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于是不久之后,茜茜出入两忙,一边要拍戏,一边要补习,上仪态课、英文课、化妆、服饰、钢琴……董妈妈要把她训练成一个最有风度,最高雅的女人。

    茜茜聪明,反应力强,易于吸收新事物,经过半年的急补,她逐渐脱胎换骨,刚来K市的土气没有了,懂得怎样化妆,怎样穿衣服,风度也越来越好。

    英语方面,普通应酬,她勉强可以应付得来。

    当然,只不过是短短半年,她还不能成为一个最标准,最完美的女人。

    可是,包国富已经在她身上化了不少钱,单只是要把她训练成淑女。

    她的渐变,令她的星运也越来越好,她的知名度已越来越高,她的影迷日渐增多。

    茜茜很满足目前的生活,逐渐的,她也有点傲气,经常会批评一些明星为什幺连走路配衣服都不会。

    不过,董妈妈另有想法,她始终认为茜茜能嫁进包家,总算是有了一个好归宿。

    这天,茜茜拍戏未回,包国富却来了,董妈妈乘机和他闲聊。

    “包先生,”由于关系特殊,虽然包国富是茜茜的情夫,可是,董妈妈从来不敢叫他的名字:“你认为茜茜这孩子怎样?”

    “很好!”

    “怎样的好法。”

    “天真、美丽、娇俏!”

    “人品呢?”

    “人品很不错,很安份!”

    “有一个这样的媳妇,你觉得茜茜会不会辱没你的家声?”

    “怎幺会?茜茜是个好女孩!”

    “包先生,”董妈妈合掌站了起来:“那就是说,你不反对之龙和茜茜的婚事,容许茜茜进包家?”

    “唔!”包国富想一下:“我不会反对,不过,我跟茜茜……”

    “有点依依不舍,是不是?”

    “对!对!”

    “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同意之龙和茜茜的婚事,我们可以把婚期压后,这一段时间,你仍然天天可以来!”

    “董妈妈,你真是一个知情识趣的人。”包国富一脸的笑容。

    董妈妈简直开心得心花朵朵开,因为,女儿可以如愿以偿,嫁入包家。

    如果告诉其它那些星妈,女儿能做本市十大富豪的媳妇,她多有体面。

    自从包国富进出董家,之龙就没有在董家露过脸,董妈妈了解他,因为,他尊重父亲,不想大家难堪,有时候,董妈妈也实在十分同情之龙。

    这天,董妈妈到包氏大厦去找之龙,这一次,顺利地获得之龙的接见。

    “董妈妈!”之龙热烈地招待:“最近面色很好。”

    “心情愉快嘛!”

    “我爸爸待你和茜茜好吗?”

    “好极了,你爸爸是个难得的好人!”

    “这样,我就安心了。”

    “我今天来找你,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董妈妈很得意地说。

    “我爸爸又送了什幺礼物给茜茜?”

    “不,不是这回事!”董妈妈摇一下手指:“你爸爸终于答应了你和茜茜的婚事,不过,婚期要压后几个月,你爸爸很喜欢茜茜,依依不舍。”

    “董妈妈,我不会和茜茜结婚!”

    “什幺?”董妈妈的尖叫声十分刺耳:“你不是一直希望娶茜茜?”

    “是的,不过,今非昔比。”之龙摇一下头:“现在,茜茜已经是我爸爸的人,差点可以说,是我的小妈,我又怎可以娶我爸爸的女人?”

    “你嫌茜茜?但,这并不是茜茜的主意,茜茜并不是自甘堕落!”

    “董妈妈,我不是这意思,只是,我们一向尊敬父亲,我不想……”

    “之龙!”董妈妈咬牙切齿:“最初是你叫茜茜讨你爸爸欢心,她肯跟你爸爸,无非为了争取你们的婚姻。”

    “我知道,当时我想得天真,不过经过细心考虑,我认为做儿子的,不应该夺父亲所爱。”

    “到底是你父亲夺你所爱呢?还是你夺你父亲所爱?”董妈妈失望之中,又有点气愤:“包国富说过,只要茜茜肯陪他,他就答应你们的婚事,你自己也是为了要争取和茜茜结婚,所以才会把未婚妻让给包国富。”

    “董妈妈,我什幺都看淡了,我不想和任何人争,总之,我是不会结婚的,不会和茜茜结婚,也不会和任何一个人结婚。”包之龙装作生无可恋:“我最放心不下的,是茜茜,可是,现在我已经知道,爸爸待茜茜很好,我也安心了!”

    “安心了?亏你还能安心,你知道吗?我女儿需要一个好归宿,可是,包国富是有太太的,我的女儿和他永远不会有结果,你不是误了我女儿一生?”

    “董妈妈,同样,我和茜茜也不会有结果,因为我说过,今生不结婚。”

    “我不知道你怎幺搞的!”董妈妈很不高兴用手拍一下桌面:“总之你一定要对我女儿负责!”

    “我还能负什幺责?茜茜已经是我爸爸的情妇。”

    “什幺,你就把我女儿往你父亲身上一推,不理了?”

    “你不知道我有困难,我要倚靠父亲,凡是父亲的女人,我都不敢碰,我不想失去我父亲对我的信心和好感。”

    “啊!”董妈妈低哼一声:“这样,你就可以牺牲我的女儿?”

    “不是谁牺牲谁,是为了大家好,其实,茜茜跟爸爸也没有什幺不好,爸爸爱她,而且又令她丰足愉快。”

    “你爸爸的确比你阔气,他在我女儿身上花了不少钱,我这老太婆也收过他不少礼物,看!这只翡翠绿玉镯,就是你爸爸送的。”

    “你自己也感到满意,又怎可以说我牺牲茜茜?”

    “但是,茜茜不能一辈子做人家情妇,她要光明正大的嫁人。”

    “我说过我心冷了,我是个独身主义者,其实,做情妇也没有什幺不好,如果嫁个穷小子,要反过来养他,到那时候,你和茜茜才真要吃苦头。”

    “唉!”

    “我爸爸真的不错。”

    “不错!不过,他有太太,就是这点不好,要是有一天,你妈妈找上门来,怎幺办?”

    “你放心,我妈妈从来不管我爸爸的风流帐,她不会替你们添麻烦。”

    “茜茜本来是你的人,而且,她跟你的时候,还是个处女,你为什幺不娶她?”

    “我爸爸已把茜茜据为己有,我怎能跟爸爸斗争?你知道,我斗不过我爸爸的。”

    “我已经说过了,你爸爸已经答应了你和茜茜的婚事。”

    “唉!董妈妈,我是包国富的儿子,难道我对自己的爸爸还不了解?他对你说一套,对我又说一套。”包之龙很苦恼的说:“他已经和我谈判过了,他说,他爱茜茜,要据为己有,茜茜已是他的人了,我不能碰她一下。”

    “包国富,看来不像这样蛮不讲理的。”

    “他是笑面虎。他还说,我一定要和他争茜茜也可以,不过,我必须离开包家,我失业,到时只好要茜茜拍片养我了!”

    “那真太不象话!”

    “董妈妈,这样好不好?我做最大努力,找一个机会和爸爸谈判,希望我的真诚,能感动他。”

    “那好吧!”董妈妈长叹一声:“什幺时候有消息?”

    “一定要等,第一、我很久没见爸爸;第二、我一定要趁他高兴,才能跟他谈判。暂时,你们尽量向我爸爸要钱!”

    “唔,有消息告诉我!”董妈妈离开包氏大厦,便前往片场看女儿拍戏。

    当她经过第一号片厂的时候,看见一个龙虎武师——亚蒙,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

    董妈妈知道这个龙虎武师,脚底下是有些真功夫,因为有一次他在茜茜拍的一套古装片里扮演特约,和另一个龙虎武师因事吵起架来,由吵架变打架,对方也是打仔一名,也败在他的手下。

    “亚蒙哥,你坐在这儿干什幺?”董妈妈走到他的面前。亚蒙翻了翻眼,没有说话。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们有司机,送你去看医生。”

    亚蒙摇一下头。

    “有麻烦?”

    “唉!”

    “有什幺事?告诉我,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的忙?”董妈妈蹲在他的身边,董妈妈就喜欢他有功夫,所以对他特别好。

    “我知道你可以帮我的忙,但是,我不想麻烦你,谢谢你!董妈妈,我自己会想办法的,你去看茜茜小姐拍戏吧!”

    董妈妈想了一下,终于打开手提包,拿了一张五百元钞票出来,塞迸亚蒙的手里:“够不够?不够我还有。”

    “我怎好意思要你的钱?”亚蒙为难地想接受,又想拒绝。

    “别的不用管,五百元到底够不够?”

    “刚好是五百元。”

    “不是家人有事吧?”

    “不,是我自己不好!”亚蒙摇一下头:“董妈妈,你既然那幺关心我,我也不好意思隐瞒你,我爱上了一个工厂女,和她发生了关系,现在有了孩子,本来,我下个月有十几部戏拍,我相信一定有足够的钱可以和她结婚。但是,她不肯结婚,一定要堕胎,我陪她去看医生,堕胎费要五百元,她立刻要堕胎,说迟了会有危险。可是,刚巧粮尾,我的钱,都花在她身上,我哪儿还有钱给她堕胎,我去找总经理,想向他借点钱,我刚要开口,海哥刚巧也要找他,海哥是大明星,总经理当然忙着应酬他,根本不看我!”

    “唉!现在的女孩子!”

    “她既然不爱我,等她堕了胎,我和她分手。”

    “应该,大丈夫何患无妻?这种女人,跟了你,你也不会幸福!”董妈妈突然问:“你打架那幺英雄,是不是学过功夫?”

    “食过夜粥,挨过两三年,不过,我的功夫还不够好,孔大哥才真正厉害!”

    “孔大哥?他是在这儿做龙虎武师的?我有没有见过?”

    “他不是做龙虎武师的,他管几个地盘,专卖……董妈妈,你明白啦!”

    “我明白,你的孔大哥,功夫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一个人可以打倒四、五个人,而且,他手下弟兄多!”

    “我最崇拜英雄,有机会,介绍我认识,好不好?”

    “好,孔大哥性格很爽朗,董妈妈,你借给我的钱,我最快也要下一个月才可以还给你!”

    “不必还了,就算我送给你买一套西装,只要你不要不理我董妈妈就好了!”

    “你是我的恩人,如果有人欺负你或者茜茜小姐,我一定不放过他!”

    “谢谢!这句话,我会记得一辈子,到时候,可不能反梅!”

    “我受了你的恩惠,有恩不报枉为人,我亚蒙不是反骨仔!”

    “我知道你很有信用,刚才,我只不过和你开玩笑。亚蒙哥,你赶快带着钱去见你的女朋友!”

    “谢谢董妈妈!”董妈妈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当天晚上,董妈妈乘包国富走了,便把找之龙的事原本告诉女儿。

    “看样子!他是不负责!”茜茜说。

    “怎可以任由他不负责任?”

    “妈!一切都过去了,正如他所说的,只要我们丰足愉快,别的事也就不用管了。包国富对我很好,我要什幺,他给我什幺,有了他,就等于有了靠山。”

    “男人都花心,如以后之龙爱上了另一个女人,他就不要你了!”

    “妈!你不用担心,就算他不要我,只要我去和他谈判,他也会给我一笔钱。”

    “他是个失匙夹万,能给你多少?”

    “他有多少就给多少。”

    “这……”董妈妈皱起了眉:“你是自愿和他分手了?”

    “也没有办法,妈咪,你自己想一下,之龙事事要靠爸爸,而老头子,又不肯把我让回给他,他也不想失去他自己的财富,就算他肯为我牺牲,脱离家庭,我也不可能拍片养他,是不是?”

    “那你准备跟包国富?”

    “妈!你也知道的,我是不喜欢之龙,也不爱包国富,虽然,包国富并不令人讨厌,我也不憎恶他,但是,爱情是肯定没有的,所以,最好两个都不要!”

    “那怎幺行?我们的生活,司机、花王……谁来照顾我们?”

    “所以呢!妈,为了令你老人家过得舒服,我可以穿最华贵的衣服,我实实在在,不能够完全不理他们两父子,儿子绝交了,只好抓住老子!”

    “茜茜!你真聪明,真会想,我感到很安慰。你说得不错,自从你跟了老包,整个人已脱胎换骨了,现在你既高贵,又大方,风度第一流,这都要多得包老头的栽培,你要好好待他!”

    “我本来待人就不坏,我不是一个很凶的人,是不是,妈?”

    “当然,你是最可爱的孩子!”

    这天,董妈妈和几位星妈到影人茶座喝下午茶,忽然听见背后有人正在说起姓包的。

    “现在说来说去,还是包家最富有!”

    “听说另外有一个暴发户,也要起家了,可能会是包家的对手。”

    “一、两年间还不可以威胁包家,包家的富有是根深蒂固的,传了一代又一代,而且几乎全世界也有他的生意。那暴发户是很有钱,不过想追上包家,还要花多两年时间和心血。”

    “听说包家父子,都很风流。”

    “对呀!老有老的泡小娃,少有少的天天换画,真是一门风流!”

    “他们手段很阔绰,做个朋友,已经得益不少。”

    “他们才没有耐烦交朋友,要嘛,就是一、两个情妇。”

    “做他们的情妇也不错呀!一百几十万,是少不了的了。”

    “我就认为并不太好,因为就算他们碰上一个绝色佳丽,大不了给她五六百万。最好还是嫁入包家!”

    “嫁入包家收获会更好?”

    “当然,因为包家是一个掘不完的钻石矿,做情妇,最多前后可得一千万,就算有了一千万,始终也会用完的呀!但是嫁入包家,就有永远用不完的钱!”

    “一生不用愁。”

    “当然,一面刮包家的钱,一面享受着富贵荣华,手上满是钱,又是包家的夫人。再说,包家父子,长相都不坏,嫁给他们,是一种福气。”

    “包家几个儿子,好象都未成亲。”

    “对呀!不过,嫁包家少爷,并不容易,反而那老的容易入手。”

    “但有太太啊!”

    “可以做姨太太,最重要是享尽人间富贵,名份根本就不重要。”

    “唉!可惜我没有一个迷人的女儿。”

    “我的妹妹也不错,但是认识包家的人不容易呀!”

    “包家父子最喜欢追求明星,你叫你的妹妹去投考明星。”

    “好主意啊!”

    董妈妈一面听,心里一面在盘算着,觉得他们的话很对。

    不错!现在包国富真的很迷恋茜茜,但是能迷恋多久?只要看包之龙,他显然已经对茜茜生厌了,说不定又在外面有了新娃儿。

    至于包国富,既然他们包家风流成性,相信他爱茜茜也不会长久,最多能缠两三年,到他在外面找到一个新鲜的,他同样会像包之龙一样,弃茜茜于不顾,到那时候,她们也没有办法缠住他,当然了,可以向他们敲一笔,能敲多少?就算有一千万,也始终会用光的呀!用光了怎幺办?另外去找男人?还有其它男人比包家父子更理想?

    “喂!董太!”

    “什幺事?”董妈妈整个惊愕起来。

    “你为什幺好象呆了?”

    “没有什幺。”董妈妈不想别人知道她的心事,连忙转了一个话题:“今晚到我家里吃饭,然后开始玩个二十四圈,好吗?”

    “你千金的那位贵人不来吗?”

    “茜茜刚赶拍几套片,难得有几天时间休息。她的男朋友,陪她到日本去了。”

    “你们茜茜真好福气!”那些星妈忍不住羡慕起来:“你们来了才只不过三年多吧?现在什幺都有了!名气、财富……”

    “茜茜运气好!”董妈妈嘴上客气,其实她内心正沾沾自喜。

    “谁说的,运气好根本是空谈,茜茜本身条件好!好象我们晶晶,相士都说她大富大贵,一生好运,可是,她除了名气,就什幺也没有了,有名无利,有什幺用?”

    “别发牢骚了!快到我家里开台。”

    董妈妈等女儿回来,实行展开谈判。

    “妈咪,你竟然要我嫁包国富?”茜茜抗议。

    “我知道包国富年纪大,委屈了你。不过,反正你不爱她,嫁了他,他早点死,你便可以早点分家,然后你再去找寻你梦中的白马王子,有了钱,便什幺都好办!”

    “我不是这意思,同居都可以了,结婚又有什幺关系?只是,包国富是有太太的呀!他怎可以娶我?”

    “我知道他有太太,叫他和太太离婚娶你,孩子,你不用怕那老太婆,一切有我!”

    “叫他离婚?”茜茜呶一呶嘴:“他肯吗?听说他太太是个苏州美人!”

    “天下第一美人也没有用,人老了,怎能跟你比?”董妈妈怂恿女儿:“去跟包国富谈谈!他那幺迷恋你,说不定,肯为你-弃一切!对吗?”

    “要是他真的不肯离婚怎幺办?”

    “有两个方法可由他自己选择,第一,迫他批准你和之龙的婚事!第二,你屈就点,做他的姨太太。”

    “做妾侍?那……我还有面子?”

    “这地方,有钱就有面子。这里的人,认钱不认人,况且,你踏入包家,根本不用再拍戏又何必怕人家闲话?”

    “妈咪,我们现在不是生活得很好吗?为什幺一定要嫁入包家?”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包家是个钻石矿,你嫁进去,一生享用不尽,我们最重要的是钱,老子儿子都没有关系。”董妈妈拉住女儿的手:“孩子,我们由家乡来这儿最大的目的是什幺?”

    “在家中生活太苦了,妈赚钱养我和爸,还要供我念书。”茜茜眼眶浑红:“我发誓不让妈苦下去,我要你享福!”

    董妈妈鼻子一酸,拍了拍女儿的脸:“我们都要过好日子!”

    “妈!”茜茜扑进母亲的怀里:“我答应你,我一定要进包家。”

    “这才是乖孩子。”

    “……国富!”茜茜坐在包国富的膝上,嗲着声,撒着娇:“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不爱你爱谁?”包国富笑嘻嘻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你既然那幺爱我,和我结婚!”

    “假如我还是个单身汉,我一定娶你!”他耸一耸肩:“可惜我使君有妇。”

    “你爱你的老婆吗?”

    “她老了!这个年纪的女人,她们要的不是爱情,是安全感。我和她……”包国富瞟了茜茜一眼后,手伸到她衣服之内:“宝贝,我和她是貌合神离呀!”

    “既然你根本不爱她,那末,为了我,和她离婚!”

    “离婚?”这倒把包国富吓了一跳!他在外面玩女人,从来没有想过要爱上任何一个人,他不停玩女人,只不过生性风流罢了!其实,他心里爱的,是他的妻子。

    “国富!”茜茜轻轻地推他一下:“为什幺不理我?”

    “我正在想,茜茜!坦白告诉你!我已经五十八了,比你大四十年,我可以做你的祖父。你不会真的爱上我吧?这是没有可能的!”

    “为什幺没有可能?爱情是不会计较年纪的。况且,你根本不像五十八岁。你风度仪表都那幺出色,你看来只不过像三十多岁!”

    “茜茜!”包国富喜悦、兴奋又冲动:“明天我送你一件皮裘。”

    “我不是来向你要东西的,我不要皮裘,我只要做你的太太。”

    包国富仔细的看她,觉得她的确很认真,他心里想,糟了!这小妖精难道真的爱上我了,那怎幺办?

    “国富!你到底要不要我?”茜茜摇着腿,扭着腰,大发娇嗔。

    “要!要!当然要!”

    “那你今晚回家和你的老太婆说:‘我爱的是董茜茜。’迫她和你离婚!”

    “茜茜,我虽然很爱你,但是,清秀一向是一个贤妻良母,我们结婚几十年,她对我对孩子都很好,她人大方又温柔,我无缘无故地和她离婚,会很伤她的心,而且,我-弃老妻,家里的亲友也不会原谅我。我是个有名誉、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我不能不顾舆论,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

    “你根本不爱我,你根本不爱我!”

    “我不是不爱,只是,你想想,我太太对我那幺好,我竟然-弃她;我可以-弃她,将来一样可以-弃你。”

    “我不管将来,我要你离婚!”

    “我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包国富抱歉地说:“原谅我!”

    “你真的不肯离婚?”

    “我不能太没有良心,寡情薄幸的人,你一定也不会喜欢。”

    “那好吧!你不肯离婚算了,但是,我仍然要嫁你。”

    “不离婚,怎能娶你?”

    “你不必和我结婚,只要你把我带回家,我做你的姨太太。”

    “什幺?”包国富几乎把茜茜震落在地上。说:“你做我的姨太太,太委屈你了!”包国富皱着眉。

    “只要我不感到委屈就行了。”

    “不!茜茜!”包国富摇着头:“我不可以这样做!”

    “为什幺?”茜茜顿着足又叫又闹:“你根本不爱我!”

    “茜茜,我爱你是一回事,但是,我不能把你带回家,因为,K城再也没有人娶三妻四妾!”包国富很坚决:“你要什幺,我给你什幺,可是,我不能带你回家,我包国富只有一个太太。”

    茜茜倒在床上哭了起来:“那你把我当什幺?”

    “爱人!”

    “既然把我当爱人,就该娶我,我又不是要做包夫人,只不过做姨太太。”

    “我知道你为了爱我,已经十分委屈,可惜,我绝对不能带你回家。”

    “那是为什幺?”茜茜的拳头用力捶着枕头。

    “假如我告诉你,我畏妻如虎?”

    “我不相信,如果你那幺怕太太,就不敢在外面拈花惹草。”

    “我在外面有女人,我太太从来不管,这是因为她贤德,如果我把你带回家,那末,她对我、对你都不会客气。”

    “她能把我怎样?打我?骂我?”

    “总之,你将会在包家受尽欺凌,无法立足,当然,我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想不到你这样不中用!”茜茜拿起枕头掷过去。

    “只要你不要闹到我家里去,你要什幺,你喜欢什幺,我都会给你!”

    “好了,你不要我,算了,”茜茜手一挥,其实,她根本不希罕这个老头:“那你叫之龙和我结婚!”

    “我从来没有反对过你和之龙结婚,只要之龙肯要你,我决不反对!”

    “但是,之龙说你对我妈说是一套,对他说又是一套!”

    “我现在就答应你和之龙的婚事,好不好?要不要我写一份保证书?”

    “这也用不着,只要你不是口是心非的人就好了!”茜茜一手抓起了睡袍。

    “你到哪里去?”

    “当然是睡客房!”茜茜没好气地说:“我没理由陪家翁上床。”

    “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我也实在令你失望,明天,我送你一只大钻戒!”

    “哼!”茜茜冷哼着,出去了。

    第二天,茜茜亲自去找包之龙。

    包之龙的秘书说包之龙开会去,茜茜不相信,推开女秘书,走进包之龙的办公室。

    包之龙正送一个厂家出去,茜茜撞了进来,那扇电动门也拦不住她。

    “茜茜,这是办公的地方,是办公的时间,你来干什幺?你有事找我,打一个电话给我就行了。”

    “现在还请得动你这大少爷吗?”

    的确很难请得动,因为,昨天他又看上了一个十六、七岁的玉女歌星。

    “你找我到底有什幺事?”

    “当然是正经事!”

    “希望你快一点说,因为,半个钟头后,我还要开一个业务会议。”

    “开心点好不好?这些日子,我陪你老子,总算大有成绩,你爸爸终于答应了我们的婚事,我们可以随时结婚!”

    “不过……”

    “你不要告诉我,你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把老头子请出来,大家当面说清楚。”

    “不用说了,我知道爸爸玩厌你,一定想把你-回给我。”包之龙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嘿,他答应我们的婚事,这一次,该轮到我不接受!”

    “之龙,你不肯和我结婚?”茜茜一连碰了两次壁,感到很委屈:“你答应过,你爱我,你娶我为妻,你送给我的订婚戒指,我一直戴着,以前你不能和我结婚,是因为你爸爸反对,现在,已经没有人阻止我们了!你为什幺还不和我结婚?”

    “因为,我不要我爸爸的旧东西,那简直是一种侮辱,他玩完了的女人就-给我,我算是什幺小丑?”

    “你怎幺蛮不讲理?是你迫我讨好和接近你的爸爸。”

    “我没有怪你,我只怪我爸爸,看见好的东西就要。茜茜,我已经跟你妈说过了,经过这一次的打击,我永远不再结婚。”

    “包之龙,我想不到你这个人这样无情无义!”茜茜既委屈又难堪:“你过去跟我说的,全部是花言巧语!”

    “茜茜,我并不是不和你结婚,我是一辈子独身主义,我永远不结婚,不娶你,也不娶任何人,我直到现在仍然爱你,我并没有欺骗你!”

    “爱我!爱我!”茜茜扯住他:“既然爱我,为什幺不和我结婚?”

    “我发过誓不结婚,就不能再结婚,请你原谅我。”包之龙站了起来:“对不起!我现在要去开会,失陪了。”

    “喂!包之龙……”

    包之龙身一闪,已经出去了,茜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越想越气,正要把包之龙办公桌上的文件撕个稀烂,忽然包之龙的秘书带着两个保安人员进来,把茜茜“请走”。

    茜茜受了那幺大的委屈,回到家,扑进母亲的怀里放声大哭。

    “不是又谈判失败吧?”

    “他们两个都不肯娶我,”茜茜哇哇的哭:“我愿意做姨太太也没有人要。”

    “包家两父子大耍太极,把你当作皮球看待,踢来踢去,真岂有此理!”

    “妈咪,他们两个,都不算条件很好,他们为什幺都不肯要我?是不是我太丑,没有吸引力,拉不住他们的心?”

    “不,只是他们两个都是狐狸,他们玩完你就不想负责。”

    “我们怎幺办?”

    “不用担心,也不用哭,这种人,软功不行,用硬功。”

    “妈咪,你去找他们也没有用,他们是不会怕你的。”

    “妈自有主张。”

    董妈妈亲自找过包家父子几次,可惜,始终没有结果。

    董妈妈决定另想办法。

    她忽然想起龙虎武师亚蒙。

    于是,这天她乘女儿拍片之便,也一起赶到片场去。

    她找着了亚蒙。

    亚蒙前前后后,——连受过董妈妈好几次恩惠,因此,对董妈妈既是感激,也是欢迎。

    “董妈妈,今天有空,进片场看茜茜小姐拍片?”

    “不,我是特地来看你的!”

    “看我?”

    “不错!”董妈妈把一只盒子交给他:“这是你喜欢吃的小笼包。”

    “董妈妈,你又为我花费!”

    “花费些什幺?小意思,我们到那边坐,那边静些,你一面吃点心我们一面谈。”

    董妈妈和亚蒙找了一处人少的地方,她说:“吃小笼包吧!”

    亚蒙一面吃,一面问:“董妈妈,你不是发生了什幺?”

    “没有什幺。亚蒙,我记得,你好象跟我说过,你的大哥功夫很好!”

    “是啊!”

    “能不能介绍你的大哥给我认识?”

    “当然可以,”亚蒙突然摇一下头:“不,最近不可以。董妈妈,为了你好,还是再过一些时候吧!”

    “为什幺?”

    “大哥最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也该有个原因啊!”

    “原因有的,不过,这是大哥的私事,我……不能说。”

    “是不是档口给警方抄了?”

    “那倒不是,我们拍了片的,那些警察收了我们的钱,一点麻烦也没有!”

    “那又为什幺?亚蒙,告诉我,我保证你一定会守秘密。”

    “其实也没有什幺大不了,大哥喜欢赌钱,一向手风不错,他常常说,赌钱可以赚饭吃,可惜,这几个月来,他逢赌必输,几个月结算下来,已经欠了人家二十多万!”

    “二十多万?”

    “大哥也不是全无家底的人,他大概还欠六七万,你不知道,董妈妈,赌场的人,打手很多,而且,大家是熟识的,如无必要,大哥不想和他们开片!”

    “你大哥没有办法还那六七万?”

    “没有!虽然说欠数是二十多万,但加上他日前输的钱,已经是个很大的数目,我们这些兄弟,今天保不住明天,什幺都可以帮他的忙,只是钱的问题,我们无能为力!”

    “这些日子,你大哥一定不敢去赌场!”

    “不敢去了,整天呆在家里,脾气坏得很,因此,我不敢带你去见他。”

    “怕我受气?”

    “当然,董妈妈待我那幺好!”

    “你大哥脾气不好,是短期内找不到七万块钱,如果他一旦有了七万元,那末,他的心情自然会好!”

    “那还用说嘛?可是,他前后输了一百多万,什幺钱都花光了,除非等一个月后,货来了……但是,赌场的人又哪肯待他那幺长的日子?”

    “你大哥对你好不好?”

    “很好,他对我们兄弟都好。”

    “明天你请他去天凤酒楼吃饭,他会不会给你面子?”

    “他心情不好,也许不肯去。”

    “告诉他,有人为他解决困难。”

    “董妈妈,你帮他……”

    “你先去约,看看他肯不肯到?”

    “我三点钟还要拍戏,由这儿到他家,恐怕赶不及回来!”

    “亚蒙,你真傻,谁叫你到他家里去,在这儿打一个电话到他家,不就行了吗?万一他不答应,你也不怕下不了台啊!”

    “对!董妈妈,我去打电话!”

    董妈妈在计划,应该怎样办理这件事。六、七万,现在对她来说,不是一个大数目,不过,她向来都不做亏本生意,更何况,那孔大哥还是个陌生人?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亚蒙回来了。

    “为什幺去了那幺久?”

    “要想办法说服大哥啊!他脾气很硬,同时也不大肯接受人家恩惠!”

    “现在怎样了?”

    “我告诉大哥,你是我的恩人,时常帮助我,我说了你许多好话,可是,他仍然说心情不好,怎幺也不去。”

    “怎办?”董妈妈反而焦急起来。

    “于是,我极力哀求他,我说,这次是我最后一次求他,我很少向大哥提出要求,终于,他答应了。”

    “太好了,亚蒙,你真有本领!”董妈妈十分高兴,“明天晚上,我坐汽车去接你,然后再去接孔大哥……”

    事情的结果,董妈妈送了七万元给孔大哥,孔大哥做了她的干谊子。

    自从茜茜坦白分别和包家父子谈论婚事之后,他们两父子,都没有来。

    当然,包国富仍然派人送家用钱来,他大概怕茜茜缠他,要做他的姨太太,所以,他不敢再进董家半步。

    这天,董妈妈在孔大哥家打麻将,突然,她叹起气来。

    孔志彪连忙停下了手,关心的问:“董妈妈,你是不是疲倦了?”董妈妈摇一下头。

    “有心事?”

    “唉!”董妈妈又长叹了一口气。

    董妈妈的本意,是想送给孔大哥七万元,叫他办事,谁知他一个月后,就把七万元还给董妈妈,人家没有欠什幺,自己倒不好意思开口。

    “打牌吧!”

    “干妈,要是你不把话说清楚,我绝对不会跟你打牌!”

    “真的要我说?”董妈妈心里喜悦:“不过,这件事很麻烦,我不想你为我担心,所以,我还是不说的好!”

    “干妈!我是个怕麻烦的人吗?你不说,我心里才不舒服。”

    于是,董妈妈把包家父子引诱董茜茜,然后又-弃她的事,全部告诉孔志彪。

    “妈的!他们不是人!”

    “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我们母女俩,吃不下,睡不好。”

    “干妈,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你高兴怎样做,告诉我!”

    “我女儿跟包之龙时,还是个处女,所以,我们不要钱,唯一希望的,是嫁进包家,做少奶奶也好,姨太太也好!”

    “当然做少奶奶,茜茜年轻貌美,怎会做姨太太?”

    “唉!包之龙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女朋友多到不得了,他可能嫌我们家里穷,配不起!”

    “配不起就不该勾引茜茜!”孔志彪面皮一黑,很不高兴。

    “穷不与富敌,我们是斗不过他的了,难道他不肯娶茜茜,我们就杀死他?”

    “我真的会杀死他!”孔志彪挥一下拳头,冷哼着。

    “你杀了他,我和茜茜还能依靠谁?不,千万不能这样做!”董妈妈可慌了,杀死了财神爷,财从哪里来?

    “你和茜茜的生活,当然是由我来负责了,你没有儿子,而我是你干儿子,就等于是你的亲生儿子。”

    “那我更不能让你去杀人,杀人是犯法的,杀人要受惩罚,我怎可以看自己的儿子受惩罚?你肯帮我的忙,让茜茜进包家,我已经十分感激。”

    “这是我应该做的,谁也不能欺负干妈和茜茜。干妈,你想清楚没有?那少的不负责,让茜茜做老的姨太太,不怕委屈她?”

    “是委屈点,幸而茜茜这孩子听话。”

    “凭茜茜的条件,嫁不进包家,可以嫁给另一家豪门富户。”

    “那些富家公子,要的是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起码也是白壁元瑕。如今,茜茜最宝贵的贞操已献给包之龙,所以,包家是应该负责任,除了包家,我们茜茜也难找到一户理想人家。”

    “好吧!干妈,我一切依照你的吩咐,你放心,我一定会令你满意!”

    包之龙下了班,拿着公文箱,走进包氏大厦的私人停车场,他上了跑车,突然有人迅速开了车门坐进去。

    “喂!你是谁?”

    “哈!包之龙,你忘了老同学?”他首先大声叫,然后用刀戳住了包之龙的腰部,低声说:“别吵,否则,送你一刀。”

    包之龙是个公子哥儿,吓得变了面色。

    “喂!我们找到小包了,你们都上来。”他叫着,两个人走出来,跳到车上。

    “开车!”

    “大佬,你们……”

    “放心吧,不是要钱,不是要命。加点笑容,你这样苦口苦脸的,哪像是遇上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

    包之龙在三个人包围下,不得不和他们合作,展开了笑容。

    “车开了,去哪儿?”

    “向前驶,该拐弯的时候,自然会通知你,快!快!”

    包之龙心里想,这班人,不用问了,一定是绑匪,因为,谁都知道包之龙是包国富最得力的左右手,把他绑架了,然后向包国富要钱,包国富一定会照付。

    “请你不要伤害我,你们要多少钱,我爸爸也会给你们!”

    “神经病!”

    “真的!我保证不会令你们失望,但是,如果我有什幺损伤,比如手脚,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你爸爸?”三个人仰头哈哈大笑:“你爸爸也自身难保!”

    “我爸爸自身难保?他出了什幺事?”包之龙停了车。

    “开车!”坐在他身边的人大喝一声:“否则取你性命!”

    包之龙在淫威下,只好服从:“大哥,请问,我爸爸是不是遭遇了不幸?”

    “等会儿你自然会知道!”

    “你们杀了人?”

    “闭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