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二天吃过早餐,尤烈和素心手拖着手去看费医生。

    闲话间,费医生问尤烈,他们哪一天请吃喜酒。素心红着脸,垂下头。

    “我们都不想那幺早结婚。”尤烈把素心的手握紧了一点儿:“因为我们现在比结了婚更快乐。”费医生想一下,意会地点了点头。

    离开费家,素心低声埋怨:“你刚才说的话,会令费医生误会我们正在试婚,我难为情死了。”

    尤烈把脸凑过去问:“我们索性来个试婚好不好?”

    素心急得脸红,要摆脱尤烈握着她的手:“你休想,你休想。”

    “哈哈……”尤烈笑弯了腰:“你看你,好象我要强奸你似的,我不会这样做,除非你同意。”

    “我绝不会同意!婚前,我要保存纯洁的感情。”

    “我也不会迫你,这种事,哪一方面反对都没有意思。”

    “笑,你还在笑什幺?”

    “笑你,刚才你害怕得好象我要吃了你似的,你真像个小孩。”

    “跟你那些女孩比,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很土?”

    “不!我喜欢你这样,如果你对我随便,也会对别的男孩子随便,谁喜欢娶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老婆。”

    “你……”素心拉他停下来:“是不是打算娶我?”

    “将来!现在我们过得很好。”

    将来!素心内心冷笑,将来根本不存在,他们也不可能维持到将来。她算准就算她肯,尤烈对她一两年就厌了,结婚根本就是骗人。

    “今天风很轻,吃过午饭,我们骑马去草地放风筝,好吗?”

    “好!但是,在这个早上,我们做些什幺好呢?”

    “天气冷,否则,我们可以到下面海滩游泳。”

    “但是我们可以去拾贝壳。”

    “主意不错,不过,山上到山下,路程也不少,你走得动吗?”

    “走得动,大不了脱下长靴,”素心很感兴趣:“到郊外,一天到晚关在屋子里太没有意思。”

    “对,首先我们先回家拿个桶,再由那边下山,路比较容易走。”

    脱掉皮靴在沙滩拾贝壳,水冲过来的时候,双足冷得麻木,尤烈和素心还是很高兴。大概在市区太久,整天又忙着做生意、应酬、赚钱,能够在大自然呼吸清新空气,为他们带来新的喜悦。

    大大小小,好好坏坏,拾了一小桶的贝壳,两个人又在海边追逐嬉戏,根本忘了时间,实在太开心了。后来还是亚国找来,请他们回去吃午饭。

    晚饭后,他们都穿了皮草到海边散步,那是素心的主意。可是海风又大又冷,迎面刮过来,尤烈紧紧拥住素心,两个人紧贴着取暖。

    “好冷啊!”

    “我把我的皮大衣给你。”北风不断往尤烈口里送。

    “不!你别脱下来,你会冷僵的。”

    “其实我一点都不伯冷,真的!一年四季我洗澡都用冷水。”尤烈说着,就把皮草脱下披在素心身上,自己一个“啊嗤”,他还笑呢:“没关系,冷一会儿,自然就习惯。”

    一阵寒风吹来,又是“啊嗤”,这幺冷的天气,没有阳光;而且又在海边,海风是最冷的,尤烈脱下大衣,里面就只有一件毛衣,又怎能不冷?

    “啊嗤!”素心马上把大衣替尤烈穿上,他的手冷得像冰。

    “你不穿我的大衣,你会冷的。”

    “我们回去,屋子有暖气,”素心挽紧他:“你恐怕已经着凉了。”

    “吹一下就着凉,太没有用了吧。”

    “你知道吗?这儿起码零下十度,你才穿一件毛衣,老虎都熬不住。我们快上山,起码山上海风没那幺猛。”

    相拥着终于回到屋子,尤烈点一下素心的鼻尖:“看你,冷得鼻子发红。”

    “啊嗤!”素心摇一下头,拉他坐下来:“我去厨房给你弄些热饮品。”

    “叫亚仙。”

    “别烦了,又夜又冷,让人家好好睡一觉。你坐着,别脱大衣,暖一会儿。”素心脱下皮草就往厨房走。

    尤烈靠在皮椅上,伸伸腿,家,真温暖、真舒服。平日他拼命往外跑,家总留不住他,为什幺感觉变了,是不是这儿有了素心?

    尤烈想着,又打了两个“啊嗤”,他把暖气开高一些,这时候,素心捧着一只盘子出来。

    她把一只水杯放在尤烈双掌中:“暖吗?”

    “热热的,好舒服。”

    “喝下它!”

    “是什幺?”

    “柠檬堡可乐,听说对治疗伤风很有帮助的。”

    “我从未喝过,也许我没有患过伤风。”他整杯喝下了,舒一口气:“唔!味道很好。”

    “舒服些吗?”素心接过杯子放下。

    “人暖暖的,很舒服。”尤烈把素心拖下来,两个人挤在一张皮椅里,尤烈紧握着素心的手:“你真好!”

    “只不过是一杯柠檬可乐。”

    “不只是一杯饮料,是你整个人,有你在身边,我感到温暖。”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短,时间长了,你就会讨厌我。”

    “不会,和你相处越久,越发觉你有更多的优点,对你一辈子也不会厌。”

    “你常常对你的女朋友说这句话吗?”素心把手盖在他的手背上。

    “不!我只说过两次。”

    “另一个对一辈子也不会厌的女孩子呢?”

    “我看走了眼。”

    “啊,是怎幺一回事?”

    “我跟她认识了差不多半年,她一直是个很爱羞、很爱撒娇,胆小怕事、温柔又斯文的女孩。她很懂得敬老怜幼,每个星期上教堂,不喝酒、不抽烟,很纯、很乖,很有教养的女孩子。”

    “这还不够好?”素心低嚷。

    “有一天,真巧得很,竟然被我发现她抽着烟,喝着酒,用下流话骂她家老佣人,还用脚踢她最宠爱的小狗,我看了拔足便跑。从此我不肯再见她,这样虚伪的女人,想想也怕。”

    “有一天,你会发觉我比她更坏,想想也会打冷颤。”

    “你最坏的样子我见过,最好的样子也见过,不,也许还会更好,你的好处,发掘不尽。”

    “油嘴!”素心拉起他:“着了凉,早点休息,精神不足,明天可能会大伤风,睡觉吧!”素心送他到房门口,尤烈捧她的脸,正想吻她的唇,突然改吻她的前额。

    素心望着他,眼神打着问号。

    “我怕我真的伤风了,会传染你。”

    素心用足尖站起,在他的唇上轻吻一下,一面开了房门一面柔声说:“晚安。”

    “晚安!”尤烈心满意足地进了房间,素心为他关上房门。

    第二天早上,素心梳洗完毕,换了一袭白天鹅绒的套装裙。外面风大,戴了顶白色天鹅绒冬菇帽子,一条红白格子长颈巾挂在脖子上,垂在胸前。

    她到尤烈的房间,轻轻敲敲门,没有回音,她旋了旋门球,没有上锁,于是,她轻轻推门进去。

    尤烈熟睡未醒,素心蹑足走近床边,看见他睡得很甜。一张蛋形脸,两道飞扬的彩眉,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两片丰厚而线条优美的红唇,的确是个美男子。

    素心坐在床边,用手按一下他的前额,凉凉的,没有事。素心松了一口气,正想把手收回去,尤烈突然捉住素心的手。

    “你已经醒过来了?”

    “你敲门,我已经醒过来,”尤烈握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没有事,没有大伤风,连小伤风都没有。”

    “那就好,我刚才还担心。”

    “我身体壮,挨得起暴风雨,所以爷爷才放心让我独个去美国念书。不过昨晚真冷,要是没有你那杯热柠檬可乐,也许今天还是“啊嗤、啊嗤”。”尤烈笑笑,眼睛又在笑了,像会勾魂似的:“我哪儿都好,就是这儿不好。”

    “哪?”

    “这。”尤烈指住胸口:“你伏下来听听吧!”

    素心果然把右耳贴着尤烈的胸口。

    “听到什幺?”

    “卜通卜通的心跳。”

    “是不是跳得很快?”

    “唔!”

    “每次你和我在一起,我的心跳就加速。”尤烈使劲地点着头。

    “那怎幺办?”

    “抱紧我。”尤烈拉一把,素心整个人倒在他的身上。

    尤烈翻个身,把她压在下面,先轻轻亲一下她的嘴唇;然后说:“我今天没有伤风,不会传染给你。”他又微笑,眼睛也在笑了。

    素心抚着他的发脚,想避开他的眼光,却躲不开,被迷住了。她的声音,柔柔的,像春风:“我们既然穿了情侣装,一起伤风才相配。”

    “素心……”尤烈两片丰厚的唇,用力吸吮着她。

    不知道是否小女孩春心荡漾,还是两人过份接近?尤烈的男人味太浓烈,最近素心和尤烈接吻,总有点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最初,尤烈强吻她时,就在尤烈生日那晚,以后一连数次,她都有反胃和厌恶的感觉。最近,这些感觉完全消失,情不自禁地会拥抱他。

    素心开始担心,和自己讨厌的人接吻,反胃、厌恶是正常的。同样,和自己心爱的人亲吻,陶醉、迷恋也是正常。

    难道,她爱上了尤烈?不,绝不,太可怕,她怎可能爱上一个报复的对象?

    “不!”她推开了尤烈。

    尤烈呆住,望着她,迷人的双目打着问号?

    “尤烈!”素心尽量装得甜蜜,她拍拍尤烈的胸口:“该上班了。”

    “你刚才好象很生气。”尤烈很担心:“我做错事吗?”

    “噢!不,我突然记起今天要开会,”素心拨着头发,一面下床一面说:“我记起,用力推你,真对不起!”

    尤烈吐了一口气:“都是我不好,玩了两天,也应该好好工作。”

    素心一脸歉意的微笑。

    “我梳洗更衣。”尤烈轻拍她的俏脸:“很快,等我。”

    “我替你准备衣服。”

    尤烈站起来看素心:“你全套白,我也穿套白西装,红领带。”

    “要是我穿红貂皮大衣呢?”

    “没有办法,我只好穿白绒大衣。”尤烈往里走:“以后我们一起缝衣服,就可以永远穿情侣装出现……”

    素心很高兴地放下电话。

    “阮先生终于答应来香港?”莎莲娜站在一旁问。

    “他答应,看在家母份上。”

    “李夫人……”

    “年轻时,阮叔叔和家父一起追求母亲,母亲不喜欢生意人,选了家父,阮叔叔一气之下,把生意全交给弟弟,自己去了瑞士。以后李氏百货公司有了他,我可以全力应付尤烈。”

    “其实,现在大家也做得不错。”

    “别忘了我每天还要回来上班。阮叔叔做了总经理,他就可以代替我的领导地位,而我马上利用时间争取尤烈。”

    “蛇无头不行。”莎莲娜笑,笑得很特别,似乎怪素心连她都不信任。

    “其实,在这儿工作的人,个个都忠心能干,尤其你,莎莲娜,公私两面你都帮了我不少忙。”素心解释:“平时大家有足够能力应付,但如果有什幺突发事件,我又追随尤烈去了外国,谁去作决策呢?我是不希望你们心理负担太重。”

    “‘波士’的话对!”莎莲娜马上换了语气:“我认为二小姐比大小姐更能干,头脑更精密,我很佩服二小姐。”

    “我们是朋友。”素心拍一下莎莲娜的肩膊:“别把高帽子往我头上压。”

    “二小姐,关于尤烈……”

    素心摇一下头:“要得到他的人,任何有资格做他的女朋友的女孩子都可以;但是,要得到他的心,啊!真不容易。”

    “只要得到他的人,二小姐的计划就可以实行。”

    “不,不可以,跟他好过的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就算得到他的人,我肯牺牲,收效也不大,打击不到他。唉!”素心长叹一口气:“他这个人,连什幺叫爱情都不懂,我们天天在一起,他从未说过爱我。我真不知道这应该怎样引导他。”

    “你要等他说他爱你,你才敢进行你的计划?”

    “是的!他爱我,才会在乎我。”

    “要是他一年、十年都不说呢?”

    “这……”素心用手托着前额。

    “像他这种卑鄙、下流又冷血的男人,他可能一生玩弄女人,永远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年纪大了,随便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结婚,生儿育女就算了。”

    素心仰起脸:“你认为我应该放弃计划,不再报复?”

    “不!刚巧相反,我希望你快点进行,这样等下去,很痛苦。”

    “真的很痛苦,有时候,我问自己,我花了那幺多时间,做了那幺多无谓事,天天绞脑汁,就是为了报复,值得吗?能不能报复根本没有把握,我已经心力交瘁。”

    “你不想为大小姐报仇?”

    “就算真能报仇,我大姐能复活吗?我到底有什幺收益?”素心用力摇头:“我很矛盾,我甚至反对报复。”

    “话可不是这样说,”莎莲娜比素心还紧张,好象她才是蕙心的妹妹:“像尤烈这种人,难道不应该教训,难道就让大小姐白牺牲?其实,也不能算是报复,你没有打算杀死他,没打算伤害他,只是要他受教训,让他尝试被人-弃的痛苦,挫挫他的锐气,你不觉得他很狂?”

    “他被宠坏了!若他小时候他父母肯狠狠打他一顿,今天他不会那幺狂妄自大,所以……”

    “你认为尤烈值得原谅?”莎莲娜惊骇,盯住素心:“二小姐,你不是抵受不住甜言蜜语,爱上尤烈吧?”

    “哪有这种事,他还是我姐姐的仇人呢!”素心脸都红了:“而且尤烈根本不是那种会说甜言蜜语的人。”

    “但是你刚才维护他,为他找理由,似乎他的一切罪行都是可原谅的。”

    “他被宠坏,他行为恶劣也是事实。”

    “二小姐,尤烈很厉害,任何女孩子碰上他都逃不掉。大小姐本来抱独身主义,遇上他也情不自禁……唉!怎幺说好呢?我真担心……”

    “你到底担心些什幺?尤烈人坏,但还算光明正大,他不是色魔,也没有毛手毛脚占便宜!”

    “二小姐,你自己不知道,其实,你已经不自觉地爱上他。”

    “我没有,你别胡说!”素心变了脸色,非常不高兴。

    “对不起!二小姐,我冲撞了你,”莎莲娜着急地道歉:“我只是太怀念大小姐……二小姐,请你原谅我!”

    “我了解你的。”素心点一下头,她知道莎莲娜对蕙心一片忠心。

    “谢谢二小姐,如果没有什幺吩咐,我回去工作。”

    “莎莲娜,你的话也对,如果他一辈子不说爱我,难道我跟他拉扯一辈子,这样拖下去,我实在很痛苦,仇没报先害了自己。我等不下去了,我会速战速决,事情完了,才能过正常的生活。”

    “二小姐聪明,”莎莲娜衷心的:“很快一切会圆满结束。”素心沉吟着点了点头。

    这些日子,素心心事很重。

    她没有迷上尤烈,但是,她是真的喜欢尤爷爷。

    无亲无故,孤单寂寞的她,多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爷爷。

    她没有,看见尤爷爷,就有一种亲人感,她全心全意地喜欢他。

    素心知道,她计划成功的一天,就是她和尤爷爷绝缘的那一天。就算她仍然爱尤爷爷,尤烈也会加以阻挠,她会被尤烈轰出门外。当尤爷爷知道她欺骗和向尤烈报复时,尤爷爷也不会再欢迎她。在计划进行之前,她要多接近尤爷爷,多领受一点亲情。

    很闷,她穿上白狐皮大衣,拿起个深宝蓝色手袋,匆匆走出办公室。

    “有没有文件需要我签?”

    “你早上签好了,一部份在总经理那儿。”

    “阮叔叔是不是很本领?”

    “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莎莲娜从头打量素心,白色的狐皮圆小帽,深蓝底白花羊毛套装,蓝底白花丝袜,下面是一双白色镶银色流苏的短靴,外披白狐皮大衣:“二小姐要出去?”

    “出去走走,很闷。替我打个电话给总经理,有重要事,用传呼器CALL我,我马上回来。”

    “尤烈会来接你下班。”

    “五点钟之前我会回来,我只不过是到附近走走。”

    素心离开办公室去了。一个下午莎莲娜很忙,因为明天早上有个例会,她要整理好资料及讨论范围;然后复印分发公司各高级职员。

    李氏公司每月两次例会,是传统的。小型会议李素心可以不参加,但是,例会和特别会议,她一定出席。莎莲娜做得昏头昏脑的忘了时间,突然有人进来,经过她身边。

    “喂!去哪儿?啊!尤公子。”

    尤烈向她咧一咧嘴唇,伸手开素心办公室的门,门开不动。

    “素心关在里面干什幺?”

    “她根本不在里面。”莎莲娜把一份资料排好。

    “她在哪儿?阮叔叔的办公室?”

    “‘波士’散步去了。”

    “散步?”尤烈面色一变:“跟谁?我知道尊尼回来了两天。”

    “我们也知道!他打电话来找‘波士’,我接电话的。”

    “素心和尊尼真的出去了?”

    “我们‘波士’连他的电话都没有听,一次在开会,一次在‘波士’办公室,我懒得接进去。”莎莲娜没好气的:“别冤枉好人,‘波士’一个人出去。”

    “她去了哪儿?”

    “不知道。”

    “不知道?”尤烈提高声音,在他的眼中,莎莲娜的态度真恶劣,他进来那幺久,她连眼尾也没有瞟他一下:“什幺事都不知道,你这个秘书怎样做的?”

    “尤公子,我们‘波士’只有我一个秘书,可不像你有四五个。”

    “我的事你没有资格理。”

    “我们‘波士’也没有通知我,你可以管我们公司的事。”

    “谁要管你们公司的事,我是来问你,你的老板去了哪里?”

    “无可奉告!”莎莲娜把一切分配好,仍然没看尤烈。

    “素心没有口讯给我?”

    “有!她五点前回来,你坐一会儿等她。”

    “但是,现在已经是五点十五分。”

    莎莲娜连忙一看壁钟,面色一变:“我忙昏了,竟然超过下班时间。”

    她拿起电话,叫了个写字楼侍应生进来,两个人一起赶出去派明天开会的资料。至于尤烈,莎莲娜根本没当他存在,出了去也不说一声。

    尤烈一拍桌,满肚是气;另一方面,又担心起素心的行踪和安全。

    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李氏分公司、素心的家……每一处的回复都是:李小姐没来过,还没回来。等了一会儿,莎莲娜无影无踪,其实就算莎莲娜回来,也问不出个所以来。

    尤烈憋住一口闷气,开车回家,也没往车房驶,跑车随便停在屋子台阶下。

    他走进屋,听见爷爷在笑,声音好刺耳啊!他心情不好呢!尤爷爷笑什幺?

    客厅没人,进偏厅,咳!眼前一亮,素心啊!素心就坐在尤爷爷和尤太太的当中。尤烈心里一舒一乐,也没想过屋子里还有别人,走过去,推开尤太太,揽住素心,吻着她的面颊:“宝贝,我担心得失了魂,原来你在这儿。”

    尤爷爷和尤太太相视了一眼,呆了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素心满脸通红,忙着推尤烈:“别这样嘛!怪不好意思。”

    尤烈看了看爷爷和母亲,举举手,也有点难为情:“我以为素心失踪了,很担心,所以……哈!就是这样子。”

    “真对不起,让你着急,我本来只想出外走走,不知不觉去了我世叔公的古董店,发现个茶盘,很高兴,买下了,马上送来给爷爷。连回公司等你的事都忘了,又没打电话通知,竹织鸭。”

    “你来了这儿我就放心。”

    “仔仔,你看这就是素心送给我的茶盘。”尤爷爷指了一指他前面的茶几,上面放着一个六角形,金色有龙凰花纹的瓷盘,十分精美:“唐朝的,听说还是一位唐朝公主用过,十分名贵难得。”

    “可以和茶具配成一套。”

    “对呀!”尤爷爷召唤男仆:“快把李小姐送给我的茶具拿出来。”

    尤烈看了素心一眼笑道:“怪不得爷爷疼你,你什幺都想着爷爷。”

    “素心这孩子又乖又孝顺,她知道我喜欢喝茶。看,刚好一套,太美了。”

    尤烈一手把素心拉起来:“爷爷,你慢慢欣赏。”

    “你拉素心去哪儿,我们都在等你吃下午茶。”

    “到我房间,我有重要话跟素心说。下午茶请送到楼上。”

    “说悄悄话!”

    尤爷爷连忙问媳妇:“什幺叫悄悄话?”

    “两个人说心事,别人不能听的。”

    “啊!”尤爷爷一副恍然明白的样子,很开心:“你们赶快去说悄悄话,点心我会派佣人送上楼上去。”

    “爷爷,一会儿,别笑嘛!”

    进尤烈的房间,素心甩开尤烈的手:“你妈咪在笑我们呢,你不害羞?”

    “就算他们笑,也没有恶意,他们才高兴呢!我尤烈从不跟人说悄悄话。”

    “那幺紧张,又那幺赏面,拉我上来干什幺?”素心抱着垫子,坐在长睡椅上。

    尤烈靠着她身旁,坐在地毯上。

    “下个星期就是你二十岁的生日。”

    “是啊!”素心点一下头:“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

    “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心,里面空空的,只有一个躯壳?”尤烈拉着素心的手,一只手指、一只手指的数:“我还要为你在这儿开园游会。”

    “我不赞成。”

    “不赞成?”尤烈低嚷,放开素心的手,很不高兴:“我计划了那幺久,就是一句不赞成,我生日还没有机会开园游会呢!那时候,花园还没有完工,刚搬进来嘛!我为你开园游会,要多少人力物力,为什幺我们的意见不可以一致?”

    “尤公子,你的少爷脾气真要不得,不问情由,就生气了,难道我还不会领情,不知道你为我好吗?”素心摇一下头,尤烈发脾气,面色可不好看:“我们相识之后,你还是第一次和我过生日,是不是?”

    “是呀!”

    “我们应该珍惜第一次,不反对吧?尤少爷。”

    “不反对。”

    “既然是那幺值得纪念的日子,为什幺要找一大堆人来?”

    “想你高兴呀!”

    “我是女主人,什幺人邀请我跳舞,我都不能拒绝。比如尊尼或子洋他们,拥紧我一点儿,你又不开心,那岂非变了我高兴,你不高兴?”

    “对!我倒没有想到这些。”尤烈马上又握住素心的手:“你真会为我设想,你有什幺好的主意?”

    “咯咯咯!”有人敲门。

    “烦死人,”尤烈从地毯上跳起来:“什幺事?迟不来早不来。”

    “少爷,送下午茶来。”

    尤烈开了门,急急的:“放下东西马上出去。”

    仆人一走,他锁上房门,重新坐在素心的身边:“我们说下去。”

    “我有点饿,想吃块鸡丝薄饼。”

    尤烈翻翻眼,先把清炖牛肉茶送到素心手上,又去叉了一块薄饼放进瓷碟里:“吃吧!”

    “你为什幺不吃?”

    “我没有胃口,只想听你的意见。”

    “喝口牛肉茶。”素心把杯子送到尤烈的唇边,尤烈不耐烦呷了一口,跟着是两口、三口……喝光了。

    “对不起!”尤烈把另一杯拿给素心:“也许你对,我们边吃边说。”

    素心微笑,悠闲地吃着她的薄饼。

    “素心,告诉我,你有什幺好主意?”尤烈塞满一口薄饼,急不及待地问。

    “爷爷说,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素心吃得津津有味。

    “你……”尤烈用手指指住素心,终于点一下她的鼻尖:“小顽皮,不要吃太多,两个钟头后又吃晚餐。”

    “好,不吃了。”素心放下杯碟:“本来,我自己也有一个计划,就怕说出来你不高兴。”

    “先让我听听。”

    “这十几二十年,第一次有了男朋友,我的生日不希望任何人参加,只愿与我的男朋友度过。”

    “你是说,我们单独两个人?”

    “唔!”素心皱皱眉:“我知道你不高兴,你喜欢热闹,尊尼、子洋、柏加、路易……他们全都到齐才开心……”

    “不、不,”尤烈马上说,拉住素心的手:“我不要他们,我喜欢过一些二人世界的日子,尤其在你的生辰。”

    “你来我家吃饭,饭后我们在烛光下谈心,听听音乐,甚至跳跳舞。”

    “多诗意!”尤烈把素心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我赞成,绝对赞成。”

    “园游会取消了?”

    “取消,取消,人多吵,烦死了!”

    素心脸上露出一丝特异的笑意:“你七点钟到我家,我们早点吃饭。”

    “好!”尤烈像着了迷:“一切听你的!”

    尤烈穿著银灰的晚服,灰绒大衣,镶银狐领子,帅得简直像个王子。

    芳姑站在台阶欢迎,没有看见素心,尤烈把左手拿着的香摈交给芳姑。

    一进屋子,就看见素心,她穿了一袭翡翠绿的丝晚装,低胸、露背、曳地,肩膊上的吊带是由许多许多人造小茉莉花砌成。头发全盘在头上,上面盖着一个镶满宝石的髻网。

    “对不起!”素心春风满面地迎过来:“我衣服穿得少,没有到台阶迎接你,今天好冷。”

    “这儿很温暖。”尤烈紧紧拥抱素心的腰,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一下:“亲爱的,生辰快乐!”

    “谢谢!”素心替尤烈脱下大衣,交给芳姑。

    “你今晚特别美丽!三十分。”尤烈日不转睛地看着她。

    “你也出奇的英俊,我给满分。”

    尤烈笑,好迷人的眼睛,他把一只心形盒子揭开:“我送给你的生辰礼物,希望你喜欢。”

    全套绿宝石首饰,项链、手镯、戒指、耳环,还有别针。款工新,手工精巧。

    “很漂亮!”素心先戴上镯子、戒指和耳环:“请替我佩上项链。”

    “你喜欢,我很高兴。一个月前我去选款式,眼光不错吧!别针扣在哪儿?”

    “外衣用的!你很有眼光,比我有见地得多,起码,我怎样也舍不得把他们-进喷泉。”

    “你还在为那件事生气?”尤烈挽着她的腰:“那天我太狂,我道歉。”

    素心主动吻他一下,证明她一点也不生气,尤烈乘机拥吻她:“噢!不能,这儿有佣人。”

    “可不可以请她们不要这样老瞪着。”尤烈在素心耳边说。

    “可以,不过要先吃了晚餐。”

    素心拖起尤烈的手,走进饭厅,饭厅那盏水晶大灯熄了,只亮着墙壁上的小灯。餐桌铺上金色的桌布,桌面的当中放了一对大烛台,每个烛台都插上三支金黄的洋烛。烛光摇曳,烛台与烛台之间放了一盆橙黄色的鲜玫瑰。

    “气氛实在太好。”尤烈啧啧称赞:“能不能叫走所有的佣人?”

    “谁替我们上餐?”

    “你答应我,今晚只有我们两个人,”尤烈抱怨:“想吻你一下都不敢。”

    “我说过,等吃完晚餐。”素心坐在主人位上,尤烈坐在她的对面。

    头盆是龙虾沙律,芳姑亲自送上:“尤少爷带了一瓶香摈酒来。”

    “把它放在冰桶里,”尤烈马上说:“晚饭后才喝。”

    一直到吃牛扒,芳姑为他们倒了两杯红葡萄酒,尤烈高举酒杯:“素心,祝你永远青春美丽!”

    “我的美丽,只有你才能欣赏,因此要祝你长命百岁!”

    尤烈开心地笑:“我也祝你长命百岁,否则我想欣赏都不可能。”

    “干杯!”

    “CHEERS!”

    尤烈的确很开心,因为今晚的晚餐由头盆到甜品,每一样都是他喜欢吃的,就好象他生日似的。

    美中不足的是不能好好地吻素心一下。他第一次和素心过生日,素心又表示情有独钟要和他单独过生日,这是珍贵而值得纪念的日子,他们应该好好的亲热一下。他看了看身后的佣人,等会儿吃完水果,他一定要提议和素心坐车兜风,在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是二人世界。

    “我们到客厅喝咖啡。”素心伸手去拉他。

    尤烈紧握着她的手:“喝完咖啡我们坐车兜风。”

    “那幺冷,想到沙滩散步都不行。”

    “我们可以坐在汽车里谈天。”

    “汽车又小又窄,坐在汽车里谈天,一点也不舒服。”素心说:“还是家里温暖,不要出去。”

    “这儿虽然舒服,但我不喜欢那些佣人来来去去。”

    “他们要工作,芳姑正领导他们收拾饭厅。晚一点,我叫他们回下人房休息。”

    “还要等?”尤烈孩子气的低嚷:“我好想吻那你!”

    “多等一会儿,嗯?”

    “素心……”尤烈正想把脸凑过去,又有一个佣人经过:“我不能等,我们去你的卧室。”

    “我的卧室?”

    “你好象很诧异的样子,我又不是第一次进你的房间,最近我每次来接你出外消遣,都到你房间看你梳头,等你更衣,惯了。”

    “但是,我突然把你拉上房间,没理由。”

    “你到底要向谁陈述理由?”

    “没有,不过……”

    “记着带两只酒杯。”素心补充一句,然后她拖着尤烈离开饭厅,经过客厅,步上楼梯。

    脱掉高跟鞋,坐在地毯上。

    “怎幺整个房间都是灯,太没有气氛。”尤烈逐一把灯关上。

    “唏,床前壁柜的灯可不能关,黑麻麻的,我怕!”

    “有我在你身边还怕?”

    “不要嘛,房间一点光也没有,人家还以为我们在这儿,干……”

    “总不会干坏事,你那幺纯洁,又不像玉凰她们那些人;而且今天是你的生辰,我不会在你二十岁生辰那天留下任何污点。”尤烈还是把床前的小灯亮了。

    “这就好,富罗曼蒂克又安全。”

    尤烈坐在素心身边:“你这样说,就证明你真的怕我。”

    “我才不怕你……”

    “素心!”尤烈吻素心的头发、耳朵、鼻尖、面颊、嘴角,正要把唇移过去,外面有人敲门。

    “天!”尤烈挥一下手,没好气的:“谁呀?”

    “芳姑,送香摈酒来!”

    “唔!”尤烈走过去,拉开房门,把盘子接过去:“芳姑,这儿没有你的事,休息吧。”

    “晚安!尤少爷,”芳姑还站着:“你的汽车就停在屋子的前阶。”

    “我知道!谢谢!”尤烈话还未完已关上门,并且上了锁。

    “开香摈!”

    “卜”的一声,香摈开了,汽冒起,但不太多。

    “我来倒酒,你坐会儿。”素心说。

    “我来侍候你。”

    “不,我要你休息。”素心撒娇,终于把盘子接过去。

    尤烈很得意,由心坎里直笑:这大女人,一旦谈情说爱,架子没有还反过来侍候“臭”男人呢!他闭上眼睛,双手交叉放在脑后。

    “酒来了,粉红香摈,好罗曼蒂克。”素心坐下来,把其中一杯酒交给尤烈:“谢谢你。”

    “干杯!”尤烈缓缓喝下了酒。

    “我替你倒酒。”

    “别忙!”尤烈把素心的酒杯也接过来,放在一边:“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有完成。”

    “是什幺?”

    “吻你!”尤烈把素心抱进怀里,素心没有拒绝,娇羞地把脸埋在尤烈的脖子旁。尤烈扳转她的身体,托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尤烈像触电似的,紧紧抱住素心,深深吻着她。素心缓缓伸出双手揽住尤烈的背,第一次主动回吻他。

    尤烈好兴奋,嘴唇粘得更紧,千恩万爱都灌输进素心的体内。

    两个人拥在一起,睡在一起,尤烈的发脚淌着汗,素心轻轻推开他一点。

    “素心……不要离开我……”

    素心作了一个深呼吸:“这儿开了暖气,我们又……那幺接近,你浑身是汗了,快把西装外衣脱下吧!”

    “噢!真的很热,好象连心里也在冒火。”尤烈把领花拉下,还解了两颗衬衣钮扣。

    结实的胸肌,性感的胸毛,露了出来。那浓烈的男人气味,很容易令女人不能自恃,素心借故站起来,尤烈一手拖住她:“去哪儿?”

    “我想靠一会儿。”

    “没事吧?唔?”

    “奇怪!”素心笑一下:“我喝香摈从来不会醉,我才只不过喝了一杯,人竟然飘飘然,也许靠一会儿会好些。”

    “我也是的,我酒量一向很大,可是……不知道怎幺的,我好象有点醉,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尤烈起来,把素心抱到床上,让她靠在枕上:“舒服吗?”

    “很好,我想休息一下就可陪你跳舞。”素心轻拍尤烈的脸:“自己倒酒喝,我开音乐。”

    “我不想动,我不想离开你,”尤烈坐在素心的身边:“我的心跳得很厉害,很热,我能不能脱下衬衣?”

    他又解下一颗钮扣,素心连忙按住他的手:“不要!”

    “你害怕?”他握着素心的手,让她的小手贴在他的胸肌上。

    素心浑身一震,脸孔发烫。

    “你真的害怕,看你,双颊红红的,很娇艳。”

    “除了在海滩,我从未见过……”

    “男人赤身露体?”

    素心不住地点头。

    “小傻女孩。”尤烈把素心的发髻拆散,黑油油的长发披散下来,尤烈握着她两边赤裸的肩膊:“打令,你今晚很性感。”

    “你也是。”

    尤烈-了-眼睛,好风流的样子:“我今晚有一个特别的感觉。”

    “是什幺?”

    “我需要你,我控制不住自己。”尤烈整个人压在素心的身上。

    “尤烈!”

    “我好兴奋,我需要你。”尤烈不停地吻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脖子,她的肩膊,肩带滑下来……

    “尤烈……不要,你停一停……”

    尤烈紧贴住素心,双手急促地爱抚,口中喃喃的:“素心,素心……”

    尤烈的唇吻在素心的胸口上,啊!皮肤又滑又白又芬芳,唔!这是少女的气息,他浑身上下都陶醉了……

    “尤烈,你不能……”

    尤烈陶醉了,陶醉,好象进入了梦乡。

    阳光刺痛了尤烈的眼睛,哎,晚上要把窗幔低垂,说过了多少遍,佣人真该打。正要高声大喊,唔!好香,这香味他熟识,他揉揉眼睛一看,这不是他的房间,这房间太柔、太娇,到处渗着香气。

    这是什幺地方?女孩子的房间?糟!他又跟哪个女孩子混上了,素心知道怎幺办?

    轻轻转过身,身边果然躺着个女人,白丝睡袍散着长发背着自己,她是谁?背部的线条好优美。这房间并不陌生,越看越有亲切感。他拍拍头,抚抚胸口,哎唷,衣服没有穿上,忙拉开被子一看,哗……

    他闭上眼睛想想,起码想得起身边的女人是谁,昨天素心生日,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回房间、一起喝香槟,他把素心抱到床上,两个人拥在一起,他狂吻素心,他……连忙抬头一看,床头的墙上,果然挂着素心一幅油画。

    “素心!”他心里卜通跳,又是慌、又是紧张,也有点喜悦:“素心!”

    他把她的身体转过来,发现素心满面泪痕,便说:“昨天晚上,我们已经……”

    “还问呢!”素心抽抽噎噎:“你看看自己,我……”

    “素心,你知道我不是蓄意的,昨天喝了酒,人竟胡涂起来。”尤烈双手拥抱素心,素心用力把他推开。“我承认我做错了,我也不想找什幺借口,你是个纯洁的好女孩,我竟然把你污辱了,我实在该死,你惩罚我吧!”

    “不公平、不公平,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你,我……”素心嘴一扁,“哗”的一声哭了起来。

    尤烈也很同情她,的确,她本来和男孩子拥抱一下都会发抖,现在她竟然失去了宝贵的贞操。她和玉凰她们不同,她一向很珍惜自己的清白:“不要难过,我会补偿你的,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

    素心双手掩面,边哭边说:“我做了这种丑事,我没有面目见妈妈;没有面目见爸爸;没有面目见姐姐,更没有面目见尊尼他们……我不想活,不想见人。”

    “千万不要胡思乱想,这也不算是件坏事,只是心灵与肉体相结合。如果全世界的男女都不做爱也不会有你和我。”

    “但是,他们是夫妇。”

    “将来我们也会是夫妇。”

    “但现在不是,我们不合法。”

    “傻孩子,我们要向谁负责。”尤烈抚着她的长发:“当然归根结底,还是我不好,你告诉我,你要我怎样做,我都依你,你不要哭,我心痛。”

    “从今天开始,你是属于我的,你不可以离开我,永远陪伴我。”

    “我不会离开你,爷爷,爸妈和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人。”尤烈拥着她:“何况你整个属于我!”

    “你从今天开始,不能和别的女人单独在一起,户外户内都不行,更不能和她们鬼混。”

    “我有了你,已经很满足,拿你跟她们比,谁也看不进眼里。真的,没有人比你更好了。”

    “你骗人,奈不住,又去找她们,你风流成性,而且……”

    “我向你发誓,如果我尤烈再去找别的女人,我不得好死!”

    “要是人家找你呢?”

    “送上门的太下贱,我看不起那种人,说说都不行,别说鬼混。”

    “你以前的女朋友,个个自己送上门来,你不是一样左拥右抱?”素心吸吸鼻子:“总有一天我会被你气死。”

    “以前我好坏不分,认识了你,有了比较,才发觉她们又俗气又低贱。相信我,老说没有用,我会用行动表现。”

    “还分什幺高低,我还不是一样下贱。”素心又伤心得哭了起来:“经过昨晚,我还能说自己清白吗?”

    “那怎能怪你,是我喝酒误事。如果昨晚你抓起个花瓶或者是什幺硬物,往我头上一敲,就不会发生昨晚的事。”

    “你以为我不想,我还想杀了你,我拼命地挣扎,可是你那幺大个子,压住我,我几乎窒息;而且那些酒好怪,喝了人软软的,唉!我真是毫无反抗的能力,眼巴巴的任你欺负。”

    尤烈凑在她耳边,柔柔的,腻腻的:“压痛了没有?”

    “你……我恨你!”

    “别老是掩住脸,让我看看你,小宝贝。”尤烈拉开她两只手,吻去她脸上的一颗颗泪珠:“看你,哭得眼睛都红透了,别再哭,哭肿了眼就不好看。”

    “我不好看,你就不要我了?”

    “要!为什幺不要呢?变了丑八怪仍然要,没有一个女人像你对我全心全意,也没有一个女人能令我如此倾倒。”

    “走开!”素心推他的胸膛:“别再把身体压过来。”

    “好!”尤烈翻了一个身,下床取毛巾,素心连忙别转了脸。

    尤烈看着她笑,一面用毛巾包着下身:“小傻猪,还不习惯看别人赤身露体?将来你还要养孩子做妈咪呢!”

    “你去哪儿?”素心轻声问。

    “先洗个澡,然后梳洗更衣。”

    “你要出去?”

    “首先到百货公司看看,顺便告诉阮叔叔,你今天有点头痛,不能上班,他有什幺事,可以打电话来跟你商量,然后我再回自己的公司。”

    “你在我最恐惧的时候离开我。”

    “我今天要开会,改期明天,我交代一下,转个圈马上回来陪你!怎样?”

    “唔!”

    尤烈拿了衣服,洗澡去了。素心舒口气,双眼瞪着天花板。

    半小时后,尤烈穿好衣服出来,他坐在床边,拉起素心的手吻了一下:“好好的休息,最好能睡一觉,我办完事马上回来陪你。”

    “你这样走出去,给芳姑见到,不知道她会怎样想。”

    “别管人家的感觉,不过我会告诉她,昨晚我们跳舞一直到天亮,你刚好入睡,叫她不要进来骚扰你,反正现在还有音乐。”尤烈低头深深一吻:“睡吧!”

    他替素心盖好被,关上音乐,关上灯,拉上窗纱和窗幔,再回头看看素心。她闭上眼睛,呼吸均匀,大概已睡着了。尤烈轻轻-给她一个飞吻,然后上班去了。

    尤烈办妥一切回来,买了许多素心喜欢吃的小食和水果。

    “小姐呢?”尤烈问芳姑。

    “小姐一直在房间,也没有按铃叫我,她大概还在睡觉,我不敢吵醒她。”

    “我上去看看,很轻的,不会把她弄醒。”尤烈对芳姑说:“我今晚在这儿吃饭,弄几味可口的小菜给小姐。”

    “尤少爷,你呢?”

    “小姐喜欢吃什幺,我就吃什幺。我和她,一致的。”尤烈笑笑,轻步上楼梯去了。

    轻轻开了门,素心果然还在熟睡,她大概也洗过澡,换了件粉红的睡袍。

    尤烈也不忍心吵醒她,昨晚她受了委屈,当然一夜没有好睡过。尤烈坐在一旁,伸伸腿子舒展一下,突然他想起了什幺,轻轻起来,到处翻翻、看看。

    “嗯!”素心的声音。

    “你醒来了。”尤烈连忙走到床边,吻她一下:“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你好象在找东西。”

    “唔!奇怪,你连一颗避孕丸都没有。”

    素心瞪大眼,现在她的眼睛好明亮:“避孕丸不是那些已婚太太才服用的吗?我又没有结婚。”

    “很多未婚少女都把避孕丸放在手袋里,我见得多了。”

    “她们为什幺这样做?”

    “她们怕生孩子,你不怕?”

    “我们亲亲嘴,拥抱一下,也会生孩子?”素心非常的好奇。

    “但是经过昨晚,我们已经不再是亲亲嘴,相拥相抱那幺简单。”

    “哎!丑死了!”

    尤烈在翻自己的口袋。

    “你又在找什幺?”

    “以前我的口袋里总有避孕丸,自从跟你在一起,我所有的避孕丸,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你也吃避孕丸?”

    “不,不,是给那些女孩子吃的,有些很不小心,常会忘了带避孕丸。”

    “你为她们想得真周到。”素心呶起嘴,吃醋。

    “其实都为了我自己,我不能和她们有孩子,否则她们向我家里告一状,爷爷抱孙心切,会迫我结婚。”

    “万一她们真的有了孩子?”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我一直非常小心,玩尽管玩,可不能留下一笔糊涂账。结婚嘛,一生人只有一次,更不能胡来。所以绝对不会有私生子这回事。”

    “但是昨晚,你说你能小心……”

    “我酒量一向很大,从未试过酒醉乱性,你说得对,那香摈酒,怪怪的。”尤烈拍了拍素心的脸颊:“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回来,我叫芳姑上来侍候你起床。”

    “刚回来又出去?”

    “我去买避孕丸。”

    “无缘无故买这些东西干什幺?”

    “给你吃。”

    “不要,我才不要吃这些。”

    “你要做妈妈?这幺年轻就带着个孩子?你的事业呢?我们还没有环游世界,你甘心吗?”

    “我才不会那幺笨,我才不要生孩子。”

    “所以呢!你就非要吃避孕丸不可,否则,你很容易怀孕。”

    “我不要,我说过不要就不要。”

    “难道除了避孕丸,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尤烈很感兴趣,回转身,坐回素心的床边。

    “不再和男的……男的做爱。”素心把头垂到胸前:“又怎会有孩子?”

    “但是你和我已经……”尤烈愕然,好象迎脸泼来一盆冷水:“我们实际上已经是夫妇,夫妇怎会不同床?”

    “还说呢!”素心鼓着气:“本来我准备把我的第一次留给新婚之夜,昨晚你酒醉糊涂害了我,你不承认你错了?”

    “我承认我错了。”

    “既然错了,还要再做?”

    “毕竟木已成舟,我们总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拖拖手,吻一下。”

    “你……”素心气得嗓门都颤了:“你到底想怎样?”

    尤烈见她那样生气,有一点点怕,但大好机会可不能错过:“像昨天晚上一样,夫妻嘛!”

    “别提昨晚的事,你欺负我,害得我抬不起头来见人,清清白白的,现在什幺都没有了。”素心掩住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谁敢碰我,我马上死掉!”

    素心那幺一哭,尤烈又心乱又心软,以前本来已经很迁就她,昨晚那幺一夜,有了夫妻情,感情坐了直升机,这可人儿是自己的女人呢!怎能令她受委屈?

    “不要哭了!啊!听话,不要哭了!我不去买避孕丸!我在家陪你!”

    “我要忘记昨天晚上的丑事,如果你真的对我好,你就要尊重我。”

    “好吧!昨晚的事不提,我们仍然像过去一样。今晚我陪你吃完饭,我们聊一会儿,然后我自己回家,绝不侵犯你。”

    “烈!你真好。”素心从床上跳起来,双手抱着尤烈的脖子。

    尤烈替她抹去泪水,在她的面颊上吻了一下,突然他拉开她两条手臂说:“刚才你叫我什幺?”

    “我?”素心想了想:“烈!”

    “烈!”尤烈顿着默想,终于笑了:“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

    “你不高兴?”素心咄咄地问。

    “高兴,尤其是,叫我的人是你。”尤烈拥紧她:“再叫一次!”

    “烈!”素心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上。

    “嗯!好娇、好媚、好嗲、好甜……”尤烈双手紧绕她:“我快要被你迷死了!今天那幺高兴,我们去玩一晚。”

    “不去,你说我的眼睛肿得难看。”

    “现在已经不肿了。去!狂欢一晚,明天又要上班。”

    “好吧!我扮得漂亮些。”素心下床,光着双小腿板打量尤烈:“我选套衣服和你配成一对。”

    “我缝这套西装时你也缝了同样的套裙,配件灰貂皮刚好一对。”

    以后的一段日子,是尤烈和素心的感情几乎达到巅峰状态的一点。

    素心很会“痴”尤烈,比如半夜三更,打个电话给尤烈,说想着他睡不着,要见他,尤烈就冒着北风赶来了;然后两个人坐在地毯上,相拥着喝咖啡聊天。

    素心又很会依赖尤烈,私事无论大大小小,全推给尤烈,令尤烈感到素心已不能够没有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