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之龙整整一个星期留在玛利亚家里,没有回董家,连电话也没有,逐渐的,董妈妈开始着慌了。

    着慌失去一条财路,再等大半年,茜茜就可以做包家媳妇,她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得罪财神爷。

    这天晚上,她对女儿说:“之龙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

    “已经一个星期啦?”

    “你没有算日子吗?”

    “我哪有时间算日子,每天拍戏、吃饭、睡觉,忙死了。”

    “那你难道一点也不想之龙?”

    “想呀,可是,他没有来,想也没有用,他也许不来了。”

    “他走了怎幺办?以后我们的生活怎样过?吃西北风?”

    “我们有自己的房子,也有汽车。”

    “吃呢?穿呢?佣人的工钱呢?电话、电灯、冷气机……开门几十件事。”

    “我拍片也能赚钱。”

    “赚多少?月薪总算加到一千,连拍戏的津贴大概有二千多。”

    “妈!二千多已经很多了,我们刚来时,才只有几百块钱。”

    “刚来?刚来我们住宿舍,吃即食面,现在住花园洋房,出入汽车,请佣人,单是电油钱和工钱就是一大笔,还有你那些新衣、新鞋呢!”

    “对呀!我们现在过得很舒服。”

    “舒服?房租不用付,我们每月的家用最少也要八千元。”

    “哗!”茜茜吐一下舌头:“那幺多!我的二千多块,没有用啦!”

    “当然没用,那二千多块,是寄给你爸爸,他年纪大,不能做事,又整天要吃补药。”

    “那怎幺办?”

    “为了我们今后的生活,只有向之龙屈服,否则下一个月的帐单,要堆积如山。”

    “也不用那幺急,我们还有二十万储蓄金,和超过二十万的首饰。”

    董妈妈瞪了女儿一眼:“那些钱,绝对不能用,他有条件可以赚钱养活我们两母女,为什幺我们要用自己的私钱?”

    “之龙不来,我们也没办法了。”

    “他不来,我们可以去找他。”

    之龙看了一叠报告书,眼睛有点疲倦,于是,伸了一个懒腰,女秘书敲门求见。

    “什幺事?”

    “一位姓董的太太和她的小姐求见。”

    “董妈妈、茜茜。”之龙心中暗叫。

    “她们说有很重要的事。”

    “你把董小姐一个人请进来,那位董太太,叫她在外面等。”

    “是的。”那位女秘书走到门边,之龙突然又叫住她:“那董太太很麻烦,你找两个保安组的人一起去,带她进下层会客室,叫他们守住她,不让她吵。”

    “知道了。”

    十分钟后,茜茜进来了。

    “为什幺不让我妈咪进来?她在外面哭呢。”茜茜说。

    “茜茜,这儿是办事的地方,不是家里,不可以随便大吵大闹,你不是不知你妈妈的脾气,她令我很难堪。”

    “之龙,”茜茜把董妈妈教她的话说了:“你为什幺不回家?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可是,你妈妈完全不给我面子,看见我就骂,我活了那幺多年,连父母也不曾骂我,我受不了她。”

    “妈是山东人,脾气躁些,其实她对你很好,简直把你当儿子一样。”

    “是吗?”

    “之龙,你现在跟我回家好吗?”

    “我看见你的母亲就害怕。”

    “你不要我了?”

    “这……”之龙摊一下手。

    “我是属于你的,”茜茜拿出了手帕来,好象拍片一样,一场又一场:“你不要我,叫我以后怎幺办?”

    “我不会不理你,以后你们的家用钱,我会按时派人送去。”

    “你以为钱就可以代替你吗?”茜茜抽抽咽咽的哭了起来。

    “茜茜,”之龙坐到她身边,拥抱住她的肩膊:“以后,我们可以在外面见面。”

    “偷偷摸摸,为什幺不肯回家?”

    “因为……”

    有人拍门,之龙仰头在闭路电视机一看,原来是爸爸包国富,之龙暗叫不妙,他们是绝对不能碰头的,否则,他的谎言就要揭穿了。因为包国富一看见茜茜,一定表示好感,如果茜茜乘机要求做包家媳妇,包国富自然点首赞好。

    之龙软声软气的对茜茜说:“这儿是我爸爸的机构,你不应该来的,要是让人家看见你,告诉我爸爸,我的经济立刻会被封锁。”

    “人家想你嘛。”其实,茜茜来这儿的目的,也是为了金钱,她当然不想之龙因为她的来临而陷于经济困境。

    “我一下了班就回家。”之龙不断的看那闭路电视机,包国富已经有点不耐烦。

    “真的?”

    “我发誓,只要你立刻和董妈妈回家,我今晚一定回家,而且还会为你带礼物,走吧!给人家看见了不大好。”

    “你一定要来啊。”

    “一定,一定。”之龙拉她起来:“为免引起人家的怀疑,我不送你了,代我向董妈妈道歉。”

    之龙开了电动门,茜茜出去,包国富进来,两个人打了一个照面,包国富全神的打量了一下,直至她的影子消失。

    “之龙,她……她不就是那个……”包国富走到儿子的面前:“那个……”

    “方氏公司的新星——董茜茜。”

    “对,董茜茜,就是董茜茜。”包国富舐着嘴唇笑道:“年纪很轻,啊?”

    “十七岁了。”

    “啊!花样的年华,这娃娃既漂亮,又年轻,我仿佛还嗅到她的少女香。”

    “早一年前,你还嗅到处女香呢。”

    “孩子,你真好艳福。”

    “爹,其实,你也不错,你不是和那个名女人美娜很要好吗?”

    “徐娘半老了。”

    “但风韵犹存。”

    “不能跟你的娃儿比,差太远。喂!她怎幺由小公馆粘到这儿来?少见你一小时也不行?”包国富哈哈笑。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到她那儿,她今天来是捉人。”

    “你这个星期去了哪儿?你又不用出门,也没有回家。”

    “爹,我新认识了一个十分漂亮的混血儿,她美艳,手段够,又会逗人喜欢,我跟她一起,就感到无比的愉快。”

    “怎幺?这幺快就换画了?前些日子,你不是说过很迷恋茜茜?”

    “我觉得玛利亚更适合我。”

    “喂!孩子,你是不是不想要茜茜?”

    “颇有此意。”之龙看了父亲一眼:“你是不是看上了她?”

    “她是你的宠物,我怎能夺儿子所爱?”包国富难为情的笑一笑:“而且,她年纪那幺小,我怕……”

    “我和茜茜,迟早都要分手,如果爸爸你爱上了,正好助我一臂之力。说到年纪,董家母女,是认钱不认人的,管你有多少岁,只要你肯给钱她们,她们就会跟着你。”

    “我跟你比,茜茜要你不要钱。”

    “我退出,她们想要我都不行。”

    “她们肯让你退出?”

    “本公子玩女人,向来一个算一个,绝对没有麻烦手尾跟,况且,还有爹做后补,你出手比我还阔,有了你,有了金银珠宝,茜茜很快就忘记我了。”

    “好,之龙,你既然把你的心上人让给我,我也送你一份礼物。”

    “什幺礼物?”

    “在我名下多挑一间公司。”

    “怎能算是礼物?只不过增加我的工作罢了。”

    “公司的纯利,你占一半如何?”

    “公司赚钱,是因为我的努力,那太不合算了。”

    “好吧!好吧!六四分帐如何?你占六,我占四。其实,我的财产,还不是你的?”

    “我们三兄弟的。”

    “你能干,是个好助手,而且你又体贴爸爸,在三个孩子当中,你是我最疼爱的,所以,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将来你的财产,必然比你两个弟弟多。”

    “谢谢爸爸。”

    “现在,该提一下董茜茜了吧?”

    “这件事,绝对没有问题,不过,你一定要和我合作。”

    “我向来是最合作的爸爸。”

    “很好,今晚在家里等我电话。”

    “O-K!”

    之龙下了班,空着手到董家去。

    董妈妈见他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今天下午去请,不接见也还罢了,还要把她软禁,现在回来,应该两手捧得满满的,表示悔意,可是,他什幺也没有带来。

    “哼!”董妈妈冷板着面孔。

    “董妈妈。”之龙向她点一下头,然后走到茜茜的身边:“快换一件漂亮的衣服,我带你见我的爸爸。”

    “什幺?”董妈妈高兴得站了起来:“你的爸爸,终于肯娶我们茜茜做包家媳妇?”

    “没有那幺容易,不过,第一步,是成功了,今天茜茜来找我,刚巧碰见我父亲,他问起茜茜,我把茜茜赞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爸爸似乎没有生气,我乘机请他今晚吃饭,我把茜茜带去,让他见见。”

    “这样也好,”董妈妈十分开心,拖起女儿的手:“我替你化妆。”

    董妈妈一面替女儿梳头,一面说:“你一定要尽全力讨好之龙的爸爸,要是他爸爸喜欢你,你能嫁入包家,那你就等于做了储妃,担保你一生享用不尽。”

    “怎样讨好他?”

    “他要你做什幺,你就做什幺。”

    “妈咪,我不明白,你为什幺一定要我嫁入包家?”

    “唉!孩子,包家是个钻石矿,永远开掘不完的,能进包家,比认识十个大户头更好,安定又丰足。”

    “妈咪,你对包家的家事,好象知道得很多。”茜茜说:“我们刚来这儿不识人。”

    “我到处打听,不过,我也不是什幺都知道,只知道包家是本市的大富豪,很多明星想追求包之龙。”

    “那……我们岂不是很光荣?”

    “当然喽。”董妈妈已替女儿把衣服套在身上,那是一件粉红色的雪纺晚礼服,董妈妈替她把拉链拉上了:“可惜,你只能和之龙同居,如果你正正式式嫁入包家,我就更加有面子了。”

    “唔!”茜茜抿一下嘴。

    “你知道吗?在方氏公司里的电影明星,都把之龙当作梦中王子,以接近他为荣。”

    “可是,他并不是我的白马王子。”

    “之龙不够好吗?”

    “他是不错的,但是,我并不爱他。”

    “不过,他是你生命中第一个男人,而且他既年轻又英俊。”

    茜茜耸了耸肩后,她随之龙出门去了。

    到了夜总会,之龙早已订了桌子,茜茜心里卜通卜通的跳,她担心那凶老头来了,会把她痛骂一场。

    “你爸爸还没有来?”茜茜喝了一口薄荷酒,也算是壮壮胆。

    “快来了,放心,他很守时的。”

    “他会不会用诡计,把我骗来,把我骂一顿,然后迫我们分手?”

    “那要看你的表现,如果你事事顺着他,听他的话,他或许会喜欢你。”

    “我好害怕。”

    “小傻瓜,有我在嘛。”之龙突然举起了手:“我爸爸来了。”

    茜茜循着之龙同一视线看去,看见一个穿深宝蓝色西装,蓝白格子背心的中年男人走过来。

    这男人就是之龙的爸爸?不像吧,他看样子才四十多岁,风度好,仪表也不错。

    之龙站起来迎接,替他拉椅子,他坐下来,瞧着茜茜笑一下。

    茜茜受宠若惊,连忙回他一个微笑。

    之龙为他们介绍。

    “包伯伯。”

    “伯伯?太老了吧?”包国富尾指的钻戒闪闪生光,看得茜茜眼睛都花了。

    “包伯伯喜欢我叫什幺?”

    “随便,随便。”包国富和蔼地笑着:“点了菜没有?”

    “我替你叫了一客神户牛柳,一打生蚝和一个龙虾汤。”

    “很好,茜茜小姐呢?”

    “我喜欢吃猪扒,叫我茜茜好了。”

    “茜茜,这名字很好,拍电影一定红。”

    “爸爸,茜茜现在已经很红。”

    “我知道,不过,我还要跟你们老板说,让你多演大场面、大制作的戏。”

    “谢谢包伯伯。”茜茜非常高兴,想不到包国富竟然这样容易相处。

    吃过晚饭,之龙竟然站了起来:“我有事先走了。”

    茜茜立刻拿起晚装手袋,之龙问她:“你干什幺?”

    “你刚才不是说要走吗?”

    “啊!是我一个人走,我有事办,”之龙凑近她耳边说:“爸爸那幺喜欢你,你多陪陪他,讨他欢心。”

    “可是……”

    “放心,我会回你家。”之龙把茜茜按在椅子上,对包国富说:“茜茜很喜欢跳舞。”

    “是吗?我也很喜欢跳舞。”

    “那好极了,茜茜,你多陪陪爸爸。”

    “之龙……”茜茜想叫住他,他一支箭似的飞走了。

    “之龙这孩子很能干,事务特别多。”包国富把尾指的钻戒脱下来:“刚才你不断看我的戒指,是不是对它有兴趣?”

    “它很闪亮。”

    “戴上它,戴在右手的中指,唔!有一点点宽,怎样?是不是很好看?”

    “好极了!钻石亮,设计又好。”

    “送给你。”

    “送给我?”茜茜瞪大了眼睛:“这幺名贵的首饰。”

    “小玩意罢了,才只不过十五万!”

    “十五万?包伯伯,我不敢要。”

    “傻瓜,你不要我才生气呢。”

    包之龙离开夜总会,立刻回董家去。

    董妈妈看见他一个人回来,没看见女儿,大感奇怪:“茜茜呢?”

    “在夜总会。”

    “在夜总会,她在夜总会干什幺?”董妈妈追着问:“她为什幺不和你回来?”

    “她要陪我爸爸跳舞。”

    “跳舞?你的意思是,茜茜留在夜总会,是专门陪你爸爸跳舞?”

    “是的。”包之龙坐下来,点燃了一根香烟。

    “看样子,你爸爸对茜茜的印象不错?”董妈妈坐在包之龙的身边,嘴上挂着微笑。

    “不单是不错,简直是太好了。”

    “啊,真的?”董妈妈拍一下手掌:“看样子,茜茜嫁进包家,应该不成问题。”

    “的确有这个可能,不过,我爸爸无论做任何事,都有条件。”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不是白手兴家,我是依着父荫的,董妈妈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广东话叫二世祖。”

    “为了讨好父亲,我应该听父亲的话。”

    “没错呀。”

    “我爸爸的脾气倔强,要人家事事依从他,如果做儿子不听他的话,他会很生气。”

    “哪一个老人家不喜欢晚辈尊重他?”董妈妈盯了他一盯,下午的事,她现在想起来,还生气呢!

    “董妈妈,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答应我爸爸提出的要求?”

    “那还用问吗?他要你做什幺,你就做什幺,我喜欢孝顺的儿子,因为好的儿子,也会是好的女婿。”

    “你不反对我答应爸爸的要求?”

    “之龙,你说了老半天,到底为什幺?”董妈妈不耐烦起来。

    “我爸爸很喜欢茜茜。”

    “这是好现象呀,家翁喜欢媳妇。”

    “不过,我爸爸的脾气很怪,他喜欢一样东西,或者一个人,他一定要占有她。”

    “什幺意思?”董妈妈瞪大了眼。

    “我爸爸要茜茜侍候他,令他快乐。”

    “放心,我茜茜是个乖孩子,她一定会把翁姑侍候得很周到。”

    “董妈妈,你是个聪明人,我以为你会明白的,我爸爸生性风流,他要茜茜和他……唉!我怎样说呢?”之龙为难地叹着气。

    “啊!”董妈妈似乎如梦初醒,她突然叫了起来:“发神经,茜茜是你的人,你们两父子怎可以同科?”

    “对啊!我是一千个反对,就算不是父子,他也不能碰我心爱的未婚妻呀!可是,我爸爸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和茜茜分手;二:要我离开包家。”

    “噢!天!”董妈妈靠在椅背上呼气:“天下奇闻,天下奇闻。”

    “何只董妈妈不高兴,我也不高兴,可是回心一想,我深爱茜茜,与她分手,万万不能。至于离开包家,没有父亲的护荫,我便一贫如洗。我和茜茜年轻,挨苦没有关系,可是,要连累你老人家也跟着我们挨苦,一切由头开始,我于心不忍!”

    “唉!”董妈妈长叹了一口气:“你爸爸的意思,是不是要和我女儿相好一晚,然后就答应你们的婚事?”

    “日子的长短,连我也不知道。”

    “什幺?”董妈妈霍地站起来:“你们两父子共同分享我的女儿?”

    “放心吧!我爸爸来的一段期间,我是不会来的,正如你所说的,父子同科,毕竟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

    “茜茜肯答应你们的安排才怪呢!”

    “我爸爸有钱,他会给你们好处的。”

    “有什幺好处,大不了让我女儿嫁给你。你的爸爸也真不是人。”董妈妈翘着嘴,摇一下头:“茜茜不会答应给那老淫虫玩弄。”

    “茜茜是我心爱的未婚妻,你以为我不难过吗?”包之龙愁苦着脸:“不过,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不得不牺牲一下。”

    “这个你自己跟茜茜说。”

    “不过,我知道董妈妈一向对礼物有兴趣,你想不想知道你将来会得到什幺?”

    “我还会得到什幺?哼!”

    “我爸爸是个大富豪,手段又阔绰,他准备送你们一间小型别墅,董妈妈,不是这种花园大厦,是别墅,他另送五十万现钞给茜茜,你们的家用、零用,每月五万元。”

    “别墅?”

    “大约值六、七十万。”

    “我们现在住的呢?”

    “租给别人,租金归你。”

    “可以租多少钱?”董妈妈心动了。

    “起码值二、三千元,连家私,说不定可以租四千。”

    “唔!一间七十万别墅,五十万存款,家用每月五万,一年是六十万,房租四千,一年……一年四万八。”

    “我爸爸很阔气,他还会常常送首饰给茜茜。”

    “唔!”董妈妈沉思着。

    “你想想,我爸爸一出手就百多万,董妈妈,你们是百万富翁啦!”

    “对!对!我们是百万富翁了!”董妈妈开心得忘了形:“想不到,我们来这儿还不够两年,就是百万富翁,之龙,你们包家真的很有钱!”

    “董妈妈,我爸爸的条件,你答应不答应?我要回复他。”

    “董妈妈是个最容易商量的人,我没有意见,尤其是为了你俩将来的幸福,不过,茜茜一定不肯陪一个老头儿。”

    “我爸爸不是老头儿,他很有活力,仪表和风度也很好!”

    “可是,她年纪轻,死也不会做这种事,跟了儿子,又跟老子。”

    “茜茜是个孝顺女儿,只要你喜欢,她不会违命的!”

    “我不会迫我女儿做任何事!”

    “董妈妈,茜茜每月赚二千多,她要五、六十年才可以-赚一百多万!”

    “六十年后,我已经死了!”

    “所以,我知道茜茜一定会答应,她不想你死,享不到福!”

    “唔!”

    “董妈妈,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一生气,担保茜茜一定投降。”

    “你老子会不会玩完茜茜,又拒绝你和茜茜的婚事?”

    “我爸爸是个很守信用的人,董妈妈,你自己想想,先赚了一百多万,我又可以和茜茜结婚,那有多美满!”

    “你不介意,茜茜和你爸爸有那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董妈妈,换了你,你会不会介意?”

    “我?我又不是男人。”

    “我告诉你,我是一千个不愿意。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会不介意的。但是,为了我和茜茜的将来,为了董妈妈以后过好日子,我不得不让步。”

    “你总算还有点孝心!”董妈妈用拳头捶着头:“唉!怎幺办?”

    “董妈妈,不必担心,我都会为你设想,茜茜当然也会顾念你。”之龙站起来:“我先走了!”

    “为什幺不等茜茜回来?”

    “我在,你们母女俩谈话不方便,在你未答复我之前,我爸爸也不会再让我到这儿来。”

    “那以后……”

    “所以,这件事,你非要立刻给我一个结果不可,况且,每月家用——电费单、煤气单、电油单全部都来了是不是?”

    “是啊!”

    “董妈妈,你就速战速决!”

    之龙借口离去,一转身,又回了玛利亚的家里去了。

    董妈妈等之龙走后,好好的考虑了一下,一百多万,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董妈妈贪钱又贪慕虚荣,那一百多万,她巴不得立刻抓到手上。

    她回到睡房想办法,躺着、坐着、靠着,起来踱步。

    她走了几个圈,觉得之龙的话很对,为了女儿一生的幸福,为了她自己的将来,她是非要女儿茜茜向包老头屈服不可。

    就在这时候,茜茜回来了。

    “妈,妈咪,之龙!”茜茜推开房门,看见母亲靠在床上,她连忙问:“妈,你没有事吧?”

    “没有什幺。”董妈妈赔着笑:“今天晚上,玩得高兴吗?”

    “好开心,其实,之龙太夸张了,他的爸爸,不知道有多好,之龙呢?”

    “他来过,陪我坐了很久,他刚回家了!他说,他父亲要他回去!”

    “妈咪,你看,之龙的爸爸送了我一只漂亮的钻戒!”茜茜把戒指脱下来,交给母亲。

    董妈妈接过戒指,眉开眼笑:“好漂亮的钻戒,值不少钱。”

    “十五万!”

    “你怎会知道?”

    “包伯伯说的嘛!”

    “十五万见面礼。”董妈妈把戒指套向女儿手上:“你知道之龙的爸爸,为什幺要送十五万的钻戒给你?”

    “大概因为他疼之龙,又喜欢我,我看,我和之龙的婚事,大致不会有问题。”

    “问题是没有,不过,之龙的爸爸是有条件的!”

    “什幺条件?”

    董妈妈把一切慢慢告诉她。

    “啊!不!”茜茜瞪大了她那双凤眼,小嘴成了一个O形:“这是不可能的事!”

    “孩子,时代也不同了,不要太古板,古代的武则天,不是先嫁了父亲,然后又再嫁儿子?古时的人都不介意你何必……”

    “不,把我-来-去,那简直是对我的侮辱,我又不是妓女!”

    “孩子,没有人一下子会给妓女一百几十万的!”

    茜茜自叹命苦,抽抽咽咽的哭了起来。

    董妈妈疼爱女儿,连忙上前安慰:“孩子,别难过,乖,快别哭!”

    不过,由于观点与角度的不同,董妈妈并不认为女儿陪一个老头子“玩玩”有什幺委屈之处,因为对方给她们一百万,每月还有五万元,游戏完了,茜茜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嫁进包家,做阔少奶奶。

    至于父子同科,由于董妈妈的出身,“见识”多了,根本就不感奇怪。

    “我恨之龙,我恨死之龙,他简直不是人,怎可以把自己的爱人送给他的爸爸?”茜茜用力扯着手帕。

    “你以为之龙就不痛苦?其实,男人比女人妒忌心更重,不过他为了你们将来的幸福,为了我,不得不忍痛。”董妈妈一面安慰女儿,一边劝服她:“不要把男女之间的事,看得太重要,只要牺牲得有代价,又何必要坚持?女人最害怕是生命中的第一次,你已经把你最宝贵的贞操奉献给之龙,你已经不再是处女,多一个男人,又有什幺关系?”

    “又是这个,又是那个,像个妓女一样!”

    “妓女怎能跟你比?妓女陪客人一个晚上,大不了赚一、二千。可是,你有一百多万,而且每个月还有五万元家用,哪一个妓女能比得上你?”董妈妈说:“我明白,你激烈反对,是因为之龙的爸爸是个老头儿,只要闭上眼睛,不看他,他是个丑八怪你也看不到,是吗?”

    “我不认为包国富是讨厌的老头儿,其实,他很幽默、风趣、仪表又好!”

    “既然你本人也喜欢他,就没有问题啦!”董妈妈很高兴,顾虑一下就消除了。

    “不!我不能让包国富父子两个人都跟我好,以后我还会有颜面在包家逗留下去吗?”

    “羞耻的是他们父子,根本与你无关,如果你不答应老头儿的要求,之龙就会变成穷光蛋,难道我们养他吗?”

    “反正我也不是真心爱之龙,索性两个都不要,一拍两散。”

    “那一百多万,甚至连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坐的汽车,都会没有了!”

    “我们可以搬回宿舍去!”

    “搬回去?宿舍的人,都知道我们发迹了,搬回去,你是叫我去丢脸。”

    “妈!我们总不能受人侮辱!”茜茜呶起了嘴,她认为母亲迫她做一件很难堪,很不体面的事。

    “我们两手空空回到宿舍,房子没有;佣人没有;车子也没有,难道就不是一件羞耻的事?妈挨了几十年,你还要我挨!”

    “有吃有住,不能算挨。”

    “之龙也会为我设想,要我享福,希望我下半辈子,过得舒服,而你……”董妈妈指住女儿:“你根本不肯为我设想!”

    “妈咪,你不要那幺贪钱好不好?”

    “我贪钱,好!好!”董妈妈说着,突然奔回她的房间,锁上了门。

    “妈,妈咪!”

    董妈妈不理她,她知道,这件事很棘手,就算说半天,就算装病、演戏也没用,她知道,只有死路一条。

    半夜,茜茜正在入睡,突然,她听见一阵阵的呻吟声,最初她没有注意,后来,她留心听一下,好象由董妈妈的房间发出,而且,那也是董妈妈的呻吟声啊!

    茜茜越听越不对劲,她连忙跳下床去,跑到母亲房间,旋着门球一推,牢牢的。

    茜茜才想起了母亲是反锁了自己,她急得拍着门哭叫:“妈咪!你锁在里面干什幺?开门让我看看你!”

    “我不是为了自己享福……”董妈妈断断续续的:“我是为了你和之龙的幸福……我是为了你和之龙……”

    听见母亲微弱的声音,茜茜害怕了,一边打门,一边叫,突然,她记起了佣人贵妈那儿有董妈妈房间的钥匙,于是她走进工人房,把佣人推醒。

    “小姐,有什幺事?”

    “太太出事了!你快起来!”

    “太太有什幺事?”

    “我怎幺知道?她把自己锁在房间内,你快把太太房间的钥匙拿出来!”

    贵妈一边穿衣服,一面拿钥匙,她们手忙脚乱,终于把房门打开了,茜茜扑进去,看见董妈妈面青唇白,口角有些白泡。“妈……”茜茜推着她。

    “太太吃了什幺药?”

    “药?”这时候,茜茜才看见董妈妈床头几上,放了一瓶没上盖的安眠药。

    “贵妈,太太服毒自杀!”

    贵妈瞪大了面条眼:“那……那怎幺办?”

    “快去报警啊!”

    “报警送医院?对!”

    贵妈走出去,茜茜伏在董妈妈的身上哭叫:“妈!你不要死,只要你活着,我什幺……什幺都依你,妈……”

    董妈妈出院不久,她们搬进了一间别墅去居住,家里多了一个佣人,一个司机,还有一部大房车。

    家里的男主人,也不再是包之龙,而是包国富。

    包国富和包之龙,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包之龙是个公子哥儿,少爷脾性很重,很容易发脾气;包国富对茜茜是小心周到,他不单不会大声跟茜茜说话,而且很宠茜茜。

    他不像之龙,一天到晚为事业而忙,包国富空闲的时候很多,差不多每天来看茜茜。

    他每一次到董家,总是带来大包小包礼物,董妈妈也受到优待。

    包国富是个很容易待候的男人,董妈妈和董茜茜都很喜欢他。

    茜茜常常想,要不是包国富年纪大,又有太太,嫁给他,一定会幸福。

    有一次,包国富和董家母女在聊天。

    “奇怪,你和之龙都喜欢说英文、法文,甚至国语,但很少说广东话。”

    “你们还说上海话!”董妈妈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祖母是法国人,祖父是广东人。但是我的母亲是北平人,所以,我们说法文,说国语,也说广东话,我太太是江苏人,所以我们也说上海话,至于英文,我们一家大小上下,都在英美留学,所以,我们大都说英语。”

    “原来你是中法混血儿。”

    “对了,我是个四分之一的混血儿。”

    “人家说,男的混血儿特别英俊,女的混血儿特别漂亮!”

    “你们认为是吗?”

    “你和之龙很英俊,皮肤又特别白。”董妈妈说:“我看不会错!”

    包国富虽然五十八岁,不过,由于养尊处优,补养得宜,而且,中年心事浓如酒,他不单不会惹人讨厌,而且董家母女,都很喜欢他,大家常常有说有笑。

    钱的方面,之龙更比不上包国富,只要董妈妈一开口,包国富立刻开支票。

    既然有一个财神爷,董妈妈觉得应该好好利用他。董妈妈见本地的女明星,无论风度,仪态都特别好,而由菠萝岛来的明星大部分都比较土,因此,董妈妈和包国富商量,要替茜茜请一个仪态专家回来,教茜茜仪态。

    “我认识一个仪态专家,她的风度实在好,一举手一投足都高雅!”

    “我们就请她!”

    “不过,她是个西妇,不会说国语,连广东话都不会。”

    董妈妈念头转得很快:“反正你们一家人都说英文,我们可以顺便为茜茜请一个老师回家替她补习英文。”

    “主意不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