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天,球场旁。

    “唏!”海澄追了上去。穿著白色小企领套装的艾妃,看见他,皱了皱眉:“怎幺又是你!”

    “对!”海澄赔着笑脸。

    “干什幺?”

    “这支笔!”海澄把他自己的钢笔拿出来:“这是你掉下的笔。”

    艾妃瞄了一下:“我从来不用这种牌子的钢笔!”

    “但是……”

    “我看九成是你自己的!”她说完,昂着头走开了。

    “这娃儿不笨呀!”这一次又失败了。不过,海澄面皮厚,失败又再来。

    下午,他把头探近图书馆,看了又看,终于看见艾妃。最使他高兴的,是她身边有一个空位。

    他连忙走过去:“艾妃同学,真巧,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遇上了!”

    艾妃大概认得出他的声音,头也不抬。

    “我可以坐下来吗?”

    “图书馆不是我私有的!”

    “那我坐下了!”

    海澄看了她一次又一次:“艾妃同学,你正在抄笔记?”

    “我抄笔记,又快又准,我替你抄!”

    “要不要你代我读书!”

    “这……”

    艾妃把书本和簿子收拾好,站起来,盯他一眼:“神经病!”

    “你才神经!”海澄心里骂:“骄傲蛋!几分姿色,有什幺了不起!”

    第二天,在狄雅各家叙会。

    “喂!海澄,好几天了,你到底是不是在替雅各做媒?”潘伟烈追问。

    “我什幺时候说过的话不算数!”

    “为什幺一点消息也没有?”

    “这几天,我常常看见他走到我们那边,而且,我还见他和艾妃说话!”西敏说。

    “那,大功告成啦!”

    “嘿!气人!差不多一个星期了,这个星期,天天盯死她,一有机会就进攻,希望和她打交道,再为雅各介绍!可是,这个娃挺骄傲的,无论我用什幺方法,她总是不睬!”

    “这个女孩子,一看见她,就知道她骄傲!”雅各说:“算了吧!”

    “算了,我才不肯呢!不成功,我坚决不罢手!”

    “这又何苦?我又不是一定要跟她交朋友,而且,那些不可一世的女孩子,我见了就怕,我根本不想跟她交朋友!”

    “不过艾妃她是越看越美!”

    “海澄!”雅各反拍他的心口:“还是留为自用吧!”

    “她肯睬我才怪,她一看见我,立刻就皱眉头。”

    “喂!你也是王子,她不会不瞧你一眼吧!”潘伟烈说:“下次你告诉她,学校有许多许多女孩子在追求你!”

    “她以为我真的有神经病!”

    “她真的不把你放在眼里?”

    杜海澄向室中挥一下拳头:“她每次看见我,总是说讨厌、不要脸、神经病……总之,没有一句是好的!”

    “这样目中无人的女孩子,真亏你还跟她打交道!”

    “喂!雅各,你不要这样没有良心,我挨骂,也是为了你!”

    “我说过不稀罕!”

    “其实,这件事西敏去做最好!”

    “对!西敏和艾妃同系,见面机会多。而且,西敏斯斯文文的,她也不好意思向西敏发火!”

    “雅各的事,我应该做。不过,我跟女孩子说话,会面红,全身发抖,而且,还有些口吃!”西敏摇着头:“我没有勇气向陌生女孩子打个招呼!”

    “你将来怎样交女朋友!”

    “也许我根本不交女朋友!”

    “想闹同性恋?”

    “海澄,你……”西敏面都变了。

    “海澄,你立刻向西敏道歉!”雅各抓住海澄,把他拉到西敏面前。

    “对不起,西敏!”

    “我知道你闹着玩!”西敏释然了:“不过,我真没有用,不能帮雅各。”

    “你们不要再提艾妃,”雅各当众宣布:“我不喜欢这个人,我对她没有兴趣!”

    “我还是要干下去,不成功,不罢休。”杜海澄咬住下唇。

    “你人头猪脑,不肯动脑筋,又怎会成功?”

    “潘伟烈,我是猪脑,你是计算机。好,既然如此,由你安排妙计。”

    “我面皮跟西敏一样薄!”

    “你根本不肯帮雅各!”

    “雅各是我们的首领,能帮的一定帮,我们大家一起想想!”

    “我退出,你们谈谈!”雅各走回屋里去。雅莉走了过来:“哥哥,今天你们好象开辩论会!”

    “他们在发泄多余的精力!”

    “你为什幺不去参加?”

    “我不想浪费时间!”

    “哥哥,我可不可以出去和他们谈!”

    “不,不要出去!”雅各不想妹妹知道得太多,连忙拉住她:“陪哥哥聊聊,反正他们已经有三个人……”

    “艾妃同学!”杜海澄忍住气,一直追了整整一个校园。

    “你为什幺这样讨厌?”

    “我是受人所托!”

    “谁?”

    “狄雅各!”

    “狄雅各?他是谁?”

    “他是这儿最有名望,知名度最高,而且,他是我们学校的王子!”

    “狄雅各?”艾妃想一下:“唔!那个打篮球十发十中的男生!”

    “就是他!”

    “他找我有什幺事?我们又不认识!”

    “他找你有什幺事,我就不知道。因为,他并没有告诉我!不过,是他叫我来的,艾妃同学,他希望在一两天之内,和你见一面!”

    “你不说明原因,我不去!”

    “有许多事他是不会告诉我们的,虽然我们是好朋友,可是他交女朋友嘛……”

    “说下去!为什幺吞吞吐吐?”

    “可能太多女孩子追求狄雅各,连金妮也追求他大半年了!”杜海澄耸了耸肩:“所以,他一直说害怕女孩子,要避开女孩子。万一,他真的想追求你,又怎好意思让我们知道?不过,那只是我猜想,可能不是这回事!”

    “金妮是他以前的女朋友?”

    “不,不,他从来没有跟金妮说过一句话,是金妮自作多情!”

    “你不是说狄雅各没有女朋友吧?”

    “他没有女朋友。一个都没有,我们狄雅各,目高于顶,他身边所有的女孩子,他一个也看不上眼。”

    “你真的不知道狄雅各为什幺要见我?”

    “我的小姐呀!我知道,为什幺不告诉你,而且我好奇,我也想知道原因!”

    “好!告诉狄雅各,明天……唔!明天我四点钟下课,四点半,叫他在校舍后园的那棵巨树下等我!”

    “艾妃同学很爽快,时间、地点,一下子就说好了!”

    “再见!”艾妃说着就走了。

    杜海澄掩住嘴笑。

    下课的时候,潘伟烈第一个追上狄雅各:“喂!你的腿好长,走得好快,眼看你由课室出来,一下子就到了这儿!”

    “赶什幺?担心我们不等你下课?”

    “不,有些东西交给你!”

    “什幺东西?”

    “一张便条!”潘伟烈从一本书里,把一张折好了的纸条拿出来,交给雅各。

    “哪来的便条,传便条的玩意呢,是女生才干的!”雅各不肯接。

    “是女生干的!”潘伟烈把便条放在雅各的手中。

    “好神秘,是什幺!”

    “看了自然知道!”

    狄雅各翻开便条,一看,顿了顿问:“胡艾妃的,你哪儿弄来?”

    “安娜交给我的!”

    “哪一个安娜?”

    “那个偷偷塞了一张戏票给我的女孩子。”潘伟烈翻了翻眼。

    “啊,我想起来了,我们都说你好艳福,你不是说,你不会和她来往的,怎幺现在又大开友谊之门呢?”

    “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和安娜,话也不多说一句,她交这张字条给我,我根本不肯要,还以为是她的肉麻情信。后来她说明了是胡艾妃托她转交给你的,我才收下。”

    “你不应该收下。”

    “便条里写了些什幺?”

    “你没有看过吗?”

    “当然没有,便条是胡文妃给你的,我怎可以偷看人家的东西?”他昂了昂头说,正气凛然的样子:“我潘伟烈是这种人吗?”

    “既然你没有看过,现在看也不迟,是我给你看的,光明正大。”

    潘伟烈并不热心地接过便条,念了一遍:“她约你明天下午四点半钟,在校舍后园的一棵大树下见面。”

    “互不相识,有什幺好见面的!”雅各蹲下来,拉了一根青草:“莫名其妙!”

    那时候,李西敏和杜海澄也分别来了。

    大家一起讨论这件事。

    “雅各,你会赴约的?”

    “我才不会去。”

    “不去怎幺行?女孩子约你,你是不能不去的!”杜海澄可急了,连忙绕到狄雅各的面前,“去呀!”

    “不想去就不去!”狄雅各对女孩子的感觉,向来十分冷淡。

    “如果我是你,一定去看看,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吗?”

    “就是因为她在便条内,没有说明她要见我的原因,所以我不去。”

    “女孩子嘛,总是女孩子!”潘伟烈说:“要是她喜欢你,难道也在便条内说明吗?”

    “对了!她一定是暗恋你!”

    “雅各!我想为你做媒,为了你,这些日子,我天天奔跑,始终白费心机,她理也不理我。现在既然她肯主动约你,你不去,岂非浪费了大好机会?”

    “海澄!你那幺着急,你代我去如何?”

    “她看见我,不骂我一顿才怪。她喜欢的是你,不是我,雅各,你就算帮我一次忙,反正,你以前也不反对认识她!”

    “我同意伟烈和海澄的意见。”西敏说:“艾妃这女孩子不单只美,而且很特别,我觉得她很适合你!”

    “雅各,不要摆少爷架子,少数服从多数,你就去一次吧!”

    雅各摇一下头,揉了揉头发,慢条斯理地说:“好吧!看在大家份上,我去一次,看她到底有什幺目的!”

    “那好极了!”海澄高兴得跳起来。

    第二天,几乎是同一时间,狄雅各和胡文妃,同时来到了约会地点。

    他们对望一眼,咧唇笑一下。

    然后,两个人站起来。

    谁也没有说话,由于潘伟烈他们早就把其它同学赶走,后园非常寂静。

    三个偷看的男孩子不耐烦,狄雅各和胡艾妃也站得不耐烦。

    结果,还是狄雅各首先开口说话:“胡同学,你约我来这儿见面,有什幺事?”

    “啊!狄同学,我正想问你!”

    “问我什幺?”

    “你说过的。你约我到这儿来,有什幺事?请你快点说。”

    “莫名其妙!”狄雅各摊一下手:“我什幺时候约过你?”

    “你没有约我,我怎幺会到这儿来!”

    “我到这儿来,是因为你约了我!”

    “笑话!”艾妃的声音都颤了:“我胡艾妃从来不主动约男孩子!”

    “我想,你可能临阵退缩,会突然反悔;所以,我把你写给我的便条也带来了。”雅各把那张纸条扔向她身边:“你的东西,还给你!”

    艾妃很生气,结果还是把便条拾起,看了一遍,忽然冷笑起来:“这张字条,根本不是我写的,与我无关!”

    “不是你写的,连名字都签上了!”

    “狄雅各,我做事从来不临阵退缩,也不会反悔。是我做的,我不会不承认,你自己看吧!这是我的亲笔签名,和便条内的字迹全不相同!”

    狄雅各拿着她的书本和便条一比,果然字迹不同,他喃喃地说:“谁在搞鬼!”

    “这张字条,是谁交给你的?”

    “是李安娜交给潘伟烈,潘伟烈转交给我的!”

    “我的朋友当中没有李安娜!”

    “你不认识安娜?她和你同系的!”

    “我交朋友,很挑剔,不是亚猫亚狗,我也和她来往。别说同系,连坐在我邻桌的女孩子,我也从未跟她说过一句话!”

    “既然你不认识李安娜,李安娜为什幺要这样做?”

    “你问潘伟烈不就清楚明白了?”胡艾妃看他一眼:“你约我来见面,又为什幺事?”

    “我约你?哈!我什幺时候约过你?”

    “你没有约我,我来这儿干什幺?是你叫杜海澄约我在这儿见面的,有什幺话,请你快点说,我要赶着回家。”

    “我从未叫杜海澄约过你,我不是一个闲着开玩笑的人,我每天要忙功课、忙运动。”

    “你不承认约过我?”胡艾妃指住自己:“我也很忙,我有成队男朋友在家里等着我,我也不是一个有兴趣开玩笑的人。”

    “我现在明白了!嘿!一定是海澄他们出的鬼主意!”

    “我看八成是。这样吧!我找李安娜算账,你好好地教导一下你的好朋友,以后他再来烦我,我可不客气。”

    “你放心,保证他不会再麻烦你!”

    “好!我们各自办自己的事。”

    两个人,一个九十度大转身,然后背道而驰的散了。

    躲在后面的西敏、潘伟烈和杜海澄摇头叹息,甚至挥舞拳头。

    “想不到结果会是这样的!”西敏拍去了身上一块落叶。

    “我可惨了!胡艾妃去找李安娜,她根本就没有看过那封信!”杜海澄抓着头发,十分烦躁。

    “那还不容易,你请她看场戏,叫她自己招了,她一定肯。”潘伟烈望着天空眨眼睛,“我可不得了,雅各将不会放过我。”

    “他大不了骂你一顿,你不要反驳他,他骂完就没事了。”西敏安慰他说:“雅各不是不分好歹的人,他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出发点完全是为他好!”

    “雅各也真笨,为什幺不抓住机会,和胡艾妃交朋友?”

    “雅各那分傲气,你不是不知道的,除非胡艾妃肯主动邀约他!”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个毛病,大概学校里的学生太疯狂,被人追求过几次,就自以为真的了不起!”

    “本校那些女生,不提也罢!”杜海澄作了一个不屑状:“不是瘦得像块板,就是胖嘟嘟的,没有型又没有款!”

    “金妮总还过得去吧?”伟烈问。

    “金妮是群芳之冠,否则,她怎会做校花?”

    “现在的校花是胡艾妃。喂,海澄,你既然看上了她,那你就追求她吧!”

    “问题是,金妮不喜欢我!”

    “海澄!”西敏皱一下眉:“你忘了你已经有了雅莉?”

    “什幺有了雅莉,你说话可要轻声点,雅各说她还是小女孩,不准任何人追求她!其实,我一直把她当妹妹!”

    “问题是,她是否也把你当哥哥?”

    “她?唉!麻烦,她对我是不错。也许小娘子春心荡漾了,好吧!我放弃金妮!伟烈,让给你!”

    “我从来没有说过喜欢金妮,免提我!”伟烈突然想起了月媚。

    “怎幺搞的,怎幺搞的!”程克安拿着一套西装由楼上走下来。

    “什幺事大惊小怪?”

    “大惊小怪?你看,你看!”程克安翻开了一套西装:“好好的一套新西装,谁给我熨得死板板的!”

    “这个佣人是新来的,她上工的时候,就说过做惯打杂,熨衣服不大到家!”

    “你呀!一定是贪便宜,省几十块钱,把一个笨货请回来!”

    “便宜?做打杂熨些衣服,一个月一千多,还便宜?”

    “以前那个做得好好的为什幺不见人,一天到晚换工人!”

    “大少爷,上一个是你赶走的!而且,人家是素来做打杂,不喜欢熨衣服。”

    “你不会每样请一个,我没有家用钱给你?”程克安不单只不觉理亏,还气呼呼的,想食人的样子!

    “我们一共四个人,佣人已经有好几个,又没有很多工作做,何必……”

    “省钱,又是为了省钱。我知道你省了钱,准备送潘伟烈去外国留学,做个博士回来替你们光宗耀祖!”

    “你的西装跟我弟弟有什幺关联?为什幺扯到他的头上?”

    “不提他!你是怎样请佣人的,你是怎样管家的,一千多请一个连西装也不会熨的笨猪!”

    “家不是我管的,佣人也不是我请的!”

    “表姐夫!”月媚从外面走进来:“西装让我再熨一次。”

    “对!对!这里一切应该由你负责,你是管家,佣人大概也是你请的,她做错事,应该由你去承担后果!”

    “我马上去熨西装!”

    程克安把三件头西装扔在椅上,月媚一件件的拾起。

    “月媚!谢谢你!”

    月媚平静地笑一下:“份内事!”

    眼看着月媚走了出去,潘美宝用埋怨的语气跟丈夫说:“你不应该用那种态度对待月媚!”

    “我的态度有什幺不好?”

    “就算真的把她当管家,对她也应该客气些!”

    “对下人要客气,第几条法例!”

    “告诉你,她不是下人,她只是为我料理一下家务,她又没有正式支人工,每个月只拿三、四百零用钱!”

    “一个管家值多少钱?”

    “二千至三千!”

    “三千,如果她是个真管家,值得。可是,她只是个刚放下奶瓶的黄毛丫头,她什幺都不会做!连请个佣人也见不得人,还想做管家赚我三千块!”

    “就因为她不够资格,所以才拿三、四百,如果她有那份本事,她也不会留在这儿。你呀!孤寒财主,算了吧!”

    “她是个大饭桶,三、四百也不值。三、四十还差不多!”

    “你……”

    “月媚,月媚……”伟烈由外面走进来:“姐姐,月媚呢?”

    “你找她有事吗?”潘美宝立刻堆起了笑容:“她大概在厨房打点一下,你在这等她一会儿吧!”

    “我去找她!”

    “哼!大概是给那小狐狸精迷住了。”程克安在他转身后说。

    潘伟烈站住了,蓦地回转头:“喂!你在骂谁?”

    “舅少爷,”程克安-起眼,样子阴森狡诈的:“我在骂我朋友的老婆,没犯着你吧?”

    “哼!”潘伟烈走进房内,在厨房里见不到月媚,问厨子:“表小姐呢?”

    “在工人房熨衣服!”

    潘伟烈就到一间矮房子去:“月媚!月媚!”

    “伟烈表哥,我在这儿!”

    潘伟烈沿着声音,走进一个小房间,看见月媚很用心地在熨衣服。

    “是不是肚子饿了,等一下,我去给你倒碗雪耳炖鲜奶。”

    “我不想吃东西。我想你替我整理一下笔记,笔记又多又乱!”

    “那容易办!等我把衣服熨好,我一定替你把笔记弄妥!”

    “你忙着熨衣服去哪儿?”

    “你知道,我根本无处可去,我没有朋友,也许你和表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月媚说着,眼眶又红了。

    “不要难过,我知道姐姐会好好对你!咦!这些衣服,是男人穿的,谁的衣服?”

    “家里除了你……”

    “我从来不会要你做体力劳动的工作,衣服也不是我的!”

    “你还没有听完呢!我是说,家里除了你是男人,还有谁呢?”

    “是姐夫的西装?你为什幺要替他熨西装?谁的意思?”

    “伟烈表哥,你别嚷,听我说:旧佣人走了,表姐叫我另外请一个佣人。她不大会熨衣服,西装熨得不好,表姐夫很生气,佣人是由我请来的,他的工作令表姐夫不满意,自然应该由我负责!”

    “他分明有意为难你,其实,新佣人也为我熨过西装,很不错!”伟烈看不过眼:“我要找姐夫理论!”

    “表哥,不要节外生枝,西装都快熨好了!何必,何必跟他闹意见!”

    “你不要管我!”

    “表哥,求你!”月媚捉住他的手。

    伟烈摔开她的手,冲出去。

    月媚急得哭了起来,不过,在西装未熨好之前,她不敢出去。

    “姐夫!”伟烈的声音直震屋顶:“月媚是我们的亲戚,不是我们的佣人!”

    “我知道,她是你的妹妹。叮叮叮!表妹爱表兄!”程克安冷笑着哼歌。

    “她不是来做佣人的。插插花,布置一下家,甚至下厨做小莱,安顿一天几顿都无所谓,你不能叫她做粗工!”

    “我不知道什幺粗工细工,她吃我的,就要为我工作。”

    “她不一定要吃你的!”

    “她不吃程家的饭,吃谁的!”

    “我们潘家的!”

    “潘家!嘿!你们潘家有个屁!”他又是一阵笑:“连你这位舅少爷,也是吃我程家的,住我程家的!”

    “姐姐!”伟烈一拍桌:“把我吃的,住的算齐了还给他!”

    “还?拿什幺去还?”

    “我父母有钱留给我!”

    “留了三五百万呢?还是三、五亿。算齐,说说笑可以。”

    “姐姐!”伟烈愤怒地摇着美宝:“爸妈不是留了钱给我吗?”

    “这……”

    “算了吧!舅少爷!她又不是一棵树,你摇她,也是摇不到钱下来。”程克安摆着脚,翻起白眼说:“我早就说过了,我姓程的,前生欠了你潘伟烈,今生还个够本。你要吃要住要用由你,可是本大爷的事你少管!”

    “你!”潘伟烈用力摔开美宝,指住程克安:“我有钱的,我一定会有钱的,有了钱,我全部还你!”

    “那就要等太阳由西边升起?!”程克安不屑地冷哼,一面用手推着妻子:“喂!那宝贝管家熨件衣眼怎幺也要用几个钟头?睡觉去了?”

    “她进去还不到三十分钟,而且还是三件衣服,你知道月媚一向不偷懒!”

    “嘿!难说,她以为有舅少爷撑腰嘛,她还以为舅少爷有一千万未开头呢!”

    “哼!”潘伟烈把外衣搭在背上,走了!

    “伟烈,伟烈……”

    “别烦耳啦!没听到他的跑车呼的响。喂!你从哪儿弄来的钱,给他买这辆豪华跑车?家用报大数?”

    “你别管!”美宝面色一变:“总之我弟弟不会用你半个毫子。”

    “笑话,你做歌女赚钱养他?”

    “你……”美宝举起手。

    “唏!”程克安双手挡住:“好男不与女斗!”

    “你侮辱我不要紧,”美宝流下一串泪来:“你不能侮辱我的弟弟!”

    “你弟弟是太平绅士!”

    “不要狗眼看人低,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们姓潘的不是好欺负!”

    “现在就知道了,你们快要把我的财产吞光了啦!还不够厉害……”

    潘伟烈开着汽车,也不知道该往何处。

    杜海澄是难得在家的,找他也是白找。李西敏一定不会到处逛荡,他是最乖的男孩,下了课就回家,可是,他似乎有秘密,一向不喜欢带同学回家。

    最理想的地方当然是去找狄雅各,但是,自己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真怕吓坏雅各善良的双亲。

    经过电话亭,潘伟烈把汽车驶过一旁,找了个五角,拨电话找李西敏。

    “西敏,我又饿又倦,能到你那儿吃顿饭,舒服一下吗?”

    “为什幺不可以?我一个人正闷得发慌,我差点想去找雅各!”

    “如果你那里方便,你别去找雅各,我立刻来陪你!”

    “方便,我等你!唏!有什幺菜你特别喜欢吃的,我叫厨房准备!”

    “什幺都好,有得吃就行了!”潘伟烈很开心:“等会儿见!”

    他回到汽车,刚才的怒气,已化解了一半。留在程家,看见月媚被人欺负,自己又不能保护她、帮助她,反而要受姐夫的闲气,真是气死人!他讨厌程克安,由他第一次认识他开始从未有过好感。

    狄家的喷泉,养了十多对肥大的金鱼,杜海澄每次来,都嚷着有一天他会把金鱼拿上来,叫厨子用鸡蛋面粉炸香了吃。

    雅莉和海澄坐在喷泉的围石上。

    雅莉把鱼面包弄碎了,-进喷泉里,喂给金鱼吃。

    “金鱼越大越肥了,爸爸说,每条最少有十两。看!那一对有一斤重。”

    “所以我说,这些鱼可以上碟当菜。”

    “这些金鱼又肥又大,鲜红的,有多美丽,把它们煮了吃太残忍了吧!”雅莉马上加以反对。

    “鱼!本来就是给人吃的。”

    “但是,这些金鱼,是我们从小养大的,养了一年了,由小鱼花变了大金鱼。难道你对它们完全没有感情?”雅莉很不高兴,嘟长了嘴:“我们又不是没钱买鱼吃,为什幺连金鱼都要吃掉?”

    “我只不过跟你闹着玩罢了!”海澄见她生气,马上转了口风:“一个人整天闷着不开玩笑,身体会越来越弱,有忧郁症和神经病的!”

    “你为什幺不早说?”雅莉嫣然一笑:“我还以为你当真的呢!”

    “我杜海澄是这一种人吗?”

    “我知道海澄哥是好人。”雅莉把鱼面包-进喷泉里拍了拍手:“听说你为哥哥介绍女朋友!”

    “可惜不成功,还给你哥哥骂了一顿。”杜海澄正好一吐苦水:“其实那女孩子,不知道有多美多迷人!”

    “我哥哥很骄傲,没有女孩子是他认为看得顺眼的!”雅莉问:“那女孩子既然这样迷人,哥哥又不领情,你为什幺不跟她交个朋友?”

    “她不适合我,她的确很漂亮;但是,从未想过要跟她来往。”

    “海澄哥,你有多少个女朋友?”

    “一个也没有!”

    “骗人,哥哥说,学校有很多女生追求你们四剑侠。”

    “的确有很多女孩子追求我们。可是,没有一个是我们喜欢的,我们四剑侠,除了潘伟烈有一个月媚表妹,听说感情不错,我们其余三个都没有女朋友!”

    “海澄哥!”雅莉面颊儿透红:“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吗?”

    “当然好!你是个美丽的公主嘛!”海澄说的也是真心话:“不过,你年纪还小,你哥哥不喜欢你交男朋友!”

    “我不小了,已十七岁。我很多同学都有男朋友,而且,”雅莉的头垂得更低:“也有好几个男孩子追求我!”

    “你比较喜欢谁?”

    “谁都不喜欢,我就是喜欢海澄哥。”

    “我就做你的男朋友!”

    “真心啊!不能骗人!”雅莉很认真地低叫起来。

    “你喜欢我,是我走了好运,我还能骗谁?”杜海澄承认雅莉的确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可是,在他的感觉中,她是太小,太不懂世故,不够成熟。不过,杜海澄常来狄家,又蒙雅莉看上了,自然是雅莉的必然男朋友:“我们去看场电影好吗?”

    “好的!”雅莉伸出两手:“抱我下来,我要去换衣服。”

    海澄托住她的腰,把她抱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