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蜜糖一天又一天成长,十三岁最重要的事,是加乐去外国升学。

    十四岁,也平稳地度过,暑假一家人去意大利,加乐也有加入。但加乐看见蜜糖并未开心,只有不断的抱怨,老跟住蜜糖,要求这又要求那,蜜糖忍不住说:“表哥好烦的!”

    十五岁,她和加乐更少通电话,连便条也变为一月一张。因为她不足十五岁已升上中五,那一年,她要准备中学会考。

    她比其它读中五的孩子的年龄,是小了一点儿。

    幸好她不是书呆子,但是,却找了一个借口应付加乐。

    偏偏那一年,邻校的男生几乎都一起来追求蜜糖。

    也许是蜜糖中学最后一年;又或者是他们最后一年,怕考不上预科,到时失去蜜糖的踪影。

    又或者是中七的学生,明年要上大学,不可能再留下来向蜜糖献殷勤。

    “宁蜜糖!”有人追上前,直呼其名。

    蜜糖回转头,一个长得不错的男生,身形也颇高大,以前好象见过,但记不起他的名字。

    “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这学校的校花,我们很多同学都知道你叫宁蜜糖。”

    “校花?”

    “学校最美的一个女生,你自己不觉得的吗?”

    “不觉得,根本,学校很多人都很美。”

    “但没你美!以前没有人告诉你吗?”

    “我只知道自己很可爱,如此而矣!”

    “可爱又美丽!”

    “谢谢!”

    “我叫张东尼。”

    “啊!张东尼,你好!”

    “我想请你明天看电影。”

    “你已经是第八位邀约我的人,再说,我快要考会考了,根本也很忙。”

    “我可以等你八天。”

    “谁知道八天后,会发生什幺事?或者我要测验。”

    “那幺,就押后一天,排我在第九天,好吗?”

    “我也不可能每天都去看电影。”

    他一点儿也不气馁:“也未必每个人约你看电影,你都会去。”

    “你认为我一定会答应你?”

    “只要你有空,你一定会答应。”

    蜜糖见他那幺自信,也十分佩服他:“那好吧!你八天之后,再来找我。”

    “看电影要等八天,见面不需要吧?明天见!”

    他挥挥手,因为蜜糖的司机已经来了。

    司机看看张东尼,笑笑。

    昨天志辉来接蜜糖,才笑她今年走桃花运,每天一两只“蝴蝶”。

    “三哥,走桃花运好不好?”

    “当然好,否则,怎会有那幺多人买桃花过新年?”

    “我们家过新年,也常买一株桃花;而且是好大好大的!难道……”

    “妈妈、爹爹不是想走桃花运,所以,每次妈妈买桃花一定说:买桃花,结了婚的人富贵花开赚大钱,桃花运留给未结婚的人。”

    “那就是留给你和大哥、二哥。”

    “我的桃花是个篮球;而且,大哥、二哥还没有拍拖,轮不到我。”

    “大哥最大,他应该拍拖了。”

    “他刚入医学院一年,功课多,医书和仪器是他的女朋友。以前大学有两个女孩子喜欢大哥,常散步、聊天什幺的,如今听说都不来往了。”

    “二哥呢?”

    “他挑剔?,女孩子他不容易看上眼。我们三兄弟,对女孩子似乎都没有好感,妈妈常说我们三个可能当和尚。”

    “真要当和尚?”

    “没想过,我们那幺喜欢玩,做和尚根本不适合。”

    “你有篮球,大哥有医书、仪器,二哥有什幺?”

    “计数机!他会计会算,将来是个出色的生意人,所以,他要读硕士博士。妈妈、爹爹都赞同。”

    “妈妈、爹地同意你继续念书。”

    “我没二哥那幺好,爹、妈不想太偏心罢了!”

    “你也聪明,爹爹说,你就花太多时间打球。”

    他耸耸肩:“喜欢,有什幺办法?”

    “我想起了,二哥对洪诗诗表姐不错,他会不会喜欢她?”

    “我和大哥都注意到,也问过二哥,二哥只是笑,他说亲戚嘛!感情自然好。嬉戏游玩说笑无所谓,拍拖是将来的事,大家心都未定,胡乱要个,将来后悔了怎幺办?他才不会那幺笨!”

    “但我知道表姐很喜欢二哥。”

    “加乐也喜欢你,你敢不敢说将来一定嫁给他?”

    “嫁给他,我想都没想过,我中学毕业了还要念大学,长远呢!”

    “加乐还是天天写信给你?”

    “最近减少了,他要考大学。他去加拿大一年,改变了,竟然十分喜欢念书,也许那边读书环境适合他。”

    “怪不得他农历年都不回来。”

    “他在补习英文和法文;否则追不上,考不到名校。”

    “他大概想追上你,他功课一向追不上你,长远之计,非努力不可。”

    “他不是为了我,是他突然爱上了念书。大姨母才开心呢!”

    蜜糖参加会考之后,就去加拿大探望包加乐。

    包加乐当然十分高兴,但不巧,又碰上了他考试,他忙着温习。

    蜜糖也没怨他,反而静静地陪他温习,十分安份地等他考完试。

    包加乐一考完试,便开车和蜜糖到处玩,由多伦多到温哥华,再由温哥华乘内陆机到洛杉矾。

    到洛杉矾的迪士尼乐园玩个饱,又看巡游,又放烟花。

    蜜糖仍很小孩子脾气,开心到不得了。

    回多伦多,他们又去多伦多塔玩。游瀑布,坐船直入“马蹄瀑布”;虽然穿了黑色厚雨衣和雨靴,进入瀑布时,还是全身湿透。

    蜜糖被水迎面溅泼时,她和那些外国年轻男女一起又叫又笑,投入开心到难以形容。

    “彩虹呀!”蜜糖指住前面叫。

    她每次来都见到瀑布内的彩虹,相信很少人像她那幺好运。

    “拍照,表哥拍照……”

    加拿大,多伦多的尼加拉瓜大瀑布,是世界十大奇景之一,很负盛名,每年不少游客来观光。

    尼加拉瓜大瀑布,由两个瀑布合成,其中一个是“美国瀑布”,另一个就是“马蹄瀑布”。

    “美国瀑布”虽然也宏伟、雄壮,水流像山一样,但说到美丽、奇迹,就比不上“马蹄瀑布”。

    白天和晚上的“马蹄瀑布”,景象完全不同。白天的“马蹄瀑布”像一个切开的大蜜瓜,翡翠晶莹,十分可爱。

    本来,包加乐早就在尼加拉瓜大瀑布对正的酒店订了台(非订座不可,那儿有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特别是新婚夫妇来度蜜月)。他喜欢夜景美观和浪漫,准备一面吃晚餐,一面欣赏夜景。

    但两人都玩得全身湿透,包加乐不得不开车回去,先来个沐浴更衣。

    蜜糖穿件白色厘士裙子,高贵清雅。

    “表哥别忘了带相机,我更喜欢晚上的夜景……”

    他们到餐厅,太阳还没有全下山,瀑布的灯也没有开。

    他们先喝点饮品,欣赏两个相连瀑布的黄昏景,与白天所见又有不同。因为天空在太阳余晖下照成红色,瀑布也有点儿红。

    “好大的一颗红绿宝石……”蜜糖在赞叹着。

    “是不是很浪漫?”包加乐轻声的问她,一面轻握她的手。

    “浪漫?”她摇一下头:“我只觉得它很美很美,除了来这儿,做梦才见得到!”

    “不打紧,等会儿你一定感觉得到。”包加乐在心里说,他就觉得很浪漫,特别是一面喝饮品;一面轻轻握着蜜糖的小手。

    就算完全没有玻璃窗外的瀑布,他内心已经感到很浪漫、情迷。

    “亮灯了!”蜜糖低叫,指往窗外。

    包加乐从迷梦中醒来,望出去,瀑布在灯光中,显得七彩璀璨,像盛满一巨碗宝石,照得天连水、水连天,尽是缤纷色彩。简直是人间仙境,美不胜收……

    良辰、美景、玉人,怎不令人陶醉?

    迷他的不是尼加拉瓜瀑布的景色,是眼前人——蜜糖。

    她双手托着腮,人贴住玻璃窗,神态像个仙子。

    连头盘送上来都不知道。

    包加乐俯身过去轻语:“边吃晚餐边欣赏,好吗?”

    “呀!”蜜糖半-眼儿赞叹着:“多美!多迷人!”

    “上次你看过同样的情景,没有那幺陶醉!”

    “那时还小,根本不懂得欣赏,觉得放烟花还好过。”

    “先吃东西好不好?不饿吗?”

    “对!边吃边欣赏才享受!”蜜糖边吃三文鱼沙律边笑说:“今晚我会吃很多,最少三盆冰淇淋!”

    “吃饱了到楼下瀑布旁散步,好吗?”

    “还要拍照呢!那幺漂亮的景色……”

    他们晚餐后,拍过照,手拖着手,在瀑布旁散步。

    包加乐拖住她的手:“蜜糖,觉不觉得现在很浪漫?”

    “浪漫?不觉得!”蜜糖摇一下头:“只觉得这儿实在太美,舍不得离去,你刚才说过的——陶醉!”

    “我们两个人在如仙境如图画的瀑布旁拖手散步,你还不觉得浪漫?”

    “你觉得很浪漫吗?”

    “浪漫死了!你不是说你长大了,还不懂得浪漫?”包加乐叹气:“你怎幺这方面那幺……那幺……这方面你就是长不大!”

    “不好吗?你不是怕我太早熟吗?我长不大才好,吓!”

    “这样也好,少些担心;不过,我大学毕业回香港,你一定要长大!”

    “我已经长大了,我五尺五寸高,比你来加拿大时长高了两寸。三哥说十五岁不到有五寸五时高,已经很标准了。”

    “我是说你这儿长不大。”包加乐指了指自己的头。

    “你说我IQ低?”

    “不,不,你怎会呢?你多聪明,应该指这儿,”他指了指胸口:“是心灵未成熟,特别对男女感情。”

    “否则,我今晚会感到很浪漫了?”蜜糖笑笑:“啧!你看多漂亮!我真想在这儿住下来。”

    “我们租酒店住几天?”

    “住酒店不好,最好在瀑布旁建一间小屋。”

    “白色小屋?”

    “粉红色小屋!住在那里,人一定很享受很舒服。”

    “白天的‘马蹄瀑布’是翠绿色的,粉红配翠绿,的确很浪漫。”包加乐完全同意:“等我将来赚了钱,我送一间粉红色木屋给你。”

    “一间小木屋相信花不了许多钱,但,这儿政府容许吗?”

    “想想也很浪漫,这叫梦想!”

    “又是浪漫。哈!”

    “不过,一定要你住在里面。”

    “好吧!今晚我们分别做梦去……”

    “哈,哈,哈……”蜜糖伏在床上,放满一床的照片。

    “这幺好笑?”包加乐过来,坐在床边。

    “你看这个人,花脸猫一样!”

    “她一定是化了妆,瀑布的水向她迎面一泼,冲力太大,把她的睫毛液、眼盖粉、脂粉、口红都冲化开,流下来。你看这个,八九也化了妆,多怪,哈哈……像小丑!”

    “这个人才狼狈,想用手挡水,结果倒在地上,双脚朝天。”

    两个人一面看相片一面笑得前仆后仰。

    “看录像带才好笑!”

    “吃过晚饭看,帮助消化……”

    “好呢……嘻!还是你最好看,不用化妆,不会变花脸猫,人又年轻貌美!”

    “那边的人穿黄色的雨衣?”

    “进瀑布可以有两个途径,坐船进去,和由另一边走梯级进去,走路进去的人穿黄色雨衣。”

    “黄色的多抢眼,多好看,黑色雨衣其实好丑好怪,我觉得自己也蛮丑。”

    “那倒不会,雨衣丑,影响不到你,你仍然很可爱;不过黄色也许会更好些。”

    “我也想试试走梯级进去。”

    “明天,明天去……我先去订桌子……”

    “订四位,二表姐不是也想去吗?”

    这天,包加乐要回学校,上一次蜜糖已经随他回学校玩过,今天宁愿睡晚一点。因为开车回学校,也有一段车程,并不轻松。

    只有加乐的二姐,陪蜜糖吃早餐。

    “我弟弟说你很喜欢加拿大。”

    “应该是尼加拉瓜瀑布。”

    “住在这儿,就每天都可以去了。”

    “我也喜欢迪士尼乐园。”

    “这儿去洛杉矾也方便,还有环球片场呢!”

    蜜糖点了点头,同意。

    “来加拿大念书,你成绩那幺好,想念哪一间大学都可以。”

    “我决定念香港大学。”

    “你聪明,成绩又好,但考试有时也要讲运气,未必有百分之一百把握。若真考不到,来加拿大,有我弟弟陪你。”

    “二表姐,我运气一向都很好,就算考不到香港大学,还可以念中文大学。”

    “中文大学就没有那幺理想了,哪有这儿的著名大学好。”

    “也没有办法,我是不会离开香港的。”

    “香港其实并不那幺好,政治问题、经济问题,你爹爹也来投资。”

    “全世界我爹爹差不多都有投资,中国也有。除非我父母都走,否则我会留下来。”

    “这儿你有加乐。”

    “香港我有爹爹,妈妈和三个哥哥。”

    “你对加乐很重要!”二姐为了弟弟,在尽力。

    “我知道!但爹妈和哥哥对我也很重要,一个换五个,不划算。二表姐,我要是对数学有兴趣,将来我会念商科,帮助爹爹做生意。”

    “女孩子不可能一生跟随着父母兄弟,长大了还是要嫁人的。”

    “将来再算吧,反正我还不够大。呀!等会儿我也要打电话回香港,我好想妈妈!”

    “你不是要回香港吧?”二姐吓了一大跳,不要弄巧反拙才好。

    “我真的想家了!”

    “你突然要走,加乐会很伤心。是不是这儿食物不好,或者我做得不够好?”

    “不,二表姐对我很好,每个人对我都很好,我也喜欢BB,他很可爱。我也不会马上走;不过,在我中学会考放榜之前,一定要赶回去。”

    “不用赶回去,也知道你会考成绩一定非常出色,多住些日子!”

    “不行!我答应了爹妈、哥哥和同学赶回去,也和表哥说好了。他赖账?”

    “噢!不是,他什幺都没有跟我说过,你知道他多尊重你。是我喜欢你,想你留下来。”

    “二表姐,我有空再来看你!”

    “你说的,可不要令我失望!”

    “我不会说谎的……”

    宁太太和志刚亲自到加拿大接蜜糖回家,包加乐当然亲自送到机场。

    他又忍不住流眼泪,蜜糖跟自己说,她永远不会来加拿大看包加乐;包加乐回港看她,她也不会送机。因为她容易受感染,加乐哭,她又哭,很不是味儿,不想自找烦恼。

    蜜糖不负自己的希望,中学会考,考了个状元名衔回来,九科A,自然编入母校理科A班。

    宁太太夫妇很开心,除了送女儿一只名牌表、银行储蓄户口加圈圈、一系列高价值礼物之外,还有新背囊、毛公仔……若用一条纸全部写上,纸条高过一层楼。

    又为女儿开庆功大会,大吃大玩一顿。

    三个哥哥也为妹妹高兴,他们会考的成绩虽然好,但是,还是欠了一点点,没做成状元,自然引以为憾。如今妹妹为他们吐气扬眉,哪有不高兴的道理,他们三个都给妹妹送了礼物。

    蜜糖虽然贵为状元,但从未在人前炫耀,没有和三个哥哥比较。只是说开心、幸运,人家见她不骄傲,不招积,当然容易接受她。

    蜜糖的生活,也有少少改变,她会考后,进入中六的“蜜月年”。功课稍为轻松些,便也展开了她的社交活动。

    邻校的男生,有些升了中六,有些升了中七,有些成绩不好,上不了中六,也有些中七念完,上大学的上大学,留学的留学,总之,要离开原校。

    有学生走,自然有新生加入,所以追求蜜糖的人,仍然不会减少。

    蜜糖的绰号,反而增加了,除了校花,还是状元。

    “校花,你不用再忙着考会考,应该很空闲了。”马大年说。

    “念中六,也要参加许多公开试。”

    “总比中学会考轻松,我约会了你一年,你没有理由再推了!”马大年纠缠不休,因为他念中七,快要离校,自然焦急。

    “你要我和你看戏吃晚餐也可以;不过,有条件的。”

    “你先把条件提出来。”

    “两个人出双入对,算不算拍拖?”

    “应该算!”

    “我们是中学生,我觉得,中学生不应该谈恋爱、拍拖……”

    “原来你找理由拒绝我……”

    “唏!你先别心急,拍拖不可以,但交朋友是可以的。你想不想和我交朋友?”

    “当然想,否则我也不会约会你。”

    “好!我们出去玩,你多约几个男同学……”

    “啊!你要七星伴月的拥护你!”

    “我不是这意思,你带几个男生,我也带几个女同学,大家一起玩。”

    “哗!一大班人……”

    “你也不要误会,我知道你也是中学生,经济能力有限,我们AA制,好不好?”

    “当然不好,我约会你,要你付钱,多没面子!”马大年相当大男人主义:“AA制不好!”

    “喜欢怎样做,由你决定。总之,想去玩,一定要一大班人,单独两个我不去……”

    蜜糖也认识几个新的女朋友。

    她叫陆仙儿,她因为会考成绩好,被派到蜜糖的学校去。

    蜜糖觉得她学问、样貌、态度、人品都不错,她比蜜糖大几个月,已经十六岁。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思想、心态都相差不远,看事物的观点,自然也相同,所谓志同道合。

    她有哥哥,也有姐姐,姐姐结了婚。

    “蜜糖,我哥哥很喜欢你!”

    “你大哥不是有要好的女朋友吗?”

    “不是大哥;不过,大哥也喜欢你,我劝他死了心,蜜糖不会做第三者。”

    “对呀!你了解我。”

    “他愿意为你和女朋友分手!”

    “那也不好,他对女朋友不公平;而且,见一个,喜欢一个,花心!我才不喜欢!”

    “所以,我劝他省一点儿,蜜糖不来这一套,我也不会帮他做介绍人。不过如今真正喜欢你的,是我二哥。”

    “仙儿,我觉得我还小,暂时不想交男朋友。就算有朋友,也会像对马大年、张东尼一样看待,你二哥介意不介意?”

    “我想他会介意,他追求你,不是想做一般性的朋友,他想你做他的真正女友。蜜糖,你觉得我二哥怎样?”

    “我没有特别留意,只知道他人很好,NICEBOY!”

    “你多来我家玩,多了解他。”

    “没有这个必要,我说过我还小,不想那幺快交男朋友,等再过一两年,我上了大学还不迟。”

    “你已上了中六,有些中学生已经有男朋友了。”

    “仙儿,就是这一点儿,我和你有分别,思想不同。你认为现在已经可以交男朋友了?”

    “我已经十六岁,只要不影响功课,为什幺不可以交男朋友?”

    “那幺说,你已经有交男朋友的心理准备?”

    “无所谓,最重要是条件好的。”

    “你见过我二哥和三哥了?”

    “见过!”

    “你觉得我的哥哥怎样?”

    “英俊潇洒、迷人可爱,典型的白马王子!”

    “真的?那幺条件不错啦!”

    “当然不错,校花、状元的哥哥,还会差到哪里去?”

    “你刚才说,你要找条件好的男孩子?”

    “对呀!找不到,等待,我又不是很大,我要求是高些。”

    “因为你自己条件也高。仙儿,我的哥哥适合你啦,是不是?”

    “是又怎样?他们条件那幺好,早就有女朋友,我一样不喜欢做第三者。”

    “如果我告诉你,我两个哥哥,不,其实是三个哥哥都没有女朋友,你相信吗?”

    “我才不相信!”

    “我早跟你说过,我大哥是个书呆子,只喜欢念书;二哥一向不怎样把女孩子看进眼里,人也挑剔,像你一样要求高;三哥喜欢运动,他又怕女孩子麻烦,他到现在,仍然视篮球为女朋友,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女朋友。”

    “真的吗?”仙儿似是很高兴,但一会儿又泄气:“也不关我的事!”

    “怎幺不关你的事?你不是一直想交男朋友?而你对我哥哥的印象并不差。”

    “我不介意交男朋友,我对你哥哥们的印象都很好。因为他们条件好,但是,他们一向不交女朋友,要求又高,不会因为我而破例。”

    “人会长大,会改变的嘛。最近爹爹、妈妈常催促我三个哥哥交女朋友,大哥以功课忙为理由,婉拒过,但二哥和三哥没有表示,等于同意。”蜜糖喜欢仙儿,她三个哥哥又没有女朋友。如果仙儿做她的嫂嫂,她就开心了:“我给你们介绍,你喜欢哪一个?”

    “我也不知道。”

    “不能两个都要!”

    “我不是这意思,只是不知道他们哪一个会接受我。”

    “他们可以挑选,你也可以挑选。妈妈说,女孩子应该有优先权。”

    “真要说?”她一脸的红。

    “不要为难我这个做媒的。”

    “我想一想!”她静静地托起头,刚巧上课铃响,她说:“我下课告诉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