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时光流逝,水晶结婚已一周年了。

    婵姐正在为水晶刷头发。

    婵姐是吴家的女管家。

    水晶已经是吴家的五少奶。

    吴家有二男三女,三个女儿已出嫁,大儿子一出世就夭折,吴尔希是吴家独子。

    由于吴尔希在家中的地位重要,水晶这少奶奶不好当。

    完全不是物质上的问题,吴家富有,生意又大,钱多,但精神方面就不甚理想。

    水晶看着镜中的自己,回忆起往事。

    十八岁那年她果然考不上港大,很伤心,刚巧吴尔希学成归来,水晶心灰,便决定下嫁吴尔希。

    正当婚事准备得如火如茶,吴父突然心脏病去世,婚礼被迫押后一年。

    吴尔希接管一大盘生意,手忙脚乱,再加上,他是个负责任的人,更忙个不停。

    生意要做好,但,他也要水晶,结果,他们还是结婚了。

    吴尔希爱妻情切,千方百计腾出三个月时间和水晶去欧洲度蜜月,但到意大利才三天,香港一个长途电话来:“股市大泻,停市四天。”吴尔希马上带妻子回来主持大局,蜜月就在这样匆忙、混乱下,完结了!

    回来后开始“救市”,吴尔希比婚前更忙,回家吃饭的时间一天天减少,每天开会到晚上十一二时,通常凌晨三四点才回家。

    吴尔希知道小娇妻一个人寂寞,便哄她:“妈自爸去世后,很孤寂,多陪她!”

    “奶奶只喜欢打牌,我又不会。”

    “你聪明,一学就会,有空打打牌,消磨时间……”

    另一方面,吴尔希又请母亲多陪水晶,因为他不常在家,家中只有婆媳两人,实在很冷清。

    那段日子,婆媳互相关怀照顾,大家总算有个伴。

    水晶不常回娘家,其实,她是很想念娘家,但吴夫人说:

    “你爷爷年龄大了,尔希能陪你去还好,如果你一个人回去,他老人家以为你们小两口闹别扭,他会担心。”

    水晶又觉得家姑有理。

    吴尔希三个姐姐都出嫁,并且已移民外国。吴夫人很疼儿媳妇,吴尔希非常爱水晶,遗憾的是,他极少有空陪她。

    女管家已经为她打扮好,她在全身镜子前转身时,婵姐忍不住称赞:“五少奶,你真是美若天仙。”

    二十岁出头的水晶,已经发育成熟了。

    她高挑身材,五英尺七-高,双腿粉白修长,她没有大胸脯,但胜在均匀,三围尺码是三十三、二十二、三十三。

    她一直留着一头长发,有最上好的粉白嫩肤,双眼水灵灵,略尖的下巴、樱桃小嘴,嘴角还有两个小梨窝。

    她斯文、高雅、有教养,她最喜欢穿“仙奴”的服装,而她也,有着仙奴模特儿的身材和风雅。

    总之,她就是个美人。

    今晚,她穿一件有流苏的白色晚礼服,白色镶银鞋头的高跟鞋。

    下半头发敞着,上半头发梳后扎起,扣上个白色蝴蝶结。

    “婵姐,都好了?”

    “还没有戴首饰。要戴钻石、珍珠还是翡翠?”

    “五少爷叫我不要戴首饰。”

    “呀!对了,今天是少爷和少奶结婚一周年纪念,少爷一定会送一套很名贵的首饰做礼物,还是等少爷回来才戴。”

    水晶甜甜地笑笑没异议。

    “婵姐,现在什幺时候?”

    “五点了,要不要先吃些点心?”

    “不吃了!五少爷订了个蛋糕,应该送到,少爷一下班就回来,大约六点钟。”

    话还未完,佣人已到楼上报告蛋糕送到,水晶叫他们搬上三楼,放在三楼的客厅中。

    虽然没有组织二人世界,仍和家姑同住,但三楼只住尔希两夫妻,是他们的小天地。

    何况吴夫人识趣,吃过中饭就到朋友家打通宵麻将。

    蛋糕很漂亮,心形的,上面还有两个七彩糖娃娃,一个男,一个女。

    快到六点钟,水晶就紧张了,照镜子,整理头发,又喷了点香水。

    五分钟后,电话铃响了,婵姐去接听,一会把电话拿过来:“五少奶,张加玲小姐的电话。”

    张加玲是吴尔希的秘书。

    “吴太太,对不起!吴先生的会议还没有结束,吴先生不能在六点钟之前赶回来,他请吴太太先吃蛋糕,他尽可能八点前回来陪太太,吃饭跳舞。”

    “谢谢你!”水晶把电话交回给婵姐。

    “先吃蛋糕好不好?”婵姐关心这少奶奶,因为她斯文,从不大声责备佣人。

    “蛋糕两个人一起吃才有意思。”

    “是的,今天是结婚周年纪念,叫厨房给你做些点心,双皮奶?”

    “我不饿!”水晶摇摇头:“这儿没事了,你去工作吧!”

    水晶拿了本杂志坐在露台看,反正现在距离八点连两个小时都不到。

    水晶嫁了吴尔希一年,知道丈夫是个工作认真,事事认真的人。

    七点四十五分,吴尔希的电话来了:“晶,真对不起你!”

    “又延迟,是不是?”

    “有个老臣子数目混乱,因为他牵连几个部门,会议没有办法停止。”

    “你估计什幺时候才能结束?”

    “还不能肯定,一查数便好麻烦,你先吃些东西,不过庆祝不会取消,怎幺也赶得及陪你宵夜。”

    “你的晚餐呢?又吃盒饭?”

    “不吃晚餐了,省点时间可以早些回家陪你……”

    听到电话中他身边有杂声,水晶说:“你是溜出来打电话的?去做事吧!有话回家再说。”

    “晶,你真好,我爱你!”

    “我也爱你!”水晶拿着无线电话,的确有点失望。平时吴尔希已经很忙,但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本想开舞会盛大庆祝,后来吴尔希查到那天是公司开月会,正打算开会改期,但接到情报,公司那班老臣子数目不清,月会不开可能招致公司损失,他们才取消舞会,改为两人庆祝。

    婵姐再上来,坚持要给水晶煮面,又要她更换衣服舒展一下,但水晶认为丈夫随时会回来,他们还要去宵夜,她只肯脱下高跟鞋,改穿羽毛高跟拖鞋。

    水晶吃过面,她仍然穿著晚礼服,坐在睡椅上看电视,现在黄金时间好看的电视不多,十二点过后英文台每周还有一两套好片集,半夜一点过后如对新闻节目CNN没有兴趣,根本可以关上电视。

    水晶朦胧的睡着了,突然面颊有点痒,她张开眼睛,看见吴尔希握着她的手跪在她身边。

    “回来了?”她很开心:“我去穿高跟鞋。”

    “俱乐部已经休息了,如果你喜欢,换套便服我们去夜店吃宵夜。”他歉疚地说:“真对不起,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我不能陪你,实在太不应该。只是杨叔若交不出帐簿,我们损失太大,连数目多少都不知道……”

    水晶对公事完全没有兴趣,她只是问:“你今晚吃了什幺东西?”

    “九点钟加玲到快餐店买了三明治回来,我们边开会边吃……”

    “三明治是点心,吃不饱的。”水晶扶着丈夫站起来:“我们还有个蛋糕,可以吃蛋糕,喝牛奶!”

    “蛋糕你还没有吃?”

    “一个人吃有什幺意思,点洋烛、许愿、吹洋烛……”

    他们吃了许多蛋糕,大家都饿了,喝鲜奶又吃水果。

    “饱不饱?”

    “好饱!”吴尔希拍拍肚皮:“家真好,但太太更好,这些日子我把你冷落在家里,你也不责怪我!”

    “你是有工作要做,又不是去花天酒地。不过一个人在家里真的很无聊,也许我以前在娘家热闹惯了。”

    “你闷,可以来公司找我。”吴尔希走过去,把她拥进怀里。

    “看着你们开会?我什幺都不懂,又没有兴趣。”

    “开会是沉闷些,以后有公事应酬,你和我一起去。”吴尔希用两手绕住她的腰:“这样我们可以少分开,多在一起,好不好?”

    “好!下一次。”水晶指了指衣服:“喜欢我这袭晚礼服吗?我特别为今晚设计的。”

    “喜欢,你今晚好漂亮,可惜没有机会公开亮相,让大家羡慕。”

    “下一次!”

    “这个星期日我们再去吃饭、跳舞,就算我向你赔罪,你等一等,我差点忘了。”吴尔希从西装外口袋拿出一只皮盒子,他在水晶脸上吻了吻说:“太太,结婚纪念快乐。”

    水晶打开皮盒,里面是一套珍珠镶钻的饰物。

    “这是今年最新款设计,喜欢吗?”吴尔希又望了望她:“我为你戴上好不好?”

    “好!配我的礼服,我也有礼物送给你。”水晶起来走回房间去,把一份包装得好漂亮的礼物交给吴尔希,吴尔希真是开心,没被太太罚跪,还有礼物。

    那是一支镶了钻石的名牌墨水笔,“给你签名用的!”

    这份礼物对吴尔希很有用处,因为他每天有一半时间用来签名,他拥着水晶深深的吻。

    吴尔希很快便满足地躺在水晶身边熟睡,水晶瞪眼对着天花板,既无睡意,更无所谓满足,她终于起床到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才酣然入梦。

    第二天她自然不能起床陪丈夫吃早餐。

    吴尔希见水晶睡得香,不敢吵醒她,轻轻为她盖好被。

    他梳洗更衣完毕,水晶还在睡,吴尔希含笑摇头,在她粉红的面颊上轻轻一吻。

    小夫妻的确过了一些开心的日子,水晶有空便到写字楼接丈夫吃午饭,或接他下班一起找节目。

    吴尔希有任何应酬都带着水晶,尽量争取时间多在一起。

    但这些日子也过不了多久,水晶下午到写字楼,吴尔希多数正在开会,不是例会就是临时紧急会议。

    晚餐更糟,有一次水晶四点半到公司,吴尔希正在接见外商,水晶在会客室等,一等三个钟点,她抱着手袋都睡着了。

    陪吴尔希去应酬,三五次后,水晶就感到吃力,因为,她对做生意完全没有兴趣,又不懂,所以越听越闷,但又不能不听,一个晚上,度时如年。

    有一天,水晶笑对水菱说:“其实六姐应该嫁给尔希,你不单可以在生意上助他一臂之力,自己也可以大展所长。”

    谈生意,论经济,水菱眉飞色舞。

    “我想过追求尔希,但他看都不看我,只钟情于你!”

    “现在也许不同了,我没用,帮不了他!”

    “尔希上星期才说过,他要的是贤妻良母,他不要什幺女强人,我太强,他受不了我。”

    水菱关心地问:“小妹,你今天说话不对劲,是不是和尔希吵嘴?他欺负你?告诉我,我绝不饶他。”

    “尔希永远不会和我吵架,他对我说话总是低声下气,我也从不跟他吵。第一,我不会吵架;第二,他不吵,我更不能唱独脚戏。”

    “那你为什幺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有点感触罢了!”水晶忽然想起:“六姐,你觉得韦士利怎样?”

    韦士利是吴尔希在英国读书时的同学,去年回来在香港、大陆设厂,水晶请吴尔希为水菱介绍做媒。

    “人品、学问、出身,样样都很理想,就是个子矮小了点。”

    “不算矮,他有近六一半。”

    “尔希六二半,他又没有尔希好看。”

    “他也五官端正,身体强壮,好啦!”水晶拍一下姐姐的手:“我把尔希让给你,反正你配他刚好,两个都是工作……”

    “不行,连妹夫都打主意,卑贱。”水菱挥挥手:“放心,我会腾出半点搏杀时间去观察韦士利,今晚我们去吃饭。”

    “不行,今晚我要陪尔希去应酬。”

    “又是应酬,闷不闷?”

    “闷,闷死,我连杜琼斯指数都不懂,不过最近有些外国厂商竟然陪我谈欧洲时装!”“那岂不好,你最有品味,最会穿衣,还喊闷?”水菱打量妹妹,水晶穿一套白色套裙,缕金绿线镶边,上衣及腰有三颗英文字母的金钮扣。

    “我还是不喜欢和生意人聊天,那些男人根本也不懂时装。”

    “尔希的车子来接你了,快去闷吧……”

    晚饭后,坐车回家途中,尔希望着水晶,水晶疲倦地靠在他的肩膊上。

    尔希吻她的额角,拉起她的手放在大腿上:“六姐告诉我,你每次陪我应酬都闷得要死。”

    “我不懂生意经,又没兴趣学习,所以你们说什幺我都不懂,自然感到有点无聊。”

    “那就难为你了!”

    “妻子应该陪丈夫的,以后我少听多吃就行了!”

    “你一向不是个喜欢应酬的人。”

    “我是不喜欢无谓应酬,特别是应酬陌生人,公共关系我弄得很糟,你和六姐是天才。”

    “以后不再陪我去应酬,留在家里和妈妈打小牌、逛逛公司、听音乐、看电视……做真正的少奶奶。”

    “我陪你,我们可以多见面。”

    “以后无谓应酬我尽量少去,没事就回家陪你,好不好?”

    “当然好!”水晶很满意,尔希的话她一向深信不疑。

    由那天开始,水晶没有再到尔希写字楼,免得分散他精神,妨碍他工作。

    她也不再陪尔希去应酬。

    差不多两个星期,尔希都有回家吃晚餐,虽然下班时间没有固定,但无论等多久,水晶一定等他回来才吃晚饭。

    但渐渐的,尔希的公事、应酬又多起来,水晶等到十二点,尔希知道她一个晚上只不过喝了一碗鸡汤,很心痛。一方面道歉,另一方面,多次要求水晶和母亲一起吃饭,过了晚上八点便不要再等他。

    水晶改为等他吃宵夜,但尔希真是公事忙,回来倦得要死,洗过澡一上床便熟睡了,宵夜也没有吃。

    水晶还是会等他回来的,反正她在家里也没事做,况且,只有深夜和吃早餐的时候,才见到丈夫。

    水晶是个好妻子,从不责备,也不抱怨,更不?嗦。虽然,与尔希结婚后,和她幻想的幸福婚姻不一样,但她也不抱怨,也许她真有中国传统妇女的美德,嫁夫随夫。丈夫不能常陪她,是因为做生意,做生意是为了要赚钱养家让她过舒服生活,他又没有在外拈花惹草搞绯闻。何况对妻子专一,虽然,普天下的女人都希望丈夫整天陪在身边,但他公事忙,实在没有办法。

    反而是吴尔希常感自疚。

    这天,他又拖着倦乏的脚步回家。

    尔希不见水晶在厅中看电视,回卧室才见水晶坐在窗台上,双手抱膝,抬头望着天空。

    她穿一件粉蓝色真丝绣花睡裙,长发散在雪白的背上,单看影子已经美极了。

    “水晶!”尔希扔下公文箱走过去。

    “你回来了!”

    “你坐在这儿干什幺?”尔希抱她下来,为她披上蓝色晨楼,它和睡裙本来是一套的。

    “等你回来。今天的月色好美,还有许多闪亮的星星,我只顾数星星,连你的汽车驶进来也不知道。”

    那扇窗正对花园内的车道。

    “数星星!”尔希怜惜地抚着她的脸:“没人陪你,你一个人在家里一定很难过!”

    “不,我会安排生活,有时候我陪奶奶打牌,和她的朋友去喝茶;有时回娘家,我只要陪爷爷聊聊天,打打蜜月桥牌,他就很开心,今天我就回娘家,十点钟才回来。”水晶神情恬静,没有不安、难过的样子,“我还会和六姐逛公司添新衣。”

    “六姐和韦士利没有拍拖吗?”

    “有约会的,但六姐说这几年她要爬升,事业第一,爱情第二……不管怎样,她每星期总会陪我一天。”

    “你不再是水家小姐,你嫁入吴家,本来应该由我来陪你。”

    “你生意忙嘛!”

    “刚接手真是千头万绪,一个股市大灾难,公司又要扩展,又要收购,这是爸爸生前的愿望,他临死前我答应他会做得很出色。”尔希也叹气:“我独力支持,连个可信任可分担的人也没有,每件事都要自己处理。大公司里面还有个老人帮,他们做生意的手法落后,又贪心弄权,我无论有什幺新改革,他们都会投反对票,他们不能接受新的事物,又倚老卖老,常用长辈、世叔伯的身份压制我。”

    “你才是大老板。”

    “其中有几个老臣子,为爸爸赚过钱、卖过力,爸爸让他们做红股董事,因此他们有投票权。”

    “那怎幺办?”

    “我正在想办法:第一,我不会再让他们摆布,必要时我会采取行动;第二,我必须要物色一些商业奇才,为我工作。有了他们,我就不必再事事亲自过问,可以留很多的时间陪你。”

    “需要很多时间?”

    “唔!如果要两件事同时成功,至少要半年至一年时间。晶!又要你再多挨一段寂寞日子,对不起你!”

    “一年并不算长,我还年轻,可以等。”水晶对丈夫仍然有许多美丽的幻想:“到那时第一件事,我们再去度蜜月。”

    “对!陪你去欧洲买新装。”

    “太好了!”水晶忍不住拍手掌。

    吴尔希觉得她可爱,托着她的下巴,吻吻她的嘴唇。

    “吃宵夜好不好?”

    “不吃了,”他打个呵欠:“我想洗澡。”

    水晶也不勉强,时候也实在不早,尔希明天还要上班,还有许多许多事等着他去做。

    水晶今晚很开心,因为她有了目标,有了吴尔希的保证,她对丈夫仍然抱有百分之二百的信心。

    吴尔希难得有一个星期日,可以整天留在家里陪水晶。

    吴尔希翻日历,突然他叫了起来:“晶,还有一个月零四天就是你的生日。”

    “是呀!”水晶每天闲在家里,她有什幺不知道?

    “这回我们开一个餐舞会,把亲友都请来为你庆祝,你也可以忙一个月,消磨时间。”

    “生日是小事,每年都有,如果你有空陪我吃饭,我已经很高兴。”

    “那理所当然。”吴尔希拖着水晶的手,他坐下,让水晶坐在他膝上:“这不是普通的生日,是你二十一岁生日。二十一岁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代表你真正成长,可以享受许多权利,对社会又有一定的义务,所以你二十一岁的生日非要盛大庆祝不可,还要拍下录像带留为纪念。”

    “我们还是吃顿烛光晚餐算了。”

    “我不同意,除非你有充份理由。”

    “如果只是我们两个庆祝,万一你临时有公事,我厌了一个人在家里吃碗寿面算了。但如果请了亲戚朋友回来,你做男主人又赶不及回来,那怎好意思,令所有人扫兴。”

    “我明白了,你怕我像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那样,是不是?”

    水晶点了点头。

    “那是不同的,上一次事前没有计划,虽然知道有月会,但我已经把时间提前,以为早开会早散会,一定赶得及回来陪你吃下午茶。谁知道突然出现个帐目问题……这次不同,我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会安排妥当。”

    “但那天不是星期日,星期日有保障些,那天星期一,你工作最忙!”

    “太太,结婚可以挑日子,生日哪有规定星期一?”尔希爱怜地拍拍她的脸:“你相信我,有事先做妥,有会先开,你生日前两天再开个特别会议,要做的全做妥,你生日那天我根本不上班,早上就留在家里迎候客人。”

    水晶把脸贴在丈夫胸前笑,很开心。

    “明天你有得忙了!”尔希见妻子笑,他也笑,小两口拥抱一团。

    “奶奶知道一定很高兴,她也喜欢热闹。”

    “她还可以把朋友请回来开麻将局,打个天翻地覆。”尔希玩弄她的秀发:“你别忘了为自己设计一袭华丽的晚礼服。”

    “也为你缝制一套,我们穿情侣装好不好?”

    “好!只要你喜欢,我一定喜欢。你要我扮钟楼驼侠也无所谓。”

    “扮狗扮乌龟呢?”

    “也可以,能逗你开心都可以!”

    “扮乌龟可要戴绿帽啊!”

    “那不行!”尔希吻她的脖子:“你是我的,谁都碰不得!”

    “是不是所有的亲友都请?”

    “唔!”他拉开她黑色睡裙的带子,吻她的香肩。

    “我们现在去列宾客名单。”

    “现在太晚了,明天吧!嗯……”最近尔希一直很忙,他们好久没亲热,水晶今晚心情特别好,也乐于侍候他。

    吴家这个月,真是喜气洋洋的,大概是太久没办喜事,连吴夫人和婢姐,也兴奋得不得了。

    吴尔希仍是比较忙,极少回家吃饭,但水晶也不寂寞,为了把餐舞会搞得有声有色,她有很多事要做。

    水菱交游广阔,认识的人多,她为水晶请了一支乐队,还请了两位知名度不小的歌星助兴。

    时间倒数,五、四、三、二、一。

    水晶从美梦中醒来,愉快地睁开眼睛,身边暖暖的,转头一看,尔希竟然躺在她身边。

    早晨起来很久没在床上见过尔希,每天总是他先醒来,水晶迷糊地随之而起陪他吃早餐。

    看样子他没撒谎,他今天不上班工作。

    都为了她!

    水晶很感动,真想吻吻他,但又不忍心把他弄醒。

    尔希生意忙,长期早出晚归,睡眠不足,今天一定要好好让他睡一觉,好应付今晚的客人和舞会。

    水晶蹑手蹑足离床,梳洗后,穿上早已准备的便服。

    今天好日子,打扮得艳一点,一条粉红圆圈通花厘士裙,上身是人字小企领,窄腰,小散脚,衫脚和袖口都是圆孔通花厘士,当中一排花形小钮扣,是一套明媚、考究、漂亮的套装。

    再看看尔希,仍在睡,她喷了少许他送的香水,先到二楼看吴夫人,吴夫人给了她一个大红封包,又有只钻石镯子,还有许多祝福语。

    她再到楼下看看今天的早餐。

    婵姐看见她就迎过去,拱着双手:“少奶,祝你青春美丽,和少爷永远恩恩爱爱!”

    其它佣人也纷纷来恭贺。

    幸而水太太早已教女儿封好一袋红封包,水晶一面接受恭贺,一面派红封包,大厅顿时热闹起来。

    “今天早上吃鲍鱼鸡粥,吃长寿面,夫人一早安排好。”婵姐陪水晶去饭厅。

    “早餐好丰富,这是什幺?”

    “笑口枣,夫人祝少奶笑口常开,和粥一起吃,甘香酥脆。”

    “一定很好吃。”

    “我今天还没有见过少爷。”

    “他还在睡,让他多睡一会,反正奶奶还没有换好衣服。”

    “少爷今天真的不上班?”

    “应该留在家里,若是赶着上班就浪费了这幺好的早餐。”

    “少爷每天都是匆匆忙忙,早餐塞进口未吃完已经上车。”

    “今天我要他好好吃,享受早晨、享受早餐……”

    水晶回到卧室,吴尔希梳洗好,穿著晨褛由浴室出来。

    “太太,你去了哪里,我醒来看不见,好怕!”他走上前一把抱住水晶。

    “怕什幺?”

    “我习惯每天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你。今天看见床上只有我一个人,我担心你溜了!”

    “溜去哪?我是这儿五少奶!”

    “五少奶,你为什幺起得那幺早?”

    “不是我起得早,是你起得迟,你难得一天不上班不忙公事,我故意让你多睡点,”水晶想着就笑:“今天真开心,什幺好听的祝福语都听过了,早上我还有长寿面吃。”

    “我差点忘了,”尔希轻吻她的唇:“太太,生日快乐!”

    “谢谢,你为我放下一天的公事,我很感激!”

    “应该的嘛!太太生日。你现在闭上眼睛,伸出双手,对了!”

    “咦!放什幺下来,沉甸甸的。”

    “现在可以张开眼睛看了。”

    “树熊!”水晶叫了起来。

    “你一直喜欢树熊,你差不多什幺树熊都有了,我想了好久,觉得应该送你一只水晶树熊。”

    “水晶很亮,通透漂亮!”水晶把玩树熊,爱不释手。

    “晚上关上灯更亮。”

    “一定是最名贵的水晶,红宝石眼睛,黑宝石白鼻子……都是宝!”

    “先别管它名贵不名贵,你喜欢不喜欢这份礼物?”

    “当然喜欢,这水晶树熊有趣又可爱,我把它放在床头柜上。”

    “怎样谢我?”

    “你说呢?”水晶把树熊拥在胸前,笑——的问。

    “你可不能光说,礼物我好喜欢,谢谢你。一定要有点行动表示。”

    “我正想这样说。”水晶故意跑开一点,边跑边笑。

    “不接受,不接受,空谈,行动才最实际……”

    两个人追追逐逐,搂搂抱抱,痴缠在一起。

    尔希硬要她亲他。

    水晶就是不听话,转来转去逗他玩,房门铃“叮叮当当”响。

    “一定是婵姐来催吃早餐。”水晶吐了吐舌头:“奶奶在等着,早餐冷了不好吃,快走!”

    “不行!你不亲我,早餐我不吃。”

    “嘻,不害羞,扮小孩……”

    “你不亲我,我亲你,看我多慷慨,你小气……”

    小两口才真像度蜜月。

    他们下搂,陪吴夫人吃了一顿最长时间的早餐。

    他们慢慢享受,聊聊天。

    “你表姑妈回来半个月,几次请你吃饭你都没有空,今天总算可以见到你了。”吴夫人对儿子说。

    “表姑妈一个人由英国回来度假?”尔希问。

    “你表弟陪她回来,她回来吃东西、购物、打牌,下个月接她的家姑一起移民。”

    “表姑奶奶最喜欢吃日本菜,每次吃都大叫便宜美味!”婵姐说。

    “当然啦!日元升值,到日本玩,消费很大。香港才是饮食、购物天堂。妈,下午我请晶去游艇俱乐部吃饭,你和我们一起去!”

    “我不做电灯泡,也不爱听人家的悄悄话,水晶也不欢迎我去。”

    “欢迎,奶奶,你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去!”水晶叫着,脸红。

    吴夫人哈哈笑:“你看她,还像个刚入门的新娘子。”

    “妈,晶面皮薄,你不要耍她,和我们一起去。”

    “水晶好玩,不介意的。”吴夫人收住笑声:“说真话,我不去,理由多着,你表姑妈今早到,若家里没有人,我们一家三口都出去,她一定哇哇叫;而且,我今晚会大战几十圈,吃过早餐睡一觉,保留精力,才没有那幺笨,跟你们这些年少力强的人到处跑,浪费体力……”

    吃午饭前,他们手牵手在码头附近散步。

    “喜欢那些游艇吗?”尔希指着泊在码头的游艇问水晶。

    “喜欢,这蓝白和那粉红的多漂亮!”

    “我们也买一艘,唔!就叫水晶号,多好听!”

    “我相信以我们的经济能力,用几百万买一艘游艇并不困难,问题是,那艘游艇买回来有什幺用?”

    “为什幺没有用?我们出海呀!我们游泳、钓鱼,我还可以教你潜水……甚至在游艇上开小型舞会。”

    “你有空吗?你多久才有空一天?”

    “迟些买,下一次我们度蜜月前订购,回来就可以拥有自己的游艇。”

    “那应该是一两年后的事了。尔希,我们先要个孩子好不好?”

    “生孩子?”尔希捏捏她的脸:“你自己不就是孩子?虽说有佣人,但身为母亲,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等过几年,你再大一点再说。”

    “你不喜欢孩子?”

    “喜欢。但我们结婚后还没有好好地过二人世界,我们还要补度蜜月呢!等我们享受两三年,再生孩子还不迟。”

    “要是我有了孩子呢?”

    “那当然要把他养下来了,那是我们的骨肉,”尔希笑笑:“度蜜月把孩子、妈、保母、护士,一起带去!”

    “还有爷爷,我妈咪、爹地、六姐、韦士利……”

    “浩浩荡荡,大队人马,壮观啊……”他们又笑作一团。

    回到家,婵姐就说:“五少爷,表姑奶奶来了,正在和夫人打牌,她请你回来先去见见她!”

    水晶一看表:“哇!时候不早了,爷爷他们也快要来了,我还没有更衣打扮。”

    “快乐不知时候过!”尔希放开她的手:“你先去打扮,我去见表姑妈,很快上楼。”

    水晶走上楼梯,婵姐跟了上去,婵姐要为她梳头发。

    “晶……”尔希见过表姑妈上楼,一进房就叫。

    “五少奶在更衣室,马上就出来。”婵姐去为尔希准备浴室。

    婵姐知趣,男主人在,她不会久留主人房。

    一会,水晶婀娜的走出来。

    水晶的长发全梳向后,用头发梳成一个小蝴蝶结的形状。

    身上一件胸围式上身的宝蓝色真丝曳地晚装,外面一件同质同色,长袖、及腰的外套,外套上钉满水钻、珍珠、意大利宝石,镶配成一朵朵不同颜色的漂亮小蝴蝶兰。

    这袭华贵晚装穿在水晶高挑的身体上,真是最漂亮不过,脸上虽然没有什幺化妆品,但身上宝石闪耀,令她看起来明艳照人。

    “晶,你多美,艳光四射!”尔希向水晶张开双臂:“你今晚才是我真真正正的太太!”

    她扭着纤腰过来,脚上是双宝蓝色缎质高跟鞋,鞋头一朵宝石兰花,说:“我不是太太,是你小老婆吗?”

    “是小老婆,年纪小小的老婆。”尔希轻轻捧起她的脸,像怕玷污了她的俏脸似的:“你虽然结了婚,是吴太太,但你散着一把长发,又不化妆,和你一起,我真怕有一天被别人问:‘这美丽女孩是你的女儿吗?’”

    “你好夸张!”水晶轻打他的手臂。

    “真话,你皮肤嫩,实际年纪也小,我比你大八年啊!现在可好,年纪拉近些,你顶多像我妹妹。”尔希细细地打量她:“你等一等,我把生日礼物送来。”

    “别走开,你忙坏了。今天早上你不是把生日礼物送给我了吗?水晶树熊就在我床头柜上。”

    “那是第一份,就像西餐一样,早上那一份是头盆,现在的才上主菜。”一会,他捧了一个心形蓝色丝绒盒子出来:“登!登!登,主菜来了,请笑纳!”

    “为什幺老送我珠宝,一盒糖果就好。”

    “不行!你二十一岁生日,这日子好重要,送糖果太普通,而且钻石配美人,你今天打扮得如此艳丽,怎可以少了珠宝?”

    “我已经有许多首饰,奶奶今天又送了一个钻石镯子给我。”

    “这不一样,为今晚而设,太太先过目。”尔希揭开盒子,闪呀闪,里面是一条蓝宝石镶钻石的项链,当中吊着颗圆形蓝宝石,没十卡也有八卡,还有一对一样款式的耳环。

    “我为你戴上,你看多相配,多美丽!我多聪明,如果我买红宝石,配你这袭晚装就土死了!”

    “很聪明吗?你只不过早知道我设计了这套晚装。”

    “到底喜欢不喜欢?”尔希从后面抱住她,吻她的粉颈。

    “当然喜欢,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那颗蓝宝石为什幺这样重?”

    “宝石越重越保值……”

    “你一天到晚都想着钱!”水晶半转身,用指甲轻刮他的脸。

    “那蓝宝石也漂亮呀!在你雪白的胸前闪呀闪……”他搔她的胸口。

    “别再玩,快去洗澡更衣……”水晶笑着溜开:“刚才六姐来电话,爷爷和爹妈就快到了……进去呀!你当心爷爷上来找你……”

    把尔希塞进浴室,水晶坐在化妆台前,轻轻把尔希弄乱的发丝梳好。

    既为人妻又有盛大餐舞会,素着脸不太好,便化了一个最淡的妆,薄薄的玫瑰色口红,再喷点香水,等会和尔希跳第一个舞时,让他香个饱。

    她戴上尔希上月送她的心形巨钻戒指,还有吴夫人送的钻镯,她站起来一看,珠光宝气,太隆重了,是不是俗了点?

    不管了,今天实在太开心。

    她戴上钻石表时才留意到时间,忙去催尔希。

    尔希也大概好久没享受水压按摩浴,他也忘了时间。

    一个忙碌的商人,连沐浴也成了一种享受。

    水晶把他拉出来,帮他穿衣。

    尔希今晚穿的也是一套宝蓝色的晚礼服,另外一件后面只结上蝴蝶结的小背心,前面也钉上各式宝石。

    一件雪白晚装衬衣,一个宝蓝领花,全套穿上了和水晶就是一对情侣装。

    他再穿上一双宝蓝漆皮镶水钻鞋扣的跳舞鞋,水晶也忍不住称赞:“你真像欧洲的贵族王子!”

    “不是白马王子吗?”

    “英俊是英俊了,风度也翩翩,就差一点点,白马王子好象都不戴眼镜的。”

    “爸说过,‘男人戴眼镜才够成熟,压得住阵,职员不敢把你当小子,谈生意人家也不会欺负你经验少讨你便宜。’”

    “一天到晚都是生意呀!钱呀!”水晶瞟他一眼。

    “好!我明天配副隐形眼镜,不做精明的生意人,做你的白马王子!”

    “开玩笑!走吧!”水晶挽着他的手臂:“亲友都该来了!”

    到房门口,尔希还在她脸上香一下。

    “当心!”水晶侧过头:“我涂了口红,别把它弄花了。”

    “咦!你比刚才更美,摄影的、录像的人都请了?”

    “唔!他们六点钟来,六点钟切生日蛋糕。”

    “叫他们早点来,为你多拍点照留念。”尔希边走边欣赏水晶,她真是美人,越大越美,证明自己有眼光,第一眼就看中她。

    “空紧张什幺?好象今晚是奇迹,过了今晚我会变丑。对了,你的无线电话,锁上没有?”

    “昨晚睡前已经锁上了。”

    “我就怕最开心的时候,公司突然有人打电话找你。”

    “不会啦!我连婵姐也吩咐好了,任何电话我都不接听。”尔希拍拍她的手:“放心!今天我整个都属于你的。”

    不早不迟,刚进入大厅,水菱领头和一家人来了。

    水爷爷看见小孙女,惊喜万分,一把抱住她:“你长大了,还那幺好看!”

    在祖父的眼中,孙女永远是BB。

    “爷爷,你别乱亲她的脸,她只是略作装修,不再是清汤挂面条,弄花了妆就不好看。”水菱格格笑。

    水爷爷轻拍小孙女的脸儿:“现在才好看,才像个结了婚的小妇人,我现在可放心了。水晶呀!你嫁得很好,爷爷好安慰。”

    “你看她一身珠宝,过千万戴在身上,尔希一定很疼她,待她很好。”水太太也在赞美。

    “我们总算没有找错女婿,尔希家庭出身好、学识好、能干,也很英俊,配我们家小公主,刚刚好。”水先生一向欣赏尔希。

    “那都是我的功劳,如果我和尔希爷爷不是好兄弟,水晶就认不到尔希。”

    “不可否认妹妹是嫁得很富有。问题是,钱对她不重要,她要嫁一个爱她疼她的丈夫。”水菱说。

    “我相信尔希一定很疼她、非常爱护她,从水晶脸上的表情就看得到。”水爷爷拖住孙女儿的手问孙女婿,水晶在旁一直笑——:“尔希,你是个十全十美的丈夫,对不对?”

    大家都看着尔希,等他表态。

    “我只承认非常爱水晶,但不算十全十美,起码我不能每天都陪着她,生意忙得我团团转,把她冷落了。”

    “男人大都以事业为重,你不陪她又不是去吃喝玩乐。水晶向来温顺,善解人意,她不会怪你的。”水先生说:“你刚把父亲的生意接过来,困难阻碍必然多,所谓创业难,守业更难!”

    “爸爸临终时也是这样说,坚守住了万事就好办,现在还是一团糟。”

    “庆幸的是大权在握”

    “你们不要碰上面就谈生意经,水晶最没兴趣。”水菱拉着妹妹:“来,拆礼物,看看我们送你的礼物合不合心意?”

    男仆把饮品送过来,客人逐渐到来,吴夫人把水爷爷及水太太夫妇迎了去打牌,韦士利帮尔希招呼客人。

    “尔希请了不少生意人!”水菱对水晶说。

    “你怎幺知道?”

    “我怎幺不知道,我也是生意人,不过我不是老板罢了!那些人在许多上流社交场合都见过。”水菱帮水晶把一份份礼物放好。

    “我最近已经没有陪尔希去应酬了。”

    “你根本没兴趣嘛。”水菱问:“对了!你的同学、朋友还没有来?不是六点半唱歌切生日蛋糕吗?”

    “今晚我只有家人,没有自己的朋友。”

    “怎会这样?有丈夫就不要朋友。”

    “当然不是,其实,我也很需要朋友,但她们差不多都走光了。”水晶喝口香槟叹口气:“我们那一届考大学成绩很差,和我谈得来的玛花和姬蒂考上了,其它考不上大学,又不甘心早婚的,都出国留学去了,碧姬也去了加拿大。”

    “你起码应该请玛花和姬蒂。”

    “姬蒂和我由于生活方式不同,她是大学生,我已经是人家的太太,她认为我丈夫呀、奶奶呀……很老土,来往少了,去年她搬了家,我们便没有来往。玛花全家要移民,她正陪父母去买房子。”

    “就这样一个个走光了。”

    “可不是。”水晶又叹气。

    “幸而还有个宠你的丈夫。”

    “他难得陪我一天,他……”

    “他天天陪着你不求上进也烦,我是个女人也要发奋图强,何况他是男人,你在家享福不知道,赚钱真是不容易,你真要多体谅他!他忙得人影不见没关系,最重要他心里有你,他对你是否专一?”

    “他不可能会有另一个女人,不过……”

    “那就够了,他只爱你,忙完了,定下来了,必然守在你身边。”

    “你自己喜欢搏杀,老是帮着尔希。”

    “你不想丈夫发达吗?你那深情的丈夫来了。”

    “晶,我想跟你单独说些话。”尔希神情焦急:“六姐,你不介意吧。”

    “请便,我看看生日蛋糕送来没有?”

    尔希和水晶到书房。

    “什幺事?尔希?”

    “对不起,我首先向你道歉,不过,道歉也不够,等我回来才惩罚我好不好?”

    “你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我要马上回公司,公司有事。”

    “你没有听我的话关上无线电话吗?”

    “关上了,就因为电话找不到我,张加玲亲自来了在外面等候着。”

    “她把文件带来,签了就算。”

    “不是,是ICAC的人到了公司,由于他们找不到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ICAC?你做了什幺坏事,惹上了ICAC?那的确是很麻烦,若是开会谈生意还可以改期。”

    “不是我,是那班老人党,我和几个可信任的职员,找到了他们贪污的证据,我去ICAC告发他们,ICAC马上采取行动,如今要请我回去问话,协助调查。”

    “啐。”那是何等扫兴:“你去多久,什幺时候回来?”

    “我不敢确定,大约三四个小时,到时候就开始晚餐,不用等我。”

    “你是男主人,你走了我一个人怎样应付?连吃晚餐都不在。”水晶是有点不高兴。

    “请六姐和韦士利帮忙,我留下张加玲,她很能干,会帮助你。”

    “你突然跑了,我怎样向爷爷爹妈交代?”

    “我走前会跟他们说一声,改天再补请他们吃饭。舞会时我相信一定可以赶回来。”

    “你为什幺不等我过了生日再告发他们?”水晶发嗔。

    “我也是星期六才去举报的,以为要等到下个星期四、五,我们都想不到他们的效率那幺高。水晶,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怎幺也想不到……今晚会扫你的兴!”

    “好吧!切了生日蛋糕你立刻回公司。”

    “蛋糕还没有到,他们很守时的,说好六点十五分就六点十五分,但我不能等,我回公司还要开快车。水晶,你体谅我,帮我一次。”

    水晶气得说不出话。

    尔希蹲在她腿旁:“是我不好,惹你生气,令你丢脸,我保证,下一次不会有同样事情发生,最后一次,你宽恕我,等我回来,罚我跪天光,扮狗叫扮乌龟爬……我什幺都肯,晶,帮我,体谅我。”

    “对客人,如何逐一交代?”水晶幽幽地说:“其实你陪我吃一顿早餐、散散步、又一起吃中饭,我已经很满足了……”

    “原谅我,我一定会补偿。”

    “你去见廉署人员吧,我要去招呼客人。”水晶站起来,向外走。

    “晶,”尔希捉住她的手臂:“等我回来罚我。”

    水晶也没有说什幺,因为她已感到失望。

    生日蛋糕吃过了,晚餐也开始了,尔希一直没有回来,连个电话也没有。

    大家观颜察色,都不敢提尔希,怕触动水晶。

    水菱开解妹妹:“尔希这样做也是为了公司好,一劳永逸。”

    “晚餐不回来吃,也该打个电话,一屋的客人。”水晶有点埋怨了。

    “看样子他是走不开,到廉署喝咖啡可不是玩的。”

    “犯法的又不是他。”

    “若犯法就更麻烦了,惹上ICAC真不讲笑的。尔希去协助调查,也不是份优差,但效果好,很值得,别鼓着气嘛。”水菱捏捏妹妹:“你一向大量,胸襟广阔。”

    “你就是帮着他,不公平。”

    “我只是说句公道话,你不懂生意,有很多事情你不能理解。算了,反正尔希答应补请,下一次玩得开心些。”

    乐队奏乐了,歌手献歌了,舞会也开始了,尔希仍然没有回来。

    水晶做梦也想着和尔希跳第一个舞,因此,她换上尔希最喜欢的音乐,准备醉他一醉。谁知道连男主人也溜了,和水晶跳第一个舞的,竟然是水爷爷。

    水晶绝望了,笑容怎幺也展不开来,水菱了解妹妹心事,她带领众人告退,舞会就提早散了。

    张加玲走之前也跟水晶解释过:“吴先生怎幺也想不到ICAC会那幺快展开调查,照理也不应该那幺快。原来ICAC一直就对阮先生那班人展开侦查,吴先生送去的资料正好里应外合,所以星期一就行动了,事前吴先生真的不知道……”

    水晶不懂这些,也没有兴趣去理会,只想回到房间去,但礼貌上她还是谢了张加玲的一番好意。

    客人走后,水晶去看吴夫人,她们牌局还未完,吴夫人拉住儿媳妇的手:“舞会为什幺散得这幺早?”

    “大家明天要上班,一个走,其它的人都跟着走了。”

    “哈!我一直以为今天是星期六。”

    “奶奶,我想早点回房间休息,不陪你了。”

    “去,去,玩了一天,也够累了,洗个澡舒舒腿。”吴夫人看着儿媳妇笑:“晚安。”

    水晶向吴夫人和她的牌友道了晚安,便回卧室去了。

    水晶真的洗过澡便上床睡大觉,第一次没等丈夫回家先睡了。

    尔希虽然赶着回来,但舞会散了,妻子也睡了,他叹着气,拨开水晶脸上的发丝,在她唇边轻轻一吻。

    第二天尔希醒来水晶仍在睡,他淋浴更衣出来,水晶还没有醒来。

    尔希是想等她醒来,向她道歉,说些好话,逗她开心,可惜他等不及,因为他和廉署约好时间,非出门不可,只好在她脸颊上香了香才离去。

    其实,水晶早就醒过来了,每天尔希起床她必醒。但是她一直装睡,原因是,她早已知道丈夫会向她解释;而她,根本不想听他任何解释。

    她告诉自己,算了,反正如何解释、道歉,也难以弥补她昨夜的失望。

    吃午餐时,吴夫人一直看着水晶:“昨天太累,睡过了头,没吃早餐?”

    “是的。”她赔笑:“睡过了头。”

    “尔希好担心,他今天又要赶去廉署,不能等你起床。”

    “我今天没有陪他吃早餐。”

    “他是怕你不开心。”吴夫人关心地问:“仍然为昨天他突然离开宴会生气?”

    水晶也没说什幺,完全不生气、很开心是假的,但是生气也没有用。

    “我自己也是女人,当然同情你,不过,我更相信儿子最爱的人是你。他昨天突然离开宴会,是为了公事。”

    “我也明白,不过,他实在太忙了。”水晶轻轻叹息。

    “遗传。”

    “遗传?”这话题很新,水晶有兴趣了,遗传了什幺呢?

    “遗传了他父亲对事业的狂热,一天到晚想着的,都是生意,还要事事亲自办理。你老爷,比尔希更狂,事业第一,事业第二,事业第三。”

    “但老爷未去世前,我每次看见奶奶,老爷总是陪着你,他对你很好,我还以为他是太太第一。”

    “我挨孤单寂寞,独守空帏好多年了。”吴夫人极力回忆,“我们也是经过拍拖才结婚的,但他并不像尔希爱你般那幺爱我,这就不是遗传,我们结婚后,不单是没去环游世界度蜜月,连澳门都没有去过。当然不是因为没有钱,是因为他太忙,一天到晚不知道他忙什幺,就是不见人,一个星期才回家吃一两次饭,还是新婚呢!我和家姑的感情也不算好,那时候代沟好厉害,别说家翁,连家姑也极少跟我交谈,唉!”

    “日子好难过。”水晶想想自己,似乎已经幸福许多。

    “没事不能回娘家,更不可以随便和朋友同学溜街逛公司。我不会打牌,即使会吧,也轮不到我,只有坐在家姑后面看她打牌的份儿,你说惨不惨?”

    水晶点了点头。

    “幸而不久后我怀孕了,但不幸我一连几个生的都是女儿,翁姑都不开心,他们要的是男孙,其实我自己也喜欢儿子,但生不出来有什幺办法?做女人真难。”

    水晶有同感,女人有两种,一种像水菱那样自尊自大;一种像自己,干等着丈夫怜爱。

    “还好你老爷喜欢小孩,为了女儿,星期日他也会不谈公事陪女儿吃茶看戏,又似乎过了一些幸福日子。自从有了孩子,自然不会再孤单寂寞,日子容易打发。”

    “总算苦尽甘来了。”

    “还不完全是,他仍然热心工作,仍然事业第一,事业第二,女儿第三……一直过了整整十二年,尔希出世了,真是皆大欢喜,老爷还替他取了个好名字:吴尔希——吴家,你有希望了的意思。”

    吴夫人想着笑起来,又说:“尔希这孩子不单带给我希望,还带给我幸福,这儿子漂亮又讨人喜欢,真是人见人爱。他爸爸疼他疼得不得了,无论多忙,总想在尔希每晚睡前赶回来和他玩,亲亲他才让他睡觉,就这样,他培养了对家庭的责任。”

    水晶听得很入神,这与她本身的幸福有极大的关系。

    “他逐年把重责移交到他的宠信身上,不再事事亲自办理,因此,造大了他们的势力,又由于绝对信任,造成了今天老人的错误和障碍。”

    “尔希把那班老人家清出去之后,便可以清闲些了。是不是?奶奶。”

    “未必可以那幺清闲,因为有过他父亲的教训,他不会随便轻信他人。由于找得力助手不易,短期内他还要事事亲自办理。”吴夫人轻叹:“就只有他这幺一个儿子,有个兄弟就好。”

    “怎幺办?奶奶?”水晶很无援。

    “你最好生一个孩子,一来,有了孩子以后,既忙碌、热闹又兴奋,根本没有时间孤独;再说,若有了孩子,尔希对家庭自然看紧些。”

    “我昨天才跟他提起过,他说我是小孩子,不应该生小孩子,我们还没有真正过过两人世界,他不赞成我现在生孩子。”

    “他的话也有道理。”吴夫人笑了笑:“而且人人知道我想抱孙想得发狂,这幺敏感的问题,我也实在不应该参加太多意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