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天,王子乐被一辆豪华房车载走。

    他去会见他的朋友赛芬芳,不,应该说是马太太了。

    马太太三十岁的样子,艳光四射。

    老朋友见面,彼此拥抱一下。

    “月亮呢?”马太太四处张望,她原本请王子乐和月亮吃饭。

    “她要补戏,这几天都通宵,今晚本来已经请假,但和她演对手戏的蔡妮坚持要拍,月亮不想生事,她今晚不能来,托我向你道歉。”

    “我明白的,改天再请她。”马太太和他走进饭厅:“蔡妮还是老样子没有改?”

    “恐怕更变本加厉,她很记恨的,月亮碰上她真倒霉。幸而月亮人缘好,不单只导演、演员,连娱记也疼她。”

    “看她的相片,她真是生了一副开麦拉面孔,美人儿一个。她本人怎样?”

    “她上镜很美丽,私底下她不化妆,虽然和上了妆不一样,但十分秀丽,我比较喜欢她干干——的面孔。”

    “你这幺一说,我更非要见她不可,很少女明星不化妆也漂亮。”

    管家过来请主人和客人人座吃饭。

    “芬姐,你这次回来准备逗留多久?”

    “一个月。三个星期后你马大哥会来和我会合,然后一起去欧洲再度蜜月。”

    “看见你幸福我真开心,你为什幺不带仔仔回来,他好胖好可爱!”

    “他太小了,而且,这回是我们夫妇再度蜜月,带个小孩多不方便!其实,你和月亮应该到马来西亚看仔仔,毕竟你是干爹!”

    “迟些一定会去,最近我和月亮都忙,休息时间又不一样,我们连共处二十四小时都没机会。”

    “娱乐圈,红的忙死,不红的饿死,半红不黑又不甘心,很磨人!”

    “你在最红的时候退出娱乐圈,实在是明智之举。”

    “你也不要迷一辈子,再多赚几年,跟马大哥学做生意。”

    “我也有这个打算,自从进入娱乐圈,未曾停过,不是做英雄便是演警察,天天打打打,拳头都倦了。”

    “你去年签了新合约,听说条件出奇的好,除了四哥,你是影圈最威的大明星!”

    “对!”王子乐点了点头:“去年底我和甘氏电影公司约满,除了甘氏,还有好几间电影公司希望和我签新约。其中以现在这间公司最好最特别,除了片酬高,老板还提出,只要我拿出十万块钱,合约期间我就是电影公司的董事之一,如果电影卖座,除了片酬,我还可以分红。”

    “你的电影一向都卖座,卖端口价钱也比其它大明星高。”

    “是的,等影片推出,就等着分红。”王子乐一笑。他笑起来很性感,这个笑容,不知道迷倒多少影迷。

    吃饭后,他们到会客室喝咖啡。

    没有管家、佣人在身后,说话也方便些。

    马太太和王子乐面对面的坐,大家坐得很舒服。

    “从外表看,蔡妮显然比不上月亮年轻貌美。只是不知道性格品德方面,月亮是否也胜过她?”

    “月亮好多了,老实说,银幕下的蔡妮根本是反派,奸人组。”蔡妮为难月亮,王子乐说起来还生气:“月亮为人相当温柔,不乱发脾气,心直口快,活泼纯真,快乐坦白。和她在一起,她不防你,你也不用防她。”

    “过去你一直希望有一个年少美丽,长头发,大眼睛,斯斯文文的女朋友。”

    “她的确是长头发,大眼睛,芳龄十九岁又漂亮。她不算很斯文,而且蹦蹦跳,不定性,十分调皮。”王子乐含笑摇一下头:“奇怪,她虽然调皮、捣蛋、爱闹,但我并不觉得她讨厌,反而感到家里有了生气。”

    “那她岂非十全十美?”

    “她不是完全没有缺点,比如她太随和,甚至可以说太随便。她根本不知道这圈子很复杂,她又是新人。”王子乐垂首皱起眉头,影迷说他皱眉很性感,很迷人。

    “她到底随便到怎样程度?”马太太为王子乐担心,她对他特别关怀。

    “她拍戏的时候,喜欢和拍档的嬉笑、玩闹。女的无所谓,男的就不好。本来,那些男的已经对她有意思,其实,哪一个男的对美女没有意思?她庄重点还好,这样子嘻哈大玩,我实在好担心。”

    “担心有一天被人抢走?你对自己没有信心?以为有人会比你更出色?”

    “很难讲永远没有。何况月亮一直埋怨我不够浪漫。遇上个会耍手段的男人勾引她……很难说。”

    “你是不是很爱她?”马太太为他倒另一杯热咖啡。

    “她本来就很可爱!”

    “阿乐,你今年已经二十五岁,这几年间,名气、地位、金钱已经有了,结婚应该不成问题。”

    “影迷很体谅我,影响不大,况且,我已经决定三十岁退出娱乐圈转行经商。”

    马太太把茶几上的银盅子抱在怀里,挑糖果吃:“既然这样就简单,你索性和月亮结婚,她正正式式做了你的太太,有夫之妇了,自然定性,人家也不敢勾引她。”

    “结婚?”王子乐苦笑摇一下头,接过马太太递给他的夏威夷朱古力。

    “啊?”马太太侧头想一想:“她只适合做情人,不能做妻子?”

    “我相信她能做个好妻子。问题不在于我,我随时愿意娶她为妻。但她才刚过十九岁,年纪小,入行才一年,她对娱乐圈仍有许多幻想和希望,叫她放弃一切去结婚,她不会答应。”

    “你喜欢小孩子,她喜欢不喜欢?”

    “喜欢,连小动物都喜欢。”

    “如果她怀了你的孩子,对,我还没有问你,她爱你是否一如你爱她?”

    王子乐毫不考虑:“她很爱我,她说我是她的初恋情人,女孩子对初恋情人是永远不会忘怀的。”

    “如果她有了你的孩子,一定会珍惜他,把他养下来的,是不是?”

    “她当然会珍惜我们的骨肉。”

    “那就令她怀孕,用孩子来缚她,令她脱离娱乐圈,安心做你的太太,这样你就可以永远拥有她。”

    “不可能的,她一直服食避孕丸,不会怀孕,况且我还答应过提醒她吃丸。”

    “为什幺要你提醒?”

    “月亮粗心大意,除了剧本,她什幺都记不住,她常常忘记吃药丸,要我提醒她,甚或送到她嘴里。”

    马太太放下糖果盅,高兴地说:“你就少提醒她一两次,担保她会生出小生命来。”

    “这……”王子乐有点为难:“这样好象有预谋,不大正派。”

    “就算是耍手段吧!也只不过因为你太爱她,如果她真的爱你根本不会计较。”

    “我看,还是顺其自然好,省得她怨我一生。”

    “你是个老实人,还是依你自己的心意去做吧!”

    王子乐看了看表:“月亮拍通宵,玉姐堡了汤,我要回家拿汤送去片场。我先告辞了!”

    王子乐站起来,马太太一直送她:“玉姐其实年纪大了,不要让她太操劳,你环境许可的,请个佣人,让玉姐享享晚福!”

    “我曾经为她请过几个佣人,都被她一一赶走了!”

    “她这年纪,还那幺火气大?”

    “她不是骂人,也不是赶人家走,而是人家收拾房间,她也收拾房间;人家堡鸡汤,她堡鸽汤,活儿都给她抢去了,人家根本无事可做,不走不行。”

    “呵!”马太太笑起来:“玉姐真好玩!”

    “老顽固!我差点忘了,玉姐谢谢你送她的礼物。”

    “小意思!还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马太太一直送王子乐上车,把头伸进去:“我真的好想见月亮,看看她哪一天抽得出时间?”

    “等会我跟她说……。”

    月亮休息的时候,喝人参炖鸡,边跟王子乐聊天。

    “芬姐怪我没带你去,她很想见你,你这样日拍夜拍,哪一天才可以停一停。”

    “吴导演说这套片拿去参展的,要卖座又要拿奖,我们心理压力很大,NG多了,重拍又重拍,我NG最少,但也一共吃了四次,导演急,我们也急。”月亮年纪轻,挨得住,刚才蔡妮过来单打几句,已经皮肤发干,眼皮下垂:“后天,后天晚上我没有戏!”

    “真的,我要马上通知芬姐。”

    “你好紧张,芬姐就好象你妈咪一样!”

    “不提我妈咪好不好?”

    “好!”月亮吐吐舌头,打躬作揖:“对不起,对不起!”

    华坚走过来,看样子是专诚找王子乐:“王子乐,明天晚上十一点后,你有没有时间,我请一班同事回家开午夜派对,希望你能够参加!”

    “明天我们不是开夜吗?”

    “明天是我生日,我已经向导演拿了人情,他答应十一点提前收工,他也会出席我的生日会。王子乐,肯不肯赏面?”

    “明晚我的新戏午夜场首影,一点三十分那一场散了,老板还要请宵夜,那幺一闹恐怕也天亮。华坚,对不起,我可能赶不及参加,在此先恭祝你生辰快乐!”

    “你不能来真遗憾。”华坚看了看月亮:“你介不介意月亮参加我的生日会?”

    “我尊重月亮!”虽然不大乐意,但也应该有点男士风度:“一切任由月亮作主。”

    月亮看了看两个男人,然后问华坚:“莲姐、伶姨她们都去吗?”

    “去,拍这套戏幕前幕后的朋友都去,会很热闹,不过,你不来便少了欢笑声。”

    “我想去,”月亮望住王子乐:“反正要拍夜班,那是意外假期,应该松驰一下!”

    于是第二天两人分道扬镳,各过各的,王子乐看过深夜场,吃完宵夜,回家喝参汤,洗澡更衣,月亮还没有回来。

    本来想去接月亮,又怕人家说闲话,他只好坐在大厅内等她。

    等得发闷,不禁想起赛芬芳的话:月亮生性太野,是否应该用孩子去绑住她?

    结果月亮没有回家,玩完了去拍早班。

    马太太看见月亮,一面抚摸她,一面向她上下打量。

    “不化妆仍然秀丽的女明星,只有一个小莲,我们都叫她莲妹,因为她年纪小,不过现在也不小,二十几岁了。可是,你比她更出色,皮肤滑不留手,肤色又好,红红白白,加上如雕如画的五官,是真正的小美人,怪不得阿乐那幺疼你,一见钟情。”

    月亮含羞一笑。

    “过来吃点心,坐在我身边。”赛芬芳显然很喜欢她:“听说你本来是阿乐的影迷?”她不停给她夹点心。

    “是呀!我从来不看中文片的,因为我的家庭、学校都很西化。但我爱看他的电影,每套戏最少也看两三次!”

    “能够和自己的偶像在一起,有什幺感觉?”

    “很开心,而且也很骄傲。”

    “骄傲?”

    “唔!乐有许多女影迷,个个年轻漂亮,但她们连请乐签个名都不容易。我却可以整个拥有他,芬姐,你说值不值得骄傲?”

    马太太望住她直笑,她很少碰到这样坦率纯真的女孩子,她自己本身也是个明星呢!

    “阿乐,月亮真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她,千万不要让人抢走。”

    “芬姐,我对她已经看管得很紧,步步为营,每天吃饭都加醋。”

    马太太呵呵笑起来:“月亮,你听到没有,阿乐是不是常常吃醋?”

    “呷干醋!他常说我会爱上和我演对手戏的人,华坚你认识吗?他怎比得上乐。他实在太紧张。”

    “他紧张你,是因为太爱你!”

    “我也爱他,但我从来不管他!”

    “你对阿乐可以放一万个心,他感情很专一,你不管,他也不会随便爱上别人。”

    “芬姐,你不是也认为我很随便,见一个爱一个吧!”月亮嘟起了嘴,望住王子乐。

    “不是,绝对不是。只是你条件太好,人见人爱,入行的日子还短,好坏难分,可能定力不足,易受外来诱惑。”

    “影圈漂亮的人多着,比如彩虹,她也很漂亮,只不过比我大两年,乐也有可能爱上她。”

    “不能说没有可能,不过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不一定为了她的外貌。”

    “我知道,内在美。”

    “还有的,比如安全感。阿乐和你在一起,由于你外在内在都好,几乎十全十美,他很幸福。但……由于你比较活跃,令阿乐患得患失,他怕失去你,你令他没有安全感,所以,他也很痛苦。”

    月亮伸手过去,握着王子乐的手:“乐,我令你很痛苦吗?”

    “我的确有忧虑!”

    “你对我没有信心。”月亮回望马太太:“芬姐,我怎样做才令他对我有信心?”

    “你真真正正属于他。”

    “我已经属于他。我和他一起生活的,芬姐你不知道?”

    “我知道!但同居并不代表什幺,你一天未结婚,其它男士仍然有权追求你。”

    “结婚?就算我肯,乐也不肯,他的影迷会自杀!”

    “我肯!我不会因为影迷而影响我的婚姻大事,我的影迷很懂事,不是傻瓜,没有人会因为我结婚而自杀。”

    “但她们会失望,不再拥护你,去捧别人的场,你的事业会日走下坡。”

    “当我第一天爬上高峰的时候,我已经有心理准备,我会滑下来,然后由另一个人爬上去接替我的位置,能接受成功,就要承担失败。况且,时代不同了,结了婚的演员,仍会受人欢迎。影迷走了会来新的一批。我真是一点也不担心!”

    “明亮,你既然深爱阿乐,他又表明心迹,你们索性结婚,组织一个幸福的家庭。”马太太在旁鼓舞着。

    “结婚?我想都没想过!”月亮放下叉子,没了胃口:“我刚过了十九岁还是TEENAGER。又刚入行,对一切好奇陌生,仍在摸索阶段。况且一事无成,就这样去嫁人,真是不服气。再说,如今的女性都不流行早婚。我入行几个月,有个相学大师替我看过相,他说我将来的事业很好,但不宜早婚。我想,二十八岁就差不多了!”

    “阿乐岂非还要等你九年?”

    “九年后他也只不过三十四岁,仍会很受欢迎,而且还可以多做几届影帝。”

    马太太和王子乐交换看了一眼。

    午餐的时候,月亮去找绮伶,却被洪伟拉住。

    “月亮,一起听歌!”

    “谁的歌?”

    “长江!”

    “长江,”月亮禁不住在他身边坐下:“你是他的歌迷!”

    “他的歌声虽然不是最好,但他很会选歌,他唱的歌都很动听。你同意不同意?”

    “同意,我也喜欢听他唱歌。”月亮弄着唱带盒:“他是现在最红的歌星。”

    “他也不是一下子红的,他以前一直不得意,挣扎了好多年,总算被他熬出头来了。”洪伟边跟着哼歌边说:“今年一定是长江年。”

    “他的演唱会很成功,听说唱一场可以赚五十万,哗!他岂不是发达了?”

    “你要不要听他的演唱会?”

    “现在天天赶戏,哪有时间?”

    “他的演唱会八月才开,这套戏早就熬科了。”

    “八月的事你现在跟我说!”

    “提前预约以表诚意。”洪伟逗逗她的鼻尖:“你答应了!”

    “谁说的!”月亮打他一下:“八月你当影帝。”

    “唏!”洪伟拉下耳筒:“王子乐的《神探威龙》很卖座。今年的影帝奖又是他拿的。”

    “糟糕,”月亮由石板凳跳下来:“我答应吃午饭时给他打电话!”

    她一溜烟的跑了。

    洪伟摇摇头,继续听他的歌。

    十五分钟之后,月亮又回来,后面跟了个华坚。

    “你不是去给王子乐打电话,怎幺又去找他。”

    “电话打了,今晚王子乐有事,我拍完戏可以自由活动。”她看看华坚:“他跟着我来的!”

    “拍完戏我请你吃饭!”华坚交给她一个苹果。

    “见者一份,大不了吃饭后我请你们去酒廊听歌。”洪伟说。

    “问你的黄宝宝去不去?”华坚和洪伟面和心不和,两个人对月亮都有好感。

    “什幺我的黄宝宝?我虽然和她拍档,但私下没有来往,况且她已经有男朋友!”洪伟马上拉下耳筒解释。

    “我也有男朋友。”月亮挥一挥手:“你们都不要约我!”

    “你不同。我对黄宝宝不感兴趣,但我喜欢你。再说,你一天不做王太太,我们仍有资格追求你。是不是,华坚?”

    “对呀,洪伟说得对!”在这关头上,他们又合作了。

    “好吗!一起去,不过不能太晚回家,刚才王子乐在电话里好象很不开心。”

    “你喜欢什幺时候走,我们马上送你回家!”

    “月亮,打光……。”

    月亮回家,王子乐还没有回来,她连忙更衣沐浴。

    她刷着头发走出卧室,再到大厅,王子乐靠在安乐椅上。

    “回来了!”月亮坐在扶手上,低下头看他,他果然不开心:“你的哥哥姐姐找你有什幺事?”

    王子乐轻叹一口气:“爸爸在外面又有个女人,妈再忍不住和他离婚,现在住在酒店里。”

    “住酒店好吗?”

    “当然不好,但她无家可归。”

    “怎会呢?她原本住的房子呢?”

    “原来所有产业都用爸爸的名义,爸爸不肯离婚,妈又找不到他通奸证据,所以短期内不可能离婚,妈也拿不到赡养费。”

    “没关系,她有十个子女,个个名成利就,每个子女家住两个月,一年也不用回头。”

    “问题是,没有人认她为母。”

    “我不明白,她不是你们亲生母亲吗?”

    “她只是生下我们,并没有关心教养我们,她不是个真正的母亲。她不要我们,我们也不要她。我们十个手足经过商量,他们离婚的事,我们不加以援手。”王子乐又轻叹一口气。

    “一人个孤伶伶在酒店,好凄凉的,接她回来住,这儿又有客房。”

    王子乐摇一下头:“我不能这样做,哥哥姐姐会认为我出卖他们,大姐很疼我的,我不想违背她的话。其实,妈也不好意思再投靠我们,一起住令我尴尬,再说,对玉姐也不公平。”

    “怎幺办?”月亮为他的母亲难过。

    “没事的,她手上还有钱,住一下酒店就当度假。”王子乐拍拍她的面颊:“夜了,明天还要拍戏,我们睡吧!”

    月亮的《春之梦幻》已经拍得八八九九,只有两三场集体戏未拍好,工作没有前些时候那幺紧张。

    王子乐下个月新戏才开镜,因此,他随新片到美国参加首映礼之后,便将有一个多星期休息。

    月亮这两天胃口不好,问玉姐:“有什幺菜是酸的?”

    “咸酸菜,咸酸菜炒牛肉也不错。不过你一向不吃酸,橙酸一点都不肯吃。”

    “人长大了口味会改变的,呀!我突然想起了热狗里面的酸瓜,我忽然很想吃那种酸瓜。”

    玉姐便到超级市场买了一瓶给她吃,她一吃便吃上了瘾,在家吃,还常在片场吃。

    她午饭吃,休息的时候也吃。

    吃饭时,白莲凑近她耳边问:“月经过时多久?”

    “过期了吗?我没计算。”

    “你一向有吃避孕丸的,数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不用数的,它要来自然来。”

    “但如果过期不来,看你最近的情形,像是怀孕了!”

    “怀孕?”她尖叫,幸而站在不远处的化妆师也走开了:“莲姐,你别唬我,刚才你也说我有吃避孕丸的,既然避孕,又怎会怀孕?”

    “你这大头虾,少吃三四次也不奇怪!”

    “我真是常忘记了。但王子乐会提醒我。”

    “假如你有了孩子,你有没有打算和王子乐结婚,把孩子生下来,做少奶奶退出娱乐圈?”

    “开玩笑,这个年代还有十几岁生孩子?况且我刚入娱乐圈,还没有玩够,起码也要多玩十年八年,吴导演说我条件好,我不会放弃。”

    “你的意思是,有了孩子也不想生下来?”

    “不生不生。”她忙摆着手,又吃了一块酸瓜:“我和王子乐还没有好好过过二人世界,这幺快就走出个第三者,不欢迎,受不了!”

    “不要孩子,就堕胎。”

    “吓!不会吧!好骇人。”不知道是酸瓜酸?还是她吓着?月亮的眼睛瞪得很大。

    “如果胎儿不足两个月又找个好医生,应该不会太危险。”

    “你怎会知道得那幺清楚?”

    “我做过!我和第二任丈夫有过胎儿,刚看完医生急不及待的跑回家向他报喜讯,竟然发觉他带了个女人到我床上,我忍受不住和他离婚。既然没有家,没有丈夫,孩子就不该生下来,况且以后我还要赚钱养我和我的家人,于是把胎儿打掉。”白莲越说头越向下低垂。

    “对不起,莲姐,我不该向你提出这问题,不要难过!”月亮搭着她的肩膊。

    “几年前的事了,还有什幺好难过。”白莲一摆头苦笑:“现在最重要的是多赚点钱,等我的弟妹都大学毕业,能够合力照顾家庭,我才去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

    “反正你还年轻,又有不少男人追求你!”

    “年轻?你知道我多少岁?”

    “二十七。这年代二十七岁的女性还是很年轻

    “我三十了。我比蔡妮早出道,她才二十七。”

    “但她说自己二十五岁,和王子乐一般大小,是同年的。”

    “干我们这一行,只有你年纪那幺小,才有勇气对人说真实年龄,一般少报两三岁天公地道。蔡妮比王子乐大,行内人都知道。等你过了二十五岁,就不想再提年龄了。”白莲拍拍她的脸:“好好留心自己的身体,要不要孩子及早决定,最好和王子乐有商有量!”

    “莲姐,不会啦!我知道自己不会!”

    “没事就好……。”

    “玉姐,还有没有酸瓜?”月亮回家,开口便问。

    “有,我今天索性买一打。”玉姐拿一瓶酸瓜出来,上下打量月亮:“我看,我就快不用叫你小姐,要叫你少奶了。”

    “少奶?真老套,千万不要。况且我还没有嫁人。”

    “若你有了孩子嫁不嫁?”玉姐坐在她对面,笑——:“少爷好喜欢小孩子。马太太说过,你和少爷生的孩子一定好漂亮。你不单只升级做少奶,还会做妈咪。”

    “等我有了孩子再算吧!”月亮伸了伸腿:“赶戏都忙坏了!”

    “我看你不久就做妈妈,拍完这套戏,不能再接戏了!”

    “你不要开玩笑,下一套戏吴导演为我度身订造,我一个人担正女主角,我口头上已经答应了!”

    “依我的经验看,你已经怀孕了。”

    “就因为我吃酸瓜,我大不了以后不吃!”月亮放下瓶子。

    “就算不吃,孩子已经在你肚子内了!”

    “不会的,我看过书,女人如果怀孕,一定有害喜现象,比如早上起来头晕、作吐、疲倦、渴睡……我什幺事都没有,龙精虎猛,哪儿像个孕妇?”

    “你好命!好命的女人怀孕后不单只身体好,而且吃得睡得。人家生孩子叫个两日两夜,好命的女人看完电影上产房,前后两三个小时,就顺顺利利产下个胖白的娃娃。我看你是这种人。”

    “我不要生孩子,玉姐,我才十九岁,你不要这样残忍好不好?”

    “十九岁不算小了,美凤不是十八岁嫁入豪门,十九岁已经生了个儿子做了福少奶,大明星都不做了。”玉姐看看她,就是笑:“你今年一定生个龙子!”

    “我不跟你说,老欺负人。”月亮拿了酸瓜走回房。

    “当心了,有了孩子不要蹦蹦跳,幸好你的戏快拍完,可以在家休息。”玉姐追着她叮嘱。

    “没完的,我还要接戏!”

    “不要接了,你这样跳来跳去,好危险。少爷知道了一定不让你再拍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