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高级咖啡厅。

    “热鲜奶。”梦诗说。

    左天培要了爱尔兰咖啡。

    梦诗轻轻掠着头发,拉一拉身上那纯白中东式上装,一副优悠的样子。

    “你有多少家当?”她弄着桌上的拖鞋兰,看都不看他。

    “问这些干什幺?想知道我够不够钱娶你?”左天培捉弄人是一流高手。

    “不敢说,怕我打你的坏主意?”

    “还没有分家。不过我的私人户口有几百万,你妈咪要多少礼金?”

    梦诗冷冷一笑:“几百万太少,你起码应该有几十亿。”

    “怎幺?你还会看相?”他惊叫。

    她扬扬眉毛:“学过功夫没有?”

    “学过,五岁就学空手道,十八岁是黑带三段,好久没考试,应该是四段了!”

    “以你的行为,身手装备,最适合做黑社会头子,做了大哥,钱,当然滚滚而来。”

    “啊?啊……”左天培放纵地笑:“你真看得起我,叫我一声大哥。不过,我不大喜欢做坏人,你知道的,我最有兴趣做善事。”

    “送衣服去老人院?”

    “这只不过是借花敬佛罢了!”

    “专门安慰寂寞芳心,爱情大平卖?”

    “我这个人什幺都爱,就是花不起感情。抱歉,小姐,恐怕令你失望,我从来不施舍爱情,我很吝啬,是不是?”

    梦诗瞄他一眼,轻蔑的:“你多少岁?”

    “二十八岁。很老?要不要查我的时辰八字?”左天培一脸轻浮:“对亲家?”

    梦诗用食指轻敲额角:“今天是什幺日子?”

    “星期二,十七日。”

    “你要记着这个日子,因为,今天我走好运。而你,左天培,哈哈,记牢了!”

    左天培正要说话,梦诗出其不意的把她面前一杯满满的牛奶由左天培的头上淋下。

    梦诗迅速拿起手袋离去。

    “CUT!”导演满意地大叫一声。

    “收工啦!”月亮跳起来,走到导演身边:“我怎样?还0K吧?”

    “不OK我不会喊CUT!你演得不错,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公司有眼光。”

    “谢谢导演!”月亮开心地去卸装,她最怕化妆品在脸上。

    洪伟在她镜子里出现:“嗨!”

    洪伟斯文白-,他饰演程世浩。

    “你不见了一只耳环?”

    “是啊!那耳环好有纪念价值,我找了半天。”

    “谁替你找到了,你都请他吃饭?”

    “绝不赖账!”

    “耳环给我找到了,是不是这只?”

    “呀!正是。”月亮好开心,把耳环一手拿回:“乖乖,终于把你找到了!”

    “把吃饭改为今晚宵夜,好吗?”

    “好!应该的,我抹把面便去。”月亮爽爽快快。

    “见者一份,”华坚说:“等我!”

    “不行!”月亮煞有介事:“你现在是我仇人,势不两立!”

    “但你最后还是要跟我谈恋爱!”

    “到时再说,现在不能破坏情绪,你还是把牛奶抹掉。洪伟我们走!”

    月亮用钥匙开了门,客厅只有几盏壁灯,十分昏暗,走进去,饭厅的亮光透出来。

    月亮走进饭厅,王子乐果然坐在饭桌旁,闭上嘴显然不高兴。

    她放下手袋、钥匙,走过去用两条手臂交叉围住他的脖子,在他面颊上吻了一下:“我回来了!”

    “你今天的通告到底是几点?”

    “零点七至二十。”

    “现在是什幺时候?”他还是冷冷的。

    她看看表:一点半,她吐了吐舌头。

    “你还答应回来陪我吃宵夜!”

    餐桌上果然放了两盅炖品。

    “对不起,今天是出了小小的意外,我要请人吃宵夜,大头虾,又忘了打电话回来跟你说一声!”

    “你的小小意外也未免太多了。我没下妆就赶回来,结果等了大半晚,你到底又和哪一个男人去宵夜?”

    “你不要生气,听我解释好不好?”她拉把椅子坐在他身边,好言好语:“吃过中饭补妆,我发觉不见了一只耳环,那双耳环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当时我急死了,找了好一会,拍到我的戏,不能再抽时间,我就对大家说,推找到耳环我请他吃宵夜。结果华坚找到了。我得回心爱的耳环,是否应该请他吃宵夜?”

    王子乐面皮放松了:“你吃饱了,玉姐的炖燕窝你不吃?”

    “你一个人吃,冷了没有?要不要叫玉姐热一热?”

    “玉姐刚热了拿出来不够一刻钟,别吵她,她已经睡了。”王子乐很重视他的乳娘:“你还不去洗澡?”

    “你慢慢吃。”月亮又吻他一下,才离开饭厅,回到睡房去。

    那是她和王子乐的套房,她脱掉外衣,拿件粉绿睡袍进浴室。

    月亮由浴室回睡房,王子乐已经靠在床上看剧本。

    月亮坐在床边,一拉头上的白毛巾,长发就如瀑布似的泻下来。月亮用毛巾擦几下头发。就要躺下床。

    “玉姐怎样说的?”王子乐马上放好剧本制止她:“湿着头睡觉,年纪老了会头晕头痛的。”

    “玉姐年纪大了,她那一套落伍了。”

    “你怎可以这样说她?”王子乐拂着她的头发:“你承认不承认,她也很疼你!”

    月亮呶呶嘴,点了点头。

    “快拿吹风器来,我替你把头发吹干。”王子乐这个人,完全不浪漫,但是,的确很关心月亮。

    他一边跪着为她吹发,一面训导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圈子并不如外面看的那幺简单,复杂又-脏,你怎幺不听话?”

    “我又没有行差踏错,又没去应酬那些公子哥儿。”

    “但你在片厂嘻嘻哈哈,跟这个玩,和那个闹,你为什幺老长不大?”

    “我是不大嘛!才十九岁,不,十九岁还不到呢!”

    “十九岁还算小,黄宝宝才十六岁,就比你成熟!”

    “当然啦!她是童星,入行差不多六年,我入行才一年,不,一年不到。”

    “总之,圈子里的人都不是善男信女。你随便跟人玩,别人误会你放电。”

    “我是现在最年轻貌美的演员,就算我不放电,他们也会像苍蝇那样黏上来。大家一同演戏,开开玩笑,玩玩打发时间,有什幺大不了?又不会玩呀玩的跟了他们,拍戏嘛!”

    “你不是和我演了一套戏,就住进这儿来的吗?”

    “怎能拿你和他们比?”月亮转身面对王子乐呱呱叫:“你是我的偶像,迷了你五六年。我还记得你第一套片叫《百变英雄》,那套片一推出,人人赞,天天满座,我们学校的女生,差不多都成了你的影迷,我被同学拉去看了一次《百变英雄》,马上被你迷住,以后天天下课后。你拿了影帝奖重映,我又再看,一共看了十一次。”

    “十一次,不闷吗?夸张!”王子乐拿起她一束头发扬起吹。

    “真的,我发誓!”她举起三只手指,好认真:“我从未见一个男孩子像你这般俊朗不凡,英明神武,你在《百变英雄》里的造型,哗!好帅好有型,一出场就把气氛带出来,迷死女孩子!”

    王子乐转她的头,替她吹脑瓜顶。

    “我的房间全贴满你的照片、海报,连课本也夹有你的相。我既然是你的痴心影迷,又有机会同你共演一套戏,我当然缠住你不放手了。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在记者招待会看见你,我呆了,哗!偶像就在眼前,我兴奋得几乎晕过去。”

    王子乐被她逗笑了,他捏了捏她的脸:“怪不得星探会看中你,口甜舌滑,表情又多。”

    “你笑起来好迷人!”月亮用手指点他的酒涡,他平时不笑是见不到的。

    王子乐抚遍她的头发,关上吹风器,放在床头柜上。

    “那些记者都说你笑起来很性感,我就搞不清楚什幺叫性感,只是喜欢看见你笑。”

    王子乐双手抱她,把她放到床上,两个人面对面,中间只隔一线,月亮仰起脸吻他。

    “你明天的通告是几点?”

    “零点七至十八,比今天早,你呢?”

    “我明天拍通宵,不回来睡觉。你收工乖乖的马上回家,我叫玉姐炖汤给你喝。”王子乐吻她的脖子,她嘻嘻笑:“答应我不要趁机和别的男孩子出去疯!”

    她笑得软了腰:“答应你可以,但你要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性感?”

    “你还会不知道吗?”王子乐搔她:“坏女孩!”

    爱诗由外面进来,梦诗在大厅里,她那张冷上加冰的脸,令爱诗不安。

    “大姐回来了没有?”爱诗厚着面皮。

    “我正想问你!”梦诗冷冷的声音。

    “问我?我刚由菲律宾回来,我怎会知道?”

    “你一回来,就和霍英平在一起。”梦诗的说话毫无感情。

    “别开玩笑!我和霍英平前前后后只见过一次。”

    “二姐,不要演戏了,你们的事,我都知道,”梦诗冷哼:“你还是赶快招供吧!”

    “招什幺供?简直岂有此理!”

    “CUT!”

    听导演的声音,就知道导演不满意,要再来,月亮有点慌,怕错在自己身上。

    导演走到饰演爱诗的演员——蔡妮的面前,跟她说话,示落表情。

    月亮没有走开,留心看蔡妮错在哪里,自己警惕,不要重犯。

    结果连续TAKE了三次才收工。

    回化妆间,蔡妮大骂导演。

    “他发神经,走火入魔,说我心不在焉,说话没神气,是他聋了!”蔡妮边踢椅子边骂。

    “他向来都是吹毛求疵。”她的死党珠珠安慰她:“你演戏还要他教?真笑话!”

    “他对我有偏见,老是针对我,”蔡妮怒气冲冲:“我非要教训他不可。我要求老板换导演!”

    月亮本来默默卸装,准备抹去化妆品便回家喝汤,听蔡妮这样说,心里不安。

    “对呀!老板最疼你,告他一状。”珠珠推波助澜:“戏开了不久,现在换导演还来得及,我们这儿哪一个没受过他的气?大家说是不是?”

    月亮走过去,低声对蔡妮说:“蔡妮姐,不要换导演,其实吴导演很有才华,就是严格些……”

    “你干吗替他说好话?”蔡妮瞪她:“他是你情夫?”

    “怎会?不过吴导演说过,大家尽力拍好这套片,拿去参展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没尽力?”蔡妮的指甲差点戳到她的面皮上:“小吴偏心,你场场戏他都OK,哼!你就以为演技好,甚至比我好?呸!其实你的表情一共六个,一、二、三、四、五、六,让你演梦诗是他们全瞎了眼!你也配,你凭什幺?”

    “她凭貌美!”珠珠呵呵笑。

    “她靓,就她一个靓,人家叫我蔡美人,是白叫的?”

    “她年纪轻呢!才十九岁嘛!”

    “年轻有什幺了不起?我没有年轻过?年轻就可以杀人?”

    “吴导演见她年轻,演得不好就原谅她,影龄浅,新人呢!”

    “新人就不该演梦诗,”蔡妮不屑的向月亮翘翘嘴:“我看她八九是勾搭上小吴,小吴为她把角式争取回来的!”

    “没有!我和吴导演根本很生疏,除了拍戏,根本没私下说过半句话!”

    “勾引男人不一定要说话的,”蔡妮上下打量她:“别瞧她挺纯情的,勾搭男人,她可是老手,连王子乐也被她迷死了,这女妖精好厉害……。”

    “你怎能这样说,你怎可以这样说……”月亮流下泪来。

    “我们要说,小妖精,姣婆,”她迫过去:“你敢把我怎样?嘿!”

    华坚过来,把月亮拉开:“蔡妮,你是前辈,何必跟新人一般见识?”

    “老板疼蔡妮,更疼钱,他若没眼光今天也不会成为影坛巨子之一。你入行时间太短,一年都不到,有很多事情,你是不知道的!”

    “或许我太无知。其实我和吴导演非亲非故,没必要为他和蔡妮斗嘴。我承认太多嘴,骂我几句无关系。但她不应该骂我小妖精,专勾搭男人。我勾搭过谁?”

    “她骂你小妖精,与今天吴导演的事情无关!”

    “但她骂了,骂了好几次,我不喜欢她骂我小妖精,我又没损她!”

    “这个你最好去问你的王子乐!”华坚阴恻恻的笑。

    “什幺?和王子乐有关?”月亮紧张地问:“今天他又不在场!”

    “王子乐是影帝,入行也五六年,几乎全部A级阿姐都和他拍过戏,你问他,他会把蔡妮的为人全部告诉你。”华坚一番好意地说:“不过,你还是不要去惹蔡妮,因为你太善良,她阴险,斗下去,吃亏的到底是你。等你做了影后,你接拍的片都不要她,便可以出一口鸟气。”

    “影后?遥远?!以为人人像王子乐一套片就捧个影帝奖。我以后还是少惹蔡妮!”

    “这才高招!还不太晚,我们去看场电影?”

    “好呀!”月亮快一点吃她的牛扒。

    反正今晚王子乐拍通宵戏,回家一个人很闷,去看电影,可以散散心。

    华坚送月亮回家,月亮开了门,里面暗沉沉,由于她今晚拿着连戏的衣服,她使开了灯。

    玉姐坐在客厅梳化一角打磕睡。

    月亮放下东西,走过去,摇了摇她:“玉姐,很晚了!还不去睡?”

    “等你呀!”玉姐咪起眼睛看钟:“你这幺晚才回来?去了哪儿?少爷打了七八个电话回来!”

    月亮吐一吐舌头,拉起玉姐,推她进去,玉姐走了几步说:“少爷叫我炖了鲍鱼鸡汤在桌上,你一定要喝。”

    月亮竹织鸭,现在才记起昨晚她和王子乐有言在先,她马上打电话给王子乐,一连打了几次,对方没声响,看样子王子乐正在拍戏,无线电话关上了。

    她回到卧房,-下手袋,人伏倒在床上。

    人有点倦意,迷迷糊糊,突然一串电话铃声响,她跳起来拿起电话。

    “喂!乐!”

    “你怎幺这时候才回来,不怕人担心吗?”王子乐薄责她。

    “我早回来啦!差点睡着了!”

    “早回来了?我半小时前打电话回来,玉姐还在客厅等门,现在已经两点钟了,就爱说谎。你六点收工,为什幺到两点才回来?跟谁玩乐去?”

    “没有,没有啊!今天我被蔡……总之说来话长,等看见你才告诉你。我被人辱骂好凄凉,工作人员请我去吃饭散心,他们玩超人枚,玩晚了!”

    “谁欺负你,告诉我!”

    “是个女人,你没奈她何的,算了,只要你相信我今晚没回来吃饭不是贪玩就够了!”

    “喝了汤没有?”

    “啊!倒出来了,挂上电话马上喝。”

    “你明天的通告……”

    “我明天早上休息,第三班才有我的戏。你呢?”

    “今晚拍通宵,明天休息。我回来和你去喝早茶!”

    “好呀!我很久没喝早茶了!”

    “王子乐打光……”那边有人叫。

    “轮到我了,炸药已装好。你喝了汤马上睡觉,早上见!”

    月亮乖乖的喝了汤,洗澡睡觉。

    月亮一觉醒来,张开眼,看见王子乐穿条白皮长裤,草绿图案毛衣,背床站在窗前。

    “乐!”她跳下床,走过去伸出双手,从背面抱住王子乐,脸儿贴在他的背上:“回来了为什幺不告诉我?现在是什幺时候?”

    王子乐一手拉开窗幔,一手把身边的报刊扔到后面:“你自己看!”

    月亮揉揉眼睛,打个呵欠,脸仍贴住王子乐,含糊的念着:“华坚、月亮戏假情真,昨晚挽臂携手看午夜场……哎!乐,你是影圈人,怎会相信这种堡水新闻?”

    “本来我应该不相信,但你昨晚六时收工,两点才回来,这六个钟头,你去了哪里?”王子乐拉开月亮的手,拍了拍报刊:“你昨天告诉我,有人欺负你,工作人员拉了你去吃饭散心,他们还猜枚,谁知道你却和华坚吃过晚饭挽臂携手去看午夜场。你为什幺老是向我说谎?我们之间连坦诚相向都做不到?……”王子乐越说越气,坐在椅里交叉抱着手,眼睛望向窗外天空。

    月亮在他身边蹲下来:“我骗你,是怕你不高兴。我承认昨晚是华坚见义勇为帮了我一把,拉了我去吃饭,他见我不开心,便提议看电影散散闷。乐,我和他只是吃饭、看戏、什幺都没有发生过。什幺挽臂携手,都是他们编出头条来吸引读者,我和华坚没有做过。”

    “你为什幺总是戏假情真,戏里戏外分不清楚?”

    “我说过戏假情真是他们编出来的!”

    “我认为有根据,不完全是他们造谣。你演第一套片,戏里你只不过是我的妹妹,你也可以爱上我。如今,你和华坚演情侣,日久生情,假戏情真绝对是有可能的!”

    “你为什幺拿华坚来跟你比?”月亮拉他的手,摇他的臂,他像个铁甲人:“你是我的偶像,我的梦中人。你英伟俊逸,名成利就,华坚跟你比,差一截,我会爱上他,除非是白痴。”

    “你心花,贪新忘旧,喜欢换画!”

    “你怎可以这样骂我?我是一心一意对你好的,我和华坚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我被人欺负,他扶我一把,我们去吃顿饭,看场戏罢了!”月亮推他一把,鼓起腮坐在另一张皮椅里:“你回来就为了一段堡水新闻大发脾气,我昨天被人侮辱,你问都不问,你根本不关心我,只会呷干醋。”

    “给导演骂了是不是?”他语气回软。

    “给导演骂的是蔡妮,啊!蔡妮到底跟你有什幺关系?”

    王子乐一怔,表情颇为尴尬:“你一直说是我的影迷!”

    “但我不是蔡妮的影迷,她的事我怎会知道?”

    “影迷当然关心偶像的生活动向,你每天看报刊的娱乐版、八卦周刊,都可以看到有关我的新闻!”

    “我家里没订购中文报刊,我爸爸和两个哥哥都不懂中文,至于八卦周刊,我是住进来才看的!”

    “你对我一无所知,还说是我的影迷!”

    “我是。你演的戏我最少都看三次,那还不是影迷?”

    “你对我过去的事一无所知?”王子乐走过来坐在她对面。

    “怎会一无所知?比如你是影帝,又拿过许多奖,片酬最高,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月亮调皮地,用只手拍拍他的脸:“不吃醋了!”

    “怎不!”王子乐装生气地捏她一下:“别再和华坚单独去吃饭看戏。”

    月亮知道他不生气,就乐,伸个懒腰:“我好饿,去喝早茶!”

    “喝早茶?现在是什幺时候?”

    “哗!十二点,你应该叫醒我嘛。不怕,还赶得及吃中饭。”她从椅上起来:“通知还没有来?”

    “来了!五点至十点。今天我没有戏,可以送你上班,接你收工。”

    “太好了,吃过午饭还可以看两点半的戏。”月亮开心地蹦跳进浴室,笑声还在她背后散发。

    王子乐为她铺床折被,这些工作,他在英国留学时做惯了,喜欢什幺都整整齐齐,相反,月亮的东西常乱放,有时散满一房衣服,她完全不懂家务。

    但,月亮最难得的是纯真、胸襟广,不会斤斤计较找麻烦。可能她真的年纪轻,入娱乐圈的时间不长,她天真乐观,做人不够圆滑,甚至不知好歹。但,人缘却很好。她对人又好,不分男女,因此王子乐才又喜又惊。

    王子乐根本好矛盾,一方面,他希望月亮尽快成长,不要那幺孩子气,但是,又怕她感染了娱乐圈的恶习,连人都将改变了,变得奸诈、狡滑。

    今天拍外景,蔡妮没有戏,吃午饭时,白莲坐到月亮身边,一起吃饭盒。

    白莲在《春之梦幻》里饰演大家姐秋诗。其人也比较成熟,像大家姐,虽然戏开拍了不久,但她对月亮印象好,视她为妹妹。

    “听说那晚蔡妮把你大骂一顿,这几天她都有戏,我不敢问你!”

    “都是我不好,我自己多事,惹她生气。她只不过和导演闹意见,我替导演说了几句话,她就发火了!”

    “说真的,吴导演是个好导演。他要求严格,挑剔些,也是为大家好。戏拍出水准,受欢迎,对每一个演员也有好处。说不定还有人拿个什幺影后影帝,导演一点功劳也没有吗?换掉导演,开玩笑。”

    “蔡妮姐是我前辈,本来她教训我几句,我是应该忍了她,但她不该骂我小妖精,我是那种人吗?我做过什幺事?”

    “那完全是私怨,她一直对王子乐念念不忘,她和王子乐的事你知道?王子乐告诉你了吧?”

    啊!真是竹织鸭,月亮就是大情大性,什幺都没记住,那天她本来是要和王子乐算算旧帐,但和王子乐吃饭、看戏买新衣,便什幺都忘记了,真要好好向白莲打听一下,关乎切身问题呢:“他说过,就算他不提,看报刊也看到,真是街头巷尾无人不知,不过,详细情形我还是雾中人。莲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

    “我知道的也不多!”

    “但你入行时间长,又熟识王子乐和蔡妮,白莲姐,”月亮放下饭盒,推推她的手:“帮帮忙,知道多少说多少,我求你嘛!”

    白莲睐她一眼,含笑,似乎被她感动了:“王子乐的家庭背景,私人状况你都知道?”

    “知道,王子乐出身于一个富贵之家,兄弟姐妹众多,但,父亲只会赚钱,母亲忙出风头应酬,极少关心子女,每人有一个乳娘,超过十岁就送到外国去。十八岁那年他的乳娘玉姐患病,他由英国回来探视玉姐。刚巧王国电影公司要拍一部钜资英雄片,征求主角,由于王子乐在英国学过功夫,和他一起回来探亲的同学替他报了名,他错有错着的进了娱乐圈,还凭那套片成为影帝,就这样红了六年。”

    “入娱乐圈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王子乐虽然出身豪门,但从小就没有享受过家庭之乐。父母固然对子女不关心,兄弟姐妹之间也没有什幺亲情,原因他在家中排行最小,兄弟之间年龄距离又大,他对上一个哥哥就比他大十年,所以,他最需要的是亲情和家庭之爱。”白莲吃完饭盒,和月亮一起吃橙:“王子乐对女性有吸引力,一进娱乐圈,同行女性甚至女记者对他都好,后来成为影帝就不用说了。那套片子的女主角刚好是蔡妮,她对王子乐一见钟情。”

    月亮留心细听,没打岔。

    剧务经过,白莲叫住他:“小王,我和月亮在这儿,打灯叫我。”

    白莲是个很有责任感的演员。

    “知道了,莲姐。”小王挥挥手:“午饭时间还没有过,下午第一场戏是宝宝和洪伟,多聊聊吧!”

    “莲姐,继续说,”

    “当时追求王子乐的人,不单只蔡妮一个,圈外圈内都有,但蔡妮好手段,而且,她很懂男人心理,看准他缺乏家庭温暖,便对他照顾周到,记得那年中秋,她为了陪王子乐过节而失场,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事我都忘了,总之王子乐感到和她在一起便幸福,于是他们便在一起……”

    月亮瞪大眼,但没哼半声,她若把话说出口,白莲就不敢说下去,因为白莲并不知道,月亮这大头虾根本一无所知。

    “相见好,同住难,蔡妮以为得到王子乐,胜券在握,缺点便日渐暴露,王子乐的乳娘玉姐,你知道她在王子乐心中的地位,蔡妮不单只和她吵,还赶她走。他们两个人根本性格不合,加上蔡妮人缘坏,外面的评语早就不看好他们,终于一次大吵王子乐把蔡妮赶走。蔡妮几次回去,都被玉姐挡住,周刊拿她死缠王子乐的事当笑话写,王子乐怕她烦,宣布不再和她合作,蔡妮迫于无奈,只好放手。”

    “这应该不是最近的事?我不会是第三者?她为什幺还骂我小妖精?”

    “几年前的事。他们由拍拖到同居,分手,不够两年,那时候你还在念书,怎会是第三者?”白莲摇头叹息:“蔡妮小心眼,狂野又记恨,况且,她似乎对王子乐死心不息,两年前她去找赛芬芳麻烦,赛芬芳打她个巴掌,两个人差点打上警署。”

    “赛芬芳是谁?莲姐。怎幺又多了一个?王子乐也未免太花了!”

    “王子乐没有告诉你赛芬芳的事?”白莲很意外,毕竟经验老到,忙挥一下手:“那就别提她,反正她和王子乐无关。”

    “真的无关吗?那蔡妮为什幺为了王子乐和她打架?”

    “蔡妮不是因为王子乐,她跟谁都不大合得来,只有珠珠、依娃三几个常吃她的,便讨好她。她跟人打架又不是第一次。呀!小王来过了,我去补粉……”

    王子乐是月亮第一个男朋友,以前念女校,接触男生机会少。但是,王子乐和蔡妮……哼!没理由不吃醋的!

    但是一开始拍戏,人便投入了,今天蔡妮又没戏,不久就把她忘记了。

    收工出来,和白莲、洪伟、华坚边走边笑哈哈。

    “今天收工早,我们去吃饭,我请客!”洪伟望住月亮,又看看大家。

    “我请大家饭后上清吧喝酒、听歌。”华坚附和。

    “我赞成。”月亮挽住白莲的臂:“莲姐,和我们疯一晚!”

    “改天吧!我看今天不行了。”她指了指前面,又挥挥手。

    王子乐的白色林宝坚尼就停在他们的面前。

    “莲姐!”王子乐把头伸出窗外,又和洪伟、华坚打个招呼。

    月亮一看见王子乐,便化成快乐的小鸟般,飞进他的车厢里。

    王子乐向白莲他们挥挥手,便把跑车开出去。

    月亮打开车前抽屉找了排朱古力:“你说今晚十点才收工。”

    “骗你的!”王子乐小心驾驶。

    “啊!骂我说谎不老实,自己却骗人。”月亮呱呱叫。

    红灯前停车。

    王子乐面对她,用手拍拍她的大腿:“你一直投诉我不够情趣、不懂浪漫,我故意把收工时间说后一点,突然来接你下班吃饭,这算不算情趣?”

    “算!”月亮开心,咭咭笑:“奖你一块朱古力!”

    “唔!我怕吃朱古力!”他虽然皱起眉头,装作怕的样子,但却甜甜地把糖吃了。

    “玫瑰呢?”月亮看看车厢:“如果你买株玫瑰花来接我下班,就够浪漫了!”

    “我已经吩咐玉姐每天买菜时都买鲜玫瑰插在你床头……”

    “意义根本不同,玉姐又不是我的男朋友。你呀,大男人,古董……。”

    “转绿灯,要集中精神开车了!”

    王子乐的确比较保守,比如从不在公开的地方吻她,和她亲热,顶多拖手,扶扶她的小蛮腰。

    这一点月亮和他相反,她洋化开放,甚至吻儿满场飞。对王子乐更是随地随时,吻他、拥抱他,她说爱一个人就要用行动表示。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