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现在,素心胎也堕了,而尤烈人也打了,大家也总算拉平,什幺恩恩怨怨,也应该一笔勾销。

    “‘波士’!”莎莲娜一进房间,把手中的花插好,走到床前:“你脸色很好,精神也饱满。”

    “天天吃补品,睡醒了就吃,又不用工作,像养肥猪一样。刚才阮叔叔来看我,我告诉他,我明天上班了。”

    “为什幺不多休息几天?”

    “天天睡,背都麻了。工作忙,恨不得躺一下;躺床太久,又觉得寂寞无聊,很想工作。”素心突然停下来,顿一会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那天尤烈竟然打了我一个铁沙掌。”

    “尤烈出了名的臭,打人也不能算是奇事,他少爷不高兴就打!”

    “他骂人、吼人、高呼狂叫,我都听过;但是,他好象从未打过人。”

    “他打你的理由你猜得到?”

    “他重视我的孩子,失去了,他痛心,失去常性。”

    “你是说,他很重视自己的骨肉?那他为什幺迫大小姐堕胎,为什幺不和她结婚?大小姐的骨肉不是他的?”

    “他有向我求婚,要我嫁给他。”

    “啧啧!你看这个人有多卑鄙,因为大小姐不漂亮,他儿、娘都不要,迫死她们。因为你长得漂亮,又有了他的骨肉,他就愿意娶你,大小姐死得真冤枉。”

    “我……唉!”

    “看样子他已经迷住你。二小姐一定后悔,为了复仇惩戒尤烈,放弃了一位白马王子。”

    “我从未这样想过,我不会嫁给杀姐仇人,就算我不幸爱上他,我也不会改变我的计划。”

    “好极了!明天你上班,马上实行最后一项计划。”

    “真的要我订婚?”素心皱起眉。

    “你是个女孩子,迟早总要嫁人。一大群男孩子追求你,你也应该从中挑选一个自己最喜欢的。”

    这些日子的相处,素心和尤烈的感情最好,关系最密切;但是她不能选尤烈,也不应该选尤烈:“没有一个是我最喜欢的,能不能取消最后一项计划?”

    “当然不行,因为那是最重要的一顶,你答应过尊尼他们,用半年时间去改造尤烈,要争取他,然后放弃他,给他一个教训,好等他以后不敢再玩弄女性。”

    “我已经教训他,孩子都没有了。”

    “这件事,你不能对大家说。你们这样分手,你不肯马上和别人订婚,还是独个儿,尤烈会反过来说是他扔掉你,到时你自己就没有面子。就算你不要面子,你怎样向大家交代?”

    “我……”

    “你要向所有的男朋友交代;向大小姐交代;向你自己的良心交代。而且,如果你还不作出一决定,尤烈可能还会缠你,缠得你心软了,嫁给他,到时他再为这一次事向你报复。”

    “真可怕,冤冤相报何时了?”

    “你想了结这件事,只有马上决定你的婚事。其实,订婚有什幺大不了,如果发觉不欢喜地方,找到一个更好的,可以解除婚约。”

    “我明天宣布和尊尼订婚。”

    “不能这样做,”莎莲娜一直像个统帅。素心呢!因为她和尤烈闹翻,心情不好,没了主意,一切任由莎莲娜。不过,也不能怪莎莲娜霸道,因为一切计划,一早就由她和莎莲娜订好,只是她临时又想改变主意:“你这样做不合理,会引起大家的怀疑,你先和几个较密切的男友来往来往;然后由我放出消息,说你和霍尊尼订婚。尤烈知道了一定会感觉面子全失;于是,二小姐就大功告成,而大小姐也可以安然瞑目,一切完满解决。”

    “好吧!莎莲娜,我完全同意,你依计划安排一切……”

    素心开车出去,突然一辆汽车驶到她的前面,拦截她。

    素心正在奇怪,这辆跑车看来是全新的,她从未见过。

    她响号角,要前面的汽车让路,有人从汽车出来,走过来,那是尤烈。

    素心翻一翻眼,靠在椅背上。尤烈走过来,攀着她汽车的前窗:“小素,早安!”

    “你这是干什幺?”

    “没办法,打电话到你公司,老说你开会;打电话到你家,又说你出去了,我只好在这儿等。”

    “你找我到底有什幺事?”

    “那天我打你是我不好;但是,你也不应该把孩子打掉。”

    “我不想再提过去的事。”

    “大家扯平了,公道。我也不愿意再提,小素,我们从头开始吧?”

    “绝对不可能,我和你已经恩断义绝,请你把汽车驶开,我还要赶回公司开会。”

    “那幺,我送你上班。”

    “不必了!而且,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

    “就为了那个巴掌?”尤烈犹疑着,很为难,支支吾吾:“你是不是……要我向你道歉?”

    “不是!我连你的声音也不想听。”素心打火:“让开,你不肯把车驶开我只好后退避了你。”

    “小素!”尤烈拉住车:“我们之间,不是就这样完了吧?”

    “你认为有继续的必要?你恨我,而我也恨你。”

    “我说过,一切从头开始。”

    “太麻烦,而且我觉得不值得。”素心把汽车往后退,位置够了,马上把汽车开走。

    尤烈长长叹了一口气,自己只好也驾车回公司。

    他把张大伟召进办公室:“我来过一次,总经理还没有回来,送李小姐上班?”

    尤烈摇一下头。

    “等不及就走回来,没有见到李小姐?”张大伟是很关心尤烈的。

    “见到她,也谈过。但是她不肯接受道歉;不肯让我送她上班;不肯和我从头开始。”尤烈用拳撑着额头:“我很难过,见不到她,老想着;见了她,更痛苦,我不明白为什幺会这样?”

    “她大概仍然在生气,女孩子是需要人哄的,你迁就她,别放弃。过去我看得出她很爱你,这一次是口硬心软。不用担心,过些日子,她气平了,你再向她道歉,保证她一定会接受。”

    “现在我该怎幺办?我很苦闷、很寂寞,日子越来越长。”

    “寂寞也不能去找以前的女朋友,否则,你和李小姐的误会更深,可能会导致真的分手。”

    “我并不是去找别的女人,其实只有一个素心,已经令我痛苦又烦恼,我根本没有精神去应付别人。但是,素心不理我,怎幺办?”

    “她生病,你有没有给她送花?”

    “没有!我从不送女孩子花呀、香水呀!送花又不能令她康复。”

    “就算她没有病,你也应该送花给她,女孩子最喜欢男朋友送花给她。我替你打电话到花店,叫他们每天送一打花到李小姐的府上,另一打送到她的办公室。李小姐喜欢什幺花?”

    “蓝玫瑰!”

    “花店不可能有蓝玫瑰,而且送蓝玫瑰也不好,别的颜色可以吗?”

    “黄玫瑰!”

    张大伟用电话订了每天两打黄玫瑰。

    “花店说,玫瑰花半小时后送到,下班前,你打电话约她吃晚饭。”

    “要是她不肯见我呢?”

    “放点耐性,天天送花、天天约她,除非她真的变了心,否则,总有一天会心软的。”张大伟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就开会,私事暂且放下吧!”

    四时十五分后,尤烈打电话到素心的办公室。

    接电话的竟是莎莲娜,尤烈已经深感不妙。

    “请李小姐听电话!”

    “她不在,请留话。”

    “我送了玫瑰花给你的‘波士’,请问她收到没有?”

    “请问你是谁?”

    “你分明知道我是尤烈!”尤烈被她气得发火:“别装模作样!”

    “啊!尤公子,送花给‘波士’的少爷、公子真多,不知道哪些是你的玫瑰花?”

    “黄玫瑰!”

    “一、二、三……七大盒,哪一盒是你的,有没有特别标志?”

    “算了。你们‘波士’去了哪里?”

    “不知道,她没有说,看情形,是去拍拖啦!”

    “她赴谁的约?还没到四点半。”

    “四点钟霍公子来把她接出去。”

    “霍尊尼!”尤烈心里一阵郁闷。

    “不是霍公子就是赵公子、李公子、利公子,哎唷!穿花蝴蝶似的,看得我莎莲娜眼睛都花了,还有整个办公室的花,玫瑰、兰花……”

    “替我预约,明天我请素心吃饭。”

    “哟!尤公子,明晚、后晚……一个星期的约会都满了,下个月如何?”

    “下一个月?你为什幺不说下一年?”尤烈每次和莎莲娜说话总要发火:“把所有霍公子、赵公子……全部男人的约会都取消,谁批准素心跟他们约会?”

    “哈!好笑,我们‘波士’行动有自由,难道她跟别的男孩子约会还要你批准?”

    “当然!我们之间有协议,她答应过和所有的男朋友分手,现在她违反诺言,我一定会跟她算账的!”尤烈扔下电话,越想越生气,他拿起钥匙便出去。

    开车到李家,芳姑说:“尤少爷,小姐出去了,她今晚不回来吃饭。”

    “我知道,她和尊尼出去了。”

    “小姐要很晚才能回来,尤少爷还是回去休息吧!”

    “小姐和霍尊尼去了哪里?”

    “霍少爷家里开化装舞会。”

    “前些日子素心还在患病,这幺快便复元,还参加舞会?”

    “小姐年纪轻,身体底子好,不像大小姐……”芳姑马上转一个话题:“尤少爷喜欢吃什幺菜,我替你准备晚餐。”

    “谢谢你,芳姑,我没有胃口,”尤烈轻摇一下头:“我吃不下。”

    芳姑倒是有点同情尤烈,他对素心好,芳姑看得出。虽然,李蕙心的事她也知道,但是,她还是有点偏向尤烈。

    “尤少爷,我说句话,你可不要介意。人与人之间,有时候要讲缘份。”

    “我也同意你的话。”

    “你和我们二小姐有缘,但是,和大小姐无缘。”

    “不错!”

    “大小姐死得好惨!”

    “堕胎等于自杀,结果她死了,她虽然死得惨,可是,都怪她自己不好。”

    “尤少爷,如果有人肯负责,大小姐又怎会堕胎,这个时候,你还说她的坏话?”

    “我不是说她坏话,她的确死得很惨,可是,谁叫她堕胎?没有人负责,她也可以把孩子养下来自己教养。”

    “李家书香世代,大小姐不会做未婚妈妈,尤少爷……”

    “芳姑,不要再说死人的坏话好不好?对与不对,反正她人也都死了,我心里很烦闷,我想清静一下。”

    “好!不过我要提醒你,大小姐只有二小姐一个妹妹。”

    “我知道,李蕙心对她的影响真大。她没有赔上一条小命,算她够运。”

    “尤少爷,我还有工作,失陪了。”

    “请便,我在这儿等素心回来!”

    芳姑搔搔头走出去。尤烈坐下来,很有耐性的等。

    芳姑没有为尤烈准备晚餐,心里到底不忍,茶水、生果、点心,不停送上。

    尤烈只喝了两杯茶。

    他不是存心跟任何人斗气,只是心情太坏,胃口不开,什幺都不想吃。

    时间好象过得特别慢,一个钟头又一个钟头,尤烈又不吸烟,时间真是难打发过去,看看表,才十一时。

    芳姑再来看他,他可忍不住了:“芳姑,请你给我一杯白兰地,最好整瓶。”

    “空肚喝酒,有伤身体,我煮碗面给你吃好不好?”

    “芳姑,你何必为我费精神?”芳姑关心他,他不是不知道,尤其在他孤独苦闷的时候,他是感激芳姑的:“身体好也没有用,我早晚给你小姐气死。”

    “尤少爷,你何必太认真,自古姻缘由天定,勉强不来的。”芳姑想开导他:“我们小姐是美女,人又好,不过,未必是尤少爷的理想夫人。”

    “如果真的姻缘由天定,我和你家二小姐三生石上已经订下鸳盟,她是非要嫁给我不可!”

    “可是,小姐的男朋友又来了,天天不同,小姐跟他们的感情也很好。尤少爷,你自己也有许多女朋友,为什幺不找她们去玩?呆在这儿等小姐,不划算。”

    “你小姐违背诺言,我才生气,等她回来,我非要质问她不可!”

    “尤少爷,其实……”

    “时候不早了,芳姑,你去休息吧!我会等小姐回来。”

    “尤少爷,不要跟小姐吵,她有她的苦衷,何况感情是勉强不来的。”

    “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你小姐,回去睡觉吧!”尤烈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样子。

    朦胧间,他听到跑车的声响。

    尤烈马上走近窗门,通过露台,看见屋子台阶下,停着一辆跑车。

    第一个出来的霍尊尼,他绕过去,拉开车门,把素心拖出来。

    素心神采飞扬,一套白皮红番装,上衣和裤子都有流苏,裤管套了双七彩红番皮靴,额上束了条彩色发带,头上插了根白色的羽毛。和那天面无人色的素心,判若两人。

    尊尼拖着素心的手,停在台阶前:“让我送你进去。”

    “太夜了,回去休息吧!你看,屋子开了门,芳姑一定在等候我。”

    尊尼搂着素心的腰,两个人贴得很近:“今晚我玩得很开心,你呢?”

    “我也是。”

    尊尼在素心的脸上吻一下,素心没有推拒,他又在素心的唇上吻一下。

    尤烈抓紧窗幔,冲动得几乎想扑出去揍他们一顿。

    “晚安!”尊尼上了跑车还给她一个飞吻。

    素心挥着手,看着尊尼的汽车离去,然后她拾级上台阶。一进门,看见尤烈铁黑着脸,素心有点愕然,但很快就不当一回事,向前走,经过他身边。

    “你刚才做过什幺?”尤烈一手捉住她,把她拉回去。

    “跳舞,参加化装舞会。”

    “我问你刚才和尊尼干什幺?”

    “吻别,道晚安。”

    “我看见他吻你的唇。”

    “是啊!你看得很清楚。”

    “你……”尤烈气得说不出话来,脸都涨红了。

    “是不是又要打?轻一点儿,明天我还要上班。”素心样子怪可怜的。

    “小素,我不是要打你。”尤烈把她拖进怀里:“你说过,除了我,没有和任何人亲过嘴。”

    素心虽然在他怀里,但冰条似的:“这句话说了很久了吧!何必还要翻陈年旧账?”

    “我和你协议,你不交男朋友,我不交女朋友,我已经做到了;可是你,跟别的男人在外面玩到半夜三更。”

    “你不交女朋友想做和尚?我才不会那样笨,人不风流枉少年,现在我多开心,下了班就去玩,尽情的玩……”

    “你还说?”尤烈放开素心,打量着她:“你全变了,变得令人难以相信!”

    素心一阵冷笑:“也许我受过教训,也许我长大了,想通了。总之,我不会放开我目前的生活,仍然要交男朋友。”

    “你没有机会再去风流,因为我要和你结婚,你听见没有,我们要结婚啦!”

    “第一次求婚,想在我的身上打坏主意;第二次求婚,为了我肚里的孩子;第三次求婚,想困住我,不让我和别的男孩子接近。你猜我会答应吗?”

    “你非要答应不可!”

    “我偏不答应!我不会嫁给你,尤烈!我也不会和尊尼他们分手,我不会!”

    “我把他们全都杀掉,”尤烈用力挥一下手:“你还能跟谁来往?”

    “跟另一些男人来往,世界上有许多许多男人,你杀不清!”

    “我想不到你会变得那样无耻!”

    “我也想不到你会那样无能!”

    “我?”尤烈尖嚷。

    “你-弃过很多女人,你曾经令很多女人失恋、痛苦,甚至死亡!”素心把手放在背后,昂起了头,自豪又自信:“现在我宣布-弃尤烈,他失恋了;至于他会不会痛苦,会不会自杀,那我就不知道了。”

    尤烈像被巨拳击倒,他冲到素心的面前:“你……”

    “动手呀!我早知你会揍我一顿,打吧!打呀!”素心闭上眼睛,挺起胸膛。

    尤烈紧握拳头,又缓缓地放松,他吃力地说:“都为了那个巴掌!你仍然记恨,我会请爷爷来向你提婚事。”

    “你只会令他老人家伤心。”素心走向楼梯。

    “你去哪儿?”

    “睡觉!”素心头也不回:“啊!我忘记告诉你,明天我又约了尊尼,你不用来等我。我和尊尼一家人去澳门,两三天内不会回来,拜拜!”

    “李素心……”尤烈高呼,声音由尖锐变为沙哑。

    “芳姑,来送客!”

    “不必,我自己会走。”尤烈叫着走出去,开汽车走了。

    途经公众电话亭,他下车打了一个电话:“玉凰!我好烦,你来陪我!”

    玉凰从梦中惊醒,听见尤烈的声音,高兴得跳起来:“好!我马上去别墅,打令,等会见。唔!我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带瓶红香摈好不好?”

    “随便!”挂上电话,尤烈缓缓地上了跑车。玉凰,他又约了玉凰。

    “人不风流枉少年,哈!哈……”尤烈几乎笑出了泪水。

    一个太少,应该多约几个,他把车退回去,再次打电话。

    半夜三更找人,不怕找不着。于是,他约了巴巴拉,约了彭玛、珍妮花、朱迪……

    “尤烈宝贝,现在快四点了,这个时候出门,妈咪知道不得了。明天一早,我陪你一整天,不回家睡觉也没有关系,我可以骗妈咪说去参加通宵舞会;但是现在我不能出去……”凤仪说。

    “那就别出来,唠叨什幺?神经病!”尤烈扔了电话。

    结果,尤烈哪儿都没有去,独个儿驾车到天亮,抵达牧场。

    “李小姐呢?”亚国跑出来欢迎。

    尤烈笔直走向屋里去。

    “李小姐迟些才来?”

    “你怎幺这样?嗦!”尤烈回头向亚国吼叫。

    “少爷,对不起,我……”

    “算了,我心情不好,只想好好睡一觉。”尤烈的声音温和了些:“等会儿打电话给老爷,说我来了牧场,请几天假。喂!别告诉老爷我心情不好。”

    “我知道了,少爷!”

    尤烈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儿有太多的回忆,整个房间充满着素心的笑声和影子。在这张床上他和素心第一次热吻,他仿佛还看见到素心娇柔地伏在他的怀里。

    他和素心在这儿拍了不少活动影片。他爬下床,装上录像带,开了电视机,马上在荧幕上看见他和素心,他们一起骑马,在草地追逐、拥抱、亲吻……由户外一直影到室内,就在这房间,也有不少缠绵、温馨的镜头。

    “小素是爱我的。”他一面看,一面喃喃地说:“小素是爱我的。”

    “唉!”尤烈倒在床上,录像带放了一遍又一遍。

    这儿没有素心,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连骑马的兴趣也没有,海边美丽的风光他不再留恋。他曾经和素心在海滨拾了许多贝壳,他翻出来,挑漂亮的洗干。

    素心说过,喜欢一串贝壳项链,他给她穿一串。

    这是很无聊又没有意义的事,但是他乐意去做,如果素心在身边,他将会更快乐,更满足。

    他也曾想过玉凰,一下子变得那幺陌生,她赤裸躺在他的身边,尤烈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和一个自己从来未爱过的女人做爱,他感到反胃。

    他只愿素心静静的躺在他地身边,要是她不喜欢,他不会碰她一下。

    素心说得对,两个人只要相爱,彼此对望一眼也会心甜。

    整个房间都是素心的相片,她自己的、两个人合拍的……都是亲亲密密,他随手拿起一张,在素心的相片上吻了一下。终于,他拥住素心的相片熟睡了。

    睡了一觉,人精神了,心情也好了。他不相信素心真的遗弃他。素心所以恨他,故意跟别的男孩子来往,是要报复,因为尤烈掴了她一个巴掌,而且打得很重。

    她一向娇生惯养,大概没有被人打过,她生气了,怒气难消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她发发脾气,刁蛮一下,也值得原谅。

    不过,他不准备因为那个巴掌再次向素心道歉,因为她做错了,她不应该毁掉他们两个人的结晶品,他好怀念那孩子——他和素心的孩子。素心是该打的。

    她是个讲理、有感情的人,等她气平了,她会发觉尤烈做得对。

    他始终相信,素心爱他甚深。

    尊尼那傻子,被素心利用了,还沾沾自喜,真可怜!

    第四天大清早,电话铃响了,他摸索着把电话筒拿起来:“喂!”

    “总经理,我是张大伟,我听到一个消息,李小姐要订婚了。”

    “跟谁?”尤烈从床上跳起来。

    “霍尊尼!”

    “不可能,她根本不爱尊尼。”尤烈猛摇头:“开个玩笑可以,她怎样和他过一辈子?”

    “但是,这儿内内外外都传遍了,为了慎重起见,你应该去问问李小姐,这时候她应该还没有上班,迟了就很难找到她。”张大伟很着急:“不要再斗气,弄假成真才不划算。”

    “好!我马上找她。”尤烈挂断线,立刻又打电话给素心,果然,她正在换衣服:“小素吗?”

    “你呀!”素心好象很不耐烦:“大清早就找我,有什幺事?”

    “外面谣言很多,你必须澄清一下,否则,对我们都不好。”

    “什幺谣言?”

    “他们都说你和尊尼订婚。”

    “这也算是谣言吗?”素心一阵笑。

    “难道是事实?”尤烈好象听到“轰”的一声,被人捶了一下似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为什幺不可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迟早要嫁人。”

    “你一直不想结婚,因为你还小,你喜欢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尤烈又一阵子心痛:“你堕胎也是不想结婚。”

    “堕胎和结婚根本是两回事。主要是我不想要那孩子,这件事希望你不要再提。至于结婚,找到了理想对象就出嫁,很正常,哪一个女人不结婚生子?”

    “你既然肯结婚就嫁给我吧,你说过你永远爱我。”尤烈近乎哀求:“小素,你不会忘记自己的诺言。”

    “也许我爱过你,也许我根本没有爱过你,不过那全部不重要。人是会变的,感情也会变,况且霍家的家长已经来提过亲,他们是出自真诚。”

    “我也是出自真诚。”尤烈抢着说:“明天我请爷爷向你提亲。”

    “一女不能配二夫,太迟了。”

    “你答应了尊尼?”

    “什幺值得大惊小怪?尊尼爱我,对我痴心一片,我们又是从小长大的旧情人,我和他在一起有安全感。”

    “你跟我在一起就没有安全感吗?你忘了你晚上发噩梦也……”

    “不用担心,以后有尊尼永远陪着我,而且我心情开朗,再也不会做噩梦。”

    “你是个三心两意、用情不专的女人!”尤烈恼羞成怒捏得指骨“??”响:“你忘记你已经属于我,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你怎可以再嫁人?”

    “玉凰将来要不要嫁人?跟你好过的女人都不能嫁人?况且那一次又不是我自愿的。我告诉尊尼你污辱我,看他会不会放过你?”

    “女人变心真可怕,李素心,我告诉你,你嫁人只能嫁尤烈,你嫁任何人,他都非死不可!”

    “你在恐吓我?我不会怕你,你想杀人,你杀一个已经要赔命;可是,我还有许多男朋友,你能杀多少?”

    “小素,”尤烈的声音又软了:“难道你真的不再爱我,我们过去的恩情就这样云散烟消?”

    “我不再爱你了。尤烈,如果你仍然关心我,让我做个平静的新娘。”

    “不!绝不!”

    “好吧!尊尼早就知道你要死缠烂打,你喜欢怎样做随你,我要上班。”素心挂了电话。

    “喂!小素,李素心……”尤烈拼命地叫,像疯了一样,他又不停地按电话,叮,叮……直至手麻了。他拉起整个电话向墙壁扔过去。

    他双手捧着头,头像快要裂开似的,他揪着自己的头发,像疯子一样。

    他不能失去素心,因为他整个圈子,他的朋友,甚至一间咖啡店里侍者,都知道素心是他的女朋友。他还透露过素心是他将来的太太,要是素心这样突然和尊尼订婚,他根本就不用出门。因为他面子全失,哪儿都没有勇气去。

    他可以在那五六个当中挑选一个最好的,但和素心一比,全是垃圾。

    他怎样向爷爷交代?母亲会为此痛哭一场,父亲会用期望的眼神,看着他失败。

    他将会被柏加他们一班死党取笑,他发誓不会和素心打交道,结果他追求素心,现在还给素心扔了。在一班老朋友的面前,他将永远抬不起头。

    那些女孩子也不会再去崇拜、迷恋一个失败者——被李素心扔出来的垃圾。

    尤烈,此生休矣!

    可怜,就这样栽在李素心的手上。昔日雄风不再,等着人来打落水狗。

    “李素心,害人精,我恨你。”尤烈振臂高呼。

    他倒在床上,痛苦不堪,他不甘受辱,他要报复、他要报复。

    素心的相片仍在床上,那串贝壳还在枕边,他轻轻拿起素心的相片,她笑得多娇媚,多甜蜜。一忽儿,面子、雄风、自尊心全都不重要,他只是要素心。

    他不能失去素心,没有她,再尊贵,再受人敬重他也活不下去,他需要素心娇柔地靠在他怀里。纵使他一无所有,一贫如洗,没关系,只要素心在他身边,叫他一声:“烈。”他什幺都不在乎。

    有素心他就有欢乐,没有素心他就悲惨,与其悲惨的过一生,倒不如拼一拼,是的!决不能让尊尼把素心抢走,素心是他的,别说订婚,连碰她一下都不行!

    他深信素心还是爱他的,她不能没有他,这一次素心变心,一定是尊尼从中挑拨离间,一定是尊尼,他为了得到素心不择手段。是朋友、是亲戚,他都不管,谁敢抢走他心爱的女人,他就要杀死他!

    是的!杀死霍尊尼,素心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杀死霍尊尼!

    他忽然精神奕奕地爬下床,经过一番梳洗,他换上一套白色的猎装,栗色的猎帽和长皮靴。他走到楼下,进书房拿了猎枪,腰间围了一排子弹,想想,连猎枪也上了子弹。

    亚国一直跟着他,看得眼都花了,尤烈由书房出来,亚国忍不住问:“少爷,你去打猎?”

    “唔!”

    “现在不是打猎季节。”

    “什幺?去枪杀情敌还要趁季节?”尤烈傻傻地笑:“亚国,你真有趣!”

    “少爷!情敌?”亚国又怀疑又有点发慌:“你去杀飞禽还是走兽?”

    “禽兽!”

    “有这样的猎物?不过,少爷你精神不好,面色也不好,而且……”

    “吞吞吐吐干什幺?烦!”

    “今天天色也不好。看,一层黑云,天边一片红,黄昏一定会下大雨。”

    “黄昏那猎物已经死了。”

    “少爷,你现在就要出去?”

    “早去早回不好吗?”

    “可是,少爷没有吃早餐也没有吃午餐,现在已经两点钟。”

    “两点钟?由这儿赶出去,起码要六点多,他们不会在写字楼。”尤烈说着,拨了个电话。

    “李氏百货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又是莎莲娜!

    “素心呢?”

    “啊!我认得你了,尤公子,虽然你没有叫小素;不过你的声音我已经牢牢记住,一听就……”

    “喂!你少放屁,素心在哪儿?”

    “哎唷!豪门富户的少爷,为什幺这样不检点,还说粗话呢?啊!大人不跟小人斗,我们二小姐去了楼下大堂看时装珠宝展览,是我们公司主办的。噢!来了许多顾客,珠宝差点卖光了!嘻!差不多都是阔太太,霍公子带来的。哎唷!我几乎又忘了,霍公子来了,正在陪着‘波士’,嘻!”

    “有天你死了我一定放颗珍珠在你的口里!”尤烈气得七孔生烟。

    “多谢啊!尤公子,是珍珠,不是养珠吧!干吗那样破费,无功不受禄呢!”

    “你说话太多,要你闭嘴!”

    “那我不再说了,拜拜!”

    “喂!喂!素心今晚跟什幺人约会?去查约会簿!”

    “喂!为什幺不说话?吃了哑药?”

    “你叫我不说,我就不说。”

    “我现在就要你说,说呀!”

    “说就说嘛,你那幺大声,干什幺?我又不是聋子。其实除了霍公子,‘波士’不会和任何人约会,今晚她和霍公子有约。哟!不是霍公子,是姑爷,你知道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波士’就快和霍姑爷订婚了呀……”

    “别说了。”尤烈心房阵阵刺痛:“他们今晚会去哪儿?”

    “我怎知道呢?人家未婚夫妇可没有说呀!不过我也听到一点点,就告诉你吧!省得你老说我跟你不合作。我偷偷听到‘波士’说,今晚一定有狂风大骤雨,因此,他们去日本料理吃完铁板烧就回家。大风大雨,家里舒服嘛!”

    “那,他们很早就回家了?”

    “是呀!不过,你千万不要去打扰他们,我静静告诉你,‘波士’和姑爷都不想见你,喂!你可不能到李家。”

    “为什幺?”

    “他们都知道你要找麻烦,如果你现在到李家等‘波士’,芳姑一定会派人通知‘波士’,她就不会回家,宁可到姑爷那儿,姑爷买了新别墅啦!连我都不知道地址。所以你不能去,会吓跑他们。”

    “好!我不去。”

    “这才对呀!我会叫‘波士’回电话给你,明天如何?刚才我跟你说的话,你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否则‘波士’会责怪我。”

    “我知道,谢谢。”尤烈挂上电话,想了一会儿,这时候吵到李家去,芳姑一定会通风报信,不能进李家,要他们防不胜防,唔!霍尊尼!等着瞧!

    尤烈跑回房间,拿了车匙,看见枕边那串贝壳,他拿起放进袋里。

    跑下楼梯,亚国一直追出去:“少爷,打猎用不着开车去的,森林里面没有车路,骑马去,我给你牵马。”

    “你不要烦我!”尤烈推开亚国,开了车门,把猎枪-在车后座。

    “少爷,你不去打猎就别带枪。”

    “谁说我不去打猎,今晚我就把猎物带回来。亚国,我警告你,你不要向老太爷打小报告,否则我回来杀死你!”

    “少爷,你不要胡来……”亚国一直追出牧场,尤烈目露凶光,行动怪异,大半天不吃东西以前他一定挨不住,他带了猎枪,上了子弹,赶急着干什幺?

    要不要告诉老太爷?他连尤烈去哪儿,干什幺都不知道,去找李小姐?去找霍家表少爷?但是,他在电话里说过不去的,他去了哪里?老太爷追问起来,怎样回复?亚国踱来踱去,始终决定不下。

    尤烈一直把车开出去,快到李家时已经黄昏了。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他知道莎莲娜并非对他那幺好,她必会通知素心,对付自己;所以,他不单只不可以进入李家,连汽车也不可以停在附近,必须停远些,在李家可见视线之外。

    他停好车,坐在车里,看看表,才八点,素心和尊尼不会那幺早回来,他靠在车厢里歇着。九点钟,已经开始下雨,他下车跑到车尾,从车尾厢拿出一块胶布来,不是给自己挡雨,是包着猎枪,枪湿了,子弹射不出去。

    十点,尤烈想,他们再过半个钟头大概会回来了,大风大雨还会去哪儿?这个时候,应该在李家附近等着,否则很容易会错失机会。

    他抱紧猎枪下车,雨不大,也不小,风可厉害,吹得树叶沙沙的响,可能体内缺乏卡路里,尤烈感到有点凉。吸口新鲜空气,总比闷在车里好。

    他站在李家邻居的屋檐下,守住所有驶来的车辆。

    尊尼由欧洲回来换了跑车他没有见过,不过车牌肯定不会换新,因为他们的车牌都是用钱投的慈善车牌,不是二二二,就是三三三三。他自己那辆就是有字头,两个八——发实发的意思。

    下雨天,也许尊尼坐家里的劳斯莱斯,那名牌房车他见过,老远就认得出来。

    雨越下越大,风越来越急。由十时至十一时,尤烈的仇恨也越来越深,半夜三更,尊尼那小子把素心带到哪里去?不会真的去了尊尼的新别墅吧?

    素心从来不到男孩子家;不过,尊尼能骗她订婚,把她骗到别墅去也不希奇。

    尊尼的新别墅在哪儿?他们在别墅里干什幺?

    十二点,尤烈浑身上下湿透,开始感到冷,淋了两个钟头的雨,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也只有他这样的身体才能挨下去。他抱紧自己,抱紧那支猎枪,风来吧!雨来吧!反正杀人偿命,他才没那闲情去计算自己是否会被淋生病。

    忽然,前面两道光射过来,他用手背擦去脸上的雨水,那不是尊尼的房车吗?

    尤烈连忙跑过去。劳斯莱斯体积大,他靠在车旁,就这样混进了李家。

    芳姑拿了伞,带着两个佣人来迎接,尊尼先下车,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素心下车,三把伞挡着雨护送尊尼和素心进屋,劳斯莱斯开走,尤烈马上窜进屋去。

    素心和尊尼刚坐下,看见浑身湿透的尤烈由外面进来,素心和尊尼都呆了。

    “你怎样进来的?”

    尤烈没理尊尼,不断用手臂抹头上、脸上的雨水。

    “小素!”他的声音十分沙哑:“我有话要跟你说。”

    芳姑刚巧捧着两杯热茶出来,看见尤烈,吓了一跳:“尤少爷,你怎会……”

    “芳姑,快拿一条毛巾给他!”

    “小素,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擦干了头发再说。”

    “不要管我的头发,你不能嫁尊尼,你嫁给他没有幸福。”尤烈脚下的地毯全湿了:“因为你并不爱他,你爱的是我,不要因为一时赌气误了终身。”

    “尤烈,你大风大雨的跑来,是要挑拨离间,想素心离开我嫁给你?做梦。”

    “你滚开!”尤烈一挥手:“我和素心谈话你不要插嘴!小素,我想跟你单独谈谈,可以吗?”

    “就在这儿吧,我没有什幺事要瞒尊尼的,况且,你全身都在滴水。”

    “我会把水擦干。”尤烈接过芳姑的毛巾,抹一把脸:“我知道你恨我,我愿意为那一个巴掌再向你道歉。”

    “那件事,我早就忘记了!我今次的选择,是我发觉我们两个并不适合。尊尼不同,我从小就认识他,一直以来,可以说二十年以来,他一直忠诚专一地爱着我,除了我,他从未结交任何一个女孩子,他对我一片痴心。”

    “我自从跟你在一起,我也没有找过别的女孩子,我们在一起很快乐、很幸福,我们是最合得来的;而且,你真心爱我,你不是说过做梦也在想我吗?你既然有了我,我又不能没有你,你为什幺要变心?尊尼好,难道我就不好吗?”

    “经过深深的考虑,我发觉已经不再爱你,因为,你不是理想的丈夫,我忘了过去说过什幺话。总之,不久将来尊尼就是我的未婚夫!我要对婚约负责!”

    “尊尼!尊尼!他根本配不上你,他根本不够条件,我不相信你爱他,你爱的是我!”尤烈扔开毛巾,伸手去拖素心:“跟我来,我要证实你爱的是我!”

    “放开你那-脏的手,”尊尼过来,把素心拉回去,尊尼怒目瞪视着尤烈:“你连碰一下素心都不配!”

    “尊尼,你别迫我杀死你!”尤烈反瞪他,举起枪。

    “请你们别吵!”素心隔在他们当中:“尤烈,今天你来了也好,我当面跟你说清楚!我已经不再爱你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算我求你。”

    “你说过爱我的。”尤烈很痛苦,又冷又昏又闷:“而且我和你已经……”

    “尤烈,你要明白,素心根本从未爱过你,过去半年,她跟你在一起,接近你,令你追求她、爱她,现在又-弃你,一切都是计划,子洋、柏加他们全都知道。因为你太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又玩弄感情、污辱女性,我们觉得应该有个人教训你,素心是唯一有条件的人;现在,她成功啦!她已经扔掉你!”

    “不,不是的!小素,告诉他,他说谎。”尤烈沙着嗓门大叫:“你爱我,你需要我,我不是初出道的毛小子,难道我真假不分?小素啊!你要我怎样做都可以,就是不能离弃我!”

    “过去的,不要再计较了,你全身尽湿,很容易会病倒的。”素心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到底不忍:“我快要和尊尼订婚,不久将来我会是霍太太,同时也是你的表嫂。”

    “尊尼,果然是你,你把我的小素抢走,我跟你拼了!”尤烈迅速翻开一层层胶布,猎枪露了出来:“如果没有你,小素永远属于我,我杀死你,小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我今天是来杀你的!”

    佣人们惊叫,尊尼呆了呆,素心见他目露凶光,全身发抖,显然已有点难于自制。当尤烈举起枪对准尊尼,素心马上扑过去,用身体挡住尊尼:“不要开枪,杀人要填命的!”

    “你,真的那幺爱尊尼?”尤烈心房绞痛,一阵的晕眩,他闭一闭眼睛,鼓起气力,哽咽说:“你愿意维护尊尼而送命?你就这样变心,不公平!不公平!”

    “尤烈,你冷静一下……”

    “我杀死他!我要杀死他!”尤烈剧叫:“你快走开,你别挡着我开枪!”

    “好,你要杀他,先杀我!”

    “我……我把你们一齐杀了!”尤烈双手发抖,视线模糊,他咬着下唇,极力的控制自己。“站住!”他喝止一个想溜开的佣人:“谁动先杀谁!”

    事已至此,素心认为那是她和尤烈之间的事。尤烈害了蕙心,她向尤烈报复,她伤了尤烈,尤烈来向她报复,那是很应该的,她不想连累别人。

    “杀了我,会消除你的仇恨。”素心拉紧尊尼的手,不让尊尼窜出去,她闭上眼睛,一副从容的样子。

    尤烈开了保险掣,他决定杀死素心、尊尼,然后自杀,枪嘴对准素心,素心那张俏丽的脸在他眼前晃,那透红的双颊、直直的鼻子、湿润柔软的双唇,他都曾经吻过,他怎能动手,怎忍心伤害她?他喘着气,冷汗不断渗出,他手指贴近枪掣……

    “如果你杀死素心,我要你碎尸万段!”尊尼咬牙切齿地说。

    “砰!”

    一声枪响后,素心倒在地上。

    “啊!”

    “呀!”

    “哈哈哈……”尤烈仰头一阵狂笑,猎枪在他手中溜下,他旋转身,带着凄厉的笑声,一直跑离李家。

    外面雨仍很大,风还在吹,但是尤烈整个人像麻了似的,半点感觉也没有,他还在笑,雨水往他口内送。他走、走、走,脚步越来越慢,人飘飘的,前面有一条街灯柱,他走过去,抱住灯柱。

    “尊尼对你忠诚专一,我对你不忠诚专一吗?有了你,我再也没有别的女人。尊尼痴心一片,我对你不痴心吗?变、变,说变就变,女人真无情,昨天还在我怀里,今天为了另一个男人送命,太可恨,太不公平!”尤烈用拳头捶着灯柱:“你真的扔了我,真的不要我了!哈……报应,报应……小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他的身体向下缩,终于倒在地上。

    尤烈出去后,尊尼抱起素心,轻拍她的脸。

    “嗯!”素心悠然醒来:“我怎幺还在这儿?啊!好痛,我哪儿受伤?”

    “你没有受伤,只是受惊了。”

    “我没有受伤?”素心瞪大眼:“他分明朝着我开枪,我听见‘砰’的一声响,他真的开了枪。”

    “他本来用枪瞄准你,后来他把枪举起射向古董架,看!一只花瓶打破了,子弹在那边墙上。”

    “我既然没有中弹,为什幺又会晕倒,还感到浑身的痛。”

    “那是人的一种自然反应,心理上觉得自己像中了枪。”

    “尤烈呢?他人呢?”

    “他狂笑着奔了出去,他的猎枪在这儿!真想不到,平时他吊儿郎当,认真起来竟要杀人,好可怕!”

    “他是真的。”素心喃喃:“雨那幺大,唉……”

    芳姑知道素心没有中枪,马上溜出去,拿把伞,到外面找尤烈。

    “尤少爷!尤少爷!”看他刚才的样子,就知道他走不远。

    走到大路,街灯柱下躺着一个人,大个子,不是尤烈吗?

    “尤少爷!”芳始冲过去,蹲下身,尤烈躺在地上,雨水淋着他的脸,他已经晕过去了。

    “尤少爷!”芳姑用尽气力想扶起他,闹了阵,始终不能把尤烈移动。她只能放弃,用伞子遮住尤烈,自己跑开去截车。无论出租车、顺风车,她都要。

    这儿白天根本已经很少车辆路过,何况现在已经是深夜。

    差不多半点钟,芳姑的身也湿了,她突然看见灯光,一辆车,芳姑拨去雨水,那不是霍尊尼的汽车吗?芳姑开心得奔过去:“霍少爷!”

    “那不是芳姑吗?停车!”尊尼按下玻璃:“芳姑,你在这儿干什幺?”

    “尤少爷晕倒在那边,我想截车送他回去。他躺在地上,淋着雨,会生病的,霍少爷,我求你送他回家,算是行善,硬是等,天亮也不会有车经过。”

    尊尼和司机下车,三个人把尤烈扶到车上,芳姑吐了一口气,很感激:“谢谢你!霍少爷!”

    “回去吧!我会送他回家。”

    芳姑点点头,拿回伞子,向屋子走去,踏上台阶,就看见素心站在台阶上。

    “你去找尤烈?”

    “对不起,小姐,我……”

    “他怎样了?”

    “他晕倒在灯柱下,全身浸着雨水,身体冰冷,我想截车送他回去,一直没有车辆经过。”

    “那怎幺办?”素心骇然:“我开车去,你多找两个人。”

    “刚巧霍少爷的车驶出去,我截住他,求他送尤少爷回家,霍少爷已经答应了。唉!大风大雨,尤少爷这一次……”

    素心噎了一下,嗓门微颤:“他是个傻瓜。”

    “也许他对不起大小姐,但是,他对二小姐你是真心的。我看了他那样子,”芳姑掩住嘴哭了起来:“我好难过!”

    “你全身湿了!快换了衣服,洗个热水澡睡吧!”素心拉拉她的手。

    “他不像花花公子,嗯?”

    第二天,芳姑起床比过去晚了一点,她慌忙梳洗,穿上件旗袍,连忙走出去,先到厨房巡视素心今天的早餐。她走到客厅,意外地,看见素心坐在客厅的梳化上。

    “二小姐,早,对不起!我……”

    “芳姑,等会儿我想请你把猎枪送回给尤少爷。啊!顺便看看他……昨晚大风大雨,但不要说是我的意思。”

    “我明白的!二小姐。”

    “我上班的时候,顺路送你去。”

    素心把芳姑送到尤家,自己开车回百货公司去了。

    “芳姑!”尤家的管家佣人都认识她,未来少奶的管家嘛。

    “尤少爷昨天把一柄枪留在我们家,二小姐派我送回来,尤少爷尚未起床?”

    “大清早,老太爷、太太、先生,把少爷送进医院去了。”

    芳姑着慌了:“怎幺一回事?”

    “昨晚表少爷把少爷送回来,少爷像在水中捞上来似的。近天亮时少爷发高烧,我们上上下下的人都吓着了,少爷是尤家之宝,他从未患过什幺病的!司机回来说,少爷是患了急性肺炎,唉!我们好担心。”

    “尤少爷在哪一间医院?我要马上去探望他!”芳姑巴不得飞出去。

    “叫司机送你,他回来替少爷拿东西。”管家说:“随便坐一会儿,我去打点一下,呀!还有老太爷的参汤,他熬了一夜,真担心他支持不住。”

    芳姑不断地说谢谢,很想打电话告诉素心,又觉得这样不大好。

    到医院,进病房,看见尤烈躺在床上,脸红彤彤。

    “芳姑,是你!”尤老爷、尤太太、尤先生、两个特护都守在尤烈的床边。尤太太看见芳姑有点高兴,立刻把芳姑拉到露台:“我们正想通知素心。”

    “尤少爷怎样了?”

    “痴痴迷迷,热度很高,半昏晕睡,口里不断喊着素心的名字。”尤太太拉着芳姑的手问:“昨天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尊尼送他回家到现在,他没有清醒过;不过,我们已经考虑到,他变成这样子和素心一定有关。”

    “他们发生了什幺事我不知道,昨晚尤少爷拿了柄猎枪来,本来要杀霍少爷,二小姐劝尤少爷,并且用身体护住霍少爷,尤少爷很生气,向小姐开枪……”

    “什幺?他杀了素心?”

    “没有,他开枪打破一个花瓶,我们二小姐吓得晕倒地上,尤少爷冒雨冲出去,结果晕在路上,这是尤少爷留在我们家里的猎枪……”

    “奇怪!”尤太太接过猎枪,喃喃的:“真奇怪,发生了什幺事?”

    芳姑走过去,看见尤烈睡在床上,转辗反侧,皱着眉,满额是汗,特护正在替他把汗揩去,他迷糊的:“小素……小素……不要-……弃……我。”

    “他一直这样叫。”老太爷坐在床边,握着孙儿的手,哽咽着:“他没有醒过,老是叫,听得人心酸。”

    “我马上去请二小姐。”

    “叫司机送你,请素心快一点儿……”

    素心听了芳姑的话,倒在办公椅上,呆着发怔。

    “二小姐,尤家的司机和汽车都在下面等候着。”芳姑说。

    素心拉起手袋:“我去看尤烈!”

    “二小姐!”莎莲娜马上拉住她:“你去看他,你以前所做的都会前功尽废,就连尤烈也会看不起你。”

    “可是,小姐,尤少爷是为你而病倒的,他病了还没有忘记你。”

    电话铃响,素心示意莎莲娜听电话。

    “董事长办公室,啊,霍先生……”

    素心指了指外面,打了一个手势。

    “霍先生,‘波士’正在开会,恐怕要一个早上,我是回来拿文件的,我要马上赶回会议室。好的,我会转告‘波士’,应该的,霍先生不要客气,再见。”

    “嘘!”素心呼了一口气:“他再有电话来,你随便找个借口。”

    “‘波士’……”

    “二小姐,就算你今天不去看尤少爷,老太爷也会亲自来求你去探望他的孙儿,因为尤少爷不停叫着你的名字。”

    “莎莲娜,替我订一张飞机票去法国,越快越好。”

    “避开尤老头,这是最好的办法,我马上通知霍先生。”

    “不要让霍尊尼知道我去了哪里,我和他之间已经完了。芳姑说得对,尤爷爷一定会为尤烈来求我,我不忍心拒绝他老人家,所以只有暂时避开,教训尤烈,我已经成功了,也总算替姐姐出了一口气。至此为止,我也没有必要再利用尊尼,所以我越快和他分手,对他只有好,没有坏。”

    “但是,女孩子迟早总要结婚……”

    “不错!我是要结婚的,但我不会因为结婚是女人最好的归宿,就随便找一个人嫁出去,那太儿戏了。”

    “霍先生条件仅次于尤烈;而且他人好,又真心爱你。”

    “尊尼条件不差,但是,尤烈也说得对,我并不受尊尼,以前没爱过,现在也爱不起来,我知道将来也不会。没有爱情的婚姻会幸福吗?”素心拿起手袋:“为了避免麻烦我要马上离开写字楼,不能让尤烈或霍家的人找到,莎莲娜,不要订机票,我不去法国。”

    “‘波士’,你不去法国,准备去哪儿?”莎莲娜追在素心身边。

    “我还没有决定,不过,我一定会出国,大约两个星期,相信一切已经解决了。”

    “‘波士’,你到达目的地,请给我电话,好让我知道你在哪里。”

    “我认为你还是不知道好,因为尊尼追问你的时候,你也不会左右为难。”

    素心知道莎莲娜很偏帮尊尼,等于芳姑偏帮尤烈一样,她不把去向告诉她们,说真的,也是为了她们容易做。于是,素心离开了是非之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