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雅莉下了车,奔进花园,跑进屋子,冲上楼梯,看得狄太太呆了眼。

    “奇怪,她不是去看电影吗?”狄太太放心不下,她跟着上楼梯,到雅莉的房门外,她已听到哭声。

    狄太太吓了一跳,这件事非同小可,雅莉是狄家的开心果,她整天蹦跳、玩耍、吃东西。小时候撒娇,要吃糖果,不给她才哭;长大了,上了中学,可没有哭过。

    “雅莉!”狄太太敲了敲房门。

    回音仍然是哭声。

    “我可以进来吗?孩子!”

    没有人答话!

    狄太太轻轻推了推房门,幸而房门并没有上锁,狄太太走进去,看见女儿伏在床上,哭得很是厉害。

    “孩子,”狄太太急步走过去,“发生了什幺事?”

    “呜!呜……”雅莉用手抓住床罩,双肩不断地耸动。

    “你是个不哭的乖孩子,一定出了事。”狄太太揽着她,“有人欺负你?”

    “你得告诉妈,我好替你作主!”

    雅莉哭个不停。

    狄太太哄她、逗她、抚慰她……可是,她始终不肯说一句话。

    狄太太已尽全力,也有点筋疲力尽。她坐在床上,听着雅莉的哭声在沉思。

    对!孩子的事,只有孩子们才知道。

    她站起来想去找雅各,走了几步,才记起雅各一个钟头前出去了。

    他只是说到外面兜兜风,没说去哪儿,往哪里去找他?

    狄太太想到海澄,海澄是雅莉的男朋友,雅莉这样伤心,起码应该让他知道。

    狄太太回到自己的房间,打电话找海澄。她当然找不到海澄,因为海澄正在和高依芙在看电影。

    找伟烈,伟烈也和月媚出去了。

    找西敏,谢谢天!总算没有令狄太太绝望,西敏没有出去。

    “……我没有办法,她只是哭!”

    “我立刻来!”

    狄太太放下电话,松了一口气。

    虽然,西敏并非理想人选,能找到海澄更好;不过,西敏最近来狄家的次数多了,相信雅莉可能肯把心事告诉他。

    狄太太再回到雅莉的房间,她还在哭,狄太太既心痛又心慌,不知道女儿发生了什幺事:“不要哭了!等会照照镜子,眼睛红、鼻子红,好难看的!”

    “你令我担心死了!”

    狄太太在雅莉的卧室实在呆不住,女儿凄厉的哭声令她又惊又心寒,要不是发生了不能解决的事情,她不会哭得那幺凄惨,她走出去,下了楼,她希望西敏快点来。

    幸而,西敏也来得真快,他由园子跑进来,带点喘息问:“雅莉怎样了?”

    “还在哭,一直哭,她不倦的吗?”

    “原因呢?”

    “她半句话也不肯说!”

    “她出去过吗?”

    “她和云妮她们五个同学一起去看两点半的电影,可是不到三点钟,她就独个儿回来了,由三点钟哭到现在。”

    “她没有看戏,也许……”

    “我敢担保她没有看戏,不过她们出门早,一定到过戏院。”

    “伯母,我可以到楼上看看雅莉吗?”

    “陪她谈谈!她需要人帮助!”

    “我想单独和她……”

    “好!当然好。”狄伯母拍一下他的肩膀,“最好能够劝她不要哭!”

    “我尽力!”西敏走上楼梯。

    “谢谢你,西敏!”狄太太坐在客厅一张椅上,她很疲倦,但充满希望。

    西敏走进雅莉的房间,轻轻掩上了房门,然后走到床边。

    西敏坐在雅莉的身边,像一个哥哥,或者一个父亲,他轻轻用手抚着她的短发:“雅莉!停一下好吗?”

    她果然停住哭声,也许她奇怪谁来了,当她心里弄清楚时,她又哭了。

    “把你的心事告诉我,或者,我可以帮助你解决心中的疑问?”

    “你今天在电影院里碰见一个人?”

    “我……”哭声把她的声音遮盖了。

    “你碰见海澄!”

    她抬起头,她的眼睛、面颊哭得红红的带点肿,鼻子有点脱皮,她索着气,抽抽噎噎地问:“你怎会知道?”

    西敏看见她哭成这样子,心里很痛。他早就知道雅莉会有这一天,但是,这一天来了,不能忍受的,竟然还有他。

    西敏握了握拳头,咬咬牙说:“海澄!”

    雅莉两串眼泪又淌下来。

    西敏把手帕递给她,可是,她的泪是流不尽的:“你看见他和高依芙在一起,也是去看戏?”

    “你怎会知道高依芙?”雅莉抹去泪水,她要看清楚西敏。他知道,是的,他一定知道,“高依芙是谁?”

    “你先要回答我,你这样伤心,是因为你碰见海澄,和他吵了,还是碰见海澄和另外一外女孩子同行?”

    “他们两个!”雅莉打着噎。

    “那女的就是高依芙,听说短短十几天之内,海澄就爱上了她!”

    “变心,他竟能这样对我!”雅莉又伏在床上哭。

    “是海澄不对,不过……”西敏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她,感情的事,很难说。

    “我对他不够好吗?我比不上高依芙漂亮吗?我做错了什幺?我错了,他应该告诉我,给我一个机会,我会改,我为了他,什幺都愿意做。”

    “雅莉!”西敏用两只手拉起她的肩膀,雅莉坐在床上,西敏一面替她抹去泪水,一面说:“你不要怪责自己,你没有错,从来没有,你是个最好的女孩子。”

    “西敏哥!”雅莉情不自禁哭倒在西敏的怀里。

    西敏抱着她,他自己的双手有点发抖,他心房跳得扑通扑通的,激动的情绪,感染的动力,他眼睛的泪孔也渗出了泪。

    突然,雅莉推开了他:“原来你们每个人都知道海澄不要我了!”

    “雅各不知道!”西敏的怀里一下子冰冷,空虚,“上一次伟烈碰见海澄和高依芙在‘的士高’跳舞,是他告诉我的!”

    “你为什幺不告诉我?我们每天都见面的,至少,我事前有准备,我会去质问他,要他解释。”

    “我不敢告诉你,是怕你伤心!”

    “我现在不是一样伤心?”

    “对不起!”

    “对不起什幺?你又没有做错事,也难怪,你和海澄是好朋友!”

    “雅莉,你在说什幺?”

    “你替海澄瞒住我,我也不会怪你,论感情,你当然应该对海澄好!”

    “你是说我对你不好?”

    “我也不会怪你!”

    “啊!上帝!”西敏笑了起来。

    雅莉茫然望住他,他为什幺笑得那幺狂?又那幺苦?

    “我把海澄找出来,我要他和高依芙分手,我不准他对不起你,他不答应,我就打他,他还是不肯,我再打,打、打、打……一直把他打倒在地上。我说过,如果他不回到你身边,我永远不再和他来往!”西敏站了起来,缓缓走到窗前,他用手抓住窗枝,把脸压上去,“我从来没有打过人,我知道野蛮人才打架,但是我打了他,狠狠的,为什幺?我到底为什幺?”

    房间里突然雅雀无声,甚至连雅莉的哭声和抽噎声都停住了。

    雅莉坐在床边,呆呆地看住西敏那轻微抽动的肩膀。

    就在这时候,有人在外面敲房门。

    雅莉立刻去开门,看见雅各,“哥哥!”她伏在雅各胸前哭了起来。

    “不要怕,有什幺事,哥哥作主!”雅各拍了拍妹妹的脸,“我和西敏谈谈!”

    西敏连忙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定一下神回转身。

    “西敏!”雅各走到他身边,“你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吗?”

    “雅莉今天和同学看电影,碰见海澄和高依芙!”

    “高依芙是什幺人?”

    “海澄的梦中情人!”

    “他一直梦想中的情人?”

    “是的!”

    “可是,他已经有了雅莉,他怎可以这样不负责任,怎能对感情如此不专一!”雅各勃然大怒。

    “我骂过他,打过他,雅各,我看,也应该是你出面的时候了!”

    “我当然会去质问他,海澄太可恶,见一个爱一个!”

    “你好好安慰雅莉,我要回去!”

    “不要走,你和我一起去找海澄!”

    “今天我们肯定找不到的!明天,明天我们联同伟烈一起,不过,我和海澄,根本就不可能再交谈!”

    “你刚才说过,你打过他!西敏,你为了雅莉而费心,我们一家人都感谢你!”

    “你太不把我当朋友!”

    “对,我们是好兄弟,客气的话不要说,西敏,留下来吃顿饭,好不好?”

    “我接到伯母的电话时,刚在整理笔记,还没有把功课做好,改天吧!”

    “好!不勉强你!睡前通个电话,我会约同伟烈,大家约好怎样做!”

    “好的!雅各,你陪雅莉。”西敏走到房门口,他停下来,缓缓地说:“再见,雅莉,希望你为了狄伯母不要再哭。”

    西敏走了,雅各轻声对妹妹说:“西敏的神情不对?他又有什幺事?”

    “我想……”雅莉垂下头,“可能和我有关,他在生我的气!”

    “怎会呢?”

    “因为我说他对海澄,比对我好,他显得很难过,他吓得我眼泪都收住了!”

    “西敏这傻子,有什幺好难过的?”

    “哥哥,你不知道,第一个发现海澄爱上高依芙的是伟烈哥,西敏哥知道了就找海澄算账,他迫海澄和高依芙分手,海澄不肯,西敏哥把他打倒在地上,西敏说他还是第一次打架,而且他已和海澄绝交!”

    “唔!我明白!”雅各点一下头,“西敏极力维护你,甚至为你打架,你不道谢也还罢了,你还要冤枉他,所以他心里不高兴。”

    “我也是这样想!”

    “不过,西敏这个人,不会斤斤计较,心胸也广,他怎会为了这些小事生气?”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雅莉努起嘴,“哥哥,你没有看见,西敏哥走的时候,他甚至没有看我一眼呢!”

    “真奇怪,过去,他一直很喜欢你,他经常称赞你的。”

    “唉!哥哥,我好惨!”

    雅各托起她的下巴:“为什幺不哭了?”

    “哭了几个钟头,眼睛酸痛,口都麻了,胸膛涨满满的;而且,事情根本没有决定,我是否哭得太早?”

    “没有确定?”

    “你既然知道这件事,你不会不管的,海澄一向最怕你的,你一出面,他一定不敢和那女孩子来往;其实,那女孩子并不很漂亮,海澄会听你的话,和她分手。”

    “是不是没有你漂亮?”

    “事实是这样嘛,不过身材……我没有她……没有她……总之,老师说,我还会长高,还会发育的!”雅莉羞得吞吞吐吐。

    “你的身材没有高依芙丰满,但是样子比她漂亮,对吗?”

    “唔!”雅莉用力点一下头,“她的身材和艾妃姐差不多,不过艾妃姐比她高些;而且,肤色又不同,艾妃姐很白,很不够健康,她的皮肤是棕色的,但是很健康。噢,真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艾妃姐。”

    “不要紧,我刚才开车出去,到处兜兜看,也是希望幸运会碰见艾妃。”

    “有结果吗?”

    雅各摇了摇头:“她可能已经不在香港,到外国去了!”

    “对不起!”雅莉按着哥哥的手背。

    雅各拍拍她的手:“妈咪很担心你,你赶快到楼下安慰她!”

    “要不要把海澄的事告诉妈咪?”

    “我们向来不向父母撒谎。”

    “我知道,我只是怕她为我担心!”

    “那你自己决定吧!我打个电话给伟烈的姐姐,留句话……”

    雅各、伟烈、西敏三个人围住海澄。海澄吓得尽是咽口水,他想,今天不让他们打死才怪。

    “我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海澄,一句话,立刻和高依芙分手。”

    海澄的视线在他们的脸上徘徊,个个铁黑着脸,吓死人!“喂!你不要以为不说话就可以拖过去。”伟烈高举拳头,“我打掉你的牙,到那时候,你就只好用手不用口。”

    “对不起,雅各,对不起各位。”海澄强自镇定,“我只能说一句,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实在抱歉!”

    “谁勉强你谈恋爱?”雅各眉毛一扬,“你妈咪、爹地强迫你爱高依芙?”

    “不,我记得我说过很多次,我日也想,夜入梦,总希望遇到我的梦中情人。现在遇到了,她就是高依芙,她对我很好,也很适合,我第一次感到我在恋爱。”

    “那,你是说,我们勉强你去爱雅莉?你不要忘记,我很久以前,已警告你不要对雅莉动情!”

    雅各接着说:“如果你不健忘的话,我说过,雅莉还很小,应该好好念书,谈情说爱的事,最好不要落在她身上,我希望你把她看作小妹妹,你忘记了?”

    “我没有忘记!”

    “后来你们好起来了,我以为你会好好待她,我也不曾反对过。我是个喜欢给人家自由的人,你怎可以说我勉强你?”

    “雅各,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勉强我,而是我发现,我和雅莉不适合,勉强维持大家的感情,拖下去大家都没有幸福!”

    “骗人,”伟烈直指住海澄,“你为什幺迟不发现,早不发现,偏偏在你另外找到新欢的时候才发现?杜海澄,我告诉你,雅莉是我们的妹妹,我们不容许你欺负她!”

    “伟烈!有比较才有发现,依芙的确很适合我,我们的性格、爱好,全都一样!”

    “海澄,”西敏第一次开口说话,“你还是坦坦白白认句错吧!你利用了雅莉!”

    “是不是?”伟烈一手抓住他的胸衣,“是不是?”

    “伟烈,”雅各拉开他,“给他一次机会,看着他是否肯讲真话?”

    海澄垂下头:“西敏说中了我的心事,由于我没有家庭幸福,父母成年累月不在家,我怕寂寞,于是常常在雅各家流连,我和雅各兄妹的感情,比谁都好。可能我是雅莉第一个接触的异性,所以,很早以前,我已发觉雅莉很喜欢我。不过,我知道雅各不喜欢雅莉交朋友,而我也无意要追求雅莉,所以,大家一直只是维持兄妹的感情。后来,西敏有了美芝,伟烈有了月媚,连雅各也有了艾妃,我觉得自己很不如人,偏偏又找不到我的梦中情人,我想,可能一辈子也找不到了。怎幺办?人人有女朋友,自己没有,那总不大象样吧!我回头看看,雅莉漂亮又活泼,虽然,我不喜欢她那种娃娃型的女孩子,但是,既然没有别的选择,雅莉又待我好,于是我就开始追求她。我承认,我对雅莉的确没有什幺诚意,这是我不对!”

    “你不单只没有诚意,而且自私!海澄,我想不到你是这种人!”雅各摇着头,“你因为看见别人有了女朋友,你还是孤单一个,觉得没有面子,于是顺手拉住雅莉,拿她做挡箭牌也好,牺牲品也好,现在,找到个合乎理想的,就把雅莉一脚踢走。海澄,雅莉不是一对皮鞋,喜欢扔便扔,她有血有肉有自尊。昨天,她看见你和高依芙去看电影,她回家哭了几个钟头。”

    “雅莉,她……”海澄很意外,他一直以为他和依芙的事,是西敏告诉雅各。

    “事至今时今日,你不能对雅莉置之不理,她已认定你是她的男朋友,你要负责!”

    “负责,我和雅莉是一清二楚的,我并没有污辱她!”

    “如果你占了她的便宜,又撇手不顾,我早就打死你了!”

    “现在……现在我该怎办?”

    “继续做雅莉的男朋友,感情要分先后,你既然已经有了女朋友,就算遇到个梦里天仙,你也只好认命。”

    “不,雅各,你要我做什幺都可以,你要骂我、打我,甚至赔偿,我能做的我一定做;但是,我不能回到雅莉的身边,我……”

    “你真的不再要雅莉?”伟烈揪住他,“你这玩弄爱情的骗子。”

    “我知道对不起雅莉,但是我爱依芙,我只爱她,除了她,我不爱别人!”

    “你这个浑蛋!”伟烈反手掴了他一个巴掌。

    “伟烈,”雅各把他劝开,“打死他,也不能把问题解决。”

    “雅各,谢谢!”海澄可怜兮兮地抚住脸。海澄是衷心感激,他还以为今天“出手”最重的,一定是雅各。

    “你不要谢我,对你的行为,我很反感。你为了自己充面子,随便找个女孩子,说尽甜言蜜语骗去她的心,如今一句不适合就完了。我告诉你,杜海澄,我是不会原谅你的,正如你所说的,你也不适合做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必须有责任感、有正义、感情专一,我不喜欢耍手段的人。”

    “我也宣布和你绝交!”潘伟烈悻悻地瞪了海澄一眼。

    “我们早就无话可说了,”西敏对海澄的反感,由昨天至今天,已增加了好几倍。

    “杜海澄,你做完一件事,以后我们大家各不相干!”

    “雅各,你吩咐吧!”

    “你到我家,向雅莉道个歉,你不能逃避算数,我也不担保雅莉会怎幺样待你!”

    “我是应该有所交代的,”海澄深感理亏,也深感可惜。委实,他很喜欢雅各、西敏和伟烈,他也一直把他们当作亲兄弟;至于雅莉,他早就把她当亲妹妹。他不想失去三个好朋友,也不想伤害雅莉;但是,他不能屈服,因为,他不能没有依芙:“时间、地点、请雅各吩咐!”

    “今晚八点钟,你到我家!”

    “好,我会准时到!”

    “我们走吧!”雅各看了看表,“我还要去接雅莉放学!”

    雅各请父母和雅莉上馆子去吃了晚饭,先送雅莉回家,然后他和父母去看九点半钟的电影。

    家里就只有雅莉一个人。

    天气热,雅莉索性坐在露台的吊椅上,人荡来荡去的,心情也是不断地荡漾。

    她知道海澄会来,但是,不知道会带来坏消息还是好消息。

    她曾经问过雅各,但是雅各支吾以对,只是说:“别急,海澄来了,一切都会明白,看开点,其实,你还年小,你根本可能连爱情和感情也分不开。不管海澄对你怎样,记着自己还年小,你还有许多许多机会去找你的白马王子。假如我是你,我不会选海澄,可惜,我不是你!”

    “你不喜欢海澄?”

    “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你和他不适合,他这个人很吊儿郎当,又有说谎的习惯,你应该找一个比他更好的!”

    “我倒不觉得他不好,他风趣,又会逗人开心,玩起来也够劲!”

    “多个朋友是不错的,但是,假如要找结婚对象,一定要找一个真心爱你的。被人爱,是一种福气,知道吗?”

    “哥哥,你说这些话,是不是海澄不肯听你的,他真的不要我了?”

    “别胡思乱想,他不要你,你也可以不要他,我们狄家的白雪公主,外面排着一队白马王子在等你……”

    雅莉一直想着雅各的话。

    她总觉得,雅各话里有话。

    而且,对于她和海澄之间的事,她根本不敢抱乐观的态度。

    为什幺要来她家?

    为什幺海澄不约她去吃饭,乘车兜风?为什幺父母哥哥避了出去?

    一切都不合常理。

    她正想得入神,佣人报告杜少爷来了。

    她吩咐佣人送了饮品来,就可以去休息。

    海澄来了,容光焕发,穿了一套新西装,手里拿着一盒花。

    “雅莉,好吗?”海澄微笑着,虽然他极力装饰,仍然显得有些不自然。他把手上的花献过去,“你喜欢黄玫瑰!”

    “谢谢!”雅莉接过花,“不过,我一向喜欢红玫瑰!”

    “噢,”海澄打着自己的头,装模作样,其实,高依芙喜欢黄玫瑰,他习惯了,“我真是个糊涂蛋!”

    “也许你近来忙,不过,黄玫瑰也很美,”雅莉细心一看,“还凝着露珠,很新鲜!”

    “雅莉!”海澄看着佣人走后,他交叉着十只手指,“我是来道歉的!”

    雅莉看着他,也许他是来忏悔的吧!只要他肯说句对不起,她就会原谅他!

    海澄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终于还是说了:“过去,我说了很多不应该说的话,比如说,我说我很喜欢你,日久生情,那些全是假话,你不要相信。”

    “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不!喜欢是有的,只是,哥哥喜欢妹妹。”海澄语无伦次,“但是,我的意思是,或许你明白的吧!”

    “你——”雅莉凝视着他,“后来没有想过要爱我?”

    “没有想过,没有想过,哥哥怎可能爱妹妹呢?而且,我们有许多不相同的地方。”

    噗一声,花和盒掉在地上。雅莉空着两只手,她看一看天,怎幺星星没有光彩,都不闪亮了:“哥哥说得对,你有撒谎的习惯!”

    “对呀!雅各最了解我了,我常常情不自禁会说谎,又喜欢口花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怎会有那幺多缺点。”海澄见雅莉那幺难过,他非常不安,“对不起!”

    “你有了一个新女朋友,叫高依芙?”

    “是的!”

    “你有没有向她撒谎?”

    “没——有。”

    “她知道有我这个人吗?”

    “知道!我全都告诉她!”

    “为什幺不向她撒谎,这是你的习惯!”雅莉用手背拭了拭眼睛。

    “我……”海澄递给她一条手帕,雅莉把他的手推开了。

    “因为你真心爱她?”

    海澄垂下头。

    “你是因为高依芙而放弃我的?!”

    “不,完全是巧合,就算没有高依芙,我们仍然是不会相爱;因为,我们根本不适合,将来你大了,你会感觉到!”

    “因为我不是你的梦中情人?!”

    “这是原因之一,事实上,我是无法在你身上产生爱情!”

    “我是那幺不堪吗?”雅莉用玻璃杯下的餐纸抹着眼泪。

    “不!真的不是,其实,是我配不起你,你太纯,而我,根本有点稚气!”

    “人要找理由,总有千百个!”

    “雅莉,你听我说,你喜欢我,是一种错误,你看错了人,其实,你应该喜欢西敏,他才配得起你!”

    “你不要我就算了,何必找人接收?”

    “西敏也这样说过,你不是皮球,我不应该把你踢来踢去,但是,你和西敏的确是天生一对!”

    “废话!”

    “是真话。”海澄抬起头,想了一下,“西敏几年前就开始喜欢你,他最关心你,常常打听你的事,也最喜欢提起你!”

    “他喜欢我,就不会有个美芝姐。”

    “因为那时候我们天天见面,你对我又特别好,他以为我们会恋爱,偏巧美芝追求他,但是,他根本从未真心爱美芝,他怎样对美芝,他们两个怎样不适合,这些事情,你完全知道。”

    雅莉抹-眼泪,没有说话。

    “最近我发觉了,西敏不单喜欢你,而且爱你,不单只爱你,而且爱你很深。”海澄说的是真话,而这些真话,对他是有利的,起码,可以分散雅莉对他的注意力,“他知道我和依芙在一起,换了别人,他只会暗里高兴;可是,他很生气,他为了依芙,我和你的事,约我到外面谈判,他迫我和依芙分手,我不肯,他就打我。当时他气得失了理智,他一直迫我,我仍然拒绝,我每说一次不,他就打我,一直把我打倒在地上。他为什幺要迫我和依芙分手,他完全是为了你,他不想我伤害你的感情,他要保护你,他没有计较自己的得失,他只是一心一意要你快乐!”

    “唉!”西敏为她所做的一切,她不能不感动,“你鼓励西敏追求我?”

    “是的,西敏是个好人,西敏用功、英俊、斯文、温柔。有礼、待人真诚,而且他又是那幺深深爱你!”

    “你成功了没有?”

    “没有,他因为我不肯和依芙分手,已经和我绝交了!”

    “今晚,你撒了多少次谎?”雅莉突然觉得海澄很滑头、很邪门、很不讨人喜欢。

    “没有!我今晚说的句句是真话!”

    “难得啊!”雅莉苦笑。

    “我已经太对不起你们了!”

    “今晚,是哥哥迫你来的?”

    “雅各、西敏、伟烈都要我来,而我,也觉得应该来。”

    “你的话,说完了没有?”

    “我请求你原谅!”

    “那是无关重要的!”

    “记着我的话,真正关心你,爱你的人,是西敏!”

    “你可以走了!”

    “好吧!希望你将来会原谅我。”

    海澄拾起地上的花盒放在她的膝上:“不要再为我难过,为一个根本不爱你的人而哭,那就更愚蠢。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不要做不应该做的事,再见!”

    “你……”雅莉高举起花盒想向他扔过去,突然她停住了。

    海澄说得对,为他生气,不值得。

    她缓缓由吊椅上下来,把花扔在餐桌上,她没有哭,因为不值得!

    她走上楼梯,进了卧室,关上房门。

    她倒在床上,脑海里掀起风浪。

    从此之后,一切全变了。

    本来,“四剑侠”当中,雅各的一家,是被认为最幸福美满的一家;而且,由于有雅莉在,家中整天充满欢乐。

    现在,雅各把全副精神都放在念书和参加运动,一有空闲就开车去找那“失踪”的艾妃,他对艾妃,从未死心。

    雅莉妮?她看着哥哥做榜样,一天到晚手不释卷,功课突然进步得惊人。唯一不同的,她有空也不会往外跑,除了上学,她是不肯出去,大概是怕碰见海澄和依芙。

    她在家的时候多了,本来,家里应该增加笑声;但是,她已不像从前那样喜欢说笑,她变得乖得很。既不顽皮、也不撒娇,也不会吱吱喳喳像百灵鸟,一天到晚嚷着吃的习惯也改掉了,她似乎连对吃也没有兴趣。

    以前狄家也是热闹的,因为海澄天天来,三个孩子总是玩作一团,后来西敏来。现在,海澄当然不会再来,西敏也不来了,反而伟烈和月媚,有空也会到狄家走走,可是,伟烈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制造欢乐气氛的人,月媚也是内向的。

    西敏为什幺不来?

    他也没有去接雅莉下课,而雅各有空就去接她,否则,她就坐公共汽车或者出租车。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独个儿。

    现在,四个男孩子,就只有海澄最快乐,因为他有了依芙,而依芙又对他那幺好。海澄以前怕寂寞,怕留在家中,总往狄家跑,现在,高家已经成为海澄第二个家。

    海澄每天一下了课,就到高家。温习功课,都在高家的书房完成。功课做好了就陪依芙玩,幸而是,不单只是依芙,连依芙的父母也喜欢海澄。

    在高爵士夫妇的心目中,海澄早已是高家的乘龙快婿。

    唯一令海澄不开心的,是雅各他们每次在学校碰见他,总是避开他。虽然,海澄每一次都和他们打招呼,但是他们仿佛全都视而不见,令海澄很难过。

    不过,他始终还是快乐的!

    西敏和雅各兄妹一样不快乐,家里还是只有西敏一个人,他还是那幺的寂寞,连找个人说话也没有。张黛黛虽然忙于自己寻欢作乐,不过,她对儿子还是关心的。

    “西敏,你最近好象瘦了!”

    “运动多!”

    “你常常参加运动吗?为什幺皮肤还是那幺白?”

    “你知道我的皮肤不吸收阳光。”

    “对!你像我,永远都是雪白白的,你们两兄弟,就只有你最像我。”张黛黛想了想,“运动需要消耗大量卡路里,我叫管家每天给你准备一样炖品,补充一下,你很快就会长胖。”

    “我又不是女人,吃什幺补品?”

    “也不是什幺补品,比如炖鸡、炖白鸽、炖水鱼,美味又有益。”

    “我不喜欢吃!”西敏鼓住气,坐在一张巨型天鹅绒的椅子里。

    “西敏,你最近的脾气为什幺这幺燥?”张黛黛摇一下头,“长大了的男孩子,没有女朋友怎会开心?你和美芝到底怎样了,听说你很久没有去找她。”

    “妈咪,你不要提她好不好?我早就和她分手了!”

    “分手了?太严重了吧!小孩子,吵吵闹闹是难免的,吵过,就没事了!”

    “我不是小孩子,我就要二十一岁了!”

    “你不用提醒我,你的生日,妈咪永远会记着,何况还是你二十一岁的生日。二十一岁,到法定年龄啦!算是大人了,照理,你爹地应该送一幢新房子给你!”

    “送新房子给我做什幺?我又不是要结婚,我也不愁没有地方住!”

    “我不是要你住他送给你的房子,不过,手上有点物业,那有什幺不好?至于你结婚,他做家翁的,怎能送一幢房子那幺寒酸,女方的家长会看不起你的,他应该送一幢别墅给你。你爹地有那幺多钱,你何必替他省?”张黛黛忽然微笑起来,“前两天,我在马路上看见海澄,他换了一部新跑车,很高贵,也很漂亮,我看,要三十万,或者不止三十万,但那部车真是有型的,你生日,我准备送一部给你!”

    “妈咪,我不要海澄那种车,我也不要任何车,我的跑车入学时才买的,还很新!”

    “快一年了,应该是旧车了,早就应该换,坐新车,有安全感。”

    “妈咪,你不是约了朋友吗?够钟了!”

    “噢!时间过得真快,”张黛黛连忙站起来,“有时间去看看美芝!”

    “妈咪!”西敏不耐烦地叫。

    “我前几天看见他们一家三口,他们个个都问你好,美芝还问你为什幺不去看她!”

    “明知故问。”

    “我出去了,今晚多吃点菜,喂!起码跟美芝通个电话,你是小绅士嘛!拜拜!”

    西敏实在苦,孤寂还加上烦扰。

    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伟烈虽然和月媚在一起;但是,受到其它压力,很多时候,他们都不快乐。

    这天,伟烈刚把功课温习好,伸了一个懒腰,月媚敲门进来了。

    “有东西吃?”伟烈一看见她便嚷着。

    “才没有呢!”

    “那就让我亲一下。”伟烈伸出手想拉她,看见她把两只手放在背后。

    “你藏着些什幺?”

    “你猜呢?”

    “唔!”伟烈搔了搔头发,“一个很大很大的苹果。”

    “我说过不能吃的!”

    “给我!”伟烈站起来,要向她索取,月媚连忙倒退。伟烈追她,她笑着躲,两个人追逐了好一会,伟烈终于把月媚整个抱住。

    “不带东西给我吃,要罚你!”伟烈吻她一下,然后去拉她的手,月媚被困在他的怀里,动弹不得,于是,她手中的东西给伟烈抢过去了。

    “一件好漂亮的衬衣,银灰色间条子,灰色袖口银色领子,在哪儿买的?”

    “月媚男士服装店!”

    “有这样的店子?”伟烈瞪大了他的深蓝眼珠子的眼睛。

    月媚扑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顽皮!”伟烈点一下她的鼻尖,“我知道了,你托人到外国买的!”

    “托人?谁?我除了你和表姐,连一个亲戚都没有。朋友呢?都是你的,我自己根本没有一个朋友!”

    “快告诉我在哪儿买的。西敏一直想要这种料子,这种款式的衬衣。”

    “真对不起,这是非卖品,所以西敏买不到的,不过我倒可以告诉西敏料子在哪儿买的。西敏好象不喜欢灰色,有一种金黄色的很夺目。”

    “你要西敏把料子披在身上。”

    “他可以拿着料子,参考这件衬衣,到服装店缝。”

    “你何不索性把店子介绍给他,难得缝工好,设计又好!”

    “表哥呀!”月媚点了点他的头,“你这聪明的脑袋,除了读书,就什幺都不想了!”

    “想什幺?”伟烈咬住下唇,昂起头想着,喃喃地说,“月媚服装店?月媚,这件衬衣是你自己缝的,可是?”

    “聪明的孩子!”月媚抚一下他的脸,“终于想通啦!”

    “我真笨,我早应该想到了,不过,我真不知道你那幺有本事,连衣服也会缝,而且比买的还要漂亮。”

    “表姐有一架电动缝衣机,她一直没有用过。我觉得很可惜,于是,我就利用空闲的时间为你缝车衬衣。”

    “月媚,你真好!”伟烈拿着衬衣叫,“我明天穿著它上学,让同学们看了羡慕死!”

    “留待星期日穿不好吗?可以配那条新买的灰裤。”

    “好,听你的,月媚,如果你多买点料子就好了!”

    “为什幺?”

    “你缝一件裙子,我们一起出去,穿著情侣装,特别有意思!”

    “我已经多买了料子,怕你不高兴,所以我不敢动手缝。”

    “为什幺不高兴,星期日,我们要穿统一的衣服,以后也要这样!”

    “你要我每一个星期缝一件衬衣,一条裙子?”

    “会不会太辛苦?”伟烈连忙问。

    “怎幺会?反正都穿在我们的身上。”月媚甜甜地笑。

    “月媚,我知道‘四剑侠’,不,‘三剑侠’的太太,你一定可以拿最好、最标准太太奖。我看过很多女孩子,没有人比你更好,更会照顾家庭和丈夫!”

    “我哪来的丈夫!”

    “我不是你的未婚夫?”伟烈抚着她的脸,她的头发,“星期日,我们要好好玩它一整天,庆祝我们穿情侣装。”

    “那我们岂非每星期都要庆祝?”

    “不好吗?”

    月媚正要开口,有人敲门,月媚连忙轻轻推开伟烈,按了按头发。

    伟烈开门,进来的是美宝。

    “姐姐,还没有睡,等程克安?”

    “你姐夫刚回来,有些话,他要我告诉你和月媚!”

    提起程克安,伟烈就皱眉:“他又有什幺新花样?”

    “星期日,他要请几个生意上的朋友回家吃晚饭,他想月媚留下来,打点一下。这个星期日,你们不要出去,好吗?”

    “不行!星期日是月媚的有薪假期,而且,我们一早已经约好了!”

    “伟烈!”月媚按住他,“表姐夫又不是经常请客,家里请客,我应该留下来,大不了改调一天假吧!”

    “调一天?调哪一天?”潘伟烈很不开心,“这个星期又没有公众假期。”

    “但是仍有星期六。”

    “星期六?你忘了我每个星期六都要上课?”潘伟烈摇着手,一万个不同意。

    “只不过上早课,下午你还有时间。”

    “损失一个上午,太不划算,这样的调假,简直是剥削。”

    “不要生气!”月媚柔声哄他,“我们可以玩晚一点,反正星期日你又不用上课,拉上补下,不会吃亏的!”

    伟烈看看月媚,叹了一口气:“你呀!人善被人欺,好吧!只要你愿意,我妥协啦!”

    “表姐,”月媚很高兴,走到美宝身边,“我星期六放假,星期日留下来!”

    “但是……”美宝很为难,欲言又止,“克安一早就约好了几个亲戚回家打牌、吃饭,你不在家里,克安不高兴。”

    “这……”月媚垂下头,她心里也有点不高兴。

    “月媚,是不是,马善被人骑。”伟烈站在月媚的前面,对美宝说,“星期六要请客,星期日也要请客,这分明是剥削月媚的假期,我记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上个月,也是一连两天请客,碰上我要测验,反正我没有时间陪月媚,月媚也不介意,我们已经忍了,现在又来玩这一套!”

    “伟烈,我承认这是对月媚不公平,对你也不公平,”美宝的样子很尴尬。“但是你姐夫……”

    “我知道你作不了主,那程克安一向摆惯一家之主的大款,我和月媚也不会怪你,来,月媚!”伟烈拖起月媚的手,“我们去找程克安理论!”

    到楼下,程克安正在看电视,伟烈走到他面前,他也没有看伟烈一眼。

    伟烈气得把电视机关了。

    “舅少爷,”程克安盯他一眼,抿抿嘴,“电视机不是你付钱买的吧?”

    “又没有人看你的鬼电视机!”潘伟烈气呼呼,“喂!你为什幺不让月媚放假?”

    “谁不让她放假?”程克安咬着烟斗,“明年你应该选修精神医科。”

    “你星期六请客,星期日又请客,你请客本来是你的事,但是你偏偏要月媚留下,你分明有意留难她!”

    “舅少爷,我是依正式手续,聘请你的月媚表妹做管家。主人请客,管家跑去拍拖,那象话吗?”

    “她拍拖关你什幺事?你管得着!你还讲依正式手续聘请她?你不知道她每星期有一天有薪假期?”

    “美宝!”程克安一手把妻子抓过去,“叫你办点事,你都办不来,我什幺时候说过,这个星期不让月媚放假?”

    “但是,你要我告诉月媚,星期六和星期日,家里都要请客。”

    “一个星期又不是只有星期六和星期日两天,主人请客,管家迁就一下主人,也要大呼小叫?我又不是不答应补假,由星期一到星期五,由她挑选,还不够好?”

    “星期一至星期五,我都要上课,你放假给月媚,她有什幺用?”

    “喂!喂!未来大医生,你喜欢出去,由星期一去到星期七,我也不会拉住你的尾巴!我现在是说我的管家的假期,不是说你,你可别自作多情!”

    “月媚争取假期,是因为要和我出去散心,我要上课,不能陪她,她要假期干什幺?”伟烈就是看程克安不顺眼。

    “嘿!她要干什幺?谁管得了?她要陪男人上床,我也没权管!”

    “你说什幺?”伟烈一手抓住他的晨褛,一只手,就把他扯起来。

    “喂!放手!”程克安变了脸,如果要动手,他根本不是伟烈的对手。

    “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我……我刚才根本没有说话!”

    伟烈用力把程克安扔在椅上,又再把他扯起来:“你刚才说月媚陪男人上床!”

    “冤枉啊!”程克安抚着屁股,“我只是说,她喜欢,可以上床休息!”

    “撒谎,胆小鬼!”伟烈把他扔在桌子上,桌子硬,痛得他呱呱叫,“美宝,你丈夫快被人谋杀啦,你还呆站着?”

    美室看着手腕上的淤痕,是刚才被程克安抓伤的,她肉痛,心里气,咬着下唇一句话也不说。

    “美宝,你哑了?”

    “表哥!”月媚上去拉住伟烈的手,“有话慢慢说嘛!”

    “对呀!有话好商量!”

    “答应星期日月媚照常放假!”

    “这……”

    伟烈又用力提起程克安!

    “好吧!好吧!我答应了!”

    “嘿!”伟烈把他掷回椅上,他拖起月媚的手,“这种人,不见棺材不流泪!”

    “总有一天,我要你这死小子栽在我的手里,我要你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到那时候,你看见棺材也流不到泪。”程克安在心里痛骂一顿,然后大喝一声,“你这贱妇,我快要给人家打死了,你竟然半句话不说,你想谋杀亲夫?”

    “是你不对嘛!我有什幺好说?”

    “我不对?”程克安去抓美宝,“你吃里扒外,贱种!”

    “呀!你把我的手抓得好痛!”美宝哭叫起来。

    伟烈已到楼梯顶,听见美宝的哭声,他飞奔到楼下。冲过去,握住拳头,手一挥,程克安就晕倒在椅子里。

    “伟烈!”美宝吓了一跳,“你不是把他打死了吧?”

    “死?还早呢?他只不过晕了过去,很快会自动醒来!”伟烈拿起美宝的手,“又黑又肿,一定很痛。”

    “表姐夫怎样了?”月媚也跟着来。

    “他死不去的!月媚,还记得我上次打足球扭伤了腿?”

    “记得!”

    “把那瓶跌打酒拿来,我要替姐姐擦跌打酒,把淤血打散。”

    月媚连忙跑到楼上。

    “伟烈,他真的没事吧?为什幺他动也不动,我担心……”

    “嗯!”美宝话还未完,程克安的眼皮跳了跳,口里咿咿哦哦!

    “克安!你没事吧?”美宝想走过去看他,伟烈把她拉住。这时,月媚已把跌打酒拿来:“表姐夫,你醒了?”

    “你们……这班狗娘养的,”他撑起来,看见伟烈,连忙赔笑道,“太太,刚才是手重了,真的对不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