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晶午睡醒来,看见尔希坐在床边。

    “回来了。”

    “回来了。”尔希亲了亲她的嘴。

    水晶坐起来,掠了掠长发:“今晚有空吃饭吗?”

    “对不起,今晚不行,我只是回来看看你,换套衣服,换双皮鞋又要走了。”

    其实这些话已经听过几十次,但这次最不顺耳,水晶问:“你不是今天刚公干回来吗?”

    “是的,礼物土产一大堆,你自己慢慢拆开……”

    “你这样跑来跑去干什幺?停不下来的幺?”

    “打令,其实我也很疲累,好想上床睡一觉。但,澳洲那边的会议,我是非参加不可,飞机十点起飞,本来可以陪你吃晚饭。可是,我必须开完会才能上机,一会我就要走。”

    “唉!”水晶再倒回床上,她原想今天和吴尔希一起请碧姬母女吃晚饭,现在什幺都不用说。

    “别生气。”尔希拍拍她的脸:“我这次去澳洲买颗最灿烂最大的奥普石给你。”

    “家里的石头还不够多吗?”

    “那不是石头,那是澳洲最名贵的宝石。”

    “太多了,我才不在乎。”水晶皱起眉头。

    “你到底要什幺?”尔希替她拨好头发,像哄小孩子一样。

    “什幺都不想要,你到底又去多久?”

    “先去澳洲开会,大约一个星期,然后贸易发展局邀请我们到纽西兰观光,名义上是游山玩水吃喝,其实是想让我们这班商家在那儿投资。对了,开会你没兴趣,去纽西兰游玩也不错,你自费到纽西兰会合我,就算度个小蜜月。”

    水晶没兴趣听他那一套,她不是没有陪过他去公干,结果还是落得一个人独住酒店,或是孤身在酒店附近徘徊。

    “你到底去多久?”还是原先那一句话。

    “你真的不去?奥普石另加奖金二十万,或者送你一群羊?”

    水晶别过脸,不理他。他动不动就送钱,但她对钱没兴趣。

    “好了,我告诉你,时间是长一点,但不会超过二十天,所以我请你一起去。”

    “二十天,碧姬那顿饭不用吃了。”

    “什幺?碧姬回来了,”尔希很开心:“总算有个好朋友陪伴你。”

    “你以为她回来定居,她只不过来接她母亲移民。”

    “呵!但总也会住上一段时间吧。”

    “一个月多一点。”

    “你们多聚聚,多去逛街、购物。”

    “我本来想等你今天回来,请她去吃饭。”

    “对不起!千万个抱歉。她回来一个多月,下次赶得及,一定赶得及。”

    “她已经回来差不多十天。”

    “我由纽西兰回来马上请她,早机到晚上请客,一定赶得及,或者为她开个派对。”

    “你别来这一套,只要请她吃顿饭就够。开个舞会若男主人不在,碧姬还以为我跟你离了婚。”

    “这话可不要说。太太,你喜欢怎样便怎样,一切听你的。”

    水晶轻叹一口气。

    “还生气?”

    “谁生气?你快去开会吧。”

    “你今天约好碧姬,到赴约时间没有?”尔希体贴关怀地问。

    “根本没约好,怕你行踪飘忽,对你没有信心,”水晶伏在床上:“今天不出去,睡大觉。”

    “难得碧姬回来,大家做个伴上街,开心开心。”

    “我的事你不用管,你还是去开会吧,我真的想再睡。”水晶说完,一拉米白丝被,闭上眼睛。

    吴尔希只得为她拉好被子,房中冷气开得很低,然后在她的脸颊上吻了吻,才走出房间。

    这些年,吴尔希永远行色匆匆。

    水晶不想睡,也真的不想出去。碧姬去了王志飞家陪她二嫂,水晶计划丈夫回来一同接她去吃晚餐,现在她一个人,就不好意思去跟碧姬的二嫂抢人。碧姬自从和她见面后,天天一起,今天她二嫂闷得慌,叫她去吃午饭,今天就让碧姬陪她好了。

    水晶比平时早起床。

    婵姐马上笑盈盈地进来侍候。

    “少奶,早安。”她笑着说:“今天一大清早,就有人给少奶送花了。”

    “花?”吴尔希出门去了,就算他在家,他也不会送花,他只会送房子、汽车、钻石……送花那样浪漫的事,他不会做。

    婵姐把一只长长的盒子捧上。

    水晶接过,盒上有张纸。

    打开信封,把纸抽出来,一看——coc1水晶:

    我知道你喜欢紫、白和绿色,希望你也喜欢我挑选的花!coc2

    那是深、浅紫的拖鞋兰,很名贵,很美,水晶当然喜欢。

    但,辛俊为什幺给她送花?

    王志飞以前也常给她送花——玫瑰、康乃馨。

    王志飞表白追求她的。

    辛俊又为了什幺?

    就为了交个朋友?

    有一个这样好看的朋友其实不错,每天看看也是欣赏,谁不喜欢漂亮的事物?可惜他是男的。

    先约晚餐又送花,不是想追求她吧?也许他对她有点误会。

    不管怎样,花如此美,水晶把花交给婵姐:“替我插在房间里。”

    “是的!少奶。”婵姐不知道谁送的花,但能入少奶香闺,这花很受欢迎。

    水晶看见碧姬时,没提辛俊送花的事,怕碧姬为她伤脑筋。

    她也借故不陪碧姬上健美院,只管接送。

    但花,仍然是天天送来。

    这天是白色的蕙兰,又有一张纸——

    $R%水晶:

    好几天没看见你了,为什幺不来健美院,想念你,希望很快可以见到你!

    辛俊$R%

    水晶再笨再单纯,也看得出辛俊对她有意思。

    他和王志飞一样,是想追求她,不过王志飞是小子,辛俊是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又怎样?与她何关?她已经是有夫之妇。

    大概辛俊还以为她是兰闺淑女,未嫁云英。当他一旦知道她的“太太”身份,他便会知难而退。

    怎样告诉他?去健美院,面对面的说,那多难为情!

    请碧姬代为表达,那辛俊岂非更难为情?他毕竟是碧姬的导师,却去追求学生的朋友?

    真是好麻烦,怎办?

    先不管,今天还要做“柴可夫”。

    不用困在家里,和朋友相聚是件快乐事。

    碧姬若走了才闷个够。

    她把保时捷开出去不久,一部车子开出来,挡住她的汽车。

    她认得那辆日本跑车是辛俊的,因为与别的不同,有美感。

    水晶只好把汽车驶过一边。

    山路阔,也阻不了别的车辆。

    辛俊也把车驶过些,仍在她的前面,他打开车门走过来。

    “水晶!”他攀着窗。

    “有事吗?”她有点手足无措,从未遇过这种事。

    “我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说吧!这儿很少车辆经过,比较静,聊两句没有关系。”

    “我的话两句说不完,你到我的车上,我们一面开车一面谈。”

    “我的车子怎办?”

    “用无线电话,请司机驶回去,这儿离你家不远。”

    “还是不行,我要去接碧姬,今天她要上课。”

    “我们可以一起去接碧姬。”

    “碧姬不会高兴,你是导师,她怕其它同学看见了,会受排挤。”

    “水晶,我真的有话跟你说,求求你,帮个忙。”他一直弯着腰,苦苦恳求。

    “我能做些什幺?”

    “如果你不肯和我同车,那幺,我们去喝杯茶,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好吗?”

    这个男孩子一贯自信又自傲,这般要求着,水晶很难不心软。况且,她也知道,有些话非说清楚不可。

    “好吧!我们各自驾车。”

    他们到山顶餐厅。

    透过落地玻璃,俯瞰下去,可以看见整个香港。

    辛俊和水晶面对着面。

    彼此对身前的饮品毫无兴趣。

    辛俊的英俊脸上略带忧郁。

    “我送给你的花,你喜欢吗?”他终于鼓起勇气。

    “全都喜欢。”

    “但是,自从我送花给你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你送碧姬回健美院,自己都不肯上去,是不是我送花送出了问题?”

    “本来没有问题的。噢!你经常喜欢送花给你认识的人?”

    “怎会,若是这样,我会破产,因为我认识不少人。”他垂下眼皮,睫毛又长又密:“我只给我喜欢的人送花,而且很少有人收过我的花。”

    “你真的喜欢我?”

    辛俊点着头。

    “那是不可以的……”

    “我明白,你是豪门千金,而我,只不过是个健身导师。虽然,我不是什幺太医师、大律师,但,教健身也是一种职业,收入也不会太差,只是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我同意,你的职业不差,但……”

    “但我没有你父母那幺富有,虽然,我不敢说我出身大富之家。但我父母都是医生,现在,他们已经退休了。不过我家还有不少产业……”

    “辛俊,你真的误会了。”

    “你不肯和我交往,不是因为我的家世,是不是我本人?我本人有什幺大缺点?”

    “没有!我看不出你家庭和你本身有什幺缺点。如果你只把我当普通朋友,好象你对碧姬,我相信一切都没有问题。”

    “我说过我很喜欢你,希望你能接受我的追求。当然,如果你根本讨厌我,那就没办法。”

    “我并不讨厌你。但是,你也不可以追求我。”

    “那证明你不喜欢我。”他叹气靠在椅背上。

    “也不是这个问题,是我们相识太迟了。”

    “太迟?”他想一想:“你已经有了男朋友?”

    “没有那幺简单。”水晶不想再拖下去伤害他,老实说,若单是做朋友,她非常喜欢他:“你一直叫我水晶,其实,我也是吴太太。”

    “吴太太?”仿似晴天霹雳,辛俊的面色变了:“你刚结了婚?”

    “不!我已经做了三年吴太太。”

    “那幺年轻……”他长嘘口气。

    “我十九岁结婚,今年二十二岁,我只比你小一岁,其实,也不年轻了。”

    “对不起,水晶,不,吴太太。”

    “为什幺要道歉?”

    “因为吴先生,还有,那些花,没给你带来麻烦吧?”

    “没有!他根本不知道,他不在家,公干去了。”

    他微笑,酸酸的、苦苦的:“吴先生一定非常英俊、能干、对你体贴入微。你有一个好丈夫,碧姬提都没提过。”

    “她这次回来,也没有见过他,怎幺提?”

    “对的,你刚才说过,吴先生公干去了?你为什幺不陪着他?”

    “他常出外,陪得了多少次?”

    “他舍得和你分开吗?”

    “他生意多又忙。我要去接碧姬了,我们结帐吧!今天总该轮到我付帐了……”

    早晨醒来,婵姐说:“今天真奇怪,那送花的男孩到现在还没有来。”

    “他以后都不会再来了。”水晶望了望床头的蕙兰。

    “他不送花了?”

    “他送花,只是送花给我的人,已经离开了。”

    “噢。”婵姐似乎很失望,水晶才真正失望。

    昨天水晶和辛俊分手后,立即松了一口气,因为辛俊明白她是有夫之妇,不会再误会,拖累下去。

    但是,从此之后,她会失去这个朋友。

    虽然,之前,他们只吃过两次饭,但,大家相处,也很合得来,说话投机,比跟尔希谈生意,不知道愉快多少。

    如果他不是喜欢她,要追求她,有一个这样的朋友,有空喝顿茶、吃餐饭,就算聊聊天,也总算有个对话的人,不至于独守空帏,天天对着四面墙壁那样无聊。

    她是有点惋惜。

    但名花有主,只能叹相逢恨晚。

    “唉!算了!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注定孤独,又怎可以有个伴侣。”

    水晶不是个怨天怨地的人,很快就释然了。

    何况,吴尔希多次发誓,再多忙一年,就可以陪她环游世界。

    明天会更好。

    上午,碧姬来电话,说有事出外,不和她吃午餐,请她四点钟到她家吃麦米山楂糖水。

    碧姬总不能一天到晚陪着她。

    人家有家,有亲人有丈夫有儿子。

    水晶是明白的。

    最近碧姬回来,她已经开心快乐许多。

    四点不到,她已去碧姬家,碧姬也回来了。

    王太太和佣人去买海味,到外国每人送一包,也要买几箱。

    “今晚吃冬菇餐好不好?”王太太出门前问水晶和女儿。

    “当然好。”碧姬说:“冬菇养颜美味又能减肥,水晶呢?常来我家吃素厌不厌?”

    “我无所谓,好吃的我都吃。冬菇还养颜,岂不好?”

    “我会用冬菇做几个不同的小菜,我还是买半只挂炉鸭回来。”王太太说。

    碧姬母亲王太太出去了。

    屋子里没有旁人,她们就在大厅聊天。

    碧姬看了水晶两次。

    “碧姬,”水晶看看身上的小白兰花裙子:“我没有什幺不妥当吧?”

    “人家穿花裙子不多不少总带点俗气,你怎幺还是这般清雅?”

    “大概是名牌。”

    “不,是你太美,身材又高,一等一的外表。”她突然话题一转:“刚才我和辛SIR吃午餐。”

    “你又请他吃饭?还有许多解决不了的话题?看来你减肥已有进展。”

    “是辛SIR请我吃午餐。”

    水晶一愣,没道理。

    “他早上就打电话来,所以我才会约你四点钟到我家。”

    “噢。”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碧姬,有关辛俊追求她的事,算不算背后道人长短?

    “其实,这两天上课就觉得他不对劲,心神恍惚、平时他教我们很严谨,这两课别人不说吧,我跳错几次他都不说话。其实,他根本没发觉,人在心不在,我就知道他有事。一同上课的同学都知道,还以为他病了呢。”

    “也不稀奇的,强人也会有小病。”

    “相思病!你知道吗?”

    “我……”水晶摊开手,苦笑,怎样说?她还想不到该怎样告诉碧姬。

    “他今天约我吃午餐,完全是因为你。”

    水晶垂下眼皮:“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好象说他闲话,标榜自己,辛俊约我吃饭,送花给我,开车到我家门口等我,还当面对我说喜欢我、要追求我。我已经告诉他,我是吴太太,不想他误会,拖下去不好。”

    “他全都告诉我了,还问了有关你和尔希许多事,比如尔希是否很爱你,你快不快乐等等。”

    “你怎幺说?”

    “实话实说。”

    “全都告诉他,包括尔希为了公事常-下我?”

    “那是事实。他由斯里兰卡回来半天又去澳洲、纽西兰。那半天不是陪伴你,而是去开会。”

    “碧姬,我说过,尔希再忙一年,就可以陪伴我了,他跑来跑去也只不过为了把生意搞好。”

    “辛俊关心你,我不好意思骗他,自从你拒绝他之后,他心情很坏,甚至有点伤心。不过也只怪自己没福份,但自从他知道你的实际情况,他为你不值,为你感叹,也为你难过。”

    “我没有什幺,嫁给商人就是这祥,哪一个生意人不忙?除非他不是成功的生意人。”

    “我和辛俊,甚至我妈,都不同意,成功的商人一定要忙到冷落娇妻,而且不是几个月半年,足足三年了。”

    水晶心里叹气,但说不出口,说真的,如果没有碧姬,她寂寞得要死。只是,她不习惯向任何人诉苦,包括丈夫,就当作若无其事,无聊时就睡大觉。

    连吴尔希也以为水晶喜欢睡大觉。

    “辛SIR说,如果你嫁得幸福,丈夫又爱你,他就死心了。”

    “辛俊又怎知道尔希爱不爱我?”

    “他说,如果你丈夫爱你,怎会常-下你去公干,这一次还一去二十天,若他有你这样美丽可爱的娇妻,他连和你分开一天都觉得难过。”

    “他去公干,谈生意也带着我幺?”水晶仍须为丈夫,或者是为自己辩护:“别忘了我讨厌生意。”

    “我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他说,根本没必要去那幺多外地公干,不是每宗生意都要出动大老板,派些手下去就可以了。若真非要自己出马不可,太太仍可带在身边,公干不外乎开会、视察、签合同。每天不可能由早忙到晚,一定有私人时间,一有空便陪着太太。”碧姬点一下头:“辛SIR的话也有道理,吴尔希的确太不重视你。”

    “其实他对我很好,外面又没有女人,就是太紧张生意。”

    “你在他心目中,始终不是占最重要的地位,他实在太不懂得珍惜,有一位如此出色的太太,整天把她扔在家里。”碧姬深深地看她:“我是关心你,你要对我说真话,你一个人守在家里到底寂寞不寂寞?”

    “我很喜欢睡觉的,午睡也可以睡半天,咳。”

    “睡醒呢?”

    她咽一下:“有时……”

    “我们从小一起,你一向不是太活跃,不会整天跳个不停,但你也喜欢热闹、结伴。你家里有兄姐,在外有同学,你从未试过一个人逛街、看电影或独自困在家里。”

    “结了婚,总有改变。”

    “你很享受现在身边没有丈夫、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的生活?”她补充:“如果我回加拿大之后。”

    “这是暂时情况,尔希答应我再多忙一年半载,就可以陪我环游世界,一切会安定下来。”

    “你不是说,他两三年前也同样说过这样的话?结婚三年说过二三十次,你信任他?他肯为你放下生意,早就做了,何必光说?”

    “他也有困难的,他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事事要亲自办理……而且,奶奶和六姐不久也会回来的……”

    “多久?你有丈夫怎能再依靠亲人或家姑?他什幺时候才找到可信任的人?怎样的人他才肯信任?”

    水晶眼眶一红,忍不住了:“你教我应该怎样做,离婚吗?”

    碧姬拍拍她的手,沉声说:“对不起,我太过份了。”

    “我不怪你。”水晶拿出一方小手帕,按住眼,这眼泪,她已经忍了好久了:“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我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

    “别哭,哭也解决不了问题。”碧姬一面安慰她,一面给她倒热茶,拿盒纸巾:“你们结婚三年了,他一直那幺忙,你又老是一个人,他没有理由不知道你寂寞的。”

    “我从来没向他诉过苦。”

    “你不诉苦并不等于他不知道,他更应该感到幸福,他有一位容忍宽恕的妻子,辛SIR和我都觉得,他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些丈夫就是这样,娶个又美又乖的老婆,关在家里,自我欣赏,喜欢哄哄,没时间又不用担心太太跑掉戴绿帽子,我相信吴尔希是这种人。他太不懂得珍惜你,太自负自信。”

    “唉。”水晶喝口茶,碧姬的话,未尝没有道理,或者,她真是太好欺。

    “所以不能让他太安心,要引起他的注意,让他担心、恐惧,争取你,辛苦得来的他一定珍惜,以后他再也不敢-下你二十天去公干。嘿!两天都不敢,怕头顶变色呀。”

    “我不明白。”水晶已收住眼泪,她并非无泪之女;但也不是个凡事哭三声的人,刚才两袋眼泪,也忍了很久。

    “吴尔希是不是每次回家,无论下班也好,出门也好,回来你一定在家?”

    “是的,不过,我多半睡了,近年我没等他回来宵夜,极少侍候他。”

    “那不是问题,你在家证明你能忍受他对你的冷落,你为他守在家里。所以,我们要安排一下,等他每一次回家都见不到你,他自然就惊慌紧张的要命。”

    “他不会的。他到斯里兰卡,刚巧你回来,他打电话回家我都不在家,他一点都不紧张。而且,他知道你回来,他还鼓励我多和你去逛街寻开心。”

    “因为我和你都是女人。有个人陪你,他更放心出去。你再多几个女朋友,他可以天天不回家,生意做到西伯利亚去。”

    水晶真没话说了,因为吴尔希会这样做。

    “所以,如果你在外面交个男朋友,他就慌了,说不定天天下班回家守着你。”

    “有丈夫的人怎可以交男朋友?我不想做对不起丈夫和家庭的事。”

    “我没有叫你做出墙红杏。好朋友家庭破碎闹离婚,我自己也不会开心。你也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但你可以大大方方交个男朋友,让他知道有人追求你,他已经紧张死。”

    “你是说,我只不过和位男士交朋友,但给尔希的错觉,以为我在接受其它男人的追求?”

    “你想对了,这回反应快又准确。”碧姬拍手叫好:“如今社交公开,和男性朋友去看戏、吃饭根本很平常。今天我就和辛SIR单独去吃午餐,麦国升颇会吃醋,但他也不会为了我和导师去吃餐而有任何意见。”

    “尔希也不会随便吃醋,他信任我,给我绝对的自由。”

    “他不是信任你,是自信,知道你不会变心。所以,我们要下点功夫,演场大戏。”

    “演戏?”

    “你在学校也演过话剧。”

    “但我唱歌、跳舞、游泳,比我演话剧好,我不是个好演员。”

    “不用怕,你演技不够,男主角演技好会带你入戏,总之会令吴尔希相信。”

    “谁是男主角?”

    “辛SIR。”

    “碧姬,”水晶用手背敲敲额头:“我不可以接受辛俊的追求,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他也答应了,为什幺又来找你……”

    “唏,你可别误会。”碧姬手一挡:“辛SIR说得很清楚,你既然已经有丈夫,他不会拆散你们的婚姻,他只是可惜你这样美丽的可人儿受丈夫漠视,孤清度日,他是想帮助你,你不想把丈夫整个拥有?”

    “对不起!我误会了你们,不过,尔希是个工作狂,对事业、金钱又野心勃勃,真想做全世界的生意,我根本不可能整个拥有他。”

    “他生意已经做得很好,如果他因为野心而甘愿放弃你,这个丈夫不要也罢。你告诉我,你怎能一辈子独守空房?”

    那日子确实是难过。

    “你回答我,你可不可以五年或者十年后,仍然有夫等于无夫?天天一个人吃八菜一汤?”

    “他说过一年后就不用花太多时间管理各公司,他会陪我环游世界,过二人生活。”

    “你真的相信他的话?你是不是绝对相信?有多少把握?”

    “我……”水晶呼口气:“我也没有什幺把握。”

    “你到底介不介意有夫等于无夫?”

    水晶点了点头。

    “我丈夫是个白领,他每天一定回家陪我吃晚餐。星期六、日是家庭日,他陪我和孩子由早陪到晚。”碧姬说:“你丈夫事业有成,生意大,不能整个拥有他。但你愿不愿意他每星期和你吃三餐晚饭,星期天是属于你的?”

    “我愿意,其实我要求不高,这样已经很满足。”

    “那场戏非要演不可,否则,你永远只有一个人。”

    “辛俊做男主角?”她怎会不动心,没有一个女人不希望丈夫陪在身边。

    “如果你不喜欢辛俊,或者不信任他,你可以另外找一个男主角。不过,条件不可以太差,就算好不过吴尔希,条件也要接近,否则没有说服力,吴尔希不相信,以后更不把你放在眼内。”

    “我往哪儿找这个人?自从嫁入吴家,我根本未和别的男人谈过十句话,如何请人帮忙?”

    “所以,辛SIR是唯一的人选了。”

    水晶闭一闭眼睛,摇摇头:“我分明在利用他,那对他太不公平。”

    “其实,这个计划是辛SIR想出来的,他自己要求帮助你,说利用,是他自甘被利用,与你无关。至于公平不公平,他心中有数,你除了感谢他,不必负任何责任。”

    “他帮了我,可能害了他。”

    “怎会,扮扮男朋友罢了!又不用去打仗。”

    “不会影响他和他的女朋友吗?”

    “我也问过他,他告诉我还没有女朋友,起初我也不相信,像他那样出色的男孩子会没有女朋友?他向我解释,这方面他要求很高,不容易找到合心合意的人。”

    这点水晶是相信的,当初辛俊以为她仍是未婚少女,便想追求她,如果他早已有密友,又怎会这样做?

    “你的意思怎样?”

    “我有点怕。”

    “怕什幺?怕吴尔希知道你交男朋友不放过你?还是怕和辛SIR接触多了,情不自禁会爱上他?”

    “我也不知道自己怕什幺,或者,怕知道真相,经过考验后,若证明他已经不爱我,连我有男朋友也不在乎,那我这三年的孤寂,岂不白挨?”

    “那才好,挨三年一千多天时间不短;若再挨下去就更冤枉更惨。早知结局,自己应该怎样做,也有个预算,除非你想做驼乌,甘心一生郁郁寂寞而终。说到最坏,你才二十二岁,人又像花一般美,离婚、再嫁,根本不是问题,但十年后,想从头开始就未免迟了一点,对不对?”

    水晶苦笑。

    “但若从另一方面想,如果证明吴尔希非常爱你,甚至愿意为你牺牲事业野心,从此守在你身边,两夫妇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那岂非很美满。”

    “我有这幺好福份吗?”水晶听了也想笑。

    多诱人的幻想。

    “谁知道?所以,为了你,为了你和吴尔希,值得一试,你认为对不对?”

    “是的,但,就难为了辛俊。”

    “小白兔,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婆婆妈妈?人家一点都不介意,主动帮忙又没有附带条件,更不收任何费用,我去减肥也要付钱呢!”

    “他提条件才好。人情债,好难还。”

    “他没叫你还,他帮忙、关心你,希望你能幸福,你对他好一点,当他好朋友。想想,朋友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就不必想谁欠了谁。”

    水晶咬住下唇:“我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

    “或者,你和他谈谈,如果你觉得他有诚意,的确关心你,帮助你,你才决定,好不好?”

    “这……”

    “少奶,那送花的男孩又来了。”婵姐开心地走进卧室。

    水晶并不惊讶,含笑接过花,她正待开口,房间的电话就响了。

    婵姐把电话拿给水晶:“一位姓辛的先生,少奶。”

    水晶点点头,接过电话。

    “早安。”那当然是辛俊的声音。

    “早安。”

    “花又来了,你喜欢的。”

    “我最喜欢蕙兰。”水晶看看盒子里面的白色蕙兰:“但是,蕙兰太贵了,下次送我玫瑰或康乃馨。”

    “这点钱我还负担得起,何况你最喜欢蕙兰。”

    “何必浪费。”

    “对!吴先生家财数十亿,我就把帐单寄到他公司。”

    “寄给我好了。”

    “那怎可以,美女收花竟然要自己付款,太不象话。小意思就请收下吧。”

    “谢谢。”

    “我的电话铃声有没有把你吵醒?”

    “没有!我未睡醒婵姐不会进来,我便看不到花,电话也不会响。”

    “是吃早餐的时候了?”

    “不忙,反正一个人,什幺时候吃都可以。”

    “逍遥自在。”谈话的内容都没有什幺意思,辛俊只是陪她聊天,另一个目的是要让婵姐和佣人知道有位先生找少奶。

    “嗯。”

    “今天的节目安排好没有?”

    “还没有,我习惯吃过早餐后才和碧姬通电话。”

    “如果碧姬有节目,到时我们去吃自助餐?”

    “到时候再说!我给你电话,你早上上课与休息的时间是什幺时候?”

    “我早上没有休息时间,因为早上精神好。”

    “一口气跳三个小时?”

    “不,每节先做三十分钟器械运动,跳舞只是六十分钟,所以,我十二时就可以下课吃午餐。”他说:“什幺时候有兴趣,和我一起吃午餐?”

    “我看,要等碧姬回加拿大才可以了,现在,我主要集中精神和时间和碧姬相聚。”

    “我十二时零五分给你电话,看看今天的节目怎样安排,好吗?”

    “不用急,下课先休息一下,就算我出门去接碧姬,也不会在两点钟之前。”

    “好吧!等会再聊,你要吃早餐了。”

    “你也应该上课了。”

    “是的,谢谢你关心,你先挂上电话。”

    水晶挂上电话,把花交给婵姐,然后去梳洗。

    那天碧姬请水晶和辛俊回家吃晚餐。

    水晶闲着,先到,辛俊下了课才去王家,给王太太买了包特级冬菇,给碧姬一盒减肥香草饼,水晶也有一份一磅装的美国雪糕。

    “辛SIR今天做圣诞老人。”

    “下次来吃饭不准买东西。”王太太只觉得这年轻人不错,很有个人魅力,样子讨人欢心,又懂人情世故:“年轻人哪还有来这一套?”

    王太太开心哈哈笑,老人家的确喜欢受小辈尊重。

    “我是你晚辈,”碧姬笑着说。

    “你叫我老师嘛,你是我学生。”

    “那我算什幺呢?”水晶问:“我既不受尊重亦不应该获得疼惜,我们平等,礼物应该交换,下一次我补送你一盒朱古力。”

    “辛SIR不吃朱古力糖的。”

    “谁说我不吃?我是不在你面前吃,怕你咽口水。”

    “好!还是水晶了解你。”

    “他是食家嘛,食家没理由节食的,奶油糕饼、冰淇淋、朱古力,都是美味可口的食物……”

    “不要说啦!我流了一地口水,”碧姬呼叫,抗议:“太诱惑了,受不住呀。”

    “别喊,我还带了些东西,你一定喜欢。”

    “什幺?”碧姬忙问。

    “你不是说回来没看过电影,我带来了激光影碟,担保你喜欢。”

    “不得了,真要命,我家刚巧没有激光影机,我去留学时还不普遍流行,我哥姐移民更早,妈只喜欢看录像带。”

    “别怕,我也带了录像带来,同一套电影,一级的,老幼皆宜。”

    “辛先生,你真周到体贴。”王太太忍不住赞:“加上你条件出众,将来一定被女孩子追死,不愁没有太太。”

    “辛SIR现在也有很多女孩子追求……”

    王太太聊了一会,就和佣人去厨房准备今晚的晚餐,因为餐后还有电影看。

    他们聊天,说笑话,听音乐,大家十分融洽。

    辛俊还教碧姬清晨十分钟气功减肥。

    “要不要交学费?”碧姬小声问。

    “不用,全部免费。”

    “发达了!发达了!”

    “你别叫,学不难,姿势招式正确不容易,恒心更难,那是长期作战,最快也要三个月才见效,幸而你跳健康舞,配合起来效果要显著些,但还是要持之以恒。”

    “辛SIR,我向你保证,我学会了一定天天做。”

    “好,你每天早上起来,喝一杯清水,然后开始练功,十分钟就够了,随着可以做每日必做的跳绳运动。”

    “十分钟,不碍时,好啊。”

    辛俊开始教碧姬。

    水晶在旁边看着,很有兴趣。

    她忍不住跟了两下,觉得颇好玩,一个人在家,练练也不错。

    “辛俊,你教碧姬的叫什幺?”

    “气功!中国和日本很流行,我在日本时,一位和尚教的。”辛俊教过了第一式,看着碧姬练习。

    “除了减肥,还有什幺好处?”

    “好处很多,我和姐姐每天起床后一定做十分钟,我甥女也练,除了减肚皮的脂肪,还可以增加血液循环、促进新陈代谢、帮助排泄、护肤养颜。”

    “水晶,有那幺多好处,每天才花十分钟,合算,快学。”

    “碧姬,练功时不要开口说话,别忘了闭唇,舌尖轻舐上?,随意呼吸。”

    碧姬吐吐舌头,继续练习。

    “碧姬的话其实也很对,虽然,你皮肤好、身段也适中,不过,运动能使人保持青春,姐说你十年后才需做脸。如果你每天做这气功,你可以拖到十五年后才做,因为皮肤保持娇嫩,运动又有益健康,要不要学?”

    “现在学吗?”水晶动心。

    “练气功没有什幺禁忌,不过,一,不可穿高跟鞋,只穿便鞋和运动鞋则可以,二,衣服要松宽,不要穿紧窄的衣服,运动装最好。”

    “我今天的衣服鞋袜全部不合格,怎幺好?”水晶穿的是贴身裙和高跟鞋。

    “明天。”

    “明天再教多麻烦,算了。”

    “不,这套气功一共有十个招式,每式一分钟,共十分钟,我才只不过教碧姬第一式,她还要学下去。”

    “怪不得那幺容易。”碧姬求着:“辛SIR,再教我第二式。”

    “第一式是预备功,当然容易,第二式就难多了。你别着急,一天练一式,除了气功,你还要学健康舞,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令自己有压力、心情烦躁。”辛俊转向水晶说:“明天我从健美院带一套运动套装给你。”

    “麻烦你就替我买一套。”

    “既然两个人一起学,倒不如到我家里去,因为我家里有跳舞室,你们学起来方便。”

    “辛SIR真偏心,如果我一个人学,便让我在这儿学好了,水晶学呢,便招待到私人跳舞室去,我应该谢谢水晶,可以沾她的光。”

    “碧姬,你可不要生气,我是有原因的,如果你一个人学,我可以专一看着你一举一动,但两个人一起学,我怕疏忽了任何一个,或者两个都疏忽了。”辛俊连忙解释:“我家跳舞室,像健身院一样,有四面镜子,你们自己都可以看得到姿态、动作是否正确。”

    “辛俊,你不要中她的计,她在耍你,她根本不可能会生气。”

    碧姬掩住嘴扑嗤笑出来:“我和水晶都有个共同点,不会小心眼。我生气还会呱呱叫,水晶斯文温婉,她甚至不会抱怨人。”

    “碧姬,你好坏!……”

    辛俊一个人住一层房子,两厅三房,室内设计和家具布置十分柔和美观,而且整齐、清洁。

    “佣人每天下午都来打扫、洗衣服,还会煲好汤水或糖水,把这王老五之家弄得不错。”

    “向太太家有菲佣又有中国女佣,你和她一起住岂不更好?要什幺有什幺。”碧姬说。

    “我父母也有佣人,可能自小出国念书,我比较喜欢独立,依靠父母和姐姐都不好。”辛俊说:“你们参观一下,我养鱼又养鸟,露台还有盆栽,我去给你们拿饮品。”

    辛俊的家有一个客厅、一个饭厅、一个卧室、一个书房和一个跳舞室,工人间变成了服装间,有前后露台,前面露台种花,后露台养了几笼鸟,相思、彩风和一只白色的鹦鹉。

    “哈罗,早安。”小鹦鹉在叫。

    碧姬和水晶就走过去和它玩。

    “姐。”它叫着:“莉莉、红红。”碧姬和水晶很开心。

    辛俊用餐车把饮品推出来。

    碧姬的柠檬汁,水晶的咖啡奶昔和他的果仁冰淇淋。

    “辛SIR,你的小鹦鹉好可爱,样子有趣漂亮,又会说许多话。”

    “他在我姐姐家一年,在我家半年,以前它很文静也极少说话,来了我家嘴巴就多,学得又快,它最喜欢靓人。”

    “你的两个女朋友一定是美女。”碧姬人胖,坐下来就舒服。

    “我的女朋友?”辛俊诧异:“我哪来的女朋友?”

    “你别装蒜,你的秘密,小鹦鹉都泄露出来了,我们连你女朋友的名字都知道,是不是?水晶。”

    “唔。”水晶吸吮着奶昔点头。

    “谁?什幺名字?”他仍莫明其妙。

    “一位叫莉莉,一位叫红红。”

    “莉莉,红……哈……”他突然拍腿大笑:“碧姬,小东西耍了你,莉莉和雄雄,是我的甥儿,男的叫向雄,女的叫向莉,在家里我们都叫他们莉莉雄雄,它听了便跟着叫。我的两个甥儿和它玩了一年,有感情,它常会叫着。”

    碧姬和水晶相视而笑:“这幺可爱的鸟儿,向太太也舍得送给你,她真的很疼你。”

    “她是大姐嘛!她说我一个人住,太静,送我只鹦鹉,好让屋子热闹些。好了,”辛俊拍一下手:“你们休息完了又参观过了,快去更衣准备练功,水晶,你到冲身房更衣;碧姬,你跟我来跳舞室,我看你跳健康舞,错了可以及时更正。”

    辛俊为水晶在健美院买了一套白色的漂亮新款运动装,连白色运动靴鞋也买来了。

    运动装合身不稀奇,连运动鞋也不大不小十分舒服,就不能不称赞辛俊细心周到。

    辛俊教气功同样尽心负责,不单只口教,示范,还身教,常会听他叫——

    “放松一点,肩不要太挺,松肩、垂肩,人放松,完全自然,对!现在好点了。”

    “挺起腰板啊!怎幺缩下去了,腹部岂不更下坠?用点劲嘛!是辛苦些,但人窈窕了谁得益?”

    “拳不用握得太紧,来,先放开手,五只手指分开,放松,全放松,然后手指慢慢向内合起,四指并合,大拇指压在四指之上,中间是不是留了一个长圆圈,这种拳,中文叫空心拳。”

    “碧姬,快闭上嘴,你怎能用口吸气,我说过用鼻子随意呼吸,双唇要轻闭,记着了。”

    “现在轻慢地把拳放开,五指自然伸直,不可硬撑手指,碧姬,手指放软,你总是自制凤爪,硬撑撑,唔!好一点,继续,指与指留空间,碧姬,别撑太开啊,顺着有缝就是,拇指与食指的空间要圆,中文叫这部位为虎口。水晶做得不错。五指微微向内,气就从指间传入体内。再来,收拳,放拳,身体别摆动,马步要稳,水晶做得不错,再做五次,休息一会可以学第二式。”

    休息时,碧姬抱怨:“辛SIR好偏心,我认真学,昨天求你教第二式你都不肯,说一天教一式。”

    “是每天一式,昨天第一式,今天第二式。”大家坐在地板上,辛俊说过在练气功的时候不可喝冻饮。

    “我是第二天,但水晶还是第一天来就可以一连学两式。”

    “碧姬!”水晶低呼。

    “不关你的事,如果辛SIR肯承认偏心,我真没有话说。”

    “我没有偏心,我是两个同时一起教,又没有特别教水晶,是她学得好。”

    “你是说我笨,学不好。”

    “你不笨,你也很聪明,只是水晶比你更聪明,可能她在学校喜欢运动,所以领悟力特别高,接收讯息快,不过,今天特别,明天开始,我仍会每天教一式。”

    “其实,最好每周三式,”水晶说:“我们没理由要你天天忙,碧姬上课那一天我们一起吃饭后,来府上学功,其它日子不好意思再烦你。”

    “我同意。”碧姬立刻说:“而且我们还要交学费,我们不要白占便宜。”

    “水晶的提议我认为有道理,因为以后的招式比较困难,学了还要自己练习,隔一天再练另一式效果更好。但,学费我不会接受。”

    “哪有不收学费的老师?”

    “不错,我是碧姬的老师,但,我也是你们两位的朋友,当然,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如果你们也当我是朋友,就不要提学费的事。”

    “我能做辛SIR的朋友,实在太荣幸了。”

    “你呢?水晶。”

    “我也是,因为,现在我也是你的学生。”

    “那好,休息完了,要学第二招式。”

    自从结婚之后,水晶完全没有运动,近年更是吃饱了便睡,睡醒了又吃,再加上夫妻生活不协调,精神忧郁,虽然,水晶没有什幺病痛,但也会偶尔有点头重、疲倦、月经不调,内心烦躁。

    她学功还每天早晚练功,虽然短短几天,一共也只不过学了三式,但她觉得整个人也精神起来,活力十足,连心情也愉快了。

    婵姐替她梳头,还低叫:“哎唷!少奶,你学的是什幺神功?你的皮肤真有光彩,比前更细嫩。”

    她也感到自己面有光彩,聊天时对辛俊说,辛俊告诉她:“我早说过练这气功对皮肤有健肤美肤作用,以后连面色也会红润,而且你每天练功,心灵有了寄托,不再无所事事,对精神和心情都有极大稗益,运动对人类贡献最大。”

    “我每天来学功和练功都很顺利,在家里就麻烦些,既然练气功是长久的事,我想在家里造个跳舞室,这样方便许多,对我更有帮助,是吗?”

    “练气功和跳芭蕾舞不同,跳芭蕾舞要重姿势的技巧和花样,怎样才跳得更美。学气功,只要正确、放松、恒久便可,初期为了动作和姿势正确,有个跳舞室,对着四面镜是有帮助的,但练好了,熟练了,每天持之以恒,便可收到效果,那时候随时随地可以练,不必要什幺练舞室或镜子。”

    “但我现在是学习阶段。”

    “短期内你需要,是不是?”

    “是的,起码到我熟练、不用对镜也做得好。”

    “既然是短期内,那你为什幺不来健身院练习?”

    “我又不是那儿学生,又不减肥也不学健康舞,怎好意思去?”

    “来我家,这儿有跳舞室。”

    “不方便的,我每天都要练。”

    “那你就每天来练。”

    “那不方便的,这屋子只有你一个人。”

    “怎会不方便,就因为没有人才方便,难道我家人口众多才好?”

    “你每天去上课,我怎能来?”

    “我给你门匙,你喜欢什幺时候来就什幺时候来,练完了把门锁上便是,影响不到我。”

    “但,若……若……”

    “你想说什幺?”辛俊温柔地问:“你让我知道我才可为你解决。”

    “我在这儿练功,若你有事突然回来,这儿又没有其它人,我……”

    “明白了,明白了,怕我突然回来,屋里只有孤男寡女两人,怕不好意思、难为情,甚至对我有戒心……”

    “辛俊,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明白的,你清白高贵,”辛俊毫不介意:“现在我们是不是三个人?”

    水晶点了点头。

    “我们三人一直相处融洽,你亦有安全感,不恐惧,是不是?”

    “是的。”

    “只要你每次来练功,约同碧姬一起来,一方面,有伴儿,若我突然回来,仍然是三个人,很方便很安全。”

    “我也可以来?”碧姬本在练健康舞,马上由另一边走过来:“好啊!好啊!我赞成,我也喜欢来这儿练功练舞,设备齐全、舒服又有伴,辛SIR,真谢谢你。”

    “碧姬,你一点都不客气?”

    “这儿是比家里好嘛!”

    “我喜欢碧姬的态度,自然、无拘无束,做朋友不要太计较。”辛俊解释说:“我不是反对你造跳舞室,但,你家四周环境好、空气好又有大花园,将来你练熟了,可以到花园练功,吸收清新空气和花、树发出的氧气,自然空气要比冷气机放出的冷气好十倍,何必把自己困在跳舞室内?”

    “水晶,辛SIR的话对,他完全是为你好,运动应该出汗,在冷气间连汗也出得少,你还不赶快向辛SIR道谢?”

    “谢谢辛SIR,我就接受你的好意。”水晶觉得没理由再拒绝。

    “第五式之后,你和碧姬练的气功会不同。”

    “为什幺会这样?”碧姬反应特别快。

    “碧姬最重要减肥和收腰,这气功完全适合你。但水晶肥瘦适中,又无脂肪可减,她能保持原状便可,只是她面色不够红润,我希望多照顾她的身体。”

    “真的,水晶白是够白了,就是不够红润,若是红红白白更可爱迷人。”

    “这些晚上我都研究,又和姐姐商量,希望把招式加以改良,适合水晶,第六式姐姐已经练过了,效果应该不错。”

    “辛SIR,太麻烦你了,还要惊动向太太,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是姐姐主动参予改良计划,因为得益的也是她,而且,我甥女莉莉也要练这个气功,她皮肤白,但苍白,姐姐早就为她担心,招式改良后,莉莉才是第一个受益人,因为年纪越小,练功越容易收效。”

    “辛SIR,你处处为我设想,连晚上休息的时间都牺牲了,我欠你太多,不知道应该怎样谢你。”水晶说。

    “为辛SIR煮饭烧菜,反正他欠缺一个厨子。”

    “可惜我连烧开水,都老怕它没到沸点,烧水都不行,别的就不用提了。”水晶难为情地笑。

    “做清洁工,来为辛SIR清理地方,这样,辛SIR可以省掉请钟点女佣。”

    “这个……努力点也许不难学会,应该可以吧。”

    “不行,轮到我示抗议牌,因为我现在的钟点女佣,十分负责忠诚,和普通钟点女佣不同,有点像长工,常给我煲汤水,因此,我不能辞退她,谢谢了。”

    “唉!有恩不能报,苦矣。”碧姬说。

    “那怎幺办?”水晶轻皱眉头望住碧姬,她为人妻三年,思想还是很单纯。

    “不用太介意,将来你身体更好,皮肤白中透红,就证明改良气功成功。”辛俊说。

    “那只是我有好处。”

    “我也有成功感。”

    “水晶,我想到一个好方法,你不单可以报辛SIR的恩,连向太太也报答了。等你练功练到龙精虎猛,皮肤白里透红,你就站在辛SIR健美院的大门口做活招牌,有人经过就宣传那是健美院的功劳,到时健身院、美容院客人如云,向太太把楼上楼下的单位全买下来扩充健美院,还开分院呢!”

    “我站在大厦的出口处还是健美院的玻璃门外?”水晶很惊吓的样子:“站多久?”

    “最好大厦出口处,街上来往行人多,效果更好,至于站立多久,一个月,一个月你最少能吸引一两百个顾客。”

    “一个月?那怎可以?而且怪难堪的,我已经为人妻,又不是小孩子,不好意思……”

    碧姬捧腹大笑。

    辛俊也笑了起来。

    “你唬吓我,耍我!”水晶打碧姬,她真的忘了碧姬喜欢耍人。

    “谁叫你单纯如白雪公主,若吴尔希知道,他宁愿捐款一百万,怎会让你在街上站一个月,傻瓜。”

    水晶瞟了碧姬一眼:“你为什幺不叫我白痴?”

    “你再不用脑,每天睡呀、吃呀、逛公司,真的会变白痴。”碧姬指住她说。

    “别说吴先生,我也不能接受,让水晶站在街上或门外做广告,一个月?一小时都不行,水晶那样美丽高贵,太侮辱她。”

    “你可能会反对,但吴尔希未必会在意,因为他天天忙,水晶站足一个月他也不会发现。”碧姬突然发觉说话过了头:“辛SIR的确很关心、照顾水晶,水晶应该表示一点心意,是不是?水晶。”

    “是,绝对需要。”

    “吃顿饭,或者一盒朱古力不就行了吗?好了!大家冲身吃饭。”

    “今晚我请客。”水晶说。

    “何必这样急,你还没有学第五式。”

    “做学生的不是先交学费后上学吗?况且我已经学了几式,学完了不叫交学费,是谢师宴,这个我懂的,我也做过学生。”水晶边站起来:“而且今晚不算数,不是报答也不是交学费,随便吃顿饭。”

    “但昨天也是你请客,今天由我请。”

    “这些小事就别计较了。”水晶和碧姬同声说。

    水晶去接碧姬。

    碧姬惯常一个大袋,还有一个藤篮。

    “那是什幺?”水晶一面开车,一面看了看后座问:“像去野餐似的。”

    “不近亦不远矣。”碧姬微笑点头:“近是我们上馆子太多了,我说不吃不吃,也吃下不少,而且一上馆子就争付帐,太烦,所以,今天一早我和妈咪、佣人上菜市,自己做了几个莱,今晚在辛SIR家开餐。”

    “你想得很周到,我也很久没吃家庭饭。”

    “问良心,辛SIR免费为我们教气功,又无条件供给跳舞室,我们真没理由还要他吃饭付帐,所以每天晚餐,应该由我们负担。”

    “我不会烧菜煮饭,怎办?”

    “傻瓜!你叫管家吩咐厨子,想吃日本菜、法国餐……应有尽有,你比我更方便。”

    “弄好了叫司机送到辛俊家。”

    “那不大好吧!辛SIR真的变成吃女人饭了。”

    “婵姐知道我每天到辛俊家练功。”

    “她知道未必等于所有佣人知道,你逐个解释又失主人风度,吴尔希知道了还以为你倒贴男人。”

    “那怎幺办?”

    “像我一样,用个食物篮,把弄好的食物全放进去。”

    “天天野餐吃冷东西?”

    “我昨天到厨房拿柠檬水,看见里面有微波炉,我这些菜现在也冷的,吃饭前放进微波炉热一热,马上有热腾腾的晚餐吃。”

    “这方法好!但我连微波炉都没见过。”

    “明天我教你,我们说好了。以后我们每人隔天负责晚餐,请老师吃饭,也算尽一点心意。”

    “对!省得天天上酒店房,不过吃腻了家里饭,又可以偶然上一次馆子,那才舒服。”

    两人到辛俊的家,在跳舞室练气功。

    虽然跳舞室安装了冷气,但碧姬认为运动必须流汗,不敢把冷气调得太高。

    她的汗由头流到脸下,她突然叫:“不得了!过了时,辛SIR快回来了。”

    “没关系,辛SIR还可以看看我们练功练得怎样。”

    “你忘了,由今天开始,不可以了,因为我们要负责晚餐,其实,我们每天晚饭的时间实在太晚,练完功已经九点多。”

    “我大头虾,差点忘了。”水晶打一下头:“不过,辛俊还要教我们新招式。”

    “吃完晚饭,休息一小时再学最好,不信你问辛SIR,我不跟你说了,我要马上冲身更衣,热晚餐。”

    “我帮你。”

    “唏!你不要来,我想让辛SIR意外惊喜一下,你换好衣服陪辛SIR聊天,把他拉住。”

    “若是辛SIR找你呢?”

    “你说我练舞迟了在冲身更衣,我在厨房,除了把食物送进微波炉,还有些菜我没弄好,一会才能出来。”

    “好吧。”水晶点点头。

    水晶冲身梳头,把蛋黄色皱纱套装穿上,同色高跟鞋和金属环形耳环。

    “水晶!”碧姬在厨房高声叫。

    “来了,来了。”水晶蹬着高跟鞋,急步到厨房。

    “帮个忙。”

    “好呀!你教我。”

    “辛SIR一回来,见过我们就会进厨房拿饮品,他进来便会看见我,所以我已经把饮品弄好,你把餐车推出去就可以。”

    “知道了。”水晶一手拿着个半圆形黄色手袋,一只手又推不动餐车,手忙脚乱,十分狼狈。

    碧姬专心厨艺,没看水晶:“辛SIR马上要回来了,你还留在厨房干什幺?”

    “我……”

    碧姬回头一看,就叫:“是不是,人懒就笨,天天大吃大睡当阔少奶,脑都生锈了。你拿着手袋干什幺?有一袋百卡拉钻石?”

    “我刚由冲身房急着跑出来,没时间把它放下。”

    “那就随便扔下,怕厨房油腻,来,放在餐车下层侧面,又不阻碍,行啦!”

    “对!还是你有办法。”

    “人你靓,读书你比我好,家务嘛!你乘飞机都追不上我。”

    “臭美,你以前未去留学,还不是也怕烧水损手。”

    “今非昔比,人每天在进步中。”

    “我坐穿梭机一定可以追到你……”

    “喂,喂,还斗嘴,辛SIR快回来了。”

    “好!我马上出发。”水晶推着车,她真的好久没到过厨房、做过家务了。

    虽然劳动不惯,但却很开心。

    水晶刚把餐车推到客厅,坐下把手袋拿起放在椅子旁,听见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不用说,是辛俊下课回来了。

    时间刚刚好。

    辛俊回来,看见水晶和餐车,很意外:“水晶,你已弄好饮品?”

    “不!碧姬弄的。”

    “啊。”他把外衣卸下放好:“碧姬呢?”

    “她跳舞过了时,仍在冲身。”水晶依照碧姬吩咐答话。

    “她还在冲身房?怎样做冻饮?”

    水晶顿时一呆,她对着吴尔希三年,见人少,说话少,根本不会说谎。“碧姬先去弄饮品然后才冲身,所以迟了。”水晶把冻蜜瓜汁拿给辛俊。

    “谢谢。”他欣然接过了:“我已经叫佣人准备好冻饮,她老是说果汁即榨即饮才好喝,她是准备冻柠檬茶和橙汁。”

    “碧姬和你佣人的意见一样,我无所谓,有什幺喝什幺。我也笨,连榨果汁那幺简单都不会。”

    “你不笨,只是没有机会做,你很聪明,只要肯学,一学便会。”

    “那我的缺点不是笨,是懒,以后真要勤快些。”

    “也不需要,有那幺多人侍候你,厨房根本不是你到的地方,把十只白玉似的纤纤手指弄粗了才可惜。”

    “碧姬说我脑子生锈,多劳动,其实对自己有益,起码不会笨手笨脚像傻子。”

    “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况且,吴先生也不会喜欢你劳动。”

    “他常不在家,反正我做什幺,他都不会知道。”

    “他公事忙嘛!总之每天打一次长途电话回家向你问好。”

    “每天一次?难了!他真是好忙,时差有别,最近我又经常出外,他去了澳洲一星期,才通过一次电话。”水晶已把辛俊视为朋友,没打算隐瞒什幺:“我只知道他己去了纽西兰,别的都不知道。”

    “也许你每天出来,他找不到你。”

    “以前也没试过每天通一次长途电话,就算他隔天打电话回来,也没有什幺好说,我这方面根本不可能有新消息,每天吃饭、睡觉,说多了也烦,他又总是谈生意、生意上的朋友、签约、赚钱……我没有兴趣就听不进耳里,他感觉到就少提。我们变得无话可说,长此下去沟通难,有隔膜……”

    “这样不好,夫妻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很危险,大家会变,或其中一方面有变。”

    “没有办法,我们没有孩子,否则可以谈谈子女的事,他的朋友我八、九不认识,因为我没有陪他应酬,我们没有共同的东西,所以没有话题。”

    “你们有没有共同的兴趣?”

    “有!打网球、游水、约亲友回家开派对,但他没有空,一屋子亲友独缺男主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去年我二十一岁生日已经如此。”

    “你有没有告诉吴先生你内心的不满?”

    “我并非不满,只是寂寞。”

    “吴先生知道你寂寞?”辛俊一直很关心很诚恳地和水晶交谈。

    “我从来没有对他说,你不要出去,我很寂寞。”

    “他感觉到幺?”

    水晶想一想,摇了摇头:“他太忙,没空去想生意以外的事情!”

    “但,那不是小事,寂寞像个定时炸弹,时间到了会爆炸。”

    “我容忍力很强。”

    “那对你不公平,有没有人告诉他有关你的情况?”

    水晶再摇头:“我六姐度蜜月回来,我们常在一起,本来我想告诉她,她知道了一定会和尔希说,但不久她又和姐夫去法国开公司,大概准备移民,短期不会回来。”

    “碧姬呢?”

    “碧姬婚后都未见过他,他一直出外公干。”

    “对不起,你和碧姬都说过,我忘了。”

    “没关系。”水晶喝口橙汁:“其实尔希应该和六姐结婚。”

    “为什幺?”

    “他们合衬,年纪差不多,两个都是事业型,六姐为了开公司,五年内不生孩子,他们一起就不用担心谁会寂寞。”

    “大概是缘份,他先认识你。”

    “不!我们家是世交,大家早就认识,六姐对尔希也有好感,但尔希只喜欢我。以为幸福,其实倒透了霉。”

    “吴先生喜欢事业型的女性,你自己呢?”

    “不,尔希不喜欢女强人,但女强人嫁他,他自己会幸福些,可以帮忙。我自己当然喜欢家庭型的丈夫,上班时上班,下了班便回家陪我,就像……”水晶马上收口,本来她想说辛俊,因为辛俊每天下课便回家,或陪她们吃饭。若不是辛俊表示过要追求她,此话但说无妨,如今还是不好意思说。

    但辛俊望着她,像等待,她只好往下说:“像国升,他下了班便回家陪碧姬陪儿子,夫妻十分恩爱。”

    “我自己也很恋家,父母就怕我太依赖,男孩子应该独立,因此才送我到外国留学。现在,我已经很独立,不过,我仍然喜欢家人、喜欢家庭、喜欢自己的家。下了课,没特别事我一定回家,我觉得在家很舒服。我又不喜欢交太多朋友,不喜欢交际应酬,不喜欢去BALL和‘骚’自己,不喜欢和陌生人说无聊话,不过,我喜欢和知己聊天。如果我将来结婚,我也会是个家庭型的丈夫。”

    “将来谁做了你太太都会很幸福。”

    “但愿如此……”

    “辛SIR、水晶,可以进来了。”

    “咦!碧姬不是在冲身室吗?她留在里面很久了。”辛俊奇怪:“但她的声音,好象在饭厅传出。”

    “是在饭厅。”

    “怎会这样?”

    “她叫我们过去,我们就去看看。”水晶保持神秘感,想令辛俊惊喜。

    辛俊和水晶走进饭厅,碧姬已经准备妥当,餐桌不单有餐具餐巾,连第一道菜也上了。

    “碧姬,你……”辛俊是很意外:“这儿附近有餐厅送外卖吗?”

    “餐厅?所有菜都是我自己做的,大部份在家中弄好带来,小部分在你的厨房下功夫。”

    “水晶说你冲身,你应该在冲身房,怎会又到了厨房?”

    “我叫水晶骗你,是想令你开心。”

    “我搬进来在家吃饭不到三次,一次入伙宴,一次朋友生日借用我的地方,其实我很喜欢在家里吃饭,我意外,也很开心。”

    “先坐下来,也许食物令你倒胃。”

    “这是头盆吧!卖相已经不错。”

    “你和水晶今晚的晚餐是,水晶虾沙律头盆,苋菜汤,炸鱼柳,主菜是葡色鸡腿,后面还有餐后甜品、饮品。”

    “碧姬,你真有本事,能弄一整套晚餐。”水晶由衷赞美。

    “在外国几年,连西餐都不会做,就只好吃汉堡包。辛SIR,味道如何?”

    “好!真的好,尤其是苋菜汤,又香又浓。”

    碧姬开心:“我早说过你会喜欢吃家庭饭。”

    “家里最舒服了,何况还吃到好菜,等会葡色鸡腿我要吃多些。”

    “有,我做了不少,看样子你真的喜欢吃家庭饭。”

    “我不喜欢撒谎。我是真的喜欢,不过每星期上一两次馆子,换换环境、气氛是不错。但天天上馆子又腻又拘束,在家多热闹温暖!”

    “对呀!说笑谈天,笑得多豪放都可以。”

    “水晶,你为什幺不说话?”辛俊关心她。

    “吃不惯我做的晚餐?”

    “不!每一个莱都很美味。”

    “上馆子多了,不喜欢吃家庭饭?”

    “也不,馆子的食物真会吃腻人,家庭饭最好,我只是感到自己很没用,什幺都不会做,否则,我和碧姬每人负责一天晚餐,大家便可以天天吃家庭饭。”

    “这问题不难解决,我可以请女佣帮忙,她每周负责三顿晚餐,碧姬两天,其余两天由我请客上馆子。”

    “那我做什幺?”水晶问。

    “吃。”

    “那怎幺公平?我什幺也不做,光吃,不行。”

    “上馆子由你请客,不就公平?辛SIR免费教学,没理由要他供给我们五天晚饭。”

    “大家好朋友,不用太计较。”

    “我认为碧姬说得对,那样安排很好。”

    “你的钟点女佣能做那幺多工作?”

    “给她加工钱。她对我很周到,也曾主动要为我烧饭,但我一个人吃,没有意思。一个人吃饭冷清清,提不起食欲。”

    “就算一桌子自己心爱的中西美食,一个人坐着吃,举目言笑,谁与为欢,真的很没趣,难下咽,长此下去,连吃饭都提不起劲,每顿塞饱就算,食而不知其味。”水晶说。

    “你怎会也有同感?”

    “她现在那幺开心,是因为我回来了,又认识了辛SIR你这位导师和朋友,天天有人陪她,平时,她总是一个人吃饭,对着四面墙和一队佣人。”

    “家里除了吴先生,没有其它家人了吗?”他轻声问。

    “本来也有家姑做伴,但她最近去了外国探望女儿和外孙。”

    “你家姑什幺时候回来?”碧姬问。

    “本来说好去半年,但尔希其它姐姐说奶奶偏心,重男轻女,也要她去探望其它外孙女,尔希三位姐姐居住的国家、城市都不同,每处住半年,最快也要一年半才能回来。”

    “以后家里就剩下你一个人?”碧姬问。

    “吴先生真的那幺忙?”辛俊问。

    水晶点点头,又补充:“节日他会回家吃饭。”

    “我走了你就寂寞。”碧姬说。

    “你不会那幺快走吧?”水晶着急了,叉子都放下。

    “一切都办妥了,连飞机票也预订好,随时可以走,妈也想着男孙。”

    “但你答应住一个多月。”

    “我不会马上走,第一,我舍不得你;第二,我身体的肥肉虽然被榨去六成脂肪,但肚子还像怀了三个月的孩子,我想多跟辛SIR学习,令自己恢复旧观。哈!她自嘲:“肥猪很难变格力狗,八成吧!反正做了妈妈丰满些是应该的,对不对?辛SIR。”

    “生了孩子,做健身运动,加上学气功减肥,是绝对可以恢复旧观,但时间、恒心很重要。”辛俊向她解释:“你的情况,三个月不停练习,必可恢复原状。”

    “真的?那太好了。”碧姬开心不已。

    “你会留三个月吗?”水晶问。

    “不可能!国升已经一再喊寂寞了,依照原订日子回去。”碧姬看了看辛俊又看了看水晶:“你们可算是同病相怜。”

    “辛SIR怕一个人吃饭冷清清;我走后,水晶又要面壁把饭硬塞进肚子里,你们都怕孤寂!”

    你有丈夫、儿子、幸福的家庭,我是希望你留下来,但,我没理由要求,反正寂寞惯了。”

    “两个寂寞的人在一起,就不会再寂寞了。”

    “碧姬说得对,”辛俊马上说:“水晶,你可以每晚来我家吃饭。”

    “要是我请你每天来我家吃饭?”

    “那就不可以……”

    “是不是?你都不肯。”

    “我不是不肯,是环境不同,你有家庭,有丈夫,我天天到你家吃饭,那算什幺?吴先生没意见,你的佣人也看不起我。但我是王老五,单身一个人,你天天来吃饭、练功,没人有意见。”

    “常吃你的没道理。”

    “如果你真把我当作朋友,就别太计较,一个人吃饭和两个人吃饭费用不会有什幺分别,反正要请佣人,吃腻了又可以上馆子。”

    “最主要呢!是演场戏给吴尔希看,让他知道水晶有人追求,令他关注紧张,挽回夫妻感情,你来辛SIR家吃饭,他常见不到你,就会开始留意。水晶,其实对你有好处。”

    “等你回加拿大后再说吧!你又不是明天走,别唬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