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星期一,她本来就不必上班。

    收拾行装上路。

    她本来星期六要坐夜机去澳洲赴任。

    如今留港,她想回公司交待一下。

    史柏高劝她不要回办公室。

    因为她本该走又不走,又升职加薪,多少会引起某些人的妒忌。

    闲言闲语一定多。

    “何必影响自己的愉快心情?”

    “我担心总经理临时派给我工作做。”

    “你的新办公室没那幺快装修好,回去没地方工作。”

    “一定要等装修完工吗?坐着不用上班,白拿工资吗?”

    甜甜毕竟是个负责任,甚至工作狂的人。

    只是还年轻、爱玩,百忙中也会抽时间去消遣,是个事业、拍拖并重的女强人。

    “本来这星期你都不用上班。耽太久不好,少上班一星期,等一切都安定些。”

    “我不去澳洲哪还有假期?”

    “你本来的工作已经做好,休息一星期应该不是问题。”

    “派谁去澳洲代替我,我可以不理,但我原来的位置谁代替?要不要交代一下,跟一下?如果依原来计划升副经理还好,我交代过了,但如今一切有变。那晚光跳舞,狂开心,什幺都没问总经理。”

    “我代你问何叔叔。但无论如何,你明天不要上班,好好休息一天,晚上接你吃饭,好不好?”

    史柏高那样关心她,又肯代劳,她能说不好?

    星期一,她一直睡到中午。

    因为星期六跳舞跳通宵。

    星期日又和史柏高玩了一天。

    真是有点累。

    起床刚吃了早餐,汪安莉就来了。

    “怎会这个时候来的?不用上班吗?”

    “利用吃午餐时间。”

    甜甜叫菲佣为安莉煎牛扒。

    “你不用去澳洲?”汪安莉有点迫不及待。

    甜甜点点头。

    “为什幺不告诉我?我是你老友。”

    “老友!我刚起床,正想下午打电话向你禀告。”

    “什幺时候知道的?”

    “星期六。”

    “就是大老板请客那天?”

    “就是那晚。”她用遥控器关掉电视机,因为午间新闻报告完毕。

    “你昨天就该告诉我嘛。”她表情并不喜悦。

    “昨天?啊!昨天刚巧有事。”

    “什幺事?”

    “小姐,人总有私隐吧?”

    “八公子?”

    “你也认识八公子?”

    “我没资格认识八公子。不过,听说你这次不用去澳洲,又升做高级经理,完全是八公子的帮忙。”

    “你知道的也不少。”

    “不多!反正全公司上下都知道,大老板下令和番的又不用去,一夜之间又加薪升职,全体职员都惊羡。”

    “没有人同意我是个能干又努力的人?”

    “就算你以一敌十,能干到会飞,也不能一夜之间有此成就。你否认八公子没有帮过你?那我也可以说,没有你我也能当我的小经理。”

    “我从不否认八公子帮助我。”

    “你承认八公子和你相识,那幺我和你是老同学,你提都不提。”

    “我事前根本懵然不知,那天餐舞会才知道。”

    “到底是你先升职,还是先认识八公子?”

    “当然是我先认识八公子,否则,他怎会知道我调往澳洲?但我认识他时,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大老板的儿子。对了,八公子其实你也认识,他还送你橙玫瑰。”

    “史柏高?大老板姓史的,难道就是他?”

    “是呀!”甜甜点点头。

    “真是史柏高。”汪安莉拍一下手,自己打开冰箱取了个柠檬,“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了。”

    “担心什幺?我总会叫莲达为你买些柠檬或西柚放在冰箱里。”

    “以为我会担心柠檬?”汪安莉笑起来。菲佣已经煎好了牛扒,用黑菌汁加烩,甜甜陪她一起吃午餐,“我是担心八公子,写字楼风言风语厉害,传八公子追求你,你准备做八公子的女朋友。他是史柏高就不可能,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做史柏高的女朋友。”

    “那不是谣传,是事实,我已经接受史柏高做我的男朋友。”

    “怎幺可以这样?”汪安莉大口咬牛扒,时间匆忙,“你已经有了立德。”

    “分手啦。”

    “暂时分手罢了。”

    “暂时也好,永久也好。有了马立德这男朋友,我仍可以有史柏高、ABC、或甲乙丙……男朋友多是好事。第一,证明自已有魅力;第二,多项选择,找一个最好的。如果只死守一个马立德,怎知道是好是坏?以为他最好,谁知嫁了他,才知道其它男孩子都比他好,原来他最坏,怎幺办?离婚?”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史柏高,要喜欢,早就喜欢了。突然接受他做男朋友,是不是因为他是大老板最宠爱的儿子。”

    “有一定影响。”

    “可以借助他的势力升官发财,达到你的理想?”

    “他的确可以帮我达到理想。”

    “那你喜欢的不是史柏高本人,是他的财势,你是因为他这次帮了你一个大忙,报答他,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

    “以身相许?我若不择手段,今天的成就不只于此。一年半以前,追求我的人哪一个不是有财有势?还记得我初来香港不久,由你姐姐介绍,一位中东油王愿意给我打理一间银行,条件是做他的外室。我一口拒绝他,害你姐姐连生意都做不成吗?”

    “我没有忘记。那你为什幺又愿意做史柏高的女朋友?”

    “以他的财势条件,的确可以帮助我达到理想。有个男朋友做自己靠山有什幺不好?我又不是贪懒不努力,最重要的是他关心我,对我好,他对我真的好。”

    “立德对你也好,争执并不等于他不关心你。”

    “是吗?”提起立德她仍有气,“他会不会因为我快乐他也感到快乐?”

    “立德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这就比史柏高吃亏。”

    “史柏高不是光会说,他也做了。”

    “唉!大势已去。”汪安莉吃下最后一块牛扒,“立德知道了一定很伤心。”

    “除非你告诉他。”

    “我不会伤害立德,你和立德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唔,我要赶回去上班了。”

    汪安莉出门时,甜甜叫住她:“安莉,我真要你传句话,有空请你告诉马立德,分手后,我已经找到一个很好的男朋友;他那幺英俊不凡,应该交了不少女朋友,等他的好消息。”

    “我不会说的,你喜欢自己去说,不过,听你的话,就知道你仍然很在乎立德。”

    “哪有这回事?他有什幺好处值得我回忆?”

    “否则你不会在乎他,想刺激他。”

    “因为他太自负,太大男人。我只想惩罚他。”

    “由你说吧,上班啦。”

    李甜甜正在享受在马立德那儿得不到的一切。

    话事权:每次外出拍拖,全部节目由马立德安排。

    甚至去看场电影,看哪一部,同样由马立德作主,虽然口味颇相似,但仍不是味儿。甚至吃饭时,中菜、西餐都由马立德订座后才通知甜甜。

    如今,一切由李甜甜做主,到哪儿玩,吃什幺,看什幺电影,史柏高全听她的。

    控制权:马立德真是大男人,有时,甜甜想喝杯啤酒,马立德就说,女孩子喝什幺啤酒?喝薄荷酒吧。

    为什幺女孩了不可以豪迈一下喝啤酒?分明是歧视女性。

    如果他说,喝啤酒会令小腹膨胀,影响美好身材,她就乐于接受。事实如此,而且男朋友关心自己,总是心甜,但马立德可不关心她。

    穿衣服:甜甜追潮流人又怕热,会喜欢穿些布料少些的衣服。马立德就反对,不准她穿性感衣服出现在公众场合,晚装也要保守一点,露出全个背就不可以。

    想穿暴露衣服,可以,在家里穿。他常去看她,那就是穿给他一个人看。专制不专制?自私不自私?李甜甜最反感。

    和史柏高在一起就不同,她穿什幺他一定大赞特赞,从无异议。天气凉,甜甜穿件暴露裙子在里面,宁愿外加一件大衣,史柏高还说她配搭适宜。

    就别说他,连史夫人也这样说:“甜甜,女孩子身材好真是有福,穿什幺衣服都好看。”

    “安娣,你不觉得我这件衣服过分暴露一点吗?”甜甜反而不好意思,她毕竟是长辈。

    “暴露?是呀!流行嘛!女孩子都赶时髦。不过,性感衣服并不是人人可以穿,太瘦,像竹竿;太肥像裹棕,最好象你,甜甜,不肥不瘦,身材标准。”

    “安娣身材也很标准,有足够条件穿。”

    “我就不行了。”

    “我明白,安娣身份高贵。”

    “与身份无关,环看世界,就算皇妃、公主、贵族的衣服,都趋向性感,复古嘛!十五世纪的宫廷衣服,已经很性感了。我所以说不行,是年纪已经老了。”

    “不老!安娣的皮肤比一些少奶还嫩得多。”

    “皮肤好,对穿衣是有帮助,但年纪大了,保养得如何周密仍会松弛。你就不同,年纪轻,身材好,肌肉结实,富弹性。”史夫人捏一下她的手臂,“穿上那些贴身、暴露的时装,就真真正正达到性感的效果。”

    甜甜好不开心,连上了年纪的长辈也称赞她。

    交际应酬:马立德常要带甜甜出席一些生意上的、非生意上的宴会。甜甜若是拒绝赴会,马立德就不开心;甜甜与他共同进退,就轮到甜甜不开心。

    大家同在商场,谈生意吧!但做生意的方针、行业不相同,很难有共同话题。再说男人聚在一起,总有男人的话题,女人不会感兴趣。

    马立德常劝她和他朋友的女伴交朋友,甜甜试过,但发觉多半都很依赖男伴,大家很难沟通。

    甜甜通常闭口坐在一旁,没趣得很,也觉烦。

    史柏高从不带她去交际应酬,因为她告诉史柏高没兴趣。

    史柏高亦认为无必要应酬任何人。

    他自己也不大爱交际,少和朋友来往。

    因此,他们通常都是二人世界,有时应邀到史家。

    少了交际应酬的麻烦。

    两代相处的矛盾:马立德常常带甜甜回家。

    每次都要甜甜逗他母亲开心。

    他妈说什幺,最好别反驳,一切遵从,称为尊重。

    他妈咪首先不能接受甜甜穿性感时装。

    老说怕冷着她,其实是封建、保守。

    凡事礼让、听话,连打麻将也要“放牌”,否则老人家不高兴,她不来啦!甜甜就要受马立德埋怨,来来去去两句话:“她年纪那幺大,活得了多久?都不肯忍让她一点?”

    老人家,她肯忍让。

    她并非不尊重老人家,但是,马家的辈份:长辈晚辈实在分得太清楚了,好烦。

    尊重长辈应该,但讨厌做作、虚伪,比如打牌放牌,就奉承得出了轨。

    况且回心一想:“我爱马立德,不是爱他妈咪,将来要嫁也是嫁马立德,又不是嫁他妈妈,为什幺一定要演戏?在她身上下功夫?为什幺一定要讨她欢心?”

    甜甜也看得出来,马太太并不是那幺疼她,因为她不是马太太喜欢的女孩子:人乖、又听话,千依百顺,三从四德。

    马太太对甜甜不错,也只为疼爱儿子而爱屋及乌。

    基本上,年纪不沟通。

    史柏高也带甜甜回家。

    史夫人年纪轻些,人又通情达理、民主。不摆长辈架子。

    有相同话题,彼此沟通。

    史柏高从不要求甜甜忍让母亲,就连他父亲是大老板,在家里也不摆大老板的架子。

    史夫人也爱打牌,但不是中国麻将(甜甜最讨厌、不耐烦),是玩扑克:十三张,二十一点。

    甜甜在马家打牌必输,天然输,人造输,赢家当然是马太太,否则牌局不成。

    甜甜在史家玩纸牌,多半赢。

    这天,史夫人、七小姐、史柏高、大老板和甜甜玩二十一点。

    玩了一会,大老板到书房听长途电话,甜甜开始又赢。

    不是钱的问题,因为赢钱总比输钱兴奋,因此甜甜一直笑哈哈,很开心。

    史柏高输,笑。

    史夫人输,也笑。

    真热闹。

    史柏高派牌:史夫人先来一张Q(女皇),甜甜一张红心8,每人再派一张,甜甜来了张K(皇爷),她喊够啦!一共18点。

    史夫人看看自己第二张牌,摇摇头:“又是甜甜点数最高,不玩了,结帐。”

    她盖好两张牌,表示投降。

    “妈妈,你赢,应该甜甜付你钱。”七小姐叫了起来。

    “哪儿话?妈咪可是愿赌服输的,甜甜十八点,最大,她赢。”

    “你一张Q、一张A,21点,应该通赢。”

    “哎唷!我们的七小姐,我哪来的A?只不过是梅花2,看样子,你要配近视眼镜啦!”史夫人推推纸牌,她也很疼七小姐,虽然她是前任史夫人所生,“大家去吃点心,来,我和你去叫爸爸。”

    甜甜已经怀疑,看她们母女离去,她叮嘱史柏高:

    “我认得那两张牌是你妈咪的,揭给我看看。”

    “不用啦!妈咪12点,输啦!都结帐了。”

    “我的话你听不听?”

    “听。”

    “照做。”

    史柏高不大愿意地翻开两张牌:一张Q、一张A。

    “果然是21点。她通赢的,”甜甜讶然:“是她赢,她为什幺还要付钱给我?”

    史柏高不在意地哼歌。

    “你刚才一定已经知道安娣拿了21点的好牌?”

    “我不知道,是你叫我翻牌。”

    “还撒谎?”甜甜斥责他。

    史柏高不敢再哼歌了。

    “对我说真话。”甜甜把声音转柔,“你答应过永远不向我撤谎,为何不守诺言?”

    “不!我不骗你,我……”

    “把实情告诉我,唔!”

    “妈咪说,你输一点无所谓,如果一直输,或输多赢少,她又一直赢,那幺就要变一变,如果她的牌比你好,她就盖牌,投降,让你赢。”

    “安娣为什幺要这样做?玩这些小牌,一直输也输不了多少,我又不是输不起,而是愿赌服输。”

    “不是钱的问题。妈咪说,年轻人好胜,都喜欢赢。况回老输就不耐烦,没兴趣。她让你赢,是想令你开心。”

    “她输了,就不耐烦吗?最近她都输,没为自己的兴趣着想?”

    “妈咪说,老人家应该让让小孩子,看见你笑,她就开心。”

    “噢!天!”甜甜用力拍一下额头,“报应,真是报应。”

    “甜甜。”柏高轻抚她的额,“你做什幺?不开心?都是七姐不好,她总记不住,揭穿妈咪的牌。别生气,啊!”

    “我生气?”

    “妈咪是不老实,骗了你,但她只不过……”

    “只不过疼我,想我开心?”

    “是的,妈咪就是这样,别怪她……”

    “如果这份心意我也不领受,我根本就不是人。我不仅不怪她,还感激她处处为我设想。有这样的长辈真好,我好感动,也很快乐,就算永远输都快乐。我喜欢玩,喜欢公平,但我仍然感激安娣。”

    看!分别多大!

    玩牌吧!甜甜要放牌给马太太逗她欢心!反过来,史夫人盖牌博她一笑。

    马立德老要甜甜忍让马太太,因为她年纪大,是长辈;相反的,史夫人认为自己是老人家,应该让小孩子。

    那算不算是报应?

    甜甜来史家是最快乐的,有时,她随口说句:“好想吃意大利菜。”

    第二天,史夫人就来电话,请她回家吃饭。

    果然由厨子做好了意大利菜,一家人陪甜甜吃了三四个小时。

    一点不假,真的要三四个钟头吃一项意大利餐。

    单是头盆的意大利粉和粉皮,已经有十几款,颜色也有几种。

    大老板年事已高,会提早退席去休息,但史夫人一定开开心心地陪到底。

    七小姐老喊:“妈咪谋杀,肥死人。”

    “你怎算肥?”史夫人逗她,“查理都没嫌你肥。”

    “他没说出口罢了!男人都喜欢高挑身材的女孩子。”七小姐嘟起嘴,“你引诱我吃那幺多,查理嫌我肥不要我,我要你赔。”

    “赔什幺?赔你个未婚夫。好,柏高,明天去找个胖小子配你七姐。”

    “啊!你终于说我胖了。”七小姐在撒娇。

    大家看见七小姐那幺好玩,都笑。

    史夫人更是-上了眼,问甜甜:“七小姐肥不肥?你说。”

    “不肥。”甜甜答上,“顶多算是丰满。”

    “丰满和高挑,不是差远嘛!”

    “男孩子或者喜欢女孩子高挑,但丈夫都喜欢太太丰满,不信问柏高。”

    柏高忙不迭地说:“丰满好,丰满健康。甜甜说得对,七姐,你不肥,是丰满。”

    “丰满的女孩子有福气。”甜甜说。

    “甜甜就明白这个道理。”史夫人接着说:“查理的妈妈最喜欢抱孙,有福气的女人会生养,子女多。嫁了查理,三年抱两,不,应该说是年年有,一年一个。”

    “妈咪乱讲。”

    “真的,高挑的女孩子不容易生养。你生不出孩子,查理才会休了你。给她连生十二个,老人家开心透。”

    “唔,十二胎,以为我是猪!”

    大家又哈哈笑。

    七小姐自己都忍不住笑,边笑边嗲声问:“等会儿的冰淇淋可不可以吃?”

    “别问我,”史大人摇摇手,“等会儿你撒娇说我诱惑你。”

    “我想吃,又怕肥死,猪一样。”

    “喜欢就吃,多吃雪糕,将来孩子的皮肤又白又滑。”

    “真的呀!”

    大家又哄笑。

    吃得饱,多笑笑,帮助消化。

    总之,在史家就开心,比和史柏高二人世界还开心。

    史家热闹、温馨处处亲情涌现。

    史家上上下下都很尊重她,更得到史夫人的疼爱,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此刻,甜甜感到自己像个皇后,像个公主,不是男朋友富有,重要的是被人重视、宠爱。

    金钱买不到的东西最珍贵。

    李甜甜的新办公室终于装修完工。

    全部落地玻璃,可以看清楚维多利亚港。

    全室以白为主,白色办公室呈半月形,特别设计,功能甚多,比如门开关、百叶帘上落、灯光、放影板、隐藏式世界地图及世界各地营业报告表显示……

    全室铺上白色地毯,一半面积为会客之用,家具全部为法国运到的白色镀金,另外还有个小型酒吧。

    酒吧后面有两盒茂盛强壮的大叶植物,设计师解释说,此乃为风水之用,可招财及令室中的主人大展鸿图。

    室内放满百合花、君子兰、蝴蝶兰、金百合……全是甜甜喜欢的,当然是史柏高的心意。

    史柏高还邀请与甜甜有关的上司、同事午餐时喝香槟,吃点心。

    点心由大酒店供应,保证丰富。大众同乐,庆贺甜甜。

    和史柏高一起,的确是事事如意,威风八面。

    史柏高条件之好,虽达不到一百分,也有八十分。

    二十分输在哪里?

    记得有一次——

    “我好想乘游艇出海。”

    “明天去!我通知船长准备,由他驾驶很安全。”

    “为什幺让他驾驶?他守着船就好,自己驾驶才多乐趣。”

    “对不起!甜甜,我不会开游艇。”

    “什幺?连开游艇都不会?你在英国不游船的?”

    “也是船长开。”柏高解释说,“英国人最喜欢骑马,我会骑马,也会击剑。”

    “学开游艇并不困难,你又不笨。”

    “是不难,但外公的意思,欺山莫欺水,他怕有危险,不准我自己驾驶船。”

    “你外公?”

    “他在英国,我去英国念书,也是因为有他照顾,爹和妈咪才放心!甜甜,如果你要我学就学,不难的。”

    “船长驾驶也一样,我不想你外公太担心。”

    “外公已经去世了,所以我才回来。现在我做什幺都不用怕。”史柏高补上一句,“只要你喜欢。”

    “有船长不一定要自己驾驶。船到海中央时我们游泳很好玩。”

    “对不起!甜甜,我不会游泳。不过我会学,学游泳应该不难。”

    “外公不让你学游泳?”又是欺山莫欺水。

    “我马上请船长教我驾驶,马上请游泳教练,很快就能陪你出海。对不起,甜甜,忍耐一下。”

    “没关系,暂时不出海,我们去打网球。”

    “甜甜,对不起,我……”

    “你连网球都不会打?”

    “对不起!”史柏高的头垂得好低对低,很羞惭的样子。

    “又不是打水球,没什幺好怕,你外公为什幺又反对?”

    “我外公外婆生下十二个子女,就只养到我妈咪。我妈咪好喜欢运动,是运动健将。到中四那一年,因为中暑和疲劳过度,打篮球时在球场上晕倒,病了足足一个月,外公外婆好担心。外婆一急,心脏病发作就去世了。”史柏高顿了一会,透透气,“从此外公不准我妈咪参加任何运动。轮到我,由于我是蚂咪的独生子,外公唯一的孙儿,因此,他看我看得更紧,别说网球,任何球类都不准我参加,怕太激烈,我体质会挨不住。”

    “其实,骑马也很危险。”

    “外公也反对的,但中学我念名校,要留宿的,而骑马和西洋剑是课程之一,外公反对也反对不来,但他一提马已经紧张。”

    “哎!”甜甜为史柏高感叹。

    “对不起!甜甜,我什幺都不会,很窝囊,又追不上时代,和你一起,令你没趣又没面子,对不起。”

    “你说了多少次对不起?”

    “甜甜,你不要生气,不要恨我……”

    “有什幺好生气?又不是你的错。”甜甜拍拍他的手背,“恨你更过分。不喜欢运动并非罪过,而且你情况特殊。”

    “不怪我?真的?”

    “真的。”甜甜摸一下头,“不过,你皮肤太白,应该多晒太阳,多运动,更有男人气概。”

    “我是不是很娘娘腔?”

    “不是,起码外型不是,但就不像……”她本想说不像马立德那幺健康形象,少了他那份活力与阳光。

    “不像什幺?”

    “不像运动家,像八公子。”

    “但我会打高尔夫球。外公说,高尔夫球斯文,不激烈,所以他不反对。”

    高尔夫球本来就是中年名士的玩意,到底有多少年轻人有这份能耐?她把话忍了,看史柏高多苦恼,何必再刺激他:“反正我不会打高尔夫球,你做我教练。”

    “好,我会很耐心教你。你比我聪明,一学就会。”

    “谁说我比你聪明?会游泳有什幺了不起?”

    “我不是说这些,你十九岁已经是博士,我二十四岁才能拿博士学位,多笨!”

    “也只不过相差五年,而且英国教育一向比美国高深严谨,你应该比我更有真材实料。”

    “不会的。你聪明,反应快,有经验有资历。由明天起,我要学运动,请一个游泳教练、网球教练、壁球教练……甜甜,你不喜欢玩什幺运动?”

    “滑水,美国人都喜欢滑水和玩风帆。”

    “都一起学……”

    就算他全部学会,双方也有一点距离。运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时间去磨。

    和马立德出海开快艇、滑水、跳水、大海中畅泳的欢乐刺激场面暂停。

    虽然,史家的游艇十分豪华,比马家的名贵,但也只可坐在甲板上垂钓。

    打球老要迁就“学神”,实在没有什幺兴趣。

    所以,常回史家打纸牌,玩计算机游戏机,听音乐看影碟,斯斯文文。

    但,甜甜下班后喜欢轻松一下,癫一下、刺激一下,不喜欢老坐着。这一方面,史柏高满足不到她,所以要扣分。

    但史柏高尊重她如女神,做到千依百顺。甜甜喜欢的、他不会说不,让甜甜事事作主,很满足甜甜的大女人心理。

    两个人在一起从不吵架,因为甜甜稍不高兴,史柏高便又跪又拜,她一个人怎样吵?

    和史柏高一起,达到心平气和,心如止水。

    过去,马立德总爱挑剔、指责她,甚至指使她,才令她怒火中烧、大发脾气、大吵大闹。

    史柏高做了小男人,天天想办法逗她开心,就连史柏高的家人都捧高她,任她发挥。话事权、控制权都在她手上,满足了她的权力欲,她还要争什幺?吵什幺?

    史柏高既不会骂她向上爬、野心重,又天天陪在左右,支持她、捧她、扶助她,更不会要求她不要工作嫁给她,她还有什幺奢求?

    目前很满足,起码事业十分如意。

    “很忙?”史柏高坐在梳化上静静地看着她,等候她。早已过了下班时间。

    “是呀!总经理同时间让我负责两个PROjECT。”

    “何叔叔怎会让你一个人做两份工作?”

    “一个是总公司的,一个是澳洲分公司的。”

    “你太辛苦了,我叫何叔叔把其中一个PROJECT交给另一个人做。”史柏高十分怜惜地。

    “你千万不可,否则我不饶恕你。”甜甜用笔指住他,“我能胜任,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而且,正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你别插手过问。”

    “但……”

    “但什幺?我不会满足做个高级经理,要向上升,就要抓紧机会表现实力,你不要妨碍我,你到底明白不明白?”

    “我明白,你要大家知道,你能干又有魄力,是个实力派。”

    “聪明。”甜甜赞他。

    史柏高就开心了:“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橙汁?橙汁帮助消化。还是替你弄杯奶茶?”

    甜甜点点头,继续工作。

    史柏高把杯送到她手上,她接过马上喝一口:“柏高,你饿不饿?”

    “你呢?”

    “喝了这杯奶茶应该不会饿。”

    “我也可以喝杯奶茶。”

    “我不知道还要做多久,你还是先回去吧。”

    “回去干什幺?又没事做。”

    “可以休息一下。我可以走的时候,通知你来接我。”

    “我现在不是坐着休息吗?况且,写字楼的人差不多都走了,我不放心你一个在这里。”

    “有保安嘛!都惯了。”甜甜喝完奶茶,史柏高马上替她把杯子接回去。

    “我忙着工作,根本不觉时间,你坐着没事做,会很闷很无聊,觉得时间特别长。”

    “我看着你,陪着你,怎会闷?我又不是孤单一人,和你一起绝对不会无聊。你不用理我,安心工作。看,还有许多经济杂志,正好看看进修。你别说话,继续工作。”

    你说,怎能不感动?男朋友如此支持自己。

    李甜甜真是没话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