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彩虹急得如同热锅里的豆子,明天TEST数学其中一条数,她算了一个下午都算不出来,而且,还有半个月便考试了!

    “邱妈妈,立德哥去了哪里?”

    “他不是上学了吗?”

    “他前两天已经考完试,回学校干什幺?学校都开始放假了,大学通常比我们中学早放假一个月,迟开课一个月,一共放假四个月,他去打球了?”

    “不像吧!他打球多半穿运动装,今天他穿著得很整齐。”邱妈妈想着。

    “他大概回学校做实验,邱妈妈,叫司机把立德哥哥接回来。”

    “好!叫司机找找他……”

    没有找到立德,最后,彩虹知道,立德一定是和宋艾莲拍拖去了!

    她走进立德的房间,坐着等他!

    窗外,渐渐的昏暗,她有点疲倦,坐在椅子上,脑袋空空的,便睡着了。

    立德吃饭前回来,进房间,亮了灯,看见彩虹坐在椅子里,双手抱着数学簿在睡觉。

    立德本来想洗个澡然后去吃饭,他推了推彩虹:“怎幺在我的房间睡觉?”

    “立德哥哥!”彩虹揉揉眼睛,站起来,很高兴:“你终于回来了,我找你找得好苦。”

    “我和宋艾莲去看书展,你找我有什幺事?”

    “数学?!有条数,算来算去算不通。”

    “你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立德失望,他以为当彩虹听见宋艾莲的名字,会有小小妒忌。

    “是呀!各忙各的,没事找你干什幺?”彩虹迫不及待:“快教我数学。”

    立德退后,做了个慢着的姿势:“我记得你说过,有蔡乐宾,你的数学永远一百分,永远是数学王。”

    “是的!”彩虹黯然:“但是乐宾已经死了!”

    “既然有个蔡乐宾可以令你得到一百分,自然也有另一个人令你永远做数学王,你彩虹公主不愁找不到最好的补习老师。”

    “你不肯再帮我了?”

    “自从你有了蔡乐宾,你早就不需要我!”

    “他人都死了你还想怎样?”等待、绝望、被挖苦、被揭伤疤!彩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你连死人也不肯放过。”

    立德沉默,他不是这意思!

    “好!我不找你,我宁愿上天堂也不求你!”彩虹边哭边开了房门冲出去!

    立德好想把她拉回来,但是,回心一想,这被宠坏的女孩,一切太顺利了,要让她受点挫折!

    他忽然觉得很对不起蔡乐宾,不错,他生气,他妒忌,但这与蔡乐宾无关,人都死了,一切归于尘土,又何况乐宾死前把彩虹交给他!

    他根本不应该提乐宾,太伤害彩虹,乐宾的死。给彩虹重大的打击,立德是知道的!

    “不过,总不能现在就向彩虹俯首请罪,等会儿吃饭,逗她说话,晚饭后再教她数学!”

    彩虹一直奔回房间,倒在床上,把挂在床头的青竹蜻蜒,按在胸口上哀哀的哭!

    “乐宾,你怎能死,你死了我被人家欺负你看不见,乐宾,你回来,别剩下我!”

    被欺侮,怀念乐宾,令她心碎!

    哭归哭,怀念归怀念,但是数学始终要算,她是个好学生,不能因为伤心放弃自己的学业。

    她忽然想起韦航。

    她马上打个电话找韦航。

    在电话里哭着言语不清,但是韦航己感觉到她很伤心,他一面安慰她,一面说:“别哭,谁欺负你,慢慢告诉我。”

    “立德不肯教我数学……他叫我找乐宾……但……乐宾已经死了……”

    “不要哭了,休息一下,我马上来。”

    彩虹挂上电话,邱妈妈来叫吃饭,她不肯吃。

    陆太太去看彩虹,彩虹不肯开门。

    邱妈妈把儿子拉到一旁:“你到底对彩虹的说了些什幺,她哭得脸都肿了。”

    “知道啦,我吃过饭教她数学。”

    “她不肯吃饭!”

    “数学好她自然会吃,她宁可和自己过不去,也不会和肚子过不去。”

    “你去向她说声对不起,不就什幺事都没有了。”

    “我又没有对不起她,嘘!吃饭啦。”

    立德没有吃完饭,韦航就来了。

    陆太太看见韦航马上展露笑颜。

    立德心一沉,要是韦航代替了他,真是后悔莫及。

    “陆伯母,我可以去看看彩虹吗?”

    “当然可以,我带你……”

    彩虹开门看见韦航,就把他拖了进去。

    “乐宾一死,立德就欺负我了!”彩虹扑进韦航怀里,又再一次放声大哭。

    韦航轻拍着她的肩,拿出手帕来替她抹眼泪,轻柔的说:“让我看看你的数学,也许我还没有忘记,现在先别哭,数学要紧。”

    彩虹果然静了下来。

    韦航先看了她的数学书,点点头:“这些数我都算过,你算不出那条数,是计算过程中,有小许错误,这条数,我担保你五分钟就做好,因为你已计算了一小半。”

    “错在哪儿?”

    “呼啦!数算完了。”彩虹高举着双手,颊上泪痕未干。

    “小孩子。”韦航拍拍她的脸。

    “我肚子好饿,你吃过饭没有?”

    “还说吃饭,接了你的电话,我都吓傻了。”

    “我们去找东西吃。”彩虹牵着韦航的手,两个人走到楼下:“邱妈妈,我们肚子饿了。”

    “喜欢吃什幺?厨房已经准备好了!”

    “韦航,你说呢?”她望着韦航。

    “时候不早了,不要麻烦厨房,什幺方便吃什幺!”

    “不麻烦,厨房知道小姐还没吃饭。”

    “邱妈妈,今晚我想吃炒饭。”

    “好,扬州炒饭,生炒牛肉饭还是生炒鸡丝饭?”

    “生炒鸡丝饭,还要甜品。”

    “翡翠明珠!”

    “唔!主意不错,麻烦你了邱妈妈。”

    邱妈妈出去,韦航问:“什幺叫翡翠明珠?”

    “半个哈蜜瓜,里面有一个椰子呀!牛奶呀……香蕉……等雪糕球,哈蜜瓜是绿的,雪糕球是白的,不像翡翠和明珠吗?”

    “名字一定是你取的。”

    “对呀,你真聪明!”彩虹看见立德在露台,彩虹拉了韦航过去。

    “立德!”

    “啊!你来了。”立德看着他们手拉手,心里很不是味道。

    “立德哥哥,”彩虹握着韦航的手说:“你说得一点也没错,没有你,没有乐宾,我仍然可以做数学王。数我已算好了,明天又拿一百分。”

    “这证明世界上没有谁就活不了这回事不存在。”立德怨恨,但又怪不了谁,今晚的大好机会是他自己双手捧送给韦航这小子的。

    “吃饭啦!”邱妈妈来请。

    吃饭时,陆太太来看女儿,看见女儿哈哈笑,她就开心。

    她看一看饭厅的壁钟:“时候不早了,吃完晚饭超过十二点了,我们这儿有客房,韦航,今晚别走了,在这儿住一晚。”

    “太打扰了。”

    “等会儿你回去,房东太太又要骂你了,听我的话,明天上班也方便。”

    “房东太太很凶的吗?”

    “好凶,还要加房租呢,韦航无亲无故,一个人在外面住,房东太太又不准住客煮食,韦航一天三餐都在外面吃,孤伶伶的好可怜。”

    “韦航赚钱不多,房租占了一个不小的数目,那间房,也只能摆几件衣服和睡觉,想请朋友回家坐坐也不可以。”

    “那就不要在外面租房子住了,到我们家里来,我们有现成房子,一天几顿有人照顾,每天早上和陆伯伯一起上班,他有应酬可以叫司机先送你回来。”

    “不用受房东太太的气,又不必花那冤枉钱。”

    “住在老板的家,别人会说闲话。”

    “谁胡言乱语,叫你陆伯伯开除他,陆伯伯很信任你,你在他身边最好。”

    “下班还可以教我数学。”

    “一举三得,”陆太太一口咬定:“就这样决定了,明天把东西搬来。”

    韦航正想说什幺,彩虹大大舀了一羹雪糕塞进韦航的嘴里。

    从此韦航住进陆家,除了立德,每一个人都欢迎他,甚至佣人,因为韦航很随和,人缘也好。

    有时候,陆先生会叫他帮忙处理他的私人文件。

    刚巧彩虹要考试,韦航这私人贴身补习老师,十分受欢迎,韦航帮她温习,她考每一科都满有把握。

    韦航人很温柔,不会跟任何人吵,有时候,彩虹很刁蛮,很不讲理,韦航总是原谅她年纪小,又是女孩。

    韦航和彩虹,从未争吵过。

    立德存心要和韦航过不去,韦航就用笑脸政策,他很尊重立德,令立德无从下手。

    这天彩虹考完试,回家书包一扔,大大吸了口气。

    “考完试了?”邱妈妈给她送来了一杯冻西瓜汁。

    “脱离苦海!”

    “放假啦!”

    “还没有,得等成绩报告表。”

    “成绩一定很好。”

    “唔,这倒是真的,数学、物理、生物我都可以得优异奖。”

    “韦航的功劳不少。”

    “对呀!所以我要请他看戏,吃饭。”彩虹站起来,拿了书包,“邱妈妈,我去洗个澡睡一觉,昨晚三点才睡,好困!”

    她睡了一下午,有人敲门,她半睡半醒,“进来!”

    进来的是韦航,他满面春风,走到床边低头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睡够了没有,公主!”

    “是睡美人。”彩虹打量他:“你看来很开心。”

    “我今天发薪金,你猜我有多少钱?”

    “四千八,爹爹早就说了。”

    “五千五。”韦航忍不住地笑:“我从未拿过那幺多钱。”

    “多了七百。”彩虹睡意全消,从床上坐起来。

    “陆伯伯说我表现好,七百元是奖励,三个月后,他还会正式加我薪金,他叫我好好努力。”韦航说:“我已经很满足,不想再加薪金。”

    “没有人不喜欢加薪水。”

    “我住你们的,吃你们的,用你们的,五千五百元已经变了零用钱,我又不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凭什幺拿那幺多钱?”

    “你替我补习,我也没有算钱给你。”

    “替女朋友补习还要收钱,这简直是笑话,彩虹,你快起来。”韦航拖了她一把:“我在仙境房订了桌子,今晚我真的请你吃牛扒。”

    彩虹跳下床,她光着脚板到里面化妆间,打开衣柜,翻了翻叫道:“韦航,我拿不定主意,该穿什幺衣服?”

    韦航跟了进去,很专注的选择,说:“你的衣服也不少,这玫瑰红的裙子很漂亮,发光的,一层层。”

    “你很有眼光,这是今年最流行的,西班牙式膝上裙,闪银,是晚装。”彩虹把裙子拿出来:“头发呢,梳个髻,成熟一点好不好?”

    “不好,小女孩何必装成熟,你很少散下长发,就散下长发,左右两边绑一只银色蝴蝶结,像公主。”

    “你对女孩子很有研究,卓若姿教你的吗?”

    “以后别再提这个名字,啊!好象你不让提起乐宾的别针。”

    “吃醋吗?”彩虹边笑边绑着美丽的长发。

    “我有资格吗?”

    彩虹作势用刷子敲他的头:“你也要换衣服,我像公主你可不能像乞丐。”

    “我去换衣服,回头来接你。”

    彩虹左手挽着韦航,右手拿着一个小盒子似的金色晚装手袋。

    他们在休息间喝餐前饮品。

    突然有两个人站在他们面前,彩虹抬起头,看见韦航很有礼貌的和那女孩子打招呼。

    女的变了脸色,呆了呆,后来又打量着彩虹,然后和她的男伴坐在另一边。

    但她仍然常常把视线拉过来。

    “她是谁?”

    “她就是卓若姿!”韦航很平和的说。

    “啊!”彩虹开始注意她,二十四岁的年纪,不算太漂亮,但的确很温柔很有女人味,是那种令英雄折腰的女郎,她当然没有彩虹漂亮,但很成熟,尤其是她的身段。

    “她的确很迷人。”彩虹说。

    “是吗?”韦航淡淡的:“我直到今天才发觉,她并不适合我。”

    “她还不够好?怎样的女孩子才适合你?”

    韦航脸上白里透着红:“我不能说。”

    “不肯说真话,你有秘密?”彩虹耸耸肩:“对,我忘了坐在你对面的小姐,是你的爱人,也许我根本不应该留在这儿。”

    “彩虹,与其让你误会我瞒你不够坦白,我宁愿被你掴一记耳光。”韦航顿了顿,垂下眼皮:“我觉得你比卓若姿可爱,我喜欢你这一类型的女孩子。”

    “我?”彩虹马上难为情,喝了口橙汁,到处望。

    女服务生过来请他们进餐。

    韦航握着彩虹的手把她牵起来。

    卓若姿死盯着他们,彩虹反而不好意思。

    “你是向卓若姿示威吗?”彩虹轻声说。

    “有一点,失去她,我不单可以生存,还找到一个比她更好的女朋友。”韦航坦然承认:“当初她扔我,我可怜得像只流浪狗,还愚蠢到自杀,现在我否极泰来,露点骄态也值得原谅。”

    吃头盆龙虾沙津时,卓若姿也进来了。

    “和她一起的男人是谁?”

    “她爸爸给她介绍的白公子,白公子的爸爸也是银行家,门当户对。”

    “那位白公子没你好看,没你潇洒,有个钻石山也没有用,我勉强给他五十分。”

    “我呢?”

    “七十八分。”彩虹想都不用想。

    “你看,我找到的女朋友一百分,她找到的男朋友才五十分。彩虹,我真感激你那天救了我。”

    “所以我今天可以吃黑椒牛扒。”

    “我还会补送你一份生日礼物。”

    “下一个月吧!这个月你必须缝两套新西装。”

    “我住在你家里,总不能白吃白住,我应该拿多少钱给你妈咪?”

    “不要给她钱,她会生气的。只要对爹爹忠心,好好为他做事,爹妈都会很开心。”

    “努力工作是我份内事,我想送一份礼物给陆伯母,帮个忙,替我挑选。”韦航求她,卓若姿在他不远处,但是他完全没有分心。

    “好!星期六我接你下班,你请我吃午餐,我陪你缝西装,买礼物!”

    “一言为定!”韦航很高兴,侍者把一餐车的水果推来,韦航为彩虹要了哈蜜瓜。

    边吃边谈笑,连卓若姿和白公子走了,他们也不知道,还在吃冰冻的朱古力棒。

    韦航送了一个法国名贵皮手袋给陆太太,邱妈妈常照顾他起居,因此,他也送了一对真金耳环给她。

    陆太太和邱妈妈都很开心,人前人后,老赞韦航,说这个男孩子心眼好。

    这天,韦航上班去了,立德和彩虹在放暑假。

    “韦航很会收买人心。”立德说:“他送了什幺名贵礼物给你?”

    “什幺也没有送。他自己缝了两套西装,买了礼物给妈咪和邱妈妈,还要为自己留下一些零用钱。”彩虹坦坦白白的说。

    “倒会为自己打算,缝两套西装充场面,女朋友呢!连颗花生米也没有。”

    “西装是我要他缝的,他住在我们家里,不能太寒酸,况且我又不是要男朋友送礼物的人。”

    “韦航认识你,真是三生有幸。”

    “我也有好处,上个学期我有两个A,这个学期我有五个A,如果他不替我补习,我的功课不会进步神速,算起来,尊师重教,我应该送他礼物才对。”

    “你送给他的还不够多?”

    “我从来没有送过东西给他。”彩虹拿了个青蜜李走出露台,坐在一张滕椅上。

    “没有?”立德也拿了个苹果追出去:“你送他命一条,一份好工作,一个家,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有爱!”

    “那就谁也不欠谁,拉平。”彩虹忽然皱起眉问:“你刚才说,还有什幺?”

    立德举起一只手指:“爱!”

    “什幺爱?”

    “当然是爱情,难道是母爱。”

    “呵!”彩虹耸肩一笑:“我爱韦航吗?怎幺我不知道。”

    “这叫当局者迷!”

    “根本没有这回事,我承认喜欢韦航。但是,爱?门儿都没有!”

    “你何必欺骗你?”

    彩虹反问:“爱是罪?有罪也与你无关。根本我连爱是什幺都不懂。”

    “你不爱蔡乐宾吗?”

    “乐宾爱我,但是,我还没有爱上蔡乐宾,不过,假如他还没有去世的话,我想,我必然会爱上他。”

    “你口口声声说不爱韦航……”

    “不是不爱。”彩虹马上更正他:“是未爱,可能明天我会爱上他。”

    “既然还没有爱上他,何必急巴巴向他-媚眼?”

    彩虹眼一瞪:“-媚眼是什幺意思?”

    “你很纯情!”立德嘲弄她。

    “不是纯情,是无知。”

    “好,你肯承认无知,我告诉你,譬如你看见韦航,马上小鸟依人的靠过去,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拖着韦航的手,声音突然温柔起来,望着韦航痴笑……等等,总之一一难数!”

    “啊!我明白什幺叫-媚眼。”彩虹点了一下头,心里气得很,立德伤人不用本:“我好象没向你-过媚眼,很遗憾。”

    “我讨厌这一套,肉麻。”

    “那幺说,宋艾莲没向你肉麻过。”彩虹嘿嘿笑:“可怜,八成是宋艾莲将来也不会爱你!”

    “你不要提宋艾莲。”立德指着她,瞪大眼:“我才不稀罕女人!”

    “你可以提蔡乐宾、韦航,我为什幺不可以提宋艾莲,宋艾莲是天神!”

    “你再提她我打你。”

    “我才不相信?打我?我活了十八年还没尝过被打的滋味呢!”彩虹把蜜李核子掷向他的脸上说:“打我?”

    立德举起手就要打下去,邱妈妈追出来,大喝一声:“立德,放下你的手,你为什幺总爱和彩虹闹,你不可以让让她吗?”

    “让她!就因为人人让她,你不知道她有多坏?”

    邱妈妈拍开儿子的手:“好坏也轮不到你教!”

    刚巧韦航下班回来,彩虹对立德说:“我现在又向韦航-媚眼了!”

    “下贱!”

    “什幺?”彩虹尖叫,扑向立德,如果邱妈妈不是在当中,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韦航马上走过去,把彩虹拉开:“又吵架?”

    “他骂我下贱,他还骂我向你-媚眼。”

    彩虹眼睛一红,鼻子一酸:“他把我形容成不三不四的女人。”

    韦航轻拥着彩虹,很温和的对立德说:“你们从小一块长大的,想到什幺就说什幺,也不需要太斤斤计较。不过,大家都成长了,有些话,比如伤对方自尊心的话,最好避免不要说,尤其彩虹是个女孩子。”

    立德脸一变,又红又黑:“我和彩虹的事不要你管,疏不间亲,懂吗?我也不用你教训,别以为自己是彩虹的爱人,门儿都没有。”

    “住口,你这草野山夫!”邱妈妈用力推儿子,边推边骂:“韦航的话,句句合情合理,你不好好思过,还骂人,如果你不向韦航和彩虹道歉,我今天不放过你,你这小子,气死人!”

    “邱妈妈,说话嘛,每人一句,谁都会有错,小事情何必道歉,你也别生气,根本是小事。”韦航牵起彩虹的手:“我们出去走走。”

    邱妈妈还在骂儿子。

    韦航和彩虹绕着花园散步,彩虹一直没有说话。

    “还生气?”韦航挽着她的肩膊,好温柔。

    “你不知道,我和立德一起成长,不错,立德是粗胚子,脾气又躁,他一直对我很好,更不会打我。”彩虹幽幽:“现在他全变了!”

    “怎样变?”

    “针对我、挖苦我、蔑视我、侮辱我,我也不知道什幺地方得罪他,他那幺恨我。”

    “他根本不恨你,他喜欢你。”

    “喜欢个鬼,他常气我,说话有刺的。”

    “他吃醋。”

    “他这个人,有大男人主义,宁愿吃点油也不会吃醋,他是存心跟我过不去。”

    “你还是小孩子。”韦航笑了笑:“你根本不懂!”

    “不解温柔,粗胚子。”

    “这话你说对了,立德是不解温柔,心里想的,和做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别提今天的事,你喜欢立德吗?”

    “喜欢他做我的哥哥!我没有哥哥嘛!”

    “小孩子!”韦航又拍了拍她的头:“你也没有男朋友,有否想过立德会成为你的男朋友?”

    “不要,不要!”彩虹连忙说:“一辈子没男朋友也不要他!”

    “漂亮的女孩子怎能没有男朋友?”

    “你呢!”彩虹仰起脸。

    “我可以吗?”韦航站着,握着彩虹双肩,低下头,在她的颊上吻了一下。

    彩虹偎在他身边,用手环着他的腰,韦航好想亲她的嘴,那时候,走过两个男孩子叫:“冰淇淋!”

    韦航马上停住了,这儿毕竟是街上:“那边有雪糕车,给你买个雪糕筒。”

    两个人一边吃雪糕,一边谈笑,刚才在家的不愉快,转眼就忘记了。

    “韦航,星期六我们去探吉婶!”

    “好极了!”

    “我答应过给吉婶买香肠、开心果……”

    “火腿!”韦航提醒她。

    “对,火腿,我要给她买一大袋。”

    “吉婶还说我走运,其实,她也走运。”

    “走运?”

    “吉婶命好苦,丈夫死得早,留给她一点钱,可是儿子大了又要出海,她孤伶伶的一个人,我又难得去陪她一次,你不但去陪她,还送她礼物。”

    “为什幺不多抽空陪她?”

    “卓若姿不喜欢乡下地方。”

    “她不喜欢,你可以自己去?”

    “我每天下了班都陪着她,哪来的时间?”韦航合心合意:“现在好啦!我们都喜欢吉婶,她以后不愁寂寞了。不过,星期六只有半天时间,为什幺不选星期日,星期日可以玩它一整天。”

    “吉婶那儿不是有空房子?”

    “你想在吉婶那儿度宿?吉婶当然开心,我们还可以在山顶看日出,但陆伯伯可能不放心你在外面度宿?”

    “你是住在我们家的,我和你一起出去,应该不成问题,吉婶又是好人,没什幺可怕的!”

    “你真可爱!”韦航握起她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就这样决定了!”

    “谁改变主意谁要受罚,现在我们回家吃饭。”

    “看见立德,别跟他吵了。”

    “谁有空跟他吵!”

    韦航和彩虹牵着手回家,刚巧立德出去。

    “又去找宋艾莲。”

    “立德并不爱宋艾莲,起码在今天之前。”

    “他好专一的,来来去去一个宋艾莲。”

    “我见过立德和宋艾莲在一起,立德看艾莲时,眼中没有感情。”

    “你还会看相。”

    “我不懂相学,那与相学无关,是直觉!”

    “宋艾莲对立德呢?”

    “倾心相爱!”

    “不公平!”彩虹低声嚷:“宋艾莲很好嘛!哪一样配不上立德?”

    “人与人之间要讲缘份。”

    “我们有没有缘份。”他们已走进客厅,邱妈妈说:“吃饭啦!”

    “那天你在海里救了我,那是缘,有没有份,那要看将来,决定权还在你手上。”

    “为什幺?”

    “也许你将来不喜欢我呢!”

    “不会的!”彩虹很肯定:“将来一定有缘份!大团圆结局。”

    “什幺有缘有份?”陆太太问。

    彩虹满脸通红。

    “陆伯母,我们在说立德和宋艾莲。”韦航怕彩虹下不了台,饭也不吃。

    “刚才他还说在家里吃饭,晚餐一开,他就跑了,这孩子,越来越野。”

    “妈咪!立德哥哥在拍拖嘛!”

    “拍拖是件好事,为什幺总不见他带女朋友回来?应该介绍给大家认识。”

    “也许时机未成熟吧!”

    “唉!我们老了!”陆太太望住邱妈妈:“孩子都长大了!”

    “我早晚给立德气死,牛脾气、硬脖子、举世无双。”

    “他一向不是挺孝顺你?”

    “孝顺?几世纪前的事了!”

    “邱妈妈别生气,”彩虹为她挟菜:“吃只大虾。”

    邱妈妈眼睛红红:“还是彩虹最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