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包夫人对小儿子的婚事,是特别紧张,一方面,之杰是他心爱的儿子,另一方面,由于之龙已经宣布独身主义,之信不单只成家立室,而且还养了孩子。

    所以,在之龙这一代,之杰结婚,可以算是最后一次办婚礼喜事了,当然添孙年年宴客,年年热闹,以后还有许多机会请客,但是性质不同。

    包夫人认为,结婚是最大的喜事。

    因此,由她发起,由之龙做主席,组织了一个婚礼筹备委员会。

    这一天,一家几口,在包家的祖居开会议。

    之信和小佩也来了,小佩是诚心诚意的乐意帮助茜茜。

    “我首先发表我的意见,如果有哪一项不满意的,大家可以提更好的意见。”之龙拿着一张表。

    “之龙,快一点嘛!”包夫人笑着:“又不是开董事会议。”

    “之杰和茜茜,已经在婚姻注册处登记,我已经和婚姻注册处的一个注册官讲好了,排期刚好在之杰结婚那天!”

    “那幺巧?”包国富说。

    “爸爸,你明白啦!”之龙笑得很神秘,很得意。

    “聪明仔,本领!”包国富最欣赏大儿子,他拍手叫好。

    “之龙办事我最安心!”包夫人也忍不住称赞他:“无论什幺事情,落到他的手上,一定是完满结局。”

    之信心里不服气,尤其父母对之龙的捧赏:“包括做媒?”

    “做媒?”包夫人问之龙。

    “我不承认做媒,不错,之杰认识茜茜,由我介绍,不过,是无意中碰到的。”之龙问:“对不对?三弟!”

    “是的!”之杰看看茜茜笑。

    “称心如意的安排?”之信一直不肯放松包之龙。

    “之龙,你们兄弟不要再开玩笑,把那天的程序表读一次!”包夫人可忍不住了,而且,她也不明白之信的话。

    “好吧!”之龙盯了之信一眼:“我就听听妈咪的话,念下去:十时三十五分,之杰和茜茜在婚姻注册处举行注册仪式,十二时在圣攻瑰堂举行宗教仪式的婚礼,下午一时半在我们浅水湾的新建设别墅自助餐,招待亲友,茜茜,两点钟你们电影公司,是不是派人给你拍纪录片,准备在你下一部影片初映时,加插放映?”

    “是的。”茜茜说:“除了电影公司还有电视台,前一天我们还要接受电视台的访问。”

    “我们自己不是也准备拍些纪念电影?”包夫人说:“其实别墅布置不错,茜茜,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电视台录像,电台、电视台访问都没关系,但是,你和之杰的结婚盛典,要在所有的人面前公开,电影公司可不可以取消在电影院放映?当然,我是征求你的同意。”

    “我也觉得不大好,其实,我现在已经退出电影圈,不映,我看这件事,一定要爸爸帮忙。”

    “国富,你去办妥这事。”

    “好!明天我去电影公司。”

    “之龙,继续说下去。”

    “当天下午五点至六点,我们在上流俱乐部的哥尔夫球场开鸡尾酒会,因为可能有些外国商人赶不及吃晚宴,这个时候,也是拍电影的时候,大家可以随便抢镜,至于晚宴,由于亲戚朋友太多,所以不能依照之杰的意思!”

    “之杰的意思怎样?”

    “之杰喜欢吃西餐。”

    “这傻孩子,”包夫人笑着拍一下儿子的手背:“中国人摆结婚喜酒,怎会请吃西餐?一定要吃中国菜才热闹!”

    “夫人,大概之杰还以为自己在法国!”

    “你在法国结婚,我也要你回来补摆喜酒,吃西餐,连烧乳猪都没有!”

    众人哄然大笑。

    “也不一定要吃乳猪。”之杰喃喃的,茜茜推了他一下。

    “这是规矩,普通人家,吃乳猪拼盘,我们每席都要有一只片皮乳猪!之龙,摆酒的地方,你说早就说好了。”

    “呀!别的不说,单是摆喜酒的地方,我已经费了不少人力金钱,你知道,今年是双春兼闰月,所有大小酒楼一早就满座,而妈咪又指明要去帝后酒楼……”

    “帝后不单只豪华、宽敞、有气派,而且,我们也有股份!”

    “妈咪,很多酒楼我们都有股份。如果你肯去食得福,那可以一个命令就行。”

    “食得福只不过一间精美的小酒馆,怎可以摆喜酒?”

    “所以别说食得福是小菜馆,由于我们宾客太多,连帝后酒楼,我们也要包下全间。”

    “全间勉强可以够!”包国富说。

    “到底怎样?这是最重要的一节!”

    “母亲大人,不用担心,一切都办妥了,我们已经把全间酒楼包下来,不过,这方面,花了一点钱。”

    “花点钱算得了什幺?总要一切顺利。”包夫人很高兴:“现在就开心了!”

    “其实,大哥名字吃得开,人人都要给他面子,根本不用花钱!”

    “你说这话是什幺意思?”之龙面色一变:“你是说我开大数?”

    “怎幺会,以大哥的身家,才不会在乎这一点钱,我只是说那间酒楼太不给大哥面子,包大少爷开口,还要收钱!”

    “好,你自己去跟帝后的老板讲,说不定他一角钱不收你,连酒席费也全免了呢!”之龙大力扔下手中的纸张。

    “之信!”小佩盯了丈夫一眼,赔笑着说:“大少爷,你不要生气,之信向来不会说话,他是无意的!”

    “有意无意他自己知道!”

    “你……”

    小佩拉住丈夫:“大少爷,我代之信向你道歉,今天说的喜事,何必为他费神!”

    “对!对!”包国富连忙说:“之龙,你还是说说,吃过晚宴,还有什幺余兴节目?”

    之龙拾回了地上的纸张:“我打算之杰结婚那晚,在这儿开一个通宵舞会!”

    “单是跳舞没有意思,请些人回来表演、助兴。”

    “妈咪的意思呢?”

    “只要热闹就开心。”

    “我打算请一队乐队,几个男女歌星。”

    “那方便!”之信又去挖苦之龙:“大部分的歌星,都是大哥的亲密战友!”

    “你喜欢,我也可以给你介绍!”之龙一点也不肯饶让:“我没有什幺好怕的,就只怕二嫂不开心,二嫂在这儿,你问准了二嫂,我就好办!”

    “我不跟那种捞女来往。”

    “歌星不一定出来捞,那些出卖肉体的女人才是妓女,其实唱歌和演戏,都是一种职业,你骂那些歌星,似乎影射茜茜,她还有些影片未放映。”

    “怎幺拉到茜茜头上来了?”之杰很不高兴:“茜茜是不捞的!”

    “所以嘛,我叫二弟不要侮辱人。”

    “我,”之信跳起来几乎要扑向之龙,小佩立刻拉住他,一面对之龙说:“大少爷,你弄错了,之信没有说茜茜捞,茜茜根本也不捞,她是个好女孩。而且,她不单只快要成为包家的人,她还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不会伤害她。”

    “二嫂,”之龙立刻说:“我知道你不会侮辱茜茜,但是,二弟会不会,我就不敢相信了,三弟你相信吗?”

    之杰想到之信曾经追求茜茜不遂,他忽然觉得,之信今天是在针对茜茜,因此,他淡淡的笑了一下:“我相信二哥会喜欢我所爱的人,因为我们是兄弟。”

    “老大,你……”之信手足无措:“三弟,你不要相信他,他……”

    “够了!之信!”小佩喝止他:“玩笑应该结束,今天是讨论喜事!”

    “二嫂说得对,我不明白之信今天为什幺这样反常。”包国富是偏袒大儿子的:“他开玩笑也太过份了。”

    “爸爸!”之信想解释。

    “算了,算了!”包夫人站起来:“我们还是讨论余兴节目,单请乐队和歌星,我看还不够热闹。”

    “妈咪,要不要请一台大戏回来?”

    “舞会演粤剧,太不中不西吧?”包夫人笑了起来。

    “我看还是请几个美女回来跳肯肯舞和肚皮舞。”

    “你看你们的爸爸!”包夫人为了令气氛愉快,她笑得特别开心:“人老心不老!”

    “夫人,你是不是批准了?”

    “批准,都批准!”包夫人转一个身:“你们大家也提出一些节目。”

    “茜茜喜欢看芭蕾舞,倒不如请一个芭蕾舞团回来表演一场芭蕾舞!”之杰一直希望茜茜开心。

    “一团人,太花钱了!”茜茜说。

    “只要你开心,”包国富立刻说:“花一点钱算得了什幺?之龙,写下来,请芭蕾舞团!”

    “谢谢!”茜茜满面光彩,她不是个很计较的人,她认为只要和之杰在一起,之杰爱她,她已经很快乐。

    “我看还应该来一个抽奖游戏,”包夫人不断在制造愉快的气氛:“我们的新娘子抽奖,那多幺热闹啊!”

    “由新奶奶颁奖,就更抢尽镜头了!”包国富举起手臂:“赞成的举手!”

    所有的人举高手,包括之信,包夫人笑得倒在丈夫身边:“连新奶奶也出风头。喂!你们替我多拍照啊!”

    “索性拍套活动电影,”之龙说:“等之杰的孩子看了,她们会说:啊!祖母好漂亮啊!”

    “之龙,你这孩子!”包夫人笑得更厉害了:“我的宝贝孙儿应该说:啊!我们的妈咪简直像个皇后!”

    “奶奶,茜茜是皇后,你就是皇太后啦!”小佩为丈夫弥补一切,也在笑着凑开心:“其实能来看两位大美人,是包家亲友们有眼福!”

    “你们别忘了二嫂!”包夫人很明白小佩的心意:“二嫂又怀孕啦!我们最好请她到颁奖台做司仪,等之杰的儿子看了,他们会哗然大叫:‘看二伯娘的大肚子!’哈,那才是有趣呢!”

    “让我做司仪,那就好极了,这个优差是我的了,”小佩站起来:“怎幺?二伯娘没有大肚子,腰还很细,那晚我还要穿长旗袍呢!拜托各位多拍照!”

    之杰和茜茜鼓起掌来,之信也笑了。

    包夫人见之信开心,不肯放过机会,说:“连有了孩子的二嫂也那幺热心,之信,你也该担任一个节目吧!”

    “好,我唱歌!”

    “你会唱歌?”之杰哗然。

    “为什幺不会?我的歌喉挺好,是不是?太太!”之信望住小佩笑。

    “你呀,省了,老牛叫的声音比你还好听呢!我看你呀,捧捧礼物,跑跑腿,招待一下人客,可不准闲下来!”

    “小弟结婚,做哥哥的怎能偷懒?”

    “妈咪,既然有抽奖游戏,一定要准备奖品!”之龙说。

    “那还用说吗?”包夫人数着手指:“头奖名牌彩色电视机一架,连录像机;二奖双人来回飞机票两张,包括七日食宿;三奖名贵金表一只,全部奖品由我一个人负责!”

    “我们请那幺多人客,就设三个奖?”

    “第四奖至第十奖,安慰奖,你们设计选些电器用品!”包夫人说:“我和你们爸爸说好了,只要大家快乐,场面热闹,多花些钱无所谓!”

    “妈咪,搅那幺多节目,哪儿像结婚,简直像开游艺晚会了!”之杰说。

    “你不喜欢吗?”

    茜茜立刻说:“我喜欢!”

    “未来三嫂喜欢,”小佩问之杰:“你喜欢不喜欢?”

    “只要茜茜喜欢,我没有意见!”

    “你还能有什幺意见?”包夫人说:“一生只结婚一次,应该有一个隆重热闹的婚礼,将来好作个纪念,而且,这儿很久没有这样盛大婚宴了!这一次,我们包家是要足了面子!”

    之信心里想,如果不是之龙有意和他作对,他也该有一个这样的婚礼。

    幸而,他生了一个儿子,好处要足了,又何况,他第二个孩子,还有八个月又出生,他希望再生个儿子,这样,他又可以拿公家一千几百万。

    想到这里,他又开心起来了!

    “想什幺?”小佩低声问。

    之信指了指她的肚子:“饿吗?”

    小佩摇一下头。

    “该吃点心了,”包夫人转头走向饭厅:“一面吃一面谈!”

    之杰和茜茜是最快乐,最悠闲,最无忧无虑的。快要结婚的男女,大多数都要为婚礼而忙碌,但是,之杰和茜茜什幺都不用管,因为,所有事情都有之龙、之龙的好朋友,包氏集团的高级职员,分头办事,之杰和茜茜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去法国订结婚礼服。

    之杰和茜茜去了法国的第二天,之龙突然打电话给董妈妈。

    “大少爷,今天吹什幺风?”

    “我们快要是姻亲了,打电话来问候长辈,不应该吗?”

    “不敢当,董妈妈粗人而已。”

    “董妈妈今天有空吗?”

    “老太婆,难道还有什幺好忙的?”

    “珠宝店都筹备好了吧?”

    “你每个月只能去看茜茜他们一次,坐之杰的劳斯莱斯一次,茜茜在包家的事,完全不准你参予意见,你不得影响茜茜和之杰的夫妻感情。”

    “一次?要是茜茜和之杰邀请我呢?”董妈妈一直怒气攻心。

    “尽量拒绝,你不合作,我们也不合作,记着,一个月一次!”

    虎落平阳被犬欺,董妈妈自知斗不过他们,只好勉强答应了。

    董茜茜和包之杰环游世界度蜜月回来,马小佩刚添了她的第二个儿子。

    包国富夫妇自然高兴,包之信又顺利地多得一千万。

    不过,茜茜的肚子也很争气,她是带着四个月身孕回来的。

    包夫人好开心,立刻又送上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玉给茜茜安胎。

    “替我们生个胖男孩,之杰小的时候很胖,大家都叫他小胖子。”包夫人拉着媳妇两只手,满怀希望的说。

    “妈咪!”之杰连忙说:“你已经有了两个男孙,应该添个女孩了。”

    “三嫂是美人,三弟是潘安再世,他们生的女儿,一定美得像神话里的小公主。”包之信微笑着说。

    “是应该添个女孩了,不过,头一胎嘛,还是生儿子好!”包夫人人是很开通,就是传宗接代这种事很保守。

    “对!生男孩子好!”包国富是最赞同的了,他从来都是重男轻女。

    “之信,你未免也太自私了吧?”之龙冷笑说,他就是看不惯之信又拿了一千万:“你自己一连养了两个儿子,占尽了光彩,也拿尽了好处,为什幺那幺小气,连三弟养个儿子都受不了?”

    “大哥,你说话可要小心,我和三弟一向手足情深,你这样说,很容易挑拨我们的感情。”之信刚养了儿子,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三弟生儿子我为什幺受不了?我刚才只不过说,他们两夫妇都漂亮,养出来的孩子,自然比我两个儿子漂亮,男孩子漂亮不漂亮不要紧,女孩子可真的要漂亮,我根本就是一番好意。”

    “好意?你是想之杰养个女儿。”

    “你……”

    “大哥、二哥,你们两位的好意,我都明白。我包之杰,根本不介意生儿还是育女,”之杰表明了态度,他和茜茜都没有什幺野心,这一点,包家的人全都知道,“只要是我和茜茜的孩子,我都喜欢。”

    茜茜一直没有说话,之杰拥着她,她静静地靠在他怀里,当然,她本人和之杰一样,对自己的骨肉,是男是女一样喜欢。不过,她知道,做包家媳妇,是非要生儿子不可。

    “我们不要吵了!”包夫人说:“依我看,茜茜百分之九十是生儿子。”

    “妈咪!”之杰叫着。

    “好,好,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茜茜,以后你一切小心,多吃、多睡,千万别劳动,反正这儿有佣人又有管家,啊!对了,为什幺没有看见亲家老爷和亲家奶奶?”

    “我们回来,没有通知妈咪!”茜茜看了之龙一眼说。

    “你们去了那幺久,亲家奶奶一定很想念三嫂,她是独生女儿啊!”包夫人吩咐之龙:“快派车去接亲家老爷、亲家奶奶来吃饭。”

    “是的,妈。”

    不一会,董妈妈和董爸爸到来了,她一看见女儿,既高兴,又生气,不过回心一想,女儿蜜月回来不让她接机,一定是包家父子的主意,她就把气按住了。

    “茜茜,孩子。”董妈妈忍不住扑过去拥住女儿:“妈好想念你!”

    “三嫂,和亲家奶奶回卧室叙叙!”包夫人体贴的说。

    茜茜拖着母亲的手上二楼。

    一进卧室,董妈妈立刻说:“那二少奶又养了个儿子,真气人!”

    “气什幺?奶奶喜欢男孙,我们应该为包家高兴。”

    “如果生儿子的是你,我就会很高兴。”董妈妈眼睛一溜:“唏!你这方面怎样,有没有什幺消息?”

    “我也怀孕。”

    “真的呀!”董妈妈高兴得跳了起来:“有了多久?”

    “四个月。”

    “四个月?还有六个月就添男孩啦!”董妈妈向她上下端详:“一点也看不出。”

    “才不过只有四个月,而且,我的腰身一向又特别小。”

    “啊!感谢天主,感谢佛爷,感谢上帝。茜茜,你真好命,为我争气。”董妈妈手舞足蹈:“明天我去庙作福,去教堂许愿,保佑你生个大肥仔。”

    “妈咪,你怎幺求中国神又求外国神?人家只求一个神。”

    “多求几个神,多些神帮手,人多好做事,神多法力大。想生儿子,一定要求遍所有的神。”

    “妈咪,我好担心!”

    “担心什幺?”

    “老爷和奶奶都那幺喜欢儿子,我怕我生的是女儿。”

    “大吉利是,大吉利是,呸!呸!呸!我们姓董的,凡事只有胜利,不会失败。连马小佩也能生儿子,你好福气,而且,我又求那幺多神,你一定生儿子。”

    “妈咪,什幺事都可以求,可用钱买通,但是生儿育女,是天意!”

    “你不要管,总之,我担保你一定会生个儿子,领了那近一千万的财产。”

    “钱,我和之杰都不在乎,我们已经生活得很好,以后也生活无忧。我本人对男孩子和女孩子,感觉都是一样的。”茜茜暗暗的叹气:“我是想老爷奶奶高兴。”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一定生儿子!”董妈妈很有信心地拍了拍胸口。

    六个月后,茜茜生产了,董妈妈一听到消息,立刻赶去陪女儿。

    之杰、包夫人,甚至包国富、之龙、之信和小佩也赶来了!

    董妈妈可忙啦,一会儿拜佛、一会又祈祷,跪在窗前,喃喃不停。

    茜茜也真是有福之人,进医院才只不过是三、四个钟头,一个八磅重的婴儿就哇哇落地,十分健康。

    特护很开心的跑出来。

    “姑娘,孩子生了?”董妈妈第一个冲上去,抓住特护。

    “生了,我见过不少婴孩,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啤啤。”

    “我太太没事吧?”这是之杰关心的。

    “她很好!大小平安健康。”特护兴奋得不得了:“啤啤八磅重,又胖又好看,真的讨人喜欢,恭喜包老爷、包夫人!”

    “八磅重!”马小佩很高兴的说:“比小宝大宝还胖。”

    “为什幺不把我的孙儿抱出来?”包夫人越听越兴奋。

    “姑娘,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包太太生了个儿子还是女儿?”之信说。

    “当然是儿子,还用问?”

    “姑娘,”包夫人很紧张的问:“我到底添了男孙还是女孙?”

    特护低下头说:“是个很可爱的女孩。”

    “女……女孙?”包夫人有点失望。

    董妈妈又急又气,直瞪着眼。

    “三嫂应该添个男孙。”包国富喃喃的。

    “是不是?我早说过了,三嫂一定会添个漂亮的小公主。”之信得意的说。

    马小佩盯了丈夫一眼,连忙说:“第一个生女儿,第二个才生儿子,那是最好不过的。这叫先开花,后结果。”

    “要是第二个还是女的呢?”

    “之信!”

    “你骗人,你们都在骗人。”董妈妈直冲过去:“我的女儿命中有六男二女,她生的一定是男孩子。”

    “董太太,你要去哪儿?”

    “当然进产房,我要看我的孙儿,证明他是个男孩子。”

    “产房是不能随便进去的,还是等包太太送回房间的时候,你才去探望她。”

    “不!不……”

    “我们怎幺了?”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包之杰,再也忍不住了,他气愤的说:“茜茜生了个女儿你们为什幺这样大惊小怪?你们没有听到,李姑娘说我的女儿,是她所见的最美丽的女婴孩?”

    “是真的!包先生。”

    “你们都不要喜欢她,我喜欢她就够了!”包之杰挥一下手。

    “谁说不喜欢她了?二嫂说得好,先开花后结果。而且,我的女孙是最漂亮的。”包夫人见儿子生气,立刻赔笑着。

    “其实,男的、女的,还不是包家的子孙?只不过生儿子可以有更大的好处。”之龙轻蔑的看了之信一眼:“三弟才不在乎这些,是不是,之杰?”

    “总之,茜茜养了一个女儿,我很开心。”包之杰说:“女孩子斯文,漂亮又听话。”

    “之杰的话也对。”包国富顺着说。

    每一个人,只称赞茜茜女儿的漂亮,没有人敢说半句令董茜茜难堪的话。只有董妈妈,当她和茜茜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不断埋怨:“你怎幺搞的?人家马小佩也养了两个儿子,你怎幺养了个赔本货?”

    “之杰说孩子很漂亮,他很开心。”

    “他开心有什幺用?他又不会给你好处!之信的老婆一连生了两个儿子,拿了差不多两千万。你呀!人家三分之一还不到。”董妈妈气得人都瘦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包家的规矩,重男轻女。而且之杰的妈知道你生了女儿,面色都变了。虽然她最疼之杰,但是之信有两个儿子,我看你两夫妻快要被打进冷宫了。”

    “妈,我没为之杰生儿子,我心里也很难过。包家的规矩我是知道的,我是非要生儿子不可,等我休息三个月……”

    “三个月?太多了,两个月就够啦!总之一年生一个,一直生它七、八个儿子。”

    “妈咪!我好担心,要是下一个又是女儿,怎幺办?奶奶一定很生气!”

    一年后,茜茜生下第二胎,又是另一个美丽的小公主。

    包国富夫妇看在儿子份上,而且,茜茜这个媳妇人纯品,全心全意养孩子,是是非非,很少发生在她身上。

    所以,包夫人和包国富都来慰问她,勉强挤出了笑容,包夫人甚至私下送了一只二十几万的钻石表给她。

    “下次可要养个儿子!”包夫人拍着媳妇的手背,笑着说。

    “三弟,加油啊!”之龙私下对之杰说:“别让老二占尽了光彩。”

    “大哥,生女儿一样有光彩,只是少领点钱罢了。”之杰毫不在乎:“有钱未必一定有快乐的,我和茜茜很快乐,我喜欢我的女儿,多养几个更好,你能否认,我两个女儿不漂亮,不可爱?”

    “老三,你真是个奇人,没有人会不喜欢钱的。”之龙用力摇头。

    “我和茜茜并不穷,要那幺多钱干什幺?除了不领男孙那份特有财产,我仍然可以把女儿教育成材。”

    “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人嫌钱多,而且,将来之信的儿子还可以再分家产,你的女儿,每人就只有那一点,没有更多的了。”

    “我和二哥是亲兄弟,我不想计较那幺多,不过,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之杰轻叹一口气:“我要去陪着茜茜,否则她妈咪又要为难她,我不想她受气。”

    “那老巫婆早就进了三嫂的房。”

    “真的?”之杰连忙跑进茜茜的房间,果然看见茜茜的眼睛有点红。

    “茜茜!”之杰坐在床边,握着妻子两只手,轻吻她一下问:“你精神不大好?”

    “之杰,对不起!”茜茜哽咽着:“我没有为你生儿子。”

    “为什幺要道歉?其实,我应该向你道谢,你又给我添了一个标致的女儿。刚才我去看过她,茜茜,她刚出生,就会笑了,她有一个大酒涡,好漂亮。”之杰兴奋的说。

    “漂亮有什幺用?”董妈妈坐在一旁冷哼着:“祖父、祖母不欢迎。”

    “谁说我爸爸、妈咪不喜欢我的女儿?”之杰瞪董妈妈一眼,为了生儿育女的事,这一年间,之杰和董妈妈吵了几次。

    “你对我发脾气有什幺用?”董妈妈翘起了嘴唇:“茜茜自己也知道的,你的父母重男轻女,她在包家,就快连立足之地也没有了,我看她怎样熬下去。”

    “之杰,”茜茜流下一串泪:“是真的,如果我再不养儿子,老爷和奶奶会讨厌我,我在包家会完全没有地位。”

    “董妈妈!”之杰站起来,大声说:“请你立刻离开这个房间。”

    “为什幺……”

    “茜茜刚生了孩子,我不想她不开心。”之杰打开房门,董妈妈悻悻然出去。

    “之杰!”

    “别怕!”之杰回到妻子的身边拥着她:“我们的女儿有父母喜欢就够了!”

    茜茜为了讨三位老人家的欢心,她一点也不敢怠慢,很快,她又第三度怀孕了。

    很巧,马小佩同时也宣布喜讯。

    “你们生产期很接近,当然,最好你先养儿子,然后马小佩生女儿。”董妈妈又兴奋了:“这一次我们可以气气她,把面子、钞票都抓回来。”

    “妈,”茜茜的心房卜通卜通的直跳:“要是这一次我再生女儿呢?”

    “不会,不会,不会,我看过所有的相士,他们都说你一定会生儿子。”董妈妈直指住她:“我现在警告你,如果你再生女儿,你可不要叫我妈妈!”

    “妈,你真的那幺喜欢儿子?别忘了我也是女儿。”

    “那是两码子事,我生女儿,没有人敢哼一声,可是你养了两个女儿,钱没有了,翁姑也讨厌你啦!连我也变成不受欢迎的人物。”

    “怎幺会?家里有什幺喜庆,奶奶一定不会忘记请你。”

    “总之,你再养女儿我就不认你做女儿,”董妈妈挥一下手道:“我已面目无光。”

    世界上的事,真是那幺巧,马小佩和茜茜同一天生产,小佩的孩子早一点出世。

    当董妈妈听见姑娘报喜:“恭喜老爷、夫人,二少奶养了个白胖的少爷。”她差点晕了过去。

    半小时后,另一个姑娘出来:“三少奶添了位美丽的千金!”

    “不,不,”董妈妈疯狂的叫:“搞错了!茜茜养的是儿子,她添了个小少爷。”

    茜茜躺在轮床上由两名护士从产房推出来,董妈妈扑过去,用力摇茜茜:“你不中用,养的都是赔本货,现在什幺都没有啦!”

    其实茜茜一听见医生说她又生了一个女儿,她已经放声大哭,董妈妈摇得她头昏转向,她就哭得更凄惨了。

    “走!”之杰推董妈妈:“你这疯婆子!”

    包夫人本来很不开心,因为茜茜养不到男孙。但是,见媳妇哭得那幺伤心,她也难过,她走过去把董妈妈拉开:“她刚生了孩子,别刺激她!”

    “她不争气,不争气……”

    晚上只有之杰和茜茜两个人的时候,之杰突然说:“我们移居法国吧!”

    “那怎幺可以?”茜茜幽幽的说。

    “为什幺不可以?我又不是第一次离开父母,我在法国住了十几年,他们也惯了。你放心,法国还有几间店子是我名下的。”

    “可是我妈咪,唉!她只有我一个女儿,她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我走了,她一定会很伤心、很寂寞。”

    “这是她的报应,她一直控制你,摆布你。茜茜,你不能一辈子依靠她,应该自己出一次主意,和我回法国去!”

    “是的,我应该有自己的主见。”茜茜靠在丈夫的怀里点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愿意跟你到天涯海角。”

    “我们到有幸福的地方。”之杰充满信心:“我们必有一个快乐的家!”

    (全文完)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