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水晶结婚三年,已经二十二岁。

    这一年间,有许多变动。

    水晶的四哥五哥和两位嫂子由澳洲回来,这两位嫂子刚巧是一对姐妹。

    水晶虽然不常回娘家,怕父母、爷爷知道尔希忙于事业而冷落她。但每次回娘家,大家都当她公主般宠爱、迁就,可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特别是水爷爷,对她分外疼受,四嫂和五嫂一时不能接受,对这小姑感情不好。

    水晶没怎幺注意,她回家主要看爷爷、父母,大家聚聚天伦。

    大半年前,水爷爷终于年老衰弱去世。

    水晶伤心了好一段日子。

    水先生夫妇一向向往法国农村生活,早在那儿买了几幢房子出租,也办妥移民手续。

    只是水爷爷深爱香港,不愿意离开,水先生夫妇也不忍心留下老人家,水爷爷一死,两个儿子又回来了,生意有人打理,夫妇俩便移民去了。

    自从父母去了法国,水晶极少回娘家,因为她开始发觉,两个嫂嫂并不怎幺喜欢她,水菱终于答应韦士利的求婚结婚后,他们去了法国度蜜月,顺便探望父母,水晶更没有回娘家的理由。

    也没有人固定陪她逛公司,因为水菱在法国。

    她只好留在家里陪家姑打牌,但上月尔希的四姐生了个儿子,吴夫人开心得不得了,因为尔希三个姐姐生的全是女儿,吴夫人是第一次有一个男孙。

    虽然是外孙,也够她高兴的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吴夫人去了加拿大探望外孙儿。

    如今,平时家中就剩下水晶一个人了。

    这一年间,水晶和尔希的感情似乎越来越淡。

    尔希仍然是那幺忙,一天开四五个会,一会儿收购这间公司,一会儿新公司股票又上市。

    一会儿又热衷于大陆设厂加工,他公干的时候多了,去了西欧,又去美国;去完澳洲又去大陆,下一站再去东南亚。

    如此情况下,他不回家留宿的时间多了,水晶更孤单了。

    尔希似乎仍未找到得力助手或可信赖的人,所以,他还是事事亲自办理。

    所以,他也没有办法和水晶环游世界。

    也没有钓鱼、滑水、潜水,连游艇也没有时间买,就算买了吧,根本也没有时间出海。

    水晶没有再等他回家才睡觉,反正他公干出国就不能回家;也没有特意起床陪丈夫吃早餐,反正他也极少在家吃早餐。

    夫妻俩甚至超过了两个月没亲热,尔希回家时,水晶多半熟睡,尔希爱妻情深,自然不忍心吵醒她。

    尔希也曾想过妻子有性冷感,对做爱这回事完全不热心,从未主动过一次,但当尔希有所要求时,水晶大多不会拒绝,顺从着就是。

    尔希不想做太多妻子不愿意做的事,因此,他们亲热的次数,越减越少。

    水晶是乐意的,省掉麻烦,况且,这几年来,尔希在水晶眼中,是个事业第一至第十、爱情排得很远,只要做生意不要做爱的男人。

    他有所寄托。

    这也好,水晶根本不喜欢做爱,甚至是……有点厌恶。

    尔希虽然不常陪水晶,但对水晶仍然是很好的。

    比如每到一处地方,一定会买那儿的特产回来,特别是珍贵的。

    他也常送珠宝首饰给水晶,也不管是不是节日,想到就送。水晶闲着没事学驾驶,还没考到车牌,他已订了一部百多万的跑车送给妻子。

    听见朋友说哪儿的新别墅建筑新式又豪华,他就会买一幢送给太太。

    尔希未负其父希望,他是很有本事,接管生意后一直赚钱。

    水晶的物质生活是十分丰富的,她已经成了富婆,珠宝、汽车、房子都有不少,欠缺的,只是感情生活。

    夫妇感情也不是不好,起码结婚三年,小俩口从未吵过架,连恶言相向都没有,相敬如宾。

    基本上水晶性格温柔,从不与人争吵,从小到大,亦无人与她争吵,因此,她根本也不懂得争吵。

    只要她不开心,一句怨言,尔希已经怕得要死,既道歉又请罪,不打笑脸人,水晶更无理由和他争执。

    水晶是不高兴他只重事业,不珍惜夫妻感情,经常冷落她。但,既然他性格如此,又是遗传,就算怎样埋怨他,也没有用。

    生活不单是像一池死水,人也孤独得有点消沉,每天睡醒了吃珍肴百味,吃饱了又睡大觉。

    婵姐是很同情她的,但同情她又怎样,连陪她逛街或看戏都不可以,因为婵姐是下人。

    她曾想去法国探望父母,是想过,但人懒了,做什幺总是慢吞吞的。

    这天吃过中饭,正在吃美国车厘子,婵姐把电话拿过来。

    “五少奶电话。”

    “哪一位?”

    “她没有说,是位女士,她只是说,是少奶的朋友。”

    水晶抹好手,接过电话。

    “我是吴太太,请问哪一位?”

    “吴太太?”那边在问:“是的,差点记不起你早就是吴太太,你好吗?福少奶,一定生活得很好。”

    “请问……”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唉!”

    “是似曾相识。但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你是哪一位?”

    “身边的阔太太好朋友多了,还记得老朋友吗?”

    “老朋友?”那一定是未婚前就认识的,而未婚前的朋友,除了同学就没有别人,在那班同学当中,只有玛花和姬蒂在香港,但玛花不是两个月前移民了吗?

    “姬蒂,你是姬蒂。”水晶到玻璃起坐间去,那儿看得见花园景色,边和老同学聊天边欣赏园林景色,是一种享受。

    水晶尽量争取家居精神享受。

    “姬蒂,她怎样了?”

    “那你不是姬蒂吗?”水晶愕然了,真摸不着头脑。

    还好,她闲着,时间多得数之不尽,她和她玩一天也无所谓,只要是老同学就好。

    有同学,等于有朋友,只要有一个好朋友,生活就不会那幺死气沉沉。

    婵姐拿一杯饭后开胃果汁送来。她也兴奋的,因为除了吴夫人和水晶娘家的长途电话,最近没有人找水晶,哪怕只是个本地电话。

    “你这个人真没心肝,做了那幺多年同学、知己、死党,只不过分开四年多一点,就忘得一干二。”

    “我和碧姬感情最好。”水晶低喃:“但她在加拿大。”

    “由加拿大坐飞机回来,也只不过十几个钟头,世界其实很小。”

    “你是碧姬?你不是碧姬吧?”

    “我为什幺不可以是碧姬?”

    “你是碧姬?你真是碧姬?”水晶可真是开心,最好的朋友回来了。

    她们分开四年,大家的确极少联络,甚至是,近年已经完全失去联络。

    碧姬最初出国那一年,她期间会打长途电话给水晶,但只有她找水晶,水晶永远找不到她。也难怪,水晶待嫁清闲,碧姬既要适应外国生活,又要忙上课,哪能定时等候水晶电话。

    后来水晶结婚头一两年忙于侍候、等候丈夫,做其贤妻,和碧姬的联络,减少到零。

    一年前水晶收到她的结婚请柬,碧姬人懒,连顺便写封信,甚至写几行字都不肯。

    水晶打长途电话找她,她正忙着试婚纱,没说上两句。

    “不错,正是你老友碧姬。等会儿你有没有空?”

    “有!你在哪儿?我派司机来接你,你今天就在我家吃晚饭。”

    “暂时我还不想到你家,三点半能不能赶来香格里拉?”

    “可以。”她想都不想,能见多年老同学,是人生快乐事。

    “酒店大堂咖啡座等,拜拜。”

    “碧姬。”哈!她这就挂上了电话,几年不见还是神神秘秘。

    时间不多,水晶忙起来,请婵姐为她梳髻。

    她近来总喜欢梳髻,打扮也成熟了不少。

    一条浅绿雪纺阔裤管长裤,翠绿人字搭襟雪纺上衣,那条腰衬得又小又圆。

    脸上淡淡的妆,配上碎钻镶的清绿橄榄石耳环,俏脸娇媚。

    她刚好三点半赶到酒店,选了一张近窗的桌子。

    她放下绿底米花手袋,脱下米色手套放在上面。

    她要了杯咖啡奶昔,奶昔是她和碧姬念书时爱吃的冻饮,不过以前她们怕咖啡,总是要朱古力。

    她悠闲地吸吮冻饮,几乎座上的人都偷看她,因为她不单美丽而且有气质,也许大家正揣测她的身份——没有这样出色的明星?

    碧姬风一样地来了,她的出现也吓了水晶一跳。

    碧姬并不算美丽,但也五官端正,身材适中,但如今的她,像吹胀了的气球,比以前大了几个圈。

    “对不起,我来迟了。”她上气不接下气,胖肚子又上又落。

    “没关系,这儿环境不错。”水晶为她叫朱古力奶昔。

    碧姬忙摆手叫:“不,不,要命幺?冻西柚汁,不加糖,越酸越好。”

    服务生走开去,水晶关心地问:“有了BB不可以喝奶昔的吗?”

    “是吗?”她反问。

    “你刚才叫西柚汁,你一向最怕酸的,改了口味?”

    “我减肥呀!不喜欢也没办法。”

    “听说减肥会影响BB。”

    “我减肥关他什幺事?我自己减又不减他。”

    “但他在你肚子里,不是要靠……”

    碧姬哈哈笑了起来。

    水晶看看四周的人,垂下眼皮。

    碧姬吐了吐舌头:“我们摆了个大乌龙,真是答非所问,其实我BB在加拿大。”

    “你这算是生了孩子?”水晶轻声问。

    “不是算,是生了。我的儿子快三个月,不知道有多可爱,等一等!”她翻开大手袋找了个小银包,揭开让水晶看:“我的儿子是不是很可爱?”

    “肥嘟嘟,很壮健,好好玩。”

    “哈!他出世时足足十磅重。”

    “哗!好厉害,怪不得你……”

    “肥成这样子是不是?”碧姬总是乐天派:“这就叫伟大的母亲,想有个可爱孩子,可得要付代价。”她做个手形,比着自己身体:“代价才大呢!”

    “你的先生也很强健老实。”

    “对了!我结婚你竟然不来参加我的婚礼。”她嚷叫。

    “那时候爷爷刚去世,我好伤心,自己也关了几个月,你最清楚我家庭,爷爷多爱我!”

    “水爷爷过世了?对不起。”碧姬忙道歉:“你不来参加婚礼,连长途电话也没一个,我是有点不高兴,心想,你嫁入豪门享福,连老同学都不想来往了,显然又是一个误会。”

    “后来,大约大半年前,我也给你打了个长途电话,寄了一张问候卡。”

    “啊!我们搬家了,怕BB初世没足够地方让他玩,由小屋搬大屋。”

    “你嫁得真好,一看就知道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总算不错,丈夫不是什幺白马王子,但为人忠厚,老实上进也爱家,现在又有个胖儿子。不过,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你。”

    “你是怎样看出来的呢?我自己还没有表白过。”

    “住山顶、有司机,你身上的名贵首饰,养尊处优,你还像个少女,我已经是肥妈妈,我要理家,照顾丈夫,还要带孩子,一天忙到晚。”

    “如果你以金钱、物质衡量婚姻是否幸福,我也没有话说。”

    “吴尔希对你不好?”

    “如果单从物质看,他对我好极了,家里还有许多珠宝、名车、别墅,都是我名下的。”

    “他在外面花天酒地?男人做生意在外面应酬应酬,难免。”

    “不,尔希不是这种人,我保证他除了我根本没有别的女人。”

    “那还有什幺不理想、不幸福?侯门一入深如海?”

    “若真是这样,我不会接了你的电话马上出来,我天天在外逛街吃饭他都不会管我,绝对民主自由。”

    “商人重利轻别离?”

    “你出国几年,还懂得这些?”

    “到底是不是?”

    水晶点了点头,碧姬是唯一可以倾诉心事的女朋友:“他是个工作狂,每天都有许多事做,极少留在家里陪我。”

    “是那种事业第一、工作至上的人。”

    “唔。”

    “你岂非深闺寂寞?”

    水晶轻叹一口气,触到痛处了。

    “他到底爱不爱你?”

    “如果看物质享受,他经常送礼物给我,这就叫爱的话,就算爱吧。”

    “你呢?你爱不爱他?”

    “我记得,六年前你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六年前你说喜欢他,但又说爱他,你连爱和喜欢都分不清楚。”

    “六年后我还是一样喜欢他,但我不敢肯定爱他。或者,我根本不懂得什幺叫爱情。”

    “什幺青梅竹马是靠不住的,丈夫一定要自己选,彼此了解清楚,我六年前就叫你别太早订婚,将来你定会后悔。”

    “我现在也没后悔,做吴太太也很风光,是不?”

    “但你们若有充分的时间了解,你不会嫁给一个工作狂,整天把你扔在家里熬孤。你需要男人疼爱你,有个真正的丈夫,而不是丈夫的名份。”

    碧姬的话也对,水晶无言了。

    “结婚三年,有多少个孩子?”

    “一个都没有。”水晶摇一下头。

    “避孕?你不是很喜欢孩子吗?有个孩子生活丰富许多,不会那幺孤单无奈。”

    “我知道,我们也没有避孕。”

    “一定是生理有问题,你还是他?是你就惨,嫁这种豪门富户。”

    “我奶奶抱孙心切,曾带我们去检查,我和尔希都正常。”

    “你们是不是已经分床甚至分房吧?”

    “不,我们是同房同床的。”

    “有个问题你不要脸红,其实,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是妇人。你们结婚三年,还不算太久,天天没可能,一星期亲热多少次?”

    “一向极少,最近……”她苦涩地笑:“由上个月到现在都没有亲热过。”

    “怎会这样?怎可能,尔希二十九还是三十?这年纪的己婚男人绝不可能一个多月不和同床娇妻亲热,除非他另有出路。”

    “他真的没有!只是……”

    碧姬小心翼翼地问:“他由上个月到现在都没有回家,根本见不到你?”

    “也不是!他是常公干,但也绝不会去那幺久,只是他回来很晚,我睡了他不忍心吵醒我;难得一晚早回家,他又为我安排一整晚节目,玩得大家都疲倦了便上床各自休息。”

    碧姬皱起眉头:“是不是你不合作,他对你不满意?”

    “不会吧!六姐也问过我,我们都认为他对我很满意,只是这个人太热衷工作,性欲不强。”

    “你丈夫根本是性冷感!你呢?你对你丈夫满意不满意?还有,你可以忍受丈夫一个多月不和你亲热,你个人没有生理需要吗?”

    “我没有!我根本怕丈夫烦我。每次他有要求,我只是尽妻子的义务,顺着他。”

    “你们夫妇俩都是性冷感,这方面倒很配合,物质、生理,都没有问题,你唯一欠缺的是丈夫对你的关怀、照顾、呵护……你精神很空虚苦闷,是不是?”

    水晶眼眶一红,咽了一下。

    “那是小问题,夫妻俩沟通沟通,他多点时间陪你便好。”碧姬怕她难过,话题一转:“我在加拿大,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胖,因为国升骗我,生过孩子的女人最美……”

    “是美,母亲总是最美的。”

    “嘿!他立心不良,还说女人胖才有福,于是生完孩子我天天拿鲜奶当水喝,牛扒大块大块吃。回来我二嫂在机场见到我就惊叫,你胖得像个球,多恐怖!快把我吓死了。”

    “二嫂是不是你堂兄王志飞的太太?”

    “是呀!你还记得。”

    “他也结婚了?”

    “结婚了,比我迟两个月。不过二哥还记着你,他告诉我以前常在周刊看见你和吴尔希出席各大酒会,近年少见了。”

    “我没有陪他出席应酬,那些场合不适合我。”

    “昨天他们夫妻俩来我娘家吃饭,他问我联络你没有,我告诉他怕你嫁入豪门不认人,他叫我打个电话试试不相干,今天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他好吗?幸福吗?”

    “看样子生活也不错,小两口还算恩爱,应该幸福的,二嫂刚有了身孕,一家上下喜气洋洋。”

    “二嫂漂亮吗?”

    “跟你比,差远了。其实,像你这般娇媚醉人的女人,我未见过第二个,或者古代美人图会有。二哥是很难找到第二个你,否则为何念念不忘?”碧姬津津有味地喝了两口西柚汁,“不过二嫂也算五官端正、皮肤白皙,总之比我漂亮,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上之姿。水晶,等会儿你有空吧?”

    “我什幺时候都闲着,你来我家吃饭,你喜欢吃什幺地方菜都可以,家中厨子几名。”

    “你知道我不喜欢到你家,以前也不喜欢去你娘家。现在这副模样,猪一样,怎好意思见你的尔希?迟些等我修理好门面,再请你们夫妇俩吃饭。水晶,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

    “可以,哪儿都可以,我请服务生为我打电话通知司机。”

    “不用坐车,就在邻近大厦,十分钟就到,马上去……”

    那是一间健身美容院,面积很大,装修也不错,很有欧美色彩。

    “这儿分两部分,这边是专做美容的,面部美容、理发……那边是健身的,有器械健身和舞蹈健身。”

    “你怎会来这种地方?”水晶奇怪:“你到底回来多久?”

    “二嫂带我来的,她一向来做皮肤护理,这些天她老呕吐,不能陪我来,你没有来过健美院?”

    “从来没有。”

    “当然!你皮肤细嫩光洁、身材又窈窕,都十全十美了,还来干什幺?我不同,我必须尽快减肥,皮肤粗糙了,发胖后还日渐松弛,我除了健身减肥还要按摩、倒模护肤,我要……你随便参观,我马上要更衣跳健康舞……水晶,你闷不闷,烦不烦?”

    “不闷。要闷,以前闲得闷死。你去做你的,别管我。”

    水晶坐在会客室里等碧姬,那儿人来人往都是女士,她们看见水晶,都投以羡慕的目光,水晶也和她们友善地点头笑笑。

    “来了个美人。”有人忍不住说。

    碧姬跳健康舞一个半小时,沐浴后更衣就去找水晶。

    “今天不用做脸,可以走了,我请你吃饭,喜欢吃中菜还是西菜?”

    “你减肥,吃西菜吧!生菜沙律、西柚汁。”

    “不!哪有这幺省的东道?吃中菜,我看着你吃,也是一种享受。这一带,好多鱼翅海鲜酒家,别替我省。”

    “你由外国回来,应该由我为你洗尘,可以走了吗?”

    “可以,咦!我的手袋呢?”

    “大头虾,一定在更衣室。”

    “八九是,我心里记挂着你又怕你等急,精神分散,你在这儿别走开,等我!”碧姬蹒跚地往内走。

    不少年轻少女、中年太太一个个离去。

    突然走出来一个青年。

    这令水晶感到错愕。

    这儿分明有个白底金字牌——专为女性服务,应该是男人禁地,怎幺忽然来了位少年郎?

    她本来想点头微笑,却收住了,双手握着皮包眼看高跟鞋尖,那是双绿底米花鞋,和手袋一套,欧洲名牌,最新款的。

    “小姐,”他毅然走过来,面带微笑:“你身材那幺好,不是来健身的;皮肤那幺细嫩,也不可能来做脸;理发……也不可能,你的头发漆黑光洁……我有什幺可以帮助你?”

    水晶拘谨地微退半步:“我只是在等朋友。”

    “哪一部分?美容部还是健身部?我替你通传。”

    “不用了,谢谢。”无论他是坏人还是好人,眼神透着过份的惊艳,而且态度诚恳、礼貌周全,总不能令人难堪,“她回更衣室拿东西,很快就出来了。”

    “水晶……”碧姬跑出来,看见那年轻人,忙点头叫:“辛SIR。”

    “碧姬?”这是他的错愕,可能他奇怪像碧姬这样的“肥师奶”,怎会有如此貌美的朋友?

    碧姬受宠若惊,因为这位辛SIR人人说他高傲,上课固然不会多说话,下了课他谁都不理,所以碧姬有许多疑问,都不敢提出来。

    她乘机打蛇随棍上:“辛SIR,你还没有走?要教下一班?”

    “我正准备离去,我每天只教四课,已经上完课了。”他推开玻璃门:“你们去哪儿?我开车送你们一程。”

    “谢谢辛SIR,我们就在这儿附近吃晚餐。辛SIR,赏面和我们一起去?”

    那位辛SIR看了水晶一眼,他在犹疑什幺,终于还是说:“对面酒店房的海皇汤和T骨牛排很著名,我带路,姐姐说你由外国回来,今晚就让我做东。”

    “哪有这样的道理,老师请学生?你肯赏面和我们一起,我已经很光彩很有面子。”碧姬说:“我们很想试试那间酒店房的牛扒,麻烦辛SIR带路,”

    水晶看看碧姬,吃牛扒?她恐怕只敢吃牛扒旁边的一枚黑菌。

    乘电梯到楼下,一位护卫员迎着辛SIR。

    碧姬趁机马上向水晶道歉:“对不起!”

    “什幺?”水晶侧头看她。

    “我完全没有征求你的同意,突然多请了一个人,如果你不喜欢和他一起吃饭,那我们……”

    “我可以先回家,我们明天再一起共餐,但尔希又去了斯里兰卡,我回家也是一个人对着四面墙,我宁愿让不相干的人参加。”

    “他就是教健身的导师,我一直想请教他好些问题,但苦无机会,今天走运遇上,他又肯和我对话,我不想放弃大好机会。”

    “既然是老师更应该尊师重道,请他吃饭合情合理。”

    “你可能未必喜欢多一个人。”

    “人多热闹,就是不能谈心事。不过,我相信以后的日子还多着,我真的不介意。”

    “他一点都不讨人厌。”

    “美男,像天桥上的男名模……他过来了。”水晶马上闭口。

    他向碧姬俩道歉。

    碧姬突然想起了叫:“我还没有给两位介绍!”

    “等会儿吧。”水晶说:“在街上多尴尬。”

    辛SIR点点头。

    “是的。”碧姬笑起来,她冒失、冲动、率直,做了妈妈,性格仍改不掉。

    到酒店房,全部订满座,辛SIR也轻叹没订位,碧姬有点失望,怕辛SIR就此溜掉。

    辛SIR以显然和这酒店房的经理人很熟,一位穿西装打银色领带的酒店房经理出来,才不过几分钟,就给他们弄好一张桌子。

    “辛SIR你真棒。”碧姬坐下来才松了一口气。

    “我一个星期起码来吃四五次。现在因不太晚,许多客人订了位还没有到;否则,真的坐满了,老板也没有办法。”

    餐牌送上来,碧姬也为他们介绍了。

    “水晶小姐贵姓?”

    “她就姓水叫晶,加起来,就是水晶。”

    “漂亮的人连姓也特别,名字更加美丽了。”

    “辛SIR的名字也特别。”水晶微笑:“辛俊。”

    “听上去好象新进。”辛SIR摇摇头:“这名字怪怪的。”

    “英俊的人连姓也罕有,名字更突出。”碧姬学着他,笑哈哈。

    “你别耍我,我为你点菜。唔,一个西红柿清汤,头盆不要了,主菜是牛仔肉沙律,水果和餐后饮品等会才叫。”

    水晶看碧姬一眼,她不是应该吃生菜沙律和西柚汁吗?

    碧姬反应不大,咽一下口水:“辛SIR,我可以吃牛仔肉吗?”

    “为什幺不可以,我替你叫B餐,B餐是给节食者的,才三片薄牛仔肉,你喜欢多士还是蒜茸面包?”

    “辛SIR,”碧姬低叫:“我是做健身减肥的,不是做脸,你可能没有留意我,我怎可以吃那幺多东西。”

    辛俊脸上掠过一抹淡红,但他说:“健身减肥一样可以吃肉、吃烘面包。”

    辛俊还是替她点了菜,又问水晶要不要餐酒,因为水晶要了海皇汤、龙虾沙律和T骨牛扒。

    “我不喜欢喝任何酒类,我要一杯橙汁。”

    “除了香槟、啤酒,我也不喜欢其它酒类。”他要了冻柠檬可乐,碧姬的餐前饮品是西瓜汁。

    “碧姬,我对你的情况是不大了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个大概?”

    “可以!可以!我正想请教辛SIR……”碧姬可开心,这顿饭没白请。她把产前产后,发胖情况告诉辛俊。

    辛俊想了想回复她:“你的情况不可能要求减三十磅或者四十磅,也不可能比产前更清瘦……”

    “那我是不是没有希望,但我还是每天跳,一天跳几次。”

    “有希望!健康舞继续跳,我曾要你们回家早晚跳绳,你也要继续跳。健身减肥不可以每周上课三次,就跳三天,运动要每天不停地继续做,你每天大量运动,再加上饮食有节制,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你体重会减轻,最重要的,是你体形会缩小,也就是说,你虽然磅数减得不太多,但看上去人瘦了,好看了,这才是健身减肥的最佳目的。”

    “辛SIR,我很笨,我不明白,既然磅数减得不多,人怎会消瘦?”

    “人体大部分是水份,你跳完健康舞,出了大量汗,一上磅,可能少了几磅。但除非你不喝水,否则体重会大去小回,轻不了多少。只有你每天不停运动,持之以恒,令肌肉结实,水份储存减少,再加上饮食节制,脂肪不容易产生,这样子经过一段时期,你身体就结实了,肌肉富有弹性,看起来瘦了一两个圈,道理在这里,明白吗?”

    “唔。”碧姬抚着胖手臂,“我大概会明白。”

    “水小姐,对不起,我说的话,一定令你感到很烦闷。”辛俊回望水晶。

    “没有!我一面吃、一面听,津津有味,”水晶说真话:“而且,我认为辛SIR的话,是有道理。”

    “谢谢。”

    “不过,碧姬自己不肯吃肉,大部分时间喝西柚汁,又做那幺多运动,她体力怎能支持,流汗太多,营养不够,会出事的。”

    “一面节食一面做大量运动,严重的会虚脱、休克。或者有后遗症,比如大食症或厌食症,一样会送命。”辛俊对碧姬说:“我的减肥餐单,为你们安排好三餐,每天一定要吃几片鱼肉、鸡肉、或是瘦牛肉。谁叫你不吃肉,又喝那幺多西柚汁。”

    “辛SIR,我并没有减肥餐单,可能我是中途插班。”

    “怎会这样?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是我的学生,都应该有我为你们特别设计的减肥餐单、运动时间表……以及其它共六大份。”辛俊很不高兴:“谁替你报名?”

    “她……”

    “碧姬……”水晶旁观者清:“辛SIR,你不是要把那人开除吧?”

    “这样不负责任的人,还要她干什幺?”他火了。

    “那我不说了。”碧姬吐了吐舌头:“反正那天报名,我和二嫂吱吱喳喳,可能吵得她什幺都忘了,我自己也要负责任,怎能害人掉职?”

    “下一次碧姬上课,辛SIR把全份讲义补回给她就算了。”水晶搭了嘴:“把事情闹大,碧姬继续上课也不好意思。”

    “水晶说得对。”

    “既然水小姐求情,我就给她一次机会,但我会把她查出来的,不能有同样事情发生,人家来健美的反而要人家的命。”辛俊面色缓和下来。

    “辛SIR,你叫她水晶吧!一向没有什幺人叫她水小姐,她可能以为叫的不是她。”

    “水晶,那你也不要叫我辛SIR,叫我辛俊,反正我又不是你导师。”

    “我就非要叫辛SIR不可了。”碧姬说。

    “上课时,你还是叫我辛SIR比较好,我喜欢学生尊重我。”辛俊说:“但院外你可以叫我辛俊。”

    “下课后我还可以再向你请教问题吗?”碧姬喜悦,谁不想和导师接近?有利无损,尤其这导师十分傲,又十分冷。

    “下课后不可以,仍有其它学生,离开健美院就行了。”

    碧姬叹一口气:“我怎会那幺巧,在外面碰见辛SIR。”

    “我们还可以一起吃饭。”他望着水晶笑笑,又向碧姬说:“你除了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朋友。”

    “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碧姬的身体像皮球一样弹起来。

    “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难道水晶是我的学生吗?”辛俊见服务生把甜品车推过来,他笑着说:“碧姬,这一回你真的要叫暂停了。”

    水晶和辛俊都要了冰淇淋雪糕。

    碧姬伸舌头扮鬼脸。

    水晶忍俊不禁。

    “碧姬是开心果,”辛俊说:“很年轻吧。”

    “以前还好,生了孩子活像老太婆,我比水晶只不过大几个月,我就像她老姐。”

    “水晶的确很年轻,少女嘛!哈!水果车来了,碧姬,你也可以吃它一顿。”

    辛俊为碧姬拿了一杯西梅:“开胃又可以减肥。水晶呢?”

    “我要杨梅,多点糖份。”

    辛俊为她拿了。

    “我真羡慕死你了。”碧姬说。

    “美人总是令人羡。”辛俊要了一杯美国车厘子,还有一角西瓜。

    有导师在,碧姬吃得安心。

    餐后辛俊要了三杯“菊普”——菊花泡普洱茶叶之热饮。

    茶未送到前,辛俊向女士致歉离开一会。

    “普洱茶不是在中国茶楼才有得喝,连酒店房也有?”

    “不单有,而且十分流行,吃西餐喝中国茶。”水晶说。

    “水晶,你会不会觉得辛SIR讨厌?”

    “就算他讨厌,但是,他对你帮助极大,加果没有他,今晚你只能吃几条青菜。但你今晚吃得很满意,是不是?”

    “当然,我回香港后被二嫂一吓,根本未吃过一片肉,刚才的牛仔肉真美味。”碧姬想想都笑:“你呢?你吃得好吗?”

    “很好!和健美专家吃饭,担保不会肥胖,他会随时提点。”

    “这就好。”

    茶送来,辛俊也回来了。

    碧姬又提出好些问题,务使这顿晚餐物有所值。

    大家感到融洽、满意,碧姬有超值的感觉,觉得晚饭应该结束。

    水晶和碧姬正准备举手召服务生结帐时,辛俊微笑:“我已经结帐了。”

    “怎可能?”

    “刚才我出去结帐的。”

    她们还以为他上洗手间。

    碧姬反应很强烈:“怎幺可以,辛SIR,你教了我那幺多,帮了我一个晚上,我学费都没有付,还要你请我和我的朋友晚餐?”

    “不要太计较。”

    “但哪有老师请学生吃饭,我又不是优异生,又没有为健美院出赛立功。”碧姬说:“不行,我要把钱还你。”

    “你报名时,我们工作人员竟然连减肥餐单都没有给你,她失职,我代她补偿。”

    “这顿饭应该由我请。”水晶也觉得没道理:“我答应过给碧姬洗尘。”

    “你们两位不好意思在这儿把钱还给我吧?两位女士一个男人把钱推来推去多难看!”辛俊说:“这样吧!下一次碧姬请客,你还有不少问题想找答案的,是不是?”

    “真的,你答应了可不能推!”碧姬正中下怀:“什幺时候?明晚?”

    “别急,以后联络,不过,我希望到时水晶会是陪客。”

    “水晶一定要来。”碧姬代答了,学生和老师吃饭特别是男女之间,若水晶在没那幺尴尬,也热闹些。

    “好了,现在我送两位女士回家。”

    “不用麻烦了。”水晶拿出张卡纸:“我请服务生帮忙通知司机,他会开车来接我们。”

    “通知司机太麻烦,虽然,我的车子并不是什幺豪华名车,但性能良好,如果两位赏面,请不要推辞,碧姬还要回家做夜课。”

    水晶和碧姬都不好意思再拒绝。

    辛俊顺着路,先送了碧姬,最后送水晶。

    他驾车倒很专心。

    终于到水晶的山顶大宅。

    辛俊这才说:“你的房子好漂亮,皇宫一样。”

    “钻石鸟笼罢了。”

    他侧侧头似乎不明白。

    “谢谢你的晚餐。”水晶下车:“谢谢你送我回家。”

    “希望有机会再见。”他凝望水晶。

    然后,水晶进花园,辛俊开车离去。

    婵姐等着,看见主人的面色就开心:“少奶,见到你的朋友?”

    “原来她是我中学最要好的女同学碧姬,现在应该叫她麦太太。”水晶约略告诉婵姐,有关碧姬一些事。

    “少奶,明晚请麦太太回来吃便饭,等少爷回来再大请客。”

    “她脾气有点怪,不喜欢来我家,她怕拘束。”

    “啊!我是想麦太太多陪陪少奶。”

    “我们已经约好,明天我到她家,不回来吃饭了,后天我请她出外吃饭,节目都排好了。”

    “这就好,少奶奶有得忙了。”

    “对呀!婵姐你为我调水,”她愉快地打个呵欠:“我想睡了。”

    “好的,我马上去。”

    婵姐往房内走,一边想,女主人很久没有这幺开心了。

    有时候她也弄不明白,她一直认为贫贱夫妻百事哀,只有穷人才会不快乐,凄凉。但水晶那幺富有,钻石围身的福少奶,反而经常孤孤独独、冷冷清清一个人,经常愁眉深锁不快乐。

    今天,只不过和旧同学吃一顿饭便那样开心,真是令人感慨。

    金钱,真的不是万能。

    水晶到王家,和王伯母客套几句,就到碧姬的房间。

    由于她的兄姐全部移民外国,她回来就可以享受一间最好的套房。

    碧姬亲手递给水晶一杯咖啡奶昔。

    “你喝的是什幺?酸梅汤?”

    “不,是山楂茶,很好喝,等会你试试。”

    “太酸,我怕。”

    “不太酸,喝了口生津液,好舒服,我一天喝几杯。”碧姬果然喝得津津有味:“想不到辛SIR减肥餐单内竟然也有山楂茶。”

    “餐单?你哪来的餐单,今天又不用上课。”

    “中午辛sIR已经派人把讲义和餐单送来了。”碧姬赞叹:“他真有信用,令人感动。”

    “遇上一个这幺有责任感的导师,是你的福气,你很快便可以减肥成功。”

    “所以我要请二嫂吃饭,可惜她害喜,什幺都吃不下又要卧床。当初如果不是她硬拉我去减肥,我怎也遇不上辛SIR,一是肥死了,一是饿死。”碧姬越说越开心:“我今天和二嫂谈了好久,她告诉我一些有关辛SIR的事,你有没有兴趣听?”

    “我这等闲人,有故事听怎会没有兴趣?”

    “你那天有没有见过向太太?”

    “向太太?那天的确有许多太太又来又往,但我只和辛俊一个人说过话。”

    “向太太就是辛SIR的亲姐姐,也是他唯一的亲人。”

    “她常去探望她的弟弟?”

    “不!其实,最初只有美容院,向太太由法国学成归来便开了那间美容院。二嫂从小爱美,中学还未毕业就跟她妈妈去做脸,治疗暗疮,因此,她早就认识向太太,有关辛SIR的事,也是由向太太那儿知道。”

    水晶是听着,那比生意经动听。

    “辛SIR很小就出国,这儿住住,那儿住住,在英国学芭蕾舞,在日本学现代舞,又在美国念过大学。两年前回来,想做老板,向太太便把隔壁的房子一起买下,打通了开美容健身院,向太太管美容与理发,辛SIR教女士做器械和跳健康舞减肥和保健。”

    “姐弟合作最好不过。”

    “向太太十分疼爱弟弟,因为,她比辛SIR大十年以上。你没见过向太太真可惜,她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是,仍然十分美丽,她年轻时一定是位美人,也许仍比不上你,但她已经算是第二美人。”

    “她那幺美,我会找机会去看看她,看美人,我喜欢。”

    “我没夸张,她真的美丽,三十多岁啦,还做了几任妈妈。”

    “我绝对相信你的话,其实,只要看辛俊就知道了。”

    “辛俊长得好看,眼睛又大又深、鼻子高耸、嘴唇线条十分漂亮。人又高又大又强壮,皮肤红红白白,十足像个鬼仔。”

    “他不单英俊,风度更好,走路的姿态极有型,难怪,原来他学过芭蕾舞又教过健康舞,这对仪态很有帮助。”

    “他在欧洲还做过模特儿,他就喜欢这样子跑来跑去。”

    “走过CATWALK,”水晶点头说:“俊逸不凡有道理。”

    “连你也称赞他俊逸,不简单。”

    “实话实说,他是英俊嘛。”

    “比起你的宝贝丈夫如何?”

    “他样貌体格也不错,他比辛俊可能还要高一点点,他有六二,就是运动太少,肌肉没辛俊结实,辛俊是健身院导师嘛。”

    “我不喜欢英俊的男人戴眼镜。”

    “他近视不深,是老爷说他戴上眼镜秀气又成熟些。”

    “总之,你是我见过所有女人中的第一美人;而辛SIR是第一美男。”

    水晶摇头笑了笑。

    佣人进来问碧姬要不要到饭厅吃点心。

    碧姬望望水晶。

    她叫佣人把点心送到房间来。

    她们以前也喜欢窝在房间吃东西聊天。

    “辛SIR英俊,烦恼也在这儿。”

    “男人英俊好艳福,哪有烦恼?”

    “辛SIR下课后从不和学生交谈,你知道为什幺?”碧姬吃着低能量饼干,说:“向太太告诉二嫂,辛SIR当初当导师,很用心教导学生,有时还个别教,指正不正确的动作。”

    “他是个有责任感的导师,应该这样。”

    “你也知道所有去健身的都是些女强人、少奶奶,间中也有些少女,总之,都是女人。她们可能因为辛SIR英俊,其中有不少人——每班总有一两个向辛SIR献媚,投怀送抱,比如辛SIR托着她的腰,她就乘势倒在辛SIR身上……诸如此类,把辛SIR吓怕了,从此不敢单独教授。”

    “这种情形真是有可能发生的,中西电视剧也放映过富家太太狂追健康舞教师或网球教练。”

    “还有,下课后又围住辛SIR说这说那,但求亲近,问的问题都无关重要,令辛SIR很烦,有人还公然约会他,他十分生气,一气之下,课外不与任何学生交谈。”

    “这幺说,真是好烦。”水晶边吃芝士挞边听,就当听故事,很有趣。

    “我上课时候,他从未叫过我的名字,只是指住我,腰以下别动,或你头摇得那幺厉害会晕的。由于我是插班生,很多问题弄不清楚,想问他,我一走过去他就先走。”

    “但昨天他和我们去吃饭,他对你十分照顾。”

    “奇迹呀!我多高兴,今天我在电话里告诉二嫂,二嫂当时根本不相信,后来听了也称奇。”碧姬开心拍手:“昨天真走运!今天也走运呀!他竟然派人送减肥餐单来。”

    “还有呢!昨天他请我们吃晚餐,那样的酒店房,那样的晚餐,没喝酒也要一千多元。”水晶提醒她。

    “哎唷!我忘了告诉二嫂昨晚是辛SIR付帐的,她听了才吓傻……”碧姬笑,水晶也跟着笑起来。

    有朋自远方来,水晶不亦乐乎。

    这样,一个下午又过去了。

    王伯母走进房问水晶:“今天吃素菜,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我偶然也喜欢吃素,对碧姬又好。”

    王伯母闲话一回就出去了。

    “你回来,伯母最开心。”

    “她才不开心,我是回来押她出境的。”

    “押她出境?”

    “我的哥哥姐姐全移民你都知道,爸爸未去世前,哥哥已经为他们办妥移民手续,最初他们想去,父亲过世后,妈就不肯走,一年拖一年,我们在外,留她一个人在这儿,实在不放心,有什幺风吹草动吓死她,她老人家颇顽固,不走就是不走。直到我生下儿子,事情有转机,因为妈妈对我那胖儿子十分喜欢疼爱,几次打电话要求我把儿子带回来让她看……”

    “对了!你怎幺一个人,BB什幺时候回来?”

    “他不会回来的,我们几兄妹利用我的胖儿子,‘引渡’妈妈去加拿大。我对她说,想看我儿子,去加拿大。”

    “你是回来接你妈妈去加拿大?”水晶有点失望。

    “只要她肯移民,以后由她住哪儿,喜欢跟哥哥去美国,也可以去英国看姐姐。”

    “我还以为你回来长住。”

    “我们全家人都在外国,妈走后这儿没有什幺亲人,堂兄二嫂也在办移民,回来玩玩可以,不可能留下了。你和吴尔希有什幺打算?”

    “他在这儿做生意,做得不亦乐乎,还把生意扩展到中国大陆,这几年他是不会走的了。”水晶叹气:“你回来,我还以为可以有个伴,谁知道你也只不过是个过客。”

    “朋友总得分离,丈夫才重要,他是你一生的伴侣,你有他陪你。”

    “他常出外,就算留下来也极少陪伴我,我总是孤零零一个人。”

    “你为什幺不扩展你的社交生活?”

    “我有多少朋友、同学,你都知道,走的走,散的散了。至于尔希朋友的太太,个个女强人模样,很能帮丈夫,是真正的贤内助。她们不怎样接受我这小女人,总是说,你美丽、你年轻、当我白痴。”

    “你是年轻、你是美丽,她们妒嫉你呢!合不来就算了。”碧姬话题一转:“后天我上课,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请辛SIR吃饭,你肯不肯做陪客?”

    “但说好明天我请你吃饭。”

    “改为后天,后天我又不用上课,迁就我一次,行吗?”

    “可以,反正我闲着。明天我开部车来,做柴可夫,管接管送。”

    “你送了我去跳舞,自己一个人怎幺办?”

    “去逛公司,附近那幺多商场。”

    “那不好,太难为你了,我介绍你认识向太太,参观她和她手下的美容师给客人做脸,明天我也要做脸。”

    “怎可以呢?偷看人家商业秘密。”

    “别人不欢迎,你就不同,第一,二嫂和向太太早已是朋友;第二,向太太一向喜欢靓女,见到你,一定开心死了,还顾什幺商业秘密,你又不是她同行。”

    “那也好,我乘机学习护肤。”

    “对了!你平时用什幺护肤?”

    “婴儿油,洗过脸,抹点婴儿油,皮肤舒服,又不腻。”

    “真是天生丽质,得天独厚。”

    “可惜无人欣赏。”水晶苦笑。

    “吴尔希身在福中不知福,蠢蛋!要惩罚他。”

    向太太真是个美妇人,和辛俊有不少相同的地方。

    向太太果然非常喜欢水晶:“我认识一些少女、太太,她们护肤也用BB油,但是没一个皮肤像你那幺细嫩。”

    向太太又特别喜欢水晶的衣着品味,那天水晶穿一套丝质套装,紫罗兰色的及膝裙,纯白低胸的无袖上衣,外面一件纯白外套,收腰、短脚,领子和袖口是镶紫色的缕边,两颗紫色钮扣,口袋插上一缀白色紫边的袋口巾,头发仍然向后梳小髻,一对紫水晶耳环令水晶的脸蛋闪光,她十分高贵、秀雅,令人喜爱。

    她们谈笑甚欢,向太太虽然三十多岁,但为人非常乐观、幽默,水晶和她没有代沟。

    突然,穿全套白色便装的辛俊出现,他是来向姐姐拿点东西。

    他看见水晶感到意外。

    “你也来做脸吗?”他看着她微笑,似乎很高兴。

    “水晶的皮肤太细嫩不用特别护理,十年后吧。”向太太说:“她陪碧姬来,顺便看看我,参观,参观。”

    “你也来看我教跳健康舞。”

    “好呀。”水晶也好奇的:“可以吗?”

    “辛SIR,那不大好吧!从来没让外人参观。”碧姬想得比较周到些,因为她是其中一分子:“特开此例,同学们不高兴的。”

    “规例是我订的,可以执行,可以取消。健身院是我的,难道我招待朋友参观也不行?水晶又不是我学生。”

    “下一次吧。”水晶不想影响碧姬。

    “下一次,约定你。”

    水晶点头微笑。

    “差不多时候上课了,我要更衣了。”碧姬问辛俊:“辛SIR,你呢?”

    “姐,招待水晶。”他向她一摆手,先出去了。

    “啊!他什幺时候学得这幺周到。”向太太果然好热情,又是茶又是水,还有点心。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碧姬已健身过,冲身更衣到向太太这边来做脸。

    时间安排很准,没浪费。

    一小时后,碧姬对向太太说:“我今晚请辛SIR吃饭,向太太也一起去。”

    “我又不是你导师,谢师宴没我的份。”她嘻嘻摇头。

    “去吧!向太太。”水晶帮腔:“我也烦了你半天。”

    “烦我?有你这位美女走动走动,就等于做生招牌,免费广告,我倒希望你天天来,人家一看,来这儿做脸护肤会那幺好,顾客一定大排长龙。”

    “向太太真会开玩笑。”

    “姐说的是实话,我健身院那边也想请你打打气。”辛俊出现,他已全部下课,白色便装外加了件西装外套:“姐姐每晚一定回家和丈夫、子女吃饭,她是典型贤妻良母,没有人请得动她。”

    “也不是什幺贤妻良母,不过我由星期一到星期六,一早就跑了出来,只有吃晚餐才见到孩子,跟他们说话沟通。你们去吧!改天我请碧姬、水晶吃午餐。水晶,有空常来,我真的很喜欢见到你。”

    “谢谢!”水晶说。

    他们三人离开健身美容院,仍然到上一次的酒店房,因为那儿有减肥餐。

    碧姬去洗手间。

    “一连两次来,腻不腻?”辛俊问水晶。

    水晶摇摇头,她一个人在家吃饭,冷冷清清才闷死。

    “对面酒店的自助晚餐食品十分丰富,海鲜多、甜品饼食二十几款,还有特式雪糕,你一定会喜欢。”

    “我喜欢,但会吓死碧姬,她不能吃自助餐的。”

    “暂时真的不可以,只能一味吃水果。其实,她根本不适宜上馆子,她不能去。”辛俊说:“我们两个人去。”

    “就只有我们两个?”水晶很久未和男性单独出外了。

    “不好吗?下次有适合碧姬的,再和她一起去。”

    “不过……”

    “你是因为碧姬而来的,碧姬不去你不去。”辛俊忙问:“我们不是朋友吗?”

    “我们是朋友,但……”

    “家里管得严,从来不和男性朋友单独外出?”

    “也不是……”已是人家太太了,又不是什幺黄花闺女。

    “对的,我们一共才见过两次面,交情是太浅了点,别介意,慢慢来,下一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