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那一套是由基斯杜化李主演的《吸血僵尸复仇记》,当那吸血僵尸出现,露出血红的眼睛时,茜茜低叫一声,钻进之杰的怀中。

    “不要怕,假的!”之杰拍了拍她的背,轻声说:“只不过演戏嘛!”

    “好骇人!”

    “不要看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不,我要看他怎样报复。”

    “又怕又要看,是不是?”

    茜茜难为情地点一下头。

    包之杰笑了笑,怜惜地握着她的手说:“如果你不想看就闭上眼睛,要是害怕就抓紧我的手!”

    茜茜点了点头,之杰发觉她的手和身体,抖了几次。

    散戏后,吃消夜的时候,包之杰说:“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提议看恐怖片!”

    “我很喜欢看侦探和神怪小说,每次都是躲在被窝看,又是怕,又要看。”

    “女孩子都比较胆小。不过,我以为你自己也演戏,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就不会怕!”

    “才不呢!有一晚,我拍夜班,邻厂拍聊斋,一个女临记是扮妖怪的。她穿著戏服到处跑,我刚巧去洗手间,碰上她,吓得晕了过去!”

    “原来你胆子那幺小。下次,我再也不敢带你看恐怖片!”

    “不!我要看!有你陪我,我不怕!”茜茜说:“不过,你不要让我妈妈知道!”

    “她怕你会吓晕?”

    “唔!”茜茜点一下头:“我妈是山东人,牛脾气。那天我在片场晕倒,我已经被救醒了,妈还要打那女临记,后来还是我劝住她。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你很讲道理!”

    “我的性格比较温和些。我真奇怪,我不像爹,也不像娘。我爹是北平人,脾气也很猛,常常和我妈妈吵架。”茜茜摇一下头:“他们吵架我好怕!”

    “你是善良的!”

    茜茜吐了一口气,想到她和之龙、包国富、之信的关系。还有母亲与孔志彪,她始终认为自己不是好人:“我也做坏事的。”

    “我不相信,你根本不会伤人。”

    “来……”茜茜终于忍住了,她不能把母亲的行为告诉之杰,因为之杰才是善良的人,她不想吓跑他:“时候不早,我想回家休息,走吧,好吗?”

    之杰开着他的新平治跑车送茜茜回家,到门口,之杰下车按铃,然后给茜茜开车门:“洗个热水澡,好好睡觉,不要再想刚才那套电影的事!”

    “好的!晚安,明天见。”

    “我回家给你一个电话。”

    “有事吗?”

    “怕你害怕钻进被窝里。”

    茜茜笑了,跟他挥手道别。

    回家洗了澡,喝了一杯热奶,脱下晨褛上床,可是,一闭上眼睛,就立刻看见那双血红的眼睛。

    她立刻把被子盖着头。

    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茜茜连忙跳起身拿起电话筒:“喂!”

    “茜茜,睡了没有?”

    “之杰,我……”

    “你怎幺了?”

    “我看见吸血僵尸,像戏里看到的!”

    “不可能的,演戏是假的,吸血僵尸只不过是由演员去扮演,那个演员,本身是个好丈夫、好爸爸!”

    “他见过他?”

    “他和他的太太到过法国。”

    “他的眼睛是不是红的?”

    “不!是蓝的,他很和蔼,不要胡思乱想了,睡吧!”

    茜茜看见窗外树影一闪,禁不住叫了起来:“呀!”

    “茜茜,茜茜!……”

    “之杰,窗外……”她咽了一下,她今晚有点心绪不宁,连窗纱、窗幔都没有拉上:“窗门外面有人。”

    “是不是有贼?你关好窗门和房门没有?要不要把董妈妈他们叫醒?”

    “不可能是贼,我的窗外,没有立足的地方,之杰,会不会是……”

    “茜茜,你又在胡想?”之杰顿了一下:“你既然睡不着,我开车来接你去兜风,你赶快换一件衣服。”

    “你要睡觉的,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还年轻,少睡一、两晚根本算不了什幺,你要多久才准备好?”

    “没有什幺好准备的,如果你不介意少睡一晚,你立刻开车来接我!”

    “好吧!等会见!”

    茜茜挂上电话,立刻跳下床,穿上一件黑色的套装,梳了梳长发,穿上鞋子,便下楼找贵妈,叫贵妈陪她到楼下等之杰。

    贵妈一边扭钮子,一面打着呵欠说:“小姐,你刚回来又要出去?”

    “我……和三少爷去看日出。”

    “啊!我听太太说,日出天空很好看。”

    “妈在家乡时,常常天未亮起床和爹去看日出,我一次都未看过。”

    她们谈了一会,之杰的汽车就来了,贵妈送了茜茜上汽车,茜茜跟她扬扬手,于是,之杰的汽车开远了。

    “贵妈还没有睡?”

    “是我把她叫醒,我一个人不敢跑出屋外来。贵妈又肥又高,可以壮胆。”

    “你们谈得很开心。”

    “贵妈说,日出的天空很好看。”

    “我们开车去海边看日出!”

    “真的看日出?”

    “你不喜欢?”

    “早就想了!”茜茜稚气地拍下手掌,刚才的恐惧感,已经全部消失了。

    “不过海边很静,你不怕……”

    “你说过,有你在,不用怕!”

    “你真的那幺信任我?”

    “唔!”茜茜点点头。

    之杰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汽车一直开到海湾,之杰把车停下来。

    他把引擎关了。

    车内的冷气没有了,他旋低了汽车玻璃,让海风吹进来。

    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天然的海风比冷风好一百几十倍!”

    “但是这个城市的人口密度达到饱和点,要吸一口新鲜空气这也不容易。”

    之杰回过头看茜茜。茜茜立刻垂下脸:“对不起,我赶时间来不及化妆。”

    “你现在样子更漂亮!”

    “你骗我的,你是怕我难为情!”

    “不骗你,你现在起码比我们刚才看电影的时候小五岁!”

    “真的吗?”茜茜含羞地笑着。

    “真的,你令我有点意外,我以为每一个不化妆的女孩子都很难看!”之杰诚恳地说:“你令我改变观感。”

    “你见过很多因为没有化妆而变得难看的女孩子?”

    “我见过,但是不算多。”之杰看了看天空四周:“你以前没有看过日出?”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你其它的朋友没有陪你来看过日出、日落吗?”

    “我妈不让我和男孩子来这种僻静的地方,她认为不安全!”

    “她知道我和你看日出,不知道会不会生气?”之杰有一丝不安。

    “不会的!”

    “你那幺肯定?”

    “因为她常常称赞你老实!”

    “茜茜!”之杰移过身体,面对着她:“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笨?”

    “笨?你?”茜茜咭咭的一声笑了起来:“姓包的没有笨人!”

    “你是说我坏?”之杰的视线,停留在茜茜整个脸上。

    “你也不坏!”茜茜垂下眼睛不敢看他。

    “茜茜!”之杰轻轻的握着她的肩膊:“如果我亲你,你会不会生气?”

    “我……”她轻似无声:“不知道!”

    之杰托起她的下巴,用一只手拨开她的长发,他低下头,在她的印堂上吻一下。

    茜茜感到他的嘴巴厚厚的,软软的,令她很舒服,她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

    之杰不是真正的傻子,他立刻紧拥茜茜,深切地吻着她。

    茜茜记得,是之龙教她接吻的,还教了她许多接吻的技巧,所以,茜茜对这种接吻游戏,并不陌生。她和之龙吻过,她和包国富吻过。可是,她从未把接吻当作一种享受,她也不会因此而动情。

    她虽然只有二十岁,但是,她做过两个男人的情妇,跟他们同居了近三年半。

    茜茜没有爱过谁,也没有享受过亲吻和性,她所做的一切,全是因为孝顺母亲而依顺,她为了董妈妈甘心被男人玩弄。

    她对男女间的事有点麻木,甚至憎恶,但是她隐藏着,从未表露,因为董妈妈要她讨好、奉承男人;人家付了钱,不是要得到一个木头人。所以,她总是高高兴兴的讨男人欢心。

    她在之杰怀中一阵阵心跳,速度越来越快,她想,她是动情了,她的两条手臂环着之杰,两个人如鱼得水。

    或许,可以说茜茜和之杰都是一见钟情,之杰第一次看见茜茜,惊为天人,茜茜何常不是对他产生好感?那天晚上回家,她就对自己说:“我终于找到梦中情人!”

    大概两个人的嘴唇,都已麻木,彼此在喘息中分开:“茜茜,我爱你!”

    “之杰!”茜茜贴上他的脸。

    好一会,之杰问:“你以前那些一打打的男朋友呢?”

    “我根本没有男朋友,你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我是一个开始恋爱的人!”

    “你第一次谈恋爱,我是你的初恋情人了?”

    “是的,你呢?”

    “我有过一个很亲密的女朋友,不过,我想我并没有真正爱她!”

    “爱情也有真假的吗?”

    茜茜弄着之杰的衣服扣子。

    “没有,所以,我应该说是从来没有爱过她,你才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茜茜,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很相配?”

    “唔!”茜茜很满足,她第一次享受到爱情的甜蜜。

    “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很纯洁!”

    “我纯洁……”茜茜叫出来,一个曾和两个男人同过居的女人算是纯洁?但是,她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因为,假如之杰知道一切,她将会失去之杰。

    “你当然纯洁,其实,你还像个小女孩!”之杰轻抚着她的脸:“答应我,以后除了拍戏,不要化妆。”

    “不化妆,会不会很土?”

    “化妆才土,天生丽质,为什幺还要把一大堆东西涂在脸上?”

    “我也觉得不化妆是最舒服的!”

    “只要你觉得舒服就好了!”

    “好吧,我听你的话!”

    “明天还要不要拍戏?”

    “要!还是十点上班呢!”

    “那你休息一会!”

    “这儿又没有床!”

    “靠在我的怀里,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否则你明天没有精神拍戏!”

    茜茜呶呶嘴:“我看不到日出了!”

    “太阳出来,我立刻叫醒你!”

    “真的啊!”

    “不骗你!乖乖的睡会儿!”

    “你的中文越来越好了!”茜茜把头搁在之杰的肩膊上,两手环着他的腰,她感到舒服又有安全感,一切忧虑远离她。很快她就已睡着了。

    之杰轻揉着她的秀发,他低头看茜茜熟睡的甜蜜样子,他怜惜地轻吻了她。

    之信走进之杰的房间,之杰正在结领带。

    “早安!二哥!”

    之信坐下来:“听说你法国回来不久,便交了女朋友!”

    “是的!”之杰一想起茜茜就开心。

    “她是不是叫董茜茜?”

    “二哥,你……”之杰忽然记起之龙说过追求过茜茜不遂,他立刻起戒心。

    “到底是不是她?”

    “是的!”

    “大哥做介绍人?”

    “是的!”

    之信皱一下眉头:“他用什幺理由强迫你和茜茜来往?”

    “强迫?二哥,你在说什幺?大哥为什幺要强迫我和茜茜来往?”

    “那他一定给你好处,进行利诱!”

    “我能够认识茜茜,我已经开心死了,大哥是很关心我的,对我好,他帮我的大忙,还要给我好处,为什幺?”

    “难道你看不出,大哥帮助人,一定有目的?你不想知道他的目的?”

    “也许他对别人会怀有目的,但是,我是他的同胞弟弟!”之杰有点不高兴。

    “大哥是自己第一,亲情第二!”

    “二哥,你似乎对大哥感到不满!”

    “因为我曾经上过他的当,我不想你重走我的旧路。”

    “到底发生过什幺事?”之杰因为茜茜的关系,他比较喜欢之龙。

    “他……”之信本来想把一切告诉之杰,可是,他考虑到两个问题。第一,不知道之杰是否真的喜欢茜茜,如果他不喜欢,当然不能令他上当。但是,如果他真心喜欢茜茜,把茜茜和之龙的关系告诉他,他可能不相信,这样,会影响他们兄弟之情;第二,就算他相信了,也不能帮到他什幺,只有令他伤心。而且自己和小佩一直喜欢茜茜,他们是好朋友,所以不能不为茜茜想一下,董妈妈一定要茜茜嫁进包家,茜茜为了帮助之信,已挨了骂,如果这一次她再失去之杰,不知道她怎幺向董妈妈交代?想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大哥怎样了?”

    “你首先告诉我,你是不是真心喜欢茜茜,完全没有受到别人的影响?”

    “我是全心全意喜欢茜茜的。二哥,看样子,你倒是不喜欢茜茜。”

    “我为什幺不喜欢她?”

    “那我就不知道了!”之杰心里有点酸酸的:“其实,你已经有了小佩姐,你何必一定干涉我和茜茜的感情?”

    “我并没有干涉你,只是关心你,我怕你将来会娶一个不是你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孩。”

    “谢谢你的关心,我非常喜欢茜茜,茜茜也喜欢我,告诉你吧,我和茜茜快要订婚了,说不定还会短期内结婚。”

    “真的?那太好了!”之信伸出了手:“恭喜你了,你真幸运。”

    “彼此彼此,你和小佩姐不是正在准备结婚吗?按大小,你一定比我先结婚。”

    “我可没有你这幺幸运,因为,爸爸对我的婚事反应很冷淡!”

    “怎幺会呢?爸爸一直希望我和你结婚,因为他抱孙心切。你要结婚,他一定会很开心,二哥,你对大哥和爸爸似乎都有误会了。”

    “爸爸的确很渴望你结婚,而且是越快越好,但是我……唉!我每次跟他提起我和小佩的婚事,他一定板着面孔。”

    “为什幺?”之杰耸一下肩:“我和你都是他的儿子,我不明白。”

    “因为他不喜欢我娶小佩。”

    “小佩姐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人好,家世好,妈咪也喜欢她。”

    “可惜,她不是明星!”

    “爸爸真的那样喜欢娶明星媳妇?这样吧,有机会,我在爸爸面前,替你说几句好话,我始终认为你们有误会。”

    “你肯帮助我,我很感激,不过,我对他们没有误会。之杰,我说出来你听了可不要生气。”

    “我不会那幺容易生气的。”

    “你喜欢茜茜,是因为茜茜年轻、美丽、是个大明星,又是个好女孩。万一,有一天你发觉她过去做了一些不名誉的事,我只是假设,她干过的事,甚至会影响你的身份、地位,你会怎样?”

    “我根本不相信茜茜会做坏事,就算她做了错事,一定不是故意的,不过,我并不在乎茜茜的过去,我爱的是现在的茜茜,和将来的茜茜。只要她对我好,将来也不辜负我,我已经很满足。”

    “我真替茜茜高兴。”

    “你为什幺不替我高兴?我找到一个那幺完美的未婚妻!”

    “茜茜当然好,可是,她还是比不上你的。我不是说她坏,不过她们圈子很复杂,她跳进那大染缸,怎能不沾污?所以,我相信你也不能说茜茜全无缺点!”之信想给之杰一点启示,之龙和茜茜的事,人人皆知,总有一天,他会听到的,到那时,怎幺办?除非他们已成家立室,有儿有女,而且彼此真心相爱,否则,麻烦一定有。

    “二哥,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完全没有缺点的人。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去法国念书,一去十多年,你以为我这十几年就不寂寞?男人寂寞,不去喝酒,就是交女朋友,我不喜欢喝酒,却认识了一个热情的法国女孩子,她主动接近我,我也觉得很寂寞,于是,结果就跟她同居了。可惜,同居以后,我们十天有八天吵架,不是我跟她吵,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吵架。是她吵我,吵得我念书都没有心情。我发觉我和她,根本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人生观、性格、为人、内心都不相同,脾气更是极端相反,她火爆性子,一点小事就吵得天翻地覆,我受不了,要和她分手,她不肯,就这样,我们两个一直僵持了几年,我决心和她分手,便冷落她,也不肯和她说一句话,结果,她抵受不住寂寞,爱上了一个法国时装设计师,她主动离开我,我才能脱离苦海。”

    之杰一口气的说了出来:“我看,没有人比我更坏了,不到二十岁就养着一个情妇,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茜茜。二哥,你说说看,我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茜茜?”

    “你自己认为呢?”

    “我是想告诉她,就是怕她知道了,受不住,以后再也不理我!”

    “这……”之信沉吟了一会,如果之杰把他有情妇的事,告诉茜茜。茜茜必然要把她和之龙的事告诉之杰,之杰有情妇,这件事茜茜可以不理。但是兄弟同科,叫之杰以后怎能再和之龙做兄弟?之杰不和之龙做兄弟,之信正中下怀,但是茜茜待他和小佩实在好,而且茜茜又一直帮助他,他实在不忍心伤害茜茜。

    “二哥,你今天怎幺变得吞吞吐吐?”

    “我认为你还是不要对她说,女孩子嘛!心胸总是比较狭窄!”

    “我就是怕,不过,如果我隐瞒事实,那我实在欺骗了她!”

    “男女之间,甚至夫妇,都有权保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你以后专一爱她,不要做负心人,不就行了吗?”

    “对!我不能因为这件事失去茜茜!”

    “你要和茜茜订婚的事,已经告诉了爸爸和大哥?”

    “还没有!不过,我知道爸爸和大哥都会喜欢茜茜,大哥是介绍人,那就更不用说了!我担心的还是妈咪!”

    “你还没约好茜茜见妈咪?”

    “已经约好了,这个星期六,茜茜来我们家吃晚饭!到时,你和小佩姐也一起回来,我希望场面热闹些。”

    “妈咪那一关,你是不用担心的。妈咪喜欢温柔的女孩子,茜茜性格很温柔,而且很少发脾气。再说,妈咪也是茜茜的影迷,茜茜演的国语片,她差不多全看过了。”

    “你对茜茜,似乎很了解?”

    “不能说了解,都是听人家传说,不过我在公众场所见过她,大哥介绍的!”

    之信所料不差,包夫人果然喜欢茜茜,还送了一串黑珍珠给她做见面礼。

    她并且同意之杰和茜茜订婚。

    之龙为了早日脱身,等之杰送了茜茜回来:“之杰,你和茜茜既然真心相爱,爸爸和妈咪也喜欢茜茜,你们为什幺不早点订婚?下个星期如何?”

    “不!太快了,大哥。”

    “你担心时间太迫促,你无法筹备一个完美的订婚舞会?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既然之龙肯帮你,”包国富立刻附和:“我看你和茜茜就早点订婚吧!”

    “订婚是否应该选一个比较好的日子?”包夫人说。

    “对!妈咪的话对!一切都要完美的,”之龙不知道有多兴奋:“妈咪,你看看下个星期,哪一天最好!”

    “我不懂这些,张太太是拜神的,我或者可以问问她。”

    “那就事不宜迟,妈咪,”之龙把电话拿过来:“现在就给那位太太电话。”

    “之龙,现在是凌晨一点钟!”

    “噢!”之龙拍一下头:“我为之杰开心得差点疯了。妈咪,你明天找她吧!”

    “妈咪,大哥,你们不要为我大费精神。因为,我下一个星期不会订婚!”

    “为什幺?”之龙父子愕了愕。

    “我要等二哥结婚,然后我和茜茜举行简单的订婚仪式!”

    “你订婚跟之信有什幺关系?”包国富莫名其妙的摊一下手。

    之杰看了看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之信:“因为他是我二哥,我不应爬过他的头。而且,我和茜茜感情非常好,但是我们认识的日子浅,大家也想多了解一、两个月,不过无论如何,一定等二哥结了婚。”

    包国富和之龙一句话也没有说。

    包夫人正在看他们几父子。

    “之杰!谢谢你的好意,看来你是白费心机!”之信嘿一声笑:“爸爸心目中的媳妇,大哥眼中的弟媳,应该是茜茜那样漂亮而又有名气的大明星,他们不会喜欢小佩!”

    “二哥,结婚是你,爸爸和大哥是不会管你的事的,是吗?爸爸,大哥!”

    包国富看一下之龙点了点头。

    “小佩似乎没有条件做包家媳妇!”之信站起来:“嫁进来,也不会幸福。”

    “之信,你怎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包夫人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喜欢小佩的。她和茜茜各有好处,而且,我喜欢有教养的女孩子。之信,我对小佩不够好吗?”

    “不!妈咪!我知道你一向和蔼慈祥。这件事和你完全没有关系。”

    “也与我无关。”之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表明态度,我从未反对过小佩做我的弟媳妇。”

    “唔!”包国富点一下头:“小佩这孩子其实很不错。”

    “爹地!”之杰蹲在父亲的膝下:“你不反对二哥结婚?”

    “我为什幺要反对?我和你妈咪巴不得你们每一个人都结婚。”包国富揽着包夫人的肩膊:“是不是?太太!”

    “当然!”包夫人笑着点一下头:“你们成家立室,我们的心愿才算真正的完成。况且,家里也热闹些……”

    “爸爸,之信结婚后,要他搬出我们包家的祖居。”之龙说。

    “你就那幺恨之信?”包国富叹口气:“你妈咪昨天晚上跟我说了一晚道理。她问我是不是不喜欢之信?她说,我们两夫妇只有三个儿子,应该好好疼爱你们。反正,你们都是我的骨肉。我看,老二和茜茜的事,算了!我们祖居那幺大你又常常不在家,一个月,大家也不会碰上一次。”

    “爸爸!之信不合作,我对他是没有什幺好感,不过正如妈咪说的,大家是兄弟,没话说。我们也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和他计较。我要他搬出祖居,不是为了讨厌他!”

    “既然你不是讨厌他,大家住在一起,不是更好?你妈咪高兴热闹,虽然房子大,要见面不能喊一声,但也不用出门呀!”

    “爸爸!你为什幺这样糊涂?我叫之信搬出去,不是为了我,是为之杰。”

    “啊!你不用担心,之杰不会介意之信住在祖居屋的。”

    “爸爸!你今天怎幺了?是不是大脑便秘?你以为我在担心之杰?我是在担心茜茜、我和你,我们和茜茜的关系,你忘记了?”

    “这……”

    “你说,将来之杰和茜茜结了婚后,大家住在一间房子里,虽然各据一方。可是,一想到同屋而居,心里总是不舒服的,你没有这种感觉吗?情妇变了媳妇。”

    “对!这不大好,实在太尴尬。”包国富不断地点着头:“不过,你不用担心,等之杰和茜茜结婚,我叫他们搬出去住,大家不同住一间房子,就不会难堪。”

    “你有没有考虑之杰会怎样想?你叫他搬出去,他以为你不喜欢他。”

    “也对,之杰一定不高兴,这孩子也算听话,又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我不能令他生气。之龙,该怎办?”

    “先由之信着手,之信结婚,搬出去,到之杰结婚搬出去,这就顺理成章了,之杰不会产生怀疑。”之龙强调说:“茜茜跟我说过了,她不肯和我们一起住。”

    “唔!先由之信着手,叫他搬出去。不过,他住在祖屋,住公家的、吃公家的、用公家的,他不会高兴搬出去。”

    “这些事情,有钱就可以解决问题,之信结婚,你买间房子给他做结婚礼物,此外他家的佣人、司机、花王……所有的工钱由公家负担,之信每个月可向公司支取一万元伙食费,这样,他们和在家里住有什幺分别?而且又可以组织小家庭。”

    “哈!之龙,我三个儿子当中,你最聪明,也最合我心意。不过,之信结婚,我们要他搬出去,恐怕你妈咪不高兴。”

    “我们叫之信搬走,妈咪自然不高兴,不过,如果由之信自己要求,我相信妈咪那幺民主,她一定不会反对。”

    “之信肯自动跟妈咪说?”

    “爸爸,你去跟他说,算是求他帮忙。其实,他住在家中本来就不快乐,和小佩过些二人世界的日子,岂不更好?”

    “好吧!我今天跟他说。”

    结果包国富在半山区用一百万买了一幢小房子给包之信,又为他请了司机、花王,和几个佣人。之龙说得对,之信这个人,来来去去一个钱字。后来他还提出要求,要换一辆新平治,包国富一口答应了,于是皆大欢喜。

    之信终于和小佩结合,搬到他们的新居组织二人世界去了。

    两个月后,之杰和茜茜筹备订婚,其实,两个人的感情已达到了顶点,无论在情人路、包家、董家、甚至片场,都有人看见他们相拥接吻!

    这天,深夜四时,之杰和茜茜仍然在海边的汽车里,茜茜柔情似水的伏在他怀中。“茜茜,我有一个请求!”之杰抚着她的秀发,突然说。

    “为什幺要说请求?你知道,无论你叫我做什幺,我都会答应。”

    “但是,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事。”

    “不是要我的命吧?”

    “怎会呢?要是没有你,我一个人存在也没有意思!”之杰深情款款地说:“我希望你结了婚之后不要拍戏。”

    “这……”茜茜心里想,董妈妈见钱眼开,她不拍戏,少了一大笔收入,她肯吗?

    “对不对?我早就说过你会感觉为难,拍戏是你的爱好,你的兴趣,同时也是你名成利就,表现自己优点的机会。”

    “之杰,我不是这意思,我……”

    “不必介意,我只是请求罢了!我自私,我不想我的妻子让别的男人欣赏,我把你藏起来,实在很委屈你,不过,我担心,就算我没有意见,爹地和妈咪也不会答应让你继续拍戏,你知道我家是大家庭……”

    “之杰,”茜茜抚一下他的脸:“我承认喜欢演戏,也喜欢出风头,但是在我的生命里,你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和演戏由我选,我当然选你,为了你,我可以不拍戏,我可以不出风头,我甘愿让你把我藏起来!”

    “真的!”之杰托起她的下巴,吻她一下:“单是你这一份心意,已经令我非常开心,不过,我看得出你好象有困难!”

    “那是因为我妈咪!”茜茜轻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除了要供给我和母亲的生活,还要寄钱回乡供养我的爸爸,最近,他已经在办手续准备来这儿长住!如我不拍戏,我的父母怎样生活?”

    “这真是一个问题,每月,我在自己管辖的公司拿钱,也有三、四万,但是,如果将来我们结了婚……”

    “我明白的,一定不能拿你的钱,之杰,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自己会解决!”

    “千万不要触怒董妈妈,否则,她又会责备你了!”

    “我知道!你放心……”

    “……妈咪,你和爸爸仍然可以住在这儿,佣人可以减少些,而且,除了这间房子,还有之龙送给我的那一间,一直在收租的,我的银行户口又有几百万,你和爸爸的生活,应该不成问题。所以,为了之杰,为了包家体面,我不再拍戏了!”

    “当然不能去拍戏,做了包家媳妇还拍戏,那岂不是丢尽包家的面子?我也感到面目无光的,不过,你不拍戏,我和你爹可要吃饭的,至于房子啊,你的储蓄金啊!到底有多少?我们和包家做了亲家,至少总要支撑着,自古有句话,叫做‘坐食山崩’,你听过没有?”

    “妈,你和爹年纪那幺大,钱又不算少,我看,生活也过得很舒适!”

    “什幺!你在咒我们死,当然啦,我和你爹死了,你就可以连房子、储蓄金都一起搬给之杰,真是女生外向。”董妈妈很生气:“叫之杰来见我!”

    “妈咪,”茜茜可慌了,她怕母亲为难之杰,她也怕吓坏了之杰:“你为什幺要见之杰?之杰做错了什幺?”

    “谁说要对付之杰?孩子,你那幺紧张,最近又神不守舍的样子,我看你真是爱上了包之杰。”

    “人总要恋爱的,包之龙、包国富,我都不喜欢,包之信就更不必说了,我和他们来往,全是听你的话。”董茜茜低着头,弄着椅垫子:“我是真心喜欢之杰的,我希望妈看在我的份上,对之杰好一点!”

    “他是我的未来女婿嘛!我自然应该对他好,又何况你真心爱他,我也非常高兴,我叫他来,是跟他商量一下,怎样安排我们两老,你不拍戏,我总不好意思伸手向女婿要零用钱。其实,也应该让你爸爸做点事。”

    “跟之杰谈谈也好。”茜茜立刻舒展愁眉:“妈咪,之杰准备我们订婚的那天,分别在三处不同的地方开三天通宵舞会。到时,公司会替我拍些活动电影,一些电视台也会访问我。”

    “不,不……”董妈妈一连串的说:“你和之杰订婚,千万不可铺张,就在包家吃顿饭,几个至亲见见面就够了,电影公司拍宣传电影,电视台访问,更要避免!”

    “妈咪!之杰说的,结婚、订婚,一生只有一次,为什幺不可以热闹一点?”

    “唉!你这傻丫头,也不想想你自己,其实,你和之杰最好不要搅什幺订婚,索性举行婚礼。”

    “我还有几套戏没有拍好,结了婚又不能再拍片了!”

    “既然要订婚,就静静的进行!”

    “为什幺?”茜茜呶起了嘴。

    “你心里有数,你和包之龙同居的事,几乎内外皆知,我相信唯一只有之杰不知道。如果你和之杰订婚,大事铺张,无非是公开自己的丑事,万一有人告诉之杰你和之龙的事,之杰肯要你才怪!”

    “啊!”茜茜情绪低落:“那幺说,我也不能和之杰结婚!”

    “为什幺不能结婚?婚事都说好了!”

    “妈咪!包家是大户人家,他们娶媳妇,一定要举行隆重的婚礼,之杰的妈咪,不会答应我和之杰愉愉摸摸结婚!”

    “你和之杰的婚礼,当然是最豪华、最隆重,而且是电影圈嫁女最盛大、最热闹的一次,我要大排筵席,凡是我们认识的都要请,好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我的女儿,做了包家少奶奶!”

    “妈咪,你不怕有人告诉之杰我和之龙的事?他会退婚的!”

    “你这傻丫头,为什幺那样笨?你和之杰订了婚,还要等你拍完所有的戏才能结婚。如果你们大事铺张,让太多人知道,在你们订婚之后,结婚之前,有人告诉之杰你是之龙的情妇,之杰当然可以不要你。但是,你们结了婚,你们就是合法夫妇,你有法律保障,之杰不要你也不行!”

    “之杰肯要我,也不会对我好!”茜茜忧心地说:“我不是要之杰的人,是要他的心,我不想他心里鄙视我!”

    “你们结了婚,立刻去度蜜月,把之杰拉走,就没有人能接近他。你和之杰蜜月回来,你可能已经有了孩子,而且,在你未嫁之杰之前,我带你去日本做一个手术,担保之杰相信你是处女。”

    “爸爸,大哥,”之杰对父兄说:“我和茜茜订婚,我不打算铺张,简简单单,在家里请些近亲吃饭便算!”

    “为什幺?我已经为你计划好一切,你也同意的,为什幺突然改变主意?”之龙第一个反对,因为,之杰和茜茜订婚,他就可以回复自由,脱离苦海,所以,他实实在在想盛大庆祝一番。

    “你大哥说得对,我们一家喜欢热闹,而且,我们那幺多钱,也难得有机会可以花费花费!”

    “我不想铺张,就是想节省金钱!”

    “你这傻孩子!”包国富笑了起来:“请请客大不了花一、二十万,根本算不得一回事,我们还准备搞抽奖游戏!”

    “对!头、二、三奖都送汽车!”

    “爸爸,可不可以把钱省下来,送给茜茜的妈妈?”

    “你订婚为什幺要送钱给她?”

    “因为茜茜答应我,结婚之后,不再拍电影了!”

    “做得对,包家媳妇,不适宜-头露面,应该留在家中生儿育女!”

    “就是因为这个原故,如果茜茜不拍戏,她就没有收入,董爸爸和董妈妈就没有钱花费。所以,我要替她想办法!”

    “别理她!她有屋又有钞票,茜茜不演戏,他们也一日四餐不用愁。”

    “可是!”之杰苦着脸:“董妈妈说,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她不答应我们的婚事!”

    “什幺?”之龙叫了起来:“董妈妈不准茜茜和你订婚?”

    之杰点一下头,之龙和包国富交换看了一眼。

    “勒索!”之龙背转了脸,喃喃的骂。

    “董妈妈到底要怎样?”

    “董妈妈要做生意,但是她不够资本,所以希望我帮助她一笔钱。”

    “做生意?”包国富不屑地低哼了一声:“这女人会做什幺生意?”

    “她到底要怎样?”之龙不耐烦地说。

    “董妈妈和董爸爸,对翡翠珠宝很有研究,他们想开一间珠宝店!”

    “开珠宝店?”之龙叫起来:“狮口大开?她为什幺不开银行?”

    “她们不是要开大规模的那一种,这都应该感激茜茜,她一直为我们说好话,董妈妈已经答应,她只要开一间小规模的,茜茜自己赚了点钱,我们再给她一百万就够了!”

    “好好!”包国富连忙说,“那董妈妈顶讨厌,不过,你是我的乖孩子,我不想你难做,我就给她一百万!”

    “真的?爸爸!”

    “傻瓜!我什幺时候骗过你?”

    “慢着!”之龙连忙插进一句:“那一百万,要等你和茜茜订了婚那天才能付。”

    “对!你大哥说得对。”

    “我认为这样做也很合理。”

    “你爸爸是最讲理的。”

    之龙拍一下手掌,兴致勃勃:“这一回总可以盛大庆祝一下了。”

    “不,大哥,董妈妈说,绝对不能铺张,一切从简。”

    “为什幺?”

    “她说我年纪轻,不懂事,所以她没有向我解释,大哥,董妈妈叫你给她电话!”

    “哼!那老巫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