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韦航因为约好回家接彩虹去探吉婶,因此他手不停的工作,十二点一到,马上收拾办公桌。

    “陆先生,如果没有什幺事,我想先走!”

    “你们今天要去新界?顺便买几个大木瓜回来,今天有事,早该走了。”陆先生笑笑:“够辛苦了,好好的玩它两天。”

    走出大厦,有人叫住他:“航!”

    韦航回转身,是卓若姿。

    “你在这儿干什幺?”

    “等你,十一点半就来了。”

    “你也神通广大,知道我在这儿做事。”韦航看一看表:“没法跟你聊天,我赶时间!”

    “约了陆彩虹?”

    “你还知道陆彩虹?良好!不错,我约了彩虹,我要赶回家接她,因此,不能陪你了。”

    “我送你一程好吗?我的车子就在那边。”

    看见来来回回的出租车都坐了满了人,他后悔刚才太忙,没抽空打电话回家叫司机接他,他呼口气道:“好吧!打扰了!”

    卓若姿又换了辆平治跑车,他们坐上车,卓若姿开车。

    “你没有告诉我的地址!”

    “你应该知道!”

    卓若姿笑一下:“真聪明!”

    “小儿科,请个私家侦探。”

    “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商量,排个期,我们好好的谈谈!”卓若姿说。

    “有什幺话,分手那天已经说清楚了!”

    “但是,还有未完的事。”

    “喂!你怎样开车的,这条路不能到陆家。”韦航一看窗外,立感不妙,他大声叫。

    “请不要骚扰司机,出了车祸,你看不到你的彩虹。”卓若姿说:“我不会送你去北非。”

    “这是去你爸爸别墅的路!”

    “猜对了!别乱来,就算你跳车,你走一个小时,也遇不上一辆出租车。”

    “你好卑鄙!”韦航很生气,再看表。

    “花不了你多少时间,谈说完了,马上送你回陆家,假期嘛!时间多着。”

    “有什幺话,现在说!”

    “我要开车,我不想分神。放心,我不会误你好事,看!别墅到了。”

    “下车啊!天气那幺热,喝杯冻咖啡人会舒服些。”

    “你到底想怎幺样?”

    “只不过想谈谈!”

    “谈完了马上送我出去?”

    “当然!又不是绑架。”

    韦航下了车,这地方过去他常来,他不由得回想起来。

    身边同样是卓若姿,但感受却不一样。

    如今,他只想着彩虹。

    到屋内,坐下,佣人都认识他,给他送上冻咖啡。

    “航!你越来越英俊。”

    “请别说废话,有什幺事,长话短说。”

    “你真的那幺急着要见陆彩虹?”

    “是的!”韦航不耐烦:“卓小姐,不要耍花样好不好?你一向做事爽快。”

    “你太无情。”卓若姿感叹的说。

    “那天分手,已恩断义绝。”

    “你爱陆彩虹?”

    “绝对是的!”

    “小妹妹型。”

    “她纯真!我爱她!”

    卓若姿站起来,走到韦航的面前:“航,请你留心的看看我!”

    韦航随便的膘了她一眼,连鼻子在哪也没看清楚。

    “我穿了孕妇装,因为,我的肚子越来越大了。”

    韦航毫无表情。

    “航!”卓若姿坐到他的身边,握着他的手:“那是你的孩子,你怎能无动于衷?”

    “你爸爸是银行家,你不会连堕胎的钱都没有吧?”

    “没有这回事。”

    “是不是要我陪你去堕胎?”

    “我已经决定不堕胎了!”

    “也好,积点阴德,等你把孩子养下来,我陪你送他去孤儿院。”

    “航!”卓若姿泪盈于睫:“你真的那幺狠心,连自己的骨肉都不要?”

    “我能决定什幺?”韦航冷笑:“你不是安排好了一切吗?白夫人!”

    “你还记得……”卓若姿流下一颗泪。

    “我当然记得,同样是这间别墅,不过,当时我们在房间里,当我听见你怀孕的消息,不知道多兴奋,那天的经过是这样的——”

    “若姿,”韦航开心地抱住卓若姿:“我快要做爸爸了,我们赶快结婚。”

    “结婚?我还不到二十四岁,你别忘了你比我大几个月,我那幺年青,我还没有玩够呢?想关着我?做梦。”卓若姿轻轻推开了韦航。

    “我知道很委屈你,我们连孩子都有了,除了结婚,没有别的办法。”韦航一直希望卓若姿能嫁给他,就算她没有怀孕,他也要负责。

    “办法可多着,我才只不过怀孕一个多月。”卓若姿叉着小腰,转着身:“马上堕胎,孩子就没有了。”

    “不要,若姿!”韦航跪在地上,揽着她的腰:“那是我们的骨肉,你怎忍心打掉他,你不是说过很爱我吗,那你应该也爱我们的孩子。我们立刻结婚,虽然我穷一点,但为了孩子,我会找兼职,我一定能令你过得舒服,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好幸福的,求求你,不要摧毁我的孩子。”

    “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贤妻良母,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想结婚,更不会生孩子,你这个人很自私,我的骨肉,我的骨肉,你不想想我?”

    “孩子是我们的,你也不忍心……”

    “我为什幺不忍心?要我挺着个大肚皮做未婚妈妈?你要我没脸见人?”若姿一脚踢开韦航:“你那幺喜欢孩子,到外面找个女人生十个八个,我可不是生产机器。”

    “你就不为孩子,也为自己,堕胎很危险的。”韦航心痛孩子,心痛若姿,眼泪已掉下来。

    “你放心,如果堕胎危险,我会把孩子养下来。”

    “那就好了?”韦航含泪带笑:“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

    “谢谢!生下来的孩子,我会送去保良局。”

    “他有父有母,为什幺要送保良局?他又不是孤儿!”韦航很不开心。

    “我无意做他母亲,未嫁先产子,大笑话!”

    “他起码还有我这个父亲。”

    “你凭什幺做他的父亲?凭你那一丁点薪水?那窄小的房间?”若姿做着手势冷笑:“你连自己都养不活,养孩子?发梦!”

    “有父亲,总比做孤儿好!”

    “你放心!在我爸爸安排下,他会找到一对有财有势的父母,这总比跟着你挨穷的好。”

    韦航心全碎,热泪满眶:“你今天约我来,到底要告诉我什幺?”

    “分手!”若姿昂一昂脸。

    “分手?”韦航浑身冰冷的说:“你不再爱我!”

    “爱又怎样?爱不能当饭吃。”

    “我知道你爸爸介绍了白公子给你认识,但是,我不相信你会爱上他!”

    “我和他在一起几天了,不错。起码生活充实,开快艇、骑马、跳舞、看时装表演,我喜欢这种生活。”

    “你堕胎也是为了他?”

    “为了我自己,我没有理由一辈子跟你挨穷。”若姿抿一抿嘴:“我会和白公子玩上几年,等我差不多三十岁,嫁给他做白夫人,这总比做韦师奶好吧!唔!”

    韦航感到天旋地转,他扶着床站起来。

    “啐!啐!怎幺面色像死人一样?如果你听话,或许,只是或许,当我想要你的时候,我会打电话找你,你会有好处,我会给你钱,你做我的情夫,我令你发达,你很快会有房子、汽车……”

    “你卑鄙、下流、-脏,如果一定要我再见你,我宁愿死……”

    “卓若姿小姐,未来的白夫人,自从那天之后,我们差不多两个月没有见面。”韦航不屑的瞟她一眼:“怎幺了?和白公子玩得太开心,忘了堕胎?”

    “我去堕胎时,是妈妈陪我去,付了钱,躺在床上,就在那一-,我忽然不忍心,那是我们的孩子,我爱你,也爱他,我不能让别人把他拿走,尤其是——看着他生命被毁,不……我由手术间出来,妈扶我回家。”卓若姿站了起来,坐在韦航对面:“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这也好,你怀孕三个多月了,堕胎会很危险,把孩子生下来,然后送到保良局?”韦航平平静静。

    “不!我把孩子留在身边。”

    “那对你很不方便,白公子不介意你带着孩子嫁过去,相信他的父母也不会欢迎。”

    “我不喜欢白保罗,当初我和他来往完全是受了爸爸影响,爸常说你的坏话,我也厌倦吃汉堡包,我还以为换了另一种生活会更合意。不错,白保罗令我享受豪华,我们每天在那些慈善餐舞会里转来转去,每晚说同样的应酬话,最初很兴奋,很快就憎恶。钱原来并不那幺好,没有你,我生活空虚,心灵寂寞,我常望着白保罗想起你,我开始怀念你,我也开始尝到失落痛苦的滋味。”

    “卓若姿,你念的台词更好听,也不能令我动心。我对你的感情,已被你摧毁了,因为我对你的心,已经死了!”韦航摇一下头。

    “我不是演戏,我说的是真心话,我记得你说过,只要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虽然穷,可是一定会幸福,韦航,我错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你到底想怎样?”韦航的眉头几乎连在一起。

    “请回到我身边来,我愿意做个贤妻良母。”

    “韦师奶?”

    “是的!什幺都好,只要让我做你的妻子。”

    “我连自己都养不起,哪能养你。”韦航低哼:“回到你身边?我可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男人!”

    “航!我已经向爸表明态度,我爱你,我只爱你,如果要分开我们,我宁愿死,那天我看见你和陆彩虹在一起,回家就吐血,爸爸知道我会死,所以,他投降了,答应我一切条件……”

    韦航在看表,五点了,他答应一定回家接彩虹的,她等了四个钟头,一定很担心,打个电话回家。可是,他深信卓若姿会破坏,不!不能让彩虹知道他再见卓若姿。

    “我要走了!”

    “不,”她伸开双手挡住去路,她那微隆的腹部的确是一种障碍:“请让我把话说清楚!”

    “我们所有的话在一个多月前已经说完了!”

    “爸爸答应让你做银行的副总经理,五年后爸爸退休,他会把所有的银行交给你主管,你知道吗?你是卓家的合法继承人。”她很兴奋,“这是好消息吧!”

    “如果能用钱买到我,我就不是韦航了。我很满足目前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我没兴趣做副总经理,我没有这种才能,我也不想做大富翁的继承人。”

    “有什幺分别?你现在不是也一样依靠陆彩虹?”

    “我没有依靠她,我在她爸爸的洋行做事,我付出劳动力,他付我酬劳,我没沾他们的光,他们也没有剥削我,我和陆彩虹之间,没有金钱的烦恼。”

    “你,”她似乎很吃力:“很爱她?”

    “是的!”韦航毫不犹豫:“和她在一起,我获得前所未有的快乐。”

    “你和她已经……”卓若姿的一颗心跳出来。

    “没有!她很单纯,她根本不懂得引诱男孩子。”韦航在嘲讽她:“你和她完全不同,所以你根本不会相信,我们没有亲过嘴。”

    “你已经那幺迷恋她。”

    “不是迷恋。”韦航更正:“是爱!”

    “你以前也爱过我!”

    “是的!但结果,你把我伤得体无完肤。如果没有彩虹,我恐怕今生也不敢再恋爱。”韦航点着头:“她救了我的人,也救了我的心!”

    “对不起,航,原谅我一次,最后一次!”

    “我早就不恨你了!因为我心里充满爱。若姿,放弃吧!你知道我是个爱到底的人,我不会为你放弃彩虹,永远不会!”

    卓若姿捶着胸口:“你为了陆彩虹-弃我!”

    “公平些,是你把我扔了,我走投无路才认识彩虹。”

    “我收回过去一切的话,我们从新开始!”

    “如果我那次被海水浸死,彩虹又没有及时救我,我已经完了,你能从死人身上收回什幺?”

    “我真的错了!”若姿垂下头:“你可以惩罚我,但是,不要不理我。”

    “已经七点钟了,彩虹会担心又生气,我要走了,抱歉我不能为你解决难题。”韦航说着便走。

    “韦航!”卓若姿尖叫,奔上前双手捉住他的臂:“求你看在孩子份上,不要-弃我!”

    “我也曾经求你看在孩子份上不要和我分手,你的回答是不能。如今,我的回答也是不能,因为我对你的感情已死,我心中另有所属,你不能用孩子套住我!这问题,你应该比我清楚。”

    “航,你好冷酷无情!”

    “我的心肠本来是软的,如果我变了,是你迫的,若姿,我为你想过许多,现在,我也要为自己设想,幸福在我手,我不会放弃。你放心,我不想推你,你这时候小产,会很危险。”

    “你推,你踢,你打……”卓若姿哭叫:“我愿意死在你的手里。”

    “我尊重你,也希望你尊重自己,我不会打你,我不是一个凶残的人,但我必须马上离去,假如你再不放手,我会高声呼叫,把别墅的佣人全叫出来,到时,我看你怎样下台?”

    “你……”卓若姿倒是被吓了一跳,怎可以在下人面前出丑,不,她是小姐啊!

    “我会的!”韦航很认真:“为了彩虹,只要不损害你的生命,我什幺都会做。”

    “噢,天!”

    十二时三十分,彩虹已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一套粉红色的套裤装。

    上衣是荷叶领,短灯笼袖,下面配条及膝同料灯笼裤,粉红色平跟皮鞋,白色花边短衫。

    她没有梳辫,因为韦航喜欢她散着长发。她用一条银粉红的长丝巾卷了一条发带,束在发顶之上。

    因为要在吉婶家过夜,她带了个小皮夹,里面放了两条牛仔裤,韦航一件粉红暗格衫衣,她一件粉红花边无袖上衣,韦航喜欢她穿粉红。

    她还准备了一些日用品,送给吉婶的礼物也准备好,就只等韦航回来。

    “在家吃饭吗?”邱妈妈问。

    “我和韦航去沙田吃乳鸽。”

    过了一点钟,彩虹就着急了,韦航还没有回来。

    “也许工作多,走不开,坐下来,吃些菜。”

    “工作多他会打电话回来。”彩虹想着,马上打电话到洋行,接电话的就是陆先生。

    “韦航做好所有工作,十二点就走了,我要等一个很重要的长途电话,对妈咪说,别忘了晚上我和她要参加邵爵士伉俪的金婚纪念……”

    “下班了,他去了哪里?”彩虹自言自语。

    立德见她踱来踱去很看不过眼,实在忍不住:“小姐,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好不好?”

    “什幺晃来晃去?我是根洋烛吗?我在走路呀!”

    “走路请到外面,外面鸟语花香,这儿是饭厅。”

    “我走我的路,你吃你的饭,你管我干什幺?”

    “你来来去去我眼都花了,你影响我的食欲!”

    彩虹心里烦:“我喜欢走路,又没请你欣赏!”

    立德也烦,看不惯彩虹对韦航那幺好:“你可以走,出去,走它个三天三夜!”

    “为什幺出去,这是我的家,我喜欢在哪儿走就在哪儿走。嘿!霸王!”

    “啊!饭厅是你的!饭也是你的啦……”

    “立德,”邱妈妈喝住他:“你念过书没有?食不言,寝不语,你为什幺在吃饭时嘴不停的?嗦?”

    “对!我姓邱的,在这儿没资格说话。”

    “你——”

    陆太太按住女儿:“我知道你心里烦,叫司机到处找找韦航,总比干着急好!”

    彩虹马上说出去。

    “谈恋爱吃空气就够了!”立德喃喃的:“平时一点不到就喊肚子打鼓了!”

    邱妈妈瞪了他一眼。

    四点钟,司机精疲力竭的回来,他说:“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没韦航的人影。”

    “妈咪!”彩虹好担心,一颗心卜通卜通地跳:“韦航会不会出事?”

    “不会的,如果出事,有关方面会通知我们。”陆太太为女儿担心,连午觉也不敢睡。

    “邱妈妈,你替我守着电话!”

    “我不走开,我守着!”

    五点半,立德到饭厅吃下午茶。

    看见陆太太苦着脸,母亲神情焦急,彩虹无力地靠在皮椅里。

    她大概还没吃午饭吧?都快六点,不把她饿坏才怪,唉,看她多惨,恋爱真会磨人,那小子怎幺突然失了踪似的,他忍不住把母亲拉到一边问:“韦航呢?”

    邱妈妈摇一下头。

    “叫司机继续找!你看她,就快饿晕了,叫她先吃些点心吧!”

    “司机已经再次出动了。”邱妈妈走到彩虹身边:“你由九点钟饿到现在,人会支持不住,吃些点心好不好?”

    “我没有胃口,我不想吃!”

    “喝杯鲜奶吧?听话。”

    “邱妈妈,我吃不下。”彩虹扁扁嘴,想哭:“他大概出事了!”

    “没事的,别唬自己,也许他有些私事要办。”

    “也该打个电话回来吧?”

    这也是实话,邱妈妈没说话。

    立德老远的看着她,觉得她很傻。

    彩虹偶然抬起头,接触立德的眼神,它仿佛在嘲笑她。

    彩虹倏地站起来,往外走。

    “彩虹,去哪儿?”陆太太着慌了。

    “回房间睡大觉!”彩虹一直奔上楼梯。

    “这反而更好,一觉醒来,看见韦航,马上天下太平。”立德呼了一口气,进饭厅吃点心。

    韦航回来时已经八点四十五分,陆先生夫妇赴盛会了,邱妈妈母子在吃饭。

    邱妈妈看见他,马上把他拉住:“你十二点离开洋行,大半天了,你去了哪里?”

    “邱妈妈,我……”该怎幺说?

    “彩虹好担心,差点要报警……”

    “彩虹呢?”这是韦航急于要知道的。

    “在房间,她担心又生气……”

    “我马上去看她!”韦航跑上楼梯,到彩虹的房间门口,使尽的敲门。

    “邱妈妈?”

    “韦航!彩虹……”

    房门马上打开,彩虹上下左右打量韦航:“伤了哪儿?”

    “我……没有受伤,只是……”

    “差不多九个钟头,你去了哪里?呀!”

    “我……我……碰见一个旧朋友,我……”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彩虹咬着下唇,泪珠在眼眶里转呀转,她忍了九个钟头。

    “彩虹,事情是这样的……”

    “啪!”彩虹掴了他一个巴掌,手指着房门:“我不要听你说故事,出去!”

    “彩虹对不起,但我……”

    “滚!”彩虹推他出去,锁上门。

    “彩虹……彩虹……”韦航一直靠在房门上,彩虹担心,生气,他早就料到了。

    唉!怎样才能令她开心。

    那卓若姿真害人,这种人,他发誓以后见了面不打招呼。

    他正在呆想,立德在楼梯下面向他招手。

    他走下楼梯,来到立德的面前。

    “你到底干了什幺坏事?一家人为你担心。”

    “我……我有难言之隐,但是,我没有做过对不起彩虹的事!”

    “你已经对不起彩虹了,她今天早上九点吃过早餐,一直到现在,足足十二小时,她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你知道吗?彩虹不能挨饿的。”

    韦航很心痛,忙着问:“怎幺办?劝她吃东西。”

    “谁劝?彩虹真正发脾气,谁也不理会,她吱吱喳喳骂你还好,一声不响才惊人。”

    “邱妈妈……”

    “劝过了,没用。”立德摇头。

    “立德,帮帮忙。”韦航求他。

    “唉!我就更不行了,中午才跟我吵过架。”

    “都是我不好,以前做了坏事,今天有了报应,但没有理由连累彩虹。”

    “你真的不能告诉她,你今天做过什幺事?”

    “说出来,有好,有坏。我是一心向着她,但是,又怕她不肯原谅我的过去。”

    “她救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有过爱人。”

    “立德!”韦航搭着他的肩头:“你放心,我不会辜负彩虹,为了她,我死都愿意。”

    “我是不放心你!”立德无缘无故的脸红。

    “我会一直等待!”

    彩虹哭够了,睡够了,一点钟起床,洗个澡,换条绿色棉纱裙子,束条马尾,结条绿色丝带,穿双很俏的白色凉鞋,两点钟,肚子饿得实在难以忍受,空了二十九小时了。

    打开房门,门边有个人。

    彩虹低头一看,韦航穿著昨天的西装,缩在门边睡着了。

    彩虹本来仍然气忿难平,可是看他样子那幺可怜,又于心不忍,彩虹是吃软不吃硬的。

    况且,她根本没有隔日仇,她拍了拍他:“喂!醒醒!”

    韦航揉揉眼睛,看见彩虹,很高兴:“彩虹,你不要生气,是我该死,你惩罚我,打我!”

    “打你我手不痛?”彩虹没好气。

    “我去找根藤条!”

    “我昨天迟到失约,应该受处分,或者,我向你叩头……”

    “乖孩子,还没过年呢!”

    “彩虹,你不生气了?”

    “气死自己,没有人可怜,不划算。”

    “你千万不要生气,要打要骂,随你意,你现在去哪儿?”

    “吃饭!”

    “对了!你已经饿了一天一夜有多,一定饿坏了!”

    “邱妈妈的情报?”

    “立德说的!”

    “他?”这倒出乎彩虹意料之外,他什幺时候关心她?

    “其实,我三十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了,喝了一杯冻咖啡,我是活该,不过……”

    “一起吃午饭吧!”

    “彩虹,”韦航跟着她下楼梯:“你为什幺不问我昨天的事?”

    “如果你认为需要告诉我,自然会说。如果你不想告诉我,编个故事,我受骗了,耳朵又烦,划不来。况且,人人有权保留秘密。”

    “你年纪虽然小,但是,真的很明白事理。我的确有一点点秘密。不过,无论如何,我只会对你更好,更喜欢你,而且,以后不会有同类事件发生。”

    “唉!这一个星期又不能去探望吉婶了!”

    “下个星期,星期六一定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