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帮忙表姊

    虽然乔子风说过随传随到,但是,杨建国去了英国后,子晴没有找过乔子风。

    她还是喜欢和杜月华在一起。

    不过,今非昔比,杜月华有了郑子昌,她也不好意思常插在他们当中,所以,杜月华每次约她玩,她开心又担心,有时还要被迫婉拒。

    一群男孩子带住两个女孩子,像什幺?

    杜月华比花子晴大一年,但懂事得多。后来她巧妙地把余米高引进来,变成两男两女的局面,子晴也不再尴尬,因为不再是电灯泡,玩起来自然些、热闹些。

    直至有一次碰见另一个女同学程方方,问子晴是不是和余米高拍拖。因为看见他们出双入对。

    花子晴怕余米高也有这种思想,怕误己误人。这天,她和余米高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开门见山的对余米高说:“我表哥虽然去了英国读书,但他两年后便回来,我会等他,不会另找男朋友。”

    余米高似乎有点儿失望,不过他点头表示理解。

    “我们现在四个人一起玩,看上去象两对儿,其实,我只是因为寂寞。说得难听一点,我是在利用你。”

    “如果我是自愿的,那就不能算是利用。”

    “你不怪我吗?”

    “不怪!这些日子,我很开心,就算是我意外的收获。”

    花子晴终于松一口气。

    这天,她到杨家,陪大舅舅吃晚饭,乔子风也在坐。

    “我几乎每次来都看见你。”

    “当然啦!我住宿在杨伯伯家,除非有公事应酬,否则,我多半回来吃饭。”

    “不用陪女朋友吗?”

    “在香港那来的女朋友?”

    “香港社交公开,你来香港也差不多一个月了,一个月里可以结交到好几个女朋友。”

    “他条件提得好高。”大舅舅说:“上次我们一起出席一个周年餐舞会,舞会主人一位最小的女儿对子风特别好感,还通过我借意接近子风。子风就当没看见,对人家不理不睬,被那世侄女骂他扮C00L。”

    “大舅舅,乔大哥并不是扮C00L,他根本就很COOL。”

    “不是冷血无情吧?”乔子风问,没有生气。

    “不是,是你的形象,你外形很冷。”

    “是好还是不好?”

    “观点与角度,不过潮流兴C00L,所以女孩子仰慕你。”

    “目前,我是不会交女朋友,事业第一。”

    “交个女朋友不会影响事业的,假期出外玩,也要有个伴。”大舅舅说:“你还那幺年轻,杨伯伯老了才不要玩伴。”

    “对了,子晴,你答应会打电话约我,但你好象没有给过我电话。是不是我太冷,把你吓怕了?”

    “你吓不到我的;不过,我和杜月华一起玩惯了,而且,虽然已经放暑期,大学仍然有许多活动。和同学一起玩比较融洽些,我太调皮,其实是我担心吓坏你,你喜欢斯斯文文嘛!”

    “也许你嫌我老土,看电影总可以吧!我们总算有一样共同嗜好。”

    于是,乔子风就和花子晴约好了一起去看电影,晚饭反正大家都要吃。

    在戏院大堂等候入场,通常这时候,杨建国已经买好大包小包守在她身边。

    但是乔子风动都不动,子晴心想:他也许不习惯侍候女朋友,便问他:“你要不要爆谷?”

    “不要,那是小孩子吃的。”

    “朱古力呢?”

    “我不喜欢吃糖果。”

    “吃雪糕吧!我知道你喜欢吃雪糕的。”那又是另一种共同嗜好。

    “戏院里面黑麻麻,不小心把雪糕弄在衣服上才真糟。”

    子晴看了看他那套米色西装,她明白地点点头,转过身去。

    “喂!子晴,你去哪儿?”乔子风叫住她。

    “我去买爆谷、朱古力、雪糕。”

    “我已经说过不吃。”

    “你不吃我吃呀!”

    “你看,散场了,我们就快可以进场,别走开,人多会撞散。”

    “你给我一张戏票,你先进场,我买好东西自己进去。”

    “好吧!戏票给你,当心呀!”

    子晴朝相反方向挤出去买零食,她从未试过这样狼狈。建国对她侍候周到,余米高也不会扔下她一个人自己先进场,但她不能怪乔子风,因为他不是她的男朋友,他只不过是她的大哥。

    人家都说由外国回来的男孩子很有绅士风度,乔子风虽然有型有款,但是对女孩子太忽视太不周到。

    他们看的是笑片,子晴一面吃零食,一面嘻哈大笑,其它观众都不断发出笑声。

    只有乔子风静静的。

    散场时子晴忍不住问:“戏很糟糕,是不是?”

    “不算太差。为什幺这样问?”

    “因为八十分钟内,你没有笑过。”

    “看电影一定要笑的吗?”

    “那是套笑片,乔大哥。”

    “戏不坏,但根本没有什幺笑料。”乔子风开了车门让她上车——也不是完全没有礼貌:“你觉得哪一幕特别好笑?”

    “观点与角度,很难说。”

    “我们去吃饭,喜欢吃中菜还是西菜?”他将车驶出去。

    “你说吧!”他是大哥让让她,反正大家没有多少共同嗜好。

    “女士第一,由你决定。”

    “我比较喜欢吃西菜,你呢?”

    “我无所谓。吃自助餐如何?小孩子都喜欢吃自助餐。”

    “我赞成!”子晴马上叫好:“我从小到大都喜欢吃自助餐。”

    “那我们去吃自助餐好了。”

    到餐厅吃自助餐子晴最兴奋,一盆盆、一碟碟的拿到桌子上,开怀大吃。

    “一起去拿甜品!”

    “我已经吃饱了。”

    “饱了?”子晴数了数手指:“你一共出去三次。”

    “对呀,拿热的沙津、甜品和水果,全部吃完。”

    “我已经吃了四大碟,还没吃甜品,你那幺大个人,就只吃三碟。”

    “其实平时就只吃三碟,一个晚餐的食物,也是这幺多,不算少了。”

    “平时!自助餐是不同的,一定要吃得比平时多、比平时更饱,大大的吃、热热闹闹的吃。看,外面还有许多食物,餐厅准备那幺多食物,就是让我们大吃,总之要顾客吃个痛快。来吧!有雪糕呢!再吃杯雪糕和一碟生果。”

    “你去吧!我已经出去三次了,跑来跑去像个小孩子。”他还有点难为情的样子,真木讷。

    子晴泄气似的翻翻眼:“吃自助餐还要扮绅士,我真服了你。”

    “乔大哥年纪大了嘛!你快去拿甜品。”乔子风轻轻推她:“快去,又有一盆新鲜蜜瓜送出。”

    “我一定会去拿的,直至饱得不能动为止……”

    乔子风开车送子晴回家。

    “怎样?吃得很饱了吧?”

    “普通,不算太饱。”子晴也不想隐瞒:“吃自助餐,最重要是气氛:人多、热闹、有说有笑……这样子不知不觉会吃下很多,事后会很饱。但是,你吃了三碟就不肯动,一直坐着看着我独吃,我越吃越有犯罪的感觉。”

    “犯罪?怎会这样?我们付足钱还有小账。”

    “因为我不像去吃东西,像偷食物拼命吃,你的斯文安份,更显出我馋嘴、贪婪。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再继续大吃大喝。”

    “一定是我太呆板,无法令你吃饱。对不起!”

    “没关系。不过,以后我们不要再去吃自助餐,我认为中菜比较适合你,是不是?”

    “我喜欢吃中菜,香港的中菜特别美味。子晴,其实我也很佩服你,你能吃那幺多,但不肥。”

    “我还算瘦吗?”

    “不!是刚刚好,不肥也不瘦,很健康。”

    “我平时吃东西都有一定的份量,只有吃自助餐时,才会不顾后果的大吃。所以,自助餐不能多吃,一个月两、三次已经很够。我平时喜欢动,跳来跳去,消耗大,所以我不会肥。再加上我喜欢运动,打一场篮球,汗如雨下,起码可以瘦一、两磅,人都是水造的嘛!”

    “能吃、能玩,你真是个快乐的孩子。”

    “幸福是要自己去争取的,只要身体健康,思想健全,不钻牛角尖,任何人都有幸福快乐的条件。”子晴看他:“你不快乐,但你身体很好。”

    “你为什幺说我不快乐?”

    “我认识你那幺久,从未见你真正笑过。”

    “笑也有真、假?”

    “当然有,人开心便会哈哈大笑,至于咧咧嘴唇,皮笑肉不笑、苦笑、应酬式的笑,那只是表面,并不发自内心。你为什幺不笑?”

    “大概没有值得我笑的事情发生过,自从十六岁以后,我好象没有大笑过。对了!建国最近很忙吗?我很久没有接到他的电话。”

    “他的确很忙,他要念三种外语,舅妈又常带他出外应酬。我们由每天通电话,改为隔天通一次,一个星期来信两封,信纸由三张纸变了一张。幸好每星期一盒录音带没有改,而录音带可以一连听七八次。”

    “你会不会因为他减少给你电话而不开心?”

    “明白了原因就不会,他毕竟是去英国念书而不是度假,他应该先做好功课,否则由两年变了四年岂非更糟。而且,我发觉没有必要天天通电话,最初一个星期,他每次电话来总是问:你好吗?今天做了什幺?这些废话真是说厌了,隔天来电话话题反而多。”

    “子晴,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年纪轻轻,但懂得为人设想,又明白事理。”

    “谢谢乔大哥!”

    “我说的是真话,”他十分认真:“我最讨厌奉承。”

    “你也没必要奉承我,所以我相信。”轿车通过公家花园大铁闸,停在大厦门口。

    “晚安,乔大哥!”

    “不用我送你到家门吗?”

    “不用了,这儿很安全,拜拜!”

    “别忘了约我去看戏。”

    子晴向他挥挥手,走进大厦。

    回家,爸妈都在。

    她跑过去每人亲一下:“你们还没有睡觉?”

    “早呢!十点多。”花妈妈把女儿揽在身边:“今天和乔子风出去,玩得开心吗?”

    “一点儿都不好玩,看戏不会替我买零食;看笑片竟然不笑,还说没有笑料;去吃自助餐,他斯斯文文的吃了三碟就呆坐着看我吃东西。我和他真有代沟。”子晴诉苦:“幸而他不是我男朋友,否则一定会给他闷死。”

    “子晴,你什幺时候开学?”

    “九月底十月初。爸爸,为什幺突然问这些?”

    “十月我和你妈妈参加欧洲考察团,会途经英国逗留几天。如果你还在放暑假,便带你一起去,你一定想见见建国。”

    “妈咪,你不怪建国了?”

    “恨他一辈子吗?况且,他不单只是我内侄,更可能是我女婿,彼此的关系不可以弄得太糟。”

    “那好极了!爸妈,我决定跟你们去,开课了我宁愿请假。相信我,我一定能追得上功课。”

    “日期还没有决定,你也不用太紧张。”

    “不会紧张!”她跳起来,向内走:“林嫂、林嫂……”

    “叫叫叫,我正在给你盛汤。”

    “明天开始你教我织毛衣。”

    “你不是说不学了吗?”

    “学,由明天起努力,十月份相信可以织到一件毛衣,亲手带给表哥。”

    “什幺?表姐去了英国……还住在你叔叔家?她和舅妈终于和好如初了?”子晴躺着和建国通电话。

    “是我拉她回家的,一个人住酒店,哪有在家舒服方便?叔叔家有管家、仆人、司机……不过,姐姐仍然不肯和妈咪交谈,看见叔叔也不打招呼,令妈咪很为难。”

    “表姐特地去英国看你?”

    “不!其实姐姐是要去香港,她由法国来英国逗留几天,便会去香港。”

    “她终于肯回来了,大舅舅一定很开心,你走了表姐便回来。”

    “姐姐不是回去长住,她只是回去办嫁妆。香港的东西漂亮又便宜,而且财神爷也在香港。”

    “你是说大舅舅!”

    “除了他还有谁?姐姐除了回港大买特买,还要让爸爸见见未来女婿。”

    “未来表姐夫是怎样的?”

    “我没有见过,只知道他成熟富有,是个富商。婚后姐姐会留居瑞士,过富婆生活。”

    “她什幺时候回来?我去机场接表姐。”

    “本来她说好住五天便回港,但是她来了英国天天在丽晶街和牛津街打转,我昨晚问她什幺时候回家好让我通知爸爸,她竟然说还没有决定。你不用去接飞机,你也知道姐姐一向神出鬼没……”

    杨明莉果然一声不响的就回家了。

    那天杨老先生有应酬,说过不回家吃晚餐,乔子风仍在办公室,家里就只有佣人。

    杨明莉洗头洗澡,换上一套碎花裙子,跑到楼下去吃佣人为她做的点心。

    听见车声,以为父亲回来,便跑着出去迎接。

    谁知道走进屋里来的,是个三十不到的小子,高高大大、黑黑壮壮,外貌极佳。虽然算不得漂亮,但人型人格自有迷人的地方。

    对方也在打量她:一个美丽、成熟、顾盼生姿的妙龄女郎,那张脸很熟识的,对了,像建国。

    乔子风问:“你是建国的姐姐杨明莉吗?”

    “你一定是乔子风。”明莉可开心了,笑靥如花。

    “我就是寄居这儿的乔子风,你回来为什幺不打个电话,好等我去接机。”

    “我不知道……”她轻拍一下手掌,下面的话始终说不出口。不过,真的,如果她知道乔子风充满男性魅力,令人一见就被他吸引住了,她一早就飞回来:“你怎会把我认出来的?”

    “因为你和建国长得很相似。”

    “我弟弟是出名的美男子。”

    “你也是位美人。”

    “真的吗?你嘴巴好甜!”她走过去很自然的把手挽住他的臂:“我刚在吃点心,过来陪我。”

    “你未婚夫呢?”乔子风对她的态度不感意外,欧洲的女人比较浪漫,当街亲嘴也算是礼貌。她住了几年,当然也沾上了那边的风气。

    “我哪来的未婚夫?”杨明莉瞟他一眼,发出电波:“你不要开我玩笑。”

    “韩方中不是你未婚夫吗?”乔子风这回可真意外。

    “当然不是,韩方中是我的男朋友,未婚夫就没有了,男朋友却有许多。如果我对你说我还没有男朋友,你也不会相信,是不是?”

    他们分别坐下来,不过明莉要乔子风坐在她身边,佣人把乔子风的下午茶送出来。

    “建国打电话来,说你回来办嫁妆的,你不是圣诞节结婚吗?”

    “我承认回来办嫁妆,我年纪不小,已经二十五岁了,遇到理想的对象,便马上结婚。”

    “你已经找到韩方中。”

    “你好好的听着,子风,”明莉把手搭在子风的臂上:“韩方中并不是我的理想对象,他三十五岁,太老了,人也老土,没气质。以后你不要提韩方中这个人,知道吗?”

    乔子风摊摊手,他根本不了解明莉。

    “爸爸今晚有应酬不回来吃饭,幸而有你陪伴我,我很怕孤伶伶一个人。”

    “杨伯伯知道你回来了吗?”

    “我没有通知他,又不是住两三天,以后见面的日子多着。”

    “我打电话给杨伯伯,他知道你到达,会马上赶回来。”

    “别烦他,”明莉捉住他的手:“赚钱要紧,否则爸爸没钱给我预购嫁衣,怎办?”

    “那只是普通应酬,没相干的。”

    “不要嘛!有你陪我得了。吃过晚饮,陪我上山顶看夜景,我好喜欢香港的夜景。”

    “我差点忘了!”乔子风站起来:“你回来了,我要通知子晴。”

    “唏!今晚不要,太晚了。”明莉马上起来拉住乔子风:“明天吧!”

    “你回来真好,可以陪陪子晴。建国走了她很寂寞,本来建国托我照顾她、多陪她,但我和她有代沟,你回来可以和她结伴。”

    “我和她一样有代沟的,她小孩子蹦蹦跳,她喜欢动,我比较静。其实我和你差不多,你只不过比我大一年。”

    “虽然只大一年,但我为人木讷又呆板,年轻女孩子都不喜欢和我结伴,我知道你一向也很活跃。”

    “你知道我的事可真不少!”明莉又瞟他一眼。

    “我们从小认识,我和建国又如亲兄弟,他嘴里总是说子晴、父母和你。”乔子风见她一直挽住他,便说:“我习惯晚餐前更衣洗澡。”

    “好习惯!你的睡房是不是在楼上?”

    乔子风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上楼梯,我也想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吃晚饭时,你来我房间叫我。”

    “好吧!”

    明莉回房躺在床上,好兴奋,她怎样也想不到,竟然会在香港找到她的白马王子。她以前也常和乔子风一起玩,小时候,他只是个平凡的男孩。

    想不到他长大了变得富有男性魅力、又高大健硕。

    她一直希望有一个这样的男人。

    杨明莉向来善变、任性、想做就做、想要便要,她要定了乔子风。

    不过,看刚才的情形,乔子风并未对她一见倾心。

    所以,她要安排好,设计一个网,无论如何要乔子风跌入网内。

    还好,两人同住一间屋内,近水楼台先得月,更何况,父亲忙于事业少在家,她和乔子风单独相对的机会很多,最怕无端加入个第三者。

    首先要扫除障碍……

    子晴和杜月华在通电话。

    “……我当然喜欢……不可以为我延迟吗?我表姐由外国回来,我一定要陪她到处购物……郑子昌一定会听你的话……”

    说到这里,门铃响,林嫂跑出去开门。

    “表小姐,是你?子晴,表小姐来了!”

    “哎唷!不得了,表姐从天而降。月华,到此为止……好,明天再通电话!”子晴放下电话,飞奔而出,看见杨明莉蹬着高跟鞋进来。

    她穿一袭斜肩露膊的火红色贴身裙子,白色高跟鞋配手袋、手套,头上一顶娇俏的白色红花小圆帽。

    “表姐,你什幺时候回来的?呀!你好漂亮。”

    明莉拥住她,在她脸上吻了一下:“昨天回来的。你越大越好看,比我更美。”

    “哪里,表姐才是大美人,吃过午饭没有?要吃点什幺喝点什幺?”子晴拖她坐下来。

    “林嫂,给我一杯西柚汁。”

    “我要奶昔。”子晴笑着说:“减肥?”

    “我的体形需要减肥吗?”

    “表姐身材很性感。”

    明莉满意的一笑:“不过今年流行的时装,不是很暴露,便是很紧窄很短,稍肥一点儿也不好看,所以我要KEEPFIT。”

    “表姐,你昨天回来为什幺不通知我?你一个电话来,我可以去机场,起码我会去你家。”

    “我今天来,除了想看看你,还要请你帮个忙,和我合作。”

    “什幺事?”子晴接过奶昔。

    “请你暂时不要到我家。”

    “为什幺?你不要我陪你去购买东西?未来姐夫也来了吗?”

    “以后别提什幺表姐夫,没有这个人了。”

    “但表哥他……”

    “他什幺都不懂;总之,我这次是回家看爸爸,没有其它目的。至于我请你暂时不要到我家,我可不可以不说原因?不过,我保证将来一定会原原本本告诉你。”

    “表姐,你是不是讨厌我,不想告诉我?”

    “绝对不是,你知道我一向疼你,你不单只是我小表妹,还是我未来弟妇。”

    “那就好,原因我不想知道了,反正与我无关。”子晴十分平静:“我答应和你合作。”

    “子晴,你真乖!放暑假没有人陪你,你不寂寞吗?”

    “表哥不在,寂寞难免。”

    “乔子风没有陪过你吗?”

    “陪过,但是……”子晴笑笑,说不下去,便喝了口奶昔。

    “你觉得他怎样?他对你怎样?”明莉很紧张,面对面的望住她。

    “他人很好,对我也很照顾,就当我亲妹妹;只是……表姐你千万别说出来。”

    “你以为表姐是大嘴巴?”明莉佯怒,轻打她一下。

    “我和乔大哥真是有代沟,很难合得来,我和他一起玩并不开心。”

    “建国真是所托非人。”明莉仍在打听:“乔子风的脾气怎样?”

    “我没见过他发脾气,如果他发脾气一定很恐怖。因为他本来已经很冷,真的,像座冰山。”

    “自然有人会溶化他,来,看我由法国带了多少饰物给你?”明莉把一个盒子放在她膝上。

    “好漂亮,”子晴打开盒子一看:“有别针、镯子、指环,还有项链。哗!这耳环好华贵,亮晶晶的,表姐,我从来没有戴过耳环。”

    “穿晚装应该戴耳环,女孩子戴上耳环美艳许多。”明莉问:“这几天你有没有节目?”

    “你来的时候我正在和我的好朋友杜月华通电话,她约好一班同学,准备到长洲度假屋玩几天,她希望我参加。我担心表姐回来了要我陪伴购物,所以没有答应她。”

    “赶快答应她,一班大同学一起玩最开心。”

    “好的,我明天给她电话。”

    “子晴,如果这几天乔子风打电话找你,你不要让他知道你去了哪儿,叫林嫂告诉他你出外去了就是。”

    “为什幺?”

    “你说过不想知道原因。”

    “好!我不问。表姐,你今晚在这儿吃饭吧,妈咪很想见你。”

    “改天我再来见姑姑,今天我有点儿事要办。”她看了看腕表:“时间差不多,我要走了。”她起来拍拍子晴的脸:“祝你假期开心!”

    子晴一直送她到楼下,虽然觉得明莉这次的举动很神秘,但她既然答应过不问,就不去理会。每个人做事总有自己的原因。

    乔子风下班,走到询问处,突然看见等候室有位艳丽的女郎走过来。

    “子风。”杨明莉娇娇婀娜的迎上去。

    “你刚来?”

    “早来了,在这儿坐了差不多一个钟头。”

    “他们为什幺不通传,害你等了一个钟头,太没有礼貌。”乔子风回转身去想质问接待员。

    “唏!电梯快来了。”杨明莉挽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回去:“完全跟他们无关,是我要求他们不用通传。这儿是办公的地方,我又不是来谈公事,只不过想着接你下班去找节目。生意第一,公余才可以谈消遣。”

    乔子风暗地欣赏,这女孩子不单只公私分明,而且知情识趣。只是作风开放些,看她现在不是紧紧挽住他的手臂吗?乔子风也不怪她,她在法国几年,当然会习染上欧洲的浪漫风气。

    进电梯,杨明莉嗲声问:“我这次回香港度假,你答应过陪我的,是不是?”

    乔子风点了点头:“奉了杨伯伯的命,而你的未婚夫还没有到,你又没有别的好朋友,我若不陪你,还有谁陪你?你喜欢去哪儿尽管吩咐好了。”

    “唔!我不依,你答应过不再提什幺未婚夫的。”她撒娇发脾气。

    “韩方中真是你未婚夫嘛!”

    “我现在正式向你宣布,我和韩方中已经解除婚约。”

    “为什幺?”乔子风很意外,望望她:“婚期都订在圣诞节了。”

    “发觉性格不合,而且他已经三十五岁了,我们之间有很大的代沟,毕竟我们相差十年。”

    “丈夫比妻子大些,才会加倍宠爱迁就,你们结婚一定会幸福。”

    “就因为他比我大十岁,仍不知道怎样疼我,他就只会给我钱,他家有钱嘛,但我要的不是钱。总之,我和他合不来。”

    “合不来为什幺当初会订婚?”他们步向停车场。

    “也许一个人在法国寂寞,物质上他对我照顾周到,便以为一生可以依赖他。我一个人在法国没人商量,回来香港后,有时间想通了,才知道我从来没有爱过他,你说有多糟糕?”

    “你真的要和他分手?”

    “真的!”明莉很认真:“免得累己害人。”

    “你跟他说了?”

    “我不知道怎样开口,你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得干-利落,决不会拖泥带水。”明莉又撒娇:“不要再说他了嘛,再说我真的生气了。子风,你准备带我到哪儿玩?”

    “其实,我比你早回来一、两个月,我也不知哪儿好玩,所以一定要找子晴。糟糕!我忘了给子晴电话。”

    “子晴是小孩子,她喜欢玩的,我们未必喜欢。”

    “一举两得!名胜总要参观;而且我答应建国照顾她、陪伴她,我们不能扔下她去玩。”

    乔子风用无线电话打电话给花子晴。

    “请子晴听电话。”

    “她一早出去了。”对方是林嫂。“她没说去那儿,只是说过今晚不回来吃饭。”

    “她回来请你告诉子晴,说乔大哥找她,她今晚回来无论有多晚,也请她给乔大哥一个电话。谢谢你!”乔子风关上电话:“子晴出去了,都是我不好,我早该给她电话通知她。”

    “她不参加,我们一样可以找节目。”

    “子晴在忙什幺?你回来她应该看看你、陪陪你,她放暑假也是闲着。”

    “年轻人精力充沛,活动多,永远不会闲着,你不用为她担心。”

    “但你未来前她还给我电话,说过要陪你购物办嫁妆,而且几年不见,要和你聚聚。对了,她可能连你回来了也不知道,我要再打电话通知林嫂。”

    “不用了!”明莉按住他的手背,“我已经去看过她,大家见过面。她的确要陪我购物,但刚巧有同学约会她,我叫她去赴约,不用陪我。”

    “原来如此!”明莉的手仍然挽住他的手,他感到不自然,想尽快把手抽出来:“我们先去吃下午茶再安排今晚的节目。”

    明莉不得不放手让他开车。

    吃下午茶,乔子风吃雪糕新地,明莉喝西柚汁。

    “建国、子晴和你,起码有一个共同点,喜欢吃雪糕。”

    “因为我们三个都不用减肥。”

    “我也不用减肥,人人都说我身材标准。他们有没有说假话让我开心?”明莉马上表态。

    “大家说的是真话,你不用减肥。为什幺喝西柚汁?酸酸的。”

    “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吃雪糕,你忘了?我最喜欢喝西柚汁,酸酸的味道可令胃开,晚餐可以多吃些。”

    不过晚餐明莉也吃得很少,但乔子风没有再问她,他也不大喜欢过问人家的私事。

    吃过晚餐明莉要上的士高,最初乔子风不同意,因为他不会跳新潮舞,但明莉吵着要去,子风说好陪她,终于还是妥协了。

    谁知道的士高也播放怀乡音乐,明莉拉他去跳正宗交际舞,乔子风跑也跑不掉。

    由的土高出来,明莉还要乔子风开车送她上山顶看星星谈心。

    “改天吧!刚才跳跳跳,骨头都散了。年纪大,不中用。”

    “你这不是在说我吗?人家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老年华。我才比你小一岁,你年纪大,我也年纪大了!”

    “不同的,我早衰老,改天吧!”

    回家后,乔子风洗头洗澡,穿件浴袍,用毛巾抹着头发。

    听见有人敲房门,乔子风习惯地:“进来吧!”

    不一会儿,看见明莉捧着个小银托盘进来,直入他的睡房。

    明莉穿一件十分性感的米色睡裙,外加一件睡袍。

    “我煮了咖啡,送进来和你边喝边聊天。”

    “我不想喝,我要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哎唷!我真没用,忘了明天你要上班。”她顿一顿高跟拖鞋:“不过,咖啡都煮好了,也送进来了,怎幺办?这样好不好,破例一次,以后每逢星期六我才给你煮咖啡,星期天你可以睡个够。这一次就把咖啡喝了,好不好?”

    乔子风再无情也不能说不好,他请明莉待会儿,进去梳好头发,换上晨褛和睡鞋。

    明莉亲手给他送上一杯咖啡;然后坐下来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拨开睡裙,露出大半截大腿,这才取过咖啡杯。

    “怎样?我煮的意大利式咖啡好喝吗?”

    “很好喝,有特色。”

    “你自己的事,我相信你不愿意说,起码今晚没有心情。有没兴趣听听我的事?”

    问良心说子风完全没有兴趣;不过,对方是小姐,况且这房子还是她的。“你喜欢说,我当然有兴趣听!”

    “未去法国前,一进大学我便搬进宿舍,一来方便上学;二来,家庭气氛不好。父母在闹着离婚,妈一天到晚在吵,迫爸爸给她自由……唉!我好讨厌妈妈,我连学校放假也不回家,所以,你每次来,都是见不到我。”

    “我未移民前两年已经好象没有见到你。”

    “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最后一次见你六-不到,又瘦又黑,一点也不起眼。”

    “长大了还是一样难看,不起眼。”

    “不,长大就换了样,现在你已经是个很有魅力的男士。我知道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追求你。”

    “绝对没有这些事。”

    “你的情史改天说,我先告诉你有关我的艳闻,希望博你一笑。”她换坐姿时,便不断显露她的玉腿:“你猜我多少岁开始拍拖?”

    “对不起!我猜不到。”

    “你真懒。”明莉又电他一眼:“我上中学时十二岁,一上中学就有男孩子追求。如果我不是一气之下去了法国,我恐怕真的已经结了婚,因为当时有两个男孩子我特别喜欢。”

    “你回来可以去找他们。”

    “那是当时的事,我去了法国不久,便把他们忘记了;因为,在法国我认识了更多的男孩子。欧洲的男人够浪漫,我喜欢。”

    “终于给你找了个如意郎君韩方中先生。”

    “就因为韩方中并不如我所愿,哎!你答应过我不提韩方中的。”她俯身过去打他。

    “对不起!”乔子风掩住脸打个呵欠:“奇怪!喝咖啡更想睡。”

    “三点了,你应该休息!”明莉拿起托盘:“我不唠叨了,晚安!”

    明莉走后,乔子风躺在床上松一口气。

    建国去英国后他感到无聊、寂寞;明莉回来,他又觉得太热闹了。

    杜月华走出沙滩,到处找,老远看见海上的花子晴,大叫道:“子晴,子晴!”

    子晴游过去,昂起头问:“什幺事呀?”

    “快吃午饭了。”

    子晴看看游水表:“哗,已经十二点钟了,时间过得真快。”

    “你在海里快三个钟头,米高叫我来接你回去吃饭。”

    子晴由水里上来湿漉漉的,身上一件头的黑白格子泳衣。她用双手拨去长发上的水珠,那个样子,性感极了。

    “子晴,你上围有没有三十八-?”

    “三十八?你以为我是乳娘。”子晴把长T恤套上。

    “但看上去的确很饱满!”

    “你真夸张!”子晴面红打她:“可能是比例问题,我的腰比较小。”

    “游泳能帮助你胸发育,你每天游几小时,总有一天会增加到四十。”

    “不会的,游泳不增加脂肪,只会令肌肉更结实。换一个话题好不好?”

    “来了几天想不想杨建国?”

    “要想也想不来,我们一天到晚嬉戏,由早玩到晚,根本没有时间去思想。”

    “他打电话找不到你,岂不糟糕?”

    “我给他放假,他也实在忙,上学后可能会安定些。前些日子舅妈和他去法国购物,他六天才给我一个电话。”

    “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一个月才来一个IDD?”

    “我问过他,他说不会,除非有特别事。比如这次我跟你们来度假屋玩,是我主动提出叫他不用给我电话,不过信和录音带一样会寄来。”

    “对了,你表姐回来办嫁妆,为什幺不用你陪?除了你还有别人可以陪她吗?”

    “乔大哥!他们住在一起,年纪又接近。”

    “和个木头人去办嫁妆?她真是这幺笨?”

    “除了我和乔大哥,应该没有什幺人可以陪她,大舅舅又最怕逛公司。”子晴拾起一个蓝色的贝壳:“表姐不单只不用我陪,还叫我暂时不要到她家。”

    “为什幺?”

    “不知道,她叫我不要问原因,我就不问。”

    “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

    “真的!婚期也订在今年圣诞节。”

    “唏!我现在明白了!”杜月华拍她一下:“你表姐不用你陪她,是怕你做电灯泡。”

    “你说她和乔大哥?月华,这玩笑开不得,第一,表姐有未婚夫的;第二,乔大哥不是个有幽默感的人。”

    “你怎会想到乔大哥身上去?我是说你表姐的未婚夫,有他陪,自然不需要你。”

    “但表姐是一个人先回来,未来表姐夫八月才来见大舅舅。杨家除了大舅舅便只是表姐和乔大哥。”

    “那我就不明白了……”

    余米高由屋子跑出来,对子晴说:“快去冲身,吃午饭了。”

    子晴跑进了屋子,余米高正想跟上去,杜月华叫住他:“米高,你知道我这次为什幺把陈美玉请来?”

    “因为郑子昌的表哥也来了,刚好三对人。”

    “郑子昌表哥是有女朋友的,公干去了新加坡。陈美玉是特别为你而请,她在学校也是出名漂亮的,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余米高点了点头。

    “不要放过这几天好机会,打好基础,以后发展就容易。还有,你不用太照顾子晴,否则陈美玉会误会你仍然对子晴念念不忘。”

    “我不照顾子晴,谁照顾她?你有子昌,子昌的表哥又有朋友。”

    “我们六个人当中,子晴年纪最小,我们人人疼她,还怕她没有人照顾?你还是多关心自己吧!你觉得陈美玉怎样?”

    “不清楚。”

    “你从今天起多注意她,陈美玉样子漂亮人又温柔。”

    “我不相信有人比子晴更好。”

    “什幺?你还没有死心?子晴有男朋友的,她将来会嫁给他,你再追求下去也没有结果,子晴不会爱你。”

    “她可以不爱我,但我总有权去爱她。”米高态度很强硬:“子晴应该换好衣服,我进去帮子昌开饭。”

    杜月华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为米高感到可惜……

    这几天,乔子风忽然变了有家室的男人。

    吃早餐,明莉陪着他,中午,明莉必来一个电话:关心他午饭吃得好不好。

    明莉一定会来接他下班,遇上他开会,她痴痴的等;有公事应酬,她能出席的她必定争取。

    才几天,她对乔子风亲切得如同自己的情人,在家在外,一看见乔子风便挽住他的手臂,又有意无意的把头搁在他的肩上。

    在家里杨先生看见了,第一次连眼珠子都定了;不过第二次就视若无睹,他是个很民主的父亲。对于子女私人感情的事,他从不过问,他只要求女儿回答他一句:“圣诞节到底要不要我去瑞士做主婚人?”

    “爹,你今年一定会做主婚人;不过,可能去美国,他可能就在那儿。”

    “韩方中,他……”

    “他不敢。”

    “这就好……”

    在外面呢?乔子风回来不久,没有深交,都是新朋友,人家看见他和明莉双双出席宴会,便都说:“子风,你女朋友很漂亮。”

    乔子风急忙解释,并且轻轻推开明莉的手:“她是我好朋友的姐姐,杨小姐已经有未婚夫名韩方中,他大概下个月便可以来港。”

    明莉表面没怎样,回家便撒娇纠缠乔子风:“你答应我不提韩方中的,为什幺要揭人疮疤?你一定要我痛苦才开心?”

    “你的确和韩方中订了婚!”

    “我已经告诉你,我们性格不合,分手了。”她鼓着腮:“下次再提韩方中,我便当众放声大哭……”

    乔子风怕烦,以后不敢提姓韩的。

    星期日,乔子风就惨了。梳洗完毕,换好衣服打开房门,蓦然看见穿得花蝴蝶一般的明莉。

    “嗨!早安。”

    “早安,你刚经过?”

    “不,我特地来接你到楼下吃早餐,已经等了半个小时。”她含笑挽住子风的手臂。

    他们一起到楼下,一起吃早餐。子风极少说话,明莉也没打扰他,只是不断微笑看着他。

    差不多吃完早餐,明莉有话说了:“今天天气好热,早餐后到花园散步一会儿便游水,好吗?”

    乔子风点了点头。

    就算不是星期天,他们几乎每天都到花园散步,总是明莉挽住他的手臂,把身体靠紧他。明莉不停的在说她的情史,告诉乔子风有多少多少男人追求她、讨好她,乔子风从来不会发表半句话。

    本来明莉叮嘱他换好泳衣留在卧室等她来接,乔子风穿上泳裤,拿条大毛巾便先走向花园。

    明莉穿了套十分性感、布料最少的火红三点式泳衣,外面一件白色的沙滩褛。

    到子风房间已经不见人影,明莉念头一转,跑出露台一看,子风已在游泳池。他穿条黑色泳裤,背部的肌肉线条很美。

    明莉欣赏了一会儿,便赶忙到楼下,来到游泳池,脱下沙滩褛便由跳板跳下泳池。

    她赶上乔子风娇嗔地叫:“为什幺不等我,想把我扔下不理吗?”

    “对不起!”他游开去。

    明莉紧随其后,一会儿搔他的脚板,翻个筋斗又搔他的肚子。

    乔子风被她迫到泳池边,他抹一把脸说:“不可以让我好好的游会儿泳吗?”

    “我本来就是要好好陪你游泳的嘛,谁知道你扔下我不理。你这是欺负我,从来没有人敢欺负我。”

    “我郑重向你道歉。”

    “道歉有什幺用?”明莉用手按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我要你赔罪!”

    “你说好了!”子风轻轻拿开她的手。

    “今晚我要你陪我跳舞。”

    “又上的士高?”

    “不!在家里,今天我们一整天都在家里。”

    这样好,省得在外面招摇;而且明莉上的士高玩得很疯狂。

    “答不答应嘛?”她的手又按在他的胸肌上。

    “好!我答应,现在可以游泳了吧?”

    “我们来个比赛,输了要罚的。”

    只要让自己抽身而出,不用被明莉迫得透不过气,子风什幺都答应。

    午餐后明莉说要看录像带,硬拉着子风陪她看。

    “这电影你一定会喜欢。”

    播放出来,竟然是《艾曼妞续集》

    “建国没有这种录像带的?”乔子风诧异。

    “我叫司机买的,一大堆:《蜜桃成熟时》、《OK,性爱俱乐部》……什幺都有,还有日本片。”

    “很少女孩子喜欢看这些电影。”

    “女孩子也是人,女孩子也有性需要。”

    乔子风心想:这杨明莉不单只作风浪漫,而且为人实在太豪放不过了。他发觉明莉偷看他,连忙把视线集中到荧光屏。

    明莉望住子风,突然扑哧地笑了起来。

    子风没理她,说多错多。

    “我在笑你呢,子风,你为什幺不问我在笑什幺?”

    “如果你要说,一定会说出口。”

    “原来你也喜欢看成人电影。”

    “成人当然喜欢看成人电影。”

    “还证明两件事。”

    “什幺?”

    “第一,你不是同性恋者;第二,原来你也喜欢女人。”

    “怎会想到我是同性恋的?”

    “因为我发觉你一直在抗拒我。”

    乔子风觉得应该开口说话了:“我不是抗拒你,是尊重你。因为你是建国的姐姐,建国也很尊重你的,是不是?”

    “建国虽然很尊重我,但是,我们很亲密。你就不同,有时候我拉拉你的手,你也好象很不自然,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怎会?漂亮女孩子人人喜欢。我们也不算太生疏,你虽然在欧洲居住了几年,但我们毕竟是中国人,再不检点些,人家会以为我在欺负朋友的姐姐。”

    “你忘记建国,只是把我当女朋友,那我们相处不就可以融洽些?”

    “但你根本是建国的姐姐。啊!我去拿根冻果汁,顺便给你带杯西柚汁。”明莉一直坐过去,靠在他身上,子风乘机抽身而起。

    吃晚饭还搞什幺烛光晚餐,明莉一边吃餐一边瞟着子风,发送电波。

    乔子风拒绝接收,集中精神吃他的丰富晚餐。

    晚饭后明莉拉子风到音乐室,她播放着悠扬浪漫的音乐。

    “来!”她伸开两支手:“我们跳舞。”

    “地上铺上地毯怎样跳?”

    “脱掉鞋子不就可以了吗?”

    “光着脚还能跳什幺舞?”

    “你早上在泳池答应的。”她嘟起嘴,两手仍张开:“又想赖,又想欺负人?”

    乔子风没有办法,走过去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轻按在她腰上,跳四十年代的浪漫格子舞。

    后来明莉拉下他另一支手放在自己后腰。抱她的腰更尴尬,因为她穿了一套黑色的套裙,上身是露胸露腰的小背心,下面是刚盖住屁股的紧窄短裙。两个人抱挤在一起,乔子风有苦说不出。

    星期天真难过,幸好七天才有一个星期天,而且下一次子风希望极力请求杨伯伯不要去应酬。

    杨先生在,他就不用单独和明莉相处。

    他突然又想起花子晴,这小娃怎样搞的?自从明莉回来,他天天都打电话给她。她不在不要紧,几天前他请林嫂叮嘱子晴回电话,她人不见,电话又不来。

    如果子晴在这儿,她会为他解决许多问题,起码,明莉不敢为所欲为。

    他一面对子晴生气;一方面又希望尽快可以找到子晴。因为昨天开董事会议,杨伯伯几天后会到美国公干。

    杨伯伯走了,杨家只留下他和明莉,以后的日子怎样过?

    林嫂打开大门,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林嫂吗?我姓乔,乔子风!”

    “啊!原来是乔少爷,请进来,请进来。”

    “方便吗?”子风并不知道,花太太已经宽恕了建国,所以他上次约子晴出外见面,不敢踏进花家大门。今次若不是情况特殊,他也不会厚颜上门。

    “为什幺不方便?”林嫂请乔子风进屋,问他喜欢喝什幺,跟着把冻饮拿出来。

    “林嫂,我是来找子晴的。”

    “她不在家。”

    “又出去了!”子风失望的叹气:“她这几天在忙些什幺?人影不见,声音也没有。我几次打电话来留话,林嫂,你有为我转告子晴吗?”

    “咳!”林嫂干咳苦笑。

    “请她回一个电话她都不肯,她不理我没关系,但是她表姐难得由外国回来,她也对明莉不闻不问,又不去陪她,这实在说不过去。”

    “我们大小姐一早就在恭候表小姐,是表小姐不用她陪,还叫她不要去杨家。”

    “明莉叫子晴不要去杨家?”

    “对呀!那天表小姐来是这样请求我们大小姐。”林嫂不服气乔子风未经调查清楚便怪罪子晴。

    “明莉有没有说是什幺原因?”

    “表小姐叫子晴不要问原因,子晴也没有问,只是依照她的话,你有电话来,就由我挡驾,说子晴出去了。”

    乔子风定神想了一会儿,他似乎什幺都明白了:“我每次打电话来,子晴都在家。”

    “最初一两次她就在电话旁;不过现在和同学一起去了离岛度假。”

    “她什幺时候回来?”

    “说好去一个星期左右,大概是下个星期三、四。”

    “林嫂,拜托你,子晴回来,请她给我电话。这是我无线电话的号码,无论日夜,她可以随时找我。”

    他离去走出大门时,又回过头:“林嫂,拜托你,告诉子晴她回来了不要让明莉知道,也不要打电话到杨家。谢谢!”

    林嫂抿抿嘴,不知道那位表小姐和这位乔少爷搞什幺鬼。神神秘秘,捉迷藏似的……

    吃晚餐时,杨先生对子风说:“昨晚和你爸爸通电话,他说我公干完毕后,要让我在他家里住,他说要带我游遍整个美国。”

    “那幺就要很多时间。”乔子风很担心。

    “真要-一看遍,没可能,所以,在讨价还价中,我终于答应在美国逗留三个月。”

    “三个月?”

    “三个月?”

    两个人的反应是完全不相同的,子风嫌时间太长,明莉嫌时间太短。最初她过份高估自己的能力,这些日子全无进展,所以她希望有较多的时间。

    “明莉,对不起,你回来我也不能好好陪你,你不会怪爸爸吧?”

    “爸,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你抱在怀里,你好久没休息过了,而且建国走了,反正只剩下你孤伶伶一个人。有乔叔叔陪你最好,其实你应该在美国休息半年。”

    “这儿还有生意。”

    “你不是说全都是企业化管理?你不在公司又不会垮。”

    “你说的也是,如果好玩,我或许会多留些时间。”杨先生意动,建国去英国的确刺激了他:“不过你未婚夫来了,我一定会马上赶回来。”

    “什幺未婚夫?”明莉皱起眉。

    “韩方中不是说八、九月来吗?”

    “爸,你记性真不好,我和韩方中已经吹了,完啦!你看,订婚戒指我已经还回给他。”她举起十只手指,的确只剩下母亲送给她的红宝石钻戒。”

    “但你的确说过,嫁妆照买,这张金咭给你,你喜欢买什幺便买什幺。”

    “谢谢爸爸!”

    “子风,我去美国后,我把这个家交给你,这儿的佣人也任由你调动,你替我把家守住,公司方面你也多费神。”

    “明莉才是这儿的女主人。”

    “我了解明莉,她从小就不喜欢管家;而且,也不知道她大小姐那天不高兴,忽然跑回欧洲,甚至非洲也说不定。对不对?明莉。”

    明莉似真非真:“让子风做一家之主,我乐意一切依从他。”

    “子风,你有空多陪明莉,一切都交托给你了。”

    “杨伯伯,建国去英国前,也把子晴交托给我,但我真正陪她,只不过一场电影一顿饭。杨伯伯,我希望你把子晴请来这儿,她放暑假一个人很闷。”

    “子风……”

    子风抢住说下去:“子晴搬到杨家来,我可以照顾她;我上班了,子晴也可以陪伴明莉。”

    明莉这就没话说了。

    “好,我喜欢子晴,早该把她接过来住,有她特别开心。”杨先生一个劲叫好:“奇怪!好几天没见囡囡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来。吃过饭给她电话,要她明天就搬来。”

    “爸,你不用找她,子晴参加学校活动,去了离岛。”明莉想办法作梗。

    “没关系,我出门前一定会和妹妹、妹夫吃顿饭,由他们转告也是一样,子晴最听话。”

    “爸爸什幺时候起程?”

    “星期三或者星期五。”

    “为什幺会这样?”

    “星期二要签一份大合同,签好了,星期三便可以动身;若有问题,一拖过星期三,星期五才有机位。暑假期间航空旺季。”

    “一定会顺顺利利签约。这样说,爸爸后天便启程了。”

    明莉一脸得意,并向子风发送电波。

    乔子风又暗里叹一口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