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如胶似漆

    田瑛一整天守在花园里。

    若望和史妮手拖着手,在花园的一边走过来。

    不知道他们谈什幺,只见他们有说有笑,态度十分亲热。

    俩人突然停了下来。

    田瑛忙挤过一点儿,因为她听不到他们谈话。

    “你知道不知道我一直在追求你?”史妮-起眼问。

    “我又不是木头人,怎会不知道?”

    “但是,你过去一直对我不好,又是比丝又是晶晶又是依娃,还有马田的妹妹。”

    “大家都是朋友嘛!”

    “田瑛就不是,我发觉你对她很好,你们连衣着也穿情侣装。”

    “别提这个人。”若望一脸孔的不耐烦。

    “上次你说吻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却掴了你一个巴掌,那女孩子是不是田瑛?”

    “我说过不要提她,她无情无义,没有心的!”

    “她也不自量,你爱她她应该感到幸运,这种人难怪你对她生反感。”

    “史妮,求求你不要再说田瑛好不好?我坦白告诉你,我好讨厌她,巴不得她马上离开。”

    “你真的那幺讨厌她?”

    “当然是真的,虽然同一屋子住,我看都没看她。看见她心里就烦,吃饭的胃口也没有。”

    田瑛的眼泪直滚下来。

    “若望,人家不爱你没关系,我爱你不就够了吗?我不会像田瑛那般无情,我是很爱你的,你信不信?”

    “当然相信,现在除了你,没有人再爱我了!”

    “不,不是的!”田瑛低声叫:“我爱你。”

    “我会对你很好、很好,我会把一颗心都给你,我会为你做个贤妻良母!”

    “史妮!”若望拥抱她。

    “若望,你爱不爱我?”

    “当然!”

    “然而,你对我一点表示也没有。”

    “你要我怎样做?”

    “吻我!”史妮仰起脸,闭上眼睛。

    若望狂吻她。

    “不要,”田瑛哭着叫:“不要!”

    “不要、不要……”田瑛叫着,她跳起来,坐在床上,喘着气,一脸的汗与泪水。

    “发噩梦?”好温柔的声音。

    “唔!”她喘着气点头。奇怪,谁在说话?

    她回头一看,竟然是若望,他望着她。

    她的心房卜通狂跳:别是做梦吧?别是发神经跑进若望的房间吧?她看看四周,那是她自己的卧室。

    一定是睡过了头:“对不起!你醒过来我没有侍候你,我睡得一塌糊涂。”

    她正想由床上下地,若望按住她:“你去哪儿?”

    “工作呀!少爷都起床了,做下人的还在睡。你没把我赶走,我还得工作,替你收拾房间。”

    “你知道现在是什幺时候?”

    “中午?啊!可不要是另一个晚上?”

    “同一晚上深夜五点十分!”

    “你这幺早就醒来了?”

    “我根本没有睡过!”若望拿起他那条湿了的白手帕:“你一直发噩梦,一直在哭,在叫!”

    糟糕,田瑛忙问:“我叫什幺?”

    “不,不要……”若望反问:“你梦见什幺?”

    耳根一热,她垂下头:“都忘记了!你在这儿干什幺?还不去睡?”

    “担心你,陪着你!”

    “担心我?”田瑛接过若望送来的纸巾。

    “昨天你倒翻了东西,我看见你面色苍白,看样子你好象生病了,我打发史妮回家,便来看你。刚巧碰见生伯,他把一切都告诉我,我心里很难过。”若望眼眶红红:“我本来想进来跟你好好谈谈,可是你抱住莎莉睡着了,我便坐下来,等你睡醒。”

    “没有什幺好说的,太迟了。”田瑛睡前已想通:“人应该面对现实,我想,我还是要回家。不能逃避一辈子,也不能这样痛苦一辈子。”

    “你一走了之,”若望满眶都是泪水:“不要我了?”

    “你不是有史妮小姐吗?”两只含着泪的眼睛。

    “只要你肯要我,我还是爱你。纵使你有未婚夫!”

    “谁告诉你我有未婚夫?”

    “媚姨日记里写着!”

    “我没有未婚夫,就算有,我爱的也不是他。这些日子我真的想清楚了,我爱的人是……”

    “是谁?”若望握住她的手,迫急地问。

    田瑛的脸又红又肿,她把脸埋在若望的手背上,哽咽着:“你!”

    “我是谁?”

    她很难为情地:“高若望!”

    他把脸贴在她的头发上,那马尾已蓬松:“你一直都说过不能爱我,什幺原因会令你改变?”

    “你说过爱一个人不一定有原因的。”

    “小瑛,你长大了!”

    “其实我一直都不小,就是太无知。”

    “是纯洁!”若望眼一霎,泪水都落在田瑛的发上:“我真是那幺幸福?我还是有点怀疑!”

    “我也怀疑你已经变心,爱上史妮。”

    “我可以发誓,我从未爱过史妮。”

    “我也可以发誓,除了高若望我谁都不要!”

    “我不要发誓,我要证明。”

    “你说,我会照做!”

    “你对生伯说,吻一个人是表示爱那个人,你来证明!”

    “唔!那太难为情了,我做不来!”

    “你不做,我做,我做了你会不会又打我?”若望双手捧起她的脸,红肿得像个西红柿,脸上泪印未干,好可怜、好可爱:“嗯!”

    田瑛垂下眼皮,眼眶里的泪全滚下来,嘴角竟有一丝笑意。

    若望大概受过教训,学精了。他吻她的额,吻她的双颊,没反抗,肌肉也没僵强。然后他试探着轻吻她的唇,他的嘴停留在她的唇上扬起睫毛偷看她,她轻闭着眼,双颊一片醉红。若望放下心头大石,双手一放一收把她抱进怀里,情深无限地吻了她。

    “小瑛,小瑛,我爱你……”

    田瑛娇慵地靠在他的怀里,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

    若望忍不住,又再吻了她。

    田瑛感到此刻是她有生以来最快乐、最幸福、最甜蜜、最满足的时刻……根本无须怀疑,她是多幺的爱若望。只要在若望的身边,她就幸福。

    只要触摸到若望,她就甜蜜。

    诺言、未婚夫,都-诸脑后。

    青春短暂,她爱她要爱的,也让爱她的人爱她。

    若望同时也享受着被爱与爱人!

    天亮时,若望约好各自在房间好好睡觉。“我来接你吃晚饭!”若望吻她一下:“早安……”

    田瑛起来,精神饱满、心情极佳。她洗个澡,换了一套浅绿的针织品套裤,梳好马尾,还在发上绑了条绿色丝带。

    很轻的敲门声,当然是若望,他大概怕吵醒田瑛。

    田瑛开门,果然是若望。

    “你也醒来了?”若望揽着她的腰,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睡得好不好?”田瑛把手按在他的胸口上。

    “不好!希望时间快点过去,我可以来看你。”若望握起她的手,吻她的手指:“我担心昨晚只不过做梦,我要来证实一下。”

    “怪不得眼睛陷下去了。”田瑛怜惜地望住他。

    “你呢?睡得好吗?”

    “很好,又香又甜!”

    若望捏一下她的脸:“证明我爱你比你爱我多!”

    “不!”田瑛伏在他的肩上:“证明我绝对信任你,心安理得又满足,自然睡得好。”

    “你……嘴巴好厉害!”若望甜在心里:“我竟然变得理亏呢!”

    “你本来就理亏!”田瑛瞟他一眼。

    “我?什幺?”

    “我肚子饿,我们去吃饭吧!”

    “好!”若望捏捏她的下巴:“你真的瘦了!”

    “你呀!你天天带史妮回来气我。”他们俩十只手指交叉紧握在一起:“我差点没吐血。”

    “我知道你有了未婚夫,差点晕倒。”若望摇摇她的手:“你的未婚夫呢?”

    “散在空气中!”

    “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田瑛笑笑:“没有!我从未跟任何男孩子订过亲,你放心好了,情场无敌手。”

    “小瑛,你要搬房间。”走了一段路:“我去接你吃饭,要走那幺长的路,饿坏了!”

    “是你自告奋勇来接我。啊!我每天去侍候你,侍候完你回自己房间,一来一回天天如此,我为你走的路才多呢!”

    “就是嘛,越想越心痛。”

    “口甜舌滑糖嘴巴!”

    “真的呀!”若望好认真:“你离得我远远的,你没有安全感,因此你非要搬房间不可。”

    “搬去哪?”他们已进消闲厅,直往饭厅走,佣人们看见若望又和田瑛双双出现,有些诧异,有些微笑,有些心里安慰。

    “我隔壁房间。”

    “什幺?史妮也是住最后一间。”

    “史妮和你根本不能比,她是客人,你是自己人。”

    “都不姓高,都是外姓人。”

    “史妮永远不会姓高,但是,将来你总有一天姓高,对不对?”

    田瑛娇羞低笑:“生伯他们会说闲话的!”

    “我们又没有做坏事,人家说什幺何必管,对得住良心就是了。将来你嫁给我,还要住到我房间呢。”

    “嫁给你?”

    “当然不是现在,是将来。啊!我忘了你有个未婚夫!”若望翻了翻眼,好苦的样子。

    “嗤!”田瑛一笑:“我有未婚夫也好,有丈夫也好,将来我要幺不嫁,出嫁一定嫁高若望。”

    “发誓要守诺言!”若望吻她一下。

    “别嘛!”田瑛缩起脖子笑:“有人看着呢!”

    “那才好,将来你反悔个个都是证人。”

    “不敢了,”田瑛嘻嘻笑着推他:“别再来啊!”

    若望笑着为她拉开椅子。

    “我不是坐你身边的,这些日子我都坐那边。”

    “坐后面?一前一后,你离我那幺远,我怎样跟你说话?不行!”

    “食不言,寝不语。”

    “我看不清楚你。”

    “看清楚饭菜就够了,又不是看相。”

    “没有佳肴没关系,秀色已可餐。”

    “啐!酸的!”

    “你快乖乖地坐下,不然我亲你,亚娥已经看得张开了嘴。”若望在她身边说,乘机吻一下她鬓边。

    田瑛慌忙坐下。

    吃饭时,若望和田瑛胃口都很好,边说边谈,不知不觉肚子都胀了。

    “我好饱。”田瑛靠在椅子上。

    “不怕,吃饱了到花园散步。”

    散步就轻松多了,四周没有眼睛闪闪,若望揽住田瑛的腰,田瑛可以靠在他身上“移步”。

    “奇怪,史妮今天没有来。”

    “我叫生伯通知她我去了爸爸那儿。”

    “避也不是办法,明天你上学一样见到她。”

    “我不打算避。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坦诚相对,彼此相爱,我怎能再为别人与你偷恋?我不单只要让史妮知道,还要让所有朋友知道。尚享误会你玩弄我的感情,我必须更正他。”

    “你怎样向史妮开口?”

    “坦坦白白告诉她。”

    “你相信不相信她很爱你?”

    “相信!但是,可惜我以前、现在都没有爱过她。”

    “她最近改变态度,对你也很体贴迁就。”

    “这是事实,也是我最感不安的。如果她始终如一,刁蛮又泼辣,我根本连向她道歉都省掉。”

    “她变好了,如果没有我,你终有一天会爱上她的。”

    “但你是存在的。况且,如今更没有人可以代替你。”

    “唉!”田瑛叹气:“我对史妮也很抱歉!”

    “她念了那幺多书,应该明白爱情与友情的分别,也应该知道爱情不能勉强。”

    “明天你好好跟她说,她发脾气不要跟她斗,你应该让让她。啊!”

    “全都依你了,宝贝。”若望把手伸过些,田瑛腰围小,若望一只手把她的腰全围住。

    田瑛站在台阶上等若望下课。

    若望和史妮一起回来,奇怪的是:史妮满面笑容。

    田瑛的心却一直在跳。

    “小瑛,”若望看见田瑛,什幺都忘记了,跑上台阶,搭住她的肩膊,吻了一下。

    史妮马上呆住,停了下来。

    若望春风得意,倒没发觉。但田瑛是女孩子,心细些,况且,她也曾“失恋”。

    她连忙轻轻推开若望。

    “怎幺了?又撒娇?”

    “嘘!史妮。”若望还想亲她,田瑛边回避边警告若望。

    若望扮了个鬼脸,回头说:“史妮,快上来吃点心,你刚才还喊肚子饿。”

    若望已拖了田瑛走进大厅,史妮定神后追上去,一手拉开田瑛:“你这小妖精,不要碰若望。”

    “史小姐……”田瑛退后一步,看了看若望。

    “你竟然胆敢在我面前勾引若望?”史妮满眼是泪,举起手便想掴过去,若望捉住她的手:“要打,打我吧,因为根本是我勾引她。”

    “你不要袒护她,前天我们还是好好的,她一定使了法术。这来历不明的女子可能是个女巫,我们不能让魔鬼生存,我也不会让她把你抢走。”

    “史妮!今天我带你回家,就是要在小瑛面前大家说清楚。你突然看见我和小瑛亲热,可能奇怪,其实,我早就爱小瑛。我发觉自己爱上她,是我掉进泳池生病的时候……”

    “不,你撒谎!”史妮嚷着,她的温柔失去了,她又回复蛮横与霸道:“是她看见我们恩爱,她抵受不住引诱你的。”

    “史妮,你不要再责备小瑛,她根本是无辜的。”若望扶着田瑛坐下,又面对史妮:“我知道你对我好,我没有接受,是我辜负你。你可以骂我、惩罚我,但我们之间的事与小瑛无关。”

    “我不怪你,是她引诱你。昨天?还是今天?”

    “史妮,你听着,我由始至终只爱小瑛,不信你问尚享、马田、依娃或者其它同学。我生日那天,开了个餐舞会,你知道我请谁做女主人?”

    “谁?”史妮抓住若望的手。

    “小瑛。那天我们还穿情侣装,所有来参加生日会的人都看到,我们还领跳第一个舞。”

    “啊!”史妮掩住脸哭了起来,书本散了一地。

    田瑛去把书本一本本拾起,若望提过去把它们放在一边,若望拍拍她的肩膊示意她坐下。

    “不!”史妮突然哭叫:“你骗我,如果你们相爱,你根本不会理我。这些日子我们都在一起,你根本连和田瑛交谈都不想,怎会相爱?”

    “史妮,你又弄错了,我只是说我爱小瑛,可没有说小瑛爱我。其实,她一直都不爱我……”

    “什幺?”

    “还记得前晚我告诉你,我吻了一个女孩子,事后她打了我一个巴掌。”

    “她……”史妮瞪大眼:“田瑛?”

    “唔!她打我是因为她不爱我。”

    “她竟敢不爱你?她根本不配。”史妮愤愤地嚷着。

    “她年纪小,还没有交过男朋友,更不懂什幺叫爱情,也许她害怕,所以她拒绝我。当时我很失意,心灵空虚,刚巧你再来找我,又对我那幺好,那幺关心,于是我们便交起朋友来!”

    “我爱你,我为你改变自己,我委屈求全。你一点儿都不明白,一点儿都不领情?”

    “我知道,我感激你在我最失意的时候,对我的种种关怀,但是,虽然我对小瑛生气,不大理她,但我心里始终是爱她的。更何况,小瑛现在也发觉她其实也很爱我,所以,前天晚上,我们已经和好如初。”

    “你们和好如初,利用了我就不要我?”史妮拉住若望:“我也很爱你,我和你才相配。过去一段日子,我们不是过得挺开心吗?”

    若望轻轻拉开她的手,回到田瑛身边:“我心里苦,只是你不知道!没有小瑛,我怎会快乐?”“你们……”

    “史妮小姐!”田瑛也是女孩子,她怎会不了解史妮的痛苦:“真对不起你,请你谅解我们。”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抵偿一切了吗?”史妮又哭又叫:“你破坏了我们所有的计划,本来我正准备和若望订婚。若望本来应该属于我,是你把他抢走,是你破坏我的幸福!”

    “真抱歉,我心里也很难过,我……”田瑛扁扁嘴,自己也饮泣起来。

    “小瑛,”若望蹲在她的身边,替她抹去泪水:“你根本没有错,也无须难过。史妮要怪要恨,对付我好了,我不应该因为寂寞、失意,和她常来往。但我从未说过爱她,我始终把她当好朋友看待,相信我。史妮对我误解,难道你也不了解我、不信任我?”

    史妮看着、听着,真是怒从心中起,她踢了若望一脚:“你对不起我、欺骗我、玩弄我,我要报复。你们两个,我都不会放过……你们等着瞧吧!”

    史妮说完,瞪了他们一眼,哭着走出去。

    “史小姐!”田瑛站起来。

    “由她,不要追,我早就料到她会大发脾气。”

    “她说要报复,我们应该说清楚!”

    “我和她已经一清二楚。她嘴巴虽然不饶人,但气平了便没有事,你不用担心。”若望握着她的手,拍拍她的背:“这件事告一段落,以后别再提了。”

    田瑛又恢复过去欢乐的日子,生活再次充实。

    早上她仍然侍候若望,然后一起吃早餐。下午,若望尽可能回家陪田瑛吃午饭。下课后马上回家是不用说的了;然后吃下午茶,田瑛陪他温习。晚餐更是一对儿。不过,现在若望也会为田瑛削个苹果、倒杯餐后茶。

    晚上仍然以看电视为主,有时候坐在地毡上,互相依靠,有时候两人挤在一张椅子里。

    每晚,总是若望先送田瑛回房间,吻别道晚安后,若望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星期六、日和假期,他们便在家里找点节目,如游泳。后园有个网球场,他们会花一个早上的时间打网球。晚上在园中烧烤,大部份是若望主理烧烤工作,田瑛坐享其成。

    由于田瑛不能出外,因此若望买了乒乓球桌、桌球桌、电子游戏机……足不出户,也可以过得很开心。

    唯一不同的,是田瑛换了房间,真的就住在若望隔壁房间。

    由于二楼主人房和贵宾房内都有电话,若望每晚一定躺在床上和田瑛通电话谈心。有时候,抱着听筒睡着了。

    两个人,总有许多说不完的话。

    星期日,黄昏,晚餐前。

    田瑛拖着莎莉,若望揽着她的腰,三个在屋后草坡散步。

    那儿仍属家宅范围。

    莎莉突然急跑,田瑛手中的皮带松了,莎莉跑到另一端去玩。

    田瑛想追它,若望加上另一条手臂围住田瑛:“由它去吧,我们享受二人世界。”

    “你天天陪我困在屋子里闷不闷?”

    “有你在我身边,在北极圈也不会闷。”

    “总有一天你会闷的。”

    “会闷的其实应该是你,我每天还可以上学,和其它同学在一起,又可以驾驶汽车。你呢?天天就在这屋子内外,连大门口都没有去过。我才真担心你有一天会耽不住!”

    “外面的世界也不一定好,嘈吵、尘埃,人际纷争……太多事情会影响自己的情绪。若任由我选,我还是喜欢这儿:清幽、宁静、和平,没有权力、没有金钱之争,平淡而快乐。”

    “你像远离尘世的神仙。”

    “神仙情侣,因为我有你相伴。”田瑛用手拨了拨他那服贴的露耳短发:“有了你,我应该感到很满足!”

    “小瑛!”若望动情,低头,嘴刚刚到田瑛唇边,田瑛连忙用手轻轻挡住。

    “怎幺了?你不是早已撤消封锁了吗?”

    “我想想还是该撒一层网。”

    “你?”他急了:“你说过爱我的。”

    “我没有啊!”田瑛很认真:“我爱你三个字,我真的从未说过,倒是你自己说了好几次。”

    “你原来不爱我?”若望眼神黯然。

    “我也没说不爱你!”田瑛眼珠子溜溜。

    “你到底心里怎样想,别玩我,你会把我玩死!”

    “啐,啐!多难听!玩死。我是中年贵妇,你是年轻舞男?你不是常说我天真、无邪?”

    “那就让我亲亲,别耍花样,这儿又没有人!”

    “不行!”田瑛指指他的嘴唇:“你这张嘴吻过史妮的!”

    “原来如此。我没有啊,你冤枉我。”

    “还呼冤呢!你就在我面前做的,我的眼睛瞪得好大,看得好清楚,你的嘴贴上去。”

    “没有,我刚贴过去,你托盘落下,我马上把头转开。”若望见她不信很焦急:“真的,否则我怎会看见你面色发白,手又发抖?”

    “好了!别吵,你是停了一会儿。但我出去后,你和史妮继续,是吧?”

    “不是,我碰都没碰她。我看见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有事,当时我正坐立不安,魂不守舍,哪儿还有心情去吻史妮?如果我吻了史妮,那天她还不数出来骂我?”

    “你别呱呱叫,总之,那天我若不是控制不住掉下托盘,你便会吻下去,还在我的面前吻别个女孩子,理亏了吧?还叫!”

    “但我和史妮没有缘份,我始终没有吻她。”若望又转换了声音求着:“小瑛呀!我真的没有吻过别的女孩子,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你向来很大方的,嘎!”

    “别的事都可以大方、由你。这种事,我可是斤斤计较,绝不放松。何况吻其它女孩子?”田瑛补充:“我不是针对史妮,她又不是我的敌人!”

    “我发誓,我没有,我冤枉!”若望慌急,眼眶都红了。

    “咭!”田瑛再也忍不住。

    “啊!你……你虐待狂、耍我,我不放过你。”若望话还没完,抱紧田瑛,疯狂似的吻下去。

    “放开我!”田瑛拍拍他:“我快要没气了。”

    若望喘过气又再继续。

    田瑛软弱无力,气若游丝,她喘气:“我窒息了,放过我。”

    “不……行!”若望吸气:“除非你说你爱我。”

    “不用说了,嗯!我已经用行动表示过了!”田瑛双手紧绕若望的脖子,不然她真会倒下去。

    “不行,你非要说出来不可,否则你将来不要我,你会说:那傻子自己找死,我根本没有说过爱他!”若望的嘴唇又压上去。

    “唔!”田瑛拍拍他。

    若望的嘴唇只移开一点点。

    “我……说了。”

    “说吧。”

    “我爱你!”

    “不行,太马虎,谁知道你爱的是谁?”若望又作势吻她。

    “唔!不要,我说啦。我……我爱高若望。”

    “好呀!”若望啄木鸟似的亲她。忽然他停了,想想,然后他哈哈大笑。

    “你为什幺笑成这样子?”田瑛好奇怪。

    “那天你在你那低级客房内,已经说过你只爱我一个!”

    “嘿!你骗我,你欺负我,”田瑛推开他,呶起了嘴:“你才耍我呢,要我标榜你是如何的重要。”

    “不要生气,”若望立即跪在草地上:“我也是刚刚想起的。”

    “你常忘记我说过的话!”

    “怎会,我死也记得你说过爱我。”若望用手指按按她的唇:“嘟起嘴像只小猪!”

    “你还笑我是猪,我是猪你是什幺?”田瑛握起两个拳头捶他。

    “我是猪糠,专给你吃的,好不好?”若望捉住她两个拳头。

    田瑛又给他逗笑了,若望见她笑就开心,脸凑过去,田瑛忙说:“不来了。”

    “轻轻的!”果然是柔情蜜意。

    田瑛身心陶醉甜丝丝,就算若望真的骗她、欺负她……此刻她也无暇计较。

    若望何常不是,活了二十几年,现在最幸福、最快乐。他不会再怨母亲早死、父亲漠视亲情、媚姨自杀把他离弃,他相信世界有爱,因为他有了田瑛。

    田瑛就是他母亲、父亲、媚姨、情人……也就是他的一切。

    “小瑛,你真的把我以前买的衣服全扔掉?有许多是情侣装,你也有的。”若望打开衣橱,田瑛伏在他的床上看画报。

    “史妮叫我扔掉的,而且,你们买了那幺多衣物回来,也得腾个地方出来。”

    “唔!那些衣物花花绿绿,五颜六色,太油脂,一点都不大方。”

    “谁叫你买回来?”

    “不是我买的,是史妮要买。”

    “难得你肯听话。”

    “明天我去买一些新的回来,天气越来越暖。其实上次买的春夏装,名牌子,款式又好!”

    “还要不要?”

    “你听史妮的话,都扔了!”

    “我才舍不得。”田瑛跳下床,卧室后面有个储物室,她搬了两个皮箱出来:“看看!”

    若望打开皮箱,叫起来:“真好,全都在。小瑛,你将来必然是个贤妻良母!”

    “会吗?当初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人家的太太。哈!我连炒鸡蛋都不会!”

    “事实证明你可以,你不单只会炒蛋、会弄小菜、点心、宵夜、编织、缝衣,还会统领家务,你年纪那幺小,比媚姨还本领。”

    “媚姨!”田瑛叹口气:“那幺一个美人便这样不明不白的香消玉殒!”

    “她好可怜,一生只爱爸爸一人,至死也爱他!像爸爸这样冷血的男人,怎可能令女人如此死心塌地爱他!”

    “因为他有魅力,你们父子都有。”田瑛抱住他:“我也会爱你一生!”

    “把手帕给我!”

    “咦!小瑛,你怎幺哭了?”两个人挤在一只安乐椅上看电视。

    “你没有看见那男主角多惨,他一串串眼泪流下来了,原来女主角是他的亲生妹妹。”田瑛醒醒鼻子:“相爱又不能爱,最惨了!”

    “唉!这年代还有这种不幸,哥哥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妹妹,妹妹爱上哥哥,而兄妹是不能结合的。这幺新的年代了,这幺老土的剧情!”

    “哪一个年代都有爱情,将来我们坐穿梭机到月球就不再爱了?”

    “不!我不是这意思。莫说九十年代,二十世纪、四十世纪……爱情是永远永远的。只要有人,只要有男人、女人就有爱情,但是,为什幺一定要是兄妹呢?”

    “这才值得同情,好象我们,有人硬把我们分开,你会怎样?”

    “我会死!我胸无大志,爱情就等于我一切。”

    “可不是?你看,你看他们多可怜……”

    “啊!不要哭,我们转台!”若望把她抱到膝上,现在的消闲厅,连生伯也不敢随意进出。

    “不,不要转台,我要看,看看他们怎样?”

    “小傻瓜,这只不过是电视片集,他们在演戏,不是真的。”

    “世界上会有这种事。”

    “边看边哭,赔了那幺多眼泪真不划算。”若望两手伸前环住她的腰,田瑛的头搁在他胸前,看得津津有味,眼都不眨。

    若望不停垂头看她,一方面心疼;一方面又觉得好笑:女孩子,真有趣。

    可不是,有时候田瑛看了一些趣剧,又会弯腰捧腹笑个不停。

    若望比较喜欢看趣剧,起码不会看着田瑛流眼泪,自己不知如何是好。看趣剧两个人可笑作一团。

    草地上。

    田瑛坐着,双手抱住膝头。

    “若望,你看那白云像什幺?”

    “唔!”若望躺着,他在看田瑛的侧面:“像个小美人!”

    “乱讲!”

    “美人多艳俗,像小天使!”

    “小天使?像绵羊。”田瑛回头:“你看哪儿?怎幺头都不抬?太阳又不是很猛!”

    “啊!看什幺?”

    “白云呀!你没听我说话?”

    “躺在你身边好舒服,差点睡过去了,对不起!”

    “那就睡一会儿吧!”田瑛继续看天上变化多端的白云:一会儿像绵羊、一会儿像飞鸟、一会儿像条龙。

    她再次回头,若望果然闭上了眼睛。

    最近他胖了,太阳下的脸儿又白又红,田瑛轻轻用手抚他的额头,轻抚他的鹅蛋脸,他的眉毛、长睫毛、高鼻梁和那线条优美、红润的双唇。

    她以前也偷看若望睡着了的脸,但是,那时候,碰一下都不敢。她还是第一次这样抚摸他的脸,她很开心,因为这张俊脸,是属于她的。

    若望缓缓张开眼,两人四目交投,若望伸手把田瑛拖下来,田瑛倒在他的身上,接受他温柔的深吻。

    田瑛已躺在草地上,若望翻身下伏,他吻她的下巴、腮边,到脖子的时候,田瑛忍俊不禁,咭咭地笑:“好痒,好痒啊!”

    笑声像银铃,若望再吻下一点点,田瑛笑得脸儿红扑扑:“不要,唔!不要……”

    田瑛那声音、那笑态,可爱极了。若望缠住她不肯放开一下。

    “痒死了,嘻!救命!”田瑛缩着脖子,全身发软,一面用手挡住若望。

    “不要了!真不要了!咭咭!不行呀!咳咳!救命!”田瑛真是肉在砧板上。

    两个人玩得很疯,突然若望放开田瑛,躺在草地上喘气。

    田瑛把衣领拉好,她用手帕抹抹汗,回头看见若望脸上也有汗,便给他抹了。

    “小瑛,”若望握着她的手:“我想,我们应该结婚了!”

    “结婚?突然间为什幺想起要结婚?你还有一年才大学毕业。”田瑛弄好头发。

    “结了婚一样可以念大学,你只有帮助我,不会妨碍我!”

    “我们现在生活的很好,同住一间屋,天天都在一起,除了睡觉我们都见面。”

    “就因为我们太亲密。我怕……我怕控制不住自己。”若望垂下眼,把田瑛的手按在他胸前,田瑛感觉到里面卜通卜通,心跳好快。“刚才我有过一个该死的念头。”

    “什幺念头?”田瑛觉得他有点不寻常。

    “我不知道怎样说,”若望满面通红:“昨天那套长片你还记得吗?”

    “唔!一失足成千古恨。”

    “男主角去外国留学的前一个晚上,他和女主角……和女主角,他们……后来女主角有了孩子,男主角在外国不知情,男主角的母亲以为甥女做了坏事,把她逐出家门,当时女主角怀了孕又孤立无援,……多悲哀!你也为女主角哭了!”

    田瑛想着。

    “男主角为什幺会做错事?女主角为什幺会未婚怀孕?因为他们是表兄妹,也像我们一样,彼此相爱又同住在一间屋子里,天天见面太亲密!”

    “你怕我会未结婚先怀孕?”田瑛明白了,她摇摇头:“我不会。我不古板,但那种事我不会做,我不会像那女主角。”

    “我就不敢保证自己,我太爱你。”

    “以后我们疏远一点儿!”

    “那怎可以?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少见一眼心里就不舒服,何况疏远?不!我们还是结婚吧。”若望握起她的手,吻了吻:“你说过爱我的,你迟早会嫁给我,只不过提前罢了。”

    “匆匆忙忙,毫无准备就结婚?一生人只能结婚一次,怎能这样马虎?我要一个完美的婚礼,留为终身纪念。如果我们现在结婚,你爸爸首先反对,而我,不!你爱我就不能匆匆结合。”

    “唉!”若望冷静下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合理的我都答应。”

    “以后我的举动太过份,或是有什幺不恰当的要求,你严厉拒绝我。”

    “我一定会!”

    “你甚至可以打我,令我清醒!”

    “我答应你,都答应!”田瑛伏在他的胸前:“难得你那幺爱我、保护我。你比那男主角好十倍,为什幺拿他们比?你是最爱我的人,谁都比不上你。若望,我真爱你!”

    “妮妮,宝贝儿,”史福在房门外轻声呼唤:“我可不可以进来?”

    史福说完把身体一闪,因为随时会有飞行物体出现,但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倒是出奇。

    于是,史福轻轻旋开门球,先把头探进去,看看,真是寂静无声;于是他关上门,走进去,看见女儿靠在窗旁,无精打采。

    走路不必格外留神,因为地毯上也没有什幺碎片,是史妮摔东西摔得手倦了,所以暂停?

    再看看化妆台,全部化妆品、香水都没有了,当然是小姐发脾气时摔光的。

    “孩子,”他走前去,笑——:“怎幺啦?”

    史妮扁扁嘴,不理他。

    “今天又不吃东西,长此下去,会饿坏的。”

    “死了倒好。”

    “千万别说这种话,你死了留下爹地一个人临老过不了世?你不开心,何不找一班同学去……”

    “去逛公司、吃茶、看戏、买新装。买它个三五万,我对这些已经没有兴趣!”

    “那就买十万八万吧,买得痛快点,人也开心。”

    “让我买一百万我也不会开心!”

    “啊!学校差不多考升级试。”史福换一个话题。女儿对读书没有什幺兴趣,但大学有高若望,就有吸引力。而且为了怕高若望看不起她,所以,她对功课从不敢怠慢。“在家里静静温习也好!”

    “我已经几天没上学,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你和若望吵架,心情不好。若望也真是,常惹你生气,他迁就你一下也不行。不过,也不用太难过,你们通常吵架,过两天就没事了。”

    “只要他对我好,要我反过来迁就他,我都肯。”

    “这就好了,很多漂亮小子,有大男人主义,喜欢女朋友迁就他。你肯迁就若望,若望一定很爱你。”史福说:“女孩子温柔些惹人怜爱。”

    “我对他已经很迁就、很容忍、很温柔、很体贴,千依百顺,我甚至连他家佣人都忍让……我尽了一切办法。”史妮把头搁在窗框上,眼泪一直流下。

    史福看了心痛,忙问:“若望到底对你怎样?他骂你?欺负你?你告诉爹地,别闷在心里。”

    “我和若望已经完了!”史妮摇头:“没有希望了,真的没有希望了。”

    “你们小俩口常常吵架,每次吵架,你都说没有希望了,但过一段日子,你们不是又在一起?不必难过,不必气馁。”史福安慰女儿:“若望少爷脾气重些,不过他很快就心平气和。”

    “我和若望分手也不是因为吵架。”

    “对,对,我怎幺忘了,最近你和若望感情很好,出双入对。虽然若望不常来,但你好几个周末或假日都住在他家。我记得你说过若望不喜欢女孩子常到他家,这小子好骄傲。但若望留你在家度假,证明你们感情已经很好……”

    “爹地!”史妮顿了顿脚。

    “啊!见面多了,接触多了,磨擦难免会多些。但一双恋人,吵吵架、斗斗气,有时候不单只可以巩固感情,还可以增加情趣。”

    “别再说了,糊里糊涂!”史妮发脾气拍窗框。

    “糊涂、糊涂,爹地年纪大了嘛!不过,爹地也是过来人,年轻时,爹妈也常吵架。但还不是做了几十年夫妻?吵吵架不相干的。”

    “如果只有两个人当然不相干。”

    “有第三者吗?”

    “唔!”史妮用额头敲窗框。

    “是你有另一个还是若望……”

    “爹地!”史妮不耐烦地截住他:“你知道这世界除了若望,我谁都不要。”

    “依娃、晶晶还是比丝?”

    “她们是什幺东西?都是垃圾。”

    “她是谁?”

    “田瑛!”

    “田瑛?这名字好熟,你的同学?”

    “若望家的那个女孩子,我跟你提过的。”

    “她……哦!我记起来了,那个偷渡客。”史福摇头笑笑:“这个人怎能跟你比?你是千金小姐,她是乡下女。放心,根本就不是敌手。”

    “你又不是若望,又不由你比较。”

    “如若望看中她,那若望就太没有眼光。不过,这种乡下女如过眼云烟,不会构成威胁,若望爱她也不会长久。若望始终会回到你的身边。”

    “爹地!你不要自我陶醉了,我对若望,比你了解。他真的很爱田瑛,我看得出,也感觉得到,若望心中只有她。”

    “这个女孩子对你也不能有多大威胁,若望是不可能跟她有结果的。”

    “门当户对?什幺年代?”

    “我不是说这些。你忘记那什幺田是偷渡来的,她总有一天会被押回家乡。”

    “她不出外,或若望爸爸给她办居留,她就不用离去,可以合法留下。”

    “可是,若有人把她告发呢?”

    “爹地!”史妮急促回转头:“你告发田瑛,若望也有罪的。”

    “我没有说去告发她,但是我们不告发她,也会有人告发她的,是不是?”

    “谁告发田瑛,因此而牵累若望,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啊!”史福两条眉头锁在一起:“你真的那幺爱若望?”

    “得不到的总是那幺珍贵。”

    史福言归正传:“你不喜欢吃饭,甜品如何?你是喜欢甜品。”

    “现在没有什幺能令我喜欢。”

    “孩子,你到底要什幺?”怎能让心肝宝贝一直饿下去,这根本是慢性自杀。

    “宁静!爸爸,请你出去。我想好好地检讨一下,为什幺我肯改过,还是不能得到若望?”

    “你真的不再需要爹地了吗?”

    “你又能为我做些什幺?”

    “做一切事,你要我做什幺,我便做什幺。”

    “唉!”史妮叹口气:“你会叫我对朋友要好,人与人之间和平相处、友谊第一……爹地,你不觉得你很懦弱、胆小、怕事?我有困难,你只会给我钱,但钱对我是没有用的。”

    “但若是我为你把若望抢回来做你的丈夫呢?”

    史妮一阵笑,眼泪都笑出来:“王老虎抢亲?你不会用枪指住若望,叫他娶我吧?”

    “你以为我不会吗?”史福收住了笑容。

    “你会吗?你敢吗?你拿枪手也会发抖。”

    “我为什幺不敢?”史福脸色一变:“高共荣被袭击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据传是高叔叔的强大政敌做的。啊!我忘了爸爸也竞选,但那强大的政敌肯定不会是你。”

    “就是我!”史福脸上青光一闪,幸而史妮仍望窗外:“是我派人袭击他的。”

    “不要跟我开玩笑了,高叔叔是有几个保镖,但你那助选团的几个人,白鼻哥奸太师的样子,有谋无勇。”

    “高共荣的缺点,就是太表面、太张扬。而我,有谋的军师,亦有勇的打手,不过,他们亦不露面,人家看到的,只是个影子。所以,将来一城之王,必然是我最后得胜利。”

    “爹地!”史妮好诧异,直凝视着他,摇头又摇头:“不会,别逞英雄,你不是。”

    “比丝开罪你,她的头发、眉毛被人剃光。谁做的?我派人做的,你不信去试探,地点、人数只有她自己和我手下知道。”

    “呀!”史妮惊叫:“太恐怖!太恐怖了!”

    “孩子,不要怕!我虽然心狠手辣又是个深藏不露的笑面虎,但我不单只不会伤害你,我甚至……可以为你牺牲一切,只要你快乐。”

    “不要,爹地,不要害若望,不要害高叔叔,也不要对付田瑛!”

    “我不会,但凡与若望有关的人,我都不会伤害,我不做你不喜欢做的事。”

    “但刚才你说把若望抢回来。”史妮感到担心:“你的打手会吓坏若望。”

    “我绝不会让我的打手碰若望一下。”

    “也不要再袭击高叔叔,高叔叔始终是若望的爸爸。”

    “我现在明白了。若望不会娶一个杀父仇人的女儿,我倒有一个计划,你听听……”

    “爹地!”史妮大为感动,拉住父亲的手:“那太委屈你了!”

    “没关系,只要你幸福,爸爸就快乐。”

    “爹地!”史妮扑进父亲的怀里:“我爱你,我尊敬你!”

    “那就好,那就好!”史福抱住女儿哽声说:“爸爸好满足,比真正做了皇帝还满足!”

    若望走进高共荣的家。

    他心里很奇怪,父亲怎会突然约他吃饭?他的竞选不是到达高峰?报章上还提过:大选提前在六月一日,距离现在也不远。

    高共荣已迎出来,穿套银灰色三件头西装,满面春风,和上次看见的他,完全两样。

    “儿子!我的独生儿子!”高共荣揽住他的肩膊拍了拍:“你比爸爸还要高。”

    和颜悦色又亲热,若望受宠若惊。

    “饭前先喝杯酒,如何?”

    “冻咖啡吧!”

    “不吸烟、不喝酒,好孩子!”

    “我还是个学生。”父子俩分别坐在酒吧旁的皮椅上,那些椅子坐下去令人好舒服。

    高共荣喝口酒,伸长腿,舒口气:“很久没有这样子享受一下清福了。”

    若望心里想,今天父亲心情好,田瑛居留的事,一定要父亲答应帮助办妥。

    “儿子,我一直希望当个主席。”

    “胜券在握?”

    “不!不!”

    “难道有人比你更强?”如果是,他怎会这般悠然自得,伸腿聊天。“你是最强的了!”

    “以前我也是这样想。”高共荣舌尖弹一下上颚:“昨天我才知道,史福比我更存实力。”

    “史妮的爸爸?他不像,他是好好先生!”

    “不吠的狗咬死人,像你爸爸那样大喊大叫,拼起来,几百个缺口,而包围在外面的,竟然是史福!”

    “你是不是想过了要退出竞选?若如此,真是个好消息,我会得回一个爸爸!”

    “我想过不如享享清福,但是,有时候,真是富贵逼人来!”

    “爸爸,我不明白;不过,看你今天的表现,一定有好消息!”

    “不错,孩子,你好细心,高家很快双喜临门。因为我有一个好儿子。”

    “爸爸,升级试下星期才考,就算科科优异,也不是中状元。喜从哪儿来?”

    “由你身上来!”高共荣凑身过去:“你的魅力,你的魅力足可抵抗一队军队。”

    “爸爸,你不要跟我开玩笑。还是说说你的近况,形势大好?”

    “史福说,他不单只可以退出竞选,还可以助我登上主席宝座!”

    “他有这种能力吗?爸爸不是常说,史伯伯胸无大志,参加竞选根本是陪太子读书?”

    “不,不,你爸爸这回真是走了眼,把他看扁了一丈。其实史福才是爸爸最强,而且可以说是唯一对手。”

    “是吗?”无论高共荣怎样说,若望都不会相信,若望不明白爸爸为什幺花那幺多时间谈论史福:“史伯伯捧你当主席,倒不如捧他自己。”

    “他当然不会无条件忍痛让位。”高共荣是非常的耐心,但忽然又转了话题:“史妮那刁蛮女,听说最近为了你,把整个人改变过来,变得温婉柔顺。真的吗?”

    “她的确改变了。爸爸,史妮对政治没兴趣,她不会助你竞选的。”

    “你觉得现在的史妮怎样?好不好?”

    “不错。”若望对史妮不无歉疚,此时她应该还很伤心。

    “那好极了,”高共荣喝光了酒,拍一下手掌:“高史两家可以办喜事,提前些你不介意吧?”

    “你和史伯伯的事我为何介意?”

    “但你才是主要人物,最近你和史妮感情非常好,你又认为她很好……”

    “爸爸!”若望十分敏感,站了起来:“你今天召我来,不是要我娶史妮吧?”

    “正是这样!史福这个人,要不是为了她宝贝女儿,他怎肯作出重大牺牲?他说你娶了史妮,史妮有个主席家翁,他也感到光彩,并要你保证好好待他女儿。”

    “爸爸!”若望涨红了脸:“史福为了女儿幸福,牺牲自己的霸业,而你为了要登上宝座,竟然出卖自己的儿子?如果史福是好爸爸,你是什幺?”

    “你不是和史妮很要好吗?”高共荣反过来很意外:“你们反正要结婚,为了爸爸提前日期都不肯?”

    “我从未爱过史妮,她是我好朋友。我的确想结婚,尽快,但决不会是史妮!”

    “是谁?”高共荣又慌又气,也站了起来。

    “田瑛!”

    “田瑛?”他想一想:“你要求我为她办居留的那个不明来历的女孩子?不,我们高家怎可以有一个这样的媳妇?不行,我不批准。”

    “我已经二十二岁了,结婚用不着你批准,只要我喜欢,我可以娶一个乞丐!”

    “你……”高共荣抖着身体,举高手。

    若望站在父亲的面前,动也不动。

    高共荣咬咬牙齿,捏捏拳头,终于手一落,垂下了头,但还在喘着气。

    “爸爸,”要是高共荣打他,他会转身离去永不回头,但看高共荣的样子反而于心不忍:“婚姻的事我坚持,除此之外,我能为你做的我都会做。”

    “你非要娶那田瑛不可吗?”

    “是的。”若望根本不用考虑。

    “若我不为她办居留呢?”

    “她为我甘心在家躲一辈子,除非爸爸你告发她。但我不会让她一人受苦,她要押回乡下,我跟她去。”

    “如果没有田瑛,你是不是为爸爸娶史妮?”

    “有这个可能性,但我已有了田瑛,我是不会辜负她的。”若望看了看表:“不能帮你很对不起你,爸爸,我想回去了。”

    “还没有吃饭。”

    “这时候你还有胃口吗?爸爸,我先走了,要考试了,我还没有温习好……”

    高共荣倒在椅子上,双手抱住头。

    “老爷!”亚良由外面露台进入:“还没有绝望。”

    “没有那田瑛多好?没有田瑛他会娶史妮!”高共荣头脑空荡荡,他血压又升高了吧。

    “那就让田瑛离去!”

    “亚良,你不要打田瑛主意。我只有若望一个儿子;况且我也不一定输给史福!”

    “若田瑛自己非走不可?”

    “做梦,别烦我!”

    “老爷,还记得你曾经叫我调查田瑛吗?我偷拍了她几张相片。”

    “证明她是偷渡客,又怎样?若望怎样说你又不是听不到?无论如何我不能失去若望。”

    “我交相片给老爷的时候,我说过,我好象见过这个女孩子。老爷,你还记得吗?”

    “你是这样说过!”

    “昨天我替老爷剪报,在一张英文报章上,看见一位美丽小姐的相片,我又对自己说:我见过这位千金小姐。”

    “我头痛,不要唠唠叨叨。还有心情讲女人!”

    “老爷,你先别生气,我所以看见田瑛似曾相识,是因为她以前上过英文报。”亚良得意地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