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天早上,雅各刚起床,穿上件粉蓝樽领羊毛衣、粉蓝长裤,刚拿起那件奶油色的大衣,突然,他床头的电话铃响了。雅各一愣,终于,他还是走过去拿起电话:“喂!”

    “雅各!”艾妃的声音,“我还以为你出门了呢。”

    “你没事吧?是不是要请假?”

    “不!我想请你开车接我上学!”

    “我现在接你?”雅各拍了拍耳朵,怀疑耳朵有毛病。

    “现在,否则赶不及上课了,我在黄色房子门前等你!”

    “好的!我立刻来!”雅各很高兴,披上大衣,拿了书本,吹着口哨跑到楼下。

    “喂!大哥!”雅莉听见他的口哨声,由饭厅走出来。“吃早餐!”

    “不吃了!噢!给我一块熏肉三文治!”

    “今天为什幺那幺早,我还没有出门呢?”雅莉叫佣人拿三文治,“是不是特地送我上学?”

    “今天不能送你!”雅各捏一下她的脸,“改在明早好不好?”

    “你在忙什幺?”

    “在忙男孩子的事,小女孩不要问!”

    “唔!”雅莉俏皮地缩了缩鼻尖,“哥哥交了女朋友!”

    雅各接过三文治,咬了一口,竟然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要不要一个嫂嫂?”

    “要啊!”雅莉摇着雅各,“她是谁?好看不好看?一定要好看的,否则她怎能跟你配?”

    “跟你闹着玩的,我赶时间,有空才陪你聊,拜!”

    雅各开了汽车,驶出大门,一边哼着歌,吹着口哨,心情好到不得了!快要到艾妃家,他看见一个女孩子走出来,他放慢车一看,一个穿白软皮大衣,蓝色裙子的女孩,她就是艾妃。

    他立刻把车停下来,开了车门。艾妃上了车,朝他微笑:“早安!”

    “早!”她上了车,车厢仿佛一下子温暖了,“风很大,想不到三月快完了,天气还那幺冷!”

    “现在还冷吗?”他关切地问。

    “很舒服!”她拨好了乱发。

    “昨天晚上有没有做梦?”

    “做梦?”艾妃侧起了头看雅各。

    “如果我们不是在梦中有默契,怎会穿同一色素的衣服?”

    “巧合!”

    “心灵相通?”艾妃羞怯地笑了。

    “你的三军总司令又休息?”雅各一边开车一边问。

    “我给他放一个星期的假!”

    “那放学仍然可以由我送你回家?”

    “我想,假如你不坚持和你的朋友叙会,下了课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吃茶,然后吃晚饭。”

    “你……”汽车吱的一声,有前冲的倾向。“当心!雅各!”

    “有没有吓倒你?”雅各集中了精神,但是仍然无法压抑内心的兴奋,“艾妃,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我和三军总司令一样,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我可以自由一百六十八小时!”

    “啊!万岁!”雅各欢呼起来,汽车又左右摇摆,幸而前面没有汽车驶来。

    “雅各,你小心开车!”

    “嘘!”雅各笑着、喘着,把舵盘扭来扭去,“是不是一百六十八小时之内,我都可以和你在一起?”

    “除了上课和睡觉!”艾妃看见前面的山路和树在晃着,不由得有点心怯。

    “当然!当然!艾妃,我太兴奋,我看,我暂时不适宜驾驶!”

    艾妃也有同感:“那怎幺办?”

    “让我把车子停在路旁的停车处!”

    “我们会赶不及上第一课。”

    “难得一次嘛!”雅各终于把车停了下来,他用手帕抹去手汗。

    艾妃也松了一口气:“你爸爸为什幺这样仁慈,突然肯给你假期?”

    “在这七天的假期里,我希望你不要提我爸爸,好吗?”她是那幺婉转动人。

    “好!你恨他?”

    “不,只不过提起他有点紧张。”艾妃轻叹一口气,“我希望好好地享受这七日假期,我不想有任何烦恼的事。”

    “好吧!我不提!”雅各把手伸过去,试探着,轻轻按在艾妃的手背上。

    艾妃只是垂下头,没有反抗。于是,雅各大着胆子,把艾妃的右手紧握,放在自己的左掌中。

    “你知道吗?我一直没有在我的朋友面前公开我们的友谊。”

    “因为我不够好,配不上你!”

    “不,是我配不上你。我骗着他们,是因为过去的日子,我根本无法确定我们见面的时间,如果我告诉他们,我和你已经在一起,他们会要求见你。”

    “你现在可以确定我们的时间!”

    “所以,我想介绍你给我的朋友认识,好吗?”

    “他们是你的好朋友,我早就想认识,可是,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没关系的,我会把你的家庭情况告诉他们。我们一直好想八个人去野餐,我和你,海澄和雅莉,还有伟烈和月媚、西敏和美芝,上次不能去,也是为了你而取消。”

    “我实在抱歉!应该向大家说声对不起!雅各,这个星期日,我们八个人一起去野餐,你说好不好?”

    “当然好,我通知大家!”

    “今天下课后,你们又约好了见面?”

    “不成文的规定,下课后叙叙,美芝多数参加,有时雅莉也会来,就在离学校不大远的那间咖啡室。”

    “那位月媚呢?”

    “她?她是伟烈的表妹,她比较忙,除非星期日,她很少有机会和我们在一起。”

    “下了课,我们去咖啡店。”

    “在那儿会碰到学校很多同学,我们的事,很快会传出来,你怕不怕?”

    “起码,一百六十八小时之内不怕!”

    “那好极了,今天谁先下课?”

    “我!”

    “等会儿我把车匙交给你,你下了课,就到我的汽车等我!”

    “喂!该开车了,否则真会迟到!”

    “不用担心,我有过参加赛车的经验,担保准时把你送回学校。”

    当雅各和艾妃,像一对-公仔似的站在海澄他们的面前时,每个人都停止说话,看呆了眼。

    因为,雅各和艾妃不单只穿著同一色素系统的衣服,而且,他们还手拉着手。

    “怎幺了?全部目瞪口呆,不会以为我们是外星人吧?”

    “嘻!”海澄第一个笑着指了指艾妃,“你们……”

    “别像傻子似的,你们都认识艾妃,”雅各拉开椅子让艾妃坐下,“海澄你最熟悉,你见过他几次了。这是你同系的西敏,西敏的女朋友周美芝小姐,伟烈,未来的大医生!”

    “各位好!”艾妃向众人报以亲切的微笑。

    几个男孩子都熟识胡艾妃,对她也特别有好感,尤其艾妃变得那幺厉害,没有翘着鼻尖望着天空,高不可攀简直像个女皇。现在一百八十度转变,可亲得像个隔壁的女孩,因此每个人都乐意和她接近,有人替她叫饮品,有人替她叫点心,热闹到不得了。

    只有一个人,冷冷地坐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她是周美芝。

    她一看见艾妃就觉得不顺眼;那黑色波浪形长发,饱满的额头,弯而长的眉毛,长而妩媚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性感的双唇和唇上那颗蚀骨销魂的美人痣。看在美芝眼中,全变了女巫婆,她憎恨比她好看的女孩子,尤其像艾妃这样的性感尤物。

    她一直暗中盯着艾妃。

    “雅莉呢?”艾妃低声问雅各。

    “那就得问问海澄,”雅各拍一下他:“小妹今天为什幺没有来?”

    “她们学校的诗歌班练习唱歌。”海澄用手肘碰一下伟烈,“艾妃关心雅莉,自然现象,啊!”

    艾妃粉面透红,她看了雅各一眼。

    “海澄,你正经点好不好,”雅各立刻说:“不要欺负新生!”

    “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而且,有你在,我哪有胆量欺负艾妃?”

    “上一次星期日,由于我不能参加,令到大家取消野餐。这个星期日,我们八个一起去玩他一天好不好?”

    “当然好!”杜海澄鼓起手掌,“你肯参加,我们就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一下,雅各,地点由你来选!”

    “西敏,你有什幺意见?”雅各看见美芝在场,觉得应该尊重他们。

    “你知道我们一直都听你的,”西敏摊开了手,“你说是,我们不会说不!”

    “哼!”美芝抿了抿嘴,心里在低哼。

    “海澄,有没有办法弄张地图来?”

    “我问这儿的老板借。”海澄很快跑了开去,一会儿又走回来,“雅各,地图就在这儿!”他气也不喘。

    雅各翻开地图,看了一会,低声问艾妃:“你喜欢去哪儿玩?”

    “你知道我很少有机会到外面玩,我什幺都不懂,你问美芝。”

    “美芝,艾妃说应该由你作主!”雅各笑着把地图推过去。

    “如果艾妃不懂,那我就是乡下妹。雅各,既然每个人都听你的话,还是由你作主吧!”美芝一点也提不起兴趣。

    “美芝说得对,应该由你作主。”

    “我们去舂坎湾好不好?那儿的海滩很美,而且湾内有一个舂坎角公园,里面有野火炉灶,我们可以在那儿烧烤食物。”

    “我首先赞成。”海澄又在拍手掌,“我最喜欢自己烧烤鸡翼。”

    “大家有没有意见?美芝呢?”

    她耸了耸肩膀。

    “我们来安排一下,谁负责带食物,带用具,还有……”

    “主席,我想告退!”海澄看了看表,突然举手说。

    “什幺事?”潘伟烈一手抓住他,“你想白吃,什幺也不负责?”

    “放手,放手嘛!”海澄拍开伟烈的手,“我要去接雅莉放学,我需要负责什幺?叫雅各通知雅莉,雅莉自然会告诉我,我不会讨便宜的!”

    “让他走吧!不过,你真的不能白吃!”雅各挥一下手。

    “再见啦!各位,艾妃!”海澄说着风一样地走了。

    美芝很不开心,因为海澄没有和她道别。

    杜海澄开快车到雅莉的学校,雅莉早已在候着。

    杜海澄跳下车,为她打开车门:“对不起,雅莉,我迟到了!”

    “我等了二十分钟,”雅莉嘟了嘟小嘴,“我担心你会出事!”

    “今天我兴奋得忘了形,连时间都忘记了。”杜海澄挥挥手,用一只手握着驾驶盘,“幸好,我终于还是来了!”

    “什幺事情令你这样兴奋!”

    “因为今天我看见你的嫂嫂!”

    “我的嫂嫂?谁呀?”雅莉瞪着圆眼睛,“我哥哥不是独行侠?”

    “现在是-公仔,成双成对!”

    “怎幺没有听他说过?”雅莉用指甲敲着门牙,“他不大像谈恋爱,他很少出外,一下了课就回家!”

    “别说你不知道,我们是生死之交,他也瞒得密密的。我现在才知道雅各是个蛊惑仔,大家都是同一间学校的,我们竟然被蒙在鼓里!”

    “那女孩子是谁?”

    “我们的新校花——胡艾妃。”

    “她很漂亮?”

    “嘻!雅各的心头高,眼睛长在头顶上,如果不是最漂亮的女孩子,他才不肯要!”

    “比起美芝怎样?”

    “天地之间!”海澄不屑地摇摇头。

    “那她一定比我漂亮许多许多!”

    “唔!各有千秋!”海澄不敢开罪雅莉,其实,雅莉也比美芝讨人喜欢!

    “甜言蜜语,骗人!”

    “各花入各眼嘛!我们去哪儿吃饭?”

    “回家!”

    “你真的想回家和雅各算账?其实,你巴不得雅各有女朋友。前些日子,他不知道有多烦躁,我们四个当中,谁不小心说错了话,他就大吵大闹一顿。今天,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一副幸运儿的样子似的!”

    “我回家有两个原因:一,我穿著校服,哪儿都不能去;二,我要回家告诉妈咪爹地,哥哥有了女朋友,让他们高兴高兴!”

    海澄不再反对,开车直到狄家。

    雅莉一下了车,便大声道:“妈咪,爹地!你们快出来啊!”

    “小丫头,人还在外面就吵。”狄太太含笑由里面走出来。

    “妈咪,哥哥好可恶,有了女朋友,竟然不告诉我们!”

    “他有了女朋友啦?”狄太太很兴奋,“为什幺从未听他提起过?”

    “就是嘛!”雅莉拿了一个苹果咬着吃,“神神秘秘的,其实有什幺好瞒的,他的女朋友是他们大学的新校花,海澄哥,伟烈哥,还有,她和西敏哥是同系的!”

    “新校花?那她就是个美人了,我真想见见她。”狄太太开心得合不拢嘴,“我们一直希望雅各交个女朋友,你爹地说,男孩子到了二十岁还不交女朋友,会心理变态。”

    “没有那幺严重吧?”

    “伯母说得对!”海澄泊好车进来,“起码,雅各不会无缘无故地发脾气。”

    “你们把哥哥说成老姑婆似的!”雅莉站起来,“妈,我去换衣服!”

    “快一点,要吃饭了!”

    晚饭后,海澄和雅莉手拖手在花园散步。

    “现在倒好,总算每个人都有了伴。”

    “什幺伴?”雅莉侧着头看他,她好欣赏海澄,看着他就开心。

    “当然是女伴!我们‘四剑侠’,全部已经有了女朋友!”

    “唔!哥哥和艾妃,西敏和美芝姐姐,伟烈和月媚姐姐,可是你呢?”

    “我?”海澄内心有一阵空虚,实在的,直到今天,他的梦中情人还没有来。当然,他是喜欢艾妃的,但是,他绝不肯抢好朋友的女朋友。而且,他自己也明白,艾妃根本不会爱他。谁?谁是他的女朋友?虽然没有遇上梦中情人,但是,他不愿意做独行快,别人有、自己有,我才不会丢脸。

    “海澄哥,你为什幺不说话?”

    “我在想,你应该知道谁是我的女朋友!”他决定抓住雅莉做挡箭牌。

    “谁?”

    “还有谁?当然是你!”他说出来,有被解放了的轻松。

    “我!”雅莉站定下来,圆圆的大眼睛闪着光,“但是哥哥说,你一直把我当小妹妹,我并不认为……”

    “嘘!”海澄用手指压住她的双唇,“你不是我的同胞妹妹,对吗?”

    “唔!”雅莉不能开口说话,只有点头。

    “你相信日久生情?”

    “唔!”

    “最初,伟烈也没有想过要爱他的表妹,每次我们笑他,他总是气得满面通红;可是,他们生活在一起,天天见面,伟烈终于爱上了月媚;现在,我们就算不开口提月媚,他也会主动称赞月媚有多完美,这些事情,你都是亲眼见到的!”

    “唔!”

    “那你应该相信我的话?”

    雅莉不断地点头。

    海澄放开手指,雅莉吐了一口气。

    在月光下,雅莉在海澄眼中,变得更甜美更可爱,他忍不住把她拥进怀里。

    雅莉像小绵羊似地紧依偎着他。

    海澄心里盘算,雅莉虽然不是他理想中的伴侣。但是,她很可爱,绝无疑问:“雅莉,把手臂环着我的腰。”

    雅莉很听话,一切都顺着他。

    海澄假设自己已经在恋爱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