很爱你。后来我们分手,我逼自己忘记你,那也不容易。直至我和顾龄堕入情网,我终于完全忘记你,全心全意去爱顾龄。我为你付出过,而且是整体付出,可惜你并不珍惜,大概是有缘无份。”蔚甄过去轻抚他的头发。

    “甄甄!”叶天朗抱住她放声大哭。

    “别这样,你年轻英俊,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你失去我,还有许多许多人疼你、关心你,但顾龄除了我便一无所有,最爱他的母亲死了,妻子去世了,连女儿小咪也失去了。”

    “你可怜他?”

    “有怜、有爱和他对我的信任,这很重要。你对我信心不足,常常疑神疑鬼,我们结了婚,也会闹离婚。”蔚甄托起他的脸为他抹去眼泪:“回去吧!以后遇上个心爱的便马上捉住她,不要放过。这订婚钻戒你带去,留给你将来的未婚妻。”

    他推开她的手,吐口气,站起来:“送给你做结婚礼物。你说得对,纵使我们结了婚,你也不会忘记顾龄,他隔在我们当中,可能成为闹离婚的导火线。”

    “对不起!”她诚恳道歉。

    “没什幺,”他耸耸肩,声音还是哽的:“是我首先放弃。”

    蔚甄送天朗出去,一直目送他的背影,蔚甄知道他真的伤心,但以他逞强的性格和优越的条件,相信不到两个月他便会找到另一个心上人。

    蔚甄打算接温妈妈到古堡,她会喜欢这儿的宁静和清新空气。

    她终于找回昔日留下的白毛线,匆匆赶回顾龄的房间。

    她答应过,永远在他的身边!

    (完)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