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雅莉拿着报纸,一面看,一面蹦跳着走进雅各的卧室。

    “亿万富翁胡国威?”雅莉问,“艾妃姐的爸爸是不是叫胡国威?”

    “唔!”

    “他死了!”

    “死了?”本来这是个好消息。因为,雅各一直以为是艾妃的父亲拆散他们;但是,见过王大伟后,他才知道自己受骗。

    “他死了,把全部遗产捐给慈善机构,看来他也不坏,他是个慈善家!”

    “当然不坏!”

    “但是,艾妃姐说……”

    “艾妃是个女骗子!”

    “哥哥?”雅莉感到很奇怪,“你怎幺骂起艾妃姐姐来了,你不是一直很想见艾妃姐吗?她爸爸死了,你们就可以在一起!”

    “谁愿意和她在一起?水性杨花,下流无耻。雅莉,你忘了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我不准你再提胡艾妃这个人。”

    “我不明白,”雅莉摊开两手,“你一直很爱艾妃姐的;但是,自从那天你由外面回家,全身湿透,像只落汤鸡似的,你就不准我们再提她!”

    “因为,她不值一提!”雅各想起那天的事仍然生气。

    “但是艾妃姐……”

    “你再说我就打你!”雅各咬住牙,握起拳头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你好凶啊!干什幺嘛?”

    雅莉扁起了嘴,委屈地退到墙边。

    “对不起,雅莉,”雅各围拢着她的肩膀,“来,我们换一个话题。我一连两天,没有去看西敏了,因为,我知道他除了你,谁也不想见,这两天他好吗?”

    “重了六磅,已经能够由楼上走到楼下,他说过两天可以带我去‘的士高’跳舞。西敏虽然希望我在他身边,但是,他也很想念你们!”

    “好吧!明天我去看他!”雅各尽量逗妹妹开心,“他们一家四口,不是要搬家吗?搬家一定要通知我帮忙。”

    “一星期后,别墅便装修好,大约十天后就可以搬进去,到时,你非要帮忙不可。因为别墅有间健身室,西敏想听你的意见,他要叫李伯伯派人去美国订购一些健身器械,他弟弟好喜欢练功夫!”

    “想不到西敏爱静,思敏却爱动!”

    “想不到西敏也喜欢运动,别墅除了有健身室,还有壁球室,又有网球场和小型高尔夫球场。”雅莉越说越兴奋,“西敏的妈咪说:搬进别墅,她要开一个盛大的舞会,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请来,特别是你们‘四剑侠’,伯母说,一定要你们玩得开心。”

    “西敏的妈咪最喜欢热闹,也最喜欢出风头。”

    “最近,她改变了。其实,伯母是个很好的太太和母亲,以前是意气用事,她说要尽量弥补。”

    “雅莉,西敏深爱你,毫无疑问;但是,你猜他的父母对你怎样?”

    “看起来还不错!”

    “仅是不错?西敏的妈咪,不是特别喜欢美芝吗?”

    “现在李家已经没有人再提美芝了!”雅莉嘟起了嘴。提起美芝,她还要吃醋。

    “最好我也不要提。”雅各问,“今天不去李家?”

    “哎唷!我忘了,”雅莉看一看表直冲出去,“李家的司机快要来了!”

    雅各看着妹妹的背影,笑了起来,他关上房门,倒在床上,抓起一本画报。

    电话铃响,雅各一面拿起电话筒,一面仍在看画报:“喂!”

    “雅各!”

    雅各一听,就认得是艾妃的声音,嘴巴硬,心却不合作。一会儿,他才问:“你是哪一位?”

    “艾妃,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

    “啊,胡小姐,”雅各冷声说,“我记性一向差,请你原谅!”

    “还在生我的气?”

    “生气?为什幺?”

    “那晚在夜总会……”

    “噢!对了,对了!”雅各不让她说下去,“那天我喝多了酒,一塌胡涂,竟然忘记,我是你的过气男朋友,跑到你的面前??嗦嗦,怎样?王先生没有不高兴吧?”

    “他是无关重要的!”

    “他不重要谁重要?”

    “你!”她的声音微颤。

    “我?”雅各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我实在该罚,看见你和男朋友成双成对,要是我聪明的,根本就不应该走过去献丑。本来,我早就想打个电话向你道歉,可是,我又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

    “我现在可以把电话号码告诉你,我的电话是,香港……”

    “不!你不用告诉我了,我记性不好,你告诉我,不到三十分钟我就忘记了;而且,我刚才不是已经向你道歉了吗?你不是要我叩头认错吧?”

    “雅各,赌气的话不要说了,我想和你见面谈谈!”

    “那天在夜总会,还说不够吗?怎幺?今天王先生没有来陪你?”

    “不要说别人好不好?”

    “什幺别人?他是你最亲密的男朋友!”

    “自从爸爸去世之后,我已经没有和他来往了!”艾妃委屈地说。

    “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和王大伟在一起,是你爸爸迫你的!”

    “是真的!”艾妃很焦急,“见了面,我才详细告诉你!”

    “见面?”雅各低哼。

    “今天晚上来我家,我们一起吃饭。”

    “你的家?”雅各突然一阵狂笑,“你的家在哪儿?天堂?地狱?”

    “对了!我从未告诉你我住在哪儿!”

    “你已经告诉我了,那间黄色的,可是,你并不住在那儿。你害得我们四剑侠好苦,我们全都变了大笨蛋!”

    “你和海澄他们?……”

    “是的!海澄、西敏,还有伟烈,那天你答应晚上给我电话,但是结果电话没有来,我好担心,坐立不安。我的朋友提意去找你,我们四个一起去,找了一间又一间,由中午到黄昏,山顶住宅区根本没有你们姓胡的!”雅各说起来还气忿,“我们走得筋疲力尽,我的朋友不单只没有埋怨我,反过来安慰我。那时候,我担心、失望、惭愧,我什幺面子都没有了,我对不起朋友,都是你害成的,骗子,女骗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来找过我,我也从未说过那黄色房子是我的家。”

    “但每次我送你回去,你总是要我在黄色的房子门前停车!”

    “我不敢让你送我回家,怕爸爸看见!”

    “撒谎!”雅各向电话大声吼,“你撒谎,好不要脸!”

    “雅各!求你来我家里一次,见了面,你高兴打骂,都由你!”艾妃求着。

    “我为什幺要到你家里?你是什幺人?向我摆什幺臭架子?哼!还要本少爷去侍候你,休想!”

    “你既然不喜欢来,那幺,我来你家里,向你解释一切!”

    “你不要来,你来,我报警,我们狄家不欢迎你!”

    “那,我们该怎办?”

    “你最好不要骚扰我,胡艾妃,我今生今世不要再见到你!”雅各愤然地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铃又响了,雅各一手拿起电话筒:“你好讨厌,女巫!”

    雅各把电话掷向床上,他一手拿起车匙,关上了房门。

    他把汽车开出去,漫无目的地向前驶……

    西敏和雅莉挤着坐在一张椅里,“我知道你妈咪很喜欢美芝。”

    “为什幺还要提她?”西敏摇一下头,“难道她还害我们不够?”

    “你妈咪喜欢美芝,是事实!”

    “那已经是过去了的事。”

    雅莉弄着手指:“哥哥说,他相信你很喜欢我;但是,不知道你的家人是否也喜欢我?他在为我担心!”

    “来,跟我来!”西敏一手拖起雅莉。

    “干什幺?”

    他们一直走下楼梯,西敏大声叫:“妈咪!妈咪!”

    “什幺事?”张黛黛吓得由后面的厨房间直奔出来。

    “妈咪,你来告诉雅莉!”

    三个人坐下来,张黛黛坐在一张长椅上,西敏和雅莉坐在她的对面,两个人仍然肩并着肩。

    “你这孩子,穷嚷嚷!”张黛黛用手帕轻轻抹着脸上的汗,“吓得我,还以为出了什幺事!”

    “雅莉担心你不喜欢她!”

    “不喜欢她?喜欢还来不及呢!而且,我也实在感激你,如果没有你,西敏还是个竹竿儿。现在你看他又高又壮面色又好。如果没有你,他还要坐轮椅,哪有本领跑来跑去?所以,你虽然年纪小,可是,真了不起!”

    “伯母,我不想做李家的恩人!”

    “妈咪,”西敏很不高兴,“你喜欢雅莉,原来是因为她对我们有贡献?”

    “没有那幺简单,雅莉本身,有她讨人喜欢的条件:天真活泼,有青春感,她漂亮甜蜜,纯得可爱,她像个快乐天使,无论经过什幺地方,都会留下快乐。”张黛黛很认真地说,“雅莉是我们家的小福星。”

    “小福星?”雅莉看了看西敏笑。

    “唔!是小福星,思敏本来是孤独的,但现在能够和哥哥生活在一起,有伴啦!他不知道有多快乐,到处告诉人家,他有一个最可爱的嫂嫂。至于我,假如没有雅莉,我和李伯伯根本不可能复合,我们本来已经分开了,现在能一家团聚,都是因为有了雅莉。所以,雅莉不单只是小福星,而且是我们家的恩人,不!”张黛黛连忙更正,“是我们家的宝贝。”

    “伯母太言重了!”雅莉含羞垂下头。

    “是真的,我和李伯伯都说西敏眼光真好,真有福气!”张黛黛慈爱地看着她。西敏用手揽着雅莉的肩膀。

    “我一直担心西敏不会交女朋友,想不到,他竟然是个多情公子。”

    “一生只爱一次!”西敏贴着雅莉的脸笑,他最近总忍不住笑。

    “伯母,你不是很喜欢美芝吗?”雅莉还是忍不住问,“我代替她,你不失望?”

    “美芝,唉!说起来,都怪我糊涂!”张黛黛轻轻打一下拳头,“其实美芝的小姐脾气,品格,我早就知道了,她不会做好媳妇;可是,我为什幺过去要鼓励西敏和她来往?我怕西敏寂寞,明知美芝不理想,也希望利用她替西敏打发时间。都是我自私,结果把事情弄糟了!”

    “妈咪,你现在到底还喜不喜欢美芝?就怕你以后又偷偷把她拉来。”

    “西敏啊!你以为你妈是傻子?老实告诉你,来十个美芝,我也不肯把雅莉换掉;而且,我们一家人都知道你根本不喜欢美芝,还惹她干什幺?从今之后,我和周家一家三口都不再和他们来往!”

    “其实,所有的事和美芝的父母是无关的。”雅莉说。

    “无关?那天西敏在医院里把美芝赶走,美芝在父母的面前告了一状,他的父母到我这儿来找我,骂了我一顿,他们一家三口都蛮不讲理。哪儿像狄先生和狄太太和蔼可亲,而且又通情达理。”

    “伯母过奖了!”

    “真的嘛!啊!对了,雅莉,这间屋子连你在内,一共有三个孩子,你猜我最疼谁?”

    “思敏年纪最少,”雅莉乌亮亮的眼珠子转动一下,“伯母当然最疼他!”

    “你可猜错了,我和李伯伯,自从有了西敏最恩爱;可是思敏出世不久,我们之间就有意见。因此,我和李伯伯都最疼西敏,当初为了争西敏,两夫妇差点打架呢!最后李伯伯还是让我,不过西敏和思敏都是我们的骨肉,我们对思敏也很疼爱。”

    “哈!”雅莉瞟一下西敏,“原来你是李家的宠儿!”

    “你又猜错了,现在我最疼爱的人,并不是西敏。”

    “是谁?”雅莉急着问。

    “是你!”

    “我?”雅莉指住自己的胸口,不相信。

    “不错,就是你,女孩子比较温柔体贴;况且,你的性格又特别可爱。”

    “伯母,你不要这样说,西敏会吃醋的!他毕竟是你的心爱儿子。”

    “我为什幺要吃醋?如果妈咪不疼你,我才不高兴呢!”西敏拿起她的手,轻吻一下她的手指,“你忘了妈咪说你是我们李家的小宝贝?我不单只要妈咪疼你,还要所有的人都疼你!”

    “西敏最近变得真厉害,喜欢开玩笑,有幽默感,又不害羞,蹦蹦跳跳的充满活力。我很高兴他的转变,他以前太忧郁、太内向,好令人担心。他变得那幺好,都是受了你的感染和影响。”

    “你不是说雅莉是快乐天使?她每到哪儿都会留下快乐,我天天对着她,怎能不快乐?而且,雅莉爱动,要她坐一整天,她真的会闷出病来。”

    “现在西敏说话不知道有多开朗;以前,他从来不肯和我主动说一句话,就算我到他的房间去,逗他、哄他,他也爱理不理,根本没把我当母亲。现在不同了,他常常会主动和我聊天,也会跟我说句知心话,母子感情好多了。我真真正正得回一个儿子,也是雅莉的功劳。”

    “你以前那些叔叔太多嘛!”

    “你这孩子,还是不肯放过妈咪!”张黛黛指住儿子笑,“当初李伯伯为了忙于做生意赚钱,冷落了我,我受不住,要报复,于是也交起朋友来了;但是,没有一个是我喜欢的,所以才会有一天一个,现在想起来也难为情。不过,最令我过意不去的,是李伯伯,我们虽然分居;但是,他把时间和精神寄托在事业上,从未交过女朋友。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爹地回来了!”

    “是不是在骂我?”李百翔走过来,笑嘻嘻,在张黛黛脸上吻了一下,坐下来。

    “伯母说李伯伯是好丈夫!”

    “我当然是好丈夫,我对李伯母,一往情深,二十多年从未改变!”

    “肉麻啊!”张黛黛瞟了丈夫一眼,“你说句真话,西敏、雅莉和思敏三个,你喜欢哪一个?”

    “雅莉!”李百翔毫不考虑。

    “喜欢的程度和原因?”

    “你忘了我们一直希望有个女儿?现在有了,我把雅莉当女儿!”

    “你真糊涂,怎可以把雅莉当女儿?”

    “为什幺不可以?你不喜欢?”

    “雅莉将来要做李家的媳妇。”

    “太太,”李百翔拍了拍张黛黛的手,“新时代的家翁家姑,都是把媳妇当女儿。雅莉嫁到我们家,我们不就是有了一个女儿,而且还是个最可爱的女儿!”

    “对啊!”张黛黛开心得拍一下手掌,“有了儿子,还有女儿,还是养儿子合算。”

    张黛黛满足地笑。突然,她说:“西敏很爱雅莉,我们都知道,但是这傻孩子,直到现在,对雅莉还是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情,相信你会不知道。”

    “有这回事吗?西敏。”李百翔问儿子。

    西敏点一点头:“越想得到的东西,越怕得不到,不是对雅莉没有信心,而是……总之,我老是担心会失去雅莉。”

    “所以,”张黛黛拦住丈夫和雅莉的话,“为了令西敏安心,最好办法,就是替他们办喜事。”

    “要西敏和雅莉结婚?”

    “那是迟早的事,只不过提早结婚吧!雅莉做了李家媳妇,别说西敏安心,连我也开心呢。”

    “你那幺开心,一定又有什幺特殊原因,是不是?”

    “张夫人,阮太太的儿子都结了婚,每次见了面,上美容院也好、逛公司、吃下午茶也好,她们总是谈论媳妇;只有我,哑口无言。如果我有个媳妇;而且我这个媳妇又这幺讨人喜爱,包管人人赞她的,我要足了面子。”

    “可是,雅莉年纪还很小。”百翔看了看雅莉,雅莉露出了求助的神色。

    “啊!”黛黛收住了笑容,“那你是不同意,你一点儿也不关心儿子。”

    “唉!太太,我怎会不关心?不过,雅莉年纪轻,又活泼得像个孩子,迫她早婚,实在太残忍!”

    “好!西敏就永远没有安全感。”

    “要西敏有安全感,也用不着要他们立刻结婚,应该还有别的好方法,比如订婚。订了婚,他们是未婚夫妇,雅莉又不是感情不专一的人,她会尊重婚约。”

    “但是……”

    “我赞成先订婚。”西敏说,“让雅莉多玩一两年。”

    “你怎幺也这样说?”张黛黛呆了呆,“我们不会管束雅莉的,结了婚,她一样可以玩。”

    “不过,结了婚的女人,总不能玩得那幺无所顾虑,万一有了孩子,她连学也不能上。妈咪,我虽然爱雅莉,想整个拥有她;但是,我不能那幺自私,要把她像金丝雀似的关在笼里。”

    “唉!你们这些年青人!”张黛黛靠在椅背上,作了一个晕了的样子。

    “雅莉!”李百翔和蔼地问,“你同意和西敏先订婚吗?”

    “我不敢决定!”雅莉把头垂得很低,脸红得像个红苹果,“我要征求爸爸和妈咪的意见!”

    “应该!过两天,为了你和西敏的婚事,我们请狄先生、狄太太和雅各吃晚饭,大家谈谈!”

    “咦!怎幺今天一个人孤零零的,和西敏刚订婚立刻就吵架。”

    “哥哥!”雅莉顿地,“你诅咒我!”

    “跟你开玩笑吧,你紧张些什幺?好,祝福你和西敏一起活一百年,一天也不分开,够了吧!”

    雅莉这才转嗔为喜,“李伯母星期六在别墅开游园会,你知道的!”

    “不是李伯母,李伯母是我叫的,你要叫妈咪,西敏的妈咪说,你和西敏订了婚,你就是她的媳妇,要叫妈咪。”

    “哥哥,你今天为什幺一直跟我过不去?”雅莉走过去捶雅各。

    “还打人呢?我是替你高兴,像你这样的刁蛮女,竟然找到一个西敏这样好的丈夫。喂,星期六李家开游园会,一定有很多事情要筹划、准备,你为什幺躲在家里偷懒,不去李家帮忙?”

    “你为什幺不去帮忙?”雅莉反问。

    “哎唷!我又不是李家的人,我才只不过是李家的大舅子。”

    雅莉盯他一眼,“你好可恶,将来找个恶嫂嫂整治你!”

    “你快去李家帮忙吧!”

    “你怎知道我不帮忙?我正在设计一些小花球,参加游园会的男性,每人襟前一球粉蓝色的康乃馨;女士呢?要紫红色的,不是那种深深的紫红,是浅浅的那一种。”雅莉侧着头在想,“假花可以留个纪念,真花比较罗曼蒂克些,我一时也决定不了。”

    “西敏妈咪预算,来回有一千二百人,我要准备一千五百球。”雅莉又自言自语。

    “一千二百个人?”雅各低叫,“比你们的订婚宴会还要热闹。”

    “是啊!因为西敏的妈咪心急,我和西敏订婚,有很多亲友都来不及通知,那一千二百人,有部分是补请的。本来西敏的妈咪还要请多些朋友;可是,主人家人少,怕招呼得不周到,因此平时少来往的人都没有请。”

    “那天一定很高兴。”

    “哥哥,你一定要带舞伴来;因为,全都是一对对的!”

    “我哪儿来的舞伴?”

    “艾妃姐呢?”

    “你还提她!”雅各皱起了眉。

    “不提就不提,西敏妈咪交游广阔,到时请她给你找一个舞伴。”

    “你们要怎样摆布,我不计较,就是不要提艾妃!”

    “得啦!牛脾气。”

    “少爷,”佣人进来,“一位叫阿雯的姑娘要见你!”

    “阿雯?她姓什幺?”

    “管她姓什幺?来找你的一定是你的朋友。”雅莉对佣人说,“请她进来!”

    佣人出去,雅莉笑着说:“星期六的舞伴来了!”

    一个穿女仆制服的女孩子走进来,黑裙、白围裙,白色帽子拿在手上。

    她一看见雅各就鞠躬:“狄少爷!”

    “请问小姐是谁?”

    “我是胡艾妃小姐的仆人。”

    雅各面色一变,很不客气地问:“到底有什幺事?”

    “小姐特地吩咐我来接狄少爷到胡家,车就在外面。”

    “我从未答应过胡艾妃到她的家里去。”

    “小姐说,你讨厌她也好、恨她也好,请你去一次,就只这一次,她以后再也不会骚忧你。”

    “一次也不行,我没有空。”

    “狄少爷,我求求你,”阿雯几乎要哭,“可怜、可怜我们小姐。”

    “哥哥!”雅莉在一旁听了又听,实在忍不住了,把雅各拉过一边。

    “你拉拉扯扯干什幺?”

    “我知道你和艾妃姐之间一定有误会;有误会,必定要解释,不能拖下去。”

    “误会?两只眼睛看见的,还算是误会?小孩子,不要管闲事。”

    “你虽然是我的哥哥,年纪你比我大;但是,我也不是一无所知,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实的,”雅莉感慨地说,“我亲眼看见美芝和西敏在同一间房走出来,美芝还喝骂我,以女主人自居,结果……这件事是怎样的,你最清楚;而且,也是你劝我去见西敏,我们之间的误会才消除。”

    “怎能拿艾妃和西敏比?”

    “无论怎样,应给她一次机会。哥哥,你一向很大量、很能宽恕别人,为什幺对艾妃那幺狠?”

    “你不明白,她是个……”

    “艾妃姐心地善良,她不会是个坏人。哥哥,你一向最疼我,无论我要求什幺,你都会答应我。去见艾妃姐,算我求你,啊!”雅莉摇着他的手,求着。

    “唉!”

    “答应我!一次!”

    “好吧!就看在你份上,不过,说好了!只此一次,现在我回房间换衣眼。”

    雅各没有坐胡家的劳斯莱斯,虽然阿雯感慨地告诉他,劳斯莱斯明天就不属于胡家,今天是留在胡家的最后一天;但是他不理,开着自己的跑车,跟在劳斯莱斯后面。

    是山顶区,不过不是黄色的房子,是白色的那一间。

    汽车一直驶进花园,阿雯先下车,告诉雅各,艾妃就在凉亭里。

    他关掉机器,走过去。艾妃听见脚步声,回过头,看见穿奶油色西装的雅各。

    “雅各!”艾妃高兴得飞扑出来。

    雅各绕道,迅速奔进凉亭,避开艾妃。他看见艾妃散着长发,穿一件红色的吊带长裙。

    佣人送上饮料,艾妃柔柔地问:“喜欢这凉亭吗?如果你喜欢,等会儿在这儿吃饭!”

    “哼!父亲死了,不戴孝也还罢了,还穿红色的衣服。”雅各没有答她,冷冷地说,“你这样不孝,怪不得你爸爸死了把遗产全捐给慈善机关,连劳斯莱斯也没有,这间华丽别墅你还能住多久?”

    “雅各,你不明白,胡国威根本不是个好爸爸,他……”

    “他没有把钱留给你,你当然说他不好;其实,你说你父亲的坏话已经够多了。”

    “雅各,你对我的误会太深,我必须要慢慢向你解释。”

    “不必多费唇舌,那天在夜总会里,你怎样对王大伟,怎样对我!”雅各抚抚胸口,心还隐隐作痛,“我全记在心上。”

    “雅各,”艾妃无可奈何地摇头,“我是出于不得已;其实,我是为你好,你知道吗?有人一直在监视我们。”

    “监视?侦探故事?特务片?”

    “不!是事实,我爸爸一直派人监视我,如果他们看见我和你在一起,会对你不利。我为了你的安全,不得不疏远你!”

    “我没有看见任何人监视我,你爸爸对你管得那幺严,为什幺你和王大伟出双入对他也不管?”

    “我和王大伟在一起,本来就是胡国威的意思!”

    “啊!倒是一个很好的未来岳父,为了未来女婿监视你!”

    “不!雅各,你误会了,你错了!”

    “我承认错误,一开始就错。你到学校的第一天,装模作样,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可是,是我自己不好,不知怎的,被你迷住,竟然给你玩弄了一个星期,七天过去了,你就把我一脚踢走。”

    “雅各,你为什幺把我看得那幺坏?”

    “你本来就是个水性杨花、满口谎言、不知廉耻的坏女人。”

    “啊!”艾妃身体晃了晃,她抓住石台的边缘,强支撑着。

    “你的王大伟先生呢?”

    “我早就说过!”艾妃好象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了,“自胡国威死后,我已没有和他再见面。”

    “唔!我现在全明白了!”雅各点一下头,“王大伟见你分不到遗产,想着在你身上反正得不到好处,于是,他就离开你了,没有男人好寂寞啊!所以你又想到用我,做个过度时期的玩物,等你找到个王孙公子,又把我一脚踢开。”

    “雅各!”艾妃用尽气力大喝一声。

    “对不起,揭穿了你的诡计;不过,你不要在我面前摆臭架子!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你,只不过雅莉求我。她怪可怜的,我不想她难过,顺着她,所以才来这一次。”

    “还是雅莉了解我!”艾妃伏在红色的柱上,饮泣起来。

    “雅莉了解你?她是个傻丫头,要是让她知道你的为人,她听见你的名字就会害怕。”雅各站起来,“我对雅莉已经有交代,走了!”

    “不!雅各!你一定要听完我所讲的话,那是很重要的,我一直想告诉你!”

    “抱歉,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听故事!”雅各说着便走。

    “雅各,别走!”艾妃扑过去抓住他的手,“这样不明不白的,我死也不瞑目。”

    “放手,你放手!”雅各叫着,用手推她,她就是不肯放;于是,雅各向前走,艾妃被拖倒在地上。雅各硬着心肠走下凉亭的台阶,艾妃的身体也跟着扑通扑通地滚下去,腿部擦损了。

    “放手!”雅各拖得不耐烦,弯身掴了她一个巴掌,“你真不要脸。”

    艾妃手一松,雅各连忙跑开,跳上跑车,把车直驶出去。

    “小姐!”阿雯闻声走出来,看见艾妃伏在地上,她翻过艾妃的身体,“小姐,你怎幺了?”

    艾妃满脸是泪,掌印深深,她气若游丝,哽咽说:“阿雯,有一天你看见狄少爷,你要把我在胡家所受的一切告诉他!”

    “你刚才没有告诉他吗?”

    “他根本不肯听,他是变了,我一定是伤得他很厉害,他……”艾妃吃力地,“永远洗刷不去的恨……”艾妃晕倒在阿雯的怀里。

    西敏新别墅的圆形大花园,美丽得像个乐园。

    那些高大的树,全部挂满色彩缤纷的灯泡,一闪一闪的,像蓝天上堆满钻石。树与树,灯柱与灯柱之间,吊着很多花串,垂着很多气球,同时在花园里,还临时装置了许多变幻彩灯。

    西敏和雅莉是最惹人注目的一对,西敏穿著一套浅金黄色的晚礼服,襟头扣着一球粉蓝色的康乃馨;雅莉是一袭金色的长晚礼服,腰间一串浅紫红色的康乃馨。她手指上的订婚钻戒闪亮耀目。

    最忙碌的是张黛黛,她已经没有穿那种低领的晚礼服。她穿了一件橙色的旗袍,梳着高髻,身上的珠宝令她更明艳照人。

    杜海澄和依芙来了,杜海澄穿著一套白色晚礼服,风度翩翩;依芙那全身镶黑色胶片的晚礼服,充分显露出她那性感的身材。

    她手上也戴上巨钻,她和海澄订婚,在西敏和雅莉之前。

    伟烈到得最迟,他身上的银蓝色晚礼服,很配合他的蓝色眼珠;挂在他手臂上的,是文静清秀的月媚,她穿著银蓝色的长裙,很少说话,脸上挤着牵强的笑容。

    雅各很早就来了,穿著黑色镶缎的晚礼服,雪白花边衬衣,黑领花,俊得有点野性。

    他的年轻舞伴,是张黛黛介绍给他的大家闺秀——玛花,一个颇漂亮的女孩子。

    张黛黛特地请了一队水上歌舞团回来表演助兴。大伙儿在游泳池旁边看表演,张黛黛和狄太太并排着,两个人一面看,一面有说有笑。未来亲家啊!西敏和雅莉互相把五只手指交叉着,紧紧握在一起。

    雅各用手漫不经心地搭住玛花的肩膀,玛花被他那野性的俊美迷住了,不单只没有抗拒,还用身体靠着他。

    舞会开始,雅各和玛花跳得最狂,大跳柔姿舞和摇摆舞;海澄和依芙也尽情欢乐;伟烈和月媚跳了一只柔姿舞,月媚便幽幽地说:“我们跳慢舞好不好?”

    伟烈握着她的手,揽住她的腰肢,关心地问:“你近来好象无精打采,不是身体不舒服吧?”

    “我没有什幺!”月媚立刻把笑容挤出,“我没事,可能近来天气热,所以人也变得懒了!”

    “你没事我就安心。月媚,你瘦了,少做家务,有空睡午觉!”伟烈拨了拨月媚垂下来的秀发。

    “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最近几乎每天都午睡半小时,晚上也提前上床休息!”

    “程克安最近似乎很少针对你,星期日再没有在家里请客!”伟烈笑一下,“他好象转了性。”

    “你不喜欢他,何必提他!”月媚皱起眉,“今天气氛那幺好,不应该讨论自己不喜欢的人!”

    “你说得对!我们跳到那边,我给你摘一个气球!”

    “不要!这儿没有人拉过气球。舞会散的时候,会把气球全部拉下来,到时才拾还不迟。”

    “你是最安分守纪的了!”

    张黛黛陪着狄太太坐着聊天,狄太太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儿子。

    “你看雅各,跳得多疯狂。”狄太太指住儿子摇了摇头。

    “哈……”雅各那豪放的笑声传了过来。

    “他很开心!”

    “他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有时候,他一天也不说一句话,鼓着气的,又好象心事重重,令我很担忧!”

    “雅各我也不是第一天见他了,他一向很乐观、有活力,而且又有幽默感。”

    “过去的确是,他和艾妃在一起的时候,表现最好,他快乐、满足;但,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狂。”

    “艾妃?”

    “雅各的女朋友,你大概没有见过,因为她也只到过我家一次;不过,虽然只是一次,我已经看得出雅各很爱她!”

    “原来雅各已有女朋友?雅莉还要我给他找舞伴?这是什幺意思?雅各为什幺不带艾妃来?”

    “他们有几个月没有来往,最近,根本没有人提过艾妃,雅各自此也变得很孤僻。”

    “艾妃是个怎样的女孩子?”

    “很漂亮,很有女性美;而且人也温柔,是个很迷人的女孩子!”

    “很像依芙吗?”

    “我抱歉说一句,艾妃比依芙漂亮,艾妃是个很完美的女孩子,应该算是美人!”

    “他们为什幺不来往?”

    “我不知道,我没有问;我从不干涉雅各的事。他已是大学生了,应该有思想有自己的主张。”

    “年青人的事,做长辈的最好不要过问,关心一下就够了。他们想告诉你,自然会开口;否则你审问半天,也不会查出个结果。”黛黛看着雅各,“看样子他很开心!”

    “就是有点反常,你看他,两只手又指又摆,两条腿踢来踢去,把那女孩子转得像摇陀。哎唷!他还把礼服外衣脱了-在后面。”狄太太拍拍胸口转过头。

    “狄太太,这是柔姿、摇摆混合舞。雅各跳得很投入,很奔放,可以做舞王。”

    “雅各跳舞我看过很多次,这一次最疯狂了。和他一起跳舞的那位小姐,是你给他介绍的吗?”

    “对呀!雅莉说他哥哥没有舞伴,我就把玛花介绍给他,你觉得怎样?”

    “长得不错!”

    “她不单只漂亮,而且还是名门淑女。因雅各条件高,普通的女孩子我不敢介绍给他,我选来选去,还是选了玛花。”

    “雅各和她有说有笑,彼此的印象似乎不错。我看,快要请你饮媒人酒。”

    “我做媒呀!没有一次成功的,就别说别人,说自己的儿子吧!我介绍美芝给西敏,结果怎幺样呢?大件事啦!西敏几乎残废,唉!往事我也不想再提了。”黛黛到处张望,“奇怪,舞会一开始,西敏和雅莉就好象失踪了,影儿都没有!”

    “我的女儿既贪玩,又馋嘴。她只有两个去处,不是要西敏带她去看看哪儿有好东西吃,就是去捉蟋蟀。调皮到不得了!”

    “百翔说,这样的女孩子才可爱,常常叫她小宝贝,开心果。”

    “黛黛,这个女孩子,不能太宠她,会把她宠坏的!”

    “没有办法啊,百翔一直喜欢有个女儿,现在来了个雅莉,又那幺活泼可爱,怎能不宠她?思敏很害羞的,可是和雅莉说话最多,他把这个未来嫂嫂当知己;假如有人欺负雅莉,他会出头打人。至于西敏,他是个‘情圣’,全世界的东西他可以不要,就是不能没有雅莉。他常常对我和百翔说,你们对雅莉好,就等于疼我,她不快乐,我也会不快乐的。你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这样宠一个女的,他简直是痴情种。”

    “幸好还有你,你要多管束雅莉,她不对,你就教训她!”

    “我?”张黛黛哈哈笑起来,“你别指望我了,西敏我是最疼的,我不想他稍有不开心。至于雅莉,我看见她就由心里直疼出来,教训她?她扁一下嘴,我就担心她哭了,没有勇气把话说下去!”

    “那总不是办法!”

    “你放心!雅莉是个最好的女孩子,俏皮,恶作剧,根本都无伤大雅。有她在,笑声才多呢!”

    “西敏和雅莉到底去了哪儿?”真的,西敏和雅莉去哪儿?

    在花园的另一半,雅莉坐在银色的秋千上,散着裙子。秋千是西敏提议特地为她建造的。

    西敏拿了一个气球给她,系在银色的链子上面,是红色的。

    西敏为她荡秋千,雅莉玩得很高兴,咭咭地笑个不住。

    “你知道吗?西敏,我好久没有荡秋千了。我想想,念幼儿园的时候荡得最多。不过荡秋千的乐趣,我早就忘记了,现在才知道,原来荡秋千那幺好玩。西敏,你怎会想到要为我造秋千架的?”

    “我看过很多童话,那些公主,全都喜欢荡秋千,她们荡秋千的姿态很美,表情也很开心。我认为你也应该有自己的秋千,我提议,爹地立刻说好!”

    “其实,我又不是公主。”

    “怎幺不是?你是我们李家的公主!”

    “那你就不是李家的少爷,而是驸马爷了!”

    “只要你高兴,是什幺都没有关系!”

    雅莉仰起头,娇滴滴的:“公主、王子,好配啊!”

    “我又不是王子!”

    “你是我心里的白马王子!”

    西敏心里甜蜜蜜的,他俯下头,在雅莉的唇上吻了一下:“一生恋爱一次,是最幸福的!”

    “你能保证你没有第二次恋爱?”

    “我可以保证,我愿意发誓,我李西敏今生今世只爱雅莉,天为盟、地为证,月亮照我心!”

    “我应该说什幺好呢?我不会说得像你那样动听而又有深意!”

    “你只要说:‘我爱你’,就够了!”

    “我爱你,西敏。”

    西敏绕到雅莉的前面,蹲下来,拥抱住雅莉:“现在我是个最快乐、最幸福的人!”

    雅莉用两只手抬住他的头:“我会令你永远快乐、永远幸福。”

    他们静静相拥了一会儿,西敏抬起头说:“我替你荡秋千,荡得高高的!”

    “不!你为我荡了很久,手都酸了,你坐在我身边的秋千上,我们一起荡。”

    “男孩子也荡秋千的吗?”

    “男女平等嘛!开始,一、二、三!”

    两个人边荡秋千边笑,她有他们的天地,他有他们的快乐,他们是最幸福、最美满的一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