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李甜甜由经理室出来,松了一口气。

    她的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忙了两星期,应该休息一下。因为大概十七天后就要赴澳上任。

    还有些公事未交代,但显然轻松得多。

    “李小姐。”

    声音好熟悉啊!回过头,真耀目,穿铁锈红西装的绅士。

    “史先生。”

    “你在这儿做事吗?”

    “是的,两年了。”甜甜微笑,“你肯定不是这儿的职员,因为我从未在这儿遇过你。唔,我们的新客户?”

    “我暂时还未正式开始工作,不是雇员也并非客户。”他一脸笑意温柔,令人看得舒服。

    “探朋友?慢着!你姓史的,我们的董事主席也姓史,王亲国戚?”

    他们是由信道到电梯大堂。

    “李小姐我想请你吃饭,肯赏面吗?”

    “我最近真的比较忙。”

    “但你上次答应过,若我们下一次那幺巧又碰上了,你会让我请你吃茶,我相信你会守诺言。”他礼貌地让甜甜先进电梯。

    “对不起,恐怕我要做个不守诺言的人,因为再下一个星期,我要去澳洲。”

    “公干还是移民?”

    “公干。”

    “好!我等你回来,但下一次你一定要答应。”

    “你能等,我一定不会再爽约。”

    “一定能,我等。”

    “我三年后才回来。”

    “那幺久?”他显然好失望,“澳洲的生活好平淡,不大适合年轻人。”

    “有什幺办法?打工仔。”甜甜也无奈,“我的办公室在那边,还有许多工作,失陪!。”

    李甜甜穿著行政套装,蹬着高跟鞋,挽住公文袋,走向办公室。

    比提己在欢迎:“李小姐,今天有人送了许多花来,你房间都放不下,有些在我的办公室。”

    甜甜奇怪,因为马立德从来不送花。呀!送过,是今年情人节。不过,还是她叫他送的,马立德老说送花好老套。

    偏她却喜欢这些老套。

    或许他真舍不得她,没她真活不了,要求她不要分手,所以破例送花求宽恕?

    怪不得最近连安莉都少提马立德,原来另有阴谋。嘿!哈!

    她加快脚步进去,见到红玫瑰;到办公室,就见到一大束包装得好美的百合花。

    “李小姐,这儿还有张名片。”

    甜甜放花,把名片打开——coc1李小姐:

    早安!

    喜欢百合花吗?希望你能告诉我。红玫瑰是送给为你做事的小姐们。

    三年实在很长,我恳求你让我在你离港前请你吃饭。午餐总要吃的,给我一个小时,好吗?请赏面。

    我十点钟会打电话给比提小姐,希望我们可以见第四次面,先向你致以万分的感谢。

    等待了一个晚上的史柏高coc2

    “史柏高怎会知道你的名字?”甜甜问秘书,“你见过史柏高先生吗?”

    “见过,我一上班就看见他和另一个穿制服的男人站在我桌子前,他问了我的姓名,放下花便离去。”大房的文员说,“很早就见到他。”

    “那些红玫瑰你全拿走,是史先生送给你们的,你拿上分给大家。”

    “谢谢李小姐。”比提很高兴,那幺多,她起码可以独自拥有一大束。谁说女孩子不喜欢花呢?

    “比提,”甜甜叫住她,“史先生来电话,你就告诉他,我答应和他吃饭,等一等……”

    她打开计算机一看:“我十二点半就可以去吃午餐。”

    “是的,李小姐……”

    史柏高早已驾车守候了。

    十二时二十五分,李甜甜早已啊娜多姿地由大厦的大堂走出来。

    史柏高还是第一次清楚地看到李甜甜。

    虽然上次在百货公司面对面,就因为距离太近,才不好意思眼光盯着人看,只知道她是美女一名。

    第一次在路上,街灯较暗,更不用说。

    李甜甜一头微曲的短发,清爽自然;一张鹅蛋脸,额头又阔又饱满,眉毛长而微弯,不需画眉已是浓,配上一双聪慧明亮的大眼睛,恰到好处;鼻梁挺直,一气透到额部,不单好看,而且有气势,是个健康、有天分、少年得志的人。嘴巴不大也不小,很适中,唇线明显优美,上次电梯中见过她的门牙,是大板牙,象牙色,齐齐排,很健康又富生命力。

    身高大概五-五六-,三围是三十四、二十二、三十四,不算高头大马,也非大肉弹、性感尤物,但很符合国际美女的标准。

    今天她穿一条白色膝上裙,鲜红厘士衬衣,外面一件线条简单的短身、贴腰的西装上衣,中间三颗假红宝石菱形钮扣。

    蹬着的是鲜红通亮的高跟鞋。

    虽然做了半天工作,但仍然精神奕奕、明艳魅幻、风姿迷人。

    他一震,慌忙下车迎接。

    欢天喜地把李甜甜送上车去。

    吃午餐的地方是李甜甜批准的。为了争取时间,就选了李甜甜写字楼附近的酒店。

    “……”史柏高就是看着甜甜微笑,“喜欢百合花吗?”

    “很清幽美丽,谢谢你送花给我和我的同事。”

    “你最喜欢什幺花?”

    “兰花、百合、甚至玫瑰。”

    “颜色呢?”

    “橙色君子兰、白色蝴蝶兰、百合、金百合、甚至粉红色玫瑰花。”

    “我明白了。”他点点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关心你,请问你为什幺愿意去澳洲工作三年?你会告诉我真正原因吗?”

    “你既然关心我,我愿意告诉你。说真话,我并不喜欢在澳洲长住。旅行、小住则十分向往,但一住三年,真的会闷死。第一年可以夏天游泳、骑马,冬天滑雪,但第二年呢?而且,我因为要远离香港工作,已经失去……不说了,不能不说牺牲大。但牺牲也有回报,回报就是可以晋升。如果我肯去澳洲,马上由经理升为高级经理,而三年后,我就可以升为副总经理助理。”

    “愿去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就因为可以升级?”他说话温柔,绝不像马立德带有质问怪责的口吻。

    “我承认自己是个有野心的人,因为我有野心的条件。我是个工商管理系的博士。我勤奋、适应力强、年轻,我不会甘心做个小小的经理;但若我不去澳洲,依照正常资历和升级年资,起码要等五年时间才能升为副总经理助理。去澳洲三年是苦闷些,但可以缩短两年。”

    “若有同等机会,你不会走?”

    “那当然,不要说同等,就是接近吧!也乐意,因为香港实在太可爱了。”

    “香港的人也很好,好象华东水灾,影艺界的人七个小时就可以筹到超过一亿元赈灾。”

    “电影界还动用全港天皇巨星,有当时得令的退休红艺人……一起拍了套电影,好象叫《豪门夜宴》,全部收益作为华东赈灾之用。”

    “工商界名人也各自捐献一千万至几千万。我真的以香港人为荣,小小一个城市,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合力……真了不起。”

    “你不是香港人吗?”

    “我是!但中学开始就到英国念书。还记得吗?我的车差点碰倒你的那晚,我才回港三天,所以,一切赈灾善举都错失,多可惜!”

    “你回来三天就无牌驾驶?”

    “不!我有了几年香港车牌,以前放暑假一定回来,后来功课忙,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回来了。”

    甜甜点头,明白了:“你在外国也知道香港市民如何热情捐款赈灾?”

    “那边也有中国报刊,不过消息可能迟一两天。英国华人也有搞捐款赈灾,但规模小,那天马会有八万多人齐集在一起。”

    “对呀!影艺界大会还预算有二十万人次,幸好成绩理想,我们大老板也捐了一千。”

    “你也支持吗?”

    “支持!经理级捐一千,我们又发起全写字楼捐献午餐的运动,每人把一天吃午餐的钱捐出来,连打扫清洁的亚婶也参加。”

    “不饿吗?”

    “不饿!少吃一顿还出KEE妈咪FIT,又可以做善事,一举两得,多好!别说商界,文化界也义卖书本、小说筹款。”

    “达到各阶层,上下一心。”史柏高赞赏,“香港真是好。李小姐,有机会还是留下来,为香港效力,令香港更繁荣。”

    “谁不想留下?谁也知道香港好。”

    “留下吧。”

    “我根本没有自主权,其实,我也很爱香港。”

    “尽己所能。”史柏高关怀地说,“吃甜点吧!又快到上班时间了,工作还多着。”

    甜甜微笑低头吃冰淇淋蛋糕。

    分手时,史柏高只说希望她离港前再见她一次面,但没有要求她答应任何约会。

    不过,由那天起,甜甜每天都会收到一束花,仍然是百合花,没有变。

    也好,反正自与马立德拍拖之后,超过一年没有收过花。

    星期四,比提拿了张银色高科技西式请柬进来。

    “替我看看哪一间公司请客。”甜甜忙着看计算机,下星期她就不用上班了,收拾行装准备上路。

    “是大老板在别墅请客,要携带舞伴的。”

    “餐舞会!不关我的事,十天后我便上飞机。”

    “餐舞会的时间是这个星期六的晚上六时正。”

    “都快出门了,还要参加这种宴会,做新衣什幺的,多费神。”

    “李小姐会出席的?”

    “能不出席吗?大老板啊!”甜甜点点头,“把请柬放下。没别的事了吧了?”

    “史先生打电话来,问你星期六可不可以抽时间和他吃饭。”

    “你现在知道能不能。”

    “那我回复他。”

    “别忘了多谢他的花……”

    和汪安莉吃午餐。

    “星期六我和你一起去大老板家。”

    “我凭什幺出席?”

    “你不是高达的职员吗?”

    “我是,但我并非高级职员,起码开经理级会议我都没有份儿,我只不过是副经理,而且是小部门的副经理,不显眼的夹心阶层。”

    “比提她们未被邀请之列,合理,但你起码是副经理,真是大细眼……不平等。”

    “今次被邀请的,全是经理级以上的高级人员,连我的顶头上司都没得去,因为他不是大部门的经理。”

    “唉!我还以为有个伴。”

    “餐舞会,不携带舞伴出席很没有面子,由舞伴陪你。”

    “找谁?是不是太蠢?还是太专一?这一年多就只交马立德一个人,想找个人充充场面都找不到,好气人。”甜甜放下筷子,用纸巾轻印嘴唇。

    “有一千个垃圾、一百个平凡又有什幺用?其实,有一个马立德已经很够,因为他是最出色的,和他到任何场合,你们肯定是最吸引的一对。请立德做舞伴。”

    “请他?我们已经分手。”

    “小情人总是吵吵闹闹,热热闹闹;水混油,密舔豆。”

    “今次可是认真的。吵闹和分手完全是两回事,这次还是我主动提分手,不是玩玩的。”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总之,要他占不到半分便宜,两人和好了,一起出席大老板的舞会。”汪安莉拍拍胸口,“回写字楼马上进行。”

    “进行什幺?”

    “当然是先找立德。”

    “慢着。”

    “还等什幺?后天就要赴宴,你也要给立德一个心理准备。”

    “我必须考虑一下,因为那绝非小事,明大早上我答复你。好不好?”

    “安莉。”甜甜到她的办公室。安莉忙着,她也要停一停,为甜甜倒杯咖啡。

    “你不用抽时间找马立德。”

    “又发什幺小姐脾气?我保证不用你亲口道歉。”

    “我都想过了。我提议分手,好等各自有机会反省和结识异性朋友的自由,我不能言而无信。”

    “你没有不守信用,你又没去找他,只不过我去找他罢了。”

    “还不都是一样?你代表我的,是不是?”

    “没人说和他好,只不过请他做一次舞伴,方便一下。”

    “那才够糟,一边叫分手,一边有重要宴会仍得请他做舞伴。自己连找一个男性朋友都找不到,证明他多幺重要,我没有他就什幺都做不成,所以借邀请舞伴为名,向他举手投降。”

    “立德不会这样想吧。”

    “他会的。以后他更大男人,更耀武扬威,我更没有地位。”甜甜决意地挥一挥手,“我决不会请你代我传达任何消息。”

    “大老板的舞会你不出席?”

    “当然出席,那是我的光荣。”

    “没舞伴一个人去幺?”

    “世界上没有马立德就没有男人幺?”

    “你请谁?营业部的经理张文龙?他一直想追求你。”

    “他是想,可惜条件不足。我已经决定请史柏高。”

    “史柏高?”

    “你不要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昨天吃饭,你说收过他一束玫瑰,还是橙色的呢!他知道你喜欢橙色。”

    “你供给资料。”汪安莉并不感动。

    “我们吃饭有提过你,但没有告诉他你喜欢橙色玫瑰。他没问,我巴巴地告诉他?”

    “不管他怎样知道,我这儿没后门,一束花也行贿不到我。”

    “人家为什幺要贿赂你?”

    “因为你。他摆明车马要追求你,大清早带个司机来派出,收花又全是你的人,不追你,追大老板?又没有生意来往,献殷勤?”

    “他费尽心机讨好你们各位小姐,也是为了想讨我喜欢,这份心意,我是明白和接受的。”

    “所以你就请他做舞伴,给机会让他追求你?”

    “任何人都可以追求我,我根本是小姑独处。就算我结了婚,人家要追求我,我也不会打他,而且证明自己有魅力,好事!不过,我喜欢不喜欢他,接受不接受,控制权在我手上。”

    “你肯请他做舞伴,证明你是喜欢他。”

    “暂时没想过要不要喜欢这个人,况且这机会本来是马立德的,是他放弃转让给史柏高。”

    “立德没说过放弃,不信,我马上打电话问他。”

    “不要。”甜甜按住她的手,“我早已吩咐比提通知史柏高,不能闹双胞。况且,我都快离港了,我和史柏高跳一晚舞,也不可能有什幺发展,你就别节外生枝。”

    “你仍然喜欢立德,除了他,不会再接受别人?”

    “这又不是!只不过最近太忙,又要到另一个国家生活,没心情谈情说爱,误己累人。到了澳洲,安定下来,我说不定很快会交男朋友,那要看该国人的素质。你转告马立德,他不交新女朋友,是他的损失,我不会死守着等三年,不会……”

    史柏高坐簇新的金色劳斯莱斯,穿白色晚礼服来接李甜甜。

    第一次送上一束白色的蝴蝶兰。

    “你今晚特别漂亮。”史柏高禁不住地称赞。

    “谢谢。”她欣赏着花。

    甜甜今晚穿一条深紫色的丝绒长裙:低胸、无袖无领、贴腰,胸前钉满用白色丝绸做花瓣、金水钻做花心的小白菊,小花一朵连一朵,更显得胸高腰细;深紫红高跟鞋鞋头同样的小白菜,和晚装手袋配一套。还有,紫手套上也有一样的白菊。

    淡淡化妆的俏脸两旁,是用最名贵的贝壳和金水钻做成的小白菊耳环,把她衬托得美艳绝伦。

    史柏高忍不住偷偷看了她几次。

    “李小姐,谢谢你今晚邀请我做舞伴。”他很高兴甜甜选中他。他相信自己在甜甜心目中占了重要的地位。

    “谢谢你帮我这个忙。”

    “别客气,我们是朋友。”

    “可惜友情短暂,我很快就要离港了。”甜甜其实在暗示,他和她没有什幺将来。他笑笑,没答话。

    史家大别墅又大又美,真有点像欧洲古堡,全米色,好有气派。园子内停的来宾汽车,绝大部分是劳斯莱斯。

    上台阶,进大玄关,穿制服的女菲佣为甜甜脱下白缎大衣,史柏高轻扶甜甜的纤腰步入大厦,引来了不少惊艳的目光。

    有些认识的,有些不认识的,但都是名流、淑女,非富则贵,独不见大老板和他心爱的太太。

    甜甜见过史夫人,大概要比大老板小二三十年,人漂亮,会保养又会打扮,看上去四十左右,娇娇嗲嗲,难怪得到大老板宠爱。

    大机构,嘴巴多,传说大老板前后结婚几次,情妇无数,但自娶了现任的史夫人便一颗心定下来,连那班情妇也散了。

    所以,史家几位公子少爷,年纪都比现任史太太大。

    豪门富户,家庭关系是复杂些。

    六点,是酒会时间。大家喝鸡尾酒,吃点心,聊天。

    选择自己的交际对象。

    晚餐都订好桌子,分好座位,交际的范围相应缩窄。

    史柏高替甜甜去拿宾治,何总经理突然邀请甜甜到隔壁的偏厅谈谈。

    甜甜来不及通知史柏高。

    “坐吧。”相对坐下来。

    甜甜很喜欢何总经理,因为他一向赏识她,重用她。

    想必对她澳洲之行有所嘱咐。

    “李小姐,你下星期不用去澳洲了。”

    “怎会这样?”真是晴天霹雳,她什幺都准备就绪。

    “星期一,我们和史先生开过高峰会议,决定下来的。”

    “是不是我做的最后一个妈咪PROJECT不好,各位对我失望?”

    “当然不是,是我们总公司很需要你,你走了,找人代替你并不容易,所以决定留下你,继续助我一臂之力。”

    “但是……”甜甜垂下头,三年后当副总经理助理,没希望了。

    “你是个人才,有能力的人肯定不会被埋没,因此,董事局决定升你为业务及海外发展部的高级经理。”

    “那部门并没有高级经理的职位。”甜甜又喜又忧。

    “职位是人设立的,澳洲可以有,总公司一样可以加设。以后,你虽然不用去澳洲,但澳洲的业务推广,你一样要尽力。”

    “这个当然,这个当然。”哗!真是好消息,不用到澳洲与寂寞为伍,可以天天继续享受香港美食,又可以升级,高级经理啦!

    “还有一个好消息,如果你继续表现良好,董事局可缩短你的年资,三年半左右,你就可以升为副总经理助理。”

    “吓?真的!”哗!发达啦!不必离港,升级照旧,她轻捏自己,真怀疑发美梦。

    “开心吗?”

    “好开心,简直难以形容。”甜甜泪水都涌出来了。“总经理待我这幺好,帮了我这幺大的忙,我……真不知道怎样报答你。”

    “你实在应该报答一个人。”

    “是的,总经理,我能为你做些什幺?”她准备随时下跪。

    “那个人不是我。虽然,我一直很欣赏你,争取你留下,但在我权力范围内,帮不上今次的忙,因为最后的决定权仍在大老板的手上。我上次在会议中也极力争取你留下,都不成功,你记得吗?”

    甜甜点了点头:“总经理,那个人是董事长?”

    “不是!当天董事长决定派你去澳洲,又怎会自己收回成命?是史夫人,她也是董事之一,不过极少出席会议。而星期三的会议,是史夫人请求召开的,大老板支持。”

    史夫人?怎可能……

    李甜甜是见过史夫人几次,比如周年餐舞会,也交谈过,但她职位不算高,说的都是一般客套话,史夫人是否能记得住她仍是个疑问。

    而且,史大人凭什幺帮她这幺大的忙?若是男性,还可以说看中她,希望她以身相许,但史夫人是女人,不可能!

    “史夫人为什幺要帮我?要谢,要还恩,也说不出理由。”

    “你不熟识史夫人,但你应该熟识八公子?”

    “八公子?我不认识,就算认识,他也不会帮我这个忙。”谁是八公子?真意外。

    “八公子是史家里最小的公子,也是现任史夫人的独生子,你还不明白?”

    李甜甜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我见过六小姐、七小姐,二公子去美国之前也见过,但从未见过八公子,我不认识他,也不明白……”

    这时候,史柏高拿着鲜果宾治找进来:“原来你和何叔叔在聊天。”他说着,送上饮品。

    “你认识我们的总经理吗?”甜甜喝口宾治。

    史柏高含笑点点头,坐在她身边。

    “我看着柏高由小到大。”

    “啊!哪天你是到公司探望总经理,怪不得你对我们公司这幺熟识。”

    “柏高心里还有我这个何叔叔吗?”总经理哈哈笑,“他由英国回来,今天还是第一次面对面,看清楚他长大了,英俊了。”

    “你那天找谁?”

    “我爹。”柏高似乎有点难为情。

    “你爹也在高达做事吗?”

    “你知道柏高姓什幺吗?”总经理还在笑。

    “姓史,大老板也姓史。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八公子,我的恩人就是你……”甜甜瞪大眼睛。

    “柏高,你没有告诉她吗?”

    “根本没有机会。我们虽然见过几次,也通电话,但只吃了一顿午餐,我没有理由一认识她就告诉她我是谁……好象在夸耀……”

    “天!”甜甜手中的水晶杯子几乎掉在地上,“你真是八公子?”

    “对不起,李小姐,我并非存心瞒你。只是我们相交不深,我根本没有机会清楚介绍自己,而那天在走廊碰见你,我才知道你在我们公司工作,我亦没理由一见你就说你的大老板是我爸爸。”他很紧张地,又带点慌惶地解释。

    “既然不深交,为什幺要帮我这幺大的忙?”

    “那天我和你吃午餐,你说过根本不想去澳洲,全是公司控制;由你肯去澳洲,也只不过是为了升级。我也觉得你一个人去澳洲实在很孤单,便帮助你。”

    “八公子,你教我怎样报答你?”甜甜虽然兴奋快乐,也有些担心,“正如你自己说的,我们相交不深,我怎能领你的情?”

    “甜甜,你千万不可因不能领情而坚持去澳洲。我尚要依重你。至于如何报答柏高,两个小朋友好好谈一下。”总经理起立离去,“我还要帮忙招呼贵宾。”

    “现在你可随意留下,又可升职加薪,仍然不高兴吗?”史柏高问。

    “高兴,高兴得疯了头,真是形容不出来。今天是我二十一年来最兴奋快乐的一天。”甜甜想想,忍不住笑了。

    “你开心就好。”

    “但我欠你一个好大好大的情,叫我怎样报答你?”

    “我也不是无条件帮你,总之一定拉个平手,你想不想听听我的要求?”

    “你说。”甜甜的心跳加快,快乐?担忧?

    “第一,从此你不要叫我史先生。”

    “是的,八公子。”

    “更不能叫我八公子,叫我柏高最好。”

    “柏高,还有呢?”

    “我做你的朋友,希望常常可以见面,聚首。”

    “男朋友?”

    “啊!不,最初只是朋友。像求职一样三个月试用期,如果三个月期满,你觉得我不错,我想做你的男朋友,要求是不是很过分?”

    甜甜释然地笑了。

    真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史柏高要求她做他的情妇,她才烦。她当然不会做这人情妇,但放弃高职厚薪,她同样不愿意。

    若史柏高要求做她的男朋友,她会答应,她和马立德分手时,说过各自交朋友。没人追求她,马方德才骄傲,以为世界上只有他一个男人。

    为表现自信心,说过分手后各交朋友,就交一个给马立德看看。

    剃剃他的眉毛,下下他的脸,教他不要做大男人。

    何况,史柏高有权有势,条件又高又好,最重要的是关心她。她只不过向他提一下不愿意去澳洲,他就帮她留下来。他帮助她并不附带卑污兀突的条件,他是个正人君子,值得一交。

    “甜甜,怎幺了?”史柏高见她不说话,很担心,“你不喜欢和我交朋友?我不够好?”

    “不!你很好,又对我有恩,不过……”

    “我知道,我知道,你有男朋友的,那天我送你去赴约,就是会男朋友,你担心男朋友不高兴,怪责你。”

    “是有一夫一妻制,但并没有法律规定,有了一个男朋友之后,就不可以交第二个男朋友。”

    “对呀!公平竞争。”

    “况且,我和男朋友因为意见不合,已经分手了。”

    “对不起。”

    “不必经过三个月试用期,我接受你的追求,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

    “真的?”史柏高忘形地握住她的手。

    “不过,只是做男朋友,我没有保证什幺。”

    “那当然!难道要你做我的妻子或永远的女朋友?如果你嫌我不够好,不适合你,你可以不要我。”

    “此外,还有什幺条件?”

    “没有了!不,有的,我请你做我今晚的舞伴。”

    “你弄错了,是我请你做我的舞伴。”

    “哎唷,我太开心,什幺都记不住。”史柏高轻打自己的头,就是笑。

    “还有什幺附带细节的条件?”

    “真的没有了。你对于这次工作上的调动,完全满意吗?”

    “满意!真要好好报答你。”

    “我知道你最终目的是希望做总经理助理,但一时之间……”

    “别傻啦!就算你请我做,我也不敢接受。速跳几级,没经验,年资太低,强做上去,也难令他人心服,变了无兵司令怎幺办?”甜甜心满意足,“已经很好,真的已经很好。明天,明天我请你出去玩一天,全部由我付帐。”

    “不……”

    “唏!恭敬不如从命。”

    “是的,遵命。”史柏高向她敬礼,逗得甜甜咯咯笑,“要不要香槟庆祝?”

    “一定要!我会买一支上好的,还要请朋友开个小派对,庆祝一番。”

    “现在先喝杯香槟,敬贺你。我去拿酒。”

    吃晚餐时,甜甜和史柏高与大老板、史夫人和六小姐、七小姐同坐一桌。

    大老板没什幺显著不同,史夫人对甜甜特别留意。

    静静地看她的一举一动、言谈笑意,又由头到脚的看了几次,终于微微地点头。

    舞会开始,史夫人和丈夫领跳第一个舞,史柏高也邀请甜甜跟随。

    “你妈咪长得好漂亮。”甜甜望过去,史夫人今晚穿一袭纯黑的西式旗袍,把她的皮肤衬得雪白,链坠的巨大泪形金色钻石,闪得一件旗袍都发亮。

    “很多人都这样说。”史柏高也在看父母,“我像爸爸还是妈妈?”

    “你的两位哥哥像大老板,只有你像史夫人一样的斯文、白-、矜贵。”

    “因为只有我才是妈咪的儿子,其它兄姐都是同父异母。”

    “六小姐和七小姐也是美人。”

    “我爸爸的几任太太都很漂亮,但人家都说我妈咪最美最温柔。”

    “所以,最得丈夫欢心。”

    他们一个舞、一个舞的跳下去,由复古的慢华尔兹到快华尔兹,由大厅的一端到另一端。

    还蛮合拍。

    “我爸爸的确很爱我妈咪,几乎是言听计从。”

    “而你妈咪又最疼爱你。”

    “她亲生的嘛!”

    “所以,你求史夫人帮助我?”

    “我把你不喜欢去澳洲的事告诉妈咪,其实,我本人也想你留下。”

    “为什幺?担心我走了,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当然不是。我可以跟你去澳洲陪你三年,在那儿,还可以避开你的男朋友。”

    “你妈咪准你去澳洲三年?”甜甜怀疑:裙边的乖剩仔。

    “她不准,我不快乐。只要我开心,她从不加以阻挠。我去澳洲,她只会担心,不会反对。”

    “那你为什幺想我留下?”

    “因为你去澳洲不开心,你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你喜欢留下来,我就要想办法令你留下来。一切都是为了你。”

    这些话令甜甜十分感动,比马立德第一次向她说“我爱你”时还感动,因为他是开玩笑地说,根本马立德从未认真、诚恳地说过爱她。甜甜在史柏高怀中,面对着面,此刻,她觉得史柏高比马立德更可爱。

    她柔柔地问:“因此,你请史夫人代你向大老板求情。”

    “是的!虽然,爸爸宠爱妈妈,但妈咪从不恃宠生娇,也不大过问爸爸的公事,又甚少要求。这一次,可以说是她的创举。她深夜召开大会决定你的去留和职位问题。”

    “你怕爸爸,不敢当面求他。”

    “怕就不会。爸爸在家并不专制独裁,但他不和我们谈公事,尤其是我未正式融入公司工作。若我求他,他会考虑,但一拖可能两个月,那幺你始终要去澳洲。可能去了又调回来。多烦。只有妈咪亲自去办,才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为你解决问题。”

    “除了你,我还欠史夫人一个人情。”

    “你没欠她,妈咪也只是为了令我开心。”

    “那我欠你双份。”

    “欠什幺呢?你是我的朋友,不!是女朋友,我不应该为你服务吗?”

    “也未必每一个男朋友都真正关心女朋友。”去澳洲这件事上,马立德做过些什幺?就只会和她吵,增加她的烦恼。

    “那他就没资格做人家的男朋友,我对女朋友一定支持到底。”

    “谢谢。”

    “你升级后,应该有新办公室,我叫何叔叔为你布置一间新办公室。”

    “不!不!太烦人!千万不可!”

    “怎会烦?有好的力公室,工作效率才会理想,我叫设计师画了图,你看过若不满意,再修改到合心意为止。”

    “太麻烦会引起公愤。”

    “我深信你的工作能力。为公司赚钱的人应该受到厚待。”

    甜甜心里已经满意得想醉。

    男仆过来:“八公子,夫人请两位过去。”

    史柏高和甜甜望过去,史夫人含笑向他们挥手。

    柏高很自然地拖着甜甜的手走过去。

    原来大老板要休息,先退席,史夫人当然陪伴他。

    史夫人左手握着甜甜的手,右手覆盖在甜甜的手背上。

    “一点钟还有个抽奖节目,继续开心地玩下去。”

    “谢谢夫人。”

    “叫我安娣。”

    “谢谢安娣。”包括几种心意。

    “傻孩子,别老说谢,以后有空来我家里吃饭,我和史先生都欢迎你。”她说得慈祥。

    “谢……是的,安娣。”

    “柏高,好好招待、照顾甜甜。我叫你甜甜不介意?”

    “那是我的光荣。”

    “你很乖,讨人喜欢,希望很快可以再见你。再见!”

    “晚安,安娣!晚安!董事长!”甜甜恭送。

    大老板也不断向她点头微笑。

    “好啦!继续跳舞。”史柏高拖她回舞池。

    “你妈咪有没有四十岁?”

    “四十?我已二十四岁了。”

    “也许她结婚早。上一代的人,十六岁生小孩不希奇。”

    “不!妈咪上过大学,只是没念完。她念经济的,一开始就做爸爸的高级秘书。”

    “她到底多少岁?”

    “妈-二十一岁结婚,二十三岁生下我,她已经四十六岁了,爸爸比她大二十八年。”

    “四十六岁,如果她不是你妈-,我会猜她三十五,因为她的皮肤仍然很细嫩,又雪白。”

    “苏州人,皮肤是美些。”

    “苏州多美女,怪不得安娣那幺漂亮。”

    “告诉妈咪,她一定开心透顶。”

    “同样的话她听过几百次,反应冷淡。”

    “你说的话,她听进耳里会特别开心。”

    “啐!你甜言蜜语逗我才真。”

    “我的甜言蜜语还未出口呢!你赞妈咪是识英雄重英雄,美人惺惺相惜,两人相比,当然,你还要加上年轻貌美。”

    “好啦!好啦。”甜甜开心地笑,“反正明天我请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