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之龙和董妈妈见过一次面,口风就完全改变了,他赞成之杰和茜茜订婚,一切从简。

    最初包国富不明白,大加反对,到后来,他也鸦雀无声了。

    之杰是无所谓的,反正茜茜也同意,他一切都依从茜茜。

    最不开心的当然是包夫人。有钱人家,最喜欢热闹,也最喜欢花钞票。她以为二儿子结婚了,跟着三儿子订婚,她又可以威风一下,也让人家看看,她那排行第三的媳妇多漂亮。可是,结果只是在家里请了十围八围酒,请的又是自己的亲人,连妇女会的朋友也没有请,她认为实在太扫兴。

    董爸爸刚巧赶得及参加女儿的订婚典礼,于是,董家一共只有三个人。

    在这儿,董家连一个亲人也没有。

    朋友自然多,不过,大家说好了不请朋友的。

    包夫人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女人,她心里不高兴,也不会摆在面上,她还送了未来媳妇一只名贵的钻石镯子。

    她拉着茜茜的手问董妈妈:“之杰和茜茜要等多久才能正式举行婚礼?”

    “真对不起,亲家母,其实,之杰和茜茜彼此相爱,应该早点结婚。”董妈妈小心地赔着笑脸,在包家一家人当中,她最怕的是包夫人。“不过,茜茜还有些戏没有拍好,茜茜又答应了之杰婚后不再拍戏。亲家母,我们茜茜是和公司签了约的,如果不拍戏,就是违反合约,那,茜茜……”

    “答应了人家,就应该依约照办,把戏拍完了结婚,那是最轻松最快乐的,”包夫人拍着茜茜的手背:“我很高兴茜茜结了婚之后不再拍戏。”

    “是我不让她拍的,她和之杰结了婚,就是豪门富户的媳妇,怎可以再-头露面,有损包家的体面?”

    “不会那幺严重。拍戏并没有什幺不好,总是一种职业,我只是怕茜茜太辛苦,之杰说,拍戏是很辛苦的,尤其是拍外景,茜茜是我的媳妇,我自然疼她。”

    “谢谢伯母!”

    “应该叫妈了,”包夫人说:“之杰和茜茜结婚的时候,我希望能够热闹些。之杰由法国回来不很久,有很多亲友还没有见过他呢!我想趁机会让每一个人见见他们。”

    “也许我们年纪大了,和年轻人思想不同,我总是喜欢热闹。”

    “我也是呀!难得有机会热闹嘛!”

    “尤其是我和茜茜的爹,我们就只有一个女儿,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办喜事。我真想把所有的朋友都请来,让她们知道茜茜嫁了一户好人家,她有一个好家姑,好丈夫!”董妈妈演起戏来真是有声有色。

    “亲家母,等他们结婚,我们联合起来,一定要把之杰和茜茜的婚礼安排得最隆重。”

    “我赞成!”董妈妈连忙说。

    那天晚上,包夫人感到最高兴的是知道小佩已经怀孕。

    她立刻走进卧室,拿了一个翡翠玉牌出来,给小佩安胎。

    “以后多睡觉,多吃东西,一切要小心!”包夫人拥着她:“为我添个白白胖胖的男孙!”

    小佩喜悦地点着头。

    包国富知道了也很高兴,慰问了媳妇之后,又向之信说:“明天到公司支钱,请所有的员工抽雪茄!”

    “爸爸,要生儿子才能送雪茄。”

    “你一定会替我们包家传宗接代,现在先预送,等男孙出世了再大量送。”

    “老爷!”小佩有点担心,轻轻的问:“要是生了个女儿呢?”

    “不会的,你一定生儿子。”包国富非常肯定的说。

    “我听人家说,生儿育女也有遗传。”包夫人满面笑容:“我一连生了三个儿子,我相信你第一个也是生儿子。”

    “其实生男生女都一样,反正是自己的骨肉。”之杰拖着茜茜的手,插进一句。

    “不一样,”包国富连忙说:“包家人丁单薄,我们需要大量的男丁。最好二嫂能生一对双生仔,这样,她就可以得到双倍好处。”

    “是什幺好处呢?”董妈妈忍不住问。

    “等二嫂把孩子生出来,大家自然知道。”包国富对茜茜说:“你嫁进包家后,也要为我们添男孙。”

    “一定!”董妈妈抢着答:“茜茜长得一面福相,一定会养儿子,前两年我替她算过命,那算命的说,茜茜是个多产的女人。亲家母,你信不信看相?”

    “信!我也看过相。”包夫人问:“那算命的有没有说,茜茜养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既然那个算命的都说茜茜福相,那她当然是多产男孩。没有儿子的女人,还能算是福相吗?”董妈妈瞄了小佩一眼。

    “对!茜茜将来一定会替我们养很多男孩。小佩也很福相呀!是吗?亲家母!”

    “我本人是不会看相的,”董妈妈看了小佩手中握着玉牌,心里就妒忌:“我看托亲家母的福,二少奶也应该养个儿子!”

    茜茜连忙走过去,和小佩握手:“小佩姐,恭喜你!”

    小佩把她拉过一边:“还说恭喜呢?我已经担心死了!”

    “为什幺担心?你有了孩子,每一个人都那幺高兴。”

    “就因为老爷和奶奶太重男轻女,他们都要我生儿子,要是我生个女儿怎幺办?”

    “一样是他们的孙儿,到时候,他们自然会高兴。”茜茜安慰她:“其实,女孩子比男孩子更讨人喜欢,女孩子斯文,又好打扮,而且女儿都疼妈妈。”

    “我连想也不敢想女儿,我只希望自己能争气,生个儿子!”

    “你一定会生儿子的。”

    “谢谢你!”

    “小佩!”之信走过来,服侍周到:“你站得太久了,要不要坐会儿?”

    “有了孩子,应该多休息,站着太辛苦,坐吧!”茜茜扶她坐下。

    茜茜一走开,之信立刻说:“当心那董妈妈,她不怀好意。”

    “我又没有跟她说话,是茜茜来恭喜我,我看得出她是一番诚意。”

    “你最好不要太相信别人。而且尽量少和茜茜的妈妈接近,她这个人,立心不良,为了她的女儿的利益,说不定她会对你不利。”之信轻声在妻子耳边说。

    “你最好一直守在我身边。”

    “你也不要随便走开,你记着,我们一定要养个儿子!”

    “我好怕。”

    “怕什幺?明天我陪你看医生,让她看看你怀的是男胎还是女胎。我还要带你去看相算命,看看你能生多少个儿子!”

    董妈妈一听到线报,知道马小佩进了医院待产,立刻通知正在拍戏的茜茜,然后自己赶去医院。表面上,她是陪伴包夫人,因为除了之信,包国富、之龙、之杰三父子还在上班。

    其实,董妈妈是假细心,她去医院,无非想知道马小佩生男还是生女。

    自从知道马小佩怀孕,董妈妈每天祈祷几次,希望马小佩养个女儿。

    她认为,包家第一个男孩,应该由茜茜养,这样,茜茜才够威风。

    她和包夫人焦急地等待着,两个人的目标似乎一样,但是心里想的却是两回事。

    等了一个钟头又一个钟头,后来马小佩被送进产房去了,之信不能跟进去,便和包夫人、董妈妈坐在一起。

    “二少爷!”董妈妈装作开心:“医生有没有预测二少奶这一胎是男是女?”

    “她保证说是男孩子,”之信连忙为自己铺好后路:“其实,男孩子和女孩子还不是一样?反正是包家的骨肉。”

    “只要大小平安!”包夫人说。

    “我们三个人都无所谓,可是亲家翁可不是这样想。如果二少奶生了个女儿,他是会非常不高兴的。”

    “小佩还年轻,不愁养不到儿子。”

    “对!一年一个。二少爷,人家说,如果第一胎生个女儿,会一连生四个女儿。”董妈妈掩着嘴笑:“这叫四脚台!”

    之信瞪她一眼,没有说话。

    还是一直等下去,之信来回踱步,晃来晃去,董妈妈眼睛都花了。如果不是包夫人在座,她真的会喝令他坐下来。

    突然听见孩子的哭声,包夫人抓住董妈妈的手:“孩子出世了,孩子出世了!”

    董妈妈点一下头。

    “好雄壮的声音,”包夫人望着之信:“一定是个男的。”

    “是男的,妈咪,是男婴的哭声。”之信停下来,凝听着。

    “我听到的声音很娇脆。”

    就在这时候,特护把一个男婴儿抱出来:“夫人,恭喜你……”

    包夫人等不及,跑过去问:“姑娘,是男的还是女的?”

    “恭喜夫人添了个男孙!”

    “果然是男孙,亲家,是男的。”包夫人把五百元塞进特护的袋中:“让我抱一下我第一个男孙吧!”

    “夫人,只能抱一下,我还要抱宝宝去洗澡。”那特护左右为难。

    “啊!好可爱的小孩!”

    “让我看看!”董妈妈凑过脸去,她妒忌想捏他一下。

    之信一手推开她:“妈咪,你说他像不像我小时候的样子?”

    “像,像,像!”包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好漂亮的小男孩!”

    “夫人,我要抱宝宝去洗澡。”特护把婴儿抱过去:“等他洗过澡,吃完奶,你们再去育婴室看他。”

    包夫人——笑看着孙儿远去,她突然说:“你还不赶快通知你爸爸?你告诉他,他做了祖父啦!他有一个很可爱的男孙,顺便通知之龙、之杰!”

    “是的,妈,我立刻去!”

    之杰和茜茜手拖手来医院探望小佩,茜茜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小佩的床边:“小佩姐,恭喜你,你终于如愿以偿啦!”

    “谢谢,茜茜,你真好!”小佩握着茜茜的手:“孩子未出世,我又痛又担心,要是养了个女儿的话,我恐怕现在已无面目见人。”

    “二嫂,你把这些事情看得太严重了,人人不养女孩子,男人也不用讨老婆了。”之杰说:“女儿到底有什幺不好?”

    “三少爷,你是个男孩子,你不懂的。”

    “小佩姐也有她的道理。”

    “其实,托亲家母的福,”董妈妈实在忍不住:“只要是包家少奶都能生儿子。”

    “之杰,”之信找着弟弟回敬董妈妈:“你刚才说喜欢女儿。”

    “是呀!女孩子好玩。”

    “好!将来你就养十个八个女儿。”之信拍一下弟弟的肩膊:“我看你呀!生了一副外父相,将来养的都是女儿。”

    “呸呸!”董妈妈连忙说:“之杰是福相,不是外父相,之杰将来起码有五六个儿子,我女儿也是命中注定连生贵子。”

    他们正在闹着,包国富和包之龙来了。

    “国富!”包夫人很高兴,连忙迎上去:“我们已经添了一个男孙。”

    “我一来医院,首先去看那小宝贝,十分可爱。年纪大了,看见小啤啤就开心。”包国富慈祥地看着小佩:“二嫂,你为我们包家添了个男孙,你是个大功臣了!”

    “这是媳妇份内之事!”小佩难为情地看了丈夫一眼,之信握着她的手。

    包国富坐下来,签了一张支票:“二嫂,这儿有一百万,是我和妈送给你的奖励金,去买件首饰吧!”

    “哗!”董妈妈看了看女儿,心里暗叫。

    “谢谢老爷、奶奶!”

    “我说过你养了儿子,会有很多好处。你小心听着,之信,把我的话记下来,从明天起,我的男孙每月可以支取一万元保母费,五千元奶粉费,五千元杂用费,每月一共是两万,到他三岁开学,每月另支一万元教育费,并有教育基金三百万,不过要等到他十八岁才可以支取。”包国富摇头摆脑的说:“每月三万,一个男孩供书教学,总该够了吧!而且三百万经过了十八年的储蓄,利息也应该不少!”

    “谢谢爸爸、妈妈!”之信可开心了,其实一个小孩子,一个月根本用不到一万元,何况有三百万,他是发财了!

    董妈妈数着手指,每月三万;一年就是三十六万;十年是三百六十万;十八年是五百四十万;再加上三百万,一共是八百四十万,生一个儿子,岂非等于中了几次头奖马票?她这些日子,辛辛苦苦搞了好多花样,还比不上一个初生婴孩。

    “二嫂,继续努力,”包国富说:“每一个男孙,都有同等的优待。”

    “为之信生儿育女,是我的责任!”

    “唔!很好!”包国富点着头:“孩子满月那一天,要大排筵席请客。”

    “亲家翁!”董妈妈再也忍不住了:“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

    “可以,我今天心情很好。”包国富笑着:“你随便问。”

    “二少奶生了一个儿子,就好象暴发户一样,发达啦!”董妈妈赔笑着问:“要是二少奶生的是女儿又怎样?”

    “情况不同,”包国富收住了笑容:“有很大的分别。”

    “你会怎样对你的女孙?”

    “孙儿嘛,都是自己的骨肉,不过,我一向不大喜欢女孙,而且人有钱,最怕没有承继人。所以,男孙自然比女孙受欢迎。对于女孙,我们包家也有一个规例,你听我说:女孙每月的保母费是三千元,奶粉费及杂费五千元,到她入学时教育费三千元,并有保障金一百万,也是要到她十八岁的时候才能支取。”

    “保障金?”

    “她出嫁,做嫁妆;不嫁人,可养老!”

    “儿子每月有三万元,女儿才有一万一千;儿子有三百万教育基金,女儿只有一百万,两者相距那幺远!”

    “也许会有人骂我老顽固,重男轻女,不公平,我承认重男轻女,而且,我一早就说过了,为包家养男孙会有很多好处,要是谁养了女儿,是她自己没有福气。现在很好,我第一个孙儿就是个男丁了。”包国富对茜茜说:“将来你也要养儿子,越多越好!”

    “我担保茜茜一定会为包家养男孙的!”董妈妈总是抢着开口。

    “董妈妈,”之信突然问她:“你说如果第一胎生了个女儿,会一连生四个女孩子的,这叫四脚台,我第一个生儿子,会不会生四个男的四脚台!”

    “这个我可没有听说过,”董妈妈是整个胃发酸:“梅花间竹,倒是听过的!”

    “什幺叫梅花间竹?”

    “比如你,第一个生了个儿子,第二个就会生一个女儿!”

    之信几乎要说大吉利是,他低声说:“小佩,我们不要梅花间竹,我们要令爸妈开心,一连生几个儿子。”

    “唔!清秀!”包国富对夫人说:“多买些莲子炖莲子羹给二嫂吃,好等她连生贵子。过几年,我们的男孙就可以组织一队队的足球队!”

    “知道了,我会一天送几次炖品来!”

    包家不知道有多高兴,之龙纵然不太热情,不过,他早就知道父母抱孙心切,这是意料中事,不过,他就算不养儿子,他手上管理的公司越来越多,他一年的收入,起码超过五百万,而且包国富信任他又疼他,收入还会按年增加。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有没有生儿子。

    唯一最不开心的是董妈妈,她看见小佩和她的儿子有那幺多好处,她心里就妒忌得要死,她除了钱,似乎什幺都不感兴趣。

    第二天,她立刻回公司,向老板提出茜茜提前解约!

    “我们正在为茜茜安排了一套古装剧!”

    “时装、古装、民初装都不演,因为茜茜要结婚,嫁的是包国富最小的儿子。”董妈妈一意孤行的说:“听说包国富和老板是好朋友,是吗?”

    “的确是好朋友!”

    “那,老板总不会不给老朋友面子吧?”

    “如果国富兄开口……”

    “好!我会请包国富先生和你解决茜茜和公司的事!”

    当然,董妈妈又打算施用压力,迫包国富去和茜茜的老板谈判解约。虽然,亚祥和亚力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些日子黏贴胶布那样跟着包国富和之龙,但是,他们都视董妈妈为可怕的巫婆。

    公司并没有和茜茜解约,事实上,茜茜越来越红,电影公司仍然希望她有一天,兴之所至,会复出拍片。

    不过,看在包国富的份上,他们没有再给茜茜开新戏,但是茜茜正在拍摄的电影,一定要完成了才能退出影坛。

    董妈妈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有多高兴,因为女儿添男孙之期不远矣!

    回到家,看见孔志彪愁愁闷闷的坐在董家的客厅。

    “志彪,”董妈妈走前几步:“你这些日子到哪里去了?好久没有看见你啦!”

    “我……”孔志彪的面色很灰暗。

    “我到处找不到你,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听,连亚蒙都不见了。”

    “干妈,我们的大老板被拘捕了。”

    “拘捕了?他犯了法吗?就算他犯了法也不用怕,有后台老板为他撑腰,那位总警司呢?找他帮忙呀!”

    “他首先被拘捕的,我们大老板,也是因为他招供后才被拘捕。”

    “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牵连很大,涉及贪污的事!现在,没有人再可以帮大老板!”

    “啊!”董妈妈坐下来:“你不会有什幺影响吧?”

    “影响可大呢,所有的摊档都关上门,这些日子,我们所有的弟兄都避到新界去,不敢在外露面了。”

    “你们不是被通缉吧?”

    “我还不算得是什幺大人物,所以,警方还未通缉我,但是为了对付我们大老板,警方正在找我们!”

    “那是说,随时有人跟踪你?”

    “是的。”

    “啊!”董妈妈吓得浑身发冷:“会不会有人跟踪到这儿来?”

    董妈妈心里在祈祷,女儿快要做富家妇,最好不要让这种事黏上,要是孔志彪在这儿出了事,就会影响到茜茜。

    “董妈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连累你的。我们都是过过风险的人,不会那幺容易被他们跟踪,我来这儿,担保你没有麻烦。”

    “哎唷!志彪,我们是两母子,说什幺连累不连累,我不是为我自己,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这点你可要弄明白。”

    “谢谢董妈妈,我们大老板被拘捕,是事出意外,猝不及防!我们一早有了防备,要抓我们不容易!”

    “你有什幺打算?”

    “我今天来,是特地来向你道别的!”

    “道别?志彪,你要去哪儿?”董妈妈心里想,越快走越好!新界太近了,越远更好,最好永远不要再回来!

    “暂时到外地避一避,等大老板的案完了再说,我们留下来,只有负累大老板!”

    “要去外埠?”

    孔志彪点一下头。

    “离乡别井,真难为你!”董妈妈看着孔志彪想,情况那幺急,他还要冒险来,一定要对自己有所求,还是自己先开口,关上后门,以免他先开大口:“志彪,你单身在外,一定要用钱,你干妈虽然没有什幺钱,茜茜也不再拍戏了,不过要是你……”

    “不,董妈妈,我知道你待我好,我感谢你一番心意,大老板已为我们安排好,生活暂时不用愁!”

    董妈妈听见孔志彪这样说,心里不禁有点感动:“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切要小心,到了目的地,别忘了写封信给我,你需要什幺,用的、吃的随时写信回来,我会立刻寄给你!”

    “董妈妈,我也许不会写信回来了!”

    “为什幺?走了便不要董妈妈?”

    “我怕连累了你,警方知道你和我来往,会给你添麻烦!”

    “啊!”董妈妈摇一下头:“你真是我的好儿子,处处为我设想,可是,这幺一来,我们岂非失去了联络?”

    “等过些时候,一切平淡了,我还是会回来的,这儿毕竟是我的家!”

    “你要多久才能回来?”

    “我也不知道,要看形势,”孔志彪长叹一口气:“我今次离去,没有什幺不放心,就是担心干妈和茜茜!”

    “担心我们?”

    “我走后,有人欺负你们,我也不能助你们一臂之力。”

    “噢!志彪!”董妈妈哇的一声掩面哭了起来:“你对我们母女那幺好,我董妈妈今生今世怎样报答?”

    董爸爸走出来,偷偷的窥望了一会,就躲回房间去。

    “干妈,不要说这样的话,我孔志彪自小没有母亲,你待我如亲生子一样,我正在惭愧没有机会报答你!”

    董妈妈触景伤情,号陶大哭。

    “茜茜的事决定了没有?”

    “决定了,一个半月后就结婚,我们董家在这儿没有亲戚,茜茜又只有你一个哥哥!”董妈妈边哭边说:“如果你能参加她的婚礼,那有多好!”

    “那是我没有福气。”孔志彪是真正的难过:“听说那包老三是个老实人,他是不会欺负茜茜妹的!”

    “之杰为人的确不错!”

    “那我就安心了!茜茜有了好归宿,她的丈夫又是个有钱人,他们一定会孝顺你老人家的。”孔志彪看一看表:“董妈妈,我可以安心的走了!”

    “不!不!”董妈妈拉住他:“你一定要留下来吃一顿饭,我亲自下厨烧你喜欢的菜,你等茜茜回来和她聊聊!”

    “不!干妈,我不能呆太久,我怕连累你,而且我半夜就要坐船走了。至于茜茜,只要她有好的归宿我就放心,你代我恭祝她夫妻恩爱!”

    “真的不吃饭?”董妈妈一想到孔志彪是警方要找的人,就不敢再留他:“那我送你到大门口去!”

    “你千万不要送,我离开这儿,也要加倍小心,如果被警方的人看见你和我在一起,你就会有麻烦,假如是有人查问你,我去了哪儿,你说什幺都不知道,如果问你,我来找你干什幺,你就说我向你借钱。”

    “志彪,那我不送你了!”董妈妈又放声大哭:“你自己一切小心!”

    “干妈,保重身体,后会有期!”

    董妈妈一直目送孔志彪的影子远去,想到她最困难的时候,如果没有孔志彪,茜茜也没有机会嫁之杰。

    董妈妈越想越难过,尤其那句:“以后有人欺负你和茜茜,我也不能帮助你们。”这句话,令董妈妈既感动又害怕!真的,以后还有谁为她撑腰?

    董妈妈越想越伤心,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哗哩哗哩的一直哭到晚上。

    茜茜打了个电话回家,本来想告诉董妈妈,她和之杰去吃饭,不回家了。

    电话是爸爸接的:“今天有一个男人来找你妈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他是谁,那男人走了,你妈咪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放声大哭!”

    “到底出了什幺事?”

    “我也不知道,她饭也不肯吃,你还是回来看看她吧!”

    “爸爸你不用担心,我和之杰立刻赶回来,你肚子饿,先吃饭吧!”

    茜茜和之杰一回家,茜茜立刻进董妈妈的房间,见母亲两眼红肿,十分担心地问:“妈咪,谁欺负你?”

    “欺负我?嘿!你就只知道和之杰出双入对,你心里还有我这个人?”董妈妈本来停止哭泣,心里不高兴,又乘机发泄。

    “我和之杰没有做过任何错事。之杰也在外面,他也很担心你!”

    “你谊兄孔志彪走了,你知道吗?”

    “志彪哥?他要去哪里?”茜茜有点奇怪:“就算他到外面去走走,你也不用这幺伤心。”

    “我不伤心谁伤心?志彪自小死了母亲,我就像他生母一样,他出事啦!我怎能不伤心?”

    “妈咪!志彪出了什幺事,经过情形怎样?你要告诉我,我才知道!”

    董妈妈抽抽咽咽的把一切说了。

    “志彪虽然不是好人,但是,对我们两母女真的好!”茜茜叹一口气,心里也很难过:“他为什幺不等我回来?他这幺一走,又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见面。”

    “我最担心的还是以后的日子。”

    “对呀!他一个人在外面流浪,有家归不得,十分可怜。”

    “我不是说他,我是说我们。”

    “我们又不用逃亡。”

    “你这个糊涂蛋,包家肯要你做媳妇,无非因为怕了我们势力,你以为包国富和包之龙很高兴找个人回去钉他们眼睛。”董妈妈大发脾气,连哭也忘了。

    “之杰是真心爱我的,他不是怕什幺势力,他根本不知道志彪这个人。”

    “我知道之杰喜欢你,你不要忘记,之杰到现在还未能独立,一切都要依他父兄,只要包国富反对,他就不能娶你。”

    “之杰不是二世祖,他也不是好吃懒饭,他自己料理六间公司。”

    “那些公司,还不是他老子的?他老子反对你们的婚事,他要幺就放弃你,如果他跟包国富斗,他就会变成穷光蛋。”

    “那有什幺关系?我还是会嫁给他。”

    “嫁个穷光蛋,你养他?”

    “之杰是个大学毕业生,他自己有工作能力,根本不用我养他。”

    “大学生,他在外面找事做,能赚多少钱,二千、三千,够好吧!那连你买衣服的钱也不够。而且,我想尽办法,无非是要嫁进包家,我不是喜欢姓包的,我是看上他们豪门富户,如果他变了穷光蛋,之杰连碰你一下也不能。”

    “妈咪!我爱之杰。”

    “爱有个屁用,当年你爸爸也爱我,现在不是在负累我吗?”

    “妈咪,我和之杰已订了婚,包家的亲戚已知道。而且,三个儿子当中,包夫人最疼之杰,其实,包国富和包之龙,对我也不错,”茜茜充满信心:“他们不会反对我和之杰的婚事,你相信我吧!”

    “好!我相信你,不过,包国富和包之龙,对我毕恭毕敬,凡事顺我,无非因为我手上有个孔志彪,他们瓷器不与瓦碰。可是,一旦让他们知道孔志彪逃了,就算肯让你嫁给之杰,他们也会对付我的,总之,吃亏还是我们。”

    “我们得守秘密,不要让他们知道。”

    “那还用说吗?你千万不要在之杰的面前提起孔志彪,如果遇到包国富他们问起,你就说孔志彪去了菲律宾办货,很快就会回来。其实,最好的办法,是你和之杰马上结婚,米已成饭,就不愁夜长梦多。”

    “之杰的妈咪已经选好了王道吉日,还有一个多月时间。”

    “可以提前的呀!”

    “之杰妈咪选日子,她是为了迁就我,因为我的戏还没有拍好。”

    “你的戏到底什幺时候煞科?”董妈妈没好气的问。

    “最快还要十天,拍完戏订婚纱,还有很多事要办,急不来的。”

    “你一拍完戏,我立刻带你去日本。”

    “去日本干什幺?”

    “你忘了,你要做了手术才能嫁人,你不是想之杰不尊重你吧?”

    “但是,我还要和之杰去法国订婚纱。”

    “就算去法国,也等去了日本回来才去啊!你自己想想,哪一样重要?”

    茜茜和董妈妈斗气,结果吃亏的还是自己。于是,她投降了:“好吧,妈咪,一切全依你的!”

    “你以后要加倍小心,包夫人疼爱之杰,你就多巴结她,我看得出一家人当中,她是最大权,有她支持你,什幺事都好办!”

    “我明白了!”茜茜指了指外面:“之杰一直在等,我们都没有吃饭,妈咪,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吃饭!”

    “我这副样子怎能出门见人?你和之杰去吧!我也懒得动!”

    “你喜欢吃什幺?我和之杰买回来给你吃!”茜茜见她两目红肿,心里也很难过。

    “心情不好,没有胃口,买几只烧乳鸽回来,随便吃一顿算了!”

    “你休息一会儿,我们很快回来!”

    茜茜和之杰去吃晚饭,之杰关心的问:“董妈妈为什幺不高兴?”

    “为了一个亲戚,你知道,我们在这儿根本没有亲戚,妈咪想他留下,他偏要回乡下去,妈咪一生气,就躲起来哭了!”

    “董妈妈感情很丰富,也很有人情味,有些人对自己的亲戚一点亲情也没有。”

    “之杰,我差点忘了告诉你,等我拍完戏,我和妈咪立刻要去日本!”

    “戏都拍完了,还要出外景?”

    “不,我和妈咪只是因为一点私事,我一个星期就回来。”

    “啊!去办事,有人照顾比较好,我陪你和董妈妈一起去。”

    茜茜吓了一大跳,她们去日本办的事是秘密的,怎可以让之杰跟着去?“你不要去了,公司生意忙,而且,我由日本回来,立刻又要和你去法国!”

    “生意天天要做,但是,结婚一生只有一次,何况,这儿的生意,大哥会为我跟眼,去一个星期日本,没有问题。”

    “之杰,我们不是去日本结婚!”

    “我知道,但是,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出门,我应该陪着你!”

    “这……”茜茜无言了,她能说什幺呢?之杰对她那幺好。但是,她自己心中明白,她真的不可以让之杰跟她一起去。

    “你不喜欢我陪你吗?”之杰轻轻拍一下她的面颊。

    “我当然希望跟你在一起,不过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要和妈咪说!”

    “今晚董妈妈心情不好,过两天,我和她说,不过我会首先办好入境手续。”

    “好吧……”

    “之杰,你绝对不能和我们去日本。”董妈妈盯了他一眼:“傻丫头没有告诉你吗?”

    “茜茜曾经叫我不要去。”

    “你当然不可以去!”董妈妈向之杰解释,心里却在埋怨女儿:“茜茜未认识你之前,我和她去日本度假,这件事,你大哥也知道,我们去日本的时候,到过一间庙宇,许了一个愿,由日本回来,很快茜茜就认识你了,你们一见钟情,还要结婚。所以,我必须带茜茜去还愿,答谢神恩!”

    “为什幺?”

    “哎!这是女儿家的事,怎能够告诉你呢?”董妈妈装作忍不住笑。

    “董妈妈!”之杰悄悄问:“茜茜是不是求神赐她一个如意郎君?”

    “唷!不得了,你真聪明,一猜就猜中了,你说,神那幺帮我们的忙,我们是否应该去日本酬谢神恩?”

    “反正茜茜嫁我了,我和你们一起去,没有关系!”

    “大有关系,因为我们许下愿,如果茜茜找到了意中人,一个人去还愿。”董妈妈立刻补充说:“我同时说明,只有我一个人陪她去,不过我只能守在庙外!”

    “真的呀!”

    “没骗你!”董妈妈摊了摊手。

    “之杰!”茜茜觉得母亲真的很聪明,一下子就找到了借口:“是真的,许了愿,就要还,对神要尊敬!”

    “既然这样,我只好不去了。”之杰说:“你们从日本回来,我和茜茜去法国订婚纱。”

    “一定要去法国订婚纱礼服?”董妈妈不大高兴茜茜单独和之杰去法国。

    “董妈妈,你不知道法国的结婚礼服多漂亮,茜茜是那幺出色的新娘,一定要穿一件比较特别的结婚礼服!”之杰说。

    “法国几家大时装公司的老板,都是之杰的朋友,他们可以为我找一个著名的设计师,为我设计礼服,担保这儿没有的!”

    “担保这儿没有的”,打动了董妈妈,她一直希望女儿出人头地,与众不同,她知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影星的结婚礼服,是由外国制造。如果茜茜的结婚礼服,真的由法国名师设计,她穿在身上,一定会很多人称赞,董妈妈认为,这份光彩,不是属于茜茜的,应该是属于她的,因为她命好,生了个凤胎;也因为她有办法,所以女儿才能嫁进包家。

    她禁不住发出了微笑:“好吧,订一袭最美、最华丽的礼服回来!”

    之龙匆匆走进父亲的办公室,看见包国富埋头苦干。

    “爸爸!你在忙些什幺?”

    “唉!你来了真好!”包国富放下笔,脱下眼镜,用两只手指捏一下鼻梁。

    “爸爸,我是来告诉你……”

    “你先别告诉我什幺,先替我把这张名单弄好!”

    “什幺名单?”

    “之杰的!他的结婚礼物名单!”

    “那还不容易?”

    “容易?哎!”包国富拍一下额头:“你知道不知道你妈咪最疼谁?”

    “之杰!大多数母亲都疼爱小儿子,之杰是她的心肝宝贝!”

    “就因为你妈咪的好朋友一句话:如果你想小儿子长命百岁,在他二十五岁之前你把他送到外国去,你和包国富最好不要和他见面,过了二十五岁,一切都吉利。你妈咪才狠心把之杰送去法国,而且无论怎样想他,曾经有几十次要叫他回来,到最后还是忍住了,她甚至不肯让我去见之杰。”

    “之杰性格纯真,也没有什幺野心,是个令人疼爱的孩子!”

    “所以你妈咪把他当宝,她昨天竟然对我说:国富,之杰结婚,你送什幺给他?你可不能亏待我们的小儿子!”

    “当然不能亏待他!”

    “你妈咪还要我今晚回去,把送给之杰的礼物名单带回家,如果我处理不妥当,我真的不敢回家,”包国富松了一口气:“你不知道我对你妈咪有多怕,要是她一生气,我立刻心房急剧跳动,她还没有开口骂,我已经吓晕啦!”

    “幸而,妈咪从来没有开口骂你,大不了就埋怨一两句!”

    “这是你妈咪的好处!她不骂我,也不为难我,无论我在外面做了多少错事,她也没有责备过我,那些三姑六婆,看不过眼,跑去向她告密,她还偏袒我说:他是男人嘛!生意又做得那幺大,怎能没有应酬呢?我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之龙,别的不说,单是这一点,就令我感动,所以我对你妈咪是千依百顺!”

    “爸爸,其实你并不是怕妈咪,你是爱她,知道吗?”

    “我和你妈咪是自由恋爱,是我自己挑选的,你妈咪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连茜茜都比不上她,其实,她现在仍很好看。”

    “这证明你爱妈咪极深,难怪妈咪对你那幺信任!”

    “唔!”包国富微笑点点头。

    “爸爸,”之龙见他想得入神:“你还在想妈咪?今晚早些回家!”

    “想回家,先把名单弄好!”

    “爸爸,我们家又不是第一次娶媳妇,之信一年多前才办过喜事!”

    “你是说,就依照送给之信的礼物名单?不,这不够的,你知道你妈咪送什幺给未来媳妇?你听着,翡翠镶钻戒指、镯子一对、别针一个、耳环一双、项链一条,这一套首饰,已经五百万,听说还有一些传家之宝呢?”

    “爸爸,之杰的礼物,当然和之信不同,只是拿来参考罢了!”

    “参考可以,但是,应该比老二应得的多一些,否则妈咪不高兴。”

    “我也会不高兴,之信见死不救,处处和我们作对,爸爸对他已经够好,”之龙一提起之信,还愤愤不平:“况且,之信也不在乎你送他的结婚礼物,他养了一个儿子,发达了!”

    “二嫂为包家添男丁,她有功劳,那是她应得的,不能混为一谈!”

    “但是,之信这个人工于心计,野心又大,他没有之杰那幺老实大方,事事不计较,你看,他会一直生儿子,争取家产!”

    “昨晚你妈咪说的,二嫂好象又怀孕了,今天你妈妈还约好了二嫂陪她去检查!”

    “是不是?第一个刚生出来,又生第二个,你说,之信不是想争家产,是想什幺?他明知道你不大喜欢他,就用这个方法!”

    “男孙多多益善,至于争家产,我们包家多的是,看他能争多少?”

    “要是他一连生十个儿子呢?”

    “没有那幺巧吧?如果真的,那就够热闹了,我就怕他以后生的是女儿!”

    “爸爸,如果之信一连生十个儿子,你打算怎样?”

    “钱照付!他如果肯让老婆年年怀孕不休息,证明他有毅力,怀孕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二嫂肯为他挨苦,这又证明夫妻恩爱,理应获奖!”

    “如果他养了十个儿子,他就差不多可以拿九千万!”

    “由他去!包家不止只有三亿元吧?九千多万,又算得了什幺?你还是帮我的忙,看看送什幺给之杰。”

    “一间房子!”

    “当然!”

    “要比之信那间好。”、

    “当然啦!这孩子听话,你妈咪疼他,而且,他又帮过我的忙,算是应酬他,也无不可。”

    “一间复式别墅,我看,房子本身的价值,两百多万已经不错了。”

    “比老二的一定要好几倍。”

    “装修也要不惜工本,一定要比老二的那间富丽堂皇。”

    “你妈咪一定高兴。”

    “之信有一辆车的,之杰也应该有一辆。”之龙是一心针对之信,两兄弟不和,已经出了面。

    “应该。”

    “之信那辆是平治,我们总不能也送一辆平治给之杰,因为妈妈常说,之杰在法国,很少机会坐劳斯莱斯。”

    “就送一辆劳斯莱斯给他,还有一个一流好司机。”

    “佣人也得多请一两个,之信只有一个中国厨子,之杰是由法国回来,应该给他多请一个法国厨子。”

    “好主意!”

    “不住祖屋,搬到外面住,是可以向包家支家用费,之杰应该比之信多一倍。”

    “我同意,不过,之信可能有意见。”

    “你就说是妈咪的主意,每一个人都尊重妈咪,没有人敢批评她,之信应该知道妈咪喜欢之杰,而且,之信单是一个儿子,每月就可以支三万元月费,他还不够支出吗?”

    “你说的话有道理。”

    “有道理又怎样?可惜没有本领!”

    “你没有本领?”

    “没有之信那种生仔抢家产的本领。”

    “你肯结婚,一样可以生十个八个儿子,爸爸是越多男孙越喜欢。”

    “我不高兴多束缚,我要自由自在。”

    “你就算不结婚,不生儿子也不用怕。”包国富拍了拍儿子的手背:“你是爸爸的宝贝儿子,我会把最好的留给你。”

    “真的?”

    “全世界的人,包括你妈咪在内,也知道包国富最疼是包之龙,你那一份,一定会比其它两个多。”

    “谢谢爸爸!”之龙这才开心:“之杰有一间富丽堂皇的别墅,出入劳斯莱斯,他和茜茜有最好的享受,我相信之杰一定会很高兴。”

    “之杰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孩子,又纯又听话,茜茜去了日本,他天天下了班,立刻回家等长途电话!”

    “哈!我差点忘了,”之龙忽然说:“爸爸,我今天来见你,是要报告你一件事!”

    “来了个新明星,还是新歌星?”

    “不,不,不是这些,爸爸,你一定还记得孔志彪吧?”

    “这个可恶的人,我永远忘不了!”包国富面孔一板:“他又搞什幺花招?”

    “这一回,轮不到他搞了!”

    “为什幺?”

    “他已经离开香港!”之龙把所知道的消息,全部告诉包国富。

    “这样说,我们是彻底自由,再也没有人敢威胁我们了?”

    “一切的障碍都清除了!”

    “自由啦!开心啦!”包国富像小孩子一样:“之龙,今晚我们去夜总会,痛痛快快的去庆祝一下。”

    “你不是要回家给妈妈递名单吗?”

    “送上名单,仍可以出来,我说约好了朋友谈生意,你妈咪向来不过问。”

    “好!等会我通知秘书留桌子,”之龙突然很严肃的说:“爸爸,你觉得姓董的一家怎样?”

    “那得分开来说,董爸爸刚来,很少理事,就是喝酒,茜茜这孩子,其实也不错!温柔、贤淑,除了侍候我们包家三父子,也没有什幺桃色新闻。而且,有很多事情,根本与她无关,我对她,倒没有什幺恶感,你呢?”

    “如果我认为她不好,此时此地,我有权制止之杰娶她!反正,我们没有什幺好怕的,不过茜茜是很不错!”

    “至于董妈妈,哼!这老女巫,实在太可恶、太讨厌、太过份,她令我受许多苦头,我永远不能够忘记!”

    “爸爸,我看,我们也该报答报答她!”

    “应该!”包国富哈哈的笑:“看看还有谁能帮她忙?”

    “她还以为我们是糊涂蛋,什幺都不知道,那天她和茜茜去日本,我们去送机,她还向我们摆架子呢!”

    “等她由日本回来,立刻收拾她。”

    “不,不要操之过急,她不好,我们还得给三弟和未来的三嫂面子。”

    “我心好急,还要多久?”

    “等三弟和茜茜去了法国订结婚礼服,我们包一个贵宾厅,请她一个人吃饭,说是跟她商量之杰婚礼的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