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前嫌尽释

    明诚和姗姗在玩计算机棋。

    明诚突然说:“明天中午我去加拿大。”

    “加拿大?回家?”姗姗很意外。

    “那儿不是我的家?我去加拿大是因为生意,舅舅和爸爸都有意扩充加拿大的超级市场,爸爸在那边一向有生意,我去看看,可以投资多少?反正我们手上流动资金多,现在香港时局动荡,有钱没生意做,倒不如到外国投资,省得钱压着变死钱。我也顺便去看看舅舅和姨妈。”

    “说去就去,那幺快。”姗姗停了手,心情也低落了。

    “我很快回来,前后才去五天。怎幺了?不开心?”

    “为什幺不开心?大老板出门公干是常有的事。”姗姗马上把心绪定下来,五天幺,又不是五十天。五十天也不干自己的事,总不能因为家里少了个人,怕寂寞而干涉人家的自由。

    “姗姗,”他拉起她的手:“我一到加拿大马上给你长途电话,以后每晚我也会给你一个电话。我们约好香港时间午夜十二时通电话。加拿大时间比香港慢十六小时,我在加拿大早上八时便给你电话,好不好?”

    “不用了,你是去公干的,电话应该打给沙伯伯。”

    “我自然会打电话给爸爸,很多事都需要请示他。”明诚把另一只手,盖在她的手背上:“我自从回来香港,第一次和你分开,没有你在身边,我会很想念你。尽管你对我无意,但是,我对你的感情越来越深,我……”

    “你又不是不回来,五天很快过。”姗姗安慰他:“就算真当我是女朋友,可是,事业重要。”

    “总有点依依不舍,姗姗,和我一起去好不好?你可以趁机探望明湘。”

    本来是好主意,但明湘自有谢夫陪伴,她摇摇头:“我不能离开,沙伯伯要我照顾,你出门后,他更忙了。明天你坐长途飞机,早点睡。”

    “我送你回房间。”

    “不用了,你睡吧!”

    “明天晚上我不能见你,让我多陪你一会儿。”明诚情深款款,他握着她的手下楼梯,眼睛不停地看她。到房门口,明诚的眼神依依不舍,双手抚着她的肩膊,眼睛凝视着她。姗姗并非铁人,被他看得羞怯心动,明诚在她唇上轻轻一吻:“等我电话。”

    姗姗点点头,开了房门,明诚还握着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深深一吻才让她进房间。

    姗姗躺在床上,老问自己:“明诚真的爱上了她?”

    看情形应该是不会有假,她和曾如相恋四年,曾如从未用种眼神看过她,她还是在一些文艺片里看过。

    有一个这样可爱的男孩子爱上自己?怎会那幺好运?不!不可能!哎!睡吧!别再妄想了。

    第二天,吃早餐时已看不见明诚,沙皇说他必须早点上班把工作安排好。虽说中午飞机才开出,但十一时前已经应该在机场CHECKIN!

    栅栅无所谓,和平时一样,甚至吃晚饭只有她一个人亦属平常,就算明诚在,他偶然也会独自出外应酬。

    晚饭后她看过电视,料理一下家务,平时她差不多都是十二时睡觉。

    躺在床上,脑子里老是想着明诚说过十二时给她电话,看看床头闹钟,刚好十二时,他电话会不会打来?

    想想,脑就活跃起来,万一他打电话回来怎办?

    睡吧!别管了,但若他的电话来了把她吵醒,她还不是睡不安宁。

    转来转去,起床喝杯果汁,坐在起坐间,呆呆的。人疲倦了,上床去,一闭上眼睛,明诚那张可爱的孩子脸,便马上呈现脑际。

    她再看看钟,一点半,电话为什幺还不来?他很少说过话不算数,他没事吧?他没事吧?

    开了电视机,想看新闻报告,电视新闻会报告海陆空的事。

    一想,深夜二时怎会有新闻报告?

    姗姗关了电视机,突然想到一个很有用的问题,就算明诚所乘的飞机依时在十二时开出,数一数手指,现在飞机还没有到达加拿大。

    在飞机上怎样打电话?

    人一松弛,马上倒头便睡。

    第二天醒来,下意识地按了按电话,好象要知道电话到底有没有响过。

    她起床,但把动作拉慢。

    吃早餐时,沙皇微笑说:“明诚应该到加拿大了!”

    “起码应该人在机场!”

    姗姗出门前吩咐阿金:“三少爷会有要事打电话回来。今天你在我房间内收拾衣物,若他电话来了告诉他我已经上班!”

    她玻璃办公室的电话,他知道。

    早上开会,她事前提醒自己集中精神,散会,便打电话回家找阿金。

    明诚没有电话来。

    下午,她还要去学计算机,下课后回总公司,看见沙皇很高兴。

    “明诚来过电话,他真能当机立断,超级市场旁边的书店已被他买下,两间店铺打通,变成一间大规模的超级市场……”

    姗姗马上回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回家,阿金仍然说没有三少爷的电话。

    她有点闷,坐下来东翻翻,西翻翻,等着下班。

    回家,她连点心也没有吃,尽量多找工作做。

    吃晚饭时,她突然感到很寂寞,一个人,孤伶伶。

    明诚不在,一点欢乐也没有。她和明诚性格、喜恶一致,因此,他们说话十分开心,不单只从未在言语上顶撞过;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有说有笑,聊天聊得很开心。

    边吃边看明诚的座位,那儿只有张椅子,她又烦闷,连饭都不想吃。

    放下饭碗便窝在房间里,明诚一个眼神、一个可爱的微笑、让他拖着手、被他轻轻一吻,回想起来心里也荡漾……

    和他在一起,只觉得他是个很好伴儿,好朋友,但他离开才三十多个小时,她已经很不习惯。好象身体里少了什幺似的。

    她放下饭碗去看电视,那是一套外国电视剧集,刚巧男主角轻吻女主角道别,令姗姗又想起了明诚走前一晚和她道晚安。

    她不开心,不想看下去。

    她去看沙皇,沙皇大概今天太累,儿子走了他要独撑大局,已经倦极睡去了。

    她无聊,看看表,才九点半,做什幺好呢?一个人还能做什幺?

    到图书馆,找了本书,平时她喜欢看文艺小说,今晚破例选了本武侠的,仍坐在她常坐的那张安乐椅上。

    她上图书馆必和明诚一起,平常明诚就坐在她的对面。现在那张椅空空如也,她感到图书馆又大又冷清。

    一边看对面空着的椅子,一边看书,十点半钟还是看第一页。

    没有吸引力,把书放回去,拿本世界奇观,不看文字只看图片。虽翻了好多页,可惜一张图片也没看清楚。

    她走出图书馆索性回房间洗澡,洗澡后发觉饭前才洗过一次。没关系,保持身体清洁是好习惯。

    她躺在床上,看看钟,哈,真开心,已经十一点半了,还差三十分钟明诚便会打电话回来。

    他会吗?今天他给沙皇电话,可是却没有提她。

    他不会说谎,她很有信心。

    电话铃终于响了,姗姗跳起来,一手抓住电话,一定是长途电话,高兴得忙不住地答话。

    “喂!姗姗。”

    盼望了两夜一天,但一听到明诚的电话,马上就显得懒洋洋:“明诚吗?”

    “我昨天已经到加拿大,我给爸爸电话。可是,我没有打电话给你,白天在公司谈话不方便。”他热情地说:“在加拿大住了十几二十年,回来竟然不习惯,大概你不在身边。我等着打这个电话,一夜没有睡好,你怎样?昨晚睡得好吗?”

    “不错,和平时一样,躺上床便睡着了。”她在抗拒他,人很矛盾。

    “我好想你,你想不想我?”

    “你才只不过去五天,又不是去了不回来。”

    “真的一点也不想我吗?”听得出他好失望。

    “忙呀!你走了,沙伯伯上班忙,我也跟着他忙,哪有时间胡思乱想?”

    “你在干什幺?”

    “干什幺?睡觉啊!十二点多了,我的三少爷!”

    “对不起,把你吵醒,明天我早点起床给你打电话。拜拜……晚安!”

    “喂,喂!”她急叫:“明诚,喂……”

    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

    她日等夜等就是等这个电话,电话来了,就该好好的倾吐心事,起码说它个晚上。死人,摆什幺款?明诚怕吵她,怕她不高兴急急把线挂了。

    好啦!又得伸长脖子等明天晚上。

    又怨又闷,双手把电话抱在胸前,就这样睡过去了。

    过了痛苦的第三天,十一点,她便坐在床上,守住电话。

    十一时半,电话没有响,十二时,一时,二时……她坐在床上睡着了。

    明诚竟没有电话来。

    什幺原因?她一个早上坐立不安。

    明诚没事吧?

    下午去上计算机课,街上碰见霍安宁。“姗姗!”

    “你全家不是移民去瑞士吗?”

    “是的!瑞士风景很美,可惜清-些。我不甘寂寞,便回来了。反正我们这儿还有间洋行,可代理瑞士产品。”

    “是吗!”姗姗懒洋洋的,关她什幺事?

    “我回来才两天,心想把一切弄妥后就去看你。我们真有缘,在这儿就遇到了。姗姗,我们去吃茶、吃饭。”

    “现在还是办公时间,我出来办点公事,还得赶回去,黄昏要开会。”

    “那明天,明天我接你下班!”

    “我不知道我明天是否有空,先通个电话吧!”

    “好!明天给你电话!”

    姗姗匆匆和他告别。

    以前为了对付明新,姗姗利用过霍安宁和赵乃康,现在显然已无利用价值。

    她和明诚赴宴,几次碰见赵乃康。赵乃康见对手太强,明诚又看得紧,便知难而退。

    霍安宁一家四月慌慌张张去了瑞士,他当然什幺都不知道。

    一分手,姗姗便忘记他。

    回公司,沙皇便对她说:“明诚又买了两块地,他说,美国明年的地价还会涨;因为八五年会有更多人移民前往美国,他准备请人建十二幢房子。”

    “明诚还说了些什幺?”她忍不住问,这不是她一贯的作风。她从来不会主动过问沙家的事,除了明湘。

    “香港的建筑部门没有什幺发展,明诚想申请一些人过去,谈的都是公事。”沙皇笑笑:“他好关心我,叫我不要太忙,多吃多睡,把工作留给他!”

    “啊!”显然明诚没有提过她,昨天没来电话,大概怕吵醒她,说不定他在生气。今晚他来电话一定要问清楚。

    姗姗心神仿佛懒洋洋,情绪低落。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什幺,麻烦!

    晚饭后,霍安宁的电话就来了,姗姗一早就叮嘱了阿金,推说她还没回来。

    口不对心的说过不在乎明诚,但十点就回房间等明诚。

    coc1(由于原书印刷原因,此处漏掉一部份内容,请大家见谅!)coc2

    “虽然美丽,但太-脏。”

    “-脏?什幺意思?皮肤还不够洁白?”姗姗不知道他嫌什幺?

    “雪一样白!身材是没得谈了,可是,请问:这样美妙的肉体让多少个男人享受过?今晚,是第几百次?”

    “明诚!”姗姗愤怒:“你胡说什幺?什幺男人?今晚是第一次,你是我第一个男人!”

    明诚仰头大笑:“你骗我是大傻瓜?连我也不是第一次,我的第一次十四岁时被一个鬼妹骗了。其实,过去你有多少个男人,我也不会介意,但是……但是你根本不爱我,你一直在撒谎,你要我,你……”

    明诚用手撑住墙低头又说:“人非草木,你温柔、美丽又善解人意。说良心话,我的确情不自禁的爱上你,但我不会娶你,因为我不会和你做爱。太可怕,不能,我们没缘没份。”

    “为什幺?我糊涂了。你因为我不肯和你做爱而生气,如今又不要我!”

    “当我和你做爱的时候,想起我两个哥哥,我作呕!”

    姗姗越来越迷惘:“你两个哥哥跟我们有什幺关系?”

    “跟你是男女关系,跟我是兄弟关系。沙家三兄弟都和你……唉!你心里明白,还故意问?”

    “我不明白。”姗姗握着拳头。

    “你真会做戏,那我就告诉你:听说大哥大嫂和二哥,一贯对明湘不大好。不知道你是否受了明湘所托,竟然向大哥、二哥报复,把他们踢走,好等明湘独霸家产。首先我不想追究你为何为明湘卖命,但你用肉诱的方法对付我两个哥哥,我很看不起你。一个全无贞操观念的女人,根本就是下流无耻,而且,不用问,你已经是残花败柳,你竟然还敢用同样方式引诱我?我告诉你,我早有准备,不会上当!”

    “啊!天!我没有。”姗姗惊叫起来:“我发誓,我和你两个哥哥完全没有肉体的关系,我是清白。但我承认我用诡计踢走他们,我是报复,完全是出自我本意,与明湘无关,然而我发誓……”

    “发誓谁都会,但没有用的。”明诚对她的成见根深蒂固:“除非有证明!比如你立刻跟我去医院处检查,证明你根本还是处女,那二哥就是撒谎陷害你!”

    “我!”姗姗骨碌吞一下口水,哽住了:“我不是处女!”

    明诚面一变,他眼神也透露着失望,挥一下拳头,声音沙哑:“你根本就是下贱的女人,大哥、二哥……还有多少人?十八?三十六?嘿!只有一副好相貌!”

    “我不是处女与你两个哥哥无关,我是在毫无知觉下被色魔强奸……”她把一切一切都说:曾家两老、曾如、后父、乐乐、莉莉、明湘……“那不是我的错,在我的感觉中,我是纯洁的,我是处女。因为我没有和男人同床做爱的经验和感受,我不知道做爱是怎幺一回事。”

    明诚初听也很愕然、感慨和难过,但想一想,他摇了摇头:“被人强奸了,不再是处女就可以随便和男人睡觉?”

    “我没有,我说过我从未有。”

    “那你脱光了衣服请我来干什幺?哼!”

    “因为、因为,”她一急,眼泪终于流出来:“我要证明我毫无保留的爱你,我信任你,愿意为你奉献一切!”

    “你很会说话,但我不会上当,姗姗,我们到此也应该完结。我和我哥哥不同,他们可以有很多女人,无所谓,但我只想要一个。我们继续下去根本无结果,我不会娶一个三兄弟都分享过的女人,就算我爱你我也不能做王八!”

    “你……”她抽咽:“为什幺不相信我?”

    “总得有个事实或理由让我相信!他们都反映出和你之间……唉!”

    姗姗拉紧薄被想了想:“刚才你看见我的身体?”

    “我说过你有很好的武器!”

    “不是这意思。在我身上你看见什幺?如皮肤、痣、胎记等。”

    “你的皮肤很细致、很雪白。唔!你的肚脐……是左下方有一块红痣,圆的像颗花生米。”

    “你只不过看一两眼都见到,和我做爱的男人你认为他会不会看不到?”

    “不可能!红白分明,一眼就见到!”

    “那太好了!你两位哥哥大概和我结过不少缘,如果他们能说出我身上的红痣的部位及形状的大小。”姗姗一抹眼,十分冷静:“我死也瞑目。三少爷,你可以马上为我办这件事吗?”

    “好,你等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今天是太高兴,我已经为你和大哥报了仇!”

    “怎样?怎样?”明新大感兴趣。

    “正如你说的一样,最初她摆款,拒绝我,说什幺第一次留在新婚夜。我不理她,她就急了,乖乖地自动奉上。可是我不要,看都不看她,把她气个半死。二哥,她的身材是不是很棒?”

    “一流!劲!”明新竖起大拇指。

    “告诉我,怎样劲法?”

    “三十六、二十三、三十五,标准身材。皮肤又白又滑,啧!迷死人!”

    “有没有满布黑痣、雀斑或胎记?”

    明新想一想:“没有!她是美得白璧无瑕,连颗雀斑也没有。”

    “姗姗说你是个急色鬼,你不会没看清楚吧?”

    “不会!第一、二次可能饿虎擒羊,可是她每晚来我房间陪我睡天光,她的每一寸肌肤我都看清楚。她好淫贱,每晚都来缠我,没有男人她睡不着……咦!谁接门铃?”

    “是大哥,我出门时约他来的!”

    “小弟,你半夜三更找我有什幺事?你大嫂说:若不是你求情她不放我出来。”明正冲进来说。

    “小弟今天为我们向那贱女人报了仇。”明新把明诚告诉他的转告明正。

    “二哥,你去拿瓶香摈我们三兄弟庆祝。”明诚说:“我肚子饿,去厨房看看有什幺好吃的?”

    明诚等明新进厨房,拉住明正低声问:“二哥说姗姗的身材真是没得弹,右乳下面还有颗黑色的销魂痣,是不是?”

    “姗姗的的确确有一副娇人身材,真是人见人爱,销魂痣?……”

    “你不是说大嫂不在就和她在二哥卧室幽会?原来是吹牛!”

    “没吹牛,她和我起码做了几十夜夫妻,销魂痣?对,她右乳下有销魂痣!”

    刚巧明新出来,明诚气极,蓦地起来指住他们:“你们撒谎,联合起来骗我,根本没把我当弟弟。其实,一切都是你们捏造的,姗姗既不是残花败柳,更不是淫贱无耻。她不是个清白、纯洁的好女孩,你们陷害她!”

    明正和明新相视骇然,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姗姗被强奸的事,还以为明诚已经证明她是处女:“不过,是她使计令我们被爸爸逐出来!”

    “不贪就不会中计。或者她也有错,但是你们更卑鄙,连亲弟弟也利用!”

    “小弟、小弟,你别走,你是不是被她迷了?你若是爱上她过去的事就算了,你坐下来,我们好好商量!”

    “我不敢,怕爸爸知道我又和你们在一起会把我踢走……”

    “姗姗,姗姗……”明诚进姗姗的房间,竟然看不见姗姗在床上,但床头柜上却有一封信——coc1诚:

    我终于真真正正尝到失恋的滋味,别忘了劝沙伯伯做手术。coc2

    很明显这是告别信,明诚心一抖,马上用姗姗的计算机传真找到阿金,但阿金坚持姗姗没出房门半步,明诚召她马上到。

    明诚先看看房间,衣服旅行箱等都在,再找另一面发觉浴室关上了门,明诚很高兴敲敲门:“姗姗,你在里面吗?”

    连叫几声没有回音,把鼻子贴近门好象有煤气味,明诚一边叫一边旋门球,但里面下锁,明诚知事态严重,回卧室按警钟,不久家里的佣人都涌了来。

    破门而入,姗姗穿一套纯白的裙子,半躺在一张蓝色的睡椅里……

    蔡医生说就是早送来那幺一点点,否则姗姗早就没有了。中煤气毒并不深,主要是姗姗服了毒,蔡医生没保证什幺,能醒来便是好了,若不醒来,那……

    姗姗原该死在幻羽喷泉。明诚偶然会开快车,但当他知道真相,心急着回家见姗姗,竟然不自觉飞车起来,幸而又没遇上交通警,只要稍有所误,姗姗早就没了。

    明诚回到病房,仍坐回床边的椅子,把姗姗冰凉的手放在掌中。

    “电话打了?”沙皇沉重的声音,他坚持要来看姗姗,他一直坐在床后。

    “明湘回学校去了,谢夫答应去找他,但学校那幺大,打长途电话没用。”

    “我不明白你和姗姗到底搞什幺。珊珊被强奸、被-弃、被后父虐待都熬了下去,今晚竟然会自杀。她向你两个哥哥报复,你又代你大哥二哥向她报复,不是都拉平了吗?你别瞪着我看,如果你以为我是老糊涂你便错了,我一直暗中看着你们,只要不太过份,我不会加以干涉。过去十几天你冷落她,已经令她够难过,今晚又出了什幺花招?”

    “爸爸,本来我只想让她知道,被人报复,被人玩弄感情并不好受。但是大哥和二哥说她淫贱下流、人尽可夫,令我痛心、厌恶和鄙视,今晚我把她凌辱一番……不过,我终于证明大哥和二哥诬蔑她,姗姗是冤枉的,虽然她不是处女……”

    “啊!你和曾如都一样,她被色狼强奸,你们都向这受害者踩一脚!”

    “不!我怎会像曾如那幺冷血无情?”明诚看着姗姗那苍白的脸。他把头伏在床边哽咽说:“爸爸,我错了!”

    “哼!我早就叫你不要和你两个哥哥来往。如果他们是正人君子,姗姗怎样对付他们也没有用;如果姗姗不是真心爱你,你复仇也不会成功。若她就此一睡不醒,看你以后怎样做人!”

    姗姗是个年轻美丽、聪明能干、温柔贤慧的好女子,她是全世界男人的理想妻子。虽然,她不应该报复,可是,你也报复了呀!不是拉平了幺?

    她不能死,她死了往哪儿再找一个这幺完美的妻子?

    但她一直没有醒过,蔡伯伯每天来看她几次,总是摇头。沙皇受不住刺激,也晕倒了。

    生离死别的一-,明诚紧拥着她痛哭。

    明诚发觉手好象被牵动了一下,他连忙抬头,他实在太累太困,竟伏在姗姗床边睡了过去。

    姗姗用惘然的目光搜索四周。

    “姗姗,你终于醒来了?这儿是医院,幸而我及时赶回家,否则……”

    “为什幺救我?活着没意思!”

    “对不起,姗姗。我已经明白一切,都是大哥二哥害的,幸而你已醒过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他们。”明诚悔疚地说。

    “都是我不好,害你们家四分五裂。”

    “爸爸不怪你,只怪大哥二哥一错再错还冤枉你,爸爸也教训我一顿。”

    “沙伯伯还好吧?我不能侍候他。”

    “啊!他很好!”明诚不敢提他晕倒的事:“他来陪了你一个通宵,我怕他挨不住,已经把他送回家,蔡医生来了!”

    蔡医生为姗姗检查:“你暂时要吃流质:牛奶、稀粥。明诚,你两天两夜没睡,该回家睡一觉,不用担心姗姗,她情况令我十分满意,她会很快康复!”

    蔡医生走了,明诚说:“我打电话回家吩咐阿金为你煮粥。”

    “你回家休息,蔡伯伯也说我没事了。”

    “等阿金来交班,我回家洗澡更衣睡一觉再来陪你。要不要请个特护?”

    “请个人回来监视我?”

    “不、不,不请、不请,反正有我陪你。姗姗,那天晚上我态度很坏,说的话也难听,当时……我不好!我正式向你赔罪,你原谅我好不好?”

    “过去的已经完了,我报复,你报复,你请我原谅你,我也请你原谅我!”姗姗轻叹一口气:“我对不起沙伯伯!”

    “不要胡思乱想,过去的事,就当从未发生过。我叫护士拿杯鲜奶来……”

    明诚睡了一觉,人精神多了,他穿上件蓝白套头羊毛衣,白皮裤,白皮夹克,他叫阿国替他去拿鱼蓉粥。

    “厨房说还要多熬一下。”

    “姗姗不在你们便懒懒散散,昨晚我说过一早就要准备好粥我带去医院。”

    “三少爷,你吃点早餐吧!吃完早餐,粥也好了。”

    明诚到楼下,竟然看见阿金,他很意外:“你扔下余小姐回来干什幺?”

    “余小姐说肚子饿叫我回来拿粥。”

    “是不是?快拿粥来……”

    到医院,上楼梯,在甬道碰见护士长:“沙先生,余小姐不见了!”

    “怎会这样?”明诚吓死了。

    “我们正到处找寻,也通知了蔡医生,我正准备到花园看看!”

    “我也去!”明诚和护士长找遍了花园、天台、垃圾房、各楼梯间,甚至连水箱,整个医院都找过了。

    再回到姗姗的病房,明湘和谢夫都在。

    “我们刚来就知道姗姗失踪了。连爸爸都听到风声,他要我们把姗姗找回来。我什幺电话都拨过了,都找不着!”

    “她家呢?”明诚乏力靠在墙上。

    “余伯母哭晕了,她哪儿都不在。”

    继续寻找了一个下午,明湘突然“呀”的一声叫了起来:“姗姗是在圣贞德女书院毕业的,学校边有所修院,姗姗说修院的院长特别疼爱她,若有一天她一无所有,她就进那修道院做女修士……”

    “马上去,她真有可能做修女。”

    他们被请进会客室,那会客室有一扇用彩色玻璃砌成的彩色玻璃窗,里面没装冷气,但也十分阴凉、清静,令人心境平和。

    一会儿,一个穿黑袍、胸前挂十字架的年老修女由里面出来接待他们,并回答他们的问题:“……余姗姗还要静修一个月,经过我彻底观察,举行过仪式,她才可以成为正式修女。”

    “院长,你千万不可以让她做修女。”

    “余姗姗遭遇可怜,如今被坏人害了,无家可归又双亲已故。”

    “她骗你的。”明湘说:“两年前她和我哥哥结了婚,一年前生了个儿子。前几天她就是因为以前在大学的不幸,旧事重提和丈夫大吵后自杀,今天清晨又逃离医院已派人四出找她。她可以扔下我哥哥不理,但不能不尽母亲责任,忍心-下小儿子不要。”

    老修女的面色转了又转:“真有这回事?余姗姗一向不撒谎。”

    “看,这就是我可怜的哥哥,她的丈夫,他的儿子在家哭病了,还有他家翁。我爸爸受不住刺激也进了医院。你不信,打电话到XX医院查问……”

    老修女一进去,明诚就责备明湘:“你怎能把姗姗说成这样子,那老院长不会放过她。”

    “三哥,若她同情姗姗让她做了修女,三嫂就没有了;她生气,把姗姗赶出来,她才会回到你的身边。”

    半小时,姗姗苍白着脸,拖住脚步由里面出来:“明湘,你何必把我迫成这样子?”

    “我迫你?我老远由加拿大回来迫你?你变了,本来你温柔又厚道,竟然会报复,自杀还想做修女?你不要我这老朋友没关系,我三哥可惨,你今天把他吓疯了。如果你做了修女,相信他也会去做和尚了。”

    “我配不上,他要一个身心清白的女孩子。我……不是!”

    “你是,求你忘记那次不幸好吗?”明诚把她拥抱入怀,让她那虚弱的身体,靠在他强壮的肌肉上:“我不是曾如,我以后会加倍怜惜你,补偿你过去的损失。”

    “但我们思想不同、性格不合!”

    “性格思想都同,我和你都重视婚姻,婚前绝不乱搅男女关系,那三次是二哥安排、教我,要我故意羞辱你。其实,你有错,我有错,大哥、二哥错得最厉害。忘记过去一切,回去做幻羽喷泉女主人好不好?”

    “我……”她心软,但犹豫。

    “爸爸说,如果你回家和三哥结婚,他马上接受手术。”明湘说。

    “真的?”姗姗开心地望住明诚。

    “真的,只要你一点头答应,爸爸就有机会站起来做我们的主婚人。你回去亲口告诉他你愿意,好吗?”

    姗姗点着头,明诚从谢夫手中接过那件貂皮大衣为她穿上:“虽然是冬天,但它能令你温暖。”明诚拥着她:“我们回去吧,幻羽喷泉绝不能没有你。”

    姗姗抬头看着明诚,两人相视甜笑,明诚把她的手握紧一点,她感到很充实!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