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步接触,邵柏基觉得彩虹的外表比他所有的女朋友漂亮,她的性格与众不同,活泼、调皮,他一直缺少这一类娃娃型的女朋友,而令他很意外的,彩虹并不如莫夫人所说的“冷”,她绝对不是冰山,她是个随和又容易相处的人。

    “你有福了!”事后莫夫人补充说:“彩虹不容易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之后,她会一心一意的对他,看样子,她是喜欢你了。”

    “我岂不是很荣誉?”

    “当然,难能可贵。很多人要求我介绍彩虹给他做女朋友,彩虹看都不看他。”

    邵柏基昂然颇有自傲感。

    “柏基,”莫夫人忽然又叹气:“我对你和彩虹的发展,并不喜欢!”

    “怎幺会?”柏基不高兴。

    “怎幺不会?”莫夫人在吃洋荔枝:“你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个女朋友?一打、两打?”

    “没正式计算过。”柏基耸一耸肩:“大部分是她们追求我。”

    “要是彩虹知道你有那幺多女朋友怎幺办?”莫夫人吐去果核:“她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太不公平了吧!对吗?”

    “那还不容易,过去的朋友拜拜算了!”

    “你肯为彩虹和以前的女朋友绝交?那幺,符明珠呢?你不是最喜欢她吗?”

    一提起符明珠,柏基就矛盾了,他在认识彩虹半个月前认识她的。

    符明珠当然有很好的外表,不过,比彩虹还差了些。但明珠成熟、热情、身材又迷人,这些,是彩虹没有的。

    符明珠的优点,是邵柏基认识她不久,感情迅速发展的原因。

    但条件一一列开,还是彩虹比符明珠优胜。

    外表,彩虹比明珠更配他。

    “怎样了?果然舍不得符明珠?”

    “如果彩虹真的不容许我有一个普通女朋友,我大不了也和符明珠拜拜!”

    “真的那幺专一?”

    “我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长期交一大堆女朋友,一天一个,始终没有结果。我希望找一个好女孩,成家立室。妻子,就要找一个最好的,否则怎能相处一生?”

    “唔!说得对……”

    莫太太去看干女儿,彩虹一看见她,一把抱住她:“干妈,你真好!”

    “不再愁愁闷闷,开心起来了?”

    “当然开心,我认识了柏基。”彩虹禁不住的欢笑,嘴巴一直没有合拢:“干妈你真好计谋,如果你不给我好好安排,就算认识柏基,他也不会这样重视我。”

    “当然。干妈年纪大,诡计多。我故意把你说成瞧不起男孩子的人,但是,你肯和他交朋友,他多荣誉?而且他为怕失去你,当然更加倍小心。”莫夫人捏一下女儿的脸:“如果被他知道你因为乐宾而对他一见钟情,他可就要自高身价了,你反过去追求他还差不多!”

    “很多人追求他?”

    “不多,三十个左右!”

    “哗!”彩虹瞪大了眼:“怪不得他那幺神气!”

    “他向你摆架子吗?”

    “没有,只是有一天,我和他去看电影,一个相貌不俗,服装新潮的女孩子过来叫他,他很冷淡的跟她打招呼,那女孩子跟他说话,他东张西望,后来还带了我进场,也没跟那女孩说拜拜。”

    “就是?!他的公子哥儿脾气很重,你小心点,别老让他,把他宠坏。”

    “干妈,总有一天,我会被他窥破心事,因为我认识柏基实在很开心,有时候,真的忍不住要让着他呢,我不忍心和他吵。”

    “那不像你的性格,你向来不会主动侵犯别人,可是,你也从来不肯让人。”

    “干妈,我特别喜欢柏基,是有原因的,第一:他太像乐宾,我对乐宾念念不忘,他的死,我一直心里负疚,所以我把柏基当作乐宾,我要好好待他。第二:柏基是我所见的,最迷人的白马王子。我曾经失去两个,这个最最好的,我再也不放手。”

    莫太太正要说什幺,彩虹的床头电话铃响。

    “唔!是我。”彩虹向莫太太打了个手势。

    “我很快可以下班,下班后来接你去吃意大利餐?啊!吃饭前还来得及看一场电影。”

    “看电影?”彩虹望莫太太,莫太太猛摇手:“不行啊!今天晚上我没有空,我正在换衣服准备出门。”

    “约了男朋友?”柏基禁不住有点酸意。

    “你知道我是没有男朋友的。”彩虹在莫太太的指示下,说出了违心话:“只不过去看一个女同学。”

    “你还在放暑假,看同学可以明天早上去,我上班,你看同学,刚好!”

    “我的同学要做暑假工,她白天也不在家,去看她也要等她下了班。”

    “明天去不行吗?只不过是女同学。”

    “不行呀!我答应了她,如果我失约,她会很失望的。”

    “你拒绝我的约会,我也会很失望。”

    “对不起!约会要分先后。”

    “那没办法。”柏基是很不开心的,他甚至怀疑自己的魅力。可怜他在彩虹心中的地位,连她一个女同学也比不上,这证明自己还没有占有彩虹的心。否则,她会为他-弃一切:“约会改在明天好吗?”

    “好的!”她顿一下:“还是明天通电话再决定,我要出门了,再见!”彩虹挂上电话,娇嗔地埋怨莫夫人:“为什幺不准我见他,我好想和他看电影、吃晚饭!”

    “这样的日子多着,但是初期必须若即若离,他千辛万苦才得到你,他就会特别珍惜你!”莫夫人拉她起来:“到我家里来,千万不能让他找到你。你年轻不懂事,要得到一个出色而又人见人爱的丈夫,非要花点心思不可。”

    为了将来,彩虹只好听从莫夫人的安排。

    经过柏基一轮疯狂进攻之下,彩虹奉命为自己筑起的围墙全给柏基击破了。

    邵柏基不单只是个出色的男朋友,还是一个好玩伴。

    所有的玩意儿,他几乎都会。

    游水、骑马、跳舞、滚轴溜冰、风帆、滑浪风帆;驾驶:水上的快艇、陆上的跑车、天空上的飞机;球类:曲棍球、手球、壁球、高尔夫球、马球、桌球……种类繁多。

    第一次邵柏基带她去骑马,是匹小马,彩虹吓得叫救命,骑了两天,就爱上了骑马。

    第一次去玩滚轴溜冰,邵柏基拖紧她两双手,她还是慌得冷汗直冒,多玩几晚,她已经开始学玩花式。至于海上运动,她是一点也不怕,因为她游泳底子好,第一次玩滑浪风帆,彩虹摔进水里,彩虹故意吓柏基,潜在水里不浮头,柏基真的怕得要死,边叫边跳进海里,彩虹浮起来,他一把抱住她:“彩虹,你差点把我吓死了,我在意大利爬山滑下几十-也没有这样惊吓过!”

    彩虹用手抹去脸上的水,听了柏基的话,她好感动、好开心!

    柏基带她到航空学校坐飞机,柏基担心她害怕:“安全带全绑好了,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很好玩嘛!就像长了两双翅膀。”彩虹兴奋地到处看。

    “女孩子当中,很少有你这样勇敢的。”

    “飞机又不是我开的,你才勇敢,我最多是大胆,啊!我胆子一向好大的!”

    “将来我带你去非洲森林区,让那儿的土人吃了你!”柏基唬吓她。

    “不会的,顶多留我做酋长之妻。柏基,你真有本事,你哪儿都能去,上天下地。”彩虹从飞机向下望:“照规矩,我没资格坐上这飞机。”

    “规矩是人订的,法律都可以改,规矩为什幺不可以改?明天我潜水打鱼,你没牌照,真的不能带你到海底,你只好乖乖的游泳。”

    “我要学潜水的,我一定会学。”

    “你那幺聪明,学什幺都容易,我不担心你学不会,只是你年纪太小了,不及格,还得等!”

    “下一个星期你去打枪,我也不能打吗?”

    “不能!你还不能做会员!”

    “嘿!欺凌弱小。”

    “打枪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我和你去泰国,那儿的度假圣地芭提雅,你喜欢打长枪短枪都可以。”飞机慢慢降落。

    “不限年龄的吗?”

    “不限的,十岁八岁的小孩子也可以玩真枪。”

    “听了就开心……飞机停了,不能再开一会吗?我好喜欢在天空……”

    彩虹穿上柏基送给她的情侣网球运动短裤套装——蓝白上衣、白短裤,和柏基在邵家的别墅打网球。柏基的反手抽球、跳跃压球、旋身杀球,实在十分到家,有职业水准,虽然彩虹奋力迎战,仍然败在柏基的手上。

    “我不行啦!累死了!”彩虹双手握着球拍,蹲在地上。

    佣人替柏基接过球拍,送上毛巾,柏基拿着另一条毛巾去网的另一边,把毛巾围在彩虹的脖子上,然后把她扶起来。

    经过一个早上的运动,彩虹头发湿淋淋的,汗在淌着,面颊红扑扑,像个蜜桃。

    柏基替她抹汗,忍不住在她的颊上吻了一下。

    彩虹的脸,更红了。

    他们坐在花园的露天茶座上,喝冰冻的西瓜汁。

    “在我所有……”柏基马上改口:“我所见过的女孩子当中,你打网球算最好。”

    “还算好?”彩虹把额上的蓝白发箍拉下,同时也把马尾的橡皮圈解下,长发散下来:“十球输了八球,实在惭愧。”

    “你能接下我的球,已很不错,何况还赢了两球?你知道吗?念大学时,我一直是校际网球赛的冠、亚军。”柏基为她抹汗:“你的头发好漂亮!”

    彩虹笑笑,韦航也很欣赏她的长发:“一面倒的,你再也没有兴趣跟我打球了。”

    “兴趣才大呢!你是我所遇到最好的女对手。而且,你人聪明,学什幺都比别人快,我们再多打几场,形势会改变。”

    “你对我真的那幺有信心?”

    “你智商高嘛!胆子又大。我喜欢聪明人,我最讨厌那些笨手笨脚的蠢材。”

    “原因很简单,你自己是聪明人啊!”

    “也许吧!”他笑,他常流露出优越感:“下午我们做些什幺好呢?”

    “比赛游泳,我泳技不太差,不会输得那幺惨,甚至,我还有机会赢你。”

    柏基拍拍她的苹果脸:“其实,你也很好胜!”

    柏基比彩虹大七岁,在柏基的眼中,彩虹是女朋友,也是小妹妹。

    柏基占住了彩虹的时间,每天送彩虹回家,先约好第二天的见面的时间,一天连一天,彩虹的时间,就全给柏基占住了。

    彩虹自从认识柏基之后,有了改变,她以前对自己的外表、衣饰,都很随便,大部分由陆太太设计,她最多加点意见。

    最近,她不断缝新衣服,特别是晚服。

    过去,她和乐宾在一起,乐宾习惯早睡早起,白天也很少出门,何况晚上?所以,彩虹随便穿条裙子或者牛仔裤,也可以应付过去了。

    韦航就更不用说,和他在一起,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他都很穷。彩虹没理由穿件晚礼服和他坐大排档,就算……,陆太太为她缝了那幺多漂亮衣服,随便一件,都能登大雅之堂。

    邵柏基就不同了,他是位名公子,出入的地方,都是上流社会。况且,邵柏基本身对服装很有研究,做邵柏基的女朋友,实在一点也不能马虎。

    柏基带她参加慈善餐舞或者是名流集会,那些太太、小姐穿的衣服起码过万,她属于青春派,不必扮得太高贵太豪华,但是一千几百的衣服,无论如何不能穿。

    还有首饰,彩虹不是没有项链、镯子、戒指、别针,但除了由出生一直佩戴到现在的古玉吊坠之外,没有一样超过一万,连只名牌手表也没有,别的就不用说了。

    因此她常要借用母亲的首饰。

    过去她是完全不化妆的,但是,看见参加宴会的人,个个打扮漂亮,因此,她虽然不愿意,但是在柏基的暗示下,她开始涂一些浅色的口红。

    她也开始擦香水,柏基品味高,她不敢擦自己的中等货,于是又得向母亲借用。

    她甚至开始穿第一双高跟鞋。

    这天,她要陪邵柏基参加他的同学会每年的餐舞会,彩虹穿了件新缝的黑色晚装,上身有一层层的纱,腰带阔得像古代欧西女人的腰封,把她的身材衬托得很美,况且她皮肤白里透红,穿黑色衣服特别标致。

    她向母亲借了绿钻石项链。

    她第一次穿上银色三时半高跟鞋。

    她一点也不矮,但是柏基高,而且柏基说女孩子穿高跟鞋,一扭一拧,摇摇生姿,特别好看。

    她拿了个银色晚装手袋到楼下。

    刚巧碰见立德回来。

    他看见彩虹,呆了眼。

    “你怎幺这样看人?”彩虹被他看得浑身不自然,忍不住抗议。

    “因为你怪,你看你打扮成什幺样子?涂口红,穿那幺高的高跟鞋,你当心摔倒了给人笑话,唔!熏死人,还搽香水。”

    彩虹大眼睛一瞪:“涂口红是犯法的吗?我脸上又不是七彩缤纷。我已十八岁了,穿高跟鞋有什幺值得大惊小怪,啊!一天到晚穿双平底鞋蹦蹦跳跳?我十八岁了呀,搽香水又犯了什幺法?”

    “你不是一向讨厌人家左抹右涂的吗?你还说过,口红可能有毒,怎能吃进肚里?女孩子好看根本用不着化妆。”立德回瞪她,最近,他对彩虹十分不满。

    “你是说我不好看。”

    “我没说谁,自己心中有数。还有,你说那些女人穿了高跟鞋,摆来摆去,作状死了。你穿起高跟鞋,搽了香水,何只作状,简直像……算了!”

    “说呀!你什幺话说不出口?”

    “这话我就说不出口,怕连陆家都侮辱了。”

    “我不会向妈咪打小报告的。”彩虹冷笑着,她对立德最近的态度也极感不满:“没有胆是不是?嘿!缩头乌龟。”

    “交际花!”

    “什幺?”彩虹张大嘴巴,呆了呆:“你骂我是交际花,妈咪,妈咪……”

    陆太太在大厅里看电视,闻声走过来:“什幺事情?啊!都装扮好了!”

    “妈咪!”彩虹的眼泪滚下来:“他骂我是交际花!”

    “立德!”陆太太脸一振:“我们家彩虹公主是交际花?”

    “是她迫我说的。”立德指了指她。

    “妈咪……”

    “别哭!”陆太太拍了拍女儿的背:“世界上哪有人迫别人叫自己交际花的?做交际花很光荣吗?立德,你别把陆伯母当三岁小孩。”

    “陆伯母,彩虹……”

    “什幺事?”邱妈妈听闻彩虹的哭声走出来。

    “立德叫彩虹交际花!”

    “什幺?”邱妈妈眼睛冒火,举起手,啪的一声一个狠辣的巴掌。

    邱妈妈一向对儿子管教甚严,但是,自从立德十八岁后,就没有打过他。可以说,是四年多来的第一次。

    立德呆着,脚步打踉跄。

    “如果彩虹是交际花,那你就是烂泥。”邱妈妈气呼呼的指着儿子:“你还是大学生呢?你像吗?大学生会说这种话,你不怕伤人,也弄脏了自己的嘴巴!你到底羞不羞?大学里的教授怎样教你?你连卖茶的小贩都不如,我真替你害羞。你事无大小,总要欺负彩虹的,你是彩虹的克星,扫把星!”

    邱妈妈几乎气绝:“你看看自己的杰作,把彩虹害得泪涟涟,她等会儿还赴宴的,你叫她怎样见人?马上向彩虹道歉,否则我打死你!”

    立德抚住脸,眼眶浑红。

    彩虹看了不忍心,刚才邱妈妈打立德,彩虹很难过,她哽咽说:“邱妈妈,你别这样嘛,大家说说,他又没开记者招待会。而且你知道我也不会白吃亏,计较什幺呢?”

    “你听见没有,邱立德,你听见没有,彩虹年纪比你小,也没跟你计较,人小量大。你呢!偏是以大欺小,你惭愧不惭愧?你这该死的,说话呀!我今晚跟你没个完……”

    邱妈妈听见汽车声,牵了儿子便走,唉!今晚立德就有罪受了。

    “快别哭,柏基来啦!”陆太太为女儿匆匆忙忙抹眼泪。

    柏基穿了套黑色凸花晚礼服,他穿衣服喜欢和彩虹配成一对,结了个银色领花。

    看见彩虹脸有泪痕,吓了一跳。

    他走到彩虹身边,拖起她的手,抚了抚:“是不是不舒服?”

    “她身体很好,本来开开心心,立德叫她……”

    “妈咪!”彩虹马上制止,要给立德留点面子:“时候不早,我们要出门了,拜拜!”

    她拉了柏基便走。

    因为要赴宴,柏基自己没有驾车来,由司机驾驶他的新劳斯莱斯。

    柏基扶了彩虹上车。

    “立德怎样对你?”

    “也没什幺,我们差不多碰了面就吵架,立德脾气比较硬,我也不好,向来不让他!”

    “为什幺要让他?他是男孩子,应该由他让你,刚才他说了什幺?把你气得流下泪来。”

    “他说我一句,他看我不顺眼,他好象越来越不喜欢我!”

    “你有什幺不好?令他看了不顺眼?”

    “他不喜欢我涂口红,穿高跟鞋,还搽香水,他……就是不喜欢!”

    “你涂口红,穿高跟鞋洒香水关他什幺事?他是你什幺人,轮到他不喜欢?”柏基嗤之以鼻。

    “他一向把我当妹妹!”

    “哥哥又怎样,就算是亲哥哥也不能管。他太过份了,刚才真可惜,我没质问他!”

    “别把事情闹大,他也是为我好,他说我年纪小,小孩子不应该打扮。”

    “嘿!我说他心理变态,看见你漂亮他不高兴,莫名其妙!”

    “算了嘛!”彩虹拍一下手:“看你,面都红了,看!我们到了!”

    柏基牵着彩虹的手进酒店,一班留学生在大酒店内的夜总会举行餐舞会。

    出席的百分之九十是年青人,夜总会被他们包下来,一张张长方形餐桌围住舞池编排好。

    吃餐前,大家喝喝鸡尾酒,谈谈。

    人们纷纷称赞彩虹,柏基感到很光荣。

    “你不该由欧洲回来。”彼得说。

    “为什幺?欧洲玩腻了!”

    “彼得怨你一回来,就把我们这儿最美的美人占住了。”米高说。

    “不是美人,是公主,彩虹公主。”柏基非常开心,哈哈笑。

    “你真风流,命真好,上次在球会看见你,你的女朋友符小姐已够迷人。两个月没见,又换了个美丽的公主。”

    “佐治!”柏基很不高兴,连忙望住彩虹。

    佐治和柏基一向有心病,因为佐治的女朋友一认识柏基便移情别恋:“这是事实嘛!上一次你带个美女来,这一次是公主,下一次恐怕是仙女了。”

    柏基不理他,突然眼睛直盯入口处。

    柏基态度特别,引起了彩虹的注意,彩虹循着他的视线看去,一个穿桃红色晚装旗袍的少女,正和一位年青男士进来。

    柏基留心的,是那个女的。

    她一双凤眼,很媚,挺鼻子,两片非厚性感的嘴唇,相貌是中上,但是身材特别好,是属于那种肉弹型。

    “你认识她吗?”

    “谁?”柏基集中了精神。

    “刚才进来的!”

    “那位男士我并不认识,很平凡嘛!”

    “我说的是女的,不平凡了吧?”

    “啊!她不就是符明珠!”

    “怪不得!”彩虹拉长了声音:“把我们邵公子的灵魂也吸引过去了。”

    “你在吃醋?”柏基逗她。

    “吃醋?为什幺?”彩虹想一想:“我好象从未吃过男朋友的醋。”

    “因为你以前没有男朋友。不过,你真的用不着吃醋,因为我以前虽然有很多女朋友,包括符明珠,但是,已经分手了。”

    彩虹很高兴,因为柏基从未向她提过女朋友的事,她还以为他会继续瞒下去。

    “分了手仍然是普通朋友,见了面为什幺不打个招呼?”

    “尽量减少接触最好,况且。”柏基倒是有点酸酸的,说良心话,他并不喜欢符明珠的新男朋友——那幺快就有新男朋友,看见他,也不主动过来向他打招呼,其它被他扔的女孩子,个个被扔了依然对他依依不舍。

    “况且她已经有了新男友,不想节外生枝。”

    彩虹是很信任柏基的,因为他连过去有很多女朋友都告诉她。

    过去,乐宾和韦航对她都很真诚,她没有理由怀疑柏基,柏基是三个当中最好的。她反而觉得假装自己没有交过男朋友,很对不起柏基,她准备找机会把一切告诉他。

    这样才公平。

    第二天,彩虹穿套漂亮的运动装,由楼上跑到楼下,今天,她要和柏基游新界。

    立德坐在屋子的台阶上。

    一件白T恤一条牛仔裤。

    好重的心事,眼睛望住前方。

    彩虹已经忘记立德昨天骂她交际花,忘记昨天因他而大哭了一场。

    时候还早呢!

    “立德哥哥!”她坐在他身边:“今天为什幺不去拍拖?”

    立德侧过头看她一眼,眼神好疲倦:“你以为人人像你那幺开心快乐。天天像蝴蝶似的飞来飞去,一会上天,一会下地?”

    “拍拖不一定要驾飞机、开跑车、看场电影、逛逛街也花不了许多钱,你又不是没有钱。”

    “拍拖可以两个人坐在屋子里看电视,完全免费的,但根本不是钱的问题。”立德看着天空,叹了一口气:“好闷,一个假期,又这样过去了!还有几天,又要上课。上了三年级功课更多,实验、实习更多,很难再有这幺长的假期,放假也要回去补课,唉!我还以为可以好好的享受这个假期,谁知道不明不白的,又过去了。”

    “你和宋艾莲应该好好的安排一下节目。”

    “你们为什幺都喜欢提宋艾莲?难道和那个人看场电影、吃顿饭就非要爱上她不可吗?”

    “宋艾莲很不错嘛!”

    “我倒不大清楚,她只是我的同学。”

    “除非你心中另有所属,否则,我觉得宋艾莲和你十分相配。”

    “因为她不是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你在说什幺?”

    “对不起!”立德脸一红:“啊!对了,昨天晚上的事,很……很抱歉!”

    “什幺事?”,“我不应该说你是交际花!”

    “哈!”彩虹掩嘴笑了起来:“我竟然完全忘记了。其实,错,通常不是一个人做成的,你错了,我也不好,你本不想说,是我强迫你说的。不过,我并不承认,涂口红、穿高跟鞋、洒香水就像交际花。你很少参加上流社会的宴会,出席宴会的人,无论男女老少,个个打扮得非常漂亮,涂口红,只不过是小儿科。”

    “我不是上流社会的名流,我也很少参加大场面,的确很孤陋寡闻,不像你,天天和名公子去这去那,见识多、眼界广,真要多指教。”

    “你为什幺跟我客气起来了,是不是昨晚邱妈妈又闷了你一晚?邱妈妈家教好,只是你那幺大了,她还……她还……其实都怪我太刁蛮。”

    “不关你的事,”立德侧过头,眼眶又红了:“母亲教训儿子,应该的。”

    “立德哥哥,如果你不喜欢宋艾莲,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好不好?”

    立德摇一下:“我还要念书,没时间交女朋友,你不是要出去吗?为什幺你的男朋友还没有来?”

    “还没到时间,我先跑下来走走。”彩虹在台阶跳着,一级一级的跳,又走到花圃那边,摘了朵玫瑰,随便插在头发上!“好几天没看乐宾的盆栽,韦航最近不知道怎样,他还有四个月就做爸爸了!”

    “奇怪,你还记得蔡乐宾和韦航?”

    “怎幺不记得?他们是我的好朋友,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虽然我有了柏基。”

    “邵柏基足以代替他们两个。”立德好象吃着酸梅:“你心里应该只有邵柏基。”

    “在三个人当中,邵柏基条件最好,可是乐宾和韦航始终是我的好朋友,你觉得柏基怎样?”

    “有钱、英俊,白马王子。”

    “连你也说他是白马王子?”彩虹扶着大树的粗树枝,双脚离地,像玩单杠似的,身体摇来摆去:“柏基外型好,对我又专一,他实在是个最可爱、最有吸引力的男孩子。”

    立德并不喜欢柏基。

    汽车声,立德说:“别玩了,你的白马王子来了!”

    彩虹跳下地,邵柏基把他的白色法拉利开进来,在台阶前停下。

    彩虹走过去,柏基为她打开车门。彩虹一面上车,一面和立德挥手:“立德哥哥,拜拜!”

    柏基的车子,绕过屋子一周驶出去。

    “昨晚你不是被立德气得流泪,怎幺今天又再做好朋友?”

    “我们碰了面就吵架,如果吵了生气,那幺,一辈子都不用说话,和仇人差不多,现在大了隔膜些,以前年纪小,吵过架,一转身就和好了。”

    “真是欢喜冤家。”

    “冤家?别人对男朋友、情人、丈夫或妻子叫冤家,我和立德是兄妹。”

    “我回到香港,到过三次新界,所谓到过是四处游览,当然不包括到别墅,三次都是由家人带领,自己开车还是第一次,你看汽车又大排长龙,到新界连下午茶都喝不到,顶多只能吃晚饭。”

    “谁叫你选公众假期,平时很通顺的嘛!”

    “除了假期,白天都要上班。以后会好一些,我正在训练几个亲信,我会把工作分给他们处理,我只负责决策,这样,我就有更多时候陪你。”

    “我很快要上学了,唔!好闷,车子好象没有动过。柏基,趁这机会我想向你表白一些事。”

    “什幺?”柏基笑了笑,这女孩子还有什幺心事?不是要向他示爱吧!”

    “关于我的男朋友。”

    “你……”这可大大吓了柏基一下:“你已经有了男朋友?其实,你根本不可能没有男朋友,是莫伯母骗我。可是,我们来往差不多一个月了,他为什幺没有出现过,他在外国留学?”

    “柏基,你为什幺一连的问下去,好象审犯人似的,吓死我,”彩虹呼口气:“干妈没有骗你,一个死了,一个回到她女朋友身边,不,是他太太的身边,事情是这样的,啊,你慢慢开车……”

    彩虹的故事说完,他们在粉岭一间餐厅吃茶。

    “这也算是男朋友?不错,他们都爱你,但是,你只是同情他们。”

    “你对你的女朋友不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柏基和乐宾、韦航都不同,他们着重精神之爱,柏基追求灵肉之恋,他一直认为,恋人应该灵欲一致,否则就不是真正的爱。他认识彩虹一个月,为什幺老是拉拉手,吻吻她的面颊和额头,是因为莫夫人把她说成害怕异性的女孩,他担心过了份会吓坏这小羔羊。因此,他不敢对彩虹太亲热,其实他并非那样纯情,可是,此时此地,他怎能对彩虹说真话?“是不一样的,那些男孩子爱你、追求你,但相反,我是被女孩子追求,被她们爱。其实,也可以说是一样,我们还未投入,我们都没有爱过。”

    “连符明珠都没有爱过?”

    “我发觉你真是在吃醋。”柏基点一下她的鼻尖:“我认识符明珠才半个月,就为了你和她分手,就算想爱她,也没有时间。”

    “我岂非变成了罪人?符明珠恨我的。”

    “没道理,我又没有说过爱她,而且和她分手,是我自己决定的,”柏基摇一下头:“你其实并不讨厌男孩子,而且,你对男孩子都很好,比如乐宾、韦航,甚至立德,莫伯母真的说谎。”

    “她没有说谎,韦航走后,我已经没有勇气再交男朋友,一个死,一个走,第三个怎样?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我受不了,我不敢再尝试,我已决定专心念书,不再交异性朋友,实在太痛苦。”

    彩虹咬咬下唇,有点哽咽:“那天认识你,是韦航走后,我第一次步出家门,如果不是干妈疼我,又是她生日,我又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胡思乱想。”

    “我是你的第三个,”柏基把她的手拉过来,用两只掌合着她:“我保证永远不会历史重演,这一次,你选对了。”

    “谁敢保证?”彩虹毫无信心,一切美好的,落在她身上就会变质:“谁知道明天?”

    “我知道,因为,我身体很健康,还年青,绝对不会在十年内死去,我也没有个女朋友,忽然跑出来告诉我,柏基,我有了你的孩子。”

    有钱人,生命最宝贵了,因此,邵家全家习惯每年全身检查身体一次。的确,在外国十几年,过了十六岁,他不知道和多少个女孩子,尤其是外国女孩子发生过关系,但是,回香港不同了。

    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他年纪已不小,二十五岁,玩也玩够了。第二:他的父母希望他早日成家立业,等他结了婚,便准备分家,现在父母宠他、信任他,这时候分家,对他是最有利的。所以,他也准备结婚。

    玩玩,谁都可以,结婚要找最好的,那是他的需求,他的面子,所以回香港后,他检点多了。

    一年内,在他眼前出现过两个可以做妻子的女孩,一、符明珠;二、彩虹。

    彩虹是否能满足他的需求,暂还不知道,但是,彩虹肯定能令他面子有光。

    彩虹听了他的话觉得好笑,但到此为止,她相信这第三个必然可以有个大团圆的结局。

    回程时,在青山吃海鲜,吃过海鲜,柏基提议开车到海边纳凉。

    柏基想尝试一下,因为,彩虹既然有过两个男朋友,对他稍为亲热些,应该不会吓怕她。

    彩虹总是吃得很饱,她靠在座椅里,欣赏前面大海的浪花。

    在月亮光柔柔的照耀下,彩虹显得很娇美。

    “彩虹。”

    “唔!”

    “你很漂亮!”

    “你也很英俊!”彩虹看着他笑笑。

    柏基搭着她的肩膊,手收紧一点,彩虹就靠在他的怀里。

    他用另一双手托起彩虹的下巴,低下头,吻在她的唇上。

    彩虹一直闭着双唇。

    柏基很意外,放开她一点,很温柔的问:“你从来没有和男孩子接过吻吗?”

    “有!两次了。”

    “跟谁?”

    “乐宾,他临死前要求我吻他,我不想他失望嘛!吻了!”

    “感觉怎样?他有没有回吻你?”

    “感觉他的嘴唇,又干又硬又冷,我的唇刚贴上去,他就……”彩虹说不下去。

    “第二次呢?”

    “是韦航,他离开我和若姿回去之前,要求吻别,我没有拒绝,他吻了我的唇……”

    “第一次乐宾来不及吻我就去了,第二次是韦航吻我,我没有回吻他。感觉是,咸咸的,心里很难过,在我的感觉中,接吻是一件惨事。”

    “咸咸的?”柏基奇怪。

    “因为我哭嘛,大概眼泪流到唇上,韦航也哭了呀。”

    “原来不是互相接吻,是吻眼泪,眼泪是咸的,怪不得咸咸的。”柏基觉得好笑,不过由此可知彩虹真的十分纯洁,连接吻的经验也没有,别的女孩子,接吻技术很高超。但是,如果她们不是惯于和异性接吻,又何来经验,何来技术?

    像彩虹这样纯洁的女孩子,在这个时代里,已经少有了,难能可贵!

    因此,虽然和彩虹接吻没有乐趣,柏基反而喜欢,男人都是自私的!

    “彩虹,”柏基柔柔的说:“你知道吗?你从来没有和男孩子接过吻。”

    “乐宾和韦航……”

    “那只是碰碰唇,不是接吻,接吻不是这样的!”

    “接吻是怎样的?”彩虹认真的问。

    “是……”这些事情怎能用口说:“我会教你,你的初吻是献给我的!”

    “难学吗?”

    “怎会呢?”柏基双手抱紧她,笑道:“你学什幺都灵、都快,我说过你是个最聪明的人,领悟力又强,我对你绝对有信心。”

    “接吻不是什幺好事,生离死别!”彩虹呶呶嘴,叹口气。

    “你根本没有正式接吻嘛!接吻是很甜蜜的。”

    “唔,我的同学说,如果爱上一个人,和他接吻时,会很陶醉,人像飘上云端,听见悦耳的铃声,教堂的钟声,眼前一片粉红……”

    “你的同学说得对,以后我吻你,你会飘起来,会陶醉,会听到铃声,眼前一片粉红。”

    彩虹想着,笑了笑!

    柏基吻了一下她的面颊:“一点了,我送你回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