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水晶没留意婵姐和其它佣人神情有异,直上房间。

    她昨夜又没有回家睡觉。

    一进卧室,水晶倒是真正吓了一跳。

    吴尔希正迎了出来。

    不过,尔希也是很意外,眼前的娇妻,穿一套橙红背心长裤,雪白公主装衬衣,白色反头短袜,橙红平底漆皮鞋。

    长发微曲披肩,虽然没戴任何耳环饰物或用任何化妆品,但一张素脸红润晶莹,双目含春,明艳照人。

    妻子变了,婚后她从不穿平跟鞋、从不穿鲜艳颜色的服装,出外从不散发,一定戴耳环,以前是典雅高贵,如今是美艳活泼。

    “晶!”尔希伸开两臂。

    水晶很自然的投进他怀里,毕竟是夫妻小别重逢。

    “什幺时候回来的?回过公司没有?”

    “我是昨天回来的,没回公司,不谈公事,我是想念你,特地飞回来陪你的。”尔希轻吻她的脸。

    “昨晚我……”

    “嘘。”尔希拖住她的手:“吃过早餐没有?”

    “还没有。”她脸一热,本来辛俊答应给她弄早餐,后来拉拉扯扯的又要和她亲热,他还不肯回健美院,结果水晶拉他起来亲自送他回去上课,然后自己才回家。

    她始终觉得,男人为赚钱而不理妻子,是个坏丈夫;但她同样不能忍受男人因迷恋女色而无所事事,爱逸恶劳。

    尔希打开冰箱,取出一个栗子蛋糕出来,上面许多许多奶油花,当中最注目的是三朵金玫瑰。

    “这是二十四K黄金蛋糕,昨晚才空运抵港,每一片玫瑰花瓣都是用金箔做的。”尔希取了一片金箔花瓣放进水晶嘴里:“如果喜欢就当早餐,味道如何?”

    “有点像吃牛油片,没有什幺特别。”

    “既然不喜欢,我们到外面吃,吃早餐、午餐、晚饭,消夜,吃一整天,好吗?”

    “当然好,”这本来是水晶一直渴望的:“但你真的不要回公司?”

    “要,也不回去,”尔希点点她的鼻尖:“说好留下陪你,以后再也不会赖皮,我叫婵姐来侍候你洗澡更衣。”

    “谢谢,我先去洗手间。”水晶趁丈夫不觉,拿了手提电话进浴室,打电话给辛俊。

    “……别玩,没有重要事我不会在这时候找你,我今天不能来你家……我不能和你吃饭……尔希回来了……怎可以不理会?他是我丈夫,他-下生意回来陪我,我扔下他溜出来?我说过我很传统……做贤妻良母有什幺不好,是的……我当然会想念你,但我是吴太太啊……什幺?离婚?我想都没想过,我不是不爱你……尔希对我那幺好,我有什幺理由和他离婚……但他爱我嘛……名份上、精神上他都是我丈夫,我不能这样做……嘘!你等一等……婵姐正走近浴室,俊,你听着,不要找我……不要给我打电话……我会找你……他在纽西兰兴建酒店,他很快会去亲自监工……记着,暂时别找我……听话……”水晶马上锁上电话,走出浴室。

    婵姐替水晶梳髻,尔希坐在后面,看她镜中的影子。

    电话铃响,水晶慌张地说:“婵姐,谁找我我都不听,说我今天不回家。”

    婵姐去听电话,尔希说:“水晶苑是我送你的别墅当中,你最喜欢的一间,你曾说过想去住些日子,都怪我没空陪你,我们去住几天,清静一下好吗?”

    水晶实在无法同时应付两个男人,而她知道辛俊是不会乖乖等候,刚才婵姐听的电话,一眼就看得出是辛俊打来,除了打电话,若他跑上来,怎办?

    “我很高兴你能陪我,但那儿你上班不方便。”

    “我回来只是要陪着你,其它的都不管,若你喜欢我陪你去法国买春装、去意大利买高跟鞋……”

    “我们先去水晶苑住几天。”本来她一直盼望丈夫陪她去欧洲,但现在多了个辛俊,她怎能放下他?

    水晶真是喜欢水晶苑,因为它不单外墙大部分用玻璃纤维,通透如水晶宫一样,而且里面的陈设全部都是水晶,其中一部分是水爷爷留给她的。

    水晶苑装修完成后的一个星期,水晶便要尔希陪她去度周未,可惜还没吃下午茶,尔希一接电话便要赶回公司开会,水晶一个人怕静,跟着丈夫回了市区。

    此后,她抗拒其它任何别墅,全部只能看不能住,有什幺用?这次夫妻俩终于到水晶苑。

    水晶苑在一个山头上,附近每间别墅内,住的人都是非富则贵,各业主又合资兴建了一个俱乐部,里面有玩的、吃的、山、水、花、果、树尽齐,景色极美。

    夫妻俩吃了午餐才到别墅,然后去打壁球、网球、吃下午茶、晚餐、跳舞……开开心心,就像新婚第一个星期一样,没有生意、没有金钱、没有会议……连电话声也没有。

    晚上,夫妻俩躺在床上还聊了一会。

    尔希吻她,轻轻的抚摸她,水晶浑身一抖,婉转的说:“我好象有点不大舒服。”

    “哪儿不舒服?”尔希按她的额头:“要不要请医生?”

    “没事的,大概是月经要来了。”水晶真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她虽然是真真正正的吴太太,尔希的妻子。但她不可以早上和辛俊做爱,晚上又换另一个男人,起码今天不行。

    “啊!好好休息几天。”尔希为她拉好被,吻吻她:“晚安。”

    “晚安。”水晶歉疚地回吻他。

    第二天吃早餐时,尔希对太太说:“今天星期六,陪你回家看哥哥好不好?”

    “好啊!”水晶忘形欢呼起来。四哥和五哥从小疼她,他们每月也有几次请她回家吃饭,或约在一起出外找节目,但都那幺巧,尔希都没空,或出席了,到时一个急电便中途退席,她的哥哥可能是生意人,颇体谅尔希,又疼妹子,都没怨言,只有两个嫂嫂攻她的要害:“妹妹啊!尔希又扔下你去谈生意,你们要那幺多钱干什幺?十辈子都用不完。”

    几回冷嘲热讽,水晶不再回娘家,就算兄嫂去看她,她也摆出一副懒洋洋的脸孔,尽量和她们保持距离。

    嫂子虽然妒嫉她在家中受宠,嘲讽难免,她也不怪她们。

    她实在十分想念兄长:“你会不会突然又有公事要回公司?”

    “不会,或者你已不能相信,”尔希想一想:“我连手提电话都不带,又没有人知道我陪你回娘家,没有人能找到我。”

    “你平时喜欢到哪里都打个电话回公司。”

    “我会跟着你寸步不离,相信我一次,好吗?”

    “好吧!你打电话约哥哥嫂嫂,要不就请他们来别墅住一晚。”

    “也好,人多热闹些。”

    水晶一整天都很开心,因为可以和兄长相聚,两位嫂嫂见尔希对水晶关怀呵护,一直牵着她的手,她们无从攻击。

    他们一起打长途电话给父母问安,刚巧六姐夫妇在父母家,大家对着电话闹哄哄,热闹得像合家大团圆。

    尔希好久好久没见妻子这样开心过,在大家疼爱下就像个被宠的小公主,尔希也随着开心起来。原来除了赚钱,家庭乐也令人开心,同时令人感动。

    快乐的时间特别容易过,一聊,就到晨曦,大家又到大露台看日出,然后才上床睡觉。

    直到中午,夫妇俩仍在梦中,五哥就来吵醒他们去俱乐部游泳。

    节目一个连一个,吃下午茶时,水晶见尔希和两个哥哥谈得开心,她拿起手袋说去洗手间,两位嫂子马上相陪。

    其实,水晶早有预谋,把手提电话放进手袋,准备给辛俊打电话,分开三天,不知道他会怎样。昨天又实在抽不出身,没和他联络。

    但两位嫂子在,她怎幺也没胆量给辛俊打电话。

    回到桌子,三位男士正在说水晶的童年趣事,水晶忍不住加入,连两位嫂子也听得入神,两位兄长学着小时候的水晶,手舞足蹈,水晶两夫妻相拥大笑。

    水晶呛着喉咙咳嗽,尔希拥着她的腰喂她喝茶。从表面看他们真是一对恩爱夫妻,谁也想不到他们之间正危机四伏。

    水晶有一个丈夫、一个情夫。

    水晶和尔希有六年多感情、恩情,两个人在一起仍然十分快乐,但另一方面,她正和辛俊热恋,而且关系比丈夫更亲密。

    水晶知道丈夫爱她、宠她,他们夫妻感情又深厚,而且水家每一个家庭成员包括两位嫂子都喜爱尔希,这是他们夫妻恒久不变的原因。

    但尔希迷恋事业,常扔下她令她孤单寂寞,意志消沉,而且性生活十分不协调,甚至厌倦痛苦,这是他们夫妻的遗憾。

    辛俊就不同了,他刚好补充尔希的不足,令她精神愉快,肉体又得到高度满足,正是享受人生。至于辛俊的缺点,由于相识时间短,还未发现。

    无论如何,丈夫在身边陪着她,更可和家人欢聚,那令她无比欢欣。

    快快乐乐又依依不舍送走了兄嫂,尔希揽着她的腰回卧室。

    “今天你很开心,未停过笑。”

    水晶在他怀里点头。

    “身体怎样?没事了吧?”

    “没事了。”

    “快去洗澡,嗯。”尔希吻她的发丝,吻她的脸颊。

    水晶知道今晚不能再拒绝丈夫,已分开那幺久,肯定丈夫在外又没有女人,就算他性冷淡,只要他是个男人,没理由两个多月不需要女人。

    她是个传统的女人,向来对丈夫千依百顺,哪怕要受苦,哪怕已另结新欢,她始终是他的妻子。

    为人妻要尽妻子的义务。

    不过她仍然思念辛俊,她偷愉把手提电话带到浴室。

    可是,辛俊的手提电话,他家所有电话连厨房的电话都打过了,光响没人接听。

    “辛俊去了哪儿,十点多,会不会等得不耐烦出去了?

    他没有什幺朋友,去他姐姐家?和新聘的男助手去喝酒了?

    她洗澡后又再打一次,仍找不到辛俊,真是……要是他家有电话录音就好。

    但,时候不早,丈夫又在外面等着,她收好电话,决定明天再打。

    水晶醒来还没有睁开眼睛,便已嗅到了玫瑰花的香味。

    由昨天早晨开始,尔希已为她订了一屋的红玫瑰。

    尔希大概是太爱水晶,因为他们已有两个美好的晚上。

    可能真有小别胜新婚这回事,尔希特别热情,而水晶己有性经验,无意间对他做出了提点,因此夫妇的性生活有了进步。

    尔希惊异地满足,感到夫妻恩爱无比,那是他们结婚三年多,最恩爱、甜蜜满足的两晚。

    水晶的感觉自然不同,因为只有辛俊才能令她满足疯狂,若拿两个男人比,辛俊是熟手技工,尔希只不过是个实习生罢了。

    不过,无论如何,水晶不再感到和丈夫做爱令她厌烦、痛苦,她也不会再找借口逃避夫妻性生活。

    她终于明白,做爱是需要经验,以前她和尔希都可说毫无经验,这次辛俊居功至伟,帮了她一个大忙。如果尔希不是太专注事业,他们能过正常生活,他们双方努力,一定会达到一个美好的境界。

    不过,尔希扔下她回纽西兰,应该是不久的事,他是不会为了儿女私情,放弃减少对事业的迷恋。

    当然,她还有辛俊,她很开心自己有个疼爱她的丈夫;又有个相爱的性伴侣,可惜她一连两天都找不到他。

    “晶!”尔希大概看见她眼皮动,边吻她边说:“小懒猪不愿起床。”

    水晶张开眼,尔希马上送上橙红玫瑰一技,又吻吻她的唇。

    “又换了花。”一房的橙色玫瑰:“昨天的还很新鲜。”

    “让你每天醒来都感到喜悦,我订了‘樱姬’,是一种半透明、桃红色的名种兰花,四千元一株。”

    “你就只会花钱。”婚后尔希忙,从未给她送过花,现在天天送,心里不高兴是假的。

    “我辛辛苦苦赚钱,就是要花在你身上,令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快起来,吃早餐。”尔希一把抱起她,送进浴室去。

    吃早餐时,尔希说:“今天我们去骑马好不好?”

    “骑马服都没有带来。”

    “我们回家一趟也很方便,顺便多拿点衣服。”尔希送了匹小白马给水晶寄养在粉岭。

    “你到底什幺时候回纽西兰?”

    “放假是为了陪你,不谈公事。”

    水晶也不好再追问,丈夫陪在身边令她很快乐,只是她很想有时间看看辛俊。

    一个人,两份心事。

    回家,刚巧有电话找尔希。

    尔希送她上楼梯,保证二十分钟内回卧室。

    那时候碧姬的老佣人三姐乘机走到她身边,小声说:“五少奶,辛老师和他姐姐都来过。”

    “辛老师怎样?”

    “大吵大闹要见你,很伤心的样子。”

    “啊!”水晶黯然:“向太太怎会也来了?”

    “她想问我你去了哪里,但我根本不知道,她很着急,她请我一定要把少奶找到,说辛老师出了事。”

    “出了什幺事?”

    “她说你打电话到辛家就知道,婵姐来了。”

    “你去挡一挡她,我马上打电话到辛家。”

    水晶打开手袋,一面拨手提电话一面上楼。

    “喂,向太太,俊怎样了?”

    “电话里说话不方便,你马上来。”

    “但是……”丈夫在,她怎溜得掉?

    “如果你现在不来,你下一次来见不到他了……我不能陪你聊,我要去看守着他……”

    “喂!喂!”

    “只有你才能救他,你见死不救?”

    “向太太……”但对方已挂上电话。

    死?发生了什幺事,她又慌又急,不管怎样,非要马上去看辛俊不可。

    “对不起,太太,过了六分钟,罚掌嘴。”尔希急促地跑进来。

    “尔希,对不起,我今天不能陪你骑马。”

    “没关系,我以为你会喜欢,另外安排节目。”

    “你回公司吧!”

    “我在电话里已经安排妥当,我答应过留下陪你不会食言。”

    “但我有事要出去。”她心绪不宁,眼神不定:“我有个朋友进了医院。”

    “我陪你去看他。”他牵着她。

    “不,不用,你又不认识他。”水晶觉得自己说话过份,她拍了拍丈夫的手:“别担心,没事。”

    “你精神不大好,不要驾驶,叫司机送你。”尔希怎能不担心,妻子神色不对,他紧牵着她:“没事早点回来,我等你吃午餐。”

    “我相信要晚饭后才能回来。”该陪陪辛俊。

    “你什幺时候回家,我等你。”

    “十二点前。”

    水晶终于没坐家中的车,乘出租车到辛家。

    她有辛家钥匙,一开门进去,向太太便迎出来。

    “向太太,俊,他……”

    “他开煤气自杀。”

    “啊!”水晶晕了晕,身体一摇。

    “别慌。”向太太扶她一把:“我见他没上班,打电话给他,发觉他胡言乱语,赶忙来看他,刚好赶到,及时送他到医院。”

    “我去医院看他。”

    “他肯留在医院就好,他不肯睡,打支针,他便睡了,他不肯吃,也可以打葡萄糖针,但他要生要死一定要回家,我已经守了他几天。”

    “我马上进房间看他。”

    “水晶,慢着,我要跟你说几句话。”向太太捉住她的手:“我不知道你和辛俊之间发生了什幺事,相信都是他不好,他脾气怪很难与人相处。但谁都看得出他很爱你,他自杀也是因为你。他人是救回来了,但医生说他仍然会继续自杀,因为他极度消沉,所以,你一定要帮他救他,他能生存,就靠你了。”

    “我没想过会发生不幸,不过无论如何我会负责。”

    “谢谢你。”向太太含泪说:“他这次出事,我不敢让父母知道,父母年纪太大。”

    “对不起。”水晶相信辛俊因为接不到她的电话又找不到她,一时受刺激才自杀。

    “我要回家,我好几天没见孩子,我把弟弟交给你了。”

    “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他自寻短见。”

    “还有,他不吃不睡,医生说他在慢性自杀,他现在还熬得住,但熬不了多少天,你今天一定要哄他吃东西睡觉,房间有一碗热粥,一碗热饭……都拜托你了。”

    水晶跑到房间,辛俊坐在床上,面青唇白,憔悴不堪。

    “俊,你为什幺做傻事?”水晶心痛,扑过去拥抱他。

    辛俊对她完全不加理会。

    “我知道你怪我不给你打电话,因为我的兄嫂来了,又住在别墅,我根本溜不开,后来我一连三天都给你打电话,可能你进了医院。”

    “你搬出去根本就想逃避我。”他的声音又冷又沙又沉。

    “不,怎会呢?是尔希提议陪我去别墅度假,水晶苑是我最喜欢的别墅……”

    “有丈夫,还要我这黑市情人?”

    “俊,我每天都想念你。”

    “好,你回答我。”辛俊握着她的肩膊:“你爱我还是爱吴尔希?”

    “我爱你,但吴尔希是我的丈夫。”

    “那是什幺意思?”

    “尔希很快会回纽西兰,他留下来的日子不多,他走了……”

    “啊!有丈夫在家就做有福吴太太;丈夫出门,寂寞啦就找我做伴,性冲动就找我发泄,我是什幺?后补情夫?”

    “不要说得那幺难听,我是真的爱你。”

    “你爱我就回到我身边来,不准走。”

    “我不走,我陪着你。”

    “真的?”他的声音温和了,脸上也有了一点笑容。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也有条件,先吃东西然后马上睡觉。”

    “吃东西可以,睡觉不行,我睡着了你马上会走。”

    “好,先吃饭。”水晶拿着饭盒,一口一口的喂他。

    辛俊一直望住她,又边吃边吻她,弄得她一脸的饭粒,连辛俊自己也笑了。吃过饭,侍候他吃完水果,替他洗了脸,那是水晶一辈子做最多的工作,“现在,好好的睡一觉。”

    “不睡,怕你跑掉。”

    “我发誓,我不走。”

    “我不相信你。”他摇头,像个淘气的孩子。

    “要怎样才肯睡,嗯?”

    “你上床和我一起睡。”

    水晶想想,不能看着他慢性自杀:“好吧,不过,你要安分守己睡觉。”

    辛俊把她抱得紧紧的:“唔,这样,你就不能溜掉了。”

    辛俊大概太疲倦,很快就睡过去了。

    水晶劳累,担心了半天,也倦极入梦。

    她醒来,太阳已下山,辛俊仍在酣睡,她看看钟,七点了,有点饿,想起床,刚移开辛俊的手臂,他马上又把手搭回去。

    水晶动弹不得,身上穿了条紧身羊毛绒裙,束缚住身体很不舒服,何况肚子还咕咕叫。

    后来辛俊转身,水晶才自由,她下床吁了一口气,马上把衣服换下,穿上她摆放在辛家的运动套裤。

    她坐在床边看着辛俊不敢走开,但肚子实在饿得厉害。心想,只要在屋子里不出门,应该可以走开一会。

    她到厨房,打开冰箱,大概向太太每天都买食物来,冰箱内有,蛋糕、点心、嗜喱、雪糕、水果……

    她吃饱了,马上回房间看辛俊,辛俊依然睡得很香。

    她到客厅开了电视机,看影不听声,怕吵着辛俊。

    辛俊这一睡,可真不得了,十个小时已过去。

    已经是午夜十二点。

    她蓦然记起答应丈夫十二点前回家,但看情形今晚是走不了,屋内只有她和辛俊,若她回家去,辛俊醒来看不见她再寻死,谁去救他?

    首先把他身体养好,才易说话,这几天,她不能走。

    尔希会等她,怎幺办?

    拿起电话想拨电话回家,但回心一想,怎样向丈夫交代,说些什幺?实在难于启齿。

    做丈夫的有权知道太太为何在外留宿。

    难道告诉尔希她在陪伴情夫不成?

    没勇气,很烦。

    她到厨房拿雪糕,透过玻璃门看见小鹦鹉吱吱叫,大概北风把它吹得难受。

    她出去把小鹦鹉的架子拿进厨房,小鹦鹉看见她就不停叫:“心肝,你走……我死……心肝,你走……我死……”

    水晶黯然,辛俊一定是等候她时太寂寞,向小鹦鹉吐露心事,说多了,小鹦鹉便学会了。

    辛俊果然自杀,她走,他就死,多可怕!

    幸而尔希习惯在外,夫妇经常分开,水晶不回家他虽会担心,但肯定不会自杀。

    “水晶……你骗我,你真的走了,你好狠心。”突然里面传来骇人的声音:“好,你走我就死给你看。”

    “俊,我没走。”她边叫边飞奔进房,扑向床上。

    “宝贝,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他抱紧她,热吻她,把她压在床上。

    两人分开数天,特别热情,一方面,辛俊和水晶恋情正热,另一方面,性生活方面,辛俊始终能给她最大的满足。

    她正欲仙欲死,突然辛俊停住了,在她耳边呵气说:“和吴尔希离婚。”

    “唔!”水晶什幺都不想,只想继续。

    “答应我,明天我们一起去见吴尔希,向他提出离婚。”

    “嗯,”水晶揽住他:“我要你。”

    “你要我便不能要吴尔希,你清清楚楚的说和吴尔希离婚。”

    “不要嘛,”水晶抓着他不放,这男人真要命,“俊……俊……我需要你……”

    “你需要我满足你的肉体,但爱的仍然是吴尔希,我不会做泄欲工具,我爱你,你不爱我,我们分手。”辛俊推开水晶,睡到一边。

    水晶浑身是火,欲念冲昏头,她扑在辛俊身上,边吻他边嘶叫:“不要离开我,我答应……”

    “真的?”辛俊捧着她发热的脸:“那你跟我说一遍,我发誓爱辛俊,我发誓和吴尔希离婚。”

    “唔……”

    “你不说,是不爱我,你说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什幺都给你。”他腾出一手在抚捏她的腰背,令她浑身一颤。

    她终于喘着气说:“我发誓和吴尔希离婚……”

    水晶回家,吴尔希在等候,过去牵着她的手,欢迎她。

    水晶心不在焉老想着怎样向吴尔希“摊牌”。

    上楼到房间,吴尔希跑前几步,把一盒花捧过来,交到水晶手上。

    “昨天刚空运抵港,美不美?”

    “很美。”水晶把花捧过去,那是一枝花瓣黄底带绿,细红线条,有两块唇瓣,双鼻头,形态罕见特别的花:“是什幺花?”

    “九瓣奇花,兰花的一种。”

    “一定很名贵。”她喜欢那枝花,还有那水晶花盒,令她爱不释手。

    “一发芽才十万元。”

    “太贵。”她抚弄了一会。

    “不喜欢吗?”他一直凝望她。

    “喜欢。”她是喜欢那盒花,但心事重重:“尔希,我,我……”

    “什幺事?”尔希温柔地按着她膝盖。

    “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尔希的脸由红转青,抖着嗓门:“我做错了什幺事?”

    “你没做错事,是我趁你出门公干交了男朋友。”

    “那是很平常的事,用不着离婚,我扔下你公干,你寂寞找个朋友做伴也很应该。”

    “不是那幺简单。”水晶狠下了心:“我和他已经发生了关系,我红杏出墙,对不起你。”

    “我早已知道。”他垂下头:“若你错,我比你错得更厉害,我不应该经常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水晶,原谅我,我以后会把你放在第一位,每天下了班就回来陪你。”

    “太迟了。”水晶轻叹一口气:“尔希,若你对我好,请你成全我,我真的要离婚。”

    “不用离婚,你做过的事我完全不会计较。”

    “其实,我这种水性杨花,出墙红杏的女人,你要来干什幺?就控告我通奸,离婚后另娶贤妻。”

    “不要离婚。”尔希跪在水晶腿边:“我只爱你,由我第一天见你到现在,我从未留意过另一个女人,你离开我,我会孤独一辈子。”

    水晶黯然捧住那盒兰花。

    “过去我想错了,以后我会多陪你,若我还有什幺其它缺点,告诉我,我一并改。信我一次,给我最后一次机会。”

    水晶抚着盒子,摇一下头。辛俊说过,她今晚不回去他死给她看,她也要等他姐来了,她才敢回来和尔希解除婚约。

    “我有什幺不如辛俊的,他爱你,我更爱你,我们有六年多的感情。好,算他比我优胜,告诉我,你教我,我会学,我会改,会比他更好。”

    水晶看见他那失望,徨彷的眼神也心痛。但,她正在和辛俊热恋,她答应了辛俊,最重要的,辛俊是个危险人物,随时会杀死自己,她不能让辛俊死,便又狠了心肠说:“辛俊有些优点,你是永远学不来的。”

    “是什幺?”他仰着脸。

    “你小心听着,我嫁了你三年多,由新婚第一次开始,我们每次做爱,我从未享受过,反而觉得痛苦、害怕,可能和你性冷淡有关。”

    “我性冷淡?”

    “当然,否则你怎可以-下我两个多月,除非你外面有女人。”

    “唉,真是冤枉,”尔希替她把花盒拿过一边,握着她一双手,把掌心贴在自己的脸上:“我以为你性冷淡,初时没注意,后来每次和你亲热,你总是很委屈,甚至逃避,为了不想令你不悦,很多时候我生理有需要,都不敢要求,宁可等你睡了去喝冰水、掌上压,把自己弄倦了睡觉。娇妻躺在身旁很难不动情,所以有时候我宁愿去公干,可以清心寡欲。”

    “噢。”这倒大大出乎水晶意料之外,内心是有点感动。

    “既然我们彼此都不是性冷淡,以后多亲热,做对恩爱夫妻,好吗?”尔希吻她的手指:“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做个好丈夫。”

    “或许,”水晶咽一下、顿一下,必须厚着脸皮令尔希死心:

    “你根本想象不到,我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

    他惊诧地瞪着她。

    “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我和辛俊一起,真的很快乐,他令我满足,而这一切,是前所未有的,我需要他,不能没有他。”

    “他爱你吗?”

    “他为我自杀,刚由医院出来。”

    “是因为他自杀,你不忍心放弃他?”

    “不是,是他令我精神和肉体都得到满足,你这次回来,应该看得出我有所改变。”水晶握住他的手:“我求你成全我们。”

    尔希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坐在水晶对面,脱下眼镜,用两只手指捏着眉心叹气。

    “尔希,我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只求你一件事,休了我,和我离婚,我永远都感激你。”

    “水晶,虽然我爱你,但暂时我可能真的比不上辛俊。既然你和他一起幸福快乐又满足,我成全你。”

    “你愿意离婚?”

    “我不会和你离婚,但,我也不会勉强你留下,你需要他,就去跟他,我绝对不会阻挠,因为爱不是占有,谁叫我不能令你快乐!”

    “尔希,我走了,五年后还是要离婚的。”

    “我知道。”

    “这五年,你怎样过?”

    “孤零零的过……我活该,谁叫我过去太自信不好好珍惜你?”尔希哽咽:“不用为我担心,我不会自杀,令你左右为难。”“尔希,”水晶感动,良心不安,扑倒在他怀里:“我对不起你,宽恕我,忘记我。”

    尔希拥抱她,用脸贴着她的脸:“我不怪你,只怪自己,我仍然希望,有一天你会重归我的怀抱……”

    夫妻相拥,泪眼相看:“什幺时候走?”

    “我答应他晚饭前回去。”

    “那幺快?让我多看你一会。”尔希很心痛。

    “对不起,我暂时请佣人看守他,怕他再寻死。”她蓦然惊醒:“我马上去收拾东西。”

    “我帮你。”尔希把珠宝,都捧过去。

    “尔希,谢谢你,但我答应他不带走任何东西,只回来拿证件和护照。”

    “啊。”他缓缓把衣物放下,水晶匆匆把东西放进小皮箱内,然后到处看看,到那盒花前,她留下来,抚了抚花,抚了抚瓶子。

    “把它带走,跟着你,它一定更美。”

    “谢谢。”水晶苦涩一笑:“他可能不喜欢,怕我会把它装进心里。”

    她心中不忍,又说:“尔希,你对我的心意我铭感心中,希望你很快找到一个纯洁、贤慧的好太太,唉!我没福气,辜负你。”

    “我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泪水在他的眼中打转:“握在手中不珍惜,溜走了才想抓紧,迟了……噢,你大概要赶回去了……”

    “我不值得你难过的,”她自己已经很内疚:“你很快会忘记我,因为我下流无耻……”

    “不要这样说,不要这样说,”他掩着她的嘴,又紧握她双手:“晶,我只求你一件事……”

    水晶不断点头,她几乎也想哭了。

    “我们分开的事,你暂时保密,由我向我和你的家人宣布,好吗?”

    “好,好,只要能维持你自尊,不必介意我的形象。因为,我已经不是人……”

    “不要说,你赶时间,我送你一程好吗?”

    “不要对我太好。”她拿出花手帕来为他抹去眼旁的泪水:“你不希望我带着太多的羞惭、愧疚离去的,是不是?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