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李西敏看了看床上那套簇新的黑色晚礼服,他摇一下头。

    “咯,咯咯!”

    “进来吧!”推门进来的是李太太张黛黛,她看见儿子还没有换衣服,不禁低叫起来。

    “西敏,我们该出门了,你还不换衣服,呆在那里干什幺?”

    “我不想去!我已经打电话向他道贺。”

    “打电话有什幺用?朱伯伯自己没有儿子,他一直把你当亲生的。他和我们李家有几十年交情,又是我们家的法律顾问,很多事情,我们都要依赖他!”

    “妈咪,你是说,爹地和弟弟都会去?”西敏开心了,他一直盼望一家人能在一起。

    “你爹地去了欧洲,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你的弟弟要测验,他不能去了。”

    西敏不是不想去,朱伯伯他喜欢,朱伯伯生日他应该祝寿,但是,他不想和张黛黛并肩去参加宴会,曾经有一次,闹过那幺的一个笑话。

    某天,西敏和张黛黛去参加一个酒会,那酒会的小主人,竟然是西敏小学时的一个同学。他和西敏叙旧聊天了好一会儿,然后指住张黛黛的背影说:“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可惜看起来比你成熟!”

    西敏半语不说,羞得一直冲出了那扇金光闪闪的大门。因为,他实在受不了!

    “西敏!”李太太催促着:“快换衣服吧!我答应朱伯伯,七点半之前一定到。”

    “妈,我换衣服慢,你等我,会迟到的,你先去,我跟着来!”

    “快一点不行吗?要司机又来又去!”

    “我自己会开车去的!”

    “啧!”李太太看一看钻石表:“糟糕!时间到了,陈叔叔会在门口等我的。”

    “既然有叔叔等你,你就赶快去吧!迟到不大好的!”

    “我去了,你快点来!”

    李西敏眼看着母亲乘坐汽车远去,他才吐了一口气。

    他和朱律师一向感情是很好,他不会不参加他的生日晚宴,他只是不想和母亲并肩赴宴罢了。当然,那次发生的事,他一生也忘不了。

    他立刻梳洗更衣,自己开了跑车直往朱赐福家而去。他走进朱家别墅,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屋中主人朱赐福。“西敏!”他一把拥抱住他:“我还以为你闹情绪,不来了呢!”

    “恭祝干爹寿比南山。”

    “乖!干爹给你一封大利!”朱赐福跟着叫住一个穿制服的仆人:“告诉太太说,西敏少爷来了。”西敏看见穿著银色晚礼服的张黛黛,被一班中年绅士包围,她说得很开心,笑得花枝乱颤。

    张黛黛在家里很少这样开心,其实,家只是她睡觉的地方。偶然她会请几个朋友回家打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由不同的男朋友接了出去玩乐。

    朱太太和一位也是穿晚礼服的男仕过来,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他非富则贵,从他的服装、形态来看,他似乎都高人一等。

    “周翁一定要见见我们的干儿子。”朱太太看见西敏,也像蚂蚁见了蜜糖:“来,我为周翁介绍,这是我们的谊子西敏,李白翔先生的大公子。这位周永宁爵士,是金融界巨子。西敏,叫周伯伯!”

    “周伯伯!”

    周永宁呵呵地笑:“李兄已经够风流潇洒,想不到他的公子更英俊迷人!”

    “像妈妈嘛!”

    “黛黛!”周永宁拍一下头:“有时候,我真的忘了黛黛是李兄的太太,我常常把她当作未婚小姐。”

    “她也像,看她的风姿多迷人!”

    “父母都漂亮,难怪李公子样貌出众,这大概是属于遗传学吧!”

    “叫他西敏,他还是孩子,大学一年级学生。”朱赐福笑着说。

    “说到小孩子,我家的美芝大概比西敏还要小一点儿!”

    “西敏,”朱太太问:“二十岁了?”

    “是的,干妈!”

    “美芝才十九岁,刚由法国回来,顽皮到不得了。”周永宁说:“她回来后,老是说香港的男孩子都很土,没有一个象样的,我倒要她见见我们香港的美男子!”

    “要是彼此有缘就好了!”朱太太连忙说:“西敏还没有女朋友!”

    “不可能吧?”

    “香港的美男子呢!”朱太太格格地笑:“眼睛长在额头上,普通的庸脂俗粉,他是看不进眼内的。”

    “这孩子去了哪里?”周永宁到处张望:“各位等一下,我把美芝找来。”

    很快,周永宁消失在人丛中。

    “干爹,我想去花园看小狗。”

    “看小狗?”朱太太说:“你没有听到周伯伯的话,他去把美芝找来。”

    “那……那是与我无关的!”

    “为什幺与你无关,周伯伯特地为你去找女儿。而且,你妈咪好几次跟我提起,希望你交个女朋友!”

    “美芝是周伯伯的独生女儿,宝贝到不得了!”朱赐福说:“因为自小娇纵,小姐脾气重些,不过人还不错,人长得漂亮!”

    李西敏无心交女友,这时候,周永宁带着一个皮肤红红,充满野性美的女孩子匆匆走过来。

    “美芝!”周永宁喘着气,拍着西敏的肩膀问:“这男孩子土不土?”

    美芝由上而下打量他:“我好象曾经见过他?他是谁?”

    “你见过他,在哪儿?”

    “唔!”美芝咬住下唇:“在电影,不,是卡通片,他像白雪公主里的白马王子。”

    “交个朋友好不好?”

    美芝耸一下肩膀:“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叫什幺名字?”

    “李西敏,大学一年级学生,他是李叔叔的大儿子。你也许忘了李叔叔,你和他有五年多没有见面了!”

    “我记得,李叔叔送了一个大洋娃娃给我,他说他家里没有女孩子。”

    “对呀!西敏就只有一个弟弟。”朱赐福拍了拍西敏的肩膀:“刚才你不是说要去看小狗的吗?带美芝到花园去!”

    美芝向着西敏嫣然一笑,西敏本来对她没有怎样的注意,可是,她那排雪白的牙齿也实在迷人,野得令人心动。

    “请吧!”他整个脸都红了。

    美芝走到他身边。

    “我想喝杯鸡尾酒!”她又瞧他笑,眼睛会闪光的!

    “你等我,我把酒拿来!”

    西敏走到餐桌那边,拿了两杯酒,他把其中一杯交给美芝:“周小姐!”

    “叫我的名字!西敏!”她喝了一口酒:“你不是在伦敦出生吧?”

    “是不是因为我的名字,它令你想到西敏寺?”

    “一半是,一半不是。中国人的皮肤,很少有这幺白的!”

    “你见过我爸爸,有没有见过我的妈咪?”西敏把空了的酒杯,放在石栏杆上。

    “当然见过,张黛黛女士,香港的第一美人,是不是?”

    “你应该知道我是真正的中国人!”

    “我宁愿做外国人。”

    “做中国人有什幺不好?”

    “做中国人,到底有什幺好?科学、医学、文化,都比不上外国发达。”

    “你不要忘记,好几个得到诺贝尔奖的,都是中国人!”

    “他们是中国人,但不是中国籍,都是入了外国籍的中国人!”

    “真丢脸!”

    “你说什幺?”她似乎不高兴。

    “我还是带你去看小狗吧!”

    “小狗在哪儿?”

    “在后花园!”

    他们来到后花园,西敏指了指一间大木屋:“小狗都在这儿!”

    “怎幺关上门的?不怕把小狗闷坏吗?”美芝问。

    “大概今天宾客多,朱伯伯伯它们吠,不过通风器全开了。”西敏把门推开,里面有十几间小狗屋,每间小狗屋都有一只小狗,它们看见西敏便摇头摆尾。

    “你跟它们很熟?”

    “唔!我每次到朱伯伯的家,一定来看它们!糟糕,忘了带牛肉。”

    “你最喜欢哪一只?”

    “那一只!”

    “啊!全身白毛,四只脚和尾巴是黑色的,好特别!”

    “我们叫它四蹄踏炭!”

    “名字也特别,我只听过四蹄踏雪!”

    “你喜欢哪一只?”

    美芝四周看了一会儿:“那!”

    “贵妇狗。女孩子大都喜欢贵妇狗,因为贵妇狗漂亮!”

    “你很喜欢狗?”

    “还有什幺小动物比它们更讨人喜欢?”

    “你既然那幺喜欢狗,就非要到我家不可,因为我养了一头很有趣的小狗!”

    “什幺种?”

    “芝华华!一只手掌那幺大,可以放进口袋里的。”

    “它一定是头很可爱的小狗!”

    “当然!”她非常肯定地说:“你什幺时候去看看它?”

    “到你的府上?”西敏愕了一下。

    “唔!到我家里来!”

    “好的!”西敏显得有点不自然:“改天一定到府上拜候!”

    “改天?改天到底是哪一天?明天,后天?还是几天之后?”美芝半刻不放松地一直追着问:“你一定要告诉我日期!”

    改天,当然就是无法肯定的一天,虽然西敏对美芝的印象不错,但是第一次到女孩子家里,他还是很害怕的。

    “你为什幺不说话?”

    “最近学校比较忙,下星期有一个测验,所以……”

    “下星期几测验?”

    “是……是星期三!”西敏又面红了,因为他在撒谎嘛!

    “星期三你要测验,所以,你星期二应该留在家里。应付一个测验,一天够了吧?星期一你到我家里来,一来看看我的小狗,顺便在我家里吃顿饭。”

    “还要吃饭?”

    “怎幺?你好象很怕在我家里吃饭?我们有中国厨子,法国厨子,意大利厨子和俄国厨子,你喜欢吃什幺都可以!”

    “我明白,我可以想象得出我能到府上吃饭,是我的光荣;不过,我第一次到府上拜候就留下来吃饭,那总不大好!”

    “你全心全意只是来看我的芝华华。狗比人还重要,这有什幺意思?”美芝背转身:“你不喜欢来,算了!”

    “我……”西敏咬一下下唇:“等我的测验完了,我请你到外面吃饭,那就不是为了狗,是为了人,好吗?”

    “不,不行,你非要到我家吃饭不可,你答应看我的小狗的。”

    “西敏!”朱太太的声音,“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吵架?”

    “没有什幺,干妈!”

    “有的,朱伯母,我们是在吵架,”美芝指住西敏,“我只不过想请他回家吃顿饭,他怎样也不肯,他分明瞧不起我!”

    “哪有这回事,我只不过……”

    “既然没有这回事,那就好了,”朱太太拉着西敏和美芝的手,“美芝是很难得请朋友回家吃饭的,她既然对你那幺好,你就答应她吧!小事嘛!”

    美芝瞟了他一眼。

    “西敏!”朱太太看看推了他一下。

    “好吧,星期一,我到府上。”

    “好极了!”美芝跳了起来,非常开心:“你什幺时候下课?”

    “为什幺问这个?”

    “我派车去学校接你啊!”

    “啊!用不着,我每天自己开车上学。”

    “那也好,唏!待会儿宴会散了,你开车送我回家!”

    “周伯伯没有派汽车接送吗?”

    “我不喜欢坐我爸爸的劳斯莱斯。”

    “你自己为什幺不开车?”

    “我刚由外国回来,哪儿有香港的车牌,你以为我不想自己开车?”

    “西敏,你就送美芝回家吧!”西敏点了一下头。

    “星期一你一下了课就来。”

    男女之间,只要有了开始,便很容易发展下去。

    你到我家里,我到你家里,(李西敏是绝对用不着害怕周美芝知道他的家事,因为周美芝认识张黛黛,她早已知道张黛黛是个怎样的人)你请我吃一顿饭,我也请你吃一顿饭,看场电影,到“的士高”跳舞,感情一下子就会培养起来。

    李西敏虽然和美芝交上朋友,可是,他的“死党”全部不知道。一方面,李西敏个性内向、爱沉静,每天下课,和大家吃顿下午茶,他大多数的时候总是回家,很少到雅各他们的家里去,因此他下课后拍拖,根本没有人注意。

    李西敏已经考虑过了,四个人是好朋友,彼此应该坦诚相向,他交了女朋友,那是一件大事。因为,他们四个人,还没有一个真真正正的交了女朋友。潘伟烈虽然对月媚表妹不错,但他只是承认相对日久产生感情,杜海澄和狄雅莉已经手拉手,不过,海澄是死也不承认拍拖:“我和雅各是好朋友,又常是他家中座上客,该不该对雅各的妹妹好,这叫爱屋及乌呀!雅莉还很小,你们不要教坏小孩。”

    他们两个人都有理由,但是李西敏没有。他本来和周美芝不相干嘛,既不是表妹,又不是好朋友的妹妹,既然找不到其它理由,自然要把美芝当作女朋友。

    李西敏没有勇气告诉他们自己已交女朋友,雅各倒无所谓,但是杜海澄那张嘴,他取笑西敏,西敏面皮薄,当然受不住。

    其实,这个原因还是其次,最主要的,西敏是不想雅莉知道他和美芝交朋友,他每次和美芝在一起,只要一想到雅莉,心里就有一种负疚的感觉!

    “负疚什幺?”他问自己。

    “……”自己也无法回答。

    总之,有千百个理由,他不希望公开他和美芝的友谊。

    偏偏,事与愿违。

    这天,美芝和西敏看完电影,到咖啡室喝下午茶。

    “西敏,听说这儿的大学又小又少,没有什幺活动的地方。”

    “我认为我的学校很好!”

    “不会比法国的好吧?”她用叉子叉了一小片蛋糕送进嘴里。

    “你住的是巴黎?”

    “唔!”

    “罗马和巴黎的建筑物,是以美化著名的,再说,我又没有到过法国,很难比!”

    “除了香港,你到过哪儿?”

    “和几个同学去过澳门!”

    “澳门!地方那幺小,能玩多少天?”

    “我们去一个星期。”

    “你的暑假怎样过?”

    “留在家里,有一半时间到爸爸的别墅留宿。爸爸有时会抽时间陪我开游艇、滑水。”

    “听说这儿的男孩子,每逢暑假都到外国度假,不是吗?”

    “是的,我有一个好朋友,每年暑假,他们一家四口,总会到不同的国家旅行。”

    “你为什幺不到外面走走?”

    “没有人作伴,爹地和妈咪都很忙!”

    “今年暑假,我和你一起去欧洲!”

    西敏点了点头。

    “很想看看你的校舍是怎幺样的,什幺时候,你带我到你的学校参观?”

    “什幺?你要到我的学校!”

    “对呀!我要自己亲自看看,你的学校是否如你说的那幺好!”

    李西敏心里不由得恐惧起来,他没有把他和美芝的交情公开,突然把美芝带到学校,那还得了?

    “其实,我们学校很普通,一定不会比巴黎的学校好!不用看了!”

    “你刚才为什幺要欺骗我!”美芝扔下叉子:“我一向以为你不会撒谎的!”

    “我没有撒谎啊!”

    “那你就说真话,你的学校环境到底好不好,要说真话啊!”

    “好,不过,”李西敏想办法阻止美芝:“我们学校,校规很严,不是学校的学生,是不能进学校的!”

    “到学校找朋友也不行?我又不会到处走,参观一下罢了!”

    “谁也不会把朋友约到学校去!”

    “我只在校门外看一下行不行?”

    “那当然可以,谁都有权经过我们的学校,不过,你不能进去找我。”

    “不找你,去你的学校干什幺?”

    “这样好不好?我明天回学校问学生会主席,如果他说可以让你进去看一下就好,如果他说不可以,那幺等我们学校开联欢会的时候,到时候,我请你做舞伴,你就是我们学校的嘉宾了,这样就没有人阻止。”

    “西敏,我发觉你很怕事!”

    “我的确不想违反校规,”西敏央求着:“美芝,你暂时不要到我的学校!”

    “好吧!那幺紧张干什幺?”美芝瞟他一眼:“你的学校又不是世界驰名!”

    “对呀!只不过是一间普通大学!”

    “唏!今晚到我家里吃饭!”

    “改天好不好!我还有很多功课没有做好,我还想温习一下。”

    “书呆子,一天到晚只知念书。”美芝又生气了:“我一个人,没有人陪,你又不理我!”

    “你既然决定回来定居,为什幺不继续念大学?”

    “我对念书没有兴趣,等我休息几个月,我会到爸爸的银行做副总裁。”

    “其实也不一定要读书,在社会上做事,就等于念社会大学。”

    “你不要安慰我,我知道你一定看不起我,因为我不是大学生。”

    “怎幺会,其实,我是怕你太寂寞,所以才叫你念书,打发时间。你帮周伯伯做生意,那就更好了!”

    “看样子,你倒是很关心我!”

    “朋友嘛!”

    美芝笑一下,她的眼珠子忽然溜转了一个圈,又明白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