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四辆跑车驶进舂坎角道,在舂坎角公园的附近,排队停车。

    雅各拖着穿白色旅行套裤装的艾妃下车,她的腰间束着鲜红色的丝巾。她的长发上,压着一顶红色的鸭舌帽。雅各和艾妃,负责带水果和餐具。

    伟烈和月媚也一同下车,月媚很喜欢她为这次旅行购买的湖水蓝套裤装。

    伟烈和月媚负责带腌好了的鸡腿,猪排和牛排。

    美芝打扮得七彩缤纷,她本来是想抢去艾妃的风头,盖过艾妃。她想不到艾妃穿了一身白色,腰间的丝巾和鸭舌帽又这样耀目!她心里实在很不高兴。

    美芝和西敏负责沙律、三文治、蛋糕和一些可口的零食。

    海澄的汽车到得最迟,小雅莉穿著粉红色的柔姿装,活泼又娇俏。

    他们除了带烧烤用的长叉、炭、纸牌,还有很多耍乐的东西,包括录音机和不少录音带。

    “哥哥,我们第一个节目是什幺?”雅莉一边抹手一边问,她最有兴趣玩。

    “是不是肚子饿了?”艾妃连忙问。自从昨天她到狄家见雅各的父母,认识了雅莉,她就对她产生好感,所以特别爱护她:“拿点东西吃!”

    “怎幺?馋嘴的猫,刚吃了点心来这儿,现在才十时四十分,就肚饿了?”雅各捏一下她的脸儿,笑着,“批准你吃个苹果!”

    艾妃立刻去拿苹果给雅莉。

    “我们下午一点钟才烧烤食物。”雅各对大家说,“现在我们先玩游戏,然后拍照,现在的阳光还不够充足。雅莉,节目由你设计,你喜欢玩什幺?”

    “玩传柑子!”

    “这是小孩子的游戏!”美芝反对,“幼稚死了!”

    “玩我们早已没有玩的游戏,才够新意。”西敏支持雅莉,“整天玩派牌,大家都厌倦了!”

    “谁不赞成的举手!”

    结果只有美芝一个人高举起手。

    “少数服从多数!通过啦!”

    “我们坐在地上,围成一个圆圈,艾妃姐姐,请你给我一个柑,海澄,你去开了录音机。一开始时,柑在我手上,我们跟着音乐,把柑子传给别人,音乐停了,手中拿着柑子的就算输,我们已经选好了玩游戏的音乐,不会太长。”

    “输了一定要受罚!”美芝说。

    “当然,否则玩游戏便没有兴趣!”

    “输了的要罚他干什幺?”

    “因人而定,各展所长!”雅莉一声令下,“开始!”

    于是柑子一个传一个。虽然,这种游戏他们在小学的时候就玩过了,不过每个人都很紧张,忙着要把柑子传走,艾妃很少有机会这样自由自在地玩。过去她只是笼中的金丝雀,因此,她比谁都玩得开心,不停地笑。

    那幺巧,音乐停止的时候,柑子刚交回雅莉的手中。

    “好!”美芝大声叫,“恶有恶报!”

    “你怎能这样说话?”西敏制止她。

    “怕什幺?雅莉最大方,不小气,她不会怪我的,是不是?”

    “怪谁呢?游戏是我建议的,现在我输啦!等着大家处置。”

    海澄连忙说:“雅莉喜欢唱歌,她唱的歌很动听,就唱个歌吧!”

    “好呀!”雅莉跳起来,“我唱歌!”

    “不,不行,”美芝大声说:“要罚她跳舞,跳肚皮舞!”

    “肚皮舞?”七个人不约而同地叫。

    艾妃皱起眉头,看了看雅各。

    “我没有跳舞的天才,”雅莉苦起了脸几乎要哭,“我根本不知道肚皮舞是怎样跳的,求大家让我唱个歌吧!”

    “雅莉还是小孩子,肚皮舞不是小女孩跳的。”西敏按住美芝,“我们是来玩乐,不是来受罪,不要为难她。”

    “哼!”美芝别转了脸。

    “雅莉!”西敏柔声说,“我们现在罚你唱个歌!”

    “谢谢,谢谢大家!”雅莉如释重负,她走在圆圈当中,唱了一首THEWAYWEWERE。

    雅莉的声音很优美,西敏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欣赏她,雅莉始终是他心坎里的女孩,他喜欢她天真无邪,逗人怜爱,如果美芝换了雅莉,西敏永远不忍心跟她吵。当然,雅莉是个可爱的女孩,她不像美芝,美芝只会损人!

    雅莉一曲刚终,除了美芝,每个人都大力鼓掌,尤其是西敏,要不是美芝推他一下,他可能还不会停止。

    游戏继续开始,这一次,柑子落在美芝的手中。西敏立刻大声叫:“要罚,罚跳舞!”

    “跳舞!”美芝站起来,“你竟然要我跳肚皮舞?”

    “我怎会叫你跳肚皮舞?我刚反对过。”西敏连忙解释,“我知道你最喜欢跳舞,所以,我认为你应该一展所长。”

    “哼!真岂有此理。别人还没有开口说罚,我是你的女朋友,你反而迫我。”

    “美芝小姐,你何必生气,玩游戏输了就要受罚!”雅莉说,“你一向喜欢跳柔姿舞,海澄开了音乐,你就跳个舞吧!”

    “不!”美芝用力把柑子掷在地上,忿忿地说,“我根本就不赞成玩这种鬼玩意,我没有输,也不会受罚。”

    美芝跑开去,坐在远离他们的一张长椅上。

    于是,他们继续玩游戏。

    还是月媚比较细心,她看见美芝气得快要爆炸,当她讲完故事,受罚完毕,她便对大家说:“游戏到此为止吧!大家跳舞好吗?”

    “唔!月媚姐,我们正玩得开心。”

    “但是美芝不开心,集体活动,应该大家开心,对吗?雅莉!”

    “对!”雅莉立刻说,“海澄,换另一卷录音带,我们跳舞!”

    “遵命!”

    大家开心地在跳柔姿舞,艾妃听了月媚刚才的话,开始注意美芝,看见她面色都变了,而西敏却坐在另一端,没有理她!

    “雅各!”艾妃轻声说,“劝劝西敏!”

    雅各与艾妃跳到西敏的身边,雅各对西敏说:“去请美芝跳舞!”

    “不去!她无理取闹,太扫兴!”

    “你们各走极端才扫兴,男孩子应该让女孩子,道个歉就算了!”

    “她错了还要我道歉?”

    “你们僵持,只有令雅莉为难。”

    “关雅莉什幺事?”

    “美芝本来不想玩游戏,她认为雅莉提议的游戏太幼稚,本来已经不是她自愿,现在她又输了,她心里一定在怪雅莉!”

    “由她怪去!”西敏摇一下头,“她一天到晚闹情绪,我怎可以永远迁就她!”

    “好,你不道歉,我叫雅莉道歉!”

    “没理由!”西敏站起来,“雅莉会感到很委屈,因为她没有做错!”

    “如果你不想她委屈,那就自己吃一次亏,想办法和美芝和解!”

    “唉!”西敏握着双拳用力向下一挥,“我烦死了!烦死了!”

    他终于还是走到美芝的身旁:“美芝,别呆坐着,我们去跳个舞吧!”

    “哼!”美芝双眼朝天。

    西敏看着雅各向他求助,雅各指了指雅莉,西敏无可奈何,忍住了气:“刚才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

    美芝抿了抿嘴唇不说话。

    “不要演戏给人家看。你看,他们都是成双成对的。跳舞吧!柔姿舞,你最喜欢的!”

    “哼!要不是看在你的朋友的份上,我才不理你!”美芝终于站起来,和西敏共同跳她最喜欢的柔姿舞。

    大家越跳越开心,美芝动作最多,一边喊热,一边不断扭动。

    很快,就过了一点钟。

    “大家停止!”雅各不愧是领队,“烧烤的时间到了!”

    于是大家一窝蜂似地去各司其职,海澄把炭放进公园内的烧烤炉里,点燃了火,其它人把食物、餐具拿出来,铺好一张大台布,把所有的食物都放好了,于是围着烧烤。

    雅各把两块牛排分别插在长叉上。

    “人家烧烤食物,都在晚上,”美芝喃喃的,“太阳晒着围住火炉,热上加热!”

    “今天天气很凉,才二十度!”

    “白天烧烤没情调嘛!”

    “月媚怕黑!”伟烈说,“狄伯母也不放心雅莉,说这儿太偏僻了!”

    “我们晚上还有节目,闲不了的。”西敏替美芝把猪排插在叉上,“烧东西吃吧!”

    “艾妃,我的牛排烤好了,给你一块。”

    “我的鸡翼也好了,给你一只!”艾妃拿了两只碟子,把食物分放好,她把其中一碟交给雅各,自己拿着一碟,站起来,走到雅莉的身边。

    “好了没有?”

    “你看!一边没有熟,一边全焦了!”

    “没关系!给你的!”艾妃把碟子放在雅莉的手里。

    “辛辛苦苦烧好了全给我?”

    “牛排是你哥哥给你的,趁热吃了吧!”艾妃替雅莉把那焦了的鸡翼拿下来。

    “雅莉,你真好福气,有人侍候你!”

    “艾妃姐姐很疼我!”

    “当然啦!她快要是你的嫂子了!唉!这年头,女人都不争气,坐劳斯莱斯的千金小姐,为了爱情,竟然要奉承未来小姑!”

    艾妃难为情得呆在那里。

    西敏看不过眼,把猪排递到美芝的面前:“吃东西吧!”

    月媚也连忙逗雅莉:“我担心味道不好,雅莉,还吃得下的吧!”

    “味道好极了,月媚姐,你真棒。艾妃姐姐,哥哥在叫你呢!”

    艾妃这才回到雅各身边去。

    雅各递了一只碟子给她。

    艾妃一看,碟里有鸡翼,有牛排也有猪排,堆满了一大碟。

    “你呢?”

    “我正在烧。”雅各看了美芝一眼,很平和地说,“刚才美芝提醒了我,你是千金小姐,应该由我来侍候你!”

    “啐!”美芝又翻起了眼。

    “可是……”艾妃反而难为情。

    “吃吧!冷了不好吃,我再为你开一罐橙汁。”

    海澄怕气氛继续僵下去,连忙和雅莉一同说笑话,大家都是年青人,不一会儿,大家又吃又笑。

    吃一顿烧烤,差不多花了两个多钟头,每个人的肚子都塞满了肉类、沙律、三文治、蛋糕、果汁和水果。

    吃饱了,除了美芝,每个人都帮忙清洁废物,弄熄烧烤炉,把公园清理干。

    “哥哥!什幺节目?”雅莉一面抹手,一面问雅各。

    “我们得赶快拍照,现在阳光还好!”

    四个男孩子都把相机拿出来。

    “怎样个拍法?”

    “LADYFIRST!”海澄说,“四位小姐站在一起,由我拍摄!”

    艾妃、雅莉和月媚都站好,只是不见了美芝。海澄四周一看,只见美芝站在另一个方向在看山。

    “美芝,拍照!”海浪去请她。

    “我不喜欢跟人一起拍照!”

    海澄耸了耸肩,回去替其余三位女孩子一共拍了几张。

    “该轮到我们‘四剑侠’了吧!”

    “谁管我们拍?”

    “雅莉!”海澄说,“她还在学拍照,她拍得不错!”

    “好啊!”雅莉跳起来,接过海澄手中的相机,她正在选背景,美芝突然从她身后把相机抢了过去。

    “美芝姐,你干什幺?”雅莉给她吓了一跳。

    “小女孩怎会拍照?”美芝摆着老大姐的架子,“问西敏,我拍的相片,可以入沙龙,你怎能跟我比?”

    雅莉努努嘴走开。

    西敏对着镜头,美芝喊笑呀!他怎样也笑不出来。

    “好,好!”雅各拍拍手,“我们用自动摄影机,拍一幅全体照!”

    美芝连忙挽住西敏的手臂。

    “咦!美芝,”海澄忍不住揶揄她,“你不是说,不喜欢跟人家一起拍照?”

    “我是指女人,男的例外。等会儿还要你帮忙,替我和西敏多拍些二人照!”

    他们一直由公园拍到外面,直至把所有的胶卷拍光了。

    拍照片,雅莉最活泼,月媚最羞怯,艾妃最大方,美芝诸般作状!

    “现在自由活动,”雅各看了看表,“六时三十分在公园集合!”

    各人拖着自己的伴侣走了!

    “喂!雅莉,你怎幺跑回公园去?”

    “拿吃的嘛!”

    “馋嘴鬼!”海澄说着,还是离开众人,跟在雅莉的后面。

    舂坎湾环境幽美,海水清澈,沙滩上的沙既细小又平滑,而且很清凉。

    雅各和艾妃手拖着手沿着海边走,沙滩上,留下一串串的足印。

    “饱吗?”雅各回过头去看了她一眼问。

    “吃得太多了!”

    “快乐吗?”

    “好开心,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玩得那样开心,大自然真好!”

    “甚至不留意美芝说的话?”

    “看样子她不喜欢我,我猜我一定说错话,或者无意中得罪她!”

    “你没有得罪她,也没有说错话,其实,我们八个人当中,她除了西敏,谁也不喜欢,你没有看见,她为难雅莉?”

    “我不明白她为什幺参加大家的群体活动?她喜欢西敏,应该只和西敏在一起!”

    “但是西敏喜欢我们,是西敏要参加,并不是美芝。”

    “你们‘四剑侠’的感情真的很好?”

    “我们亲如兄弟!”

    “你们感情那幺好,志愿却不相同!”

    “对!伟烈念医科,西敏念文科,海澄念工科,我念商科。”

    “你很喜欢做生意?”

    “不,其实,我本来的志愿是念法科,我希望将来做一个维持正义的法官。”

    “你念商科,一定是狄世伯的意思!”

    “也不是!我妈咪、爹地,从来不会勉强我和雅莉做任何事。选读商科,是我自己自愿的。因为我们狄家世世代代从商,生意也不少,而我又是狄家的独子,如果我念法律,不能帮爸爸,他会一直辛劳到七十岁,甚至八十岁。我认为我有责任减轻父亲的负担,我希望他晚年不须为事业操心,过些清闲日子。”

    “你做得很对!”

    “由大学二年便开始,要分系了,你准备要修哪一系?”

    “我……”艾妃笑一下没有说下去。

    “是不是又要得到你爸爸的批准?”

    “其实,我只要念多点书,哪一系都不重要,我只想充实自己,没有什幺宏大的抱负。”艾妃轻轻摇一下头。

    “当然,再有本领的女强人,始终是要结婚的,女人不能一辈子工作!”

    “我还不知道我能否嫁得出去?”艾妃竟然轻叹起来。

    “艾妃!”雅各站定下来,他们互相凝视了一会儿,艾妃含羞垂下了头。

    雅各用两只手捧起她的脸,她那俏脸美丽而又富吸引力,她实在是个无懈可击的美人。雅各轻吻她的额头,她的鼻尖,他的视线落在她那性感的双唇上,他不禁心弦一震,他缓缓把嘴贴上去,轻轻的,深深的,像在吻两片娇嫩的花瓣。

    说真的他有点担心,艾妃出身高贵,使他格外慎重,格外尊重她。

    出乎意料之外,艾妃的反应是狂热的,雅各放下双手紧拥着她的腰,而艾妃她也用力挽住雅各的脖子。

    这是雅各的初吻,他有点心怯,但十分兴奋、刺激和快乐。

    他整个人陶醉在热吻中。

    谁也不愿意离开谁,两个人在沙滩相拥着,浪花溅上了他们的身上。

    突然一阵有节拍的掌声。

    “好精彩的表演!”

    “美芝!”西敏喝止她。

    雅各和艾妃连忙分开,艾妃害羞地躲在雅各的身后。

    “可惜是儿童不宜观看!”美芝不理西敏,继续拍手,“放心,雅莉不在这儿,否则,光天化日的……嘻!我也不好意思说下去,总之,对小雅莉是一种坏影响!”

    “美芝,跟我走!”西敏伸手拉她。

    “对不起,撞破你们偷欢,我走啦!继续下去吧!”美芝终于被西敏牵跑了。

    “我的手腕好痛!”美芝走了一段路,她大声抗议:“你想谋杀!”

    西敏放开她,气呼呼地:“你是恶作剧呢?还是存心令人难堪?”

    “我看不惯他们那幺亲密,你呀!从来没有好好地亲近我!”

    “不要拿我们的爱情和雅各艾妃比!”

    “当然是不能比,我和你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他们才刚相识,想来那艾妃也真不要脸,刚认识雅各不久,就施展迷功!”

    “与你无关的事,你最好不要管,”西敏坐在一块石上,那儿和雅各、艾妃,已经隔开很远,“你知道吗?你常常干出一些违反常理的事,令我在朋友的面前很没有面子,而且更间接影响我与朋友之间的感情!”

    “我的影响力,真的有那幺大,那你以后不要再常带我参加他们的活动!”美芝偎在西敏的身边坐下来。

    “很好,不过,你以后可不能怨我!”

    “你不跟他们在一起,单是陪着我。”美芝挽着西敏的手臂,“我怎会怨你?”

    “我不会不参加他们的活动,我是他们的一份子,只是依照你的话,以后不带你去!”

    “不行呀!要去大家去。”美芝不再发小姐脾气,“你不带着我,我可不饶你!”

    “你这人真麻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