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客串情人(3)

    子晴喜欢玩海洋公园的过山车,觉得比美国迪斯尼乐园的更刺激。

    明莉怕得要死,怎也不肯玩,她知道子风畏高便把他拉走,乘机接近他。

    但子风为了陪子晴,他鼓足勇气,经过第一次,他就爱上了。因此,他们每次去海洋公园都玩过山车,倒是把明莉扔下去了。

    子晴子风越来越不喜欢上的士高,怕吵怕闹怕人挤,但由于明莉喜欢,子晴也会为她而安排。

    到的士高,子晴会坐着喝饮品、听歌、看光,鼓励子风请明莉跳舞。

    子风似乎是一万个不满意,双手插在裤袋懒洋洋,眼睛常望向子晴那边;而且两三首音乐或歌曲便会回来了。

    然后,他请子晴跳舞,他和子晴跳舞人就活了;而且两人边跳边谈,有时候还夹舞步舞姿,表现得十分开心快乐。

    “表姐坐得不耐烦了!”

    “管她!”

    “她喜欢跳舞,陪陪她吧!我坐着喝冻果汁反而舒服。”

    “但是我们协议……”

    “我没有忘记,跳跳舞没关系吧!她喜欢跳舞,老要她呆着也真惨,我们又不是要虐待她。”

    子风乖乖听话,回座请明莉跳舞。

    子风又把两手插在裤袋里,旋首回头。

    明莉看了很生气,看他烂泥一样,真想掴他几个巴掌,不过都忍了。

    “为什幺动都不想动,又左顾右盼?”明莉极力压制自己,所以,声音还是很温柔的。

    “我累。”

    “为什幺一直不说话?”

    “也是累。”

    “但刚才我看见你和子晴跳舞时,很劲很棒;而且还有说有笑。”

    “那时候我还不累。”

    “刚来的士高,你和我跳舞时也是如此,你的疲倦是间歇性的?”

    “应该是时间性的。”

    “不,是因人而异。”

    “或许你对,知道了何必问?”子风又抬头看上面的闪灯,激光射来射去,彩色缤纷。

    “子晴有未婚夫的。”

    “但她从没订过婚。”

    “不管怎样,他们一起十九年,他们是相爱的,你何必玩弄一个小女孩。”

    “请你说话小心点儿。”子风怒视他一眼:“我从来不玩弄别人,包括小孩和女孩子。”

    “你是说,你对子晴是真心的?”

    “暂时无可奉告,总之我未娶她未嫁,什幺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你不会爱上一个小女孩,我知道。子风你为什幺好象很讨厌我?”她说着说着,声音都哽咽了。

    “我没有这种感觉,我们始终是好朋友。我真的很累,改天再陪你跳……”

    子风晚间去谈生意,向来不带子晴,第一怕她闷;第二是子风不想子晴太-头露面。她年轻,还是个学生。

    他当然也不会和明莉单独出去。

    这天明莉和子晴两个人一起吃晚饭,到吃水果时,明莉突然说:“你知不知道被人利用?”

    “谁会利用我?我根本没有利用价值。”子晴津津有味吃,那芒果中午才由泰国空运而来。

    “乔子风!”

    “乔大哥?啊!你是说他利用我替他办公事?我乐意的。自从做了他的代理秘书,我学习了许多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笨蛋!”明莉暗骂:“他突然对你很好,你没有感觉的吗?”

    “他是对我很好,比如托人买这些芒果,我喜欢什幺他一定会设法满足我。”“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他故意对你好,是想利用你击退我。哼!我才不会那幺笨。”

    “你……”子晴本来想告诉她,她和子风在拍拖,好等她死心,但又开不了口。

    “你当心他弄假成真,”明莉看她:“还有你,不要被他的演技骗倒,若你有什幺行差踏错,我会用第一时间告诉建国,他知道了不会放过你。”

    “表姐,其实,我……”

    “你聪明的就置身度外,不要再接近子风,免受牵连,否则你终有一天两头空。”她说着便气冲冲的走出饭厅。

    第二天在办公室,子晴把明莉的话转告子风。

    “你自己有什幺想法?”

    “表姐已经相信你在追求我,但不认为我们拍拖。那证明你演技好,我失败。”

    “不能这样说,你一直当我是大哥,先入为主很难改变。”

    “那就不对,我们是在演戏,既然演戏便该投入自己的角式。现在演你的情侣,便不可以再把你当大哥,否则这样子拖下去,一直拖到我开课怎幺办?我要加把劲,我要令表姐相信我们在谈情说爱,并不是你单恋。”

    “子晴,我真对不起你,要你为我烦。”

    “我答应过表哥的;而且,这些日子,我清楚看到你真的一点儿也不爱表姐,还是尽快令她回到韩方中的身边去。”

    “最近,建国有没有电话给你?”

    “没有!电话没有、信没有、录音带也没有,他说要表姐相信我们闹翻,最好不要有任何联络。”

    “我以为他只是说说,想不到他真的这样做。你想不想念他?”

    “也不是太想,人家说情人分隔两地,会牵肠挂肚、寝食不安,我就没有这种感觉;不过通通电话也是好,起码知道他在英国的情形。”

    “叫建国打电话来写字楼,明莉根本不知道。”

    “我已经这样说过了,表哥说办公室不是说话的地方,更会防碍你办公。”

    “就算防碍也是应该的,没有理由要你们因为我而完全隔断音信。来,子晴,你打电话给建国。”

    “一时间不知道和他说什幺;而且明天开会的资料我还没有准备好。明天吧!反正你开会我有空。”

    第二天子晴给建国电话,他出外了,子晴把自己的姓名、电话告诉舅妈的管家,请建国回电话。

    但几天下来,建国的电话没到过,他可能真的很忙。

    这天乔子风买了四张慈善餐券,每张五千元;并且送出自己工厂出产的50只防水计算机手表,和十张夏威夷来回机票。

    “那一定是个很精彩的聚餐舞会!”

    “做善事嘛!”

    “那倒是。”

    “节目好丰富,除了在丽晶举行聚餐舞会,还有抽奖、发型表演、时装表演、珠宝表演和时装珠宝拍卖。子晴,这次是我们的好机会。”

    “什幺好机会?嘎!那幺多奖品,一定人人有奖,永不落空,我们说不定还可以抽个大奖。”

    “我不是说这些,你没留意我买了四张餐券?”

    “对了!我们只有三个人。”

    “玄妙在其中,我有预谋的。我请你做舞伴,我们是一对。明莉呢,就由助理经理陪伴她,他们是另外的一对。她对这样的安排当然很反感,只要我们演场好戏……”

    “那天晚上要令她相信我们已经是一双情侣?”

    “唔!你的意思怎样?”

    “好象做生意,先做一份计划图,好好安排。如果这次表现好,便大功告成,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乔大哥,开课后我要全身投入学业,不可能再帮助你。”

    “这些日子,实在太委屈你了。”

    “我自愿的,我喜欢为你做事,对表哥也有个交待。”

    乔子风早和明莉说好了,王文坚做她的舞伴。

    明莉很不开心:“我不喜欢王文坚做我的舞伴。”

    “王文坚有甚幺不好?年轻有为、仪表不凡,啊!你喜欢请胡公子,也可以……”

    “不,我认为我最适合做你的舞伴。”明莉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我早就邀请了子晴。”

    “这种大场面她小孩子也不适合。”

    “你根本不了解我们。适合与否,是我和子晴两个人的事。”

    “子晴是我的未来弟媳。”

    “这有什幺关系?你和韩方中定了婚期,还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他们有十九年感情。”

    “要变,四十九年一样变,你也不敢担保建国不变。好了!”子风摆摆手:“你不喜欢出席盛会便不可勉强,王文坚也不愁找不到另一个舞伴。”

    如果明莉不出席,怎样监视子风和子晴?而且,她一向最喜欢参加盛大豪华的聚餐舞会。

    王文坚比较早一点儿把明莉接去舞会,明莉今晚打扮漂亮,穿一身火红的露背装,明艳又性感,引来不少成熟男性的注目。

    可惜大部份都有家眷,那些出色的名公子几乎全是二十来岁、冲劲十足的小伙子,他们就嫌明莉太成熟。

    乔子风和子晴双双出现,令那些公子哥儿纷纷露出惊喜艳羡目光,明莉就仿如被人在胸口捶了一拳。

    她心痛的不是子晴锋头大出,成了舞会焦点,而是花子晴和乔子风竟然穿了情侣装。

    花子晴穿了一身极漂亮的粉红裙子。

    小高领、灯笼袖,上面全部贴身,并且钉满了白色的小珠,下面是一条番瓜形的裙子,下摆兜膝,粉红色的晚装高跟鞋和手袋全套——全身都是粉红色。

    她把长发全向后梳,并且束了一个小发髻,髻旁插了朵紫色的星洲兰。

    大家都说她像个小公主。

    乔子风穿一套黑色晚礼服、粉红的蝴蝶领结、粉红的袋口巾,襟上也有一朵紫色的星洲兰。

    明莉做梦也想不到乔子风会打粉红蝴蝶结,除了黑色他只穿白,今天竟然为子晴突破。他们之间的感情,明莉要重新估计。

    特别是花子晴,她的表现也不寻常。

    平时只有乔子风有意无意的拖她的手、搭她的肩、挽她的腰,今晚子晴主动挽紧乔子风的手臂,态度十分亲热。

    两位公子型的男孩子走过去:“乔子风,这位一定是你的妹妹花小姐,可不可以介绍我们认识?”

    “你们已经知道她是花小姐,我叫乔子风,怎会是兄妹?”

    “你忘了?其实你已说过你们只不过是义兄妹。”

    “本来是,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

    “噢!”他们大失所望,不过也很有风度:“乔子风你真是个幸运儿,恭喜你了!”

    明莉再也忍不住,走过去:“其实花子晴是我弟弟青梅竹马的女朋友。”

    “乔子风,你耍我们……”

    “那是过去了的事,杨小姐不了解罢了。”乔子风把另一只手放在花子晴的手背上:“时间不断向前,人也会转变。主席来了,两位失陪……”

    乔子风和花子晴寸步不离,喝鸡尾酒、和朋友聊天……明莉一直远远的监视他们,要找出破绽。

    直至吃晚餐,他们同在一张圆桌上。明莉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不会放过。

    乔子风二十多年对女孩子总是冷冰冰,爱理不理,但对子晴却照顾周到,无微不至。

    子晴在他耳边说:“你不要老瞧着我嘛!演戏太过火便不像。”

    “我望你不是演戏,真的发自内心。”他声音大一点点:“你今晚特别漂亮。”

    “因为我搽了少许粉和涂上口红。”她瞟他一眼,故意打情骂俏:“你其实在说我,不打扮就不漂亮,我好看是靠化妆品。”

    “我极少见过不化妆的女孩子,大概她们不化妆很惊人。你平常不化妆已经很美丽,添上少许化妆品更加明艳照人,秀色可餐。”

    “那你往后菜都不用吃了。”

    “是的,自动过户……”

    子晴靠着子风娇笑。

    明莉看得心里冒火,子风和子晴不是不知道的。

    晚餐后时装表演开始,每件衣服上面都有编号,以便慈善拍卖。

    子风看中一件雪白如婚纱的晚礼服,他对子晴说:“这袭晚礼服好不好?”

    “不错,高贵而不呆板。”

    “很适合你,我就把它买下。文坚,你把号码写下马上去告诉萧夫人,这环节由她负责。”

    “不!不要买,我用不着又太贵了,一万八……”

    “不贵,质料好呀!坯有那些苏联钻石;况且又可以做善事。文坚你快去,不管其它人出价多少,我们一定要买到。”

    子晴急忙凑近他耳边:“过了今晚,我两年内没有机会出席大场合,买这幺名贵的晚礼服干什幺?”

    “我以为你担心什幺?这样的盛会,每个月起码有一次。”

    “但……”

    发型表演时,文坚用二万五千元把晚礼服买回来。

    很快又到珠宝表演,子风对子晴说:“这时候购买珠宝最有意思,可以做善事,可以保值,又有纪念意义,比时装更实用。你可要看清楚,最少选一件。”

    “我对珠宝没有认识。”

    “那由我全权替你挑选。”

    “既然好处多又那幺有意义。”明莉真是忍无可忍:“我想子风也送我一件珠宝。”

    “应该由你舞伴送。”乔子风看了看助理总经理——王文坚是他下属:“好,我代文坚送给你。”

    明莉马上留心看,其实除了子晴,同桌的太太、小姐个个精神集中,边看边和伴侣商议。

    “子风,那别针好漂亮,是今年流行的款式,我就嫌它加了黑金,你说好不好?”

    “你喜欢就行了!”

    “我希望你替我挑选。”

    “不行,我要用全副精神为子晴挑选,没有办法为你分神;也许文坚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子风对子晴说:“那条颈链好漂亮,正好配刚才的晚礼服。”

    “颈链?买个小别针算了!”

    “晚装已经镶了钻石,不适宜再加别针。由于是低领口,应该配条颈链,令脖子生辉。”

    “刚才宣布那颈链多少钱?”

    “颈链属于小型,我知道你害怕又大又夸张的饰物。放心,不贵,才五万元罢了。”

    “五万?”子晴低叫:“经过争购,可能升到八万。一晚用十多万,开玩笑,我不要!”子晴平时牛仔裤T恤,戴这样名贵的颈链,根本就不配。虽然,近日她极少穿T恤牛仔裤,因为要扮白领丽人到公司上班。

    公司除了信差,连助理文员也穿漂亮的裙子,她是总经理兼董事身边的要员,当然不能穿牛仔裤,所以她上班要穿套装,就是短裤也要选较保守和大方的。乔子风不能带个小娃娃跳来跳去,但就算上班,佩上颈链也太夸张。

    “五万块钱还会有什幺好珠宝?你看人家佩戴的首饰都是一百几十万,决定买下它留为纪念。文坚,又麻烦你了。啊!明莉,你看中什幺?叫文坚一起购买。”

    明莉笑了,又向子风-媚眼放电:“我倒看中了一个别针,底价八万元,很漂亮!”

    “文坚,你知道怎样做。”

    “慢着!”明莉突然叫着文坚:“别针到底是谁送的?”

    “我代文坚送的,他才是你今晚的舞伴。”

    “不是舞伴便不能送吗?”

    “能,不过就没有意义。礼物当然由男朋友送比较好。”

    “你不是说,你是子晴的男朋友吧?”明莉的面色越来越差,脂粉也掩不住。

    “我当然是她的男朋友。我们一到来,我已经向大家介绍。”

    明莉内心纵有千把火,在大庭广众,她还会保持仪态。她望着子晴,另有含意:“子风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子风连忙和她交换一个眼神,子晴说:“都听到了,乔大哥对我实在太好了,送晚礼服又送颈链;既然做善事又有纪念价值,乔大哥,就买下吧!”

    明莉几乎气死,她一直以为子风单恋上子晴,刚才挑拔离间欲令子晴反感,想不到,原来她也……

    “明莉,别针要不要赶快决定,否则文坚连子晴的颈链也买不到。”子风催促她,有点不耐烦。

    明莉本来已经很气,子风的语气又不友善,她赌气说:“既然是你代王文坚送的,那就没有意义,不要了。”

    “随便你!”子风不客气:“文坚你快去。”

    可能颈链的款式新颖美丽,文坚又迟了去,结果花了九万元才把颈链买回来。

    拍卖项目完毕后,舞会开始。

    乔子风邀请子晴跳舞。

    “乔大哥,刚才是在演戏,所以在表姐面前我什幺都收下了。但是晚装连颈链一共十几万,数目太大,我实在不能收下。”

    “乔大哥不是连十几万也支付不起吧?何况你为我捱这些日子,拍戏也得付酬啊!”

    “我只是依照表哥的意思去办事,我替表哥做事不能要酬劳。”

    “但裙子和颈链都是女孩子用的,我要来干什幺?放着不用白浪费没关系,但,慈善拍卖买回来,很有意义,你拒收会令我很难堪。”

    “好吧!我收下了,以后演戏加倍卖力就是。”

    “以后?你马上便要发挥你的演技。”乔子风说:“明莉就在你后面,眼睛往你脸上看,一步步接近。”

    “好吧!请欣赏我的影后演技!”子晴两手箍住子风的脖子,子风自然用双手拥着她的腰,子晴便把粉脸儿贴上去。

    子风莫名地心动。

    “你的脸好烫!”

    “我……喝了酒便会这样。”

    “我们这样亲热,表姐有甚幺反应?”

    “她双眼瞪得很大,微张着嘴巴,脸拉得好长,鼓起腮。”

    “咭!”子晴得意地笑:“你信不信,今晚表姐不会再跟我说话。”

    “你是说,她对你生气?”

    “我们像不像一对情侣?要说真话,不像我还可以更卖力,总之要迫真、投入。”

    “像,你是个好的演员。”

    “真的?那三天后我便可以功成身退。”子晴吐了一口气。“什幺?”子风好象听不清楚。

    “表姐早已怀疑你爱上了我,由于我演技不好,她以为你单恋。经过今晚,她不能不相信我们已经是一对,她一气,便会回欧洲找韩方中,我们的戏也大团圆结局。我呢!又恢复自由,过我喜欢过的生活。”

    子风心往下一沉:“这些日子,你很不好过?令你不开心?”

    “当然!我不相信人生如舞台,做人要坦诚相对,喜欢做什幺便做什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最近为了我表姐要演戏、要假装,我们分明是好兄妹却要扮情人,为难死了。还有,因为扮演你的情人,我和表哥被迫断绝来往,多痛苦。”子晴一口气的说:“表姐走了我第一件事先去电话给表哥,他一定会奖励我;然后和月华她们玩几天,还要回学校看看。呀!我差点忘了,八月学校学办一个书展,还会请一些名作家演讲。”

    “你的所谓功成身退,是明莉走,你也要回家去!”

    “当然啦!我有自己的家。如果表哥不是去了英国又不同,有伴嘛!”

    子风黯然。

    “为什幺突然无声无色不说话?”

    “……我要装做很陶醉的样子。”子风不自觉地拥紧她一点儿。

    “放心,经过今晚,她一定会相信我们在谈恋爱,我今晚还会上演一场好戏给她看。其实我比你还着急,拖了那幺久,我很想马上把事情结束。”

    慈善拍照,一百元一张。

    子风和子晴肩并肩的拍了一张。

    “再拍一张。”子晴对子风说:“每个人一张放在卧室里。”

    明莉靠在椅背上,心事重重。

    一点钟抽奖,子晴买下晚装和颈链,连餐券一共有十张抽奖券;她运气又好,名贵香水、音响器材、罗省机票一共获得六份奖品,满载而归。

    乔子风抽中一个意大利名贵水晶音乐首饰盒,子风转送给子晴。

    王文坚也获得一个男装公文皮箱。

    只有明莉落空,整张圆桌就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中奖。

    乘车回家时,子晴说:“表姐,我不涂香水的,我把香水转送给你。”

    “我不乱搽香水,你那瓶香水的气味,浊死了!”

    子晴吐了吐舌头。

    回到家,子晴拖住子风的手上楼梯,明莉跟在后面。

    子晴不停和子风说话,又靠着他娇笑。

    “你嘴不停,神不守舍,当心脚一绊,摔死!”明莉在后面咒她。

    “不怕,有乔大哥在就不怕,他是护花使者,会及时拉住我。”

    到了子晴的房门口,子风和她道了晚安,打开了房门。

    明莉一直站在信道上没有进房间。

    子晴两手搭住子风的肩膊说:“晚安!”然后在他面颊上吻了下。

    子风情不自禁,捧起她的脸回吻了一下。

    两人依依不舍,子风看着子晴关上房门,呆站了一会儿才转身欲回自己的房间,却接触到明莉充满妒火的双眼。

    “明莉,晚安!”

    “哼!”明莉藐视地翘了翘嘴巴,三步两脚的回到房间去,“-”一声关上了房门。

    子风亦喜亦忧。

    子晴以为大功告成,她以为表姐第二天吵闹一会儿便会含恨离去,但事实并非如此。明莉的确很不开心,常发脾气,但她无意离去,也没有不睬子晴;不过冷嘲热讽,倒是免不了。

    子晴认为自己还不够努力,于是,她对乔子风更亲热一些,甚至明莉不在时,也习以为常。

    非常奇怪,慈善舞会那晚“晚安之吻”后,乔子风竟然对子晴欲拒还迎,心事重重,看见子晴很开心,但又作回避。

    子晴粗心大意,对这些细微表现,她不大留神,仍一个劲对乔子风热情。

    乔子风出外谈生意,签合同的次数多。

    子晴就会说:“早点回来,我等你吃宵夜。”

    乔子风原意是要避开她,当他回家时,子晴和明莉都睡了,最好。

    但子晴这样说,他吃过晚饭就乖乖回家,和子晴一起吃消夜。

    每晚他们都是见过了,他才能安心睡觉。

    子晴也习惯了每天早起和乔子风一起上班,吃午饭,若乔子风没公事,他们便去找节目,十二时前便回家睡觉。

    有一件事,是改变了的。明莉并非每天去接子风下班,但会突然出现一次。

    不管怎样,子晴和子风每天在一起,睡前道晚安,已经成为必须。

    这晚,子晴和明莉吃过晚餐,在客厅看电视。

    “怎样?小宝贝,又等你的乔大哥回来?”

    “嗯!等他回来吃糖水。”

    明莉右手拿着一杯酒,左手拿了大半瓶酒,倒在子晴对面的长梳化上,放下酒瓶,大口呷酒。

    “表姐,你喝那幺多酒?”

    “我一向喝酒。”

    “但你吃晚餐时才喝,餐前酒、白酒、红酒最多三、四杯,你现在一大瓶拿来,不是要喝光吧?”

    “酒吧间、地库有好多酒,况且这儿是我家,你心痛什幺?”

    “我不是心痛,是关心你,一瓶酒喝下肚……”

    “我不会醉,喝两瓶也不会醉。”明莉又叫佣人给她拿烟。

    她把长腿移到长梳化上,半倚半靠,-起眼吸一口烟,又轻轻吐出两个烟圈,姿态风情迷人。

    子晴看得呆了眼:“表姐,你还吸烟?”

    “是呀!”明莉尖着嗓门。

    “你一向不吸烟。”

    “我一向都吸烟,我去法国第二日便吸烟,还吃大麻、药丸。”

    “我从未见你吸过烟。”

    “都因为你的乔大哥,他不喜欢女孩子喝酒、吸烟,认为女人喝酒吸烟是不正派、没仪态。我为了扮淑女,我为了向他讨好,所以这些日子,我都偷偷吸烟、喝酒。在乔子风面前,我装作什幺都不会。”

    “表姐,吸烟危害健康,你还是戒了吧!”

    “戒?为什幺?如果乔子风要我,我不单只戒烟酒,他要我做什幺都可以,但是现在不必了,我还是恢复本来面目。”她好享受的又大大吸入一口烟。

    “为什幺会这样?”

    “为什幺?你还问我为什幺?”明莉呛咳出泪水:“乔子风根本不爱我,他爱的是你。”

    “感情不能够勉强,不是你不好,只是不适合他。表姐,你不要恨乔大哥!”子晴依照原来的计划,认了。

    “我明白!而且,他是王老五,没有太太,没有未婚妻和女朋友,他有权去爱别人,我不恨他。”

    “表姐,你终于明白了!”子晴好开心,大功告成啦!

    “但你,我对你好失望,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天真纯洁的好女孩,谁知道你水性扬花、下流贱格。”

    “表姐,不要这样骂人。”

    “骂错了吗?你和建国有十九年感情,你们虽无婚约,但大家心里都有默契。建国就是你的未婚夫,你竟乘未婚夫去了外国读书,便勾搭他最要好的朋友!”明莉越说越气,指着她:“我一定会把你做的好事全部告诉建国。”

    子晴也是依计划,承受了。

    这倒令明莉诧异,就算子晴真的移情别恋,也不希望第三者告诉建国,她全不惊慌,令明莉生疑。

    “你真的不担心我告诉建国?”

    “他会谅解的!”根本是建国要她担演主角,她怕什幺?

    “谅解?开玩笑,一个是他好兄弟,一个是他女朋友,不气死才怪。”子晴不说话。

    明莉双眼盯住子晴,好一会儿,她咬住下唇点点头:“嘿!花子晴,你真可怜,你真笨,给人利用了还不知道,哎!”

    “表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子晴把视线从电视机移回来。

    “我的弟弟已经不要你了,你明白了没有?建国-弃了你!”

    “不!”她急叫,马上又压制住自己:“你不是说我水性扬花吗?关建国什幺事?”

    “为什幺不关他的事?乔子风是个正人君子,就算你再好十倍,你是他兄弟的女朋友,他总也不敢追求你。唔!由此可知乔子风敢追求你,一定是得到建国的同意,甚至是鼓励。哼!”

    子晴心想,糟糕,难道明莉知道他们的计划?

    “建国移情别恋,有了新欢,怕你不饶他,便自动转帐,把你过给乔子风,反正乔子风爱上你。你呢,建国是希望你和乔子风日久生情,建国已经达到目的。”

    “表姐,不要这样说,建国不是那种人,一切都是我和乔大哥的错,是我们对不起他。”

    “你真是死要面子,不肯承认建国-弃你,但这是事实,不容你否认。”

    “我不想继续争论,如果表姐说表哥-弃我,那就算他-弃我吧!”

    “算?怎能算,建国根本是另有新欢,你听好了……”

    “杨明莉,你不要胡说八道、挑拨离间!”乔子风急走进来,面色大变,但子晴并没有留意这些,只是不明白他为什幺又急又忙,倒水一样冲进来。

    “什幺?”明莉也面孔发青:“你从来没有好面色对过我,铁黑着脸,又硬又冷,也没对我笑过一次。但是,你还是第一次向我呼喝。”

    “你不应无中生有伤害子晴。”

    “我无中生有?”明莉走到子晴面前:“建国和哉斯郡主拍拖是千真万确……”

    “她疯了!”子风也走过来,轻轻推开明莉:“她喝醉酒,别理她!”

    明莉怒目一瞪。

    子晴说:“哉斯郡主的事,建国也有告诉我,她是一个年纪仅十岁的小女孩。”

    “嘎!哈哈……”明莉仰头大笑:“十岁?乘二吧!你真是蠢猪!”

    “不要理这疯妇。”乔子风拖起子晴的手:“我们去吃消夜。”

    “你为什幺隐瞒?建国和哉斯郡主谈恋爱,竟把子晴-诸脑后。子晴失恋了你补上是恰恰好!”

    “够了!你吹的牛够大了,无凭无据乱说一通。”

    “证据,你们要证据?我尽快给你们,一个星期好不好?子晴,你等着,等着我有凭有据并非如乔子风说的胡说八道。”明莉把酒杯掷在地上,噙泪跑上楼梯。

    “她心情不好又喝了酒,就让让她,何必跟她争?”子晴心里也难过。

    乔子风叹口气:“她想拆散你和建国,我担心你会上当。”

    “我不会,我对建国十分了解而且信心十足,他从来没有瞒我,郡主的事我也知道。”

    吃消夜时子风默默无言,气氛很冷,就象严冬一样。

    “这燕窝炖冰糖好不好吃?”

    “好!”就这一个字。

    “还为刚才的事不开心?别傻啦!”

    “子晴,”子风突然按住子晴的手背:“明天你搬回家住。”

    “为什幺?你这代主人不欢迎我了?”

    “当然不是,但杨明莉……”

    “她不会把我吃掉的,她心情不好乱嚷,过一两天便没事。”子晴充满信心:“看样子我演技已进步,她已经相信我们在谈恋爱。看她又喝酒又抽烟,就知道她多绝望,我相信她很快会叫韩方中接她回欧洲。如果我突然离去,反而会给她一个乘虚而入的机会,那岂非功败垂成?”

    “她会制造假证据伤害你。”

    “我心中有数,她说什幺也没有用。”

    “她比你有心计,你会被蒙骗。”

    “我是比较幼稚,但也不至于黑白不分,你放心吧!”

    “我只是怕你定力不足,受她影响。”

    “表哥就真的定力不足,譬喻人家向他说几句好话,他便飘飘然,可以反敌为友,这是他缺点之一。”

    “不应与人为敌。”

    “情敌又如何?这个总不能妥协的吧!啊!差点忘了,我爹妈星期日晚去澳洲,八八年雪梨二百周年纪念。”

    “世伯在澳洲有生意?”

    “好多人合股的,股东是澳洲本地人。我还在放假,如果表姐走了,我会和爹妈一起去澳洲看树熊。”

    “其实你现在也可以去!”

    子晴摇一下头:“表姐一天不走,我还得留下来,那儿都不去。”

    “都是我拖累了你!”

    “别婆妈嘛!”子晴说:“明天下班后,回家吃饭。”

    “我们一起回去?”他难为情的样子。

    “当然一起回去,否则你回家陪表姐。不过,爹妈声明要请你回家吃饭,怎样推?”

    “没有其它选择,我跟你回家。”

    “为什幺每次和你回家吃饭,你总是很慌张,坐立不安,我爹妈会吃人吗?”

    “不!他和霭慈祥,不过我和你……”

    吃完消夜,子晴拖着子风的手走向大厅:“我们一起演爱情故事,我已原原本本告诉父母,这件事由表哥设计,有不良后果,由表哥负责。而且,我们这样做,出发点正确,都是为了表姐,不希望她失去一个深爱她的人。爹妈不单只支持我,还赞赏你。”

    “赞我?”子风看着她说话,她象百灵鸟,说话的声音和小动作,在子风心里都很可爱。

    爸爸说你稳重、踏实、有头脑、有见地,是个难得的年轻商人;妈妈还说:“别看你外表冷冰冰,将来你结了婚,会是个好丈夫。”

    子风暗暗的点头。

    “说话呀!”他们由大厅上楼梯。

    “你说话比我好听,你说我听,好享受。”

    “懒人的借口,我才不会相信。由现在起,大家都不准说话,谁说话要受罚。”

    到子晴房门口,子风为她打开房门,一手仍拖着她,另一手按住门框:“晚安,子晴!”

    “啊!”子晴叫起来:“你先说话,我要罚你!”

    “当真的呀?”子风颔首:“好吧!你罚吧!”

    “唔!”子晴转着眼珠:“一时间想不到,可不可以保留?”

    “可以,”她那幺可爱,根本令人失去反抗能力:“你要怎样都可以。”

    “可不是一杯雪糕新地那幺简单。”子晴唬他,很孩子气。

    “除了天上的月亮,就算你要我跳进维多利亚港都没问题。”

    子晴把嘴巴凑近他耳边:“如果你真是我的男朋友,我可能会要天上的月亮。”

    “你好贪心。好了!”子风轻轻拍她的脸:“上床睡觉吧,明天一早要上班。”

    “喂!你怎不吻那你女朋友道晚安!”子晴扮鬼脸作弄他。

    子风捧起她的脸,看一会儿,在她颊上轻吻一下。

    “?”的一声由明莉的房间传出来,明莉习惯偷听偷看。

    因此,子晴和子风保持二十四小时备战状态。

    他们之间的感情,便在不知不觉间增加。

    子风泥足深陷,子晴尚未察觉。

    黄昏一阵狂风雷暴,天气突然转凉。

    子晴傻瓜瓜的坐在饭桌旁,肚子饿得咕咕叫。

    明莉叫亚香转告子晴,要和她一起吃饭。

    子晴就不敢先吃,几次问亚香明莉在房间干什幺,亚香都说不知道。

    最近明莉的行动是很奇怪。

    明莉终于来了,她瞟了子晴一眼,懒洋洋地坐下。

    “表姐,我饿得腹如雷鸣,可以吃饭了吧?”

    “你很饿吗?”

    “唔!”子晴不断点头。

    “如果你看了这些,你便什幺都吃不下了。”

    “什幺东西?”子晴笑:“吃饱了再看行不行?”

    “不行,你马上坐到我身边来,你别放肆,第一,我是你表姐;第二,我才是这屋子的主人。”

    子晴是个有家教的女孩子,也明白长幼有别,她放下饭碗,乖乖坐到明莉的身边去。

    “唔,看这些!”她-出几张相片。

    “表哥长肥了。”

    “就看到你的前度刘郎长胖了吗?看清楚一点!”

    一共有四张相片,两张是四个人合影:建国、明莉、一位中国籍男子、一位金发少女。另一张是建国姐弟和金发少女合照,最后一张,只有表姐和金发少女。

    “看到了没有?”

    那金发少女当然是表姐的女朋友,至于那位中国男士:“啊!我看到了,这就是未来表姐夫韩方中。”

    “对呀!正是他。还有呢?”

    “还有表哥和你的女朋友。”

    “唉!”明莉把相片抢回来:“我早就知道,单是这几张照片,不能为我作证。”

    “作证什幺?”

    “证明你被建国-弃,证明他早已移情别恋。乔子风说我吹牛,要我找证据。”

    “那四张相片不能证明什幺,几个人列队而站。表姐和韩方中比较亲热一些。”

    “你知道哉斯郡主这个人,你见过她没有?”

    “没有,不过可以肯定,她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小女孩!”

    “唉!你根本对她一无所知。哉斯郡主是我继父的甥女,年方二十,出身富贵之家自然不用多说,人也漂亮,或者没有你漂亮,但比你斯文、有女人味,是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喜欢的那一种女孩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表姐说的那位郡主就如表姐一般迷人。”

    “哈!倒也不笨。不过我妈咪喜欢她,并不是她迷人,也不是因为她是位贵族郡主,最重要的,是她可以代替你的地位,建国不用和你结婚,你知道吗?妈咪最不愿意、最害怕建国和你结婚。”

    “舅妈从少就疼我,她并不反对我和表哥在一起。”子晴不为所动。

    “她一直到现在,也不是不喜欢你,她只是不喜欢姑姑。因为她和我爸爸闹离婚时,你妈对她的排挤苛责,而且还帮助爸爸取得建国的抚育权,所以,她视姑姑如仇敌,她决不会让儿子娶仇人之女。建国认识哉斯,是妈咪的安排。我到英国时,建国虽然常有和哉斯见面来往,但心里仍然有你,所以,拍出来的相片,便什幺都看不出来。但建国没有排斥哉斯,让她加入,已经是事实。建国缺少定力难以抗拒美人,那位郡主也很会逗人喜欢,不像你天真没有心计,所以,她很快便把建国对你的感情粉碎。”

    “我不相信你的话,也不相信舅妈是你说的那种人。”“那次妈咪来香港看建国,有没有约见你?”

    “没有,因为她不想我妈妈知道她回来,又怕我难做,但是,她有礼物送给我。”

    “礼物?是不是那件斗篷?”明莉哈哈大笑:“建国打长途电话给我,叫我替他买一件斗篷空运回来,我叫他别寄来寄去那幺麻烦,连卡佛什幺都有,教他自己去买。不信,你拿着那斗篷到公司问个清楚明白,我绝不骗你!”

    子晴是相信,因为杜月华也说过,那件斗篷连卡佛也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