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彩虹每天下课马上由司机送回家,吃些点心便躲在房间里做功课,或在书房看书。

    晚上完全没有外出,立德两次回家都在饭桌上看见她。

    “妈,”立德忍不住向母亲打听:“彩虹怎幺了?”

    “彩虹?很好,没怎样?”

    “她晚上好象没有出去。”

    “根本没有出去!一放学司机就接她回来!”

    “邵柏基没去接她吗?”

    “有没有去就不知道,是彩虹吩咐司机到学校接她下课。”

    “不接放学,晚上又没和她外出。妈,邵柏基有没有来电话?”

    “就算有,我也不知道,彩虹房间有电话!”

    “彩虹每晚都在书房。”

    “书房也有电话!”

    “单是通电话不见面,就算彩虹愿意,邵柏基也不会同意,邵柏基是个自私鬼。”

    “你不要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好不好?”

    “好!不说。不过恋爱中的人,一天不见面,也会很难过。”

    “你也没有天天见宋艾莲。”

    “妈!宋艾莲是我的同学,我和她从未恋爱过。而且,你最好不要提她!”

    “大三学生,交女朋友是光明正大的事,你怎幺老是故作神秘?你能不能学彩虹那样,大大方方,她有男朋友,马上带回家。”

    “我没有女朋友,带谁回来!我郑重声明,宋艾莲不是我的好朋友,女朋友更不是。”立德边说边走出去。

    “神神秘秘!”邱妈妈看着儿子的背影:“古古怪怪!”

    立德走出去,坐在露台的安乐椅上想,太巧了吧!那天晚上,彩虹哭着回来,第二天开始,彩虹就没有出去,下了课就回家,邵柏基也不去接她下课,把事情联想起来,彩虹和柏基不是又吹了吧?

    想到这儿,马上冲动地跑到楼上去,在书房门上,敲了敲。

    “进来吧!”

    立德进去,彩虹仍然低头看着,也没注意立德,突然看得入神。

    “唔!”

    “我可以跟你说几句话吗?”

    彩虹仰起头看看立德,马上又垂下头来看她的书本:“你说吧!”

    “停一停好不好?你心在书上,我和你说话,你不会听进耳里。”

    “好!”彩虹把书放在书桌上:“反正我也想休息一会儿再积极。”

    “你最近好象很少出外吃晚饭。”

    “对呀!出外吃饭花时间。”

    “邵柏基很久没来了!”

    “不算很久,才几天。”

    “他仍然天天去学校接你下课?”

    “没有!司机接我回来的!”

    “你们吵得很厉害?”

    “吵?为什幺吵?”彩虹反问,她完全不明白立德在说什幺?也不想花时间去分析。

    “至于你们为什幺吵,我是局外人,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得到你和邵柏基已经分手了。”

    “不接放学、不约会、不通电话……啊!我明白了,你怀疑我和邵柏基拜拜了!是不是?”彩虹笑了起来:“是分手,不过是暂时分手——暂时分手一个星期。”

    “你们到底……”反过来立德糊涂了。

    “其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为了你和韦航。”

    “我?为我?我不明白!”

    “你不是告诉韦航,我成绩退步,无心念书吗?韦航约我见过面,他要我以学业为重,我觉得他的话有理。而且,这个星期有两科测验,昨天测验的那一科,我全答对了,拿个A是没问题,我现在温习明天测验的那一科,早就好了,为了拿一百分,重新再看一次,明天考的应该比昨天那一科更好。如果昨天拿九十,明天一定可以拿一百。”彩虹一口气的说。

    “一星期不见你,邵柏基没意见?”

    “没意见,他也希望我成绩好,他很关心我的。”

    “他一直替你补习数学吗?”

    “没有!我年纪也不小,自己应该可以应付,F7的学生还要补习老师,太没有面子。”

    “他一星期不见你,连电话也没有?”

    “没有,刚才已告诉你了!”

    “那不可能,除非他……”

    彩虹马上接上:“他说不想我分心,希望我好好用功。真的,我听了他的电话,可能没有心情念书了。”

    “啊!原来如此!”立德说不出心里是什幺滋味,是安慰?还是失望:“我要出去了,你好好温习。”

    “你进来就是问我和柏基的事?”

    “是的!”马上补一句:“只是好奇!”

    彩虹笑了笑:“谢谢!”

    “真的只好奇!”立德强调:“谢什幺?”

    “好奇有时候也出自关心!”

    立德脸一红,出去了,看来彩虹很懂事,变了,是有点变了。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星期六,彩虹的心情是十二万分的愉快,因为她测验的两科,果然一科九十分,一科拿了满分,一百分啊!还是第一次呢。

    下午做好功课,就等柏基的电话来,一直等呀等,电话没有响过,她跑到楼下,问邱妈妈:“柏基有没有电话给我?”

    “没有,也没有别的电话找你。”

    彩虹打了一个电话到写字楼,没人听电话,一看,六点了!

    再打电话到柏基家,他家佣人说少爷出去了。

    不会是正在来找我吧?彩虹想,心里就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邵柏基到底去了哪里?

    他正在符家,看着符明珠化妆打扮。

    两个人有说有笑,哪儿还记得起彩虹。

    “替我选袭晚装!”符明珠拍一下他的手臂。

    邵柏基打开衣橱:“今晚是名流慈善餐舞会,一千元一张票子,另外每人还要买五百元一本的抽奖卷,出席的人少不了珠光宝气一番,我看这黑旗袍捆金色宽缎边的很适合你,再佩上一套红宝石首饰,就够豪华了。”

    “今晚,你不是捐了一份奖品吗?”

    “第六奖是我捐的,一部日本小房车。其实,设个奖有什幺用,任何人抽中,也不会开这样的小车子,还不是欧美货呢?”

    “讨个吉利嘛!同时也是吸引人多买抽奖券的好方法,你买了多少本?”

    “捐了奖品可以只买一本,那小汽车也要七万多元呀!”

    “我换衣服了,到外面等我……”

    邵柏基刚到了一会,就看见佐治!

    佐治看了看邵柏基,又看了看符明珠,很惊异的问:“那白雪公主不要你了?”

    “你在说什幺?”邵柏基很不高兴。

    “上次和你一起参加同学会的小美人,你们两个分手了?”

    “你们两位谈谈!我看见一位朋友!”

    符明珠走开,和一位贵妇交谈。

    “佐治,我和你前生有仇?今生有怨?”柏基骂他,若不是世交,多年老同学,两个家族又有生意来往,他早就打佐治一拳。

    “你先别生气,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佐治平平淡淡的说:“不单只是我,凡是见过你那位彩虹公主之后,大家都认为她是我们所见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今天,这样盛大的餐舞会,你没有带她来。如果,你带来的女孩子,比彩虹更美,那说明你又不要彩虹了,但你带来的符明珠,她比彩虹差劲嘛!那不等于彩虹扔了你吗?”

    “那不关你的事!”

    “怎幺不关我的事?”佐治好兴奋:“我们一班人都很喜欢彩虹,不过既然是你的女朋友,君子不夺人所好。如今你们分手了,追求她的人一定多。我第一个知道,想必可以捷足先登。柏基,帮个忙,你有经验,彩虹喜欢什幺?不喜欢什幺?可不可以告诉我?”

    柏基的心像被人投下一堆大石,他脸色都变了,气冲冲:“佐治,你少发你的神仙梦,我和彩虹没有分手。我现在的女朋友还是彩虹,彩虹因为今天家里请客,她走不开。在她同意下,我请符明珠客串做一次舞伴。”

    “啊!”佐治高举双手一挥:“你为什幺不早说?害我乐了半天!”

    “是你自作多情吧!我警告你,彩虹是我的人,你打她的主意,我对你不客气。”

    “你和她已经……”

    “不关你的事!”柏基走开了。

    符明珠到他身边:“怎幺了?佐治说的话是真的吗?”

    “什幺话?”

    “那白雪公主扔了你!”符明珠抿抿嘴:“其实我也奇怪,你认识白雪公主之后,就没有来找我了,为什幺突然天天在我面前出现?原来白雪公主扔了你,你来找我安抚伤口!”

    “哪有这回事,我和彩虹,还是朋友,我好喜欢她,常把她当我的亲妹妹,哥哥怎会和妹妹分手?你可不要听佐治的话,他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我对你的怎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符明珠也有符明珠的想法,她曾有过无数男朋友,以柏基最好。因此,她对柏基是一见钟情,所以才会在短短半个月内,和柏基打得火一般热。谁料突然却杀出来个陆彩虹,她既心痛又没有面子。但她也是个明理人,她也很自量力,彩虹外表比她好,人所共知。当然,她并不知道,彩虹也有不如她的地方,所以,她潇洒的退出了。

    柏基再来找她,她知道柏基和彩虹一定出了问题,问题在哪儿?她很聪明,没有问,只是占住柏基,倍加讨好他。

    她知道柏基是准备要结婚的,她也知道如果和柏基发生关系,柏基就会娶她,符明珠也会加以引诱。但是,柏基竟能理智地避过最后关头。符家有名誉有地位,一夜风流,要付出多少代价,柏基自己明白。

    餐舞会后,柏基躺在床上静静的考虑佐治的话,不错,符明珠较为适合他,而且,除了彩虹,也没人比她更好和符明珠结婚,应该会幸福。

    但他贪婪,虚荣心重,什幺都要最好的,若彩虹真的被佐治追到,而他又娶了符明珠,人家会说,邵柏基有什幺了不起?佐治的老婆就比他老婆好。

    他不能忍受别人比自己好。

    他并不否认彩虹优点的确很多,只是缺乏热情和性感,这可能因为她年纪太小,又没有交过男朋友,所以嫩些。

    他从未听过不会接吻的女人,也从未听过不会做爱的女人,只要他娶了她,她自然会成熟,自然会性感。

    总不能要求一个处女风情万种!

    想了一个晚上,为了面子,为要占有彩虹,得到最好的,他决定放弃符明珠。

    彩虹醒来,心情十二万分的苦恼!

    昨天,她等柏基的电话,由下午等到深夜二时,才倦极睡去。

    她生气,连晚饭也没有吃。

    立德见她不吃饭,进房间看过她。

    “妈说你等邵柏基的电话,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来过吗?”

    “没有!其实,他一早就说过,星期日才打来的。”

    “就算他电话没有来,你也用不着不吃饭。”立德说。韦航劝他劝得太多了,逐渐的,他也觉得自己有时候没有把彩虹分清楚男女。对女孩子,是应该柔一点。韦航常说,你对她柔,她对你更柔,保护娇娇柔柔的女孩子,你才像个大男人,欺负女人有什幺了不起,根本就是没气量没风度。

    “胃口不好嘛!而且这几天在家吃得太好又没运动,人好象胖了。”

    “我倒不觉得,吃饭吧!现在又不是星期日,生气是不是早了一点?”

    “我没有生气,但饭真的不想吃!”

    “你喜欢喝汤,我叫人送碗汤给你,好不好!”

    “也好,谢谢……”

    彩虹伸个懒腰,正要下床,突然电话铃响了。

    “喂!”

    “早安!彩虹公主。”柏基的声音如春风。

    “啊!是你,昨天我等了你半日一夜。”彩虹很不高兴,她控制不了自己。

    “对不起,我是特地打电话来向你道歉的。”柏基还是那幺温柔。

    “昨天你在忙什幺?到处打电话找你都找不到。”

    “我去避静了,想问题,想好了,马上打电话给你。其实,我昨天一直在想你。”他突然低声问:“想不想知道我的问题是什幺?”

    “是什幺?”彩虹又好奇了。

    “我和你,我发觉,我好需要你,不能够没有你!”

    柏基说的话好肉麻,但是彩虹听了心里却很甜。

    “今晚六时正,我派司机来接你!”

    “你自己为什幺不来?你答应星期日和我好好的玩一天。”

    “我有事要办,都为了你。今天晚上,你打扮得漂亮一点,不要穿得太保守!”

    “你家里请客?”

    “对!请客!我在别墅等你!”

    “你是因为迎接客人走不开吗?”

    “说得不错!你不要生气,我保证一个晚上陪着你!”

    “家里到底有什幺喜事?”

    “你来了自然知道!”

    “要不要带礼物?”

    “你肯来,你的光临就是礼物。”

    “你怎幺忽然文绉绉的,把我说得飘飘然。”

    “不生气了?”

    “谁生气?不过,我还是不大明白,昨天……”

    “来了自然明白,你肯来吗?”

    “我能不来吗?”

    “六点钟司机会来,”他在电话里给她一个飞吻:

    “等会见!”

    彩虹挂上电话,马上洗头、洗澡,一看时间,才两点钟,她请邱妈妈给她煎两块牛扒,吃过了开始打扮。

    第一件事,是挑衣服,柏基要她打扮一下,穿漂亮些,今年流行白,她选了一件雪白的拖地长裙,胸前的雪纺打折花边,围成了一朵花。

    柏基喜欢她梳髻的,于是,她要邱妈妈为她梳了双髻。邱妈妈在花园摘了两朵玫瑰,替她插在髻旁。

    她涂了少许面霜,也涂了口红,面颊够红,就不必上胭脂了。

    她又全身由头发到脚都洒了香水,再穿上银白色高跟鞋,拿个银色香水钻的晚装手袋,她在全身镜前一转,邱妈妈说:“真是个美人!”

    “立德哥不喜欢的!”

    “又说你像交际花是不是?他敢说我剥了他的牙!奇怪,他也是个大学生,为什幺总是土头土脑,你看他,一天到晚,穿条牛仔裤,白T恤,校服似的,天天穿,看了叫人烦。”

    “他穿白T恤很好看,以前他还穿黑衬衣。”

    “对呀!皮肤黑,衣服黑,看上去,黑黑的一片。我觉得奇怪,他的女朋友怎能忍受他?”

    “现在,宋艾莲不是说服他穿白T恤?现在好看多了。”

    “原来是宋艾莲?他一共买了半打白T恤,咦!汽车不是来了吗?时间过得真快,彩虹,你要出门了。”邱妈妈送了彩虹上车,刚巧立德回来吃晚饭。

    “彩虹又出去了?那不是邵家的司机,邵柏基为什幺不来?”立德看着汽车驶出大门口:“彩虹打扮得像……”

    “交际花!”

    “妈,我说彩虹打扮得好漂亮。”立德鼓鼓嘴:“看样子又是参加晚宴?”

    “立德,宋艾莲喜欢你穿白色衣服?”

    “我怎知道她喜欢什幺颜色?”

    “她不喜欢你不会一买就买半打。”

    “白色是……”根本就是彩虹喜欢,彩虹常说他最适合穿白色,粉蓝和奶油色:“我随便买的,下次我买半打蓝色。”

    “你完全不顾宋艾莲的喜恶吗?”

    “妈!从明天开始,我和宋艾莲绝交,你满意了没有?天天宋艾莲,烦死了!”

    “喂!不要绝交,我喜欢宋艾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