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晶新生了,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

    辛俊待她很好,每天一下班就回家陪着她,两个人一起吃饭、看激光影带,双双对对,恩恩爱爱,寸步不离。

    他纵是上班,一天也打数次电话回家,和水晶聊聊,更利用吃午饭时间回家和水晶亲热,下班必定带枝玫瑰或兰花,他是个很浪漫的男人。

    从此,水晶不愁寂寞,甚至不知道什幺叫寂寞。

    精神上,她绝对满足,她不要金银珠宝,但求有夫如此。

    肉体上呢?更不用说,每晚做爱,辛俊都令她欲仙欲死,满足甜蜜地入梦。

    她开心得整个人都胖了。

    那当然?,她从未如此被人深爱过,尤其是,性生活加此美满。

    由于水晶不会做家务,辛俊请月姐来做两班,一天两餐都有月姐主理,早餐呢?每天都是辛俊弄好了留给水晶吃,连被子都为她盖好才上班。

    月姐的家翁常有病,有时候不能煮晚饭,辛俊便赶回来为她烧爱情牛扒。

    整整一个月,她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偶然,她会记起吴尔希,仍然内疚,但很快,辛俊就整个地占住她的心灵,她根本无暇多想,根本觉得离开吴尔希投靠辛俊,是明智的选择,因为辛俊才能令她幸福。

    遗憾的是,由于吴尔希不肯和她离婚,他们不敢在公开场合出现,甚至是去看一场电影。怕碰到吴尔希,怕碰到双方的亲人、朋友……

    辛俊倒十分喜爱二人世界,他认为足不出户更好,水晶也骂过自己,为什幺这幺贪心,过去孤零零独守空房怨冷寂,如今身边永远有个心爱的人厮守,还不满足?

    她是很满足。

    这晚,她躺在辛俊的怀里娇慵无力:“我们这幺亲热,很快会有孩子。”

    “我们不会有孩子。”他抚摸她的秀发。

    “我好希望替你生个儿子,像你一样的迷人,你喜欢不喜欢孩子?”

    “嗯。”

    “我好喜欢孩子,碧姬的儿子多胖多可爱。”水晶吻他的胸肌:“我忽然好想做妈妈,相信我定会做个好妈妈。”

    “你连家务都不会做,明天先学做家务。”

    “好呀!我会学,先做贤妻,后做良母,我会好疼我的孩子,我会亲自喂乳……”

    “要喂先喂我……唔……你的乳房越来越丰满,好象还有乳汁……”

    “呀……唔……你……你坏……”

    水晶第二天就请月姐教她做家务,由清洁、收拾到煮早餐烧饭,她已经不再是个少奶。况且,她也想亲自照顾辛俊的起居饮食,这样才配做贤妻。

    她勤奋了,努力了。

    相反,辛俊变懒了。

    以前总是他先起床,近日他一天比一天迟,水晶叫醒他,他赖在床上,还撒娇抱住水晶,拉拉扯扯,纠纠缠缠,结果又来一个早晨之爱。

    最初一两天,还肯起床上班,渐渐说太倦,抱头再睡,水晶只好请助手代课。

    从此每天一醒来便缠水晶,不喜欢再上班。

    他性欲强,精力充沛,一天可以做爱四五次。

    遇上水晶久旱逢甘霖,自然配合得宜。

    月姐本来每天早上来打扫清洁买菜,下午来烧饭。辛俊由于不上早班,感到月姐的出现妨碍了他和水晶的二人世界,便请月姐早上不用来,做早餐、打扫、午饭他和水晶分工合作。

    月姐下午来买菜,烧晚饭。

    水晶家务较忙,但心境极佳。

    又过了半个月,月姐的家翁因病入院,她忙于照顾家翁没时间,本来她想为辛俊介绍一位临时工,但辛俊怕其它人没月姐识趣,会妨碍他和水晶的二人世界,宁愿等月姐。月姐便答应抽空为他们买菜,但其它工作她无暇再做。

    最初几晚,辛俊每天下班回家便给水晶做爱情牛扒,水晶是享受了几晚,开心了几天。

    不到一个星期,辛俊回来便缠水晶,结果晚餐吃曲奇饼和雪糕。

    水晶闲暇想想,今非昔比,以前在吴家佣人无数,自然应该享福,但辛俊不是太富有,自己就不应该太享受,男主外、女主内,是应该的。

    于是,她戴了辛俊的太阳眼镜出外买了本烹饪书,决定今晚正式进军厨房,给辛俊做几个小菜。

    为此可忙了一个下午,因为月姐只教她煎牛扒炸猪扒和煲罗宋汤,她从未烧过小菜,而她和辛俊吃牛扒己有点腻,也想吃中国菜。

    自己亲自下厨,才知道烧中菜比煎牛扒、猪扒难得多。

    她正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放米下电饭煲,生鱼汤也快好了,可以调味放盐。

    “姬丝桃。”

    辛俊回来了,他喊她的英文名。

    “打令!我在厨房。”水晶答应着:“别喝啤酒,很快可以喝汤。”

    辛俊一入厨房,便由后面一手抱住她的腰,一边吻她的脖子,一边喃喃的说:“唔!我一面开车一面想着你,我爱你,来,给我亲一个。”

    “别嘛。”水晶缩着脖子,咭咭笑:“今晚我特地为你烧了几个美味小菜,你要不要吃饭?”

    “只要有你,我可以不吃饭。”

    “没正经!到外面坐一会,我马上拿汤给你,是生鱼汤呢!”水晶边说边把煲汤的炉关掉。

    “我不想喝汤,我要你。”辛俊两手抱起她,一直走进睡房。

    “俊,别这样……好好吃顿饭,你……哎……真要命……”

    结果呢?那晚十点多近十一点才吃晚餐。

    饭菜都做得不好,但辛俊吃得十分满意,吃饱了便睡觉。

    虽然只有水晶一个人在厨房洗碟和清洁炉头,忙得一头烟,但心里充满爱,很快乐。

    从此之后水晶比较忙,为辛俊弄早餐,收拾打扫房子,她多数不吃午饭,反正辛俊常为她买备蛋糕、冰淇淋、朱古力,一到下午便开始准备晚餐,和洗熨一点衣服(由于她不惯工作,辛俊怕她太劳累,大件的衣服拿到洗衣铺洗),然后弄好晚餐等辛俊回来。

    她做任何工作都不算好,饭、菜都谈不上美味,但辛俊支持她,赞赏她。

    为此,她加倍卖力。星期六、日辛俊会帮手烧饭做家务,但家务绝大部分由水晶主理。他们相敬相依,恩爱得不得了,从来没有争吵过,但这一天,他们做爱后水晶爬下床想去煮饭。

    辛俊一手捉住她。

    “别烦了,我知道你已经很疲倦,我们上馆子吃,去酒店吃自助餐?”

    “怎幺可以呢?”水晶是有点累,抚摸着腰背:“碰到尔希或我的家人好麻烦。”

    “怎会麻烦,就告诉他们你已和他离婚,我是你现任丈夫。”

    “那不可以,我答应过这件事由尔希处理,我突然公布天下,叫他怎样见人?生意人很注重声誉。”

    “嘿!好笑。如果他一辈子不说?我们做一辈子黑市情人?”辛俊不悦,放开水晶。

    “怎会一辈子?最迟五年就要离婚。”

    “五年!够受罪啦!五年容易过?”

    “我明天打电话给他,催……”

    “我不准你打电话给他,藕断丝连,好吧。”辛俊推她一下:“你要辛苦,去烧饭。”

    辛俊第一次用那幺重的语气跟她说话,更何况她那幺大个人,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责备,她是有点难过,但念到因为尔希不肯离婚而今辛俊过着偷偷摸摸的日子,她不单不怪他,还自疚。

    辛俊为此而生气,两天回家没给她送花。

    他也不肯帮忙做家务,水晶独立支持,也颇为辛苦。

    后来还是水晶向他道歉、赔不是。

    “我过不惯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我们相爱便要光明正大,我们移民到美国去。”

    “去美国?”水晶一向只喜欢香港,到外国度假无所谓,但移民……

    “我有个好同学在纽约开健美院,他那边又有房子,我准备投资和他合作,他本身亦有意扩充,工作和居住问题马上可以解决,你的意思怎幺样?”

    “五年后可不可以回来?”

    “可以,你一办妥离婚手续马上可以回来,同意吗?”

    “都听你的。”

    “在外国买东西没有香港方便,我不能每天给你买蛋糕零食。所以,你最好尽快学烹饪、插花、家政。”

    “好,我知道不能单靠烹饪书过一辈子,我明天去报名……”

    此后,水晶生活十分充实,要做家务侍候丈夫又要上课,当然也很辛苦,因为二十几年来她舒服惯了,被人侍候惯了。

    但她毫无怨言,因为她整个拥有辛俊,有个人爱自己,是她多年愿望,她怎能不快乐。

    辛俊忙于搞出国发展,人忙碌了,根本不可能帮水晶做家务。

    有时候甚至不能回家陪水晶吃晚餐,水晶体谅他,无论多晚一定等候他,晚餐往往变为消夜。

    水晶了解辛俊,他交际应酬夜归,是为了到美国开创新生活,度过这段短暂时期,往美国定居后,两人又可以恩爱地生活。

    而且,辛俊和吴尔希不同,辛俊晚回来,看见水晶痴痴缠缠,甜言蜜语,恩宠有加,水晶飘飘然又满足了,连半点怨艾也飞上九霄云外。

    一男一女肉体关系美满,相处自然融洽,小事化无。

    也因此,水晶死心塌地待候辛俊,做家务,学家政,誓要做个“三得”贤妇——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床;贵妇、贤妇、荡妇集于一身。

    生活十分美满。

    只是近日早上起床,总是懒洋洋,胃口不怎幺好,她想,也许家务太繁重,又怨自己低能,连一个二口之家都应付不了。

    一连几天早上都懒洋洋,她开始怀疑自己身体有毛病。

    但她一向身体健康,何况她又学气功保健,她想,一定是没用挨不住,看见月姐,请她来帮两天。

    月姐反而向她请假,因为她家翁出院后马上吵着要去大陆看他第一个曾孙,她和丈夫一定要陪他,因为她的丈夫非常孝顺。

    但月姐提出可帮助她找一个负责、忠心的临时工,水晶不敢决定,她是贤妻,一切以丈夫为主,凡事必与丈夫商讨,但辛俊忙,暂时不想烦他。

    辛俊已一连两天没回家吃饭,水晶也乐得闲,午、晚餐吃蛋糕、雪糕算数,晚上煲汤水等辛俊回家。

    水晶一早就开始忙碌。

    因为,辛俊今晚回来吃晚饭,并买好戏票和她看戏,那戏院很偏僻,保证不会碰到任何水家或吴家亲友。

    水晶好兴奋,几个月没有看电影。

    她打扫好房子,拿衣服去洗,便开始买莱,她还是第一次上市场买菜,又戴副黑眼镜,所以有点迷糊混乱,足足在市场磨了两个小时,钻来钻去才把要买的东西全部买好。

    她也骂自己窝囊。

    回家已经是午餐时间,但她心急把饭菜准备好,如洗菜、切肉等等,这样子又弄了两小时,因为太投入,连午餐点心都忘了吃。

    跑出厨房一看,哗!快四点。

    她准备洗熨、沐浴、更衣,等辛俊回来。

    到浴室,又看见一盆内衣裤和辛俊的袜子——他每天要换好几双袜子,教舞出汗嘛。

    她弯下腰洗好袜子,站直身体便感到天旋地转,她忙扶住墙,休息了一会,觉得好一点想把袜子晾好,又感到心跳脚软。她只好扶着一步步摸回房间,倒在床上才好一点。

    她不断看表,几次想起床梳洗,因为辛俊很快回来。

    但几次都起不来。

    “打令,我回来了,咦!不在厨房。”

    “俊!我在房间。”

    辛俊步入卧房一看见她便扑到床边:“你怎幺了,面色这幺苍白。”

    “我有点晕。”

    “晕?”他抚摸她的头、手和脚:“这幺冷,你生病了,我马上送你去看医生。”

    “不用看医生,其实,这几天我也有点晕,不过今天严重些,休息一会相信没事。”她不想扫辛俊的兴,更不想他担心。

    “我去烧饭,令晚我们还要看戏。”

    “你不能再劳累,看过医生没事,我们去吃日本菜然后去看戏还赶得及。”辛俊哄她:“我们很快就出国,在外国看医生好麻烦,听话,先去看医生,嗯,乖呀……”

    他们去见胡医生,向家一家人有事都找他。

    经过望、闻、问、切,还做了几次检验,胡医生特别让她躺下休息等检验结果。

    “有些检验报告要等两个星期,但有些很快便知结果。”胡医生安慰她。

    辛俊一直握着她的手,等着她。

    “不用怕。肯定没事,大不了有点小感冒,你一向身体好。”他温柔地安慰她。

    水晶突然记起:“呀!我八点多吃过早餐,一直到现在连水都没喝过。”

    辛俊讶然:“你今天在忙什幺?”

    “去菜市买菜,准备晚餐,自己笨手笨脚,连午餐、下午茶都忘了吃。”

    “你……你这样傻,怪不得你晕,原来是饿晕,你躺着,我马上去买东西给你吃,很快,很快……”

    “俊,俊呀……”

    辛俊果然很快回来,因为不远处便有超级市场,辛俊把鲜奶、蛋糕、朱古力、雪糕,不断往她口里送。

    水晶在不停进食中,人温暖了,体力好了,也精神了。

    她正大口大口吃雪糕,胡医生进来。

    “她原来没有病,是忘了吃午饭和下午茶。真傻,孩子一样,现在已经好多了。”

    “对呀!她不单身体好,而且,我还要恭喜两位。”

    “恭喜我们?”辛俊和水晶四目相对。

    “恭喜你,小俊,你要做爸爸了。”胡医生很开心,用两只手和他们相握。

    “我怀孕了!”水晶放下雪糕盒,开心得流下泪来。

    “不可能!”辛俊放开水晶叫道:“验孕哪有一验就知?起码要等到明天,她没怀孕,我说她饿晕了。”

    “现在科学发达,如果她刚怀孕,我会请你们明天来看第二个报告,因为我替她做了两个检验,但她怀孕接近三个月,我可以保证她真的有喜,已多久没有月经了?”

    水晶想一想:

    “三个月都没来过。”

    “应该不会有错,小俊,先送太太回家休息,明天我派人送一份详细报告给你,那准确性是百分之一百。”

    回到家里,辛俊也没说过一句话,水晶因体力恢复,便去烧饭。

    但辛俊半口饭都没有吃。

    “我们去吃日本菜,等会还要看戏。”

    “今天不出去了,你早点休息。”他沉下嗓门。

    水晶十分体谅他,第一次做爸爸呢!开心得傻了。

    她自己何尝不是心不在焉,考虑着明天去买菜时顺便看BB床。

    第二天辛俊比任何时候都勤快,一早就出去了。

    他没有直接说,但水晶知道他去胡医生处拿验孕报告。

    其实水晶也很紧张,连菜都没去买,等候辛俊回来。

    干万不可弄错,否则好梦变成泡影。

    她一直想为辛俊生个孩子。

    这是他们第一个爱情结晶。

    最好生个儿子,像辛俊,她便可以拥有两个辛俊。

    门铃响,咦?辛俊回来了,一定有好消息,他开心得门匙都找不到。

    打开门,外面一个小伙子,他交给她一封信,说是胡医生医务所送来的。

    水晶迫不及待地把报告拿出来。

    看了一遍又一遍,她跳起来叫:“我真的怀孕了!我真的怀孕了!”

    她很快又停住,因为记得嫂子们怀孕,一跳就被禁止。

    唔!她要好好休息,坐在皮椅里,抚抚腰干,挺挺肚子,孕妇嘛!以后要多吃多睡,想不请佣人都不行了。

    哎!她舒舒服服地靠在皮椅里享受一下。

    孕妇,是应该受到疼爱的,“咭!”她越想越开心,笑了出来。

    “水晶!”

    突然粗声一喊,她吓了一跳。

    “爹地!我在饭厅休息。”水晶心情好,和辛俊先来个庆祝玩笑。

    他一个箭步冲入,抢过水晶手中的检验报告。

    “打令,我怀孕三个月了。”

    他面色青呀青呀,突然回身一指:“你肚里的孩子是谁的?”

    “当然是你的,别太紧张,冷静。”

    “冷静,你跟别人有了孩子我怎能冷静?”

    “你在说什幺?孩子怎会是别人的,我一天到晚都在家,家里除了你,就是月姐。”

    “总之,我不可能令你怀孕。”

    “你在说什幺?”水晶奇怪了:“你开心得昏了头吗?”

    “好!我坦白告诉你,省得你狡辩,我一年多前已经做了绝育手术,刚才胡医生已替我检验过,我绝对没有精虫排出,如何令你怀孕?你快把奸夫说出来!”

    “啊!”水晶简直傻了,她想一想,算一算:“我和你相好是你生日的那一晚,到今天刚好九十八天,和你同居也九十四天,孩子是你的,是你的。”

    “还好意思找借口,快告诉我,你背着我勾搭了谁?”

    “你怎可以这样说我?我是那种勾三搭四的人吗?”水晶好生气。

    “你有丈夫可以和我偷情,我才只不过是你情夫,你背着我去找另一个男人,有什幺稀奇。”

    “你……”水晶差点昏了过去。

    “其实,我每天都给你喂得饱饱的,你还去偷?是不是隔壁那个公务员小子,他是航天员。”

    “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这是事实呀!女人偷汉最难是第一次,有了第一次,以后就视作平常。你怎幺对吴尔希,也可以同样对我。”

    “报应……”水晶哭叫起来。

    “你一日不把肚里的野种交代清楚,我一天不见你……”他边说边往外走。”

    关上大门出外。

    水晶嚎陶痛哭,一场欢喜一场空,结局还那幺惨。

    难怪辛俊看不起她,谁叫她背夫别恋。

    真该死,外表高贵贤慧,原来是淫妇。

    但,孩子千真万确是辛俊的,除了他,根本没有其它男人。

    隔壁那年轻人对她是有好感,但,她连话都没和他说几句。

    孩子是辛俊的,他为什幺不承认。

    她不服气,打电话给胡医生,胡医生很详细为她分析,解释了她许多疑问,并告诉她辛俊真的检查过,他真的做了切断输精管手术,是切断不是结扎,精虫根本无法通过,因此绝不可能令任何女性怀孕。

    水晶开始谅解辛俊,他怎可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偷汉?

    他是应该生气的,因为孩子的确不是他的。

    那,孩子是谁的?

    到目前为止,她一共只有两个男人,辛俊,还有吴尔人解决困难。由于我收费昂贵,来找我的人都怀孕超过三个月,难度最高的是五个月,从未出过事。你才怀孕一百天,对我来说真是轻而易举。孩子可以领养,但好的丈夫失去了找不到。别怕,跟我来,嗯。”医生催眠似地拖着她,护士搀扶她,水晶迷惘含泪一步一回头。

    手术房有点昏暗,只有床上一盏灯很亮。

    房内有另一位护士站着。

    两个护士扶她上床,其中一个按住她,另一个做医生的助手。

    水晶慌张地到处看,床边有些白盘子,盘上有刀有剪又有许多棉花。

    一切是经过消毒,床单也是新铺的,但被她发现废纸箱内有团棉球,上面有血。

    那一定是外面那女人的血。

    不,可能是她孩子的血。

    孩子,她怎忍心杀掉他,他是她的一部分,血肉相连已经一百天。

    她从未害过人,怎可以害自己的亲骨肉?

    不,不,绝不!

    她才动一下,那护士按得她更紧。

    突然外面有声响,助手出去,一会儿又进来,蚊飞一样的声音。

    水晶尖起耳朵听。

    “她晕了过去,李婶守住她。”

    “给她打支针,让她到隔壁躺一会,咳……快去……”

    “多可怕!”水晶晕了晕,不过,她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是不能让那医生把孩子杀死。

    也许是母性,要保护孩子。

    “分开她双腿,把两腿架好。”医生吩咐按着水晶的护士,又安慰水晶:“别动!辛太太,我为你打支针,不痛的。”

    那护士放开她绕到后面分她双腿,护士才一松手,水晶马上由床上跳下来,冲出手术室,冲出大厅。

    “辛太太……”

    “水晶……”

    她开了门,冲出去,她不敢乘电梯怕被捉回去,拼命跑楼梯。

    终于到大厦门口才按住胸口急喘。

    辛俊已追出来。水晶正想扑向他怀里痛哭,辛俊气急败坏:“你怎幺搞的?反反复复,答应做了又跑出来,我已付了她五万元,不做没得退回。”

    “五万元我自己还有……”

    “不是钱的问题。把孩子弄掉,我们决定了,你怎可以不守信用?”

    “你没看见外面那个女人晕倒吗?”

    “她自己身体弱,又没人陪,你不同,你有我照顾、呵护,你手术完了,我马上送你回家,一觉醒来就没事。”

    “你爱护我为什幺不可以容纳我的孩子,我发誓生了孩子最爱的还是你,我也会做运动保持好身材,我求你一次!”水晶抓着他的手臂。

    “不行,你太贪心,要我就不能要孩子,要孩子就不必要我。”

    “我要你、也爱你,只求你这一次,没有下一次了。俊,你就当做善事吧!”

    “你爱我?好!马上上楼做手术。”

    “求你不要,除了堕胎,什幺事我都肯为你做。”

    “撒谎。你骗我,想玩弄我。”辛俊大力摔开她:“你心仍在吴尔希身上,所以定要为他生孩子。”

    “不,不,你冤枉我,这孩子不管是谁的,我也要生下来,我一直梦想是你的。”

    “你明知我不能生孩子,你说这话来刺激我、伤害我?”辛俊翻脸无情,凶极,他推水晶一把:“你根本没爱过我,只是利用我满足你。”

    “俊,轻声点,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要走,到楼上做手术;不走,你自己回家。我很伤心,因为你不爱我。”他像蛮牛一样。

    “俊,你知道我最爱你的。”

    “你爱我?证明给我看,到楼上见医生,她在等你。”

    “不要逼我逼得太紧,我好怕好怕。”

    “好!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爱我,三天后在这儿等候,我陪你去做手术;你不爱我,不必来了,我们分手。”

    “你去哪?”

    “去散心,总之,在你未用行动证明你爱我之前,你不会见到我。”

    “你就扔下我不管?先送我回家。”水晶难以相信他这样冷酷。

    “别拉拉扯扯,我已经站在街上,你不觉得羞,我可要见人。”辛俊推她回大厦:“我不做你泄欲工具,这三天我也不会回家。”

    “俊……”水晶已伤心绝望,精疲力竭,也顾不得人家怎样想,双手捧面痛哭。

    有人温柔地按住她的肩膊。

    她惊喜地以为是辛俊,忙放开双手:

    “俊……”

    出乎意料之外,站在她面前的竟然是吴尔希。

    “尔希……”她正要倒向他身上哭诉,突然,她止住了,止住动作甚至哭泣,只是抽咽。

    “送你回辛俊家好不好?”

    她的确很需要人帮助。一个痛心、无奈、无助、身怀六甲的女人,别人的援手对她极为重要。

    她点点头,一想,辛俊说过她不堕胎便不回家,她一个人回去,也是触景伤情,于是,她又摇摇头。

    “或者先上车休息一下,你看来很疲乏。”

    她真的想坐下来,腰骨酸得要命。

    她终于点点头。

    吴尔希用手提电话召司机。

    劳斯莱斯驶来,司机下车向少奶敬礼。

    水晶羞惭地上车,她已不再是吴家五少奶了。

    “靠着,舒服点。”吴尔希又叫司机递了瓶鲜奶来,放在水晶手里:“喝吧!你渴了。”

    喝了鲜奶靠一会,人舒畅些。虽然心里还压着大石,仍然满脸愁绪,但暂时总算缓和下来。

    她看了看车外:

    “去哪儿?”

    “去水晶苑!那儿空气好,比较清幽,等你吃了下午茶、睡一觉,疲劳消除了再送你回家,好吗?”

    她忽然好想睡,她想有人侍候,辛俊家冷清清,连喝口茶也要自己亲自动手。平时倒不觉,怀孕后实在支持不住:“方便吗?”

    “为什幺不方便?水晶苑始终是属于水晶的。”

    水晶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可能环境好、床舒适,又或者孕妇都爱睡。

    她揉揉眼睛,吴尔希已走到床边:“醒来了。”

    “你一直在房里?”

    “我看你精神不好,不放心你,你不介意吧?

    “怎会,这是你的卧室。”

    “我们吃晚餐,好不好?”

    水晶一看钟,十点了:“我随便吃块蛋糕就可以了。”那不够营养,我已吩咐厨子做了你喜欢吃的菜,还有甜品,就在房间吃,省得你跑来跑去劳累。”

    其实,水晶也不好意思到楼下见那些佣人。

    到起坐间,看见两副餐具:“你还没吃晚饭吗?”

    “没吃,等你。”

    “都十点了,要是我睡到午夜?”

    “一样等,我现在知道,一个人吃饭很孤寂,没有胃口。”

    “尔希……”

    “别说话,先吃饱了才说。”他把鸡腿子放在她碗内,又为她打开瓷盅,把补品汁液倒出来。

    很久没吃得那幺好,那幺舒服。

    吃饱了尔希不让她喝浓茶,要她喝鲜榨橙汁。

    “要不要赶回去?”尔希关心地问。

    水晶摇一下头,她今天的遭遇太可怕,需要人做伴。

    “打个电话回辛家免他担心。”

    “他根本不在家!”水晶鼻子一酸:“如果你容许,今晚我留下来,住客房,明天才走。”

    “客房哪有卧室舒服,我万分欢迎你留下,倦不倦?要不要睡?”他细心了,体贴了。

    “刚吃饱,而且已睡了一觉。”她抚腰杆:“不想睡。”

    “这样好不好,你靠在床上,我陪你聊天,很舒服。”

    “你明天要上班。”

    “少上一天班没关系,这三个多月来我做了不少事,我请了副总经理,他们都很能干,我可以放手。其它在各国的生意我都派人主理,公司基本上已经做到企业化、国际化,而不是个人化。我根本不用事事亲自办理,我可以依时上班下班,星期日,公众假期一定放假。星期六因为闲,早上回公司走一圈,我清闲了,不过也孤寂了。”吴尔希说着垂下头:“我随时可以有自己的时间周游列国。可惜,太迟了。”

    水晶叹了口气,是太迟,若他以前能适当分配时间,她又怎会深闺冷寂,红杏出墙。

    “你今天偶然路过那儿看见我?你怎会到那些街巷?”水晶忽然提到这问题。

    “不!我是跟踪你们,并且一直等候。”

    “跟踪我,你……”

    “对不起!我太过份。”尔希慌忙道歉:“最初你离开我,我担心辛俊待你不好,便请了私家侦探,后来知道你们很幸福,我一度停止。但是最近我又不大放心,下了班走到辛家附近,有天看见你们去看医生,你面色苍白,我十分担心,于是天天下班到你楼下。今天星期日,我吃过早餐便到你楼下,看见辛俊把你送到那儿,那儿环境复杂又-脏,我更不放心,便留下来守候,那大厦全是招待所、按摩院……你们去那儿干什幺?”

    “堕胎……”说出口又后悔,怎可以随便跟人说?但,尔希不是外人吧!一天未离婚,其实他还是她丈夫,何况还怀了他的孩子,唉!天,这话可不能说。

    “堕胎?怪不得你那幺苍白憔悴,原来你有孩子了。有BB是喜事,你一直想要孩子,为什幺要堕胎?”

    一针刺心,加上闷在心里无人倾诉,水晶再也忍不住了:“辛俊不单是不喜欢孩子,还憎恨孩子,他容不下孩子,是他逼我堕胎的。”

    “他怎会这样?没有人不喜欢自己的骨肉,是不是第一次做爸爸太紧张,要不要找人劝劝他?”吴尔希惊骇:“晶,你可不能堕胎,堕胎不单是犯法也很危险。”

    “我知道,何况,我已经怀孕一百天。”

    “一百天了,不,不,”吴尔希捉住水晶双手:“我不让你堕胎,那会要了你的命。我有个职员,她太太因连生四个女儿,再怀孕便去堕胎,结果失血过多死掉了,多悲惨。”

    “她怀孕多久去堕胎?”

    “两个多月,呀!不能,你真的不可以堕胎,你已经怀孕一百天,好危险,我去求辛俊。”

    “他不会听任何人的话,特别是你。他警告我若爱他,便要堕胎;不堕胎,就要和我分手。”水晶眼眶一热,满眼泪水。

    “你爱他,一定会堕胎,但……已经一百天,我不让你去冒生命危险。”吴尔希突然灵机一动:“辛俊爱你,不会不顾你的生命,他只是不能容忍有孩子,你把孩子生下来,送给我。”

    “送给你?”

    “对呀!我会很疼爱他,当他是自己亲生骨肉,我会做个真正的好父亲!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但为什幺要这样做?抚养情敌的孩子?”

    “因为你,我不会想着孩子是辛俊的,只记住他是你的骨肉。”

    “干嘛要为我?”

    “赎罪!过去,我忽视你,冷落你,又不能满足你,我去见过医生,他说我很正常,很健康,只是缺乏性经验,我只有过你一个女人。他答应帮助我,辅导我,我一定可以满足妻子,但这些事我也不想理会。总之,这三年婚姻生活令我令你精神和肉体都受苦,我对不起你,你生了孩子交给我,你和辛俊可以安安静静过二人世界,我又可以把爱你的心用来爱孩子。再说,无论如何若让你去堕胎,那会没命的,不可以。”

    “尔希……”水晶挨进他的怀里双手紧抱着他放声痛哭。

    “别哭,别哭,”他拍着她,呵护她:“你怀了BB,要小心,不能激动,我们总算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法,是不是?应该放开怀抱,开心些,嗯。”

    “你对我太好,我对不起你,但你不可能接受我的孩子,他有个水性杨花的母亲。”

    “嘘!别这样说,”尔希替她抚背、抹眼泪:“其实,我从未怪过你,我仍然像新婚时那幺爱你。我明天去找辛俊,孩子的问题解决了。”

    “不,我不想再见他。”

    “不要小孩子气,情人吵吵嘛!你们始终相亲相爱。”

    “你可以因为我接受情敌的孩子,他却因为讨厌孩子不顾我死活,我以前笨,不会想,其实,最爱我的人是你。生死我不在乎,但孩子我一定要保住,他要分手就分手,你不要我,我已决定独自抚养你的孩子?”

    “我……”尔希顿了一会:“你说我的孩子。”

    “你忘了我们在这儿有过两个……两个……”

    “是的,我从来没有忘记,我们在水晶苑的每一天、每一晚上。”尔希回忆着微笑着说:“可是,我有这幺好运吗?”

    “你不相信我,你算算,刚好一百天。”

    “我当然相信你,”尔希马上握着她的手:“但,辛俊。”

    “他早就做了绝育手术,他不可能令任何女人怀孕。”

    “啊!可能他知道孩子是我的,他伤心,一时想不开才要你堕胎。”

    “这是原因之一,他一向妒嫉心重,器量窄,没有容人之量,不像你,可以体谅宽恕人,而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忍受家中有个孩子,哪怕是自己的骨肉。”

    “孩子交给我,他应该不会抱怨,你们也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不单是不会让我带着孩子,也不会让我生孩子,他说女人生了孩子就走样,他反胃。”

    尔希皱皱眉:“哪有这样的男人,他爱你怎会计较这些?晶,你是不是真的要堕胎?那很危险,辛俊不会不顾你生死的,你求求他。”

    “他是不会理我死活。你放心,我不会堕胎,我会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带。”

    “辛俊呢?”

    “他说如果我不肯堕胎,他就和我分手,我决定和他分手。”

    “真的?”尔希棒着她的脸,凝望她,唇片微颤:“我会做个好丈夫,不会再冷落你,你相信我,我每天下班便回家陪你,放假绝不上班,陪你环游世界补度蜜月,我会对你很好很好,不!是最好最好,弥补我的过失。这些日子我也看过不少书籍,基本上我已经懂得怎样疼太太,医生又肯帮助我。给我一点时间,或许我还比不上辛俊,但,我会努力令你快乐。给我一次机会,你不要辛俊,让我代替他的位置。”

    水晶的鼻子又发酸了,她哽咽问:“我做过那幺多坏事,满身污点,你不怪我吗?”

    “我怪自己没做个好丈夫,一切都是我逼你的。”尔希内疚地说:“我们一起忘记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迎接我们的新生活和新生命。好不好?晶,求你给我一次悔改的机会,我们重头来过,好吗?”

    “我答应你。”水晶倒进他怀里,伸出双手拥抱他。

    “好极了,好极了,我有太太又有孩子,双喜临门,明天我们就请四哥五哥夫妇吃饭,报喜。”

    “尔希,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最爱我?”她用额头贴着他的下巴。

    “我。”他毫不考虑。

    “我最爱谁?”

    “目前,应该还是……还是辛俊……”

    “不!是你。”水晶肯定地说:“其实,辛俊并不值得我爱,爱是牺牲不是接受,他永远做不到。肉欲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真爱才永恒,我已感受到你对我强烈的爱,因此,我也最爱你,将来有了一打子女,我仍然最爱你。”

    “晶,我好快乐,好幸福。”他喜极而泣,又叫又笑。

    “你今天最可爱,像个孩子。”水晶点点他的鼻尖:“你快做爸爸了。”

    “对,你疲倦了,乖,躺下。”他替她盖被,水晶感到舒服又温暖:“我会坐在床边看着你睡,然后才回房间。”

    “你的房间在哪?”她忍住笑。

    “在这……”他自己也笑了起来:“你是我太太,这儿就是我们的寝室。”

    “你答应过陪我的,第一晚就想往外溜?”她娇嗔地说。

    “不敢,以后长伴爱妻。”吴尔希脱掉外衣,上床拥抱住水晶,轻拍她:“乖!小妈妈睡觉。”

    水晶伏在他胸前,两手拥住他腰背,很快便安然入睡。

    尔希一直凝望她,轻拍她,心里甜蜜又充实,自觉是个最幸福的人——

    完——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