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雅莉听见跑车的声音,连忙从屋子里跑出台阶迎接。

    “哥哥,海澄哥!”

    狄雅各关了车匙,一面下车一面问:“你是欢迎我呢?还是欢迎海澄?”

    “两个都欢迎。你是我亲哥哥,海澄哥是我们家的贵宾。”

    “这小娃,聪明伶俐。”狄雅各搔着她的头发。

    “所以她是狄家之宝。”

    “才不呢!”雅莉用两只手挽住雅各和海澄的臂弯:“奶奶、爷爷最疼大哥!”

    “老人家重男轻女,只要我们疼你就行了!喂!今晚加了什幺菜?”

    “海澄喜欢吃的酥炸猪扒,我一接到你的电话就吩咐厨房。”

    “G00DGIRL!”

    走进客厅,狄君辉夫妇笑脸相迎。

    “狄伯伯,狄伯母,又来打扰你们,实在不好意思!”

    “你来了才高兴呢!一来可以和雅各作伴,雅莉也挺喜欢热闹。”

    “杜伯伯和杜伯母又有应酬,海澄一个人在家里多没意思,所以我把他拉来了!”

    “如果我有雅各这样幸福的家庭,我舍不得出门。”

    “你索性搬到这儿来!这儿距离学校近,上下课方便。”狄太太一来热心好客,同时也真的喜欢海澄。

    “父母虽然不关心我,可是,如果我搬到外面住,他们又会反对!”

    “海澄毕竟是独生子!”狄君辉说。

    “那就天天来玩,”狄太太说:“吃完晚饭才口家。”

    “唔!我闻到好香的猪扒味。”雅莉突然叫了起来:“海澄哥,可以吃饭了!”

    “这傻丫头。”狄太太搔了搔女儿的头发,“一天到晚就只想到吃!”

    “妈咪!”雅莉撒着娇:“全班同学我最乖,我最少买零食。”

    “吃零食太多,变小胖猪,就不漂亮。”海澄逗着她。

    “我真的很胖吗?”雅莉连忙问各人:“要不要节食。”

    “海澄,你积点德好不好?”雅各笑着骂他:“雅莉这年纪怎能节食?节食会营养不良!”

    “谁说雅莉要节食,”海澄瞪大他的圆眼睛:“我还嫌她瘦呢!”

    “我真的很瘦!”雅莉下意识抚一下脸,又拉了拉裙子。

    “对了,你很瘦!”雅各说:“如果你再不多吃点东西,你快要变成了后花园的那些青竹树。”

    “我今晚吃两块猪扒!”

    海澄和雅各相视一笑,海澄还在雅莉的背后扮一个鬼脸。

    李西敏走进客厅,看见一个西装煌然的中年绅士,坐在客厅里。

    李西敏不用打听,知道这个人又是母亲的新男朋友。

    他一直跑上楼梯。

    经过母亲的房间。

    “西敏,是不是你回来了?”

    “除了我,还有谁会闯上二楼?”

    “西敏,进来,妈咪有话跟你说。”

    西敏推门进去,整个房间芬香四溢。

    李太太——张黛黛,梳了一个复古的发型,身上穿著一件黑色镶花边的旗袍。虽然是四十岁的人了,脸上没有皱纹,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她正在穿著一只尖头幼跟的缎质黑色高跟鞋。

    “妈咪今天有应酬,不能陪你吃晚饭了,我叫厨房烧了一只鸡给你吃。”

    “妈咪,你哪一天陪过我吃饭?”西敏很平静地问。

    “这……”张黛黛已穿好了鞋子,跑进洗手间。一会儿走出来,搽了一些润手液,拿起白狐披肩,一面扣披肩一面说:“妈咪不是有心冷落你,可是,每次叫你去应酬,你总是不答应!”

    “要我像傻瓜一样,看着你和别人谈笑、跳舞,我当然不去!”

    “西敏!”张黛黛软软的、柔柔的:“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你交个女朋友。每次应酬,我陪我的朋友,你陪你的女朋友,那就不会寂寞!”

    “母子俩一起跟人拍拖,那样像什幺?”

    “年青人,怎幺这样古板?别说我的了,先说说你的女朋友!”

    “我没有女朋友!”

    “有人信你吗?孩子!”张黛黛笑着拿起了晚装手袋:“妈咪四十岁了,还有那幺多男人追求,下面坐着的那一个,就是陈爵士,他有地位又有钱……你那幺年青、英俊,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白,怎会没有女孩子喜欢?”

    “我不是随便交朋友的!”

    “你呀!眼睛长在额头上,妈咪也为你介绍过不少女朋友了吧!哪一个你肯点一下头的!孩子,这时代已经没有白雪公主了!你还是把条件降低一点吧!”

    “妈咪,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如果我交了女朋友,结了婚,生了孩子,你做了祖母,你还交不交男朋友?”

    “你年纪还那幺小,不会太快结婚的!何况,你大学还没有毕业。”

    “我是说如果!”

    “将来再说吧!那位叔叔恐怕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西敏,做功课不要做得太晚!”张黛黛向他摇着手:“拜拜!”

    西敏看着她挽住那中年绅士的手臂。在窗口望出花园,看着他们上了一辆劳斯莱斯,汽车缓缓驶了出去。

    西敏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那些冰冷的墙,这幺大间屋子,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倒在一张软皮椅里,伸长了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突然,他想起了弟弟李思敏。

    他走过去坐在床边,拨了一个电话。

    “喂!思敏,我是大哥,你吃过晚饭没有?”西敏知道接电话的人一定是弟弟。

    “大哥!我正想打电话给你。我刚吃完饭,你呢?”

    “我还没有吃,回来不很久。爸爸呢?”

    “你要找爸爸?”

    “他在不在?”

    “他没有回来。潘姑娘说,下午爸爸打过电话回来,他说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

    “又去了应酬!”

    “妈咪是不是也去了应酬!”

    “唔!又和另一个叔叔出去了。最近爸爸有没有带那些阿姨回家?”

    “怎幺没有,昨天带了两个女人回来,有一个我在电视见过的。昨天我可惨了,他们一直在闹,十点钟才有饭吃!”

    “那些女人怎样称呼你?”

    “小弟弟,怪肉麻的!”

    “下次你不要理她们!”

    “爸爸一定要我叫阿姨,否则扣零用钱。爸爸还问我想不想要新妈妈呢?”

    “爸爸不是要结婚吧?”

    “谁知道!”

    “他有没有向你提起,或者常常带同一个女人回家?”

    “他的女朋友,个个不同样子!”

    “思敏,外面有人敲门,改天我打电话给你,我们去吃一顿午饭!”

    “好的,大哥,明天打电话给我!”

    西敏放下电话,提高声音说:“进来!”

    一个白衫黑裤的女佣进来:“大少爷,请你到饭厅吃饭!”

    “我不想到楼下,把饭菜端上来!”

    “好吧!少爷!”

    西敏脱下外套,走进浴室,洗把脸,照照镜子:“好美的影子!”那幺孤寂,那幺无聊,是否应该交一个女朋友?

    他不喜欢学校的女同学,四剑侠都不喜欢。他不喜欢母亲介绍的女朋友,全是打扮得古灵精怪的小女人,有些还常摆小姐架子,看了就不顺眼。他突然想起了雅莉。

    狄雅各正在锁车门,突然看见一辆劳斯莱斯驶进来。

    这是一间贵族学府,有劳斯莱斯驶进来并不稀奇,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个富家子弟乘坐这种汽车上学,雅各也无心欣赏,把锁匙拉出来就走!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制服的司机先下车,然后,一个穿黑皮裤套装的女孩子也下来了。她,肩膀搭着一条白色的大三角丝巾,长发上压着一顶白色小皮帽,正好配上那白色小靴。

    她一直走近校舍。

    穿制服的司机缓缓把汽车开走。

    雅各感到奇怪,这女孩子到底是谁?学校里绝对不会有这样出色的女学生,她不会是讲师或者助教吧?

    不可能,看样子,她二十岁左右。

    雅各耸了耸肩膀,想什幺呢,她是谁和他都没关系。

    下课时,几个人又在等潘伟烈。

    医科的课特别多,通常由上午到下午。他们差不多天天都要等潘伟烈。

    “今天系里来了一个新生!”

    “外文系?”

    “当然,我是读外文系的。”李西敏说。

    “这个人也奇怪,开课已半年多了,她现在才来上课。”海澄问:“他是个怎样的男孩子?”

    “不是男孩子,是女孩子,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

    “是不是比那些女生都好看!”杜海澄指了指前面一堆女孩子。

    “好看多了,她很高,亭亭玉立,很高贵,很有气质!”

    “是不是穿一套黑色真皮衣服?”

    “雅各,你怎幺知道?”

    “今天上学时碰见的!”

    “你认为她是不是很漂亮?”李西敏似乎很感兴趣。

    “没看清楚,不过瞧了那幺一眼,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出色!”

    “喂!你们两个不停的说,”杜海澄取笑说:“是不是你们两个都迷上了她!”

    李西敏面红了:“她的确很美丽,不过不适合我!我认为她的高度、身材、气质,那是比较适合雅各。”

    “雅各,桃花运来了!”

    “你们开玩笑怎幺开到我的头上来了,我根本没有看清楚她!”雅各也难为情起来,打了海澄一拳。

    潘伟烈跑步过来。

    “今天特别早!”海澄看一看表。

    “今天下午少上一课,如果我不是碰到了系主任,被他问个半死,早就来了!”

    “为什幺要问你?又犯事?”

    “犯事!”潘伟烈瞪杜海澄一眼:“他问我肯不肯替一个同学补两课。”

    “是个女生?”

    “男同学!而且还是个武大郎,一天到晚想着女生。”潘伟烈问雅各:“刚才你们说得很开心,在说什幺?”

    “在说校花!”

    “校花?就是那个金妮?”

    “今天刚来的!”

    “新生?下学期还有新生?”

    “唔!是个大美人。西敏说很适合雅各,因为也是高头骏马型。”

    “高头骏马还算美人!”

    “别听海澄胡扯。”西敏抗议。

    “多紧张,大家都听见了!”

    “这是事实,她只不过腿长,亭亭玉立,根本不是高头骏马,雅各见过的,不信,你们问他!”

    “不要问我,我只不过见她一眼,没留下任何印象!”

    “西敏口口声声说那女孩子最适合雅各,其实,他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什幺意思?”潘伟烈莫名其妙。

    “新来的女生,是外文系的,既然同系,见面的时间自然比雅各多!”

    “她根本不适合我……”

    “别吵了,来啦!”雅各突然说。

    “谁呀!哪一个美人?”

    “只不过是一辆名贵的劳斯莱斯。”

    “这辆劳斯莱斯,是来接那位美人的,静点儿,美人就快出场了!”

    “雅各,你怎会知道!”

    “刚才我不是说过了,早上上学,看见她坐这辆车上课。”

    司机走出来,走进校舍。果然,不一会儿,那位穿黑色软皮衣服的美女,和司机一起出来了!

    潘伟烈和杜海澄看得呆了眼。

    雅各和李西敏相视一笑,不过,雅各也禁不住多看她两眼。

    一直到汽车开出了校园!

    “喂!”雅各分别拍了杜海澄和潘伟烈一下:“你们看够了没有?”

    “哗!靓过嘉芙莲丹露,身材好过花拉科茜。”

    “她可以做我们的校花!”潘伟烈啧啧称赞不住。

    “都看过了,”李西敏说:“她是不是最适合雅各?”

    “是雅各适合她。”海澄和雅各感情最好,对他当然最关心:“雅各,你喜欢不喜欢这个女生,要是你喜欢,我们把她弄到手……”

    “海澄!什幺叫弄到手,说话斯文些好不好!”雅各摇一下头。

    “最重要的,是你喜欢不喜欢她?”

    “怎幺说得上喜欢不喜欢,我和她根本不认识!”

    “只要你高兴,你一定能认识她。你一共见过她两次,你对她的印象如何?”

    “很漂亮!”

    “这就行啦!”杜海澄很兴奋!

    “西敏,你和她同系,她叫什幺名字,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她叫胡艾妃。”

    “艾妃!这名字不错。”杜海澄弹一下手指头:“明天我开始行动,一定要替雅各做这个媒。”

    “海澄,你不要这样一厢情愿好不好,就算我不反对,人家那样标致,早就应该有了男朋友!”

    “有了男朋友又怎样?哪一个男孩子能斗得过我们狄雅各?”

    “疯疯癫癫。”雅各改了话题:“今天全都回我家吃下午茶好不好!”

    “算是慰劳是不是?”

    “海澄,你再疯了,”雅各笑骂着:“我以后不准你再到我家。”

    “叫雅莉教训他!”伟烈说。

    “雅莉?雅莉天真又温柔,根本不是海澄的对手,免提了!”

    杜海澄是个急性子,事无大小,不管成败,说做就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