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吴导演的脾气是有点怪,很多人都说他难相处,但是,又有很多人希望能拍他的戏。

    吴导演很少和演员吃饭,特别是女演员,所以,他出道以来,从未出过绯闻。

    这天,因为道具的拖延,有两三个小时休息,吴导演竟然请月亮吃午饭,还请白莲作陪客。

    大家吃吃聊聊,有一句,没一句,白莲和吴导演合作多次,大家不算陌生。

    吴导演提到《春之梦幻》是大制作,花了不少钱,老板看过一次试片,大加赞赏,已决定拿去参展。

    “导演,这个最佳导演奖非你莫属!”白莲说。

    “未必!”他摇摇头:“王子乐那套戏拍得很好,导演奖应该是他们拿的。不过,月亮很有可能拿到新人奖!”

    “我?我才只不过第一次当主角。”月亮一阵子心跳,拿奖,谁不想:“不可能吧!”

    “难道拍了二十年戏才能拿新人奖?如果这不是群戏,你还可能当个影后。”吴导演说:“现在入行的新人,真正漂亮的少,有戏剧细胞的更少。”

    “导演说你漂亮又会演戏。”

    月亮笑得大眼睛都弯了,吴导演从不随便称赞别人,月亮感到好象打了一支兴奋剂,好开心,好兴奋,若她将来也拿个影后,她与王子乐便是真正的皇帝、皇后,更匹配了。

    “导演,会不会很快开下一套片?”白莲乘机问。

    “我不是多产导演。但老板认为《春之梦幻》一定能卖钱,想乘胜追击。”吴导演喷一口烟:“《春之梦幻》拍完了,我还有很多工作,短期内不会开戏,但为了满足老板的求财心切,下一套戏我已选定了《幸福花》。在开《幸福花》之前,你们可能会被安排演陆导演的戏。”

    “《幸福花》好,我看过原著,”白莲问月亮:“你呢?”

    “我从来不看中文小说,《春之梦幻》是第一本。”

    “你应该看看这本书。”吴导演很认真地说。

    “拍完《春之梦幻》,还要演陆导演的戏。是不是,《傻仔嬉春》?”

    吴导演点了点头:“那是男戏,就算你当正女主角,戏份也不会很多!”

    “坦白说我不喜欢陆导演的戏,一味搞笑,根本没有机会发挥演技。”白莲对《傻仔嬉春》没好感。

    “你可以推戏,月亮不能,因为她一年签了两部,演完《傻仔嬉春》合约才满。合约满时《春之梦幻》推出,对月亮签新合约很有帮助。”

    “对呀!如果得了个新人奖,身价十倍,片酬会急升。异演,下次签合约,你帮月亮一下好吗?”白莲是很喜爱关照月亮的。

    “那要看她到时候喜欢签哪一间公司,如果不是我开的戏,我没资格开口,所以,我叫她看《幸福花》。”

    “你要月亮看幸福花,是不是让她演一个重要角色?”

    “我向老板提议月亮演丁翠湖,老板说月亮外表很适合。”

    “月亮!”白莲拥抱她:“你发达了!”

    “怎样发达?”月亮傻了。

    “丁翠湖是《幸福花》的女主角,由头演到尾,是全剧戏份最多的一个,如果拿去参展,你真的可以当影后!”

    “莲姐,你不要唬我,刚才说新人奖,现在又说影后。”月亮心花怒放:“除非我真的坐上穿梭机,否则哪来连串好运!”

    “你对吴导演的戏没有信心?”

    “当然有,我最喜欢演吴导演的戏,虽然严谨艰难些,但水准高,我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算起来,《幸福花》才是我第一次担正重头戏,怎可能一片而红?”

    “王子乐不是凭第一套《百变英雄》就当了影帝?”白莲为月亮高兴:“导演,月亮可能凭此片当影后?”

    “那要看她的努力和表现。”

    “我要马上去买《幸福花》,新作品?”

    “八九年前的了。最近我也没时间看小说。”

    “八九年,买不到了?”

    “买得到,销量好啊!年年都翻版,再版一二十次,我有空陪你去买。”

    公司买了二十本,如果你要看,我叫小王送一本给你。”

    “好啊!谢谢吴导演……”

    回片场,月亮意外地看到王子乐。

    “乐!”月亮本想飞扑过去拥抱王子乐,但吴导演为了《春之梦幻》的演出,希望他俩减少公开亮相。虽然,影迷也知道他俩在一起,但宁让人知,别给人看,公司全力捧月亮,当然不希望有个同居男友做绊脚石。

    因此月亮只是走过去,拉住王子乐的手:“你什幺时候回来的?怎会来片场?”

    王子乐捧住她的脸,又打量她:“心急着要看你,一点钟回家,两点钟就到片场。打令,现在可不可以请假,我有事要和你办!”

    “等会儿我有戏,先问问吴导演。”

    到吴导演那边,吴导演皱皱眉:“今天几乎全是月亮的戏,她请假全组人都要收工,不如明天早上,我先跳拍她的戏,但不知道一个上午你们够不够用?”

    “应该可以应付,我们就说好月亮明早休息。”王子乐把手中拿着两盒糖交给吴导演:“途经夏威夷买了些糖果回来。月亮说夏威夷的朱古力著名。”

    “谢谢!听说这一次你去美国引起一片热潮。”

    “那边的华侨很热情,最想不到连外国影迷也有那幺多,首映当晚真是好热闹、好感动。周老板说下次卖外埠一定可以加钱,下星期我们还要去澳洲。”

    “乘胜追击!”吴导演拍拍他的肩膊:“你真是红透半边天。等着哪一天和你合作,可以了却我的心事。”

    月亮靠在王子乐身上,默默不作声,分享吴导演对王子乐的赞美。

    “周老板也很欣赏吴导演的才华,合作是迟早的事。”

    “太好了!”

    “吴导演!”制片过来请人:“那堂景已经七七八八,美指请你过去看看,他想加两盏灯。”

    “两位失陪,王子乐,有空喝茶……。”

    月亮挽住王子乐的臂说:“吴导演这人很怪,如果你送他钱,他不会要,但你老远给他带礼物,他会很高兴,因为那是一点心意。”

    王子乐单手抬起她的脸端详:“好象胖了一点点。”

    “我不要胖,胖了不连戏,吴导演会骂的。你有没有给莲姐、伶姨带糖?”

    “当然有,连情敌华坚也有一盒。你说很好吃,我买了一皮箱。”

    “什幺情敌,戏里拍档罢了!他拿什幺与你对敌?他配吗?”月亮忽然想起:“你赶来片场到底要把我带到哪儿?”

    “明天你自然知道,今天我是来派糖的,哈!”他突然笑起来,展示性感的笑容:“派糖,意头好,将来我还会再来一次派糖。”

    “你呆多久回家?”

    “不回去了,陪你拍戏!”

    “真的,唔!我中意!”月亮看没人注意,偷吻他面颊。

    王子乐也回吻她,才只不过分开一星期,王子乐好象变了,对月亮更亲热更紧张。

    王子乐思想较为保守,他认为情侣亲热应该回家里去,他从不会和月亮当众热吻,他和其它“啄木鸟”明星不同。

    但他今天很热情,无所顾忌,难道真的是小别胜新婚?

    王子乐一直安静地看月亮拍戏。

    蔡妮看见他,主动过来:“咦!王子乐,转性了,你从不喜欢陪女朋友拍戏!”

    “月亮不是我的女朋友!”王子乐表情脸和声音都冷起来。

    “不是女朋友?未婚妻?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吧?”蔡妮低声说:“你肯,人家也不肯,导演要力捧她,人家年轻貌美又会演戏,要当影后的,怎肯做师奶?咳!”

    “你的那盒糖果在珠珠那儿!”

    “送我糖果?怪不得大家都在吃夏威夷朱古力。”她凑过去:“不过,你一向不喜欢吃糖。”

    “月亮喜欢。女孩子都喜欢吃糖。还有,那盒糖是月亮送给你的,可与我无关,你不用谢我!”

    “如果月亮没叫你送,凭我们过去的感情,糖果那幺多,你也会送我一盒!”

    “不会!”王子乐想都不想,英雄本色,硬桥硬马:“我从来不缅怀过去,根本忘了我和你之间过去到底有什幺交情。而且,我向来不喜欢随便送东西给人,哪怕是一颗花生米,特别是无关重要的女性。”

    “你,你……”蔡妮很气,因为她对王子乐始终无法忘记。

    月亮刚拍完一场戏过来,王子乐一面用手帕替她印去脸上的汗,一面怜惜地问:“辛苦不辛苦?”

    “不辛苦。”月亮摇一下头。

    “要不要吃一块酸瓜?”

    “好啊!”月亮眼睛都闪光了。她回头看见蔡妮:“蔡妮姐,你还没有走?你今天的戏不是拍完了吗?”

    “我知道戏没你多,小人当道嘛!但我什幺时候走,没戏拍走不走,干你什幺事?我留下来碍着你吗?”

    “蔡妮姐,我不是这意思,我只是关心你,问问!”

    “关心就不会。我和你非亲非故,又不是朋友,你是看见刚才我和王子乐谈天,你妒忌、你恐惧,惊怕我留下来,抢走你的男朋友!”

    “你和乐聊天吗?我专心一意在拍戏,没看见。”

    “你没看见我就告诉你,”蔡妮把气都发在月亮身上:“别忘了我们过去是一对,叙叙旧不行吗?”

    “蔡妮姐,你真是误会了!”

    “什幺事?”王子乐已拿了一瓶酸瓜来,用叉子叉了一块送进月亮的嘴里,一面盯住蔡妮。

    蔡妮的心比酸瓜还酸,她哼、嘿着走开去。

    “她跟你说什幺?她样子又凶又恶。”

    “没事!我们聊聊罢了……。”

    午夜过后,几个写娱乐稿的女将来探班,看见王子乐便马上采访他去美国参加首影礼剪彩的经过,当然少不免追问他和月亮的感情事:最近感情如何,会不会出现第三者?什幺时候结婚,什幺时候要孩子?

    王子乐和记者的关系,当然不是敌人,但也不算是朋友。大家都知道,王子乐少说话、多做事,不喜欢惹事招非,记者问话,十句回答两句,所以,王子乐在记者眼中,是非常难搞,尤其揭料,根本无料到。

    更遗憾的,王子乐虽然红极一时,但从来不摆架子,所以要砌他生猪肉、堡他一堡也不容易。

    但王子乐今晚心情奇佳,几乎有问必答,比如问到:“你和月亮什幺时候结婚呢?”

    “快了!”

    “快是一年或是十年?”

    “十年太长了!”他笑着。

    “婚后会不会立刻要孩子?”

    “会!”他肯定:“我和月亮都喜欢小孩子。”

    “你一定喜欢儿子。不过你一定会说,自己骨肉,子、女一样喜欢。”

    “错了,错了!第一个我喜欢女儿。”

    “奇怪啊!男人都喜欢太太第一胎生儿子的。为什幺你特别喜欢女儿?”

    “因为月亮,我喜欢有一个像月亮那幺漂亮、善良、活泼、健康的女儿。我会很宠她,把她打扮得像小公主。”

    “影帝的女儿本来就是小公主啊!”

    “谢谢!”

    “儿子终归要的,你准备要多少个孩子?”

    “两男两女,会不会太多?”

    “不会,半打才好,你英俊不凡,月亮美若天仙,你们将来的子女,一定都是神话里的王子公主!”

    “遗传学、优生学……。”

    “谢谢,谢谢!”

    女将们从未见过王子乐如此合作,又说了那幺多话,大家都很感动,抢着要请王子乐和月亮宵夜。

    “等月亮收工,我请!”

    “王子乐万岁!”

    当要求王子乐与月亮合照,他们两个都不抗拒,月亮从不否认她和王子乐同居,王子乐虽然不喜欢人家干预他的私生活,但他并不否认和月亮的关系,特别是今天晚上。

    但吴导演过来阻拦:“各位大姐喜欢和月亮拍照,请随便。但请不要拉她和王子乐合照!”

    “为什幺?当事人都不反对!”大家对他的阻碍反感。

    “我知道你们大家都很疼月亮,月亮拍这套戏很出色,将来必是前途无限。你们也希望她一鸣惊人。但,未必每一个观众都能接受她有一个如此亲密的男友。若是大家肯为月亮前途着想,别让她和王子乐曝光,请各位大姐多多合作!”

    吴导演这幺一说,大家也不好强来。因为,月亮是最坦诚最合作,最讨人喜欢的新人,娱记大部份都喜欢她,希望她前途无限。

    结果她们分别和王子乐、月亮拍照,然后王子乐请大伙去吃宵夜。

    第二天,王子乐比月亮早醒,他洗澡更衣,跟玉姐聊过天,回卧室,看见月亮还睡得甜甜的,他便不忍心吵醒她。

    他替她把被子拉上去盖住肩膊。

    他去打电话,一连打了好几个。

    回卧室,月亮仍在睡,昨晚玩天光,本来,王子乐极希望她多睡多休息,但时间不容许。

    王子乐坐在床边,看着月亮睡觉,轻抚她漆黑发亮的秀发,轻抚她红扑扑的面颊,月亮动都不动,睡得很熟。

    王子乐低下头,吻她的脸、她的脖子,然后又移回她耳边,柔声叫:“婷,宝贝,醒来了!”

    “唔!”她翻一下身子又睡过去。

    王子乐望着她,怜爱地摇摇头。

    看看表,应该可以让她多睡五分钟。

    但,十分钟又过去了。

    王子乐把她的头抱进怀里,轻搔她的耳背后:“小懒猪,起来了,我们要去办很重要的事!”

    月亮弯身,踢足,发小孩脾气。

    “快醒来,喂!小猪,你真是那幺渴睡,你不起床,我搔你……”

    “别吵嘛!”她咭咭笑,半睡半醒:“为什幺不让我多睡一会,你好残忍,别搔啊……咭,痒死我了!呀……不要嘛……。”

    “你不起来我把早餐吃光。”王子乐逗她,像逗小孩,她躺在他怀里的样子也像BB。

    “你吃光好了。”她紧闭双眼翘嘴唇:“我才不在乎那些烟肉香肠。”

    “扮猪嘴?”王子乐情不自禁地吻她一下:“你尽管听吧!我去吃星洲炒米粉和鲍鱼鸡球粥。”

    “哗!有鸡粥吃!”月亮跳起来。

    “你不要跳!”王子乐紧张地叫:“你不能跳!”

    “我不跳怎能下床?”月亮还想站在床上跳两下,见王子乐紧张,就乘机撒娇:“除非你抱我下床!”

    “好!我抱你!”

    “哈!”月亮缩着脖子笑,王子乐向来不是个浪漫的人,爱她但不宠她,而且还常常教训她,极少千依百顺,有求必应。

    王子乐抱起她,替她穿上毛毛睡鞋,一直抱她到浴室,放下她,吻一下她的鼻尖:“当心,别滑倒!”

    他拉上门时又说:“我去替你把衣服拿出来。”

    “我要穿牛仔布套装,有絮子勋章那套新的。”

    “知道了,不要磨菇磨菇,面冷了翻炒不好吃。”

    “遵命!”月亮好开心,因为王子乐今天对她特别温柔体贴,侍候周到,她心里想,为什幺那样好运?比中六合彩还要令人兴奋。

    吃完早餐,王子乐和她手拖手的出门,出门前玉姐又叮咛回家喝了鸡汤才去开工。

    车上,月亮去翻糖吃,打开一盒朱古力糖:“奇怪,这次你买回来的怎幺全是白朱古力?”

    “里面一样有夏威夷果仁,而且有菠萝味,很香。”

    “你全部买白色朱古力!”

    不,一样一半,不过黑朱咕力都拿了去片场。”

    “为什幺全部拿去?黑色朱古力味道才够香浓。”

    “白色一样香,我怕你吃黑朱古力皮肤会黑,玉姐说多吃白色食物皮肤会白,你以后早晚要喝鲜奶。”

    “我还不够白?再白可以拍恐怖片了,而且我已经十九岁了。”月亮拉下前面挡光镜照一照:“黑白早生成!”

    “你的皮肤够白,但……”他笑笑,突然又不说。

    “我们到底去哪儿?这条路不是上山顶,我们不是去看芬姐?”

    “快了,你很快便知道。”

    “咦!诊所!去诊所干什幺?我和你都好好的,没有人生病。”

    “去诊所不一定看病,”王子乐握紧她的手:“这医生是我的影迷,她人好医德又好,玉姐上次生病,也是她料理妥当。时间到了,我们走快两步好吗?”

    这间诊所规模也不小,候诊室很大,推开门一个穿制服的护士在等候,带他们绕过候诊室直达诊症室(当时候诊室有许多病人)。

    想不到是个女医生,三十几岁,看见王子乐便不由自主站起来迎接,再看月亮更喜上加喜。

    月亮由护士带她到洗手间,出来后,医生又替她听诊。

    月亮虽然没有抗拒,但显然不大开心:“医生,我没有病,一天吃几顿,还能挨通宵。”

    医生还是继续听诊,望闻问切,最后她对王子乐说:“你可以放心,月亮小姐的身体真的很强壮。”

    月亮嘟起嘴,不知道他们搞什幺鬼?王子乐干嘛带她来?

    “什幺时候可以知道结果?”王子乐很心急。

    “科学昌明,很快就知道。”医生说:“你的《神探威龙》,我和费医生午夜场就看了。星期日再带比德去,比德迷你迷得很厉害,他很想要你一张签名近照。”

    “好的,明天我叫公司派人送来。”

    “谢谢!”真是影迷,开心得尽是笑。

    护士拿了一张纸出来,交给医生,医生看了一遍,笑意越来越浓,她分别与王子乐和月亮握手道贺。

    月亮真是莫名其妙,《神探威龙》是很卖座,但《春之梦幻》还未上映,有什幺可以恭喜的?”

    “已证实她有了?”

    “千真万确!”

    “有了多久?

    “三个星期。”

    “是男是女?”

    “王先生……。”

    “叫我王子乐!”

    医生也有她开心的理由,可以直呼偶像的名字,但月亮就惘然了,好象个观众,看王子乐和医生演戏。

    “王子乐,就算医学更昌明,孩子一天未出世,还不能百分一百确定他是男是女,何况,才三个星期,除非科学更昌明。你很渴望有个儿子?”

    “不,是女儿。”

    “男女也还不都是自己的骨肉?况且月亮小姐还这幺年轻,将来一定有子有女。”医生很替他们高兴:“我或者应该改称王太太了,是吗?”

    “问我?”月亮见医生望住她:“这儿有位王太太吗?”

    “就是你啦!”

    王子乐望住她笑,笑得很甜。

    “不!”月亮摇一下手指:“你误会了,我和王子乐还没有结婚,不要叫我王太太,怪怪的!”

    “最初是有点不习惯,不过你将来做产前检查,登记也是用王太太。”

    “产前,产什幺?”

    “当然是产孩子。”王子乐拍拍她的脸:“难道是小狗小猪!”

    “不,我不要生孩子。”她抓住王子乐的手:“我们不准备那幺年轻就结婚生子。”

    “但你已怀孕三个星期,还有九个月就做妈咪。”

    “不,我一直都吃避孕丸。”

    “如果有人为的疏忽呢?刚才已经替你做了个实验,证实你怀孕三个星期,或者你自己看看验孕报告书。”

    月亮把报告书看了一遍,心内火急,眼泪也流下来。

    “月亮,”王子乐忙坐过去揽住她,一面问医生:“她怎会这样?”

    “可能她一时间不能接受,没有心理准备,太突然,不少孕妇第一胎都有这种反应,何况,她还那幺年轻,难怪的。”医生对月亮说:“你虽然健康,但是,现在肚子里多了个小乖乖,你不要过份操劳,不可节食,少穿高跟鞋,千万不能拍动作片。要多吃多睡多休息……。”

    王子乐陪月亮吃过午饭回片场,由于她心不在焉,NG了好几次,蔡妮大发脾气,认为月亮存心害她,因为她今晚赶着要去BALL。

    吴导演忍不住也说她几句:“月亮,你今天怎幺了,开倒车?”

    王子乐忙为她解围:“对不起!吴导演,月亮今天有点不舒服。”

    “啊!怪不得,那就送她回家休息,好好睡一晚。明天早班。喂!蔡妮,你可以卸装了……”

    回到家里,玉姐忙着问:“医生怎样说?”

    “她真的怀孕了,三个星期。”

    “谢天谢地!小姐,我没说错吧!”玉姐开心得合不拢嘴:“我给你炖了白鸽汤,等会就可以喝。要洗澡告诉我,以后不能再用花洒,又湿又滑,危险!用浴缸,我为你调洗澡水。”

    月亮一句话都没有说,从未如此沉默过,王子乐拖她回卧室,让她舒舒服服地靠在床上。

    “婷!”王子乐轻抚她的脸:“从诊所到现在,你一直闷闷不乐,为什幺不开心?恐惧是不是?不用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支持你、帮助你。你好象不大喜欢这个医生,换医生,或者多请一个。”

    “乐,”月亮扑进王子乐怀里呜咽:“我不想要孩子,我不想这时候要孩子!”

    “我明白,你希望我们好好的过儿年二人世界,你多拍几年片,玩够了才生孩子。”王子乐用手轻轻拍她:“但,既然孩子来了,那是我们第一个孩子,我们的结晶品,我们只好放弃理想,欢迎她到来。”

    “我不能要孩子,若我现在怀孕,我会损失惨重。”月亮抽抽咽咽:“你知道吗?吴导演为我开新戏,我由头担到尾,他准备捧我做影后。如果我大着肚子,他不能用我。”

    “要个影后有什幺用?女人始终要结婚生子。真正幸福的女人是有个美满的家,有深爱她的丈夫,有可爱的子女,你很快拥有一切,你将会是个最幸福的女人!”

    “我现在不想要孩子,我的事业刚开始,好运也等着我。乐,将来我为你生一百个女儿,但是,我现在不想要。”

    “傻瓜,孩子都在你肚子里了,这时候还能不要她!”

    “我听人家说……”月亮嗫嚅地:“如果想不要孩子,也不是毫无办法。”

    “有什幺办法?把她赶出来?”他面色大变:“为什幺不要我们的孩子?为什幺不要我们的孩子?”

    “我……”月亮心乱如麻。

    “婷!”王子乐抓紧她一双手,紧急地问:“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爱你!”

    “是真爱还是念对白?”

    “我真的爱你!”月亮由衷地说。

    “爱不爱我们两个人的骨肉?”

    “我还没有见过她,不大清楚。”

    “你说过爱我,你爱我当然也爱我们的骨肉,她是我们第一个孩子,我们的爱情结晶品,你爱不爱?你坦白回答我,你爱不爱?”

    “爱,但是……但是我和公司还有一部片的合约……”

    “噢!原来你担心这些。”他吐了一口气,面没拉那幺紧,眼光也柔和了:“这件事很容易解决,你现在又不是毁约跳槽。你是结婚生子,退出娱乐圈,我们大不了赔钱,他们要多少我们赔多少。”

    “退出娱乐圈?我以后都不能拍戏了?”

    “生了孩子,你要理家,照顾丈夫,照顾孩子,哪里还有时间去拍戏,和人争名夺利。”

    “孩子可以请佣人带的。”

    “但佣人不能给她母爱,你要我们的孩子像我一样,从小没有母爱?”

    “我不会扔下她,我一拍完戏便回家陪伴她。”

    “打令,我不想你再拍戏。”王子乐紧紧抱住她:“如果你真心爱我,就为我和孩子退出娱乐圈吧!婷,你爱不爱我,你爱不爱我……。”

    王子乐一个晚上的问,月亮支持不住了,只好暂时妥协。

    王子乐对月亮温柔体贴,送上班、接下班,陪月亮拍戏。

    又送饭又送汤,买水果,几乎天天请客,天天万岁。

    这天月亮休息,在睡大觉,王子乐便出去买东西。

    之前,他先到马家报喜。

    “月亮真的有了BB?”马太太替他开心:“你听我的话,做了手脚?”

    “没有,芬姐,我真的没有。”王子乐忙说:“我总觉得顺其自然好,我不想对她不公平,我照样提醒她吃药丸。至于她怎会怀孕,可能是我拍煞科戏期间,好几夜没回家睡。而且,玉姐说她吃药丸时如果电话响,她就拿着药丸聊天,所以梳化、地毯上常发现她的避孕丸。”

    “我们不要研究这些,有孩子,月亮退出影坛,永远属于你,那是天意。小宝宝什幺时候降临?”

    “医生说,圣诞节和新年之间,那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

    马太太数数手指:“她刚怀孕不久,一定又晕又作吐,好辛苦。”

    “她没有这种现象,身体好得很,就是人说话少了,不开心!”

    “怎会这样?她不喜欢替你生孩子?”

    “不,月亮很爱我,或者她未必爱孩子,但她会为我而爱孩子,她已经答应我拍完这个戏便退出娱乐圈。”王子乐只看到美好的一面:“她可能太年轻,害怕生孩子。”

    “其实,所有女人都怕生孩子,那种痛苦,你们男人永远不明白。”

    “我看过书,也能领会。”王子乐感动地说:“女人真伟大,为了所爱的人,肯受那幺多苦!”

    “那你应该好好对待她,令她觉得她为你受苦是值得的。她怀孕了,有没有送她礼物逗她开心?女人好喜欢收礼物,价值多少没关系,最重要是一点心意。你不大喜欢给女孩子送礼物。”

    “是的。连月亮我也只送过她一对耳环。不过,我今天已决定多送她一件饰物,离开这儿马上去珠宝店。”

    “你仍会去澳洲?”

    “不去不行的!”

    “月亮呢?”

    “医生说她现阶段最好不要坐长途飞机!”

    “她不能去,三个月前要特别小心,最好多睡多吃。阿乐,代我问候月亮,我有空会去看她……。”

    月亮醒来,到处找王子乐。

    “少爷去了马太太家,顺便买点东西,很快回来。”玉姐柔声哄她:“先吃早餐好不好?”

    月亮并不热衷吃早餐,都是些营养丰富的:鲜奶、鸡蛋、火腿……月亮拿了只香蕉吃,玉姐马上一手抢过去:“香蕉不能吃,吃苹果!”

    “苹果对孩子有益?”

    “对呀!对呀!”玉姐含笑把苹果送上。

    月亮最近不喜欢留在家里,因为玉姐和王子乐都神经紧张,这不能做、那不能做,她跳一下,他们马上制止,连大笑狂笑都认为不可。

    午、晚餐就不用说了,她喜欢吃的,全部不买,天天吃海鲜、鸡、牛扒。

    她觉得王子乐和玉姐太偏心,一面倒维护男女不分的婴儿,完全不理会她个人的感受。

    现在王子乐比前更疼她,摆明是看在孩子份上,孩子未面世尚且如此,将来王子乐可能只爱孩子不爱她。

    这天王子乐送了月亮回片场,有事回公司,月亮就自由了,和华坚大玩大笑,看见吴导演坐在一角看记事簿,她走过去。

    “吴导演,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有空吗?”

    吴导演看看四周,再看看表:“大概二十分钟后就可以拍下场,二十分钟够不够?”

    “够了,只不过几个问题。”

    “坐吧!什幺事?”

    “是不是决定开拍《幸福花》?”

    “决定了,小王还没有把书交给你?”

    “看过了,真的让我做女主角——丁翠湖?”

    “是的!为了这套片开过会,大家同意你演丁翠湖,你对这角色有什幺意见?喜欢不喜欢?”

    “我当然喜欢,莲姐没说谎,真的由头带到尾。虽然,丁翠湖没有马梦诗突出,但很讨好!”

    “《春之梦幻》后天便全部煞科,你有空多揣摩丁翠湖的角色,深入了解她的性格,当你演《幸福花》的时候,不再是马梦诗,也不是月亮,是丁翠湖。整个人投入角色,只要你肯努力,加上你本身的条件,我虽然不敢保证什幺,但你可能凭《幸福花》荣登影后宝座。”

    “谢谢导演!”月亮好开心,一想到能做影后便开心,但又相当忧虑:“《幸福花》不会很早开拍?”

    “不会!我还要做许多筹备工夫!”

    月亮盘忖,她新年左右生孩子,休息一个月,农历年底、明年初,应该可以拍戏。

    虽然表面上她似乎同意退出娱乐圈,但她一定要争取演《幸福花》,拿了影后才肯乖乖地为爱情回到家里去。

    “农历年底才开镜?”

    “要一年时间筹备?”吴导演笑了起来:“我虽然出名挑剔,是百慢导演之一,但时代不同,别说一年,一个月变化也很大,因此,我也要尽量去适应潮流!”

    “到底什幺时候开拍?”

    “你很少提那幺多问题?”

    “对不起,吴导演,我太重视《幸福花》。”

    “那是公司内政,要由公司发表,所以我跟你说的话,你不能告诉任何一个记者!”

    “我不会对任何人说,除了莲姐,如果吴导演反对我也不说。”

    “白莲可以,她很懂人情世故,做事有分寸。老板为《春之梦幻》争取了一个最好的期档,是今年暑假,上影之前你要参加许多宣传活动,《幸福花》乘机开镜。《幸福花》在我来说也很赶,因为老板希望《幸福花》做明年贺岁片。所以你拍完《傻仔嬉春》可以休息休息,由今年暑假开始到新年,你会一直忙个不了。”

    “那怎幺办了,玉姐说超过三个月便见肚,六七个月肚子已经像个箩,那幺丑怎能拍戏?”

    “月亮,你喃喃地在说什幺?”吴导演觉得月亮这几天很古怪。

    “吴导演,《幸福花》可不可以压后拍,你先拍另外一些片子。”

    “绝不可以,《春之梦幻》后我第二套片就是《幸福花》。”

    “我不能拍你会另找别人?”

    “你为什幺不能拍?拿了影后奖再跳槽还不迟。”

    “我是说,假如!”

    “那真是我和你的损失,你损失更大,我只是费时费力再去选角。”

    “噢!”月亮像被判了死刑。

    “能拍好戏你应该开心,老板下重本拍《幸福花》的,你真走运。”

    制片过来跟导演说话。

    那边喊:“月亮补粉!”

    拍完一场戏,月亮把白莲拖到一角。

    “莲姐,老板和导演要捧我做影后。”

    “你真的做《幸福花》的丁翠湖?”

    “是的,老板还下重本,暑假开拍一直到今年年底,农历新年推出做贺岁片!”

    “月亮,恭喜你,你真好运!你知道吗?有真才实料未必好运。”

    “莲姐,你先别恭喜我。我有坏消息要告诉你。我怀孕了!”

    “证实了?有多久?”

    “医生证实了,报告书也出来了,到今天,差不多一个月了!”月亮大大叹了一口气:“人家拍《幸福花》的时候,我正挺着大肚子。”

    “那真可惜!”白莲低声说。

    “莲姐,我曾经跟你说过,有了孩子我也不会要。我现在不是生孩子的时候。大好机会放在前面,我不会放弃。”月亮很不开心:“我还年轻,以后还有很多日子生孩子做贤妻良母,但拍套能令自己当影后的影片,不是那幺容易遇到。”

    “我三十岁,演戏十多年,还没有这个机会。”

    “你也同意我不要放弃这大好机会,你支持我!”

    “放弃机会是可惜。但是你肚里的孩子是王子乐的。”白莲提醒她:“王子乐是一个很重视家庭生活的人,他当然也疼爱孩子,他不会让你把孩子打掉。”

    “我不要孩子并不代表我不爱王子乐。我是很爱他的,只要给我三几年时间,让我发展自己的事业,我愿意为他养一打孩子。但现在不行,如果他真心爱我,他应该支持我。你也支持我呀,莲姐。”

    “事业和爱情,往往是有冲突的,问题是,哪一样比重多些?”

    “对我来说,两样都重要。我先打掉孩子,把《幸福花》拍了。如果这套戏我还冒不起来,我也心息,如果我真的当了影后,我对自己有个交代,到时如果王子乐迫我退出,我为了他,我会牺牲事业。但现在不行,我要演《幸福花》。莲姐,带我去堕胎。”

    “月亮,我很明白你,也很同情你,甚至想用行动支持你。但是,我好担心你堕胎会影响你和王子乐的感情。名利当然好,但,爱情也很重要。你要堕胎,我可以陪你去,但是,你一定要和王子乐商量,得到他的同意!”

    “莲姐……”

    “和他好好商量,他应该会体谅你的。他也是吃娱乐饭的人。情侣必须坦诚相对,你这样偷偷去堕胎,后果会很严重,不要冒险。”白莲拍了拍她的头:“谈过了,有决定,他同意了我一定帮你。不过时间不能拖,《春之梦幻》煞科后第三天,我去登台,你知道的。而且我还会在三藩市逗留一个月,参加大弟的大学毕业典礼,还会去洛杉矾看大妹。”

    “莲姐……”

    “白莲埋位!”

    月亮知道根本不用和王子乐商量,他看孩子比生命还重要,怎会答应月亮把孩子打掉。

    最初月亮见王子乐惊喜若狂,她不忍心告诉他一定要把孩子弄掉,她甚至妙想天开,生了孩子赶得及拍《幸福花》,那是两全其美,但,吴导演已坚决表示,《幸福花》依期开拍,不可能等候她。

    既然吴导演表明态度,她就坚决不要孩子,并且先斩后奏,她会向白莲说个谎话,她生平第一次说谎。

    当然,王子乐知道她把孩子打掉,一定会很生气,很伤心。她已经有心理准备,王子乐臭骂她,甚至打她,她都会忍受,一一忍受。因为她明知故犯令王子乐失望不欢。

    如果她肯认错,肯受惩罚,相信王子乐会原谅她。

    第二天,月亮故意遣开王子乐去为她买乳鸽做午餐,王子乐开车走了,她马上找白莲。

    “莲姐,我和王子乐谈了一晚。”

    “结果怎样?”

    “他当然不高兴不开心。我便对他说出我的苦衷,恳求他给我最后一次的支持,王子乐也认为我不演《幸福花》是我最大的损失,我求了他一晚他才妥协!”

    “他同意你堕胎?”

    “他不同意也不反对,只是说,做那种事不要让他知道。”

    “他怎忍心看着医生把他的亲骨肉打掉。他知道我带你去堕胎吗?”

    “我没提你,怕他反过来说服你不要帮我,我只告诉他,那人对我很好很可靠。”月亮奇怪自己竟可以滔滔不绝说谎话:“莲姐,戏煞科当晚,王子乐乘夜机去澳洲,第二天你陪我去堕胎,这样就不会影响你登台!”

    白莲基本上答应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岑凯伦作品 (http://cenkail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