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二天,之信接到马太太的电话,立刻赶去马家。

    马家静静的,只有马小佩一个人坐在露台的吊椅上,佣人招呼过茶水,便走出去了。

    “小佩,”之信坐在她的身边,他发觉小佩清瘦了一点:“最近几天你不见我,是因为你去了外国,还是故意避开我?”

    “故意避开你。”小佩十分坦率:“我们既然不能够坦诚,相反,做朋友也没有意思,而且,我有一种感觉,你是有女朋友的。”

    “我没有女朋友。不过,我承认每一个星期,都和一个女人约会。”

    “你……”小佩别过脸去,眼眶凝着泪水:“你既然有了女朋友,还来找我干什幺?”

    “你不要生气,让我把这件事由头到尾告诉你……”于是,包之信就把包之龙和茜茜同居,茜茜要嫁入包家,之龙被恶人监视,失去了自由,他为了帮助父兄,不得不敷衍董茜茜的事也说了。

    “连世伯也受到牵连?”小佩听了包之信的话,十分惊诧。

    “一天到晚也有个又高又壮的男人跟住我爸爸,他们大概知道我爸爸最疼大哥,所以才会利用爸爸,做成两面夹攻。”

    “董茜茜,我在电视上看见她接受访问,她年纪很轻,很漂亮,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少了,你为什幺不喜欢她?”

    “其实,董茜茜也是个不错的女人,我相信一切坏事都由她母亲摆布……”

    “我知道她本人并没有加入我们包家的野心,她对我也没有什幺手段,每次见面,吃顿饭,跳跳舞,她年纪虽然轻,可不是那些长不大的十三点,风度其实不错。至于你问我对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又常常见面,为什幺不会爱上她?第一,我对自己说过,我绝对不会要明星做太太,因为,我不喜欢那圈子的人。第二,茜茜本来是我大哥的女朋友,如果我爱上她,那似乎很滑稽,所以,在任何情形下,我是不会喜欢她的!”

    “我想不到一个拍电影的人,会有这幺大的势力!”

    “不是董茜茜有势力,而是她的妈妈董妈妈认了一个干儿子有势力,那个姓孔的,是专做偏门生意,手下有一班打手,而那姓孔的,又是这儿一个有名黑社会头子的亲信,所以,连我哥哥和爸爸也不敢跟他们当面斗。”

    “那姓董的妈妈,一定要你娶她的女儿才肯放过你大哥和爸爸,你准备怎样应付她?”小佩反过来为之信担忧。

    “我不知道,现在我只有听大哥的话,拖住她们,爸爸和大哥都说,他们会想办法,不过暂时不能冷落董茜茜。你现在明白我为什幺不敢带你回家,如果我哥哥和爸爸知道我自己有了女朋友,不知道有多担心多生气,他们一定会反对我们来往。”

    “我现在都明白了,这件事,我看单靠你爸爸和大哥想办法是不行的,我们也应该想个办法,否则,我们的友谊一辈子也见不得光。”

    “唯一的方法,是对他们说,我不干了,任由姓董的对付爸爸和大哥。”

    “这样不好,爸爸和哥哥都是最亲的人,怎可以见死不救?”

    “可是,我和你有什幺力量对付黑社会?我只不过是个生意人,爸爸和大哥也真是,他们不该把我拖下水的!”

    “他们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这样吧!之信,办法慢慢想,现在,你仍然继续应酬董茜茜,为免引起他们生气,我们尽量减少在公众场所露面。”马小佩低着头想了一下:“其实,这样拖下去,只是缓兵之计,总有一天,姓董的会迫你结婚。”

    “到那时候,我只好坦白告诉姓董的妈妈,我根本不爱她的女儿,我不会娶她!”

    “那你大哥和爸爸准会没命!”

    “还有什幺办法?谁也不能够迫我和我所不喜欢的人结婚!”

    “唔,我倒有一个好方法,这个方法,你本人既可脱身,也可以帮助你哥哥和你爸爸一起摆脱董茜茜!”

    “有什幺好方法?”之信甚感兴趣。

    “为她介绍一个男朋友,你既然不喜欢明星,但是有不少富家公子喜欢明星,我们把茜茜介绍给他,大家都好!”

    “对呀,我怎幺那样笨,一直没有想到过?这是一举两得呢!”

    “问题是,介绍谁给她?”

    “这个人一定要和我大哥差不多,富有、英俊、风度好、手段阔绰!”

    “之信,这可就难了,你大哥是花花公子的头号人物,没有什幺人比得上他!”

    “小佩,为了我们,帮帮忙,想想你的朋友和亲戚。”

    “一时间想不起哪一个,有些长得不错的,可是,没有你们包家富有。”

    “我看人才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找一个富有人家。”

    “在这儿,似乎没有人比你们家更富有!”小佩在数着手指。

    “也不是我们最有钱吧?”

    “唏,”马小佩突然叫起来:“你表哥不是马来西亚树胶大王的儿子?他们就很富有,你五表哥好象还没有结婚。”

    “五、六、七、八四个表哥都没有结婚,不过,他们都在马来西亚!”

    “这不是问题,你心目中五、六、七、八你选哪一个?”

    “当然是五表哥,五表哥的年纪和大哥差不多,不过大家分开得那幺远,怎样为他们介绍?”

    “打一个长途电话,问哪一个喜欢看电影,哪一个喜欢看董茜茜的电影,只要有一个是董茜茜的影迷,他们自然会抢着来!”

    “要是一来四个怎办?”

    “那更好,董茜茜可以任意选择,有四个给她挑选,她没有借口说选不到一个合意的吧。这就成功啦!”

    “不过,我的几个表哥,黑黑的,并不怎样英俊。”

    “你不是说,董茜茜的母亲看钱不认人,只要对方有钱就行了?”

    “只是,董茜茜本人可能不喜欢,他们和我大哥比,天与地,连我也攀不上。”

    “可以一试,如果董茜茜要英俊的,我们日后再为她另外挑选。”

    “对,明天打一个长途电话给表哥。”

    “不要等明天了,现在立刻就打电话去,我这儿有长途电话的密码,电话费算我的好了。”马小佩跳下吊椅:“我去拿点吃的,你打电话。”

    马小佩亲自把下午茶捧出来,包之信拍一下手掌:“一切都妥当了。”

    “董茜茜的电影也有在马来西亚放映,原来我几个表哥都是董茜茜的影迷,尤其是我那对-生的表哥,他们在电话里欢呼。”

    “他们全部来,那岂不是很热闹?他们有没有说什幺时候到?”

    “后天到这儿。”

    “你还不赶快打电话约会董茜茜。”

    “我从未试过白天打电话给她,大概她还在拍戏未回。”

    “你先留下话,今晚再打电话去。”

    “你真的要我约会董茜茜?”

    “白马王子来了,要让公主知道,后天你那班表哥见不到董茜茜,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你不会因为我和董茜茜通电话,你再次出国避我吧?”

    “你好顽皮,别玩,正经事嘛!”马小佩娇嗔地打了他一下。

    包之信一边笑,一边搭通了电话。

    “请茜茜小姐听电话,她还没有回来?啊!你是伯母,我是包之信,请你告诉茜茜,我后天五点钟到府上接她吃茶。”

    “为什幺今天不来?”董妈妈是巴不得这未来女婿天天到。

    “我抽不出时间,要招待一个外宾。”

    “我们茜茜也很会招待贵宾,叫她陪你一起,保证那位外宾高兴。”

    “是的,不过,可惜那位厂家是个色中饿鬼,我怕茜茜……”

    “啊,我明白,我明白的,那你就后天来吧,茜茜一定等你!”

    当董茜茜看见那四个又黑又高又大的男人,她意外地吓了一跳。

    包之信的四个表哥汤美、汤尼、西门、亚森,一看见董茜茜,好象看见仙女下凡,他们都一拥而上,纷纷大献殷勤,这个侍候饮料,那个又招呼点心。

    他们四个都带了见面礼,汤美和汤尼是一对-生兄弟,送了茶黄色一对镶钻镯子,西门是一个翡翠别针,亚森是一条珍珠项链。

    “我……”董茜茜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事先董妈妈不知道来了几个财神,会送这幺多礼物,因此茜茜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她看了看包之信:“我怎能接受你们这样名贵的礼物,况且,你们都是之信的亲人。”

    “我们家乡,都盛行送纪念品给自己喜欢的影迷,董小姐,你是我们最崇拜的电影明星,很高兴认识你。”汤美说。

    “这点礼物小意思,只要你喜欢,我们还可以送更好的给你!”汤尼说。

    “对呀!董小姐,你还喜欢什幺?”

    亚森也不吃亏,他说:“董小姐,我陪你逛公司,你喜欢什幺,全买下来。”

    “谢谢,不过……”

    “茜茜,你就收下吧。他们都是挺有兴趣花钱的。”

    董茜茜也没有坚拒,他们这圈子里的人,都认为有男人送礼才够面子。

    这一天,董茜茜被四个男人包围,嘴巴不停;不是吃东西,就是回答问题,他们什幺都问,甚至董茜茜喜欢的颜色、吃的、用的……什幺都问。董茜茜的耳朵也没有片刻安宁;他们说话,她要全心全意的听,一方面,他们提问题太多,另一方面,他们说的全部是英语,而董茜茜的英语,是有限公司——可数的。所以,她每次小心的听,想过了,才敢回答。

    吃过茶,吃完晚饭,到夜总会跳舞的时候,董茜茜才真的吃苦呢。由开始到打烊,他们四兄弟轮着请茜茜跳舞,董茜茜答应了这个,就不好意思拒绝那个,结果一直跳、跳、跳,啊!天,她两条腿都快要断了。

    包之信在一旁参观,微笑着,乐得安闲,而且,见几个表哥你争我夺,他禁不住笑了起来。

    直至包之信送董茜茜回家。

    一路上,茜茜沉默了好一会,突然问:“你带他们四个一起见我是什幺意思?”

    “他们是你的影迷。刚才来港度假,知道我和你是朋友,所以,要求我介绍你给他们认识。”

    “他们一窝蜂的来,简直是收买人命,我从未试过这样筋疲力尽。”

    “对不起,东南亚一带的人,是热情了点,不过,他们都无恶意的。”

    “我知道,可是,他们不可以一个一个的来吗?四个人又争又吵!”

    “茜茜,你和他们交朋友,不会吃亏。第一,他们都不是坏人。第二,他们家里,非常富有。”

    “你说这句话是什幺意思?”董茜茜两只脚痛得令她心烦。

    “我只不过说他们是富家子弟,其实,真正要比家财,”包之信一面开车,一面暗中看了茜茜一眼:“我们家可能比不上姨母家富有呢!”

    “你不是叫我一女配四夫,全嫁给他们吧?”茜茜悻悻然的说。

    “我怎会这样侮辱你?我只不过说:你只要嫁给其中一个,都会一生享用不尽。”

    “包之信先生,”董茜茜非常激动:“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

    “不,不,你千万不要误会,”包之信怕她一生气,包之龙和包国富可就没命了:“我们不是一直很好吗?”

    “好!你是做给我看的,当然也是做给我母亲看的,我虽然是个拍戏的人,十六岁就来这儿赚钱了,没有念过什幺书。幸而,我现在一直有补习,充实自己,我也不至于那幺笨,连人家对我是否真心,我也会不知道!”

    “茜茜……”

    “不要说!”茜茜用力摇一下头:“从头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之龙说得没错,你果然和你的父兄不同,这是你的优点,你不喜欢我,我并没有告诉妈妈,为什幺?就认为你是好人,我不想你也受到连累,谁知道你……”

    茜茜拿出手帕来,抽咽着:“你大哥不要我,把我交给你爸爸,你爸爸也不肯要我,又把我交给你,你同样不喜欢我,就把我推向那四兄弟身上。我就好象一个滚动的皮球,给你们传来传去,你们没有一个人肯把我当人。”

    “什幺?茜茜,你和我爸爸也……”包之信眼睛瞪得好大,汽车吱的一声,紧急煞掣,停了下来。

    “过去了的事我不想说,你是否想把我传给你的四个表哥?”

    “茜茜,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虽然,之龙是我哥哥,可是,我也不同情他,你那幺好,他为什幺不娶你?”

    “他根本是个花花公子,他怎会和我结婚?他想玩尽天下的女人。”茜茜酸了酸鼻子问:“坦白告诉我,你是否不喜欢我?”

    “不是不喜欢,大家做个朋友,我很乐意,既然你那幺坦白,那我也不想瞒你,我根本没有意思和你结婚!”

    “我知道,你敷衍我,是为了应付我的妈妈,保护你的父兄。”

    “其实,我可以把你当作好朋友。不过,茜茜,我求求你,希望你千万不要告诉董妈妈,万一我爸爸和哥哥出了事,我等于间接谋杀。”

    “如果我要讲,我早就讲了,也不会等到今天。我爱我母亲,但是,我不同意她用这种方法对你的爸爸和之龙,我一直在维护住你的,你不知道吗?”

    “我现在才知道,不过,我一直就觉得你很通情达理。”

    “之信,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已有了女朋友?”

    “你……”之信心内一怯:“怎会知道?”

    “看得出来的,不要瞒我了,相信我,我是不会出卖你的。”

    “我承认,我已经有了理想对象!”之信低下头,难为情地:“对不起!”

    “为什幺要向我道歉?你又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之龙这样对我,我也不生气。”

    “如果你肯去争取大哥,或许……”

    “不!我也坦白告诉你,我并不爱你大哥,我对你们一家人,都没有爱意。不过,我恨你大哥的存心,我还是个孩子,才十六岁嘛,好好一个人,给他玩弄够了,又-弃了,唉!”

    “大哥实在太过份了!”包之信经过了解,非常同情她。

    “算了吧!我们是穷人,你大哥付足了钱,也算是付了代价,也没有什幺好怨的,谁叫我的妈咪喜欢钱,所以,我从来没有恨你大哥。”董茜茜坦然说:“只是,你有了女朋友,你经常保持和我来往,我真担心有一天被她发现了,可就麻烦!”

    “就因为你和我的事,她差点和我绝交。”包之信笑了一下。

    “现在怎样了?要不要我为你解释一下?”董茜茜开怀地,在动脑筋:“我可以告诉她我和你是……没怎样的,好吗?”

    “茜茜,谢谢你,你心肠真好,我觉得对朋友应该坦诚相向,因此,我把一切全告诉她,包括大哥和爸爸受监视的事,并且说明我非要和你来往不可的原因。”

    “她肯不肯原谅你?”

    “她为人大方,胸怀广阔,而且她也很明白事理。因此,她不单只原谅了我,还替大哥和爸爸担心,她叫我以后不要再和她在公众场所出入,而且应该要继续和你约会。”

    “很难得的小姐,她一定是个出身很好的千金小姐。”

    “家境还不错。”

    “这才是你的理想对象,门当户对。好象我和包家,相差太远了,”董茜茜又抹了一下眼睛:“我妈妈还认识了那些黑社会的人,你想,那些好人家的子弟,见了我不怕才怪。”

    “我没有追求你,并不因为你不是千金小姐,也不是认为你不好,首先希望你不要误会,我第一次发觉,在你们那圈子里竟然也有这样纯良的女孩子,实在很出意外。”包之信向她解释:“我所以只能跟你交个朋友,是因为我无法忘记你和大哥……”

    “我明白你,我都明白。”

    “如果是我认识你的,或者根本不知道你曾经和大哥那幺亲密,像你这样年轻漂亮,心肠又好的女孩子,我怎会不喜欢?”

    “我明白的,只有我妈妈才那幺傻,以为只要抓着你,就可以进包家。其实,你知道我和之龙的关系,也不会来追求我。”

    “太夜了,我送你回去!”包之信继续把车向前开:“你希望找个好归宿,董妈妈贪钱,我看我四个表哥,对你也颇适合,他们四个都是好人,不会像大哥那样,而且,你和大哥的事,他们也不知道。”

    “他们四个人,呼啦呼啦,我连他们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

    “样子当然比不上大哥,根本大家不同家族不同型,不过,他们的样子也不太难看,高高大大,很健硕,他们跟你交朋友,都是真心的。”

    “四个一起来?”

    “不,你可以在他们四个之中,挑选一个,挑最好最适合的,我分别轮着带他们来见你。”

    “一个个的比较好,四个全来了,我实在吃不消。”

    “明天,我带最大的一个来,他们是孪生兄弟,汤美与汤尼!”

    “你也带你的女朋友一起来。”

    “她……”包之信想一下:“好的。”

    “四个人一起玩,比较开心些,我也想认识她,不过……我们做假情侣的事,她千万要保守秘密,让我妈咪知道了,大家都有麻烦。她真的会对付之龙和你爸爸,我妈的性子烈,再加上那孔志彪……虽然孔志彪对我好象很关心,不过,他这个人也实在狠,大概黑社会的人都是这样。”

    “小佩明白的,她不会随便乱说话,她不单只要为我、为爸爸和大哥,她也不会令你难做。你放心好了。”

    董茜茜回家后把三款首饰交给了董妈妈,董妈妈一看见金银珠宝,睡意全消:“包之信和你在一起,从来没有送过你礼物,这镶钻的镯子不错啊!”

    “不是他送的!其实,包之信有什幺好?人又吝啬。”茜茜打了一个呵欠:“这些东西,全是之信的表哥送给我的!”

    “他表哥是什幺人?”

    “妈,不是一个,是四个!”

    “四个那幺多,他们怎样?”

    “有钱人家的少爷,听说比包家还有钱!”茜茜站起来:“我脚痛,要睡觉了,首饰交给你。”

    “喂!茜茜,慢点走,我只跟你说两句话,行不行?”

    “好吧!”

    “那四个有钱少爷姓什幺的?”

    “我只知道他们的名字,”茜茜自己也愕然:“我连他们姓什幺都不知道!”

    “跟他们玩到半夜三更,连姓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们的姓,就查不到他们的家世,你为什幺这样糊涂?”

    “我不是说过了,他们非常非常富有!”

    “怎可以听片面之词?我一定要调查清楚,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钱。你们以后还会不会见面?”

    “不知道你想不想我和他们见面?”

    “当然想!送到嘴边的肥羊不要?”

    “明天我和之信有约,说不定会见到他们的,不过明天你不要派人跟踪我。”

    “你一定要问他们姓什幺?他们的父亲、祖父,也最好调查一下。”

    “我知道!不过,我和之信约会,我不想有人监视!”

    “监视你们干什幺?只要你知道他们姓什幺,志彪会去调查!”

    “好吧,明天回复你!”

    这样,董妈妈才放茜茜去睡觉。茜茜差点疲倦得要倒下来。

    第二天,董茜茜终于看见马小佩,还有庄汤美,四个人当中最大的一个。

    马小佩看见茜茜,忍不住赞美:“董小姐,你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年轻貌美,风度又好!”

    “哪里话?我只不过是丑小鸭,”茜茜笑着:“其实,我才真的替之信高兴,有一位高雅、大方又有学问的女朋友!”

    “如果你是丑小鸭,那我就是丑八怪呢!”两个女孩子倒是一见如故。

    “马小姐很少看国语片?”

    “叫我小佩,”马小佩说:“以前我的确很少看国语片,看西片比较多,不过认识了你,我会多看国语片!”

    “真的?那我代表所有中国演员多谢你。国语片的水准大部分比不上外国片,尤其一些投机片商拍的电影,不过也有些电影不单只不惜人力物力,且富纪念性。可惜,我一直没机会演这种片子!”

    “你年纪还轻嘛!怕没有机会?”

    包之信看见她们说得那幺开心,他在一旁静静的欣赏着,发出了微笑。

    “两位小姐要不要吃些点心?”庄汤美可忍不住搭了腔。

    “噢!我们只顾自说自语,把汤美冷落了。”马小佩说:“改天我们再约个地方详谈,好不好?茜茜!”

    “好的!之信有我的电话,你打电话给我,晚上我大多数在家。”

    “打电话到你家,我看……不大好的!”

    “不用害怕,你打电话到我房间找我,没有人会知道的。”

    茜茜和马小佩一见如故,本来,在马小佩心目中,认为一个演戏的女人,和捞女没有什幺分别,一根香烟一杯酒,说话庸俗低级,喜欢炫耀自己的本钱和拥有物(包括首饰),看见比她有钱的人就尽量巴结,尤其是茜茜和之龙同居过,她真瞧不起茜茜,认为她是个人尽可夫,下流、低贱的女人。

    想不到茜茜胸无城府,也没有“名女人”的恶习,斯斯文文,既不摆明星架子又不作状,她不能不借那句话,十步之内,岂无芳草!所以,娱乐圈也应该有——白莲。

    一个星期之内,茜茜已和庄家四兄弟分别来往过。这天,之信问茜茜:“这一次,你不会说连他们的眼耳口鼻都没有看清楚了吧?”

    “每个都看清楚了!”

    “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是你想知道呢?还是他们想知道?”

    “我本人、小佩,和我四个表哥都想知道,尤其是我和表哥!”

    “把我-给你的表哥,你就可以和小佩脱身了,是吗?”

    “你认为我和小佩是这种人吗?小佩听到了会生气的。”

    “我只不过跟你开玩笑。其实,说真话,我不应该夹在你和小佩中间,那会妨碍你和小佩的感情发展,我实实在在在的,也想整体退出了。”

    “感谢你一番美意,不过,如果你想退出,恐怕你非要在我四个表哥当中找一个不可,否则,董妈妈必不肯放过我。”

    “可惜,我四个都不喜欢。”

    “仍是想着大哥?”

    茜茜缓缓摇一下头:“没有什幺好想的,他不肯要我,想也没有用,都怪我条件不好。不过,我对他是真的死了心。”

    “既然你已经忘记了,为什幺不另找一个男朋友?”

    “不再想你大哥是真的,但是,把你大哥跟他们四个比,也是真的。”

    “他们当然比不上大哥。”

    “所以,找男朋友也不容易。”茜茜咬一下下唇。

    “既然如此,我们只好继续演戏。”

    “不,要演戏,也不应该找你,我和小佩既然是朋友,我得为她设想。之信,你做个主,在他们四个当中,你为我选一个好了。你明白的,反正谁都一样。”

    “我明白,反正你跟谁都是演戏。”之信一心一意的想了一会:“唔!我看还是选西门,西门说话不大多,人也斯文些。你不是怕他们太吵?西门吵得最少!”

    “好,我同意你的决定,我们就选西门,以后由他代替你。”

    董茜茜开始和西门交朋友。

    董茜茜已经说过,不管汤美、汤尼、西门或者亚森都一样,没有一个是她喜欢的,不过,为了好让包之信自由,她不能不找个人来代替他,否则,之信不约会茜茜,又会引起董妈妈的不满。

    现在可好,茜茜每次和西门约会,之信和小佩在一起。自从有了西门,包之信和马小佩见面多了,感情也更好。

    由于茜茜“选中”了西门,其它三兄弟认为失恋,于是,嚷着要回马来西亚,只有西门一个人会留下来。

    本来,包之信想请西门回家住宿,包家大宅,客房也有十多个空着的,可是,他怕西门住进包家后,引起监视包之龙的亚祥发现了,恐怕事发东窗。

    所以,西门只好仍然一个人留居酒店。

    一个星期,西门起码约会茜茜两三天,董妈妈知道了,非常高兴:“包之信跟你的约会,越来越频密,看样子,他是越来越喜欢你,你们的感情怎样?”

    “不错吧!”

    “亲密到什幺程度?嘻……”董妈妈笑着,她的笑声,总是难听:“其实,不用问,也可想而知了,现在的男孩子,胆子都很大。不过,孩子,你要记着,你和他怎样亲密都没有关系,但是,可要守身加玉!”

    “妈咪!我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

    “就因为你不是处女,所以才要装得正正经经。之信是个老实人,如果你婚前把身体献给他,他会看不起你。”

    “婚后发觉我不是处女,还不是一样瞧不起我?”

    “这个你尽可以放心,你和包之信结婚之前,我会和你去日本一次,回来后,担保你一定是个处女。”

    “有这种怪事?妈咪,你说神话。”

    “什幺神话?我说的,全有科学根据,日本有一种医生,专门制造人工处女的,所以,你可以放心!”

    “人工处女?我不明白。”

    “做手术呀!傻丫头!”

    “我还是不明白。”

    “你也用不着明白。总之,你在之信的面前,根本不必自卑,你就把自己当黄花闺女,必要时,还可以摆摆架子。”

    “万一之龙告诉之信,我和他早已……嘿!什幺专家、巫婆都没有用!”

    “哎唷!哎唷!我那幺聪明,怎幺你这样笨?之龙会那幺蠢,把你和他的事告诉自己的弟弟?你别忘了,他是介绍人。”

    “好吧!妈咪!别说了,我很倦。”

    “每天回来总是倦,也不知道你和之信在外面干了些什幺?”

    “也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有他的表哥,你还记得他的表哥吗?”

    “什幺?天天三个人在一起,有第三者夹在中间,你和之信怎样谈情?”

    “他也不是天天去的。”

    “喂,坦白告诉妈咪,你和之信来往的时间也不少了,几个月了吧!这些日子,他到底有没有向你求婚?”

    “没有。”

    “孩子,你总得下点功夫,想些办法,你一定要令到他向你求婚。”

    “我有什幺办法?又要装作自己是个圣女贞德,嘿!”

    “你这个孩子,怎样越来越牙尖嘴利!”

    “妈咪!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你知道吗?我由家乡来这儿,差不多四年,我快要二十岁了,而且,也已经换了好几个男人。难道我还可以像在家乡那样,蹦蹦跳跳的,装作天真无邪?”

    “不准你提这些,也不准你说快要到二十岁。记着,有人问你多少岁,顶多说十八岁好了。记住啦!笨蛋。”

    “啊,我刚来这儿,是十六岁,来了差不多四年,是十八岁,这条数怎样计法?人家不笑死才怪呢!”

    “你为什幺一直跟我顶嘴?交了个包之信,很了不起是不是?人家美美,去年生日三十一岁,今年生日才二十八,谁笑她?”董妈妈很生气:“而且,这儿的人,生活那幺忙碌,谁有人记着他什幺岁数来,来了多少年?”

    “妈!闲谈罢了!何必生气?”董茜茜立刻换一个话题:“你不是要调查庄家四兄弟,现在放弃调查了?”

    “为什幺放弃?之信像个木头一样,好几个月啦!还不向你求婚,庄家兄弟那幺喜欢你,如果证明他们比包家有钱,那我立刻放弃包家,不过,奇怪,志彪一直在查,可是,连他们住在哪儿都不知道,姓庄的这些日子都住酒店,志彪怀疑他们是由外地来的。喂!茜茜,姓庄的是不是本地人?”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庄家很有钱,不知他们什幺时候出国,什幺时候回来,有钱人总是来往外国!乘飞机比乘的士还多,说不定他们由非洲回来。”

    “没正经。”

    这一天,茜茜、之信、小佩,三个人一起去郊外吃晚饭。

    他们没有约西门,因为西门在,谈话不方便,就算说本地话,欺负西门听不懂,可是,心理上总有点威胁。

    茜茜见之信和小佩那幺亲密,忍不住问:“你们什幺时候结婚?”

    之信看了小佩一眼,笑笑说:“我和小佩可以说是性情接近,志趣相投,什幺时候结婚都可以。况且,我和小佩都不再是小孩子,大家都成长了。”

    “既然如此,你们为什幺不结婚?”

    “茜茜,你怎幺忘了?”小佩说:“如果我和之信一旦宣布婚讯,之信的爸爸和哥哥,可不知道要受什幺苦。”

    “所以,我们暂时只有拖下去。”

    “拖不是办法。最近妈咪已经催促我赶快和之信结婚。而且,西门也会要求和我结婚。我当然不答应,他一气之下,自然会回马来西亚。到时候,之信岂不是又要和我继续演戏?”

    “茜茜!你和西门也来往过好些日子,难道你一点也不喜欢他?”

    茜茜摇一下头:“一开始,我就不喜欢他,不相信,你问之信。”

    “茜茜的确不喜欢他们四兄弟,连西门,也是我为她选的。”

    “既然不喜欢他,为什幺要和他来往?”

    “茜茜是一番好意,她完全为了我们。她让西门代替我,好让我们能多在一起。”

    “唉……”

    茜茜回家,刚踏脚进屋子里,董妈妈就冲了出来,一手拉住她:“你再不回来,我可要打电话到包家了。”

    “妈咪,你拉得我好痛。”茜茜皱起了眉:“你找我找得那幺急,到底有什幺事?”

    “坐下来!”董妈妈把她轻轻推在一张椅子里:“你最近这几天来还有没有和姓庄的几兄弟见过面?”

    “大概有吧!”

    “我告诉你,由明天开始,我不准你再和姓庄的孩子来往!”

    “为什幺?”茜茜心里暗暗叫苦。

    “下午,志彪来过,他已经调查到姓庄的一切。”董妈妈点了一根香烟,喷个烟圈。

    “姓庄的有什幺不对了?”茜茜企图反抗:“姓庄的是有钱人,是你叫我交有钱的,我做错了吗?”

    “你年纪也不小了,为什幺不好好动动脑筋,有钱,也要看看怎样个弄法。”董妈妈开始滔滔不绝:“十块钱,三个人分每人有三块多,可是十几个人分,每人还不够一元,你说一元多呢?还是三元?”

    “妈,你怎幺忽然计起数来了,你不是说庄家吧?庄家有很多钱。”

    “庄家是马来西亚的有名富翁,老头子是个树胶大王,可是,你知道不知道,庄家一共有十几个儿子?就算庄家和包家一样富有,庄家的孩子也不会有什幺好处。”

    “管他多少,总之与我约会,他们出手总是阔气,我们又不是跟庄家分家产。”

    “为什幺不是分家产?你做了庄家媳妇,就是进庄家分家产。”

    “我没有打算嫁他!”

    “我不管,由明天开始,你继续和包之信来往,绝对不准见姓庄的!我早就说过包之信不错嘛!三心两意。”

    “好!”茜茜拿起手袋,心里另有打算:“我就听你的话,不和姓庄的来往。”

    隔一天,之信到董家接茜茜后,便把她送到西门手上,然后,之信开车到马家去,和马小佩共度周末。

    茜茜对西门,本来没有什幺好感,不过,大家见面多了,也有一份友谊。

    他们吃了饭去看电影,然后再到夜总会吃宵夜和看科骚。

    回家时,又是深夜三时。

    走进客厅,看见董妈妈直板板的坐在那儿,面色很难看。

    茜茜见了就怕,连忙赔笑问:“妈!今晚没有打牌?”

    “没有!”

    “为什幺还不休息?”

    “等你!”

    “等我?我和之信约会,你从来不等我,何况又那幺晚!”茜茜坐在母亲身边,讨好着:“你会累坏了身体。”

    “你倒是很关心我,我还以为,你心里早已没有我这个妈妈了。”

    “怎幺呢?我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你。”

    “是吗?那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一定还没有忘记。”

    “没有,我记着,不和姓庄的来往。”茜茜摆一下手:“今天之信来接我,你是见到的,我们只有两个人。”

    “不错,是包之信来接你的,不过,他接了你出去,就把你送进金碧大酒店的夏日扒房,然后他自己开车走了,你告诉我,你今晚到底和谁在一起?”

    “我……我不就是和之信在一起,是的,之信曾经出去买东西,很快就回去了。”

    “你撒谎!”董妈妈直指住她:“其实,你和庄西门在一起。”

    “妈,你……”

    “你叫我不要派人监视你,我偏要多派几个,守候你和庄西门,你们吃餐、看戏、上夜总会,我全知道。”

    茜茜没说话,垂下了头。

    “你以前一直对我千依百顺的,现在,你变了,全变了,你眼中根本没有我。”

    “妈,你误会了,之信今晚去开会,有公事应酬,他是叫西门陪我的。”

    “你直到现在还骗我,其实,之信来接你,然后把你交给西门,这些事,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董妈妈咆吼着。

    茜茜吓得缩在一角。

    “我就是不明白,你是之信的女朋友,他为什幺会把你双手捧送给他的表哥,这到底又是什幺意思?”

    “西门来陪客的,之信偶然叫我陪陪西门,他们是很好的表兄弟!”

    “好是一回事,爱人是不会随便任由她和别人玩到半夜三更。茜茜,我看你还是说真话吧!之信到底爱不爱你?”

    “他对我很不错。”

    “好!明天你见到他,你告诉他,要他在一个月之内娶你。”

    “我和之信认识才不过半年,我们之间还没有好好了解。”

    “用不着了解,我和你爸爸结婚,只不过认识一个星期就嫁给他,我们根本不了解,可是,我和你爹始终是夫妻。”

    “可是,妈……”茜茜又焦急又为难,这件事根本不可能。

    “你不好意思开口,是不是?对,我忘记了,我们茜茜是黄花闺女,怎可以开口叫男朋友和自己结婚?好,你明天叫他来见我。”

    “他没有约我明天见面!”

    “这个时候,他也应该回家了,打个电话给他,叫他明天来吃晚饭。”董妈妈说。

    “我回房间打!”

    “不,在这儿打,我要听着你说话,你记着,你什幺都不用说,只是叫他来吃饭!”

    “之信,”董妈妈把鸡腿子、虾、牛柳全往之信碗里塞:“你和我们茜茜来往了那幺久,你觉得她怎样?”

    “茜茜是个好女孩!”

    “你喜欢她吗?”

    “喜欢!”

    “茜茜也很喜欢你,你们两个彼此相爱,我认为,你们举行婚礼也差不多。”

    “董妈妈,”之信看了茜茜一眼:“你要我和茜茜结婚,什幺时候?”

    “越快越好。”

    “那怎幺可以?”

    “为什幺不可以?你刚才不是说喜欢茜茜?你到底爱不爱她?”

    “爱!不过,我不想太快结婚,因为,我大哥还没有结婚,我不好意思越过他。”

    “包之龙是一辈子不结婚的,你是不是也想象他,一生不娶?”

    “不!不过,我始终觉得……”

    “之信,有一件事你必须明白,你越早和茜茜结婚,你哥哥和爸爸越开心,否则,他们都会很难受。”

    “董妈妈你,可是……”之信在茜茜耳朵说了一些话。

    “不用交头接耳了,我也不会要你立刻答应娶茜茜,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好去考虑,你可以回家和你的爸爸大哥商量一下。”

    “好吧!董妈妈,我一个星期回复你。”包之信终于点一下头。

    当天晚上回家,才知道父母去了一个世伯家的别墅去度假,而包之龙,整晚没有回来。

    一直等到第三天,三个人在客厅碰了头,包之信见时日无多,立刻把父兄拉进书房。

    “董妈妈限我在一个星期之内回复茜茜的婚事,现在已经是第三天!”

    “我和爸爸都知道,孔志彪警告过我们了。”包之龙说。

    “那怎幺办?”包之信非常急躁:“祸是你闯的,你应该想一个解决的办法!”

    包之龙和包国富交换看了一眼,他说:“我和爸爸天天在想办法,可是,想来想去,还是要依靠你。”

    “依靠我做什幺?”

    “你和茜茜结婚,一切就可以解决。”

    “对!孩子,”包国富说:“只要你肯和茜茜结婚,你要什幺,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为什幺一定要我和茜茜结婚?”包之信虽然不大喜欢说话,可是人相当倔强:“爸爸,这件事又和你有什幺关系?”

    “这……这……”包国富忽然理直气壮:“当然有关系了,因为,我也受到威胁呀!”

    “我老是想不明白,他们怎会威胁你?”

    “因为我是你们的爸爸,你们有什幺事,麻烦就落到我的头上。”

    “之信,我看,不要节外生枝了,就答应茜茜的婚事吧!”包之龙说:“人反正要结婚的,你又不是打算一辈子做王老五。何况,茜茜年轻、美丽、品性又好!”

    “她既然那幺好,你为什幺不娶她?”包之信反问:“她跟你的时候还是处女。”

    “二弟,你怎幺忘了,我是不结婚的。”

    “不结婚,何必勾引良家妇女?”

    “之信,你对你大哥说话,怎幺这样无礼?”包国富说:“你还是听话,和茜茜结婚,这样,对大家都好。”

    “不!茜茜是大哥的女人。而且,我自己也已经有了爱人。”

    “你,有了爱人?”包之龙愕然:“怎幺从未听你说过?”

    “为了害怕你们从中作梗,所以,我和她秘密来往。”

    “你不是要和她结婚吧?”

    “是的!”包之信坚决地说:“七天期满,我会告诉董妈妈,我根本从未爱过董茜茜,我要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结婚。”

    “你这样做,是把我和爸爸送去鬼门关,”包之龙又气又急:“你对人平淡,也不至于那幺冷血的吧?”

    “我不明白你和爸爸为什幺这样怕董妈妈,任由她一个女人指使摆布,容许各自被人盯着监视。其实,像董妈妈那样的女人,给她一些钱就什幺都可以解决,我们家又不是没有钱,何必……”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用钱吗?可是,那姓董的老巫婆不肯要钱呀!她一定要把董茜茜嫁进我们家来。”

    “你们可以反抗,她既然蛮不讲理,为什幺不报警,把那班坏人消灭?”

    “报警?谁不会?”

    “那就报警好了!”

    “报警是一个最好、最彻底的方法,但是,我们不能报警,第一,董婆子的人,有一个做总警司的大靠山,我们虽然也认识一些警界的人,但,一旦闹到法庭,我们不可能占到便宜。第二,董婆子手上握着一卷录音带,对我和爸爸,甚至蔡警司很不利,为了我们包家的体面,我们只有顺从,毫无反抗的余地。”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我们包家有的是钱,有钱就能解决一切,我不明白你们为何那幺害怕董妈妈,更不相信你们没有办法对付她。你们懒,闯了祸,往我身上一推便算。这些日子,你们不是一样在外面花天酒地,又交了新女朋友吗?”

    “你这孩子,忘恩负义,我白养你,白疼你!”包国富指住他,气呼呼:“你这算是我儿子吗?叫你办点事,你都不肯。”

    “我是你儿子,你叫我做什幺都可以。但是,我绝不会和一个我不爱的人结婚,我也不会遗弃我所爱的人,”包之信开了门:“你们只有四天的时间,好好想想,否则有什幺后果,我是不管的,别想说服我,董妈妈的要求,我就是不答应!”之信说完,直冲出去。

    “之信,之信!”

    “爸爸,你不要叫他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

    “分家产的时候,我少分一点给他。”

    “这是后话。之信不干,我看,我们也真要好好的想一下办法。”

    “你妙计最多,你认为应该怎样办?”

    “这……”

    “我们在这儿已经一个多钟头,亚祥和亚力两只跟尾狗,恐怕要跟进来。”

    “这个倒不用怕,他们一定接到指示,知道我们在想办法!既然知道我们逃不掉的,他们也乐得清闲。”

    “要是之信真的不肯答应董老婆子的要求,你看,她会不会告到官里去?”

    “我看不会吧?虽然,父子同科,同时泡上一个娃儿,又被人告到法庭,我们可能会名誉扫地。但是,茜茜也臭名远播呀!她会为女儿设想的。”

    “那就不要怕她们,先好好的跟她们说,给她们多些钱,她们不答应,我们由她们控告好了。”

    “她虽然未必会控告我们,但是,吃亏的还是我们。”

    “她不敢报警,我们还怕什幺?”

    “别忘了亚力和亚祥老是盯着我们,被他们打一顿,半生不死的,我们又不敢报警,要是从此残废了,以后做人还有什幺意思?”

    “对!好汉不吃眼前亏。”

    之龙托着额头,想了一会儿,他竟然叫了起来:“我有一个好朋友,在泰国很有势力,我打一个电话给他,叫他替我们请几十个杀手来,对付孔志彪他们。”

    “这办法很好,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等他们拼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我们就立刻溜走,到瑞士去避它一避。再带一班杀手回来。”

    “好办法!那你就立刻打电话给你的朋友。”

    “好!”之龙拿起电话筒,一会,又放下来:“不行,这儿每个电话都装了偷听器,上一次我们已碰过钉子。”

    “你既然知道他们的秘密,那就好办,把偷听器拆了,那不就行了吗?”

    “被我发现了的当晚,我就要拆了,可是一拿开电话筒,立刻就发出惊人的声响,亚祥便连忙走出来,如果不是妈咪听闻声音来问个究竟,亚祥早就打我一顿。”

    “这样说,我们根本不能打电话?”

    “除非叫妈妈帮忙。”

    “你是想找死,我们的事,怎能让她知道?她会很伤心的。而且她若知道家里一直守着我们的人根本不是什幺跟班,而是监视我们的人,她一定会吓个半死。”

    “那怎幺办?”

    “想办法呀!”

    两父子呆呆的在书房呆了很久,他们所害怕的,根本不是董妈妈,也不是孔志彪,而是名誉和面子,像包之龙那样聪明的人,其实要摆脱亚祥也不会很困难。

    突然有人敲响书房门,包国富整个人跳了起来:“一定是亚力他们来了。”

    “爹!怕什幺?我们又没有违反他们的规例,今晚我再到你房间详谈。”

    “还是再到这儿来吧!”

    “好!我去开门。”包之龙把门打开,站在外面的,竟然是包夫人。

    她优雅地笑着:“你们连早餐也不吃,呆在这儿干什幺?”

    “我们在研究一件工程。”

    “十一点多钟了,吃了早餐上班吧!”

    “妈咪!你手中拿着的是什幺?”

    “是之杰寄回来的信,刚收到的,他问候你们。”

    “三弟?”包之龙看了父亲一眼:“三弟在法国毕了业没有?”

    “去年已毕业了。”

    “他为什幺还不回来,留在法国干什幺?是不是有了女朋友?”

    “有没有女朋友,那要问你妈咪的。不过,我知道他在法国替我们打理祖家的生意,你忘了我们在法国有一些店子?”

    “妈咪!之杰在法国有没有女朋友?”

    “暂时还没有,你是不是想替他做媒?”

    “爹,我们吃了早餐上班,餐饭后再来书房谈公事!”

    “好吧!”

    晚上,包国富父子进书房喝咖啡。

    亚样和亚力看着他们父子俩的背影,亚力说:“他们由早上谈到晚上。”

    “嘿!”

    “我们真的不用监视他们?”

    “大哥说,让他们好好考虑!”

    “他们神神秘秘的在干什幺?”

    “想办法向董妈妈交代,或者向包之信施压力。”

    “你猜他们会不会报警?”

    “在这间屋子里不会。除非叫包之信代他们报警。不过,他们死要面子,不会报警的,我们还是玩扑克去吧!……”

    “爸爸!之杰是最理想的人选。”

    “对!之杰和之信相差太远了,之杰听话,脾气又好,不会像之信这样倔强,他一定肯帮我们的忙。”

    “说不定,是我们帮他的忙。早上妈咪说的,之杰一直未有女朋友,我记得曾在电话问过他,要不要娶一个法国太太?他说,他不会喜欢外国女孩子。”

    “之杰是真的没有女朋友,他的信我也看过,他说法国没有漂亮的中国女孩子!”

    “他没有女朋友,那就好办。我们可以把茜茜介绍给他。茜茜年轻、漂亮、温柔、风度又好。见了茜茜,他一定惊为天人。”

    “可是,你别忘了,之信不喜欢茜茜。”

    “之信不喜欢茜茜,并不是因为茜茜不够吸引力,像茜茜这样出色的女孩子,已不多见。之信没有爱上茜茜,完全是因为我。他不想接收我扔下的旧东西,他不想做福头。”

    “之信有这种想法,之杰也会有这种想法。没有人肯吃亏的。”

    “之杰和之信不同。之杰在法国居住了十几年,他对这儿的一切都不知道,他不会写中国文字,也不会看。因此,这儿的娱乐报、秘闻,他全部看不到。我们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把我们的事告诉他,因为他在这儿根本没有朋友。而且,我们的事,我们自己不说,又有谁会知道?连之信,也以为茜茜跟我同过居罢了!所以,我们不必为之杰而担心。”

    “他长住下来,自然会有人告诉他,茜茜和你相好的事!”

    “到那时,他和茜茜恐怕已谈论婚嫁,一个恋爱中人,是盲目的,他不会接受别人的劝告。而且,我也不相信有人够胆告诉他。”之龙很有把握。

    “之信呢?之信也许会劝之杰不要做傻瓜,他会……”

    “我们必须警告之信,他见死不救,已经很不念情,他怎可以再管之杰的事?而且之信可以告诉之杰,我们同样也有嘴巴!我们可以说之信追求茜茜不遂,茜茜不喜欢,所以他因妒成恨。”

    “好办法!”

    “爸爸,你赶快打电话叫之杰回来!”

    “好的!在这儿打。”

    “这个电话姓董的和姓孔的听了只有暗里高兴,因为又有肥羊上吊了。不过,三弟一向在那边打理生意,他回来了,会不会影响那边的店子?”

    “你三弟毕业才一年,他未管理店子之前,那些雇佣经理也打理得不错,他随时回来都没有影响的。”包国富补充说:“之杰人很不错,听话又柔顺,不过做生意没有什幺天份,他能守不能攻,不会败家,但是也不会发扬光大,工作能力十分平庸!”

    “之信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差不多的货色。”

    “会不会做生意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要替我们解决危机!”

    “对!他肯合作,我们就给他好处。”

    “……你刚才的话我听不懂,”董妈妈尖着声音叫:“你再说一次!”

    “我不能答应和茜茜结婚!”

    “为什幺?她有什幺不好?”董妈妈勃然大怒:“她不够漂亮?”

    之信摇一下头。

    “门不当户不对?”

    之信又摇一下头。

    “她不够好?她哪儿不好?”

    之信再次摇头。

    “说话呀!你又不是哑吧!”

    “茜茜样样都好,我只是不爱她。”

    “你不爱她也应该有个原因。”

    “因为我有了爱人。”

    “原来你一早有了爱人……你有了爱人,为什幺要来追我家茜茜?”董妈妈直指住包之信。

    “我的女朋友,是我在认识茜茜之后,在外国重逢的。”

    “那是说,你有了茜茜后才交的女朋友。你的女朋友,想必是个仙女。”

    “董妈妈,我不敢说。”

    “为什幺不敢说?”

    “情人眼里出西施。”

    “那还不是等于说,你的女朋友比茜茜好看?哼!你见异恩迁,你也不是好人,我要好好的教训你。来人呀!”

    “妈!”茜茜慌忙拉住妈说:“你要干什幺?”

    “我要为你报仇雪耻,揍他一顿。”

    “不要!妈咪,我求你不要,虽然,之信不能够和我结婚,可是,我们是好朋友。”

    “一男一女,要就结婚,没有什幺朋友做的,他欺骗了你,我不能放过他!”

    “不,妈,他没有骗我,我见过他的女朋友,她是个好女孩,我们大家都是好朋友。”

    “你怎幺搞的?你忘了自己的任务,竟然跟人家串在一起。”

    “妈咪,说句公道话,这件事,根本和之信无关,他也很无辜,而且,他又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茜茜拉住母亲,央求着:“请你放过之信吧!”

    “我没有见过这样没出息的女儿。好,我可以放过他。”

    董妈妈气得摇头:“不过,包之信,你知道不知道,你不娶茜茜,会引起什幺后果?”

    “我不知道,董妈妈。”

    “我已经告诉他们。”

    “他们怎样说?”

    “包之信,我看在茜茜的份上,放过你,不过,你将会后悔一生。因为你的父亲和大哥,会因你不合作而受害,到他们出了事,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董妈妈,求你放过我爸爸和大哥吧!你要多少钱,我们都会给你。”

    “我要包家全部财产,谁能付?”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一切都靠你。”

    “董妈妈,这儿是法治之地,不是三不管地区,杀人要坐监的。”

    “多谢你提醒我。以我董妈妈贱命一条,赔你爸爸和哥哥这两条宝贵性命,我看吃亏的还是你们吧!”

    包之信打了一个寒噤,这女人真可怕:“你不是真的要杀人吧?”

    “你等着瞧!”董妈妈手一挥:“赶他出去,以后不准他再来。”

    “茜茜,”包之信边走边叫:“不要让你妈妈做傻事!”

    “你!”董妈妈指住女儿:“跟我回房间去!”

    走进董妈妈的房间,董妈妈靠在床上:“你到底怎样了?茜茜,你连包之龙这样的高手也能迷得住,可是却不能令包之信贴服。”

    “如果包之龙迷我,他早就和我结婚。我根本就没有能力!”

    “我教了你那幺多法宝,你到底有没有使出来?”

    “要嗲、要骚、要欲擒先纵,要给他们一点甜头,但是又不能让他占便宜!”

    “这是不够的,你必须引诱他,令他想到没有你不能生存。”

    “妈咪!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孩子,你不要把我估计那幺高好不好?其实,我什幺都不懂!”

    “我天天教你的媚功,你学懂了,就能令男人贴贴服服。”

    茜茜心里想:“为什幺我要下那幺多功夫?反正是没有结果的,白费心机。”

    “我的话,你听到没有?”

    “都听到了,就是学不好,妈咪,我根本不是这种人才。”

    “为什幺不是?你妈咪当年迷倒多少男人,王孙公子、豪门阔少、官家子弟,我千挑万选,才挑了你爸爸。”

    “结果,还不是要我养?”茜茜说话时,轻似无声。

    “你在说什幺?当年你爸爸是个将军,有财有势,好不威风,虽然他现在退休了,可是,人人还叫他将军。”

    “妈咪,将军的女儿,不一定会用媚功的,打仗和对付男人,根本是两回事。”

    “一回事,对付男人,就如打仗一样。再说,你是我的女儿,你有我的血统,当年你母亲颠倒众生,你也应该是个万人迷。”

    “可惜,我没有妈漂亮。”茜茜转过脸,昂起头,翻一下白眼。

    “也差不了许多,只是功力不够,唔!”董妈妈从床上起来,绕到女儿的面前,看了又看:“你很漂亮,没有什幺可以批评的,就是没有一对双皮眼,鼻子也不够高不够直。如果这两点改造一下,你就是绝代佳人,连妈都比不上你。啧!去日本的手续,我们早已办妥,明天就和你回公司请假,我带你去日本整容!”

    “妈,”茜茜捂着脸:“真的要动刀?”

    “小意思嘛,蚁咬一样。”

    “妈,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整容,”茜茜皱起了那弯弯的眉毛:“我在片场里,已经算是最好看的了。”

    “为了进包家,还要好上加好。”

    “之信不会娶我的,算了吧!”

    “没有之信,你一样可以进包家。”

    “我就不相信,这儿除了姓包的男人,没有一个可托终身的。”

    “我就喜欢包家,而且,我董妈妈无论做什幺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妈,你准备怎样对付之龙父子?”

    “哼!包之龙、包国富,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会叫志彪好好侍候他们,等他们知道我董夫人的厉害。”

    “包之信呢?”

    “你似乎很关心他。”

    “他本来是个好人。”

    “好!看在你份上,放过他。不过,我一定要你跟我去日本。”

    “这……”

    “这一次,由不得你反对的,因为包家就快有救兵来了。在这位娇客到来之前,我要你面目一新,给他一个好印象,令他对你着迷!”董妈妈咬着下唇笑。

    “娇客?”茜茜忍不住问:“谁?”

    “你忘了包家还有一位三少爷就快由法国回来了。”

    “又是包家的人?妈咪!包家四个我都跟他们搭上,那像什幺话?你不怕人家知道了笑话吗?”

    “笑话?这个世界的人,是笑贫不笑娼的。你没有钱,你怎样清高,人家也不会欣赏你。但是,要是你嫁进包家,做了包家少奶奶,人家巴结你还来不及呢,谁还会取笑你?”

    “可怜的包家三少爷……”茜茜喃喃的,那实在是个悲剧,如果那位三少爷不喜欢董茜茜,那幺,之龙和包国富一定会吃苦。要是三少爷看中了她,想想,像一个旧球一样,由大哥-给父亲,父亲-给二哥,再由二哥掷给最小的。要是将来真的嫁进包家去,一屋子的人不是情夫就是男朋友,那有多尴尬?

    董妈妈却不管这些,把一切交托给孔志彪,便带了茜茜去日本整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