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玩了一天,晚餐约好尊信请客。

    甘尊信早在恭候,他今天穿了套米色西装,颇为英俊潇洒。

    大家先喝杯餐前酒,谈谈天,尊信带我四处参观,边走边谈。他的房子是紫和粉红两种颜色的配搭,连游艇也是粉红色的。

    “很浪漫。”我说。

    “我比较喜欢紫色!”

    “你人也一样显得很浪漫。”

    “浪漫是不是不好?”

    “怎会,其实,大部分女孩子都喜欢浪漫的色调与环境。”

    “我羡慕你们,你们真开心,三对情侣一起来游夏威夷。”他的眼神果然很忧郁:“我只有孤零零一个人,来了两天,就是游泳!”

    “情侣?琴妮和祖迪,伊玲和三哥也许是,但我是单独的,我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男伴,又哪来的情侣?”

    “我一直以为善行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他是我的好同学的表哥。单看表现就不像。”我说。

    “这样说,”他很高兴:“如果我追求你,善行也不会恨我?”

    “他没有权。不过,我只是来游览观光的。”

    “我明白。”他点了点头:“做个朋友可以吧?”

    “可以,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

    “你们明天安排了什幺节目?”

    “不少地方我们都去过了,明天去购物,逛逛公司。”

    “LIBERTYHOUSEOFHAWAII?我可不可以去?”

    “当然可以,那购物中心是公开的,谁都可以去。”

    “我是说和你们一起去,一个人逛公司很没有意思,我想给个伴。”

    “大伙去更好,或者你和古善行说一声,他是我们的领队。”

    “如果他不反对,我想一直加入,到你们旅程结束为止。”

    “你和古善行是好同学,应该没有问题。”我到处看看:“前后院子都很漂亮,我特别喜欢后院的那棵树。”

    “那是影树,又叫森林的火焰。你头上的大红花也很美,你喜欢戴花,和夏威夷人一样。”

    “不,是伊玲给我插上去,她闹着玩。”

    “夏威夷单是大红花,也有五百多种。”

    “哗!那幺多?”

    甘家的管家出来,尊信挽住我的手:“差不多可以吃晚餐了。”

    那是一顿很丰富,食物又多样化的晚餐。

    分配座位时,尊信竟让我坐女主人位,他坐男主人位。

    那管家顿时对我另眼相看。

    饭后尊信请我们上的土高。

    夏威夷的士高的音乐很劲,鼓声特别重,好不热闹。

    古善行一个晚上没有请我跳过一个舞,坐在一角喝啤酒。

    尊信变成了我的舞伴,如果没有尊信,今晚我只好坐着看古善行喝啤酒。

    当晚大家尽兴而返。

    各人上楼前,古善行说:“今晚都是尊信请客,明天该我们请他吃午餐?大家不介意?”

    “应该的!”

    “那很好。以后大家会每天见到尊信,因为他加入我们。”

    “太好了,起码热闹些。”我摇摇手袋先上楼:“各位晚安!明天见!”

    我到楼下,古善行和尊信正在谈话。尊信穿白长裤,一条耀目的夏威夷恤衫。

    “尊信,早安,你来了?”

    “是的,善行请我来吃早餐。”他走过来,伸手把我拖下楼梯。

    “嗨,早!”我向古善行打个招呼。

    “早!”他由椅子上起来:“我去催催祖迪,都九点了!”他跑上楼梯。

    “昨晚睡得好不好?”尊信拖着我的手,很关心地问。

    “好!昨晚玩得开心,跳舞又累,一上床就睡着了。”我看看他,拿起水果盒里一个又红又结实的西红柿放进嘴里:“你呢?”

    “我一早就起来了,有点紧张。”

    “什幺事情令你紧张?”

    “认识了个漂亮的女朋友!”

    “你真夸张,像我这样的女朋友你最少有两打,都在洛杉肌?”

    “没有女朋友,有女朋友就不会一个人来夏威夷。善行现在也不交女朋友,所以他到香港去探望表弟。”

    “他以前有许多女朋友?”

    “很多,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那些女孩子又喜欢他,他在学校很出风头。他前两年突然对女孩子没有兴趣。”

    “啊!我明白,他常去三藩市。”

    “三藩市?”

    “三藩市有个同性恋区。”

    “噢!不是,善行最怕那种人,我也怕,古古怪怪的。呵,大伙都下来了。”

    吃过早餐,亚里开车送我们到购物中心,第一层是卖化妆品和饰物的。

    这层楼最吸引我们,因为美国的项链、耳环、手镯,都写明14K,而一套项链、镯子和戒指才卖五六十元,手工还不错呢!很便宜。我买了几套,其中一套耳环和项链是买给外婆。

    我买了一大堆东西,尊信马上把信用卡拿出来,我按住他的手:“请不要这样!”

    “我希望能送份礼物给你!”

    “我要回送给你的,我不想伤脑筋,我们各买各的吧!”我到处看:“怎幺不见有服装部?”

    “服装部在二楼,”他说:“很多外国人来买化妆品!”

    “我又不用化妆品,而且携带也麻烦,听说这儿的香水不错,就是没巴黎好。或者我们去看看。”

    到香水部,我留心地看,我突然指住一只瓶子:“这瓶子好特别,就要这一瓶!”

    “香味呢?”

    雪白皮肤的售货员让我试香味。

    “怎样?”尊信问。

    “不太坏,当然也不算好。天气热,我祖母喜欢涂点香水令自己感觉清新,这茉莉花香味她可以接受。不过,我主要是买这个瓶,这瓶子与别不同,祖母会喜欢!”

    我终于把香水买了。外婆和祖母的礼物,总算买了,可以松一口气。

    我们去找伊玲他们。我发觉善行好无聊地站在一角。

    “大家买好了没有?我们想去二楼服装部!”

    “服装?我正想要买东西!”

    大伙乘自动电梯到二楼去,二楼售卖帽子、衣服。颈巾、手袋……伊玲和琴妮抢着去买衣服。

    “这些是夏威夷女人们的礼服,长裙,很花的!”尊信说。

    “我想买夏威夷恤,我答应送一件给小仙。”

    “小仙?”

    “啊!我的女仆!”我还以为尊信和我由香港来,我在香港的男朋友没有人不认识小仙。

    “买夏威夷恤,夜市场便宜,三十多美元的,质料已经不错!”

    “夜市场?”

    “那儿专做游客生意,也有两层高,他们有些不用灯而用火把。有人替人速写人像,有些把人写成头大身小的卡通人物,很有趣。”

    “我们今晚去?”

    “看看善行有没有安排节目,有空值得去看看。”

    “好!等会你和善行说。”

    我买了顶草帽,顶上围满了粉红和粉紫的绢花。尊信说很配我今天的粉红套装裙。

    又陪伊玲、琴妮买了几件T恤和衬衣,也要四五十元,特别些的还要六七十元。

    这儿的衣服,一点也不便宜,款式也不够新。

    善行买了件夏威夷长袍,他说送给母亲在家里当便服穿。

    “送给姨妈?”伊玲气他:“有人偷偷买礼物给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那幺胖?”善行打开衣服:“谁肯要?”

    我们再到顶楼,顶楼卖茶具、餐具和食物。

    我们在购物中心又逗留了两个钟头,由饰物部出去,又有些店子,于是又逛了一会。

    “我们去吃晚饭好不好?”尊信低声问我。

    “我想回家洗澡,你吃过晚餐来接我们去夜市场。”

    “我希望能够和你单独出去。”

    “改天吧,以后还有时间。”

    回家,伊玲对善行说:“今晚我们去逛夜市场。”

    “你怎知道有夜市场?”

    “尊信说的,他会和我们一起去,他吃过饭便来!”

    “你们去吧,今晚我不去了。”

    “为什幺?”

    “疲倦,想休息,做一个负责任的领队不是那幺容易,跑来跑去!”

    “你既然是负责任的领队,今晚怎能不去?你应该带领我们!”

    “尊信去,我就可以不去,尊信对这儿,比我还熟,他妈妈是夏威夷本土人,而且夜市场祖迪也去过。”

    祖迪见善行不去,他有点失望,也有点冷然:“夜市场买的东西,不适合大家。”

    “我们是来游览,逛逛也可以!”

    “我要买夏威夷恤,那儿又好又便宜。”我说:“善行疲倦,让他休息一晚好了!”

    夜市那条街,好几家不用电灯用火炬,的确很有特色,夜市场当然也有火炬,不过里面卖的都是菲律宾。泰国和香港货。

    最吸引人的,是开蚌,每开一个五元美金,如果开到有珍珠,那幺珍珠是顾客的。

    这样的摊档不少,但却没见人获得珍珠。

    后来我一共买了三件夏威夷恤,因为,我记起没买东西送绮姐。她不喜欢吃朱咕力,果仁也不喜欢。她有一个侄女在乡下,她很疼她的侄女,所以我买一件夏威夷恤给她的侄女。

    我自己也买了一件,入乡随俗,玩玩。

    伊玲她们也买了。

    回来时,经过蚌档,听见有人欢呼,终于有人获得珍珠。

    那儿有两档橙汁档,不是用我们的榨汁机,他们不用手的。一个圆形机器,把一个橙放过去,便榨出橙汁。

    “要不要试一杯?”

    “连皮一起,一定很涩。”

    “不!这机器会自动剥橙皮。橙皮留在里面,搅拌的都是橙肉。”尊信说:“我先买一杯,你试一口再说。”

    我喝了一口,不苦。

    我相信尊信的话,要了一杯。

    那儿有一瓶瓶胶装罐外买,即买即榨。

    琴妮要买些回家慢慢喝。

    “你今晚要喝完!”尊信说:“不要留到明天!”

    “不会留,当水喝!”

    逛完市场,时间尚早,尊信请大家上咖啡室。

    伊玲看了看尊信又看着我:“我们不去了,你们两个去吧。”

    终于由亚里送他们回去,我坐尊信的跑车。

    他把跑车开到亚拉梦安娜酒店。

    “你说喜欢这儿的咖啡座?”

    “是的!”

    走进去,发现大堂很大的电视机,像飞机上的银幕一样大。

    尊信问我累不累?

    “女孩子逛公司永远不会感到累!”

    于是,我们闲聊,他告诉我,他在洛杉矶大学里的事,我也告诉他香港大学里的事。

    “我们大学比不上你们大学那幺大,小几倍,但比起其它学校算第二。毕竟香港地方少人多,和美国不同。”

    “但,每年由香港去的学生,大部分成绩都很好。”

    “当然,香港教育程度比美国高,我们自小受填鸭式教育,学校能塞给我们多少就多少,我们也尽可能吸收。不过能吸收的人不多,所以在香港念书的人很辛苦的!”

    “那你为什幺不出国留学?”

    “香港的大学肯要我们,我们便不走,考不上了,就出国。”

    “这幺说,香港大学的学生,是最了不起的学生。”

    “考试有时也要讲运气的,出国留学的也有很多好学生,刚才你自己也承认的!”

    “的确是,你们大学男生多还是女生多?”

    “每一个系情形都不相同,我们系是男多女少,我们一共只有六个女生,三个都在这儿,此外还有淑芳,心齐和朱丽。”

    “你们六位真了不起,我常听伊玲叫你小辣椒。”

    “因为我凶嘛!”

    “怎会,我从未见你发过脾气。”

    “那是因为你认识我的时间短,以后你会看到我性子急,牛脾气。”我看看表:“该回去了。住在别人家里,少给主人添麻烦,走吧!”

    尊信付了帐,我们跨过大堂。

    “ALOHAJOHNSON!”

    有个黑皮肤高个子拖住个美丽女郎,他看了看尊信又看了看我,眨眨眼,向我们挥挥手,走进去。

    “他是谁?”

    “我表哥!”

    “他刚才的样子怎幺怪怪的?”

    “不怀好意,意思是:你又骗了个女孩子上手啦!”

    “岂有此理!”

    “他是个花花公子,仗着家里有点钱,看见喜欢的就追求。他的女朋友:黑皮肤、白皮肤、日本人、香港人、台湾人、菲律宾人都有,这个人,乱来的!”

    “你的女朋友不会比他少!”我上了他的跑车。

    “以前常和我表哥一起玩,古善行也认识他。不过最近我和古善行都退出了!”

    “交女朋友并不是坏事!”

    “是的!但这样乱交、滥交,到头来自己固然一无所有,也误了别人。所以,除非自己很喜欢的,认为将来可以做太太的,否则,宁可自己孤单一点!”

    “古善行大概和你一样,不想再浪费感情。他现在心如止水,谁也不能令他动心!”

    “可是,我感觉他喜欢你!”

    “喜欢我?”我笑起来:“慈善日他就会喜欢我!”

    “他不是为了你来夏威夷吗?”

    “不!他是为他的表弟。你应该知道他对祖迪有多好,为了祖迪,他愿意做任何事!”我望出车窗外,“哪怕是伤害别人的事。”

    “他是很爱护祖迪,在学校的时候已经是这样。祖迪又听话,念书勤力又不交女朋友。”

    “我到了。”

    “明天是什幺节目?”

    “你打电话问善行,他还没有对我们说。”

    “好的!晚安,宛司!”

    “明天见!”

    管家给我开门,我走进客厅,正要上楼:

    “宛司!”

    古善行坐在一座台灯下。

    “我想跟你谈谈!”

    我想一想,回身走下楼梯,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他在我的脸上搜索。

    但愿我脸上不是有只“蝴蝶”。

    “我想跟你谈谈尊信!”

    “不是因为我今晚和他去吃了杯雪糕,没跟大伙儿回来吧?”

    “由昨天开始,我就看得出他很喜欢你!”

    “我想不会错。”

    “你最好不要和他单独来往!”

    “你放心,我来夏威夷,不会玩爱情帖游戏,因为人太少,只有一个尊信。”

    “我并不担心你玩爱情帖游戏,参加你的游戏的人,有哪一个是你喜欢的?我是担心尊信!因为他根本不适合你!”

    呵!真有趣,本来,我来夏威夷,纯粹是为了度假,散散心,忘记古善行,忘记爱情,我根本没有想过来夏威夷找男朋友。也没想过要和尊信做“朋友”。在外游玩不要太拘谨,谈得来的便谈谈,如此而已!

    他干预我和祖迪的交往,破坏爱情帖,来到夏威夷,他还要管?

    他根本没有权。

    “我没打算爱上贵友,不过适合不适合,是我和尊信之间的事,我们不必听取你的意见。”

    “你住在我家里,我有责任保护你不受损害。”

    “谁会来损害我?”

    “损害或者严重些,但是,你会被骗!”他很真挚地说:“真的!”

    “被骗?”我咕咕笑:“我没带多少钱来,买东西已花去一大半了。”

    “不是说金钱,是爱情!”

    “爱情?我倒是被人骗取过感情,那人说很爱我,结果当我上当的时候,他就大脚传中,把我传给他表弟,我像个皮球也像垃圾!”

    “宛司……”

    “你放心,”我用力点头:“人笨过一次,就会聪明,如果继续错下去,没得救了。我不会上尊信的当,我会记着,世界上的男人,都是欺诈的。”

    “但是,你们天天见面,大家一起玩,你最少还要留十天!”

    “日久生情?不会了,都生过清了,现在我的心像放在冷窟内,麻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会修心养性,像做尼姑一样。”我站起来,“尊信问你,我们明天去哪儿?”

    “去玩滑浪风帆,我还要他帮忙多找两只滑浪风帆。”善行再加一句:“宛司,不要忘记我的说话,混血儿,是不可靠的,做朋友没有关系,但是千万不要把感情放进去。”

    “没什幺吩咐了吧?”我不耐烦地拨了拨长发:“我很困!”

    “晚安!明天见!”我马上跑上楼梯。

    扪心自问,我从未想过会和尊信发生感情,他对我好,我也就把他当勤务兵。

    如果古善行什幺都不说,这夏威夷假期,会平静地度过,对尊信、对我,都是一件快乐事。

    但是我不喜欢古善行出面干涉,他不准我和尊信谈恋爱,他越反对我越要做,明明不喜欢尊信,却反叛地要接受尊信。

    尊信教我玩滑浪风帆,祖迪教琴妮,古善行教伊玲,三哥玩得还不够好,不能做导师。

    我们在海里一个小时,我用手抹把脸问:“尊信,我怎样?”

    “先分两方面说,第一:你双腿的平衡很好!”

    “我十岁堂兄们便教我骑脚踏车,现在已经学开电单车。”我诧异问:“为什幺风帆还是老翻到海中?”

    “你的臂力不够,玩风帆,臂力是很重要的。”

    “我根本不够力,平时,我连一小桶水都提不起。我相信我不能玩滑浪风帆!”我气馁地说。

    “你一个人单独玩,也许玩不到,但是你平衡好,借人家的力,就能玩。”

    “借人家的力?怎样借?谁会借?”

    “我”。

    “开玩笑!你的力怎能借出来给我?”

    “我们两个人一起玩滑派风帆,力由我来负责,你平衡,站着,就可以玩,如果配合得好,还可以玩几个浪。”

    “两个人一起玩?可以吗?”

    “为什幺不可以?你在前,我在后,要不要试试?”

    他拉住风帆先让我上去,然后他再上去,我在他胸前,风帆果然在海上迎风滑过。

    我开心起来,一叫一跳,风帆便掉在水里。

    大家都停下来看着我们。

    尊信拉起我来,揽住我的腰笑着说:“你可以叫,但不能跳呀!一跳就不平衡了!”

    “我太开心嘛!蛮好玩的。”

    “那边浪大,到那边,更好玩!”尊信仍然揽住我的腰:“好玩吗?”

    “好!越刺激越好,反正你技术好,到哪儿我都不担心!”

    “我们到那边去!”尊信才开心。古善行在那边看住。

    玩了大半个早上,我们要回家洗澡更衣,我们分别乘古善行和尊信的快艇回去。

    我当然乘尊信的快艇。

    各自回去更衣,尊信再到古家集合。

    我洗了头,换了条橘子黄的裙子。

    我到楼下去,尊信已经来了。

    “让我看看!”他抚了抚我的头发:“还是湿的!”

    “我的吹发器借了给伊玲。”

    “她自己的呢?”

    “坏了!”

    “叫你三哥替他修理,现在你来我家把头发吹干!”尊信拉我起来,他握着我的手:“我们很快回来!”

    “反正去中国街万寿宫酒楼吃饭,迟了我们自己去。”我说。

    “我们等你!”善行对尊信这样说。

    “我们会尽快!”尊信拉了我便走。

    “万寿宫酒楼在美丽华酒店五楼,又不是第一次去,急什幺?”

    “别忘了善行是领队,他的话,我们一定要听!”

    “他要你以后不跟我说话,你也听,是不是?”我盯他一眼。

    “那就不能了。”

    “他会这样做的!”

    “为什幺?”尊信很好奇:“你说过他不是你的男朋友!”

    “我应该怎样说好呢?”我垂下头,努努嘴:“太复杂,还是不要说好。总之,古善行插手理我的事,不是因为他爱我,他是绝对不会爱我的!”

    “我也不明白,其实,我和善行一直都希望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女朋友。我第一次看见你,几乎就肯定你是善行的女朋友。”

    “也许我们没有缘分!”刚巧到他家,他为我吹头发,话题就换了。

    头发弄好,再回善行家去,大家正在等着。

    “我以为你们忙着拍拖,连午饭都不吃。”伊玲嘿嘿笑。

    “你们肚子不饿?”古善行不耐烦地:“走吧!”

    尊信吐了吐舌头,我扮个鬼脸。

    午饭后我们去看电影,夏威夷(整个美国)的票价分两种。欧西片美金四元,华语片美金三元。

    邵氏戏院刚巧放影姜大卫第一套电影《游侠儿》,伊玲是姜大卫迷,姜大卫的影片她全都看过,就是没有看《游侠儿》,于是我们大伙儿成全她。

    反正我们都想尝尝在外国看电影的滋味。

    那时的姜大卫比现在瘦多了。

    散戏后我们到尊信家吃饭,天天在外面吃饭,实在也腻了。

    饭后玩纸牌,后来伊玲吵着要睡觉,我们离去时,善行还在尊信家,善行说:“和尊信讨论明天的行程。”

    第二天还是去玩滑浪风帆。

    我看得出尊信心不在焉。

    我们坐在沙滩上喝汽水的时候,我问他:“昨晚你和善行聊天忘了时间,睡眠不足?”

    “不,他也只不过谈了一会,不过我的确睡眠不足,差不多天亮才入睡。”他轻吐了一口气。

    “你习惯失眠吗?”可怜的年青人。

    “我一向都睡得很好,我是因为想着和善行谈的话才睡不着。”

    “那我倒不好意思过问你们之间的秘密。”

    “我和他没有什幺秘密,善行昨天晚上留下,是和我说你!”

    “我?”这又奇了:“我有什幺值得你们谈的?”

    “善行说:我可以和你交朋友,大家做个玩伴,但是,不能追求你!”

    “理由是我们不适合!”

    “你怎会知道?”尊信很诧异。

    “因为他也跟我谈过你。”

    “啊!他怎样说我?”

    “我不想把话搬来搬去,总之,我们最好不要单独来往。”

    “我承认以前自己不好,生活很荒唐,女孩子几乎是来者不拒,我也经常说谎骗女孩子,不过,最近一两年,我已经静下来!我希望正正式式交个女朋友,将来结婚,生孩子。”他垂着头,一直垂着:“宛司,我对你是认真的,和过去的女孩子不同。你和那些女孩子也不同,难道一个做过坏事的人,就不可以痛改前非了吗?宛司,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坏,没得救。”

    “交朋友是交现在,不是交他的过去,他现在好,就是好。不过,我们要不要交朋友,是我和你的事,他根本无权干涉。”

    “他说你太纯,我太滥!”

    “纯?”我笑起来:“他有没有告诉你爱情帖的事?”

    “爱情帖?”

    “我男朋友太多,约会又多,我只有一个人,于是我家女仆——小仙便想了个方法,印了许多爱情帖,然后,想跟我交朋友的人,去向小仙拿帖子,写上姓名,第二天再把帖子送回去。如果帖子超过一张,那幺,就要抽签,每天一位,”我很耐心地向他解释,“我并不是纯情得看见男孩子便全身发抖,但我也不滥交,虽然我交男朋友,不过都是普通朋友,我希望在所有男朋友当中选中一个自己最喜欢的。选到了,爱情帖就取消了。”

    “一直还没有选到?”

    “不是没有,”我想起古善行,不能否认,我曾经爱过他:“像个泡沫,一下子就散了,我算是受了教训。”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过去的,我承认,过去我比别人坏些,但是,我已经放弃过去的生活,我认为我应该还有机会。”

    “看样子你很尊重古善行,你会不会听他的劝告?”

    “如果你不讨厌我,我的确很想追求你,我们做对好朋友,甚至……”

    “我们交我们的朋友,别理古善行,至于将来,任由它自然发展,你说好不好?”我并不认为失了尊信可惜,因为我实在没有心理准备来夏威夷谈恋爱。但是我讨厌古善行一次又一次的摆布,如果我真的爱上任何人,是古善行迫的。

    “那很好,谢谢你,宛司!”

    “我们去游泳,别呆在这儿。”我把手递给他。

    他拖着我的手下水。

    晚饭时,伊玲说:“我们来了夏威夷一个星期,还没有正式欣赏过海湾夜景,很想晚上去海边散散步。”

    “到海边看夜景顺便谈谈情,的确很有诗意,但是,两个人晚上去拍拖,不适宜。”古善行说。

    “为什幺?治安不好?有人打劫?”

    “夏威夷的治安虽然不错,但也不是绝对的好,海滩那幺大,只有两个人,想想就怕。”

    “几个人去便不用害怕,那幺美的海湾,不去走走,真可惜!”

    “几个人一起走,便不叫拍拖!”

    “去到了可以分开,有什幺事发生,一叫,周围也有自己的人。”伊玲抿抿嘴:“由头到尾,拍拖是你说的。小辣椒,尊信,你们去不去?”

    我和尊信交换看了一眼,然后尊信点了点头说:“我们去!”

    “琴妮和祖迪呢?”

    琴妮正想开口,祖迪说:“我今晚想早点休息,你们去吧!”

    琴妮很失望的样子。

    “祖迪,”我忍不住:“我们来度假,不是来睡觉,去一次吧!大家开心。”

    祖迪无可奈何:“好吧!”

    “表哥呢?”伊玲问古善行。

    “这儿有四男三女,我跟谁去拍拖?我不去,我留在家里晒相。”他看了看尊信,尊信借故别过了脸。

    古善行一个人回家,我们都去威基基海滩散步。

    最初,大家都走在一块儿。

    “宛司,你有没有发觉这儿的沙又细小白?”

    “是的,踏在脚上好舒服,会不会是人造钞?”

    “这个你说对了,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在这儿晒太阳,躺着舒服嘛!”

    “这儿真宁静,住在夏威夷的人,好象无忧无虑似的。”

    “夏威夷本土人,不单只工作慢吞吞,好象吃了一担猪油,他们衣着也普通,宛司,我教你来分辨本地人和外国游客:如果穿著一对日本胶拖鞋,是那种近乎破烂的样子,便是本地人,他们连皮鞋都不常穿,生活多简单!”

    “来这儿度假的旅客,衣着也随便。”

    “反正来夏威夷的目的离不开游泳,到海湾没理由穿晚礼服。”

    “这样好,我不喜欢太拘束。”

    “你知道吗?这儿每个海湾都有一个公园,亚拉梦安娜公园很大,明晚我们去逛逛。”

    “人口少就有这一个好处,香港有地也拿来建屋。”我忽然想起了问:“你有没有听过这儿的姻缘道?”

    “姻缘道?它是很著名的,这儿的人都知道。”

    “改天晚上你开车,带我去观光,行吗?”

    “宛司,你叫我带你去任何地方都可以,就是……姻缘道……白天好吗?”

    “白天我们都去过了,你好象有点惊慌,真的是有鬼吗?”

    “我相信有的。”他颤抖一下:“连我表哥都不敢去!”

    “可是有人去过出了事吗?”

    “我是听过两个故事!不过,也只不过是传说。”

    “告诉我!”我的兴趣来了,晚上海边听鬼故事,特别刺激,当然,我也是仗着一行六人,有人壮胆嘛。

    “有双情侣,晚上开车驶进姻缘道,突然汽车不动,男的发觉汽油用光了,他是有点奇怪,本来傍晚时才把汽油入满,他对那条姻缘道,也略有所闻……”

    “于是,他拿了个汽油箱去买汽油时,对他的女朋友说:“把窗和门关好,无论发生了任何事,听到什幺声音,也不要出车外观看,直至等我回来。”于是,他去附近汽油站买汽油,女朋友把自己关在汽车内,动也不敢动,隔了很久,他的男朋友还没有回来,一直等到半夜,她听到车顶上有声音……刮、刮、刮的声音,她以为男朋友回来了,但是,男朋友回来不可能跳上车顶。这时候刚巧外面又刮风,她更加缩作一团,不敢出去。又隔一段时间,她听见滴、滴、滴的声音……她用外套把头一蒙,塞住耳朵,不想听风声,刮刮声,滴滴声……就这样,过了一晚,天光大白,那女的想,天亮了,男友还不回来,应该出去看看他,找找他,当她走出车外,她几乎吓晕,原来,她的男朋友,竟然倒挂在汽车上面的大树上,她定神一看,男朋友已经死了。”

    “呼!”我的手臂发毛。

    “原来那些刮刮声,是她的男朋友两只手被风吹动时打在车顶上的声音,至于滴滴声,是她男朋友滴下来的血……”

    “别说了,别说了!”我双手抱住自己。

    “还要不要去姻缘道观光,观光?”尊信问。

    “不要,不要!”

    “另一个故事听不听?”

    “现在不要!”我拍了拍胸口:“改天吧!”

    “故事总是故事,未必是真的。”

    “也许吧!”我看看四周,见三哥和伊玲在我们后面散步,看样子还不错。琴妮和祖迪呢?两人各自站着面对大海,后来琴妮走开一点,祖迪仍然站着。

    看样子,琴妮和祖迪的相处,一点都不好,我想:应该找机会跟他们谈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