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和郭氏续约回来,甜甜意气风发。

    史柏商买了几箱香槟回来,分请全公司,庆祝甜甜晋升后第一项任务成功。

    史夫人也送来一巨篮粉红玫瑰,共128枝。

    刮甜喝着香槟,嘴角禁不住微笑。

    她怎幺也想不到会如此顺利。

    十天前她把计划书和报告书(过去三年高达与郭氏合作的业绩)送到郭氏那边去。

    但未获郭老头接见,他的高级秘书请她等候电话。然后,三天前她接到林秘书的通知,请她今大早上前往郭氏谈续约的事情。

    今天大清早,甜甜就醒来了,第一,心情紧张;第二,要把自己包装得最完美,才去见郭老头。

    今天的使命只许成功,否则收购酒店的玩意就轮不到她。

    单是穿衣服,她已经花去半晚时间。

    郭老头既然歧视女性,那幺,大红大绿的不能穿,会使他想到女性没有真才实学,只能做花瓶。

    黑色大方得体,用黑色似乎不甚吉利,沉闷的郭老头可能更提不起精神,影响签约。

    白色吧!白色够纯洁,但又怕郭老头记起他那不贞的妻子。

    黄色带点诱惑,0对老头子不适宜,会被他更看不起。

    紫色代表野心,郭老头不会接受一个野心大而年轻貌美的小女孩,交易没有安全感。

    呀!皇室蓝,既高贵、传统又大方,也有平稳踏实之感。

    窄身短裙,不好,还是套装庄重。

    她选了一套皇室蓝的套装。

    裙裤不太短,刚在膝盖上。上身是及腰的双襟西装外衣型,六颗白色星形贝壳钮扣。

    外面一件皇室蓝及膝的真丝大衣。发亮、白贝壳色的高跟鞋、手袋和手套。

    总算高雅大方。

    未见郭老人时,甜甜的心不受控制的跳,好紧张。

    进会议室,见到郭老头,恭恭敬敬。

    郭老头由她的发顶到她的鞋尖,上至下看一遍,眼光是凌厉,但并非鄙夷。

    于是开会,他说话很有肯定性,对计划书批评和删改几点,补充几点,没称赞也没刁难,两小时后,双方签了三年合约。

    甜甜离开郭氏大厦,竟然反而若有所失。

    一直想得到的东西,轻而易举就得到了,太容易?

    她不明白汪安莉的姐姐何故那幺渴望与郭老头交易,他不算刁钻、犀利,只是老头子一个。

    可喜的,甜甜是第一个和郭老头生意交易成功的女性。

    旗开得胜啦!

    “甜甜!”史柏高看准时机,过来嗲她,“开心不开心?喜欢不喜欢我买的香摈?”

    “好开心,今天喝香槟最有意思,谢谢你”

    “我一直静静地支持你,又乖又听话,就说声谢谢?”

    “你还想要什幺?”心情好,脾气好,说话也温柔。

    “亲一个。”史柏高把脸送卜去。

    “你这蛊惑的哈巴狗。”甜甜笑笑,在他脸上吻一下。

    “这!”得寸进尺,史柏高指住嘴唇。

    甜甜瞟他一眼,终于还是在他唇上一碰,史柏高乘机抱住她拥吻。

    “别呀。”甜甜推开他,但并没有发火,“这是我的办公室,别胡来,乖乖给我坐回去。”

    史柏高果然听话坐开去。

    “今天别忙了,去玩一天,庆祝,庆祝。”

    “唔,也该休息一下……”

    史柏高和李甜甜在LA美国俱乐部的法国餐厅吃法国餐,她今天胃口极好,吃得有滋味。

    “李小姐。”

    突然有人叫她,她忙抬起头,原来是刘黄玉儿。

    这刘黄玉儿,出了名的高窦猫,从不随便跟人交朋友,既歧视男性,亦歧视女性。

    不可一世。

    这与家庭背景、出身和婚姻有关。

    她嫁了个名流绅士,自己娘家亦有财有势,她本身学识好,叱?商界,是名副其实的女强人。

    以前在交际场合中见过几次,李甜甜和史柏高的订婚餐舞会,她也有出席。

    “刘太太。”甜甜站起来,“真巧,坐一会儿喝杯酒好吗?”

    “八公子,会不会怪我做电灯泡?”她站定下来。

    “欢迎,欢迎。”史柏高忙为她拉椅子,倒香按。

    刘黄玉儿拿起香槟杯:“李小姐,恭喜你今天和郭老板签了合约。”

    “刘太太也知道?”真是意外惊喜。

    “商界盛事,谁不知道?特别是女性,你真了不起。”

    “刘太太夸奖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她只会笑。

    “郭老板从不与女性谈生意,今次你打进他的会议室,令他和你签约,不单你高兴,连我也感到很光荣,证明女性办事能力高。”

    “哪里!哪里!”

    “我是为此特地来恭贺你,你为我们女性吐气扬眉。来!”刘太太高举酒杯,“借花献佛,敬你一杯,你这幺年轻就出类拨萃,将来必可雄霸商界。”

    “刘太太,我不会说话,恭敬不如从命,谢谢!”甜甜合不拢嘴,真是威到尽,连这样瞧不起人的太太都来贺她,“赏面和我们一起吃晚餐?”

    “我约了朋友谈生意,他就在那边等。明天你有没有空?晚上不敢打扰,怕八公子生气。我想请你吃顿午餐,好吗。”

    “好的。”

    “明天再通电话……”刘黄玉儿终于告辞了。

    甜甜兴奋得几乎想唱歌。

    “甜甜,你好高兴?”

    “当然,男人喜欢女人,没有什幺大不了,女人喜欢女人就不简单。”甜甜笑——,“何况这位刘太太一向目中无人,她想主动和我交朋友呢!我是高攀了,她是商界强人,我算是小辈。”

    “可能她以前想跟郭伯伯做生意,碰过钉。”

    “不出奇,汪姐也碰过,一直引以为憾。”

    “你今天替所有女性吐气扬眉,所以她赏识你。明天,你的名字传遍商界。”

    “你好夸张。”

    “真的呀!我做你未婚夫也感到光荣。”

    甜甜咯的一声笑出来。

    “开心了,多吃些东西。最近你忙,好象瘦了些。”

    “哪有瘦?磅数都一样。你就想我肥,不知道有何阴谋?”

    “每个男人都希望太太肥肥白白。”

    “我不够白吗?”

    “够!但丰满些更迷人。”

    “你呢?你又怎样?”

    “我!状态甚佳,我已经不再像以前那幺死白死白,妈咪说我和你在一起,人长肥了,面色又好。我天天练球,晒太阳。”

    “我算不算功臣?”

    “你当然是。如果没有你,我连泳都不会游。你信不信?我还长高了一点,大概肌肉厚了。”

    “你应该怎样答谢我这大功臣?”

    “你喜欢珠宝、皮革,还是最新式的林宝坚尼?”

    “你怎幺老说钱?你的肌肉也不是用钱买的,钱买不到才珍贵,都不要,再说。”

    “亲一个。”

    “什幺?”甜甜低叫,心情好,“还要我吻你,这叫答谢?”

    “不!当然是我吻你。”

    “你讨我便宜。”

    “吻你表示谢你,表示爱你。”

    “啐!”甜甜向他皱皱鼻子,“总之吃亏的是我。不来,谢了。”

    “夫妇俩还计较这些?”

    “我又未真正下嫁给你,我是你未婚妻,不要叫我太太,还太早呢!好啦!吃田螺吧!”

    双方投入晚餐。甜甜今天开心,胃口最好。甜甜吃得多,史柏高也跟着开胃。

    甜甜笑,他笑;甜甜吃,他吃。

    “你明天真的和刘太太吃午餐。”

    “答应了不好推,也没理由推。你陪史伯伯。”

    “你真的和她交朋友?”

    “不好吗?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而且,我还可以向她偷师。”

    “她比你能干吗?”

    “当然!她是商界女强人,她在商界闻名时,我还在念中学。她年纪大,见识广,经验丰富,和她一起,可以充实自己。”甜甜收住笑容:“反正总经理老说我年资不够,经验不足,不能胜任,对我完全没有信心。”

    “何叔叔最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幺,老挑剔你,找你麻烦,他真过分。”

    “都怪自己不如人,如果有真材实料,他就不会看不起我,所以我要多交益友,增广见闻。”

    “怪不得你急于把郭氏合约副本FAX给他。”

    “一方面让他开开心,另一方面也许他知道,我并非一无是处。”

    “妈咪说你好本事,叫你不用理他。我们是大股东,我们才是老板,你不必受他的气。”

    “但也要做些成绩给人家看,好象今天,多威风!”

    “那就笑一下,多吃点……”

    李甜甜和刘黄玉儿终于做了朋友。

    虽然刘太太比甜甜大十年,但相处下来没什幺代沟,很和洽,刘太太也不如外传般难相处,而且还很会关心和照顾别人。

    她们有空又一起逛公司,李甜甜很需要有个女朋友陪她购物。

    以前,陪她逛公司的多半是汪安莉,两个女孩了有商有量,但自从甜甜升上顶楼做副总经理之后,两个人之间便出现了矛盾。

    汪安莉只是个小经理,一般公司或者日本公司便可以供应她的需求。

    但,甜甜身为高薪要员,又是史家未来媳妇,中上时装都不能往身上披,一定要光顾名店买名牌。

    两位好朋友,一套上班服也相差一万几千。

    赴宴就更不用说。升职后,要搞好社会关系,应酬相应增加。

    花钱、花时间、花精神……又不合甜甜个性,她也很烦,但人在高处,避无可避,除非连生意都不做。

    刘太太和甜甜处于同一阶层,购物的需求和眼光都接近。

    “你每月的服装费也不少。”

    “对呀!晚礼服不计算在内,单是上班的服装,不好意思每天穿同一套衣服,又不能穿得比下属差。”

    “高处不胜寒,女人不易为。在文员、接线生也穿红着绿。”

    “玉儿姐,你的衣服好漂亮,大部分都有特色,不像高级制服。”

    “我一年去欧洲几次,大部分衣服鞋袜,我都在欧洲买,因为有退税,算起来,比日本货还便宜,款式更趋时和不落俗套。日本太着重少女服,孩子气,不适合我们穿著。”

    “可惜我做事以来一直忙着,好久未放大假,根本没时间去欧洲购物。”

    “你可以订货,托他们空运。”

    “可以吗?”

    “我替你查询,你身材标准,购物不难。”

    “谢谢!拜托你了。”

    “开口之劳,别客气。我们去吃下午茶,谈心。”

    这天,甜甜被邀到刘家吃饭。

    刘先生去了瑞士公干,只有刘太太和甜甜两个人吃中国菜。

    刘太太的两个儿子都在美国念书,他们一家拿的是美国护照。

    “甜甜,”刘太太突然说,“我有些话问你,但,若你觉得不方便,就不用回答我。”

    “你问,我一定会回答,好朋友不应该有什幺秘密。”

    “LAABC酒店的收购计划,由你负责?”

    “我?”这个可真不能说,这是公司的高度秘密。为自己,为公司都不能说,“我……”

    “你什幺都不用说,我们是好朋友,我不会让你为难。”

    “万邦财团?你和万邦?……”甜甜突然想起什幺来着,那是她从未想过的。

    “美星是我们的家族生意,我是那儿的董事总经理。你忽略了刘先生也是万邦的股东,实际上,我也是万邦的人。”_

    “怪不得你听到收购酒店的传闻。”

    “我不是听传闻,根本上收购酒店的事由我代表万邦。”

    “你!真是你?那我和你……”何日南说过,万邦是他们最大的对手。

    “是我。当初,我怎也想不到高达会由你负责这个PROJECT,因为你这幺年轻又这幺新,直至昨天开董事会,看了资料才知道。”

    “那我们是……”应该是商业敌人。

    “同行如敌国,是不是?我这方面不会这样想,自由社会公平竞争,而且公事归公事,交朋友是私人的,应该公私分明。”

    “你的意思是,我们仍然可以做朋友!”

    “为什幺不可以?问题只在你身上,除非你觉得我对你有威胁,危害你的利益。但这件事若不是我,你一样会有其它对手。”

    “玉儿姐,我们应该怎样办?”

    “照旧做朋友,但我们见面,绝对不提收购酒店的事,什幺有关这PROJECT的一切都完全不提。人事之外,我们仍然是好朋友,你的意思怎样?”

    “我也不想放弃这份友谊。本来,我还想请教你有关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

    “千万不可,提都不准提。你收购成功尚可,万一失败,你就会负上商业间谍、出卖情报给敌方的罪名。人要明哲保身。”

    “玉儿姐,我真是不明白,既然是高度秘密,那你为什幺要告诉我,你是代表万邦去收购酒店的人?”

    “我也犯了规。但我太喜欢你,不想失去你这个小朋友,如果我不先说,将来反正会在ABC集团碰头,而且,你不可能到最后一分钟仍不知道对手是些什幺人。与其将来你发现我而敌视我,不如我冒个险先告诉你,我们还可以做个朋友,对不对?”

    “玉儿姐,你什幺都为我设想,我很感动,我很喜欢跟你交朋友。”甜甜又喜又忧,“但无论任何一方面,我都比不上你,你收购酒店的事,我肯定失败。”

    “放心,你未必一定输,你有些优点我没有,你年轻、有冲劲、大胆,初生之犊不畏虎。我的压力比你更大。”

    “不过,玉儿姐,败在你手上,我也心眼口服。”

    “干万别说这种话,对自己应该有信心。我未必一定赢、五十、五十。败在我喜欢的小朋友手上,我一样心服口服,而且感到光荣,朋友的成功是自己的成功。”

    “玉儿姐,你真好,真有器量,我……”

    “唏!不准再提酒店半个字。”刘太太制止她,话题一转,“吃菜,多吃天然食品对身体有益,又可KEEPFIT,试试这黑松露菌……”

    甜甜马上去报告何日南,告诉他关于刘太太代表万邦收购酒店的事。

    何日南嘱咐她做好自己份内事,不必理会对手是何人,但干叮万嘱她不可与刘太太来往。

    “她是老狐狸,高达不会败在万邦手里,但你会败在刘黄玉儿手上,因为她会利用假友谊,套取公司秘密。”

    “她不会的。”

    “别幼稚,完全停止来往,这是命令。”

    “但刘太太没有……”

    “你没有经验还可以原谅,但你如此幼稚无知,就没资格身居要职。如果你自作主张又不听命令,一切后果由你负责。爬得高,摔得重,自己想想。”

    “总经理,喂,喂喂……”原来对方已经挂上电话。

    “荒谬。”甜甜也把电话扔了。

    这时候,史柏高进来给她送水果。

    “不吃。”甜甜推开他的手。

    “不开心?欺负你?”

    “别烦。”

    “是不是我做错事?我向你道歉。”

    “你除了道歉还会做什幺?”甜甜觉得他又蠢又多余。

    “做你的出气袋。你不开心,生气,把气憋在心里,对你身体不好;你说出来,发泄在我身上,一定舒服许多。”

    他言之有理,甜甜便把刚才和何日南说的话告诉史柏高。

    “他连工作以外,交朋友也要管,什幺道理?”

    “何叔叔近来变了,不可理喻。”

    “刘太太不单没有向我打听任何有关收购酒店的事,我不小心提起,她还马上制止我,怕我泄露任何消息。”

    “那证明她不是坏人,也不会利用你。消息根本不会外泄,还怕什幺?”史柏高永远支持甜甜。

    “但他不准我和刘太太来往,我怎样跟刘太太说?”

    “你高兴跟谁来往,就跟进来往,他有什幺资格管你?连我都不敢过问你的事。”

    “他是我的顶头上司。”

    “又怎样?爸爸是他老板。”

    “他会骂我的。”

    “谁叫你打电话找他?自找麻烦。你不找他,什幺都不告诉他,他根本不知道。”

    “他要我报告工作情况。”

    “那就说工作。交朋友是私事,根本不必告诉他。”

    “所以我才生气。交个朋友,他也把我教训一顿,又说我幼稚无知。”

    “别理他。”史柏高逗甜甜,“真的不用理他。他既然激烈反对你做副总经理,那他根本看不起你。他对你有偏见,存心针对你,想打击你,你不理他,看他能把你怎样?乖!吃水果。”

    甜甜晚上回家,接到刘黄玉儿一个匆忙的电话。

    “玉儿姐,你为什幺不找我?我找你又找不到。”

    “我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你。”

    “啊?”

    “我连打电话到写字楼找你都不敢。”

    “不怕的,我交朋友有自由。”

    “但,在这敏感时期,我们还是小心点好,否则,有什幺出错,何日南又会责备你。”

    “他这个人老顽固,连柏高都说他烦,叫我不要理他。”

    “是不用理他,但也不可以太张扬,毕竟人言可畏。我什幺都不怕,亦没有任何人敢过问我的事。”

    “我知道玉儿姐最关心我。”

    “朋友照样交,正如你说,那是私事。但为了保护你,暂时我们不再公开来往。”

    “玉儿姐,你……”

    “明天有没有空?”

    “有,明天我请你吃晚餐,喜欢吃什幺菜?我叫比提先订座,我始终不大信任波顿太太。”

    “这就聪明,何日南可能用她监视你。不过,不用订位,我们不出外吃饭。明天你下班,我派车去接你,不过不是我常用的汽车,是另一部,你从未见过的。”

    翌日,甜甜征得史柏高同意,下班便去赴约。

    地点是刘太太指定的,看见一部普通平治车,对准车牌、颜色,马上登上汽车。

    行动之迅速,就好象神探办案。

    汽车亦没有往刘家驶上。

    连司机都没见过。

    竟然驶出新界,看看外景,应该是粉岭了。

    汽车终于驶进一顿别墅式的房子。

    甜甜回首看见大门关闭。

    汽车缓缓停下。

    一位女管家似的人为她开车门。

    引领她进屋子。

    刘太太已经在大厅口等候。

    “玉儿姐。”甜甜飞奔过去。

    “甜甜。”刘太太含笑上前,紧握她两只手。

    “哗!神秘、曲折、紧张!”

    “这儿是我娘家的小别墅,很少人知道,我也极少来。你安全了,不用担心。”

    “我从来不担心,只是觉得奇怪和好笑。我们本来是光明正大的朋友,但竟然要偷偷到约会地点,上一辆陌生人驾驶的陌生汽车,出市区,来这间陌生的别墅,我像不像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背着丈夫去私会情人?”

    “的确很像,你会不会怪我太鬼祟?”

    “怎会?你在保护我。”

    “你真聪明,又明白事理。”

    “何日南还说我幼稚无知,只有你赏识我。”

    “这个老人家,唉!”刘太太拉她坐下,一张舒服的安乐椅。

    管家又送上食物。

    “这是鲍鱼山鸡炖燕窝,先吃下它。工作一天,补补神,养养颜。”

    “谢谢。”女朋友,就有这种细心、关怀、体贴。

    “今天我这幺急把你约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幺?”

    “万邦不会和高达争购ABC酒店。”

    “你们退出收购?”那真是好消息,第一,少了个强劲对手,高达一定争购成功;第二,她可以和黄玉儿继续交朋友。

    “退出是没有可能的,若要退出,交计划书的时候就已经退出,表示没有收购诚意。还有一星期就开初级会议,到出价的时候才退出,万邦就没有面子。”

    “那我就不大明白。”

    “先告诉你我们放弃的原因:万邦因为要收购一间美国银行,动用了一大笔金钱,要收购ABC也可以,流动资金就会收得很紧,而银行是非收购不可的。因此,咋天早上开会,我提议放弃收购ABC酒店。”

    “是不是因为我?”

    “在私人感情上,我当然是为了你,收购美国银行的事,也是我提议。”刘太太点点头,“但在公事上,我不希望公司太收紧,根本是一举两得,所以便获得通过。”

    “玉儿姐,我应该怎样报答你?”

    “甜甜,你毕竟还是年纪小,太相信别人,你怎可以随便就相信万邦收购银行,花去一大笔资金?”

    “除了信任朋友,我还能做些什幺?”

    “看一些足可证明的文件。”刘太太起立转身,交了一个活页夹给翻甜,“乖乖的给我看完所有文件,我一会儿回来。”

    甜甜就一页页看文件。

    “怎样?我说的话,可靠程度有多少?”刘太太稍后又回来。

    “百分之一百,但这些报告书你怎可以随便拿走?”

    “我自己做的嘛!我本身就有一份。况且,银行已经收购成功,只差一点细节,两星期后就可以公布。”

    “恭喜你,玉儿姐。”

    “时间不早,我们一面吃饭,一面讨论酒店的事,好吗?”刘太太又去拖起甜甜的手。

    甜甜紧紧反握她。对黄玉儿,她既喜爱又崇拜。

    “我会去出席会议,同样会出价。本来收购一间公司,人事方面圆满解决,又付出对方要求的价目,便大致可以成交。但超过一间公司去进行收购,便变成争购,业权人亦采取价高者得的方法,所以,争购的公司便要加码,对不对?”

    “是的,我们准备加……”

    “慢着!你又犯了天真和过份信任他人的毛病,妹妹,认真要改啊!”

    “你已决定不收购。”

    “但你怎可以信任我真的出价比高达少?或者我在向你套消息?人事计划书已呈交,没得看,你应该先看我们的收购价目建议书。”

    “玉儿姐,我变成了真正的商业间谍,为高达去偷取万邦的商业秘密。”甜甜很感激刘太太对她的教导、维护与信任。

    “我们既然决定放弃,那幺谁得到它对我们都不会有影响。既然你是我的好朋友,高达又急需,我帮助你既不损害公司利益,又可令你完成任务,一举两得。”

    “我饱了,不吃了。”

    “甜品还未吃,你会饱?你心急想看建议书?快吃饭,吃饱了才准看。”刘太太装凶,但责而不怒,反引得甜甜发笑。

    饭后她们到书房去,甜甜看万邦的建议书,问:“你们只加码五百万美元?”

    “卖方当然不会接受,我们也不想买,加码是一种礼貌。本来我们志在必得,加码当然不只此数。”

    “原本是多少?”这是甜甜想知道的,看看他们加码是否合理,同时想学习怎样才算做得最好。

    “我们是志在必得的,所以,先衡量自己,我们会加码二千万,同样,对手亦会加码二千万,来回之后再加个保险码,我们原本是加码五千万美元……”

    “我们也是啊。”

    “你不要告诉我,何日南的数式我摸得很准,不过,现在你们不必再加那个数目。”

    “改数?”

    “当然,否则我今天千方百计请你到来,岂非白费心机?”

    “但银码是何日南订定,这个我没有权,根本上我还是第一次学习收购,而且还不是小快餐店,而是大酒店。”

    “何日南根本不知道我们放弃,他花的是冤枉钱,替公司倒米。他不是一直看不起你、事事控制你?如果你这次收购成功,不依照他的模式,更为公司省钱,那幺不单何日南要收回他全部的话,你还会受到董事局的赞赏。”

    “这也是,最近,他把我压得透不过气来,好过分。”刮甜在沉吟、沉思。

    “若他下令,你照办,你只是他一名助手秘书,不是副总经理。收购成功,功劳是他,被赞赏的也是他,因为你连决定权都没有。”

    “那,董事局何必把任务交给我?太讽刺。”

    “史夫人是想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他反对,结果由他监督你。”

    “那我这个副总经理怎样当?”

    “做花瓶,美丽的花瓶,反正你做与不做都有史夫人保住。”

    “真岂有此理!若我要这种人事关系,我早己答应了马……”她不好意思提马立德。

    “让人扶一把,不是坏事,但自己一定要有实力,绝不是走后门、裙带亲那幺不济。”

    “玉儿姐,我完全同意你的话。若自己做不来,就算亲父力保也拒绝。”

    “做套好戏给何日南看。”

    “好呀!玉儿姐,你教我应该怎样做?”

    “我不能教你,否则,我变成第二个何日南。”

    “玉儿姐,我对收购真的一无所知,怎样努力求知,也只是懂得一点皮毛,求你指点我。”

    “既然我们是好朋友,我也应该尽点力。不过,我只会告诉你,我自己将会怎样做,决定权仍在于你自己,成功、失败都与我无关。”

    “谢谢玉儿姐,你说。”

    “被我幸运发现强劲的唯一对手,原来只加码五百万美元,那幺,我会加一千万,但为了保险起见,同时也令卖家开心,我会另加一千万,一共二千万,为公司省回三千万,做大功臣。”

    “好。”甜甜拍手,“好主意!既可成功,又可省钱,董事局一定会很满意。”

    “年尾花红才可观。”

    “我不在乎这些,钱对我真的不那幺重要,我就是不甘心被人视为花瓶。”

    “立下此功,你有足够的实力做高达的副总经理。”

    “都是玉儿姐从中帮忙。”

    “不!我绝对不会帮一个白痴,如果你不是一个人才,我根本不会跟你交朋友,所以,根本是你自己有条件。”黄玉儿按住她的肩膊,“我对你很有信心。”

    这鼓励令甜甜热泪盈眶。

    “我就决定加码二千万美元。”

    “这幺大件事,你应该回家好好考虑才作决定,也不必把你的决定告诉任何人,相信自己能独立自主。”

    “包括何日南?”

    “当然!你怎样告诉他消息来源?”

    “你……”

    “我用心良苦帮你。”黄玉儿吃惊地问,“你不是要出卖我吧?”

    “我当然不会,但……”

    “传了出去,万邦知道我因为私人感情而把公司的高度秘密泄露,他们会怎样对我?连我的丈夫也会受我牵连。”

    “对,我这个人真糊涂,都没有想清楚,不能告诉何日南。”

    “连柏高也不要让他知道实情,他一开心,说漏了嘴,对我固然不好,你自己也胜之不武。”

    “不错,否则,我们就不必秘密在这儿会面。”

    “行有行规,谁也不能破坏,万一牵连了ICAC,我和你都不得了。”

    “要是以为我付钱向你收买情报就糟糕。”

    “聪明女,你终于明白了。”

    甜甜开朗地笑:“我决定价码,再打你的无线电话告诉你。”

    “你有任何决定都不须告诉我,因为我不想分薄你的功劳,根本自主权在你,记住了,恭敬不如从命。”

    希尔敦兄弟于同一天分别接见刘黄玉儿和李甜甜,以示公正。

    刘太太与甜甜在大堂碰面,甜甜已得到刘太太的照会,两个人见到了,只礼貌地打个招呼,并无交谈。

    兄长接见黄玉儿,弟弟接见甜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